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社區就像大染缸,交友不小心就會陷下去。小梅是個乖巧的標準家庭主婦,結婚十幾年,育有兩個小孩,身材保養得很好,有成熟女人韻味,在家長期無聊,為了幫助家計,就在社區附近找一份工作,是自助式洗衣店,在那裡認識了一位推拿師,叫小江(剛離婚沒多久),因為工作關係身體酸痛,小江邀請小梅到他家做推拿,小梅不疑有它就到了他家。

剛開始只是做腳底按摩,或穿著衣服推拿,久了彼此熟悉後,心裡提防自然放鬆。小江建議小梅做油壓,這樣容易推也舒服,小梅不疑有它,順著他意將衣服脫掉做油壓推拿。

小梅第一次脫光躺在別的男人面前,有點不好意思,但在小江勸說下,便放鬆心情好好享受。沒想到他心存不軌,利用推拿故意碰觸小梅的奶子,小梅雙手自然地平放床邊,小江來回走動,隔著褲子用老二碰觸小梅的手。

小江看小梅沒反對,就低下頭親小梅櫻唇,說:「妳今天好漂亮,身材保養得很好。」小梅「嗯」一聲說:「少來,你們男人都是色鬼,嘴巴甜。」

小江看小梅態度還好,沒有特別反感,就說:「小姐,我要按摩小腿了,怕會弄髒妳的小褲子,可以脫掉嗎?」小梅說:「有需要就脫掉好了。」於是翹起屁股讓小江順利脫下身上唯一的遮羞布。

小江拿起微溫的按摩油倒在小梅的小腹上,雙手平均地往身體推拿,從脖子開始往下推,經過乳房、腹部,再到大腿,來回走動,小梅不經意地發出輕吟:「喔……喔……」每次他推向小梅下面的時候,小梅都感覺很興奮,期待他能繼續再往下一點,最好能夠接觸到陰部。

漸漸地,小梅不吭聲了,默默地享受按摩刺激,而每次推的時候,小江的手都好像故意往陰部推進一些,似乎在引誘小梅的性慾。

一會兒後,小江雙手停在小梅的乳房上,用手指撥弄小梅的乳頭,這是一個很刺激的動作。他問:「很舒服吧?」小梅只說:「嗯……」於是小江繼續愛撫小梅的乳頭,小梅閉上眼睛呻吟起來:「喔……喔……」

小江繼續用一手緩緩地在小梅的乳房上按摩,另一隻手往小腹遊走,在陰毛上輕轉,小梅這時候已經有了快感,下身微微挺了起來。小江忽然用中指插入小梅的淫穴,小梅「嗯」一聲說:「輕點……」小江看她沒反對,就在淫穴裡出入戳插,小梅的呻吟聲「喔……喔……嗯……嗯……」不停淫叫。

小江看時機成熟,就在小梅欲罷不能時把自己的褲子脫掉,拉小梅的手去摸他的老二,小梅驚叫一聲:「哇……真是又大又長!比我老公的還大,又硬。」不禁轉頭望著他高挺的陽具,輕輕的上下套弄起來。

小江說:「想要嗎?」就將老二往小梅的小嘴送。第一次吸別人的男根,小梅覺得很刺激,小江看小梅吸得很專心,就打蛇隨棍上的低頭問小梅:「小姐,可以再進一步嗎?」小梅說:「你想幹嘛?」小江說:「我想安慰妳。」小梅答道:「人家衣服都脫光了,不該摸的地方你都摸了,你想做什麼都誰你便吧!」

小江聽小梅這樣說,就上床用身體將小梅壓著,提著陽具抵在小梅陰部前旋轉,故意逗她,卻不急於插入。小梅受不了誘惑,輕吟著:「公,不要玩我了,快點插進來……」小江說:「那麼小姐妳跟著我講,『拜託幹我,我愛你幹』,這樣我會更加興奮。」

小梅說:「不要再逗我了,雞掰好癢……快點插進來幹我吧!小江,我愛你『幹』。」聽完小梅說的話,小江馬上將小梅雙腿分開,握住陽具往小梅淫穴就插進去,小梅「喔」的一聲:「再進去一點……雞掰好癢,不要再折磨我,插進來,幹我……親哥哥,幹我……」

