失蹤我叫劉鐵龍,是某電器公司的技術部的員工,跟我的妻子在同一單位上班,我們有個3歲的兒子虎兒,我們夫妻之間雖然也有小的吵鬧,但總體來說還是非常恩愛的,尤其在對虎兒的關愛上可以說是無比默契的。

我的妻子洪小洋,今年30歲,年輕漂亮,是公司比較令人矚目的幾個美女之一,她是公司的售後服務部經理,在面臨升職的誘惑面前,她不甘心受公司副總王聖雄的威脅,跟我一起投奔公司另外一個副總林玉,這樣林玉跟我們結成了同盟,在她的鼎力支持下,妻子小洋成功接任公司公關部總監,進入公司高層,同時我也由一名普通的技術部員工升任售後服務技術科科長。

正當我跟妻子春風得意之時,卻突然飛來一場橫禍。

晚上,妻子加班,下午下班後我打車先回家了,虎兒雖然有我媽照看,可自己還是想多抽出一些時間陪虎兒一起玩,孩子三歲了,正是好玩的時候呢。不知不覺已經是夜裡11點了,虎兒已經躺在我身邊睡著了,可妻子還是沒回來,我給妻子打了一個電話,手機關機,再打給公司,值班人員卻說妻子在1個小時前就已經下班了,正在我心中不安的時候,我的電話響了。

「喂,劉鐵龍先生嗎?」

「是我,請問您是?」

「我是交警三大隊事故處理中心,在在三環與華山路交叉口北300米發生一起車禍,車輛是牌照為「冀AT6506」的紅色凱美瑞,請問您是車主嗎?」

「什麼,車上的人怎麼樣?我老婆呢?」我頓時感到心中被猛擊一下,「事故現場我們暫時沒有發現受傷的人員,您不要著急,先來現場看看再說吧!」

我心急如焚,急忙馬不停蹄地趕到事故發生地,只見現場一片狼藉,地面散佈著一些車體碎屑,我家那輛依稀可辨的紅色轎車前部現出一個凹坑,明顯是發生了碰撞,車輛駕駛室裡面也發現了點點滴滴的血跡,老婆肯定是受傷了,「警察同志,沒有發現受傷人員嗎?」

「劉先生,很抱歉,我們也是接到群眾舉報趕過來的,可能受傷人員已經被送往醫院了吧,奇怪的是肇事車輛已經不見了,可能是逃逸了,我們正在調查,根據現場遺留的碎片,肇事車輛可能是一輛藍色小轎車,其他的情況還需要進一步瞭解。我建議您先到周圍醫院查一下,看有沒有你妻子的下落。」

第二天,我把水城所有的醫院都跑了個遍,然而妻子卻杳無音訊,這令我心亂如麻。回到家裡,孩子虎兒老是哭叫著要媽媽,更讓我坐臥不安,我只有哄孩子說媽媽出差了。「怎麼辦呀?老天爺,您幫幫我吧!老婆,你在哪兒啊?你讓我們爺兒倆怎麼辦哪?」,我躺在床上看著孩子可愛的臉蛋,想起我跟妻子孩子在一起的幸福時光,禁不住淚流滿面。

想起以前看到過的一則新聞,肇事者殺人滅口,將傷者轉移到荒郊野外令其自生自滅,這更讓我心中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我不敢往下想了,但越是這樣,我越是擔心。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三天兩頭往公安局跑,然而調查卻陷入困境,沒有找到肇事車輛,沒有發現有用的線索。我動員了所有的親戚朋友,印發了兩萬份尋人啟事,尋找妻子,依然無濟於事。公司此時也表現出了罕見的大度,在沒有找到洪小洋本人之前,暫時由其他人員代理其職務,但各項工資待遇照發不誤,由我代為領取,如果查明確已不幸傷亡,可按工傷進行補償。我還能說什麼呢?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在苦悶和彷徨中度過,不知不覺三個月已經過去,這段時間,孩子由我媽代為照看,我除了上班,就是找人,沒有心思做其他任何事情,對於妻子的失蹤,我的感覺越來越糟,我甚至認為妻子的屍體正躺在某個大家並不知道的角落,我的情緒處在最低沉的狀態。

