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各位大哥,我是慚鶯。我又在這裡向你們傾訴心事了。悄悄的告訴大家,我的外號叫殘雞鶯,不過你們這樣叫我的話,我可是要生氣的,我生氣的時候,也不會怎麼樣,只不過是潛水而已。

今天在信箱撿到一封無聊的信,亂七八糟的,也不知道寫些什麼。到了最後好像還挺委屈的樣子。哼!我最討厭那些佔了便宜還要賣乖的家伙。還說什麼天邊鴻雁的,現在寄封信,又關鴻雁屁事啊?理他才是白痴,本想把它一扔了事,後來想想,貼上來娛樂一下大哥們也好。老實說,栽在我手上的男人,老的少的,簡直可以說是數不清,(有空會向大哥們吹噓一下)也不掙多了這麼一個。如果我回他的信,你們猜一下會怎麼樣?猜對了,回他反而是更加的害了他。好,廢話不多說了,來信如下:

美麗的小姐:

我的名字叫小強。請原諒我唐突的寫這封信給你,我沒有惡意的,也沒有別的意圖。我唯一的願望就是你把信看完,然後怎樣處置這封信也由得你,如果我有幸能得到你的青睞,以下是我的通訊地址和電話。(地址和電話,慚鶯略去)我誠心盼望能得到你的回信,哪怕是寥寥數語,都好過讓我勞勞望眼,枉自盼斷了天邊的鴻雁。

淑美和我是青梅竹馬的一對,雙方的家人,朋友,都認為我們十分相襯,是打風也打不散的了。我們計劃結婚,也正在努力賺錢。每個周末的晚上,我都會到她家吃飯。飯後就陪未來岳父岳母打麻將。日子過得是平平淡淡的,卻也不是完全沒有趣味的。萬萬想不到,她家的電視機,成了這件禍事的引子。

淑美的家住在二十六樓,再上去就是天台了。那天是周末,我像往常一樣的到她家去。吃過晚飯後,就打起牌來。打了四圈後,淑美的姐姐回來了。她是已經嫁了出去的,這天是回娘家。她一來就爭著要玩,我就把位置讓了給她,準備早點回家睡覺。

卻不料淑美說電視機有點問題,雪花多,要我去看一下。我以前是修理電視的,所以我一看就知道是電視機的天線有點問題。本來我打算是等明天白天的時候上天台檢查一下天線的安裝,淑美這時卻板起了臉,好像很不滿意的樣子。我無奈之下,只好拿了天台的鑰匙和一個小電筒,還有鉗子等的工具,獨個兒摸了上天台。

我一上去就發現故障是因為最近的一場風把天線的方向吹歪了,我很容易的就把方向修正過來了。現在唯一要做的事,就是把螺絲重新扭緊就行了。當我正在扭緊螺絲的時候,我發現對面的房子的燈光亮了起來。因為離開我的位置相當近,而且那房子的窗簾沒有拉上,所以燈光顯得份外的耀眼。不久,我看到一個美麗女孩子,出現在窗前。我本能的想縮起身體,不讓她發覺。不過我很快就意識到,因為我的位置相當的黑暗,那女孩是不容易發覺我的。

當她伸手把自己的圓領衫從頭上拉過,然後扔到地上時,我的陽具開始激動起來,因為我看到她裸露出只戴著乳罩的上身!那小美人消失了一會,然後一陣的音樂傳了過來,我又看到了她。她隨著音樂,以一個優美的姿態連續的轉了兩個身,然後,她開始扭著屁股脫身上的牛仔褲!哇!我全身好像是著了火,雖然我不情願,我還是不由自主的拿眼前這活潑的女孩子和淑美作了比較,比較的結果就是我迅速的把自己的褲子拉了下來,然後手握著陽具大力的套弄!


屋裡的女孩身上很快就變得只挂著一條窄小白色的內褲和乳罩。她坐了在地板上,正在一邊打電話一邊翻弄堆在地上的東西。那是一些禮物和花之類的東西,我也沒有留意,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她身子上了。

真是一個含苞初放的可愛少女,一雙活潑潑,明亮明亮的眸子,彎著兩道秀美的眉毛。鵝蛋的臉兒,兩抹淡淡的紅葷,浮現在兩頰上,在雪白身子的襯托下,更顯示出蘋果般的鮮艷。

她的臉蛋雖然美麗,我卻卑鄙的只顧盯著她的兩腿之間。那小內褲包裹著飽滿的陰戶。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覺得有些幼細的毛從她內褲邊緣露了出來。

少女拿著一隻照相機擺弄了半天,忽然的放下了電話,站了起來,跟著就是脫剩下來的內衣褲。她雙手在扯動小內褲,屁股在左右的搖動。老天,我覺得心臟要停止跳動了,我望著她翹起屁股彎著腰的脫褲動作,不用說,我的手非常忙碌的在陽具上來來回回的套弄著。不一會,赤裸裸的小美人就出現在我的眼前。她的身體最神秘的地方都讓我看到了,那兩腿間的水蜜桃,毫無遮掩展示著,好像在邀請我去摘取一樣。