小江感覺小梅的雞掰好濕,淫水已經滴到床上,插起來很順,一插到底,於是大力插了幾下。「喔……喔……喔……小江幹我……喔……喔……好爽……」小梅舒服得浪叫連連:「嗯……嗯……嗯……大力一點……」真的浪翻了。

「喔……喔……喔……」小梅用手抱著小江的腰,讓小江更好插,下下都直插到底。幾十下後小梅忽然高叫著:「喔……喔……我要丟了……」聽到她的淫叫聲,小江更用力往前一頂,說:「幹死妳!幹死妳!幹死妳這個蕩婦……」一時姦淫聲不斷。

「喔……嗯……幹我……小江……我要丟了……不要停……喔……喔……好爽啊……」小梅高潮了,雞掰緊緊咬住小江的老二,小江受不了刺激,用盡全力往前大插幾下,一股濃精就往小梅花心衝。

燙熱的濃精澆得小梅大叫:「喔……喔……好爽啊……幹得我好爽……我又要丟了……我要上天了……太爽了……你幹得我好爽……」顫抖著又洩一次身。

激情過後,小梅抱著小江說:「你好強喔!我結婚後第一次嚐到這麼滿意的高潮,原來偷情這樣刺激!」(當人妻第一次偷嚐禁果)

小江深吻著小梅說:「有爽嗎?以後常來。有好朋友記得帶來光顧喔!」小梅說:「好,我會常來的。今天的事不可以說出去喔!」

往後就這樣偷偷摸摸的玩了一個多月,小梅一有空就到小江那裡幫忙打工。也合該有事,小梅有一位姐妹淘叫小妮,最近看不到小梅,就打電話給她,問她最近在忙什麼,小梅說:「我在朋友處幫忙,有空嗎?來看看。這裡是中醫師,專做腳底按摩,我給妳地址,妳過來。」

(二)損友

小妮按照地址來到樓下,按門鈴,小梅看到小妮,很高興的說:「進來坐,以後沒事就到這裡找我。」又神秘的說:「不要告訴別人我在這裡幫忙打工,我洗衣店工作辭職了。」

小妮說:「好。妳這裡在做什麼呢?」小梅說:「這裡在做腳底按摩,一個月三萬元,工作比洗衣店輕鬆,薪水又多。這裡還有做推拿,收費很便宜,腳底按摩二百元,推拿或全身油壓才五百元,妳要試看看嗎?」

小妮猶豫著說:「不要,我先看看,改天好了。」

小江從裡面出來說:「妳朋友找妳呀,體驗一下,改日不如撞日,我現在沒客人,都來了,就今天。」

小妮說:「我沒準備,還是改天吧!」

小江說:「那今天小梅先幫妳做腳底按摩,有空再來做推拿。」

小妮走後,小江問小梅,是哪家人妻長得這麼標緻?小梅心想:『喔!心動了,不懷好意!』答道:「她叫妮妮,我們都叫她小妮。跟你講,有我在,你不要想動歪腦筋,她有老公,她老公很兇,又是我好朋友。」

小江說:「人妻才好有韻味,妳不是怕她講出去,妳在這裡工作,何況早晚她也會發現我們的關係。妳不是一直想出國玩嗎?幫我弄到手,我帶妳出國,再加薪五千元。」

小梅心想:『你真的很想嗎?』就說:「我來想辦法。她叫床聲很好聽。」

小江說:「妳怎麼知道?」

小梅說:「她家我常去。他們住透天屋,有一天,我去找她,門沒關,我推門進去,聽到叫床聲,剛好跟她老公在做愛,被她老公幹得很爽,淫蕩的叫床聲『喔……喔……喔……』叫,還會拉長音,真是銷魂,害我內褲濕了一大片。不好意思打斷他們做愛,我只好輕聲關好門離開。」