在家裡,年邁的母親經常勸慰我,然而我心緒難平。在公司,副總林玉給了我不少幫助,無論是請假找人還是工作上什麼事情,她都很支持我,我心裡對林姐非常感激,尤其是在我最脆弱的時候,她這樣對我無異於雪中送炭。憐愛這天下午下班後,我無精打采地走出公司大門,正往前走,突然一個熟悉的女聲在我身後響起,「小龍,下班了?」

我扭頭一看,「哦,林姐,你有事嗎?」

「怎麼,這麼消沉,如果沒事的話,一起吃飯吧,咱們聊聊,走吧,坐我的車。」她那堅定的語氣令我無法拒絕,我們一起乘坐她的奧迪A4找了一家陽光小店。

菜很快就上齊了,望著熱氣騰騰飯菜,我卻提不起食慾來,林玉用愛憐的眼神看著我說,「小龍啊,我跟小洋是無話不談的好姐妹,在工作上我們都相互支持,現在她下落不明,在生活上也要我們也要相互支持,你說是嗎?」我看著林玉,點了點頭。

「那好,聽我的話,拿起筷子,吃飯,要大口大口吃,啊?」聽著林玉那溫柔的聲音,我彷彿偶般按照她的吩咐,吃起飯來。

「小龍,今天我們好好談談,要把心說敞亮了。服務員,來兩瓶紅酒!」

我們邊吃邊喝,林玉象講故事一樣娓娓道來。

「小龍,我丈夫兩年前死了,他生前是公司的總經理,這大家都是知道的,可你知道,他是怎麼死的嗎?我又為什麼會當上這個副總嗎?」

雖然我的情緒不高,但聽到林玉這樣的問題,我也禁不住疑惑地搖了搖頭。

「哼!」,林玉冷艷的臉上掠過一絲冷笑,飲了一大口酒,將酒杯在桌上一頓。

「我這個丈夫死在了他那個情婦的肚子上,情緒激動猝死的。哈哈,真是好笑。他死的時候,我都已經懷孕六個月了,可我卻一直被蒙在鼓裡,後來我生了一個男孩,就是小寶。老爺子是公司大股東,由於他兒子對不起我,看在我給他們孟家生了唯一孫子的份上,我就當上了這個副總。」

「小龍,你知道兩年來,我是怎麼過來的嗎?我一個人帶著孩子,有什麼難處自己撐著,沒有人幫我,雖然衣食無憂,卻是孤單寂寞。人常說寡婦門前是非多,我怕別人說閒話,也怕老爺子對我不滿,說的好聽,讓我找個好男人嫁了,可我真要這麼做了,恐怕我這個副總的位子也就坐到頭了,孟元星那個騷貨,還有王聖雄那個王八蛋對我也是虎視眈眈哪!」

我心裡一驚,雖然知道公司幾個副總之間不和,但沒想到裡面勾心鬥!角這麼厲害,更沒想到林姐會承受這麼大的壓力。林姐幫助我們固然有拉攏自己力量的想法,但她不也很可憐麼?一個女人感情受騙,還要一個人帶孩子,唉!隨著林玉心聲的吐露,我不禁升起同病相憐的感覺。

不知不覺兩瓶酒喝完了,話也說夠了,心裡面說亮了,我也平靜了,我們一起走出了飯店。

我駕車要把林玉送到家裡,林玉卻說,「小龍,你喜歡我嗎?」,我沒有回答。

「你討厭我嗎?」,「不,不,我當你是我的大姐,你很漂亮,大家都說你是冷美人,可我覺得你一點也不冷,你是面冷心熱,我感激你還來不及呢?」

「這就好,今天我不想回家,你送我去酒店,今天我要你陪我。」

「這--,嗯,好吧!」

說心裡話,對林玉這個公司副總,大家都是敬而遠之的,因為在工作上很嚴厲,對男人從來不假辭色,雖然她也是個絕色美女,但很少有人產生褻瀆她的想法,我對她也僅是感激而已,不敢有非分之想。然而現在美人相邀,又受人恩惠,讓我無法拒絕。

