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僅將此文獻給一位朋友,祝他生日快樂! ***

小強住在5樓。有一天晚上,小強在家裡玩電腦,在網上4處遊走,無意中讓他找到了網上有名的小美女anna的一輯艷照。哇,正!小強大驚小怪的喊了出來。剛剛發育成熟的少女身體,被一個中年漢子在凶狠的蹂躪,那水蜜桃一樣的陰戶,正在挨受著巨粗陽具的無情刺戳。令小強感到迷惑的是,在如此的情形下,anna臉上卻顯露出一個天真無邪的笑容。小強不由自主的對著網上的小美女手淫起來,慢慢的,他感覺到在那天真無邪的笑容中,隱隱約約的透露出極其淫蕩的意態,這個發現令他的神經更加的被刺激起來。不用說,他的手是更加的大動作了。

當他正在自得其趣的時候,忽然一陣古怪的味道飄了過來,酸酸的,令人直想打噴嚏。小強望了望被自己的手握住正在套弄著的陽具,雖然已經硬直得像一條鐵棍,卻是還未到噴發射精的時刻,而且,那味道也不完全相同。不過這時候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小強簡直整個人代入了網上小美女的艷照中,他覺得是自己把小美女緊緊的壓在身下,小美女不斷的掙扎,越發的激動起小強的獸性。那飽滿的小陰戶,無可奈何的承受著他堅硬陽具一下又一下不斷的刺戳。終於,小強的精液像山洪一樣的暴發了。

過了一會,放鬆了的小強頹然的倒在床上。然後小強開始想起心事來……是時候再找個女朋友,調劑一下心身了,小強對自己說。再這樣下去,老是對著網上那些虛幻的情人來發泄,到真正對著女朋友的時候,會不會覺得若有所失呢?

這時候那陣討厭的氣味又傳了過來。小強猛然的想起,在電視上,反毒品的部門曾經講過,酸酸的氣味可能和製造毒品有關!小強猶豫了一下,終於是撥了個電話與警方聯絡,報告了自己所住之地方,和聞到一種有酸味的氣體從附近傳了過來的事情。

不久,一架警車,載來一批軍裝及便裝的警務人員,在小強的樓上樓下展開了大肆的搜查。當他們要到6樓一個單位檢查的時候,屋裡的人不肯開門,警方人員最後是要破門而入。果然,屋內搜出一批已經製煉成功的毒品,於是,屋裡全部男女,一共5人被捕。這件事情,也曾轟動一時,甚至上了電視。

過了一段時間,警方通知小強,証實被捕的5男女,都是販毒組織中人,已被落案起訴。警方準備發獎狀,嘉獎他為好市民。

那單位的業主不久就重新招租了。一個月後,6樓住進了新的住客。是一個20歲左右的少女,樣貌雖然清純,有時候不經意的向小強瞄一眼,那雙勾魂媚眼,每每令小強像著了魔一樣,魂為之奪。令小強著迷的還有她的風流體態,高聳的乳房,迷人的細腰,圓而翹的屁股。走路的時候那自然而然一扭一扭的步姿,引得小強的雙眼久久的黏在她的身上不捨得離開。

開始的時候,小強偶然的在電梯和她相遇,少女會含著笑,點頭向小強打招呼。有幾次電梯裡人擁擠,也不知是小強有心,還是那少女無意?反正小強是不只一次的親身體會到那少女是有一對貨真價實,肉嘟嘟的嫩奶子。每次小強揩過那少女的奶子後,回家後他都要來一次瘋狂的手淫。奇怪的是那少女對這些令小強熱血沸騰的事情,好像一點反應也沒有。有一次那少女進來電梯後,面對面的站在小強的面前,小強聞到一陣若有若無的香水味,更要命的是,她的奶子在輕輕的揩擦他的胸膛。小強忍不住眼前那高高聳起的奶子的誘惑了,他假裝要在上衣的口袋找東西,他的手實實在在的碰觸到了她的奶子,雖然是手背,那感覺還是難以形容的美妙。那是沒有奶罩的,堅挺,彈性十足的一團肉,小強甚至連翹起的乳頭都感覺到了。那少女卻還是若無其事的,5樓到了,當小強依依不捨的從她身邊走出去時,那少女甚至還對他害羞的笑了一下呢!害得小強回家在最新一輪的瘋狂手淫後,對那嬌俏天真的笑容還是念念不忘的。
——————————————————————————–

