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玲在無意識中的翻閱雛誌,一頁接著一頁,但她幾乎沒有把心放在上面,只是機械化的動作。

美玲家住遙遠的澎湖,家裡還有一個母親一人在家。而她在大學畢業後,就來到高雄,好不容易找到了目前這個秘書工作,她在高雄沒有親友,只好租了一間只容納單身的小套房。

此時,左鄰右舍的人幾乎全部看不到人,因為今天是星期日,眼看著鄰居的女孩們個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出去了。

只剩美玲一人在屬於她的天地裡呆坐著,其實她長得不錯,只是生性害羞,只要有人和她交談,她就臉紅了半天。她的眼睛水汪汪的,鼻子小巧而高翹,嘴唇紅潤而甜美。

而身材更是增一分則肥,少一分則瘦。

美玲來此工作才短短三天時間,剛來時公司的人都對她不錯,只有一位身材很豐滿的楊小燕對她不太友善。

楊小燕的工作是會計方面的,她每天都穿著曲線畢露的服裝來上班,公司的男同事更喜歡靠在她的身旁,聞她從胸口散發出來的芳香。

美玲剛來上班的第一天,由人事處主任帶至辦公室見見所有同事,他們是服裝貿易公司。

當美玲走入辦公室時,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人事主任陳成文說道:「各位同仁,這位是洪美玲小姐,將加入我們的行列,洪美玲小姐剛從校畢業,請各位互相關照。」

人事主任看了美玲,又接道:「洪美玲,請妳也講幾句話吧!」

美玲滿臉通紅,揉搓著她手中的小手巾,她低著頭望著自已的腳,聲音壓得很低的說:「我叫美玲,請各位多多指教!」

辦公室裏的男同事王漢,笑著說:「我們會的。」

辦公室裏的所有男同事都各懷鬼胎的笑起來。

只有一個長得很清純的女孩,打抱不平的說:「你們少起鬨了,別欺侮人家就好了。」

人事主任陳成文把美玲安頓在那打抱不平的女孩身旁,然後,人事主任正色的對女孩道:「王小惠,妳要好好的照顧這個新來的小妹哦!她剛來有許多事還不了解,你好好的帶她熟悉一下吧。」

