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還那麽清晰,記得是民國91年的秋天,我和一個老頭同事一起把自己的老婆給搞了。那時我在X鋒保全做五股工業區派班主任,這個老光棍姓孫,是我們保全公司的老警衛,派駐在一間簽約的燈具工廠,當時50多歲,喪偶10幾年,嘉義的外省人,老孫雖以50多歲,但觀念開放而且非常健談,眼神炯炯有神非常有活力。平時我們公司晚上總有人值夜,我作爲一名保全小主管,總是想求表現,所以經常值夜班。所以和老孫有許多相處的時間,漸漸的很熟悉。那一年我38歲,老婆33歲。我老婆叫萍(假名),長的白白素素的,但身材很苗條,胸部不大,32C吧,但是很堅挺,應該是沒生小害的關系,奶頭還是粉粉的,腰很細,身高166,腿很修長白嫩,平時總能吸引男人的眼光。我們夫妻生活其實很好,我老婆不排斥做,一般每星期1~ 2次。但是我的耐力一般,每次隻有20分鍾左右。

平時和老孫值夜班,總喜歡喝點酒打混,所以時間長了,也就無話不說。比如扯一扯女人呀什麽的。談談他的風流韻事。孫老頭說他玩過無數個女人,這輩子準備玩到70歲就算滿足了。當時我可是就玩過老婆一個,所以對老孫佩服得五體投地。老孫說起女人來經驗豐富,而且總喜歡追問我和我老婆的事情。酒喝多了,我就說點自己的床第之歡給老孫聽。當聽到我老婆每次總要在我射精後抱着我不放,而且總讓我用手摸她的下體時,孫老頭說我沒能滿足老婆。老孫說我老婆眼睛雖小,但看男人很深邃,幽幽地,說明很悶騷。當然他這樣說我老婆,我心裏也有點認同。

說實在話,我的下面比較小,結婚快10年了,還是白白的,不黑,。記得一次我和老孫都喝多了,我走去小便,老孫從後面跟來,看了我的小弟弟,笑着說,我的起碼比你的大2倍。上廁所時,老孫居然就掏出他的小弟弟給我看,當時還沒有硬,應該就足有15公分長,龜頭很大像個蘑菇,睾丸就有雞蛋那麽大。黑黑的。我長的很瘦,而老孫卻比較壯碩。老孫趁着酒意對我說,有的時候睡覺還想着你老婆呢。真想什麽時候能看看你老婆的胸部怎麽哪麽翹,摸摸你老婆的美腿。老孫說我老婆嘴巴很小,下面一定比較緊,而且小B一定細細長長的,陰毛很少。我簡直認爲孫老頭太神了,居然都猜中,當然我相信那個時候老孫沒有和我老婆幹過。他說這是中國相書上說的。

緊跟着第下次喝酒老孫央求我把老婆帶來工廠。并對我一呼百應,主動幫我做事情,有好料的一定先想到我,也極力的在公司中拱我。後來我想喝個酒認識一下也沒關系,利用晚上和老婆做的時候,故意說些老孫的瘋狂事蹟給老婆聽。我就編故事給她聽,說看到老孫和一個女工在警衛休息室做。老婆果然很感興趣,而且急切地問真的看到嗎?我說是的,當然我檢老孫的特殊事蹟給她聽。我說老孫的老二很粗很大。比我的大許多。她問龜頭大嗎?我說看到他從那個女人下面抽出來足有種馬那麽粗和長(我老婆曾經看過馬交配,開玩笑的說我要是有馬的那麽大就好了)。老婆聽了當時興奮不已,把我抱的緊緊瘋狂扭腰。從微弱的夜燈下看到老婆雙眼緊閉,牙關緊咬,我想她一定在想像被誰的大雞巴插吧。

大概又過了半個月,我實在坳不過老孫,答應把老婆帶來(其實我自己内心裏更興奮),不過我也說明我老婆如果不答應,千萬不能硬來,因爲我老婆平時很賢淑,從來不和男人開玩笑,而且脾氣很倔。老孫說放心吧,朋友妻不可騎,如果她不願意,誰也沒有辦法。記得那天天氣不好,下着小雨,我打電話叫我老婆晚上陪我值夜班。老婆電話裏不願意,說不想來。當時我也沒有和她說老孫的事情,但老婆似乎感覺到了什麽。我就說晚上全工廠就我一個人,很無聊。而且想和她那個。也許老婆動了心(我故意一禮拜沒有和老婆做)。電話那頭老婆沉默了幾秒鍾還是答應了,不過要等傍晚才來。聽到消息老孫興奮地張羅下酒菜起來,騎着摩托車沖到輔大去買小吃。