小梅有意釣小江,故意說出上面這一段,然後又說:「我打電話給她,你說的話不能黃牛,先給我五千元,我要去找她吃飯,再唱歌,聯絡感情,你先養精蓄銳等我好消息。」

隔日小妮來找小梅,小妮說:「只要做腳底按摩,不要做推拿,這樣會花很多錢。」

小梅說:「這次我請客,妳放心。」拉著小妮就坐在椅子上,拿了一盆熱水要小妮雙腳放入,先熱腳。

小江走到小妮後面,雙手按在小妮肩膀上,邊輕輕按邊說:「我先幫妳放鬆筋骨,等小梅做完腳底,我再幫妳做推拿。」

一回兒小梅做完腳底按摩,就推著小妮往房間走,邊走邊說:「進去不要不好意思,很舒服的,好好享受。妳放心,我會在旁邊陪妳。」

小妮不好意思進去,小江早就在房內等她,看見小妮就說:「躺下來。哪裡比較不舒適?」

小妮說:「肩膀硬,大腿酸,腰常常酸痛。」

小江說:「好,妳趴下。小梅妳去拿熱毛巾,先熱敷,最好將衣服脫掉,才不會弄濕。」

小梅在一旁說:「沒關係,我拿一條大毛巾給妳蓋。」

小妮不好意思,打開兩顆鈕扣,將上衣往下拉,露出肩膀,小梅拿來熱毛巾蓋在小妮肩上,小江雙手按在小妮肩上輕輕推、輕輕按:「會痛要說。」

小妮說:「還好~~」說完就閉著眼睛正享受著。

小梅拉過小江的手往外走,到外面好像在商量什麼,只聽到:「你真的想要嗎?」

過了一回兒,兩個人回來,小梅問:「小妮要做油壓嗎?很舒服,又對皮膚有幫助。」女人天生愛美,小梅看她在猶豫,就說:「好啦!我皮膚光亮,就是常做油壓,有我在,妳放心。」

小妮就在小梅推動下,脫下衣服,最後也在小梅說服下,將胸罩也脫掉。小妮羞得雙手抱胸,遮住酥奶,臉紅紅不知道該做什麼,小江看了小妮羞答答,更性趣勃勃的說:「小姐妳躺下來,雙手移開,我要做油壓。」

小梅聽後過來,幫小妮將雙手拉下,平放在床上。高挺的酥奶,讓小江直流口水,小妮一時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將頭轉到旁邊,隨他們。

小江拿起油脂往小妮胸上倒,故意倒在酥奶上,雙手自然往酥奶戳,慢慢輕移。隔著褲子,陽具高昂,小江不懷好意,故意用陽具頂住小妮的頭來回移動,小妮一時呆住不知如何是好。

小梅走到小妮旁邊說:「姐姐,舒服嗎?可以再進一步,妳會更舒服……」說著,雙手卻沒停,就幫小江脫下褲子,露出堅挺的陽具,小江就把小妮的頭按住,將陽具往小妮小嘴送,小妮只能「喔……喔……」的叫著。

小江想更進一步強行插入櫻唇,小妮驚叫說:「你們想幹嗎?」

二人配合無間,小江雙手按住小妮胸部,不讓她亂動,小梅繞到小妮身邊,伸手脫下小妮的褲子,小妮伸手要拉已經來不急,褲子就這樣讓小梅脫下。

小妮驚叫:「你們要幹什麼?」

「姐妳放心,做油壓會弄到褲子,我怕妳回去不方便,所以將它脫了。」小梅說著手沒停,又脫下小妮的內褲,小妮無奈用雙手遮住淫穴。這下可好,小妮一絲不掛,任由這對狗男女擺佈了。