小美人好像有意的在我面前展覽她的誘人身子,雖然我確信她是沒有發現我。她在屋裡學足模特兒的樣子,手叉著腰,把屁股誇張的左右搖擺著,一扭一扭的走來走去。我留意到她的乳房是十分的堅挺,那兩隻驕傲往上翹的乳房雖然在令人心悸的抖動著,卻并不隨著她誇張的動作而大幅度的搖晃。

後來她在窗前消失了,不久我就看到閃光燈的在閃動,看來她在為自己拍照,但是我在這個位置卻是看不到。我對拍照也甚有興趣,特別是幫一些美麗的女孩子拍照時。其中一個原因是可以飽覽她們的姿態,臉蛋,而不用擔心被她們罵我輕浮。但是我卻沒有嘗試過為女孩子拍艷照,更枉論是光著身子的裸體照了。我是多麼的希望可以由我來為她拍照啊!

不行,我必須要找到一個更好的位置,來仔細的欣賞一下。

我像熱鍋上的螞蟻,在天台上走來走去的想著辦法,各種各樣荒唐的念頭在我的腦海飛快的閃過,當一陣一陣消魂的呻吟聲,隱隱約約的從小美人那裡傳了過來時,我不顧一切了。色不迷人人自迷,色慾薰心下,我膽大妄為起來。

我把電視天線的引線剪下了一大段,充當安全帶,一端綁牢了在天台的水管上,另一端綁到了自己的腰。然後順著水管爬了下去。我的手不知道在哪裡刮傷了,疼痛得很,但是,為了飽覽光脫脫的小美人,也值得吧!我爬到窗戶的旁邊,然後小心弈弈的把頭伸了過去,卻發現廳上已經沒有了人,只有幾隻枕頭零亂的扔在沙發上,照相機雖然放在支架上,但是小美人已失去了縱影!

我的頭腦已經混亂得有點發昏,惡向膽邊生,我掃視著窗口,看看可不可以攀窗爬進去。幸好這時一陣涼風吹過,令我的頭腦清醒了不少。可是要我現在爬回去,我又如何甘心呢?

終於我搞清楚了,小美人在睡房裡!緊接著,一陣勾魂蝕骨的呻吟傳了過來。我掂著腳,小心的向睡房那邊移過去。越靠近,那淫蕩的叫聲就越清晰了。

「…啊…放開我…我不嘛…我不嘛…」

我聽到睡房的床上傳來了一陣陣的嘈雜聲,好像小美人正在被人狠狠的強暴著…卻奇異的伴隨著悠揚的音樂聲。

如果這時我能夠衝過去,英雄救美人,這千嬌百媚的小美人不就輕輕易易的到手了嗎?無比的誘惑的就在前面,我不顧危險的攀扶著窗台,一股勁的往前擠。終於,我看到了,我也呆住了。

根本就沒有人在強姦這美麗小騷貨。小騷貨不知羞恥的橫陳在我的面前,她手握著那塑膠棒子,在起勁的頻頻往那水蜜桃一樣白白紅紅的陰戶裡送!雪白的豐滿的身子在離我不到一公尺的地方,像蛇一樣的扭動著,一連串淫浪的呻吟灌進我的耳中。我的眼睛冒出火來,陽具堅硬得像石頭一樣,如果不是有窗花攔阻著,我想我是毫不猶豫的就撲進去讓她嚐嚐真正陽具的滋味了。

小騷貨顯然已經得到了高潮,她的動作慢了下來,最後是嬌慵無力的攤開了白皙的四肢,大模大樣的躺著,她的呼吸慢慢的平靜了下來。那塑膠棒子也早已扔到了一邊。

望著眼前橫陳著的雪白肉體,想著剛才這肉體像鮮魚一樣扭動蹦跳的淫蕩場面,我握著陽具的手在狠命的套弄著,動作到達了瘋狂的地步。我覺得如果不來一次射精,不但對不起自己,簡直是對不起眼前這不相識的美麗小騷貨。

「小強!你在幹什麼?」

一道電筒光照了過來,淑美的聲音突然的傳了下來。原來她發現我跑到天台這麼久,有點擔心起來,拿了一支手電筒找了上來。找來找去找不到,卻發現我的褲子堆在一邊,她還一度以為我尋短見呢!

一切都已經太遲了,不能停止的射精程序已經開始,我來不及遮掩,在電筒光的照射下,我裸露出兩條瘦腿,腰際荒謬的纏著條天線用的引線。甚至雙手也還在緊握著那花崗石一樣堅硬的陽具。白色的精液噴洒了出來,射入了無垠的夜空。

我和淑美的關係也完了。

美麗的小姐,你看完後有什麼感想呢?我不打算怪責你,誰知道呢?對我和淑美來說,我們分開可能是好事一件呢?不過我在這裡誠心的懇求你,下次你赤裸著誘人的,屬於魔鬼的身體在屋裡走來走去的時候,當你放蕩的大張著雪白的大腿在舒服睡覺的時候,請你把窗簾拉上!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日月斬
我老婆的趣事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六年級女生浴室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