自從那次以後,小強就大膽起來了。有時候電梯裡的人不是那麼多,小強也是有意的把身體挨過去,大多數的時候,他都能或多或少的碰觸到她充滿誘惑的青春身體。小強想佔有她的慾念可以說是與日俱增,越來越強烈了。

有一天晚上,小強回來得比較遲,錯失了和少女一起乘電梯的樂趣。當他有點懊惱的換上一條牛頭短褲,想著要玩一下電腦的時候,門鈴突然的嚮了起來。小強走過去開門,心裡想著可能又是來推銷什麼東西的。

令小強大喜過望的是,他發現那少女就站在他的門前,身上只穿著一件單薄的小背心和一條小短褲,顯出了靈瓏浮凸的身材。那少女好像有點驚慌,悉悉索索的在發抖。小強剛打開門,她就衝了進來,差不多是撲到了在小強的懷裡。小強連忙扶緊她,問有什麼可以幫忙。望著懷裡溫軟肉香的小美人,小強感到雙腿有點發軟,雙腿間的陽具卻是不受控制的急速怒脹了起來。

「先生,我剛才正在家裡看電視,不知道哪裡啪的一聲,然後電視機就壞掉了,連廳上的燈也沒有了。我好害怕,一個人不敢留在家裡,幸好現在找到你。你陪我上6樓幫我看看,好嗎?」

小強連忙答應,然後說:「我叫小強。請問小姐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我叫彩鶯,打擾你,真不好意思…」

彩鶯的臉紅了起來,身體在小強的懷中輕輕的扭動。原來她到現在才驚覺到,自己整個身子正依偎在這英俊小伙子的懷裡,而且,大家都是短衫短褲的…

小強正在無限的陶醉中,那年青飽漲的奶子,正緊貼著自己的胸膛在輕輕的磨動著,下面…一陣強烈的舒暢感傳了過來。小強偷眼望下去,連他自己也嚇了一跳。原來自己的硬家伙從褲管伸了出來,那暴漲的陽具正隔著少女單薄的短褲,在起勁的頂那賁起的陰阜!

彩鶯也好像覺得大腿端有異樣的東西在騷擾,她輕輕的掙脫了小強的摟抱,一雙俏眼順著望下溜。小強也臉紅了,他急忙的轉過身去,也不知道自己的醜態有沒有被發現。他覺得自己的一顆心在噗通噗通的跳。

兩人尷尬的站了好一會,還是彩鶯嬌嗔的聲音的打破了僵局:

「小強哥,你老是站著幹什麼?還肯不肯幫我啊?」

小強跟著彩鶯上到6樓,原來不是整個屋子都沒電,只是廳上。小強發現是其中的一個保險開關自動的跳了。他很容易就把那開關恢復原來的位置。電視機和廳上的燈都恢復了正常。

小強因為剛才在5樓情不自禁的露出了陽具,心裡一直忐忑不安的,不知道彩鶯有沒有看到自己的醜態。他在6樓也就表現得很規矩,想要表現一下他的紳士風度。現在既然幫完人家了,他就很有禮貌的跟彩鶯說,要告辭了。彩鶯水汪汪的眼睛描了他一下,說:

「你陪多我一會兒,好嗎?我剛才真的好害怕,現在還有一點心慌慌的。」

小強說:「你一個人住在這裡?怪不得你這樣害怕。」

彩鶯的媚眼,描了他一下又一下,然後幽幽的說:「喝點酒好嗎?反正我是如此的寂寞,你多陪我一會可以嗎?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和你在一起,我很有安全感呢。」