小江的陽具繼續在小妮嘴內進出,小梅則用舌頭輕舔小妮陰核,一隻手指插入陰部輕摳。小妮輕扭身體,口裡「喔……喔……喔……」叫,淫水不聽話的直往下流。

小江看時機成熟,叫小梅按住小妮,他趴到小妮身上,握住陽具就想插入,無奈小妮身體不停搖動,讓他無法插入。小妮口裡直叫:「不可以進去,我有老公,這樣不行!」

小梅說:「姐姐,妳安心享受,妳老公我會處理,妳放心。」

小妮驚叫說:「妳不要告訴我老公今天的事,他會打死我。」

小梅說:「好,妳給他幹,我就不告訴妳老公。」

小妮沒想到小梅會出賣她,只好無奈地隨得他們。

小江看小妮不再反對,伸手往淫穴摸,喔~~標準蕩婦,都濕成這樣,淫水順著屁股滴到床上,心想:『還裝高尚,看我今天好好幹妳,幹死妳這蕩婦。』

小妮淫穴被他們弄得奇癢無比,只好說:「小梅妳出去,妳在旁邊看,我會不習慣。」

小梅只好說:「那姐姐妳安心享受吧,我出去。」

小江看小梅出去,握著陽具就往雞掰插,插得小妮「喔……喔……」直叫,起先還會不好意思,後來幹爽了,小妮便淫蕩大叫:「嗯……嗯……幹我!快點幹……」小江也不客氣地用力幹。

小妮「喔喔」大叫:「我要丟了……喔……呀……呀……快!大力幹我……我愛你幹……嗯……嗯……好爽……原來偷情這樣爽……喔……喔……我又要丟了……」

第一次讓別人的男根插入,就像第一次讓老公幹,真是刺激,小妮不停地淫叫:「不要停……用力插……呀……呀……插死我……快一點……嗯……嗯……第一次偷情太刺激了……」

小梅不知道何時又偷偷進來了,看著小江幹小妮,看著小江的陽具不停在小妮的雞掰中進出,看得心神蕩漾。第一次看現場幹人妻,而且雙方又是好朋友,真是刺激!

小梅雙手握住小妮一對酥奶,低下身,小嘴貼在耳邊說:「姐姐,被幹有爽嗎?」

小妮不管她,口裡直叫:「喔……喔……好爽啊……用力幹我……我要上天了……嗯……嗯……幹我……快點幹……用力幹……喔……喔……我要丟了……嗯……嗯……」

小梅這時候說:「他的陽具大又長,又持久,妳看幹了三十分鐘還沒丟。」

小梅過來摸小妮淫穴被陽具插入的交合處,增加刺激點,淫蕩地抱住小江的頭做深情熱吻,舌頭伸入對方嘴裡互吞口水。小江受不了刺激,快速大插幾下,「喔」一聲:「我要射了,我要射進小妮的雞掰裡!」

此時小梅說:「給我~~」張開小嘴要接,可是來不及了,小江以龜頭用力頂住小妮的花心,一股濃精往小妮花心直沖。

小妮:「呀……呀……我上天了……喔……喔……喔……我又丟了……」

小梅在旁邊吵著「要」,說:「看得很難受,雞掰癢,想要男根插入,叫你給我又不給,幹小妮爽就給她!」伸手握住小江的陽具,伸出舌頭就舔含有精水和淫水的陽具。

小江說:「等一下,讓我回復元氣後再來侍候妳。」

這時小妮起身穿衣服,不好意思的看看小梅,翹著小嘴說:「都是妳害我失身,看我以後怎麼做人?被我老公知道就慘了!」

小梅說:「妳放心,我會處理,頂多給他,我不怕,反正我也知道他哈我,妳不是常說妳老公想幹我嗎?」

小妮說:「那是跟妳開玩笑,都是妳在我老公面前賣弄風騷,他說幹妳一定很爽。」

也不管小江什麼時候離開,兩個姐妹只顧互相消遣。

(三)誘惑

小江自從「幹」小妮以後,因為小妮淫穴小、陰道又短、容易高潮、幹起來爽(日本人稱為名器),小江愛不釋手,「幹炮」都找小妮,自然忽略了小梅。淫蕩小梅失去寵愛,只有另求發展,玩更高一層,吊小江胃口。

這種關係維持了一段時間,小妮享受了偷情性愛後欲罷不能,沒事就往這裡跑。又有一日,小江剛好不在,小妮在外面幫忙,聽到裡面有異聲,仔細聽是做愛呻吟,回頭看小梅不在,會到哪裡去呢?聲音是從這房間傳出,就輕輕往房內走去。