一直到晚上7:30,老婆還不見蹤影。老孫急了,叫我打電話催一下。我說不急,她電話說了就一定會來。老孫對我鬼笑(應該是淫笑)了一下。果然8點多,我老婆淋着小雨騎着她的小綿羊來了。一到大門,老婆就看見我和老孫坐在警衛室,進了門後,老婆就大方地對我們說:「我就知道你不是一個人。」還把眼睛斜了我一下。老孫趕緊補充說明:今天應該是他執班的,我是幫忙代班,因爲沒趕上火車回嘉義,所以又回來值班。這個時候我注意到老婆臉上突然紅了起來。接下來我們就坐下來聊天,老孫熱情的準備下酒菜,我和老孫喝了一瓶特高,老婆隻肯喝兩小杯。我的酒量不大,孫老頭非讓我和他對乾,而且穿插許多葷笑話。說說笑笑到了12點。老婆說要回家。老孫極力挽留,開玩笑的說:不想破壞我夫妻的情趣,那麽晚了,警衛室這裏有值班休息室,休息室讓給我們,他來值班就好了,我也随他附合要求老婆留下。老婆也就答應了。這中間我看到我老婆不小心和老孫對瞄了幾次眼,還不好意似的将眼光轉到其他地方。當時我的心情特别複雜,有點刺激,有點醋意,五味雜陳。

後來我和我老婆就到後面的值班休息室,老婆跟我拿了毛巾去洗澡。我則先到前面幫老孫收拾杯盤。老孫對我輕聲說:「我摸進去搞你老婆,小美人她絕對同意,你怎麽樣?不反悔吧?你反悔我也沒意見」。我低了頭輕聲說:「但是你千萬要保密。」老孫說:「這個你放心,我也要臉的。」於是老孫就蹑手蹑腳的走去了。過了半分鍾,我輕輕地尾随到廁所,正好老孫把門弄開走了進去,并随手帶上了門,當然門沒有全關,讓我透過門縫偷瞄裏面。

老婆意識到了有個人進了浴室,卻沒有料到那個男人不是她的丈夫,老婆頭也不回的說「老公,要一起洗啊,不要啦,你同事在外面耶!」。老孫沒有答話,「老公,」老婆一邊轉頭一邊說,突然她看到眼前的男人不是我,「~~~~呀!孫哥!你進來幹麽!!!」老婆急忙下意識的用毛巾護住三點。「小寶貝,别叫,是你老公要我來照顧照顧你的,他去巡工廠了,起碼要半小時啦,呵呵」老孫嚥了一口口水就撲了上去「哎呀,你放手啊,我老公在外面!不要這樣,嗯~~老公救我,不要…救我…」。跟着聽老孫說:「小乖乖,你想要我搞你的,你不要裝了」。

我老婆還是在竭力的反抗。看到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侮辱前的那種恐懼的表情,我的小弟弟一下子就翹了起來,真想沖進去把老婆插翻,可我還是忍住了,因爲我知道好戲還在後頭。

孫老一把把妻子攔腰摟住,然後像拎小雞一樣拎了起來,把我老婆頂在浴室冰冷的牆上。好戲終於上演了!浴室外面的我興奮不已,陰莖硬得筆直。裏面浴室裏老婆白皙苗條的身體和孫老頭那白色健碩的大肚子緊緊地糾纏着,那條潔白的毛巾還被妻子無力地拉在胸前,老孫一把扯掉毛巾,和我老婆高挺的乳房登時毫無阻隔地貼在一起。老婆不禁「啊」地叫了一聲,苗條的細腰被孫老頭的手臂緊抱着無法動彈上身則下意識地向後傾仰,身子繃成了一張弓,我聽出了那一聲嬌呼裏的多種意味。老婆一隻手徒勞地扳動老孫抱着她細腰的手臂,另一隻手好不容易掙脫懷抱,無力地推着老孫,可是在我看來,更像是欲迎還拒。