小強聽彩鶯說很寂寞,覺得有點震驚,在他想像中,如此漂亮迷人的小尤物,又哪裡會可和寂寞拉得上關係呢?事實上,小強這時候被彩鶯灌了迷湯,迷迷糊糊,說什麼也不捨得就此離去,兩人坐在沙發上,靠得近近的,談天說地的,十分的投契。

開始的時候,小強雖然是美色當前,心猿意馬。可是他還是想保持他的紳士風度,所以話題都是正正經經的,圍繞一些工作,生活,旅遊之類。說起旅遊,小強不久以前到過澳洲玩,所以話題就轉到那裡流行的玩意「笨豬跳」(bungy jump)來。

彩鶯說:

「笨豬跳?我不會…但是我會…彩雀跳。」

小強滿有興趣的說:

「彩雀跳?沒有聽說過呢,是怎樣的玩意啊?」

彩鶯的俏眼一直的留意著小強的反應,聽了他的話,彩鶯不經意的看了看腕上的手錶,偏著頭想了想,樸哧一笑,說:    「等會兒跳給你看,如何?」

彩鶯接下來,坦白的承認自己是個黑市夫人,她的那個霧水老公,一個星期才回來一次,她告訴小強,以後若有空,歡迎上來陪她聊一下天。面對一個如此迷人的成熟女性,又自稱有一顆寂寞芳心,等著被人藉慰和愛憐,小強自然是義不容辭,奮不顧身了。不久,兩人就像乾柴烈火一樣的摟抱著熱吻起來。

好一會,小彩鶯貼著小強的臉說要表演「彩雀跳」給他看。然後她從沙發站了起來,撥了一下凌亂的頭髮。她慢條斯理的拿過一根橡皮筋,把自己齊肩的秀髮高高的束了起來,束成了一個馬尾,然後她忽然的把身體向前彎了下來,屁股卻高高的翹了起來。她的雙手伸到了後面,打著圈,學著小鳥的樣子在一聳一聳的跳起舞來。

她這個樣子的跳法,看得小強慾火高漲了起來,他赤紅了雙眼,緊緊的盯著在他面前聳動著的屁股。當她赤裸裸的奶子因為不斷的跳動,從小背心的下面暴露出來的時候,小強再也忍不住了,他撲了過去。彩鶯這時卻躲躲閃閃的逃避著他的摟抱,她嬌聲笑著,小背心已經被小強扯脫了,上身已經赤裸,抖著兩隻雪白的奶子在屋裡跑來跑去的。在小強連番的猛撲下,彩鶯終於被小強剝光了身子,壓到了在地板上。

彩鶯這時卻猛烈的反抗起來,怎麼也不肯就範。小強正是風頭火勢,箭在弦上,又怎麼肯就此罷休?想起她剛才的騷模樣,好像遲一點肏她也有罪那副淫態,現在卻吊起來賣?看來彩鶯是個喜歡被虐待的了,小強狠狠的摑了她一個耳光,彩鶯呆了一呆,小強趁著這難得的機會,挺動鐵條一樣的陽具,終於插進了她肉篤篤的小陰戶。

小強把彩鶯豐腴的肉體牢牢的攫住,緊緊的壓在地板上。彩鶯這時已經放棄了掙扎,相反,小強感受到她兩腿間肉饅頭似的陰戶,在一開一合的夾著自己粗硬的陽具,哇,真有一種像騰雲駕霧般的快活。小強伏在她的身上,捏玩著高聳的奶子,像嬰孩一樣的拼命吸吮那挺翹的乳頭。很快他就發覺,那夾著陽具的陰戶在跟隨著他的動作,當他大力的吸吮時,他的陽具也被緊緊的夾著,當他停下來換口氣的時候,那小陰戶也像在休息一樣的稍稍放緩了夾著的力度。

小強這個時候是興發如狂了,因為淘氣可愛的小彩鶯剛才左躲右避的不肯乖乖的讓他肏,他要好好的懲罰一下她!他支起上半身,把她按著,屁股一上一下,堅硬的陽具狠狠的刺戳著身下小美人的嫩陰戶。