覓到一處偏僻酒店,又訂了一間大客房,我們一起寬衣解帶,沐浴就寢,今天晚上的一切行動都是林玉在主動引導,而我只能默默接受。我已經三個多月沒有做過了,沒有那個心思,但身體聚集的性慾確是存在的。

房間的壁燈比較亮,將林玉身上照得纖毫畢現,雖然林玉已經是一個兩歲孩子的母親,但是身體卻保養的非常完美,這與她經常打壁球,鍛煉身體是分不開的,身體沒有一絲贅肉,加之生活水準高,營養得當,肌膚細膩,實在是外觀不如近玩。

我只覺得她那具潔白曲線玲瓏的溫熱身體趴在我身上,她一邊親吻我,一邊雙手在我的胸膛上撫摸,在我的大鳥上捋動,兩隻豐挺的潔白乳房垂在我的肩頸,輕柔地摩擦著,我們的舌頭糾纏在一起,這樣的親密接觸很快激起了我的熱情。

我忘情地回應著她,雙手用力揉搓她的屁股,結實而富有彈性的觸感,彷彿一股電流迅速傳過我的脊柱,我用嘴更用力的吸吮,用手從她的頸部往下,順著光滑的背反覆的按摩,一直到她的臀溝,我的指尖輕輕地刺戳她的陰縫,她禁不住嗚咽般地悶哼一聲,臉上蒙上一層紅暈,瞇縫的雙眼瀉出朦朧的水光,似已萬分陶醉。

不一會我的下身已經勃硬如鐵,粗長的棒體輕輕地頂著她的小腹,她仰起上身用手掌撐在我的胸上,然後抬起屁股,扶著我的肉棒對準了自己的水簾洞,然後輕輕地用龜頭在洞口縫隙來回划動,我低頭瞄去,只見她的下身光潔如玉,竟然是白虎,我的肉棒敏銳地感覺到溫熱濕滑。

哦,她已經十分動情了,肉穴泌出的粘液瞬間已將我的棒身浸潤得油光水滑,感覺龜頭頂在了一個又軟又韌的竅穴,我情不自禁地挺起下身。哦,肉棒一下子進去了小半,林玉嬌媚地「嗯」了一聲,我能夠覺察她的舒暢,她旋即壓下身段,我的肉棒整個被肉穴緊緊裹住,啊,真爽啊。

現在,我什麼都不想,只想佔有這副美妙的身體。我攬下她的脖子,吻住她微微開啟的紅唇,與她開始了激烈的肉搏。

這時,我們兩個嘴唇相貼,激烈熱吻,她上身伏在我身上,下身上下聳動,發出「撲哧」「撲哧」的水聲,我覺得快感如潮,她也悶哼不斷,下身份泌的淫液已經打濕了我的陰毛和股溝,這樣持續十幾分鐘,她趴在我身上一動不動。

一會抬起頭,只見她的額頭已經被汗水打濕了,一縷秀髮貼在臉上,更覺嫵媚,她的背上也已滲出了一層細汗,摸之水滑,她喘著氣說,「好舒-舒服--」,我知道她已是有些累了,於是我翻過身來,將她壓在下面,用雙手托起她的頭吻她的唇、臉、頸和耳朵,下身發起一輪狂抽猛插,直肏得她全身肉緊,呻吟連連,一會兒我又用胳膊挎起她的雙腿腿彎,把粗長的大雞巴進行大幅度活塞運動,肉體碰撞聲、淫液摩擦聲響作一片,自己想要把幾個月憋在身體裡的慾望完全釋放出來,我不知疲倦地一次次重複著簡單的動作。