推拿室的門沒關,留了一點門縫,聲音是從這房間傳出的:「喔……喔……喔……」小妮好奇探頭看,驚嚇得用手掩住小嘴,看到小梅全裸躺在床上,一個陌生男人把陽具插入小梅體內,正做著活塞動作,看來是在「幹」她,仔細看是小吳(小吳有跟小妮唱歌過,所以認識他)。

『難道小梅偷情的事,小吳也知道?還一起「幹」小梅。』小妮心想。

只見小梅雙腳微彎,側頭含住小江的陽具,口裡「喔……喔……喔……」直叫爽。(這屋子有後門,他們是從後門進來,所以小妮沒看到。)

小妮一時嚇呆了,進也不是,想退又在好奇心驅使她繼續往下看:『難道說這就是3P嗎?這種景像只能在A片裡看到,沒想到今天會親眼目睹。』

只聽小梅叫道:「喔……喔……公……用力幹……好爽……我要丟了……」一回兒小梅又下床,翹起屁股讓小江從後面插入,小吳抱住小梅的頭、小梅抱住他的腰,陽具插在小梅小嘴裡進進出出。小江雙手抱住小梅的腰用力向前挺進,小梅很享受似的口裡不斷淫叫:「嗯……嗯……叫……公……太爽了……我要你們這樣天天幹我……」(好像故意表演給小妮看)

小妮心想:『小梅也太離譜了,兩個人「幹」她,她一點也不會生氣,還跟別人玩得那樣高興!』

小妮伸手往內褲探,有點濕,一手自然摸往酥奶,淫穴奇癢,心想:『還是不要看下去,免得有麻煩。』既然不想再看下去,就到客廳看電視,他們什麼時候離開的也不知道。

老婆跟我共用一部電腦,有一晚我上網,桌面顯示有一封來信,我用老婆的密碼進入,打開看,內容如下:「那一晚,謝謝小梅安排,我才能認識妳。妳唱歌很好聽,希望有空再好好聊。——小吳寄。」裡面還有一張照片,是性愛照,小梅躺在床上,一個人幹她,另一個人把陽具插在她小嘴裡,仔細看就是那天的照片,應該還有一個人拍照,是誰呢?

我用最快速度拷貝到隨身碟,再進入其它網閒逛。小梅我認識,常來我家,那兩個人是誰,我不認識,又不敢問老婆他們關係是如何。小梅常來電,一聊就是半個鐘頭。

有一天下午,小梅又來電,只聽老婆說:「嗯……好……我知道,差不多三十分鐘會到。」掛完電話,老婆說:「公,我跟小梅出去,晚飯給你準備好了,放在桌上。」我問:「妳不吃嗎?」老婆說:「你先吃,我晚點回來。」

老婆很快換好衣服就出門,我來不急反應,只能說:「沒事早點回家。」

趁老婆不在,我又進入電腦,進入老婆信件,裡面有幾封沒刪,我好奇打開看,一封是小梅寄的,內容如下:「那天唱歌,小吳很仰慕妳,想跟妳再進一步,不知道妳意思怎樣?如果有意思,我會來安排。」

我心想:『她們在幹嗎?難道有事瞞著我?』

老婆出門後沒多久,小梅來找她,我說:「她不是跟妳出去嗎?」小梅說:「沒有呀!我剛從家裡過來。」我說:「那妳先進來坐坐吧,小妮應該很快就回來。」

小梅今天穿著一件襯衫,兩個扣子沒扣,故意露出雙奶;一件迷你裙,短到能夠看到內褲,我偷看是白色的,透明滾雷絲邊,很好看很誘人。

我說:「小梅妳今天穿得這麼漂亮,要到哪裡吊凱子?」

小梅說:「吊你,只吊你就夠了,還想吊誰呢?」正說著還故意拉下短裙,害我老二直往上翹,頂得陽具很難受。

小梅故意往我身體靠,隔著褲子一隻手摸我高漲的陽具,小梅說:「大哥,小妮不在,你不會想嗎?不如趁她不在,我們……」我說:「想歸想,但老婆回來不好看。」小梅不管我反應,一手拉開我褲子,我來不急阻止,她已掏出陽具低頭就吸。