也許男人都有着獸性的潛質,老婆的抗拒更激起了老孫強烈的欲望。那種淫辱别人妻子的快感,特别是清楚地知道這個女人的丈夫就在隔壁也許還在偷看(三不五時老孫還偷瞄門縫似乎在向我示威)的刺激,使老孫的陰莖硬得就像石頭一樣,在妻子修長的雙腿間頂來撞去,我老婆無力地夾住大腿,以爲這樣就能守住最後的防線。老孫卻深知在這樣的環境和他的進攻中,我老婆的抵抗不會持續多久——我老婆已經開始微微地喘氣了,她似乎已知道我不會進來救她,放棄大聲呼救。他一把扳過我老婆小巧的臉,向着紅潤飽滿的雙唇吻了下去。微微的鬍鬚渣摩擦着她光滑柔嫩的臉,弄得我心裏也開始發癢,我老婆還是緊緊地抿着嘴唇,搖晃着臉閃躲,不得已聽任老孫的嘴在她臉上肆虐。

老孫色色地一笑,轉移了進攻的目标:一隻手仍然摟住我老婆的腰,控制她那微不足道的抗拒,手指也不閑着,不停地捏弄着我老婆的胸部。另一隻手順着光滑的肩頭和背脊一路來到豐滿微翹的臀部,撫摩着飽滿的肉體,手中豐厚的肉感刺激着雙方的頭腦,兩個人的呼吸都粗重起來。老孫低下頭,熟練地用嘴唇找到了妻子的乳房,伸出舌頭在上面不停地來回舔動,時不時地含住乳頭吸吮,或者用舌頭彈動着發出淫蕩的啜啜聲。我老婆堅挺的胸部随着舌頭的運動而不停地抖動着,似乎有一股電流從乳房出發,在身體四處流動,嫣紅的乳頭也不聽話地漸漸充血,挺立起來。我老婆的手綿軟地推着孫老頭,頭卻無力地向後仰去,一頭烏黑的長發随着男人的動作而柳枝一樣搖動着。她的身體的感受似乎逐漸強烈,我老婆的意識好像慢慢模糊,夢呓般地說道:「不要……這樣,快……放開……我……啊……!」連綿不絕的快感正在體内湧現出來,兩條潔白修長的美腿不自覺地收放摩擦,還沒有被觸碰的下體也敏感起來,老婆的愛液已經悄悄地分泌。她的呼吸漸漸嬌媚,老孫敏感地發現了這一點,環抱腰肢的手慢慢放開,移向我老婆的下體,手指輕輕地扯動着柔軟的體毛,搓揉着陰道口的嫩肉。

我老婆微微地向後一退,彷彿要躲開這隻不是我的手對隐秘敏感之處的侵犯,但是老孫的手指就像靈動的多頭蛇般緊跟上去,更加貪婪地搓揉着我老婆的陰部。他的手法相當純熟,故意不深入我老婆的陰道,而是對外陰進行不間斷的刺激。我老婆的陰唇微微地張開,一股愛液的慢慢的流散出來;陰蒂在老孫手指靈活的撫摩下漸漸地挺立起來,突出了陰唇的護衛,更加吸引這手指對它的輪番攻擊和彈撥。老孫每一次對她的進攻,都在我老婆的神經系統激起巨大的波瀾,身體扭動的幅度越來越大。我老婆的皮膚變得绯紅,扭來扭去的秀麗臉龐上飛起性欲的紅暈,壓抑不住的呻吟聲越來越柔媚,好像連子宮都變成了半融化的漿,更多的愛液從我老婆的陰道分泌出來,沾濕了老孫的手掌。老孫抹了一把粘稠的液體,淫邪的放在鼻尖聞了聞,然後舔了舔,連我彷彿都能夠聞到那股熟悉的清香味道。老孫把滿手的愛液舉到妻子的眼前,「你看看,都這麽濕了,你也很需要吧?還裝什麽呢?搞一下你老公不知道啦?半小時就好!!半小時就好!!」他輕輕地在我老婆的耳邊說道。沒想到已經意亂情迷的妻子還保留着最後的一絲清醒,這句在老孫看來是調情的話,卻激發了我老婆的羞恥之心。她下意識地躲避着面前自己分泌的液體,用盡最後的毅力想要把自己從情欲的漩渦中解救出來。「我是被你強奸的,不要這樣子,我老公馬上回來了,你快出去啦!!你現在出去,我當沒發生過任何事!」我老婆扭動着身體,殘存的婦道仍想從老孫的懷抱中掙脫。老孫反而同時将中指與食指插進我老婆的陰道中,不斷的進出按摩陰蒂「小乖乖!我會很溫柔的!你已經濕成這樣了!我會很溫柔的疼你!」老孫淫邪的說着。