陳成文講完就拍拍美玲走了。

洪美玲很感激的看著王小惠一眼,要不是這個短髮的王小惠解的圍,洪美玲不知如何是好。

美玲對王小惠道:「王小姐,以後請妳多多指教了,我今年才剛踏入社會,很多事不懂,以後請多費神。」

人事主任陳成文一走,同辦公室的五個男同事,全靠緊了王小惠她們這邊,大家七嘴八舌的說:「洪小姐,妳今年幾歲?」

「洪小姐,妳是那個學校畢業的?」

「美玲,妳有沒有男朋友呀?」

「他是說要好的…」

「…」

洪美玲這未出社會的女孩,被這一大堆問題弄得面紅耳赤,就在此時,楊小燕道:「哼…你們這些人真奇怪,你們好像沒見過女孩子似的,幹嘛問人家這麼多問題…」

小燕的手理理頭髮,很不屑的說:「洪小姐,長得嘛…臉是很漂亮,但是…好像嫌、嫌苗條一點,你說是嗎?王漢。」

此時,也圍在洪美玲身邊的王漢,連忙走到楊小燕的身邊,很諂媚的用手伏著小燕道:「是呀!洪美玲小姐是屬於苗條型的,而妳暢小燕小姐是豐滿型的,各有千秋,都很漂亮。」

王漢是個高大、雄偉的男人,他今年二十八歲,而且他因人長得英俊高大,所以在女人圈是很吃得開的。

而這個楊小燕的外號就叫做「萬人插」,主要的原因是她的身材豐滿,而且新潮、大方、浪蕩。

楊小燕與這個公司裏的許多她看得上的男同事,及高等幹部們都有過一手,這是公開的秘密。

此時,她又嬌聲的說:「王漢,我好渴呀!」

王漢馬上會意道:「我去幫妳倒杯水。」

王漢走沒幾步,回頭道:「美玲,妳也要嗎?」

楊小燕本來很得意的笑著,一聽之下不由得怒從心起,因為,她本想好好的表現一下,讓洪美玲知道她的厲害,怎知?這王漢居然當著她的面叫美玲的名字,還窮諂媚。

那些圍著美玲的男同事一看小燕的臉色,知道她已生氣了,就趕緊回座埋首卷宗裡。

楊小燕的父親是個商業巨子,他的財產是無法計算的,而小燕的母親在小燕十九歲時就去世了。

而她父親認為自己已將近六十了,而且健康欠佳,況且女兒已十九歲了。就打消了續弦的念頭。就這樣近一年,他的父親健康每況愈下。

於是,她將父親送到鄉下去養病,自已則在她們家的房子及公司宿舍住著,以她家的財富她是無需工作的。

但是,她因為只有孤孤單單的一個人,所以,她以工作來充實她的生活,才不致於太無聊、太孤單。

而她所工作的這家公司也是父親早年投資的,故全辦公室的人都對她容忍,使她更目中無人。

此時…

王漢拿著開水已慢慢的走過來,將水放在桌上。

他笑著說:「小燕,水來了,請喝吧!」

楊小燕很不友善的瞪美玲一眼,也瞪了嘻皮笑臉的王漢一眼,恨恨的把頭擺開,冷冷的道:「哼!我不喝了!」

王漢這在女人堆打滾的他,是何許人物,他忙堆起笑臉,將手放在她的香肩上,將熱呼呼的嘴靠在她的耳邊,低低的說道:「小燕,妳別生氣嘛,晚上我們一起去玩好嗎?」

楊小燕一聽,眼睛一亮,滿臉生春,但,她仍裝做生氣的模樣,拍開他的手嘟嘟嘴說:「討厭,滾開點!」又白了他一眼道:「死相!」

王漢一看楊小燕的表情,知道她已經動心了,就拍拍她渾圓的臀部,十足大情人的派頭道:「小燕,就這麼決定喲!」又附在她耳邊,低聲的說:「我會讓妳快樂的。」

楊小燕又嬌媚萬分的白了王漢一眼,又用手捏了他的大腿一下,嗲聲嗲氣的對他說道:「討厭,人家不知道。」

王漢又拍拍她的屁股道:「小燕,就這樣哦!」

王漢說著就回到他的辦公桌,但,仍不時的的看著洪美玲,美玲一接觸到他的眼光忙避開。

不久…

下了班以後,王小惠就與洪美玲回到了屬於她們比鄰而居的大樓裡,王小惠與洪美玲聊著天。

「美玲,妳剛來這裡,一切都不太熟悉、了解,過幾天妳就會習慣了,辦公室每個人都好。」王小惠頓了頓又說:「除了…楊小燕,其實她心地也很好,做人也海派,講義氣,她有的別人跟她要,她都會給。」