吸了一會兒,小梅抬頭淫蕩地看著我說:「大哥,你的陽具這麼大,插入小妮裡面,她怎樣受得了?」我說:「還好吧,妳想試試嗎?」小梅說:「你的陽具好雄壯、好粗長喔!我想……要。」

我也不客氣,一手繞過背戳她奶,一手摸她淫穴處,輕扣淫穴,喔!已經濕了。小梅媚眼抬頭看著我說:「我們到床上,不要在客廳。」慾火高漲的我被精蟲衝昏了頭,哪管她,就將小梅壓在沙發上,拉高裙子、扯下內褲,握住高昂的陽具就往小梅淫穴插,很濕,一竿到底,插得小梅「喔喔」叫:「大哥輕一點,會痛……」

我沒管她反應,繼續戳插,插得小梅大叫說:「大哥,你的陽具好大……好漲……輕一點……嗯……嗯……」後來爽了,就「喔喔喔、呀呀呀」的大喊著:「快一點!我受不了!我要丟了……雞掰好癢……快幹我……嗯……嗯……親哥哥……」

說實在的,我也怕老婆隨時會回來,當然盡情插、盡情幹,幹得小梅不停大叫:「不……不要停……幹我……喔……喔……我要上天了……好爽……啊……嗯……嗯……快幹我……喔……喔……喔……再快點……我要又丟了……」

我沒停地一連幹了三百餘下,又聽到小梅狂叫,雙重刺激下,我忍不住也快丟了,於是猛插幾下就射了,全射進小梅的淫穴裡。

激情過後,我再問小梅:「我老婆會去哪裡呢?」小梅欲言又止抱著我說:「你老婆應該去了做推拿,我常聽她說腰酸,我帶你去一個地方看看,她應該會在那裡。」我說:「好,我們走。」

我就穿好衣服,跟小梅到一家中醫診所,是在二樓。小梅掏出鑰匙打開門,我問:「妳怎會有這的鑰匙?」她沒答,只說:「輕一點,小妮應該在裡面。」我跟著她腳步放輕,一步一步往房內走,呻吟聲從裡面傳來,我的反應是裡面正在做愛。

(四)真情

我問小梅:「誰在裡面?」小梅說:「你看就知道。」越往內走,呻吟聲越清楚,聲音有點熟,但不敢確定,只得跟小梅往另一個房間走。入內空無一人,只有一張床,但是呻吟聲應該在隔壁。

小梅說:「你不能激動,我才讓你看。」我說:「看看又沒關係。」聽聲音判斷,裡面應該幹得很激烈,我很好奇更想看,小梅說不放心我,怕我太激動,就提議道:「我們先來做愛。」正說著就幫我脫下褲子,用舌尖一直舔,從胸部舔到小腹,然後低頭吸著我的陽具,吸得我慾火高漲。

隔壁不斷傳來做愛的呻吟聲:「喔……喔……喔……公……我要……喔……喔……我又丟了……」聽得我既難受又想要做愛。小梅自動脫下衣服,躺在床上說:「大哥來幹我。」

隔壁傳來陣陣呻吟聲:「嗯……嗯……嗯……」讓我好奇想看,我問小梅:「隔壁要怎樣才看得到?」小梅說:「大哥來幹我,幹爽我就讓你看。」我說:「光聽隔壁的做愛聲音就很爽,不用幹。」

小梅說:「大哥快來!我雞掰很癢,用你的大陽具插我、幹死我!」我想小梅發浪了,於是無奈地爬上床,握住高昂的陽具插入雞掰,幹著小梅。一邊幹,我心裡一邊想著隔壁是誰在做愛,讓我心不在焉,幹沒幾下就起身,說:「看著別人做愛才刺激,做起愛來才爽,我一面看,一面幹妳才爽。」

小梅起身,不放心地說:「只能看,不能出聲、不能生氣才讓你看。」我答道:「好,我們都脫光光,也是在做愛,我還怕他們看見麼?」

小梅這時才放心,移動一幅壁畫,露出一個小洞,這時聲音傳來更清楚,我差點驚叫,太熟悉的聲音,太熟悉的叫床聲,原來是我老婆小妮!