小彩鶯當然沒有那樣容易的就向小強認錯討饒,相反,她紅潤的小嘴半張著,發出了一陣陣歡暢的浪叫聲。她的小屁股在小強身下有勁的擺動著,讓小強差一點消受不了。

「哎…哎…,我要死了,你戳吧,戳死我吧…」

彩鶯白白的勾魂腿死死的纏住了小強的腰,淫聲浪與一迭迭的從她的口中冒了出來。

小強終於忍不住了,暢快的在彩鶯的身上射了精。 

忽然,門鈴響了起來,令痴纏肉博中的這對男女嚇的呆住了。在短暫的靜寂後,門鈴再次刺耳的響了起來。小強驚慌的悄聲說:

「會不會是你老公回來?」

彩鶯說:

「哎呀!我忘記了,那老家伙真的是說過今晚要來呢!你從露台爬回5樓吧,千萬不要讓他發現,我好不容易才找到這隻羊牯,不願意就此失去一個財源。」

小強狼狽的穿上衣褲,走出露台,爬上花架,剛好那裡有一條繩子,一端早已綁在花架的鐵條上,另一端往下垂了下去。小強心想,此天之助我也,手握繩子蹲著身子就準備要往下跳。畢竟小強還是記挂著他的小彩鶯,想向她道別一番,他轉過身,就在這時候,他感覺到事情有點大大的不對勁。

彩鶯正專心的望著他。那美麗動人的眼睛在夜色中一閃一閃的,小強不知為什麼,第一次感覺到在那美麗的眸子中,隱隱的透出了一種妖邪的狂熱。小強猶豫了一下,把握在手中的繩子大力的一拉,那繩子竟然啪的一聲就斷了。就在這時,小強聽到彩鶯輕聲笑著說:    「跳,笨豬!」

呼的一下,彩鶯那勾魂腿已伸了過來,向小強的腰上踹了過去。小強的重心一失,直跌了下去。幸好小強是真的玩過一次「笨豬跳」,所以還有那麼一丁點兒的鎮定,在下墜到三樓的時候,拼命的抓住了人家晾出來的衣服,使得跌勢緩了一緩,又剛好下面有輛貨車,蓋有油布。小強跌在油布上,算是把小命撿了回來。

小強只是扭傷了筋骨,還有就是一點皮外傷,在醫院住了幾天也就出來了。回到家,他打聽到那件事發生後,彩鶯馬上就搬走了。小強至此才明白到是毒販用美人計來報仇。

有一次,小強把這件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一個朋友。朋友聽了,沉思了良久,然後告訴小強,彩鶯那天晚上來找他,稱作「踩線」,是摸他的底,她確定小強已經色慾薰心了,才正式行動。彩鶯自稱會「彩雀跳」,那是很傳統的保守作法,已不常用了,稱為「露風」,就是故意留一個破綻,以表示被騙的人是自作自受,生門不走,走死門的意思。還有一個意思就是免傷同道,因為那些人都曾發毒誓不同門相殘的。如果是圈內人,提起「彩雀跳」,就知道是美人計了。朋友又安慰他,說不用再擔心,他們一擊不中,為免暴露身份,通常都不再出手的了。

小強有時無聊的時候,也會想起彩鶯。如果在街上再碰上她,應該怎麼辦呢?要不要糾正她,那是「笨豬跳」而不是「跳,笨豬」呢?她的臉蛋,身子,在印象中也還是那麼的迷人。現在想起來,怪不得她老是在看手表,還有,她的左躲右避也是在等著門鈴響吧!這樣說起來,小強總算是在她身上發洩了,倒是佔了點便宜呢!

無論如何,他對她那妖邪的眼神,和勁道十足的勾魂腿,印象至為深刻,隔了這麼久,想起來還是會有一道道的寒意,順著背脊骨直透而下。

《群鶯亂飛》之一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和網絡女孩做愛
喝醉的姐姐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學姐喝了春藥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醉奸梁老師
舞廳艷遇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