「哦……求……求你,放了……我吧……啊……」。女人這種帶着哭音的嬌喘,對於男人簡直就是一顆威爾康,我的陰莖早就像聽到号令一樣,猛地筆立起來。我是隻能自己用手捏住,而老孫的陰莖卻敲打在我老婆的平滑的小腹上,好像敲響了總攻的戰鼓。他豐富的性經驗顯示了用武之地,(他媽的,幹過粗活的就是不一樣)動作立刻迅速起來,雙手抓住我老婆的雙臂把她推到牆角,雙手環抱我老婆的上半身固定住她竭力掙紮的軀體,手掌并且大力抓着我老婆堅挺的雙臀。我老婆氣喘籲籲地扭動着,嘴裏軟弱地叫道:「你要……幹什麽……?放開……我……!」。「幹什麽?你又不是第一次了,你說幹什麽,呵呵,小美女你不要害怕,我會讓你爽到極點的,哈哈哈」老孫淫笑着用一隻膝蓋頂進我老婆的兩腿之間,輕易的就分開了她緊緊夾住的大腿,一根氣勢洶洶的陽具緊跟着插進了兩腿之間。這根陰莖是這麽陰挺,不用主人用手扶着就向上翹起,被熱血和性欲腫脹得發紫的龜頭自動地頂在我老婆的外陰。

老實說,老孫比我魁梧,他的陰莖比我大很多。終於可以親眼看到别的男人的陰莖插進我老婆的陰道了,而且這隻陰莖比我還要大,更加令我期待!我強忍着劇烈的心跳和硬得發痛的陰莖,看着老孫的陰莖在我老婆的大腿間來回抽動,從陰道流下的愛液沾濕了它。我老婆不停地扭動反而自動的把不停分泌的愛液塗到老孫的陰莖上面,進進出出的陰莖帶着閃閃發光的愛液,弄濕了我老婆茂密的陰毛。龜頭在我老婆的外陰摩插,不時地沖開陰唇,撥動敏感的陰蒂,甚至沖進陰道口,到這時,我老婆總是全身緊張,彷彿城池淪陷一樣。

空氣中淫糜的氣氛越來越濃,三個情欲激流中的人都起了變化:躲在浴室外面捏着陰莖的我和浴室裏懷抱我老婆的老孫都越來越硬,而被強奸的妻子的身體卻越來越軟,「啊……,放……開……,停下……嗯……嗯……」紅唇中發出的抗拒言語也漸漸變成了嬌媚的喘息和呻吟,兩條白嫩的大腿也不自覺地越張越開。面對如此美麗妩媚的女體,老孫再也忍不住了,他騰出一隻手抱擡起我老婆的右腿讓她隻有一隻腳站在地上,把硬得像鐵棒一樣的陰莖對準我老婆濕潤順滑的的陰道口,慢慢地把腫脹得蘑菇似的龜頭頂進她的陰道。我老婆的身體也好像被整個頂起一樣緩緩上提,迷夢般的俏臉上嬌豔的紅唇半張,發出「哦……」的口型。老孫頭的龜頭進入了我老婆的陰道,我老婆多年保養緊實的下體和濕熱的觸感電流般沖擊着老孫的感覺器官——大陰莖,龜頭一頂進她的陰道後他不顧一切的猛地把屁股向前一送,一條火熱硬挺的陰莖一下子插到了我老婆的陰道深處,這時我老婆似乎感到極大的快感,身軀也猛然的抖了一下。

「他終於插進去了!」第一次親眼看着别人巨大的陰莖插進我老婆的肉體,我竟然變态的産生了一種完成偉業的感覺。我想這時陷入極度興奮之中的老孫也應該聽到了這個時候下身正被肉棒抽送的老婆喃喃的說了一句話。讓我大吃了一驚的是,我聽到從平日善良賢惠的妻子嘴裏說出的話竟是:「老公……對不起……!」

在老孫擡着我老婆的右腳,正面瘋狂的抽送了将近五分鍾,「小美人很爽嗎,轉過身來背着我,我讓你更爽!」老孫命令着我老婆配合,然後得意的看了看門縫。我老婆她居然配合着倚站在牆壁邊彎下了腰,渾圓的屁股翹對着老孫,這個羞恥的姿勢竟然在我眼前呈現,老孫按着她的屁股抓緊了腰,分開她的大腿,一手将我老婆的臀部擡高,一手扶着挺直的肉棒碰觸陰部肉縫,肉棒對準了肉洞,向前一送,整支插進了緊密的陰道中……,我老婆的陰道口半透明狀的白色淫水這時早已氾濫成災。