小梅看我的反應又不放心,一手握住我老二,免得我太衝動。我探頭往裡面看,真的是我老婆小妮,一個男人壓在她身上,陽具插入淫穴裡做著上下運動,這個男人每往下插一下,我老婆就「喔……」的叫一聲,互相輝映,看得我慾火高漲、怒氣沖天。

這一幕我看在眼裡,這樣的刺激感令我更加激動,心裡想:『怎麼會這樣?難怪小梅會自動送上門,又帶我來看活春宮,主角竟然是我老婆,她安的是什麼心?』

春色彌漫了整個房間,我從來也沒有想過老婆會做出如此大膽的事情,人妻偷情還要玩3P,讓兩個男人一起幹她!只見一個人親吻著她,雙手握住豪奶戳弄;另一個正用力地幹她,陽具不停抽插著她的淫穴。

我老婆一定沒想到,小梅居然出賣了她,帶我來看她偷情。不知情的小妮還盡情享受被幹的快感,沒料到我正看著她被小江操,看著他的陽具一次一次無情地插入小妮體內,用力操著小妮,幹得汗流浹背,難怪小梅不敢讓我看。

我看見自己太太和別人做愛的淫蕩樣子,一邊挨操,還一邊用雙腳緊緊纏著那個小江的身體,不停地浪叫著:「喔……喔……小江幹我……用力……小妮愛你幹……喔……喔……好爽……喔……喔……要丟了……小江不要停……小妮愛被你操……嗯……嗯……嗯……好爽喔……」

老婆真的是浪到不行,一直淫蕩地狂叫,小江被刺激得用陽具更猛力地插入我太太淫穴內,進進出出不斷抽送,兩人的交合處冒出一股股淫滑不堪的淫水。

那種難言的刺激讓我血脈賁張,使我領略了從未領略過的極樂高潮,只感到全身抽搐想射精的劇烈快感。小梅握住我的陽具套弄得更猛烈,邊安慰說:「大哥不要激動。」看著心愛的太太正躺在床上讓人操,哪能叫我不激動?頓時一股憤怒強壓在心頭。

陽具讓小梅握住,並早已經放入口中輕舔,一股強烈的刺激感讓我想射精,小梅看我如此,更快速地套弄起來,我雙手激動地握住小梅一對奶子,一股熱辣辣的腥葷精液直射往小梅臉上。

我探頭再看時,已經換了另一個人在幹我老婆,我問小梅:「那是誰?」小梅說:「現在是小吳在幹你太太。」這時我太太更加大聲地呻吟起來:「啊……啊……喔……喔……要……小吳幹我……嗯……嗯……好爽……」(老婆忘情到叫出小吳的名字,看來他們真的早已有一腿,看來我的猜想是對的。)

小吳不管小妮狂叫,正用力抽插著我太太,小妮享受著雞掰被戳插的快感,「喔……喔……呀……呀……」的大喊:「快一點!小吳……我受不了!雞掰好癢……快幹我……大力一點……嗯……嗯……嗯……我又要丟了……」

每當小吳用力插進我太太的淫穴裡時,我太太就大叫一聲:「喔……喔……我又要丟了……小吳用力幹我……呀……呀……太爽了……」我太太大喊著,嘴角露出滿意的笑容,開心滿足的神態全都表現在臉上。

這時看得我慾火難耐,射完精液的陽具在小梅的吹吮下又硬起來了,小梅問我:「你要加入嗎?我們一起加入玩5P好嗎?」我說:「我看就好,妳想要就去吧!妳穿好衣服進去跟他們玩,但不要告訴我老婆我有來過。」(此時的我立志當忍者龜)

(這份感情我還要,我不想讓這段婚姻就這樣結束,我回去再問小妮,如果她坦白,我會原諒她,反正又不再生了,彼此坦承就好。這個年齡享受性愛也是應該的,再玩也沒幾年,何況我也早就有偷情記錄。)

小梅暗然低下頭說:「大哥,對不起!我們只顧自己玩樂,不管你的感受。我不知道你那麼愛小妮,我不該帶你來這裡,看完這一幕後我跟你走,不要管他們。」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