她的呻吟已經慢慢地變成了哼叫、尖叫,臉上露出似痛苦和極度刺激的表情,呼吸中也充滿了顫音,也許是怕自己的叫聲太大被外面聽到,她居然將枕頭蒙在自己的臉和嘴上,不知過了多久,我也已經大汗淋漓,然而這樣的酣暢的發洩讓我心中的鬱悶得到極大發洩。

我情不自禁地叫她,「姐姐,我愛你,我愛你,我要永遠這樣愛你,你喜歡嗎?」這時她突然拋開枕頭,仰起頭哼叫一聲,兩眼呆滯,「我--到了--」,我覺察到自己的陰莖被她的肉洞有節奏地緊握,一股粘滑的熱液冒了出來,她高潮了,然後她癱軟在床上,可我並沒有停止抽插的動作,繼續挖掘,繼續激情碰撞她的肉體。

過了一會,我將她的身體翻過來,讓她跪在床上,從後面肏她,我要耗盡自己的一切力量,所以沒有任何保留地發起一波又一波衝擊,她的頭低埋在被褥裡,高高翹起的臀部一片抓痕,精緻的菊花下面,光潔的陰部一片水漬,閃著油亮的水光,陰唇被我的大雞巴突進抽出,十分紅潤淫靡,這樣又肏了幾百下,我直覺一陣酸麻,禁不住快感的刺激,又一次大力插入,然後摟緊她的腰部,將積攢了幾個月的精液一股股全部噴射進美妙的肉洞深處,她也受到刺激連忙反手緊緊抓住我的胳膊,毫不放鬆,就這樣定定地感受高潮的餘韻,任由汗珠從上到下流淌,我們真的感覺好爽,好愜意。

過了一會,我們倒在床上緊緊摟在一起,胸腹相貼,享受著難得的溫存,然後在些許疲累和酒意中睡入夢鄉。

早上,在迷糊中感到有隻手在摸我的雞雞,我立刻捉住了那只柔軟的小手,「姐姐,幹什麼,你摸我幹什麼,讓我摸摸你,這樣才公平--」,邊說著我也向她光滑的下身摸去,「不要啊,癢!小龍,我不敢了,你放過我吧!咯咯!哈哈」

「不行,偷偷摸摸的行為必須懲罰!」

「怎麼懲罰?」

「你既然摸了雞雞,就用雞雞懲罰!」我邊說邊向她惡狠狠地撲去,從床上追到床下,又從床下追到床上,終於我像老鷹抓小雞一樣把她摁在床上就地正法,她當然是心服身服,五體投地了。

激情過後,她靠在我懷裡,柔聲道,「謝謝你,小龍,你是兩年來我的第一個男人,今天我真的非常快樂。以後,也不要拒絕我,好嗎?」

我沉默了一會,說:「姐,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雖然小洋現在失蹤了,可我畢竟是有家的人--」,「小龍,我不會強求你,我這輩子也不會再嫁人了,只是希望你能經常陪陪我,你能答應嗎?」,我點點頭道:「好,可這樣你不是太委屈自己了嗎?」,「沒辦法,只有這樣才能跟他們鬥,下去。」我知道她說的是公司裡的那些人。

「小龍,你放寬心,我一定幫你找到小洋--。」林玉又在安慰我,我的心情確實好了很多。

這時旭日東昇,一縷的陽光透進窗內,金黃亮麗的顏色讓人精神為之一振。

突然我的手機響了,我接通手機,傳過來一串似曾相識的聲音,「喂,龍哥,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有你老婆的消息!」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我和我男朋友的溫存
我與兩個女同事的性愛
聖誕夜的加班
一個女人的改變
勾引辦公司裏的女同事
機房奇遇夜
辦公室裏熟女的情欲
我的女老闆與我絲襪激情
媽媽是校務委員
出差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