「嗯哼——!」她的肉洞包緊了老孫熱熱的陰莖。老孫急着想要抽動讓她發狂。一次又一次肉膜互相的摩擦,她仰着頭喉嚨哽噎着,胸脯的振動和腰臀的擺動,噗吱噗吱的挺着屁股配合老孫的動作,忽深忽淺的抽插動作加上她平時難見到的舒爽表情,老孫很用心地扭着屁股,轉着那一根想要更深入地被肉膜拉到洞内,加強運動。她陰道受到背後體位直接的沖擊,豐滿屁股的搖晃夾着老孫的那根陰莖撲吱撲吱的進出,乳房被老孫用手包握着,面對老孫的貼身動作,透紅的臉頰加上下半身夾緊的抖動,我老婆的洞口流出一堆淫水到大腿邊,沾濕了二人的陰毛。她已經很興奮了。她害羞的搖着頭,這是多麽淫蕩的畫面啊!

(我很矛盾的看着眼前一對裸體的男女正在做性交的動作的景象,心中想的是女人的身體真是奇妙,給她刺激和快樂的,就一定是她的男人嗎?但現在體内進進出出給她快感竟然是别的男人陰莖。)老孫趴在我老婆白裏泛紅的背上加強抽插的速度,肉棒在洞内亂鑽摩擦,她緊閉着唇,老孫腰部的搖擺更加強了,老孫努力的幹着。那根硬挺的陰莖地用力幹着我老婆的陰部,老孫的大腿拍打着我老婆的臀部,發出啪啪的巨響,夾雜這二人厚重的喘息聲。我老婆似乎感受到了快感,但很害羞的悶住氣,似乎怕老孫知道自己就快要高潮。

交纏了不知道多久,老孫突然停止了動作,插出了滿含着淫水的陰莖「比跟你老公做爽吧!!小寶貝再換個姿勢,都你爽,換你在上面運動一下吧!」然後躺到浴缸中,我老婆羞愧的偏過頭去。我老婆在上面是很容易高潮的,我想對我老婆而言,面對一個不是我的男人應該是很羞慚的,所以我老婆遲疑了一會兒,才動作緩慢地兩腳跨過他的腳邊,蹲者身子預備把臀部接近老孫的大腿上。老孫洞悉我老婆的心理,一手抓住自己的肉棒,一手撐開我老婆的陰唇,對準了位置屁股頂了上去……。一個讓人血脈噴張的畫面,「嗯……!」我老婆全身赤裸的騎在一個老男人身上輕呼了一聲。我老婆兩手撐在老孫的胸前,配合着搖擺着屁股噗嗤地上下套弄老孫的陰莖,胸部在他的眼前晃呀晃。老孫還不時的用手去抓那兩粒奶子和屁股!

我老婆撇過羞紅的臉向後仰,似乎想躲避老孫的眼神,長發因搖晃而散亂披肩,她仰着頭挺起胸脯接受男人的沖擊。哼哼哼地套動肉感的臀部來表示她的滿足,撲嗤撲嗤的聲響以讓他沸騰到極點。随着快感的增加,肉體的沖擊快讓好像讓我老婆的理智迷昏了。老孫更努力的向上頂,從下面看大胸脯的晃動應該更刺激。

我這時實在再也忍不住欲火奔流的沖動開了門走進去,老孫傻了傻,淫笑着對我說:「兄弟脫了衣服一起來吧!!你老婆已經爽翻了呢!」我老婆尖叫一聲站了起來,起身時我似乎還聽到老孫的老二啪的一聲從我老婆陰戶裏滑了出來,我老婆背對着我一臉羞愧的低下頭,我安慰着說:「老婆對不起,我在門外很久了,你不會怪我吧,今天的事我倆就當做了一場不一樣的夢吧。」

「這浴室三個人太擠了,我們到房間去吧!」,老孫如此提議。

我和我老婆沒說甚麽,但我的老二卻将褲檔撐的鼓起如山丘,我老婆似乎看出我的心意轉身拉着呆若木雞的我走向浴室外,到了房間,我脫了褲子坐在床上,我老婆「嗯」地應了一聲,於是很自然跪在地上,她的雙手搓揉着我的睾丸,隻是張開她那動人小巧的嘴吧讓我的肉棒緩緩地伸入她的嘴裏,她用可愛的小嘴唇含住我的肉棒,先是大龜頭進了她的嘴裏,然後肉棒也緩緩地進入,陰莖似乎比平常更長更粗,她隻好盡量張開小嘴巴去含着那肉棒。結實的手掌放在她頭後的秀發上,我把她的頭按向我的下體。我很難想像那時我老婆的小嘴巴能夠吞食這樣大的肉棒,那肉棒肯定直插到她的喉間。因爲我老婆之前從未深喉嚨過,可能是懷着歉意吧。