美玲只是專心的聽著,偶爾也輕嗯一聲,表示很專心的在聽。

王小惠接著又說:「其實小燕和我十分要好,但,對妳有點敵意,妳別放在心上,她是看妳漂亮心裏不舒服罷了。」

美玲紅著臉說:「那裡,我覺得楊小姐比較漂亮。」

王小惠笑著說:「說真的,你們兩個是各有千秋,你們是兩個不同的典型,小燕是熱女郎,而妳…」王小惠沉吟一下道:「而妳是青蘋果!」

美玲笑著說:「王小姐,妳的比喻真有意思!」

王小惠說:「美玲,以後我們都直呼名字就好了,別什麼小姐、小姐的,聽起來很生疏的感覺。」

美玲笑道:「好啊!小惠。」

小惠笑道:「這才對嘛!」

就這樣美玲在這公司裏也過了兩天,她覺得楊小燕這個人也很不錯,她是屬於口直心快的人,而王小惠這個女孩子很會照顧人,做人十分成功,全公司的人都和她相處的不錯。

想到這裏,美玲的臉浮起了一抹微笑。
——————————————————————————–

「呯!」

猛的,房門被人推開來了,發出很大的聲響。

美玲被這突然來的巨響,嚇得叫了起來…

「啊…」

美玲定神一看,原來進來的是小燕及王小惠。兩人抱著一大堆東西,只好用腳把門推開。

兩人談笑風生的走進來。

王小惠一看美玲還在宿舍,就說道:「美玲,妳沒有出去啊?」

美玲笑著說:「沒有,下了班,吃了午飯我就回來了。」

楊小燕把她雙手抱的東西往床上一丟,理了理頭髮,又坐了下來,把腳下三寸高跟鞋脫下來。

「累死我了,逛了一個多鐘頭的街,真不是蓋的。」

小惠說道:「誰叫妳這麼愛漂亮,穿那麼高的高跟鞋去逛街,這簡直就叫做自討苦吃,美玲妳說是嗎?」

美玲笑著說:「就是嘛!小燕這叫自討苦吃。」

這三天的相處之下,已使她們三個女生已是有什麼講什麼了,而小燕和美玲相處得融洽,也得歸功於小惠。

小燕罵道:「得了,妳們就別穿高跟鞋讓我看到。」

小燕又想起什麼似的道:「美玲,妳晚上有空嗎?我邀妳跟我們去夜總會玩。」

美玲道:「好啊!我還沒有去過夜總會呢!」

小燕說:「我們三個人先和他們三個風度翩翩的男士去吃個晚飯,大夥再去夜總會玩。」

六點正,她們就各自穿著最漂亮的衣服,一起步出宿舍坐上了計程車直接開到飯店集合。

下了車就看到三個很健壯的男士在門口等候她們。

小燕道:「林凱、江先生、沈先生,我們大夥先進去用餐,然後再邊吃邊聊介紹認識,各位有意見嗎?」

其中一名一直看著美玲的男士道:「是,是,小姐們請。」

浩浩蕩蕩的六個人,就一塊兒的步入飯店。男士們大方的點著酒菜,不久侍者把酒菜送過來。

小燕首先說道:「我幫妳們介紹一下。」

他們互相點頭,微笑著。那個林凱坐在小燕的身邊,而江芳坐在美玲身旁,小惠的身旁坐著沈先生。

他們三個人喝著酒,吃著菜,也不時敬著女士們。美玲也喝了兩杯,小燕的酒量很好!