這時老孫也沒閑着,我老婆本來是跪在床邊幫我口交,他把我老婆拉起來,讓她反身趴卧在床上,讓她圓滑的美臀對着他,然後站在她的身後,用腿把她的雙腿撐開,手按在她的滑不溜手的背部,使她那對嬌人的美乳貼在我腿上,将我老婆的屁股扶了起來,這時他把粗大的肉棒從她的後面直插進她的小穴裏。「啊……啊……」我老婆吃力地叫了起來,扭了臀部,不知是想拒絕他還是迎合他。我看着這樣的情形差點高潮,因爲這樣真像我老婆被人強奸一樣,她的嘴含着我的老二,然後同時又給人從後面幹了進去。老孫一面抽插着,同時慢慢把我老婆的上身拉起,雙手從她的後面伸到前面去捏弄她的乳房。一把又将怒脹的肉棒全根從後面插入我愛妻的小洞裏,然後扭動着粗腰,像電鑽一樣前後攪動着,把我老婆陰道裏的淫水又都給他攪了出來。

「嗯……嗯……」我老婆一邊吸着我的老二一邊呻吟着,同時因無法承受老孫強大的沖擊雙腿開始微屈,也彷彿要他繼續用力幹她。老孫的手也沒閑着,和我的手一人一邊搓捏着我老婆又圓又挺的乳房,還有食指搓揉着她的奶頭,我老婆很敏感,她給老孫逗弄得把胴體扭來扭去。老孫看我一眼,另一隻手對我豎起大拇指,示意我老婆真是太棒了。老孫一直前後抽動着粗腰,把肉棒深深地插進我老婆的體内,然後再拔出來,用龜頭逗弄她的陰道口,害得我老婆嬌喘不已

老孫還故意不插進去,我老婆隻好自己挺起美臀,一手摸着我的陰莖一手自雙腿間向後不斷摸着老孫的睾丸,把自己的小穴送迎上去,老孫這才用力把肉棒向前一推,再度深深地插進她的體内。我老婆這時已經完全失去主動性了,任由他擺佈,不知道到底她已經連續高潮了幾次,似乎全身乏力。老孫抽插了好一陣子,我老婆一直吸着我的陰莖,氣喘的利害,全身白嫩光滑的皮膚都開始泛紅了,我感覺她的高潮就快來了,言語都有點迷糊,全身的都繃得好緊,小蜜洞半透明乳白色的淫汁不斷地從老孫肉棒周圍流出來,把陰唇和老孫的陰莖都給弄濕了。

老孫似乎也隻喜歡這樣搞女人的感覺,這時他開始變的很粗魯,完全沒有惜玉之情,開始猛力地幹我老婆,我隻見大肉棒不斷橫沖直撞,任意角度地攻進我老婆的小穴裏,看起來真像在騎馬一樣奔騰着。「噢……老孫,我受不了!慢一點、啊……」我老婆哼啊的呻吟聲變成了求饒聲,老孫完全沒理會她的哀求,雙手抓住她的腰部,然後奮力地抽插,他結實的大腿拍打在我老婆的大腿和豐臀上,「啪啪」的大聲直響。他抽插了幾十下,呼吸急促又大聲的突然把我嬌妻轉過身來,把她按跪在地上,手掌按着她的雙頰,使她的小嘴巴張開,然後把肉棒弄塞進去,黏糊狀的精液直射進我老婆的嘴裏。

我老婆正爽飛上天,一時也不知發生甚麽是「咳咳」幾聲,給他的精液嗆到了,好幾秒鍾老孫才停止抖動,把肉棒抽回出來,我老婆的嘴裏含着精液,因爲我從未射精在她的臉上或嘴裏,我見她很勉強地吞了進去,當她小嘴合起來的時候,嘴裏剩餘的精液從她的嘴角流了出來,斜低着頭嬌喘着。

我這時也早已蓄勢待發,我擡起身來,抱着我老婆做起正常體位。老孫則坐在我老婆頭邊,把我老婆的頭放在他的左大腿上,又将軟掉的老二塞到我老婆的嘴中,我加速地抽插着她的肉洞,手一直摸她的豐滿屁股、大腿,把她的一隻腿擡在肩上進行更刺激深入一些的性交動作,深怕自己給老孫比了下去。我老婆的陰道這時一陣緊縮,一張一合的急速蠕動使得我感受到要洩了身。我怕太早射精,趕緊拔出雞巴讓我老婆含着二根老二,我老二才插進嘴裏,老孫早就恢複朝氣,忙不叠将我老婆兩條腿并攏交叉擡上肩膀,一手抓着我老婆的踝關節向前推,一手握住再度堅硬如鋼鐵的肉棒頂在她洞口,還不忘記最後朝我看看笑道:「兄弟,不介意的話,好好看着我再搞你老婆一次。」話音剛落,他低下頭去,淫淫地望着我老婆,将肉棒緩緩插入她的嫩穴裏,隻見我老婆的臉羞澀得扭曲起來,臉上的表情不知是哭是笑。老孫一邊握住我老婆的嫩腳親吻并吸吮她的每個腳趾,一邊緩慢而有力地插着我老婆的穴,隻見我老婆吸着我的陰莖,雙手死命揉搓我的睾丸,渾身顫動,口中吐出忍不住的呻吟聲。

這樣幹了一陣,老孫又将我老婆翻過身來面朝着我趴在床上作母狗狀,并把老婆的一支腿擡到肩上,他自己從後面一插到底,我老婆對這樣的姿勢好像很刺激,因爲每一下都可以插的很深。隻見老孫飛速猛插,我的淫妻被幹得隻有甩頭狂叫的份,她美麗的身軀從頭到腳趾頭形成一條美麗又性感的體操下凹曲線。

我看得忍無可忍,把肉棒塞進她的喉嚨。平時我們做愛的時候都她很溫柔,但我這時想的隻有虐待和發洩,我揪着她的頭發像幹穴一樣狠狠地幹她的喉嚨,毫不管她的手使勁想把我推開。我就這樣一邊看着近在咫尺的老孫插着老婆的嫩穴,一邊在她的嘴裏發洩心中的酸澀與快感,一手抓着她的胸部揉捏。這樣搞了許久,我示意老孫換位,老孫當然也不好意思像我那樣搞我老婆的嘴,於是我和老孫開始有配合地幹起她來,我抱着老婆的小蠻腰往後拉的時候,老孫便有默契地将拉住她頭部的雙手放松;反之則我将老婆往前推送,使她可以讓老孫的肉棒插進喉嚨,這樣搞的我老婆爽極了,雖然叫不大出聲,但仍嗚嗚地發出愉悅的淫聲。

我順勢在她的屁股上用力拍打,粗魯的吐出不曾說過的話問道:「萍!被兩個男人一起幹爽不爽?」我老婆吐出口中老孫的陰莖,浪聲叫道:「嗯!爽!老公!……你和老孫幹得我好爽好爽!噢!老公你不是也很爽?嗚嗚……一直看着我被人家搞!……」

我聽得又氣又爽,抱着她又一陣猛幹,搞得她死命地将屁股朝我撞。我幹得氣喘籲籲,「你們夫妻倆很爽,我都沒的插的份耶!!你們有試過肛交嗎?我跟你老公一起插你好不好啊?」老孫朝我做個暫停手勢如此提議。

我老婆吐出口中老孫的陰莖,小聲的說道:「老公!你要嗎?……你作主就好……」

「兄弟!第一次還是你來吧!!這是應該的」老孫不等我回答,就很有禮貌的說着,感覺上他對肛交很有經驗。我聽從老孫的指示直接抱着老婆躺下,讓她背對我蹲在我的老二上,然後握住龜頭,藉助流下來的淫水把雞巴緩緩頂進她的屁眼,老孫在下面幫忙塗着他的口水在我老婆的陰唇上!饒有興趣地看着我戳進我老婆的屁眼,老婆似乎感到痛楚,不斷的扶着我的陰莖。好在我老婆此時淫水早已濕潤屁眼,所以并不是特别費力,隻要把龜頭頂進去,餘下的部份就沒什麽阻撓了。而且我老婆似乎也很想這樣,非常配合,雖然第一次肛交,卻沒搞很久就一竿到底,我慢慢上下套了幾下,老孫就從上面熟練的擡起我老婆的雙腿,慢慢将陰莖插進我老婆的陰道。