林凱不時敬小燕的酒,此時,小燕已滿臉通紅,媚眼生春了,林凱的手輕經移到了小燕的大腿上。

慢慢的…

林凱輕輕的摩擦楊小燕的大腿,小燕被他摩擦的似乎十分受用的眨著她那對水汪汪的大眼睛。

此時,楊小燕大腿張開了些,使林凱的行動能更加方便深入。林凱就越過她的三角褲,直摸到小河潺潺的地方。

林凱的手在她的陰核上扣弄著,又不時的揉搓小燕那兩片肥厚的陰唇,使她的陰戶深處有了某種變化。

猛地…

一股淫水直淌出來。

弄了林凱滿手都是淫水,他兩腿之間的陽物,也不由自主的高翹起來,漲大的直欲破褲而出。

小燕此時也從桌底伸過雪白的玉手,在林凱的大腿磨擦、挑逗著,慢慢又放到已硬漲的雞巴上。

她一摸到即會心一笑,她這一笑使林凱的膽子大了不少,林凱此時就更加挑逗性的在陰核上扣弄。

小燕猛地俏臉飛紅,身子一顫。

與小燕、林凱同桌的人都各自吃著酒菜,聊著天,並沒有注意到他們桌子底下的勾當。

此時…

楊小燕已被林凱挑逗得慾火如焚,渾身都酥、麻、酸、癢,尤其是那潺潺流水的陰戶尤甚…

小燕此時十分需要肉體上的享受。

於是…

小燕實在忍耐不住了,她說道:「小惠,我的身體不大舒服,想先回去休息一下。」

小惠一看小燕的俏臉飛紅,呼吸也急促,小惠與她共事了兩年,又怎會不知小燕的事…

小惠笑著說:「小燕,那妳就回去休息一下吧。」

小燕就對林凱說道:「林凱,你送我回去吧!」

林凱馬上站起來,但林凱他在站起來之前,先用他的外衣放在手上,以便摭住自已褲子上的帳蓬。

小惠笑著說:「妳們快去吧,再遲就來不及了。」
——————————————————————————–

林凱與小燕進入了某旅社的一三八號房間時。他一關上門就迫不及待的吻住了她那火熱的嘴唇。

「唔…」

小燕也狂熱的反應他。

林凱的手已經十分不安份的在小燕的全身上下探索著,而小燕的手也在林凱的背部摩搓著。

此時…

小燕很藝術性的摩擦著林凱的背部,連帶的,林凱狂熱的動作也慢了下來,變得十分斯文的愛撫她。

林凱十足紳士風度的輕輕解開了小燕胸前的釦子。一粒、兩粒、三粒…

終於她的上衣散了開來。

小燕的裡面是一件雪白的乳罩,不知道是因為小燕的乳房太過於大呢?抑是乳罩的罩杯太小,使小燕的乳房大半露在外面。

林凱這一看不由得他血脈賁張,心跳加速了起來,耐不住伸出手去,打開了小燕的乳罩…

驀地…

小燕的兩只堅挺、渾圓、雪白的乳房跳彈了出來,兩只乳房地頂端就是兩粒如櫻桃的乳頭。

看得林凱愛不釋手的輕輕揉搓了起來。但是林凱似乎仍嫌不夠,就俯下頭去用嘴含住了櫻桃。

接著,他又緩緩的吸吮著乳頭,再把舌尖舔弄著小燕的乳暈四周輕巧的打轉著。

小燕被他吸吮得一張櫻桃小口,忍不住嬌哼出聲:「哼…唔…唔…」

兩隻媚眼已瞇成一條線。

林凱的手又緩緩游了下去,直到了那早已春潮氾濫的桃源洞口,他在芳草棲棲的洞口又一陣揉搓。

林凱此時進一步的又把她粉紅色的三角褲給緩緩拉下來,先摸了滑膩膩的一手,林凱才又把她的裙子卸了下來。

他的眼前呈現了一個雪白如玉的裸體美女,身材是凹凸分明,該凸的地方凸,該凹的地方凹。

林凱此時以他平生最快的速度,脫去了他的長褲、上衣、內褲,把衣服丟得滿地都是。

那…

早已青筋暴跳,怒不可遏的大陽具,此時已脫穎而出,龜頭有如一個初生小孩的拳頭。

而且又硬又熱。

楊小燕現在微微瞇著一對媚眼,一看到他那根又大又粗的陽具,芳心一陣亂跳,連吞了幾口口水。

他只是呆立原地,因為他已被眼前的美色所惑!

楊小燕見林凱他久久沒有行動,就張開了那雙水汪汪的眼睛,故意吸口氣,挺挺那原已超大的胸脯,再故意的嬌吟:「唔…」

林凱此時才如夢初醒,身子猛的一震,就連連吞了好幾口口水,笑笑就往床上美人走去。

小燕看見他走了過來,就張開了她的雙臂,春花般的臉上泛出了一股笑容,那笑似乎是純潔無邪的。

小燕這人真可謂:「天使般的臉孔,魔鬼般的身材。」。

林凱猛的一把握住了小燕的那對豪乳,嘴也吻住了那兩片帶笑的嘴唇,他覺得其乳大而軟。

楊小燕被吻的幾乎喘不過氣來,祇好用手在林凱的大陽具上,來回的抽動,使原本粗硬的陽具尤甚。

「唔…」小燕嬌吁著。

林凱此時粗魯的在小燕的全身上上下下各部門活動,他這粗礦的作風,反而使她有無限快感。

小燕浪吟道:「唔…林凱…唔…別嘛…」

小燕搔癢的全身酥麻暢快,尤其是從乳房傳來的快感,便直傳到陰戶深處使她陣陣騷癢。

此時…

楊小燕已是慾火燒暈了頭,她的大豪乳更是高高低低的上下起伏,櫻桃小口不時哼出令人神傷的聲音。

「唔…喔…我癢…」

林凱不愧是一個調情聖手,他知道如何使一個女人更加需要,此時,他的手已移到了重地…陰戶。

林凱他狠狠的扣弄,摩搓著那粒漲大如花生的陰蒂,來回的一陣按摩,使小燕的春潮泛濫。

她的眼睛此時已水汪汪的一片,饑渴的看著他,林凱心知她已十二萬分的需要…

於是,他更加用力地吸吮乳暈。

小燕喘道:「喔…唔…林凱…我…人家會癢…死了…你別再逗我了…快…」

林凱故意問道:「小燕,妳那邊癢?」

小燕紅著臉道:「裏面嘛…」

林凱又用勁的搓搓陰蒂,再道:「那裡癢呀?」

小燕全身顫抖著說:「小穴…唔…人家的…浪穴癢