這是我第一次這樣玩,隻覺得老孫插入的時候,隻有一層薄薄的陰道壁将我們隔開,而且我的肉棒老有要被頂出去的感覺。我老婆更是别提多刺激了,隻聽她雙手反撐在我的胸前大叫:「噢!老公……我屁股會痛!噢……啊……整個都進來了嗎!」三個人動作都暫停下來,「小美人,二根大香腸整個都進去了!」老孫開始慢慢抽插,老孫也指示我小心地在老婆的屁眼裏地轉動陰莖,老孫同時溫柔的吻着我老婆的小嘴分散她的注意力,将舌頭伸進我老婆的嘴裏吸吮,我老婆慢慢的也把舌頭吐出讓老孫吸吮,她的淫水又氾濫成災,濕潤了陰道和肛門,我們二個男的也越插越快,老孫他一手大力的抓着我老婆的奶子,一手扶着我老婆的頭看着自己的私處插着二根陰莖,把我老婆搞得瘋狂大叫,很配合着抖動臀部搖晃着。

然後老孫把我老婆雙手拉起來環抱到自己的脖子上,自己雙手擡着我老婆的雙腿抱着她的臀部,起身把我老婆抱着站起來,我知道老孫又要換動作,所以讓陰莖滑出來,老孫雙手抱擡着我老婆的屁股上下晃動,我老婆雙腳打開懸在空中,羞愧的把頭埋在老孫的胸前,這時我躺着的角度在下面,可清楚的看到老孫的陰莖深深的插在我老婆的陰道裏一進一出,不斷的帶出半透明狀的淫水。「兄弟不要光欣賞!你可以站着從後面一起來啊!小美人會更爽的!!」老孫似乎想爽死我老婆的命令着。我配合着站起來,塗了一點口水扶着老二慢慢的插進老婆的肛門,完全插進去之後,老孫又開始慢慢加速的抱着我老婆上下晃動,我也幫忙扶着老婆的玉腿,分擔老婆的體重,二人很有默契的擡着我老婆,二根肉棒天人合一的插在我老婆的陰道與肛門,三人的喘息聲配合着上下的動作,很規律的起伏。

終於老孫又來一個高潮,他手狠捏我老婆的雙臀,上下的動作更爲激烈,老孫擡頭皺眉,發出驚天動地的一聲大吼,我在老婆的屁眼裏感到他的雞巴劇烈收縮抽動,自己也忍不住狂洩而出,我於是像瘋了一般,也用力地抽插最後幾下,便停着抖動,老孫抱緊了她張開大腿的屁股,兩股精液先後射入我老婆的體内,爽得她也在已嘶啞的乾嚎中達到未有的高潮,我隻覺得她的陰道急劇收縮顫動,一陣陣地緊擠着體内的兩根肉棍。

「老公!啊——啊——啊——……!」我老婆頭向後仰靠在我肩上,十根腳趾頭不自主的用力向下微屈,似乎已達到高潮。

我腰身貼緊我老婆的臀部把精液完全的射到我老婆菊花内……。隻見我老婆雙眼微閉,頭和身體都緊繃着向後挺直,我把陰莖抽出來的那一時刻,乳白中帶着黃色黏狀的精液從我老婆的屁眼裏嘔了出來,沾滿了她那肛門口。老孫把我老婆慢慢的放在床上躺下才慢慢的将陰莖拔出,拔出時還拉出一道黏稠的精液,我老婆無力喘着氣兩腿微曲的張開,小腹不自主的抽蓄着;「兄弟,欣賞一下我們的傑作!」老孫這時又把我老婆的雙腳打開擡高,叫我一起欣賞我老婆的私處,我老婆害羞的側過頭去,「小美女來!自己把陰唇撥開。」老孫拉過我老婆的右手撥開自己的陰唇,我隻見白稠的精液緩緩從我老婆的兩片泛紅的陰唇和誘人的菊花口之間緩慢的流出來,小穴給老孫的精液灌得滿滿,那是老孫幹我老婆射在裏面的精液……

大家已是大汗淋漓,三人都躺了一下沒有多說甚麽。我老婆的淫水和我們的精液沾滿整床,她自己羞紅了臉夾在我和老孫中間背對老孫抱着我,等到休息一陣後我們在洗澡時又在浴室裏玩了一次3P,那晚無疑是我們夫妻性生活最瘋狂的一次經驗。

半年後新光保全挖角,我就離開全鋒保全轉到新光去做經理,電話也換了,也就沒再和老孫連絡。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淫蕩的酒店領班
我為兒子選淫妻
公寓管理員
超淫的兩姊妹
我在KTV張開大腿,含著雞雞給人騎
快樂家庭俱樂部
合租房子的故事
我的短髮淫蕩女友
3p的年少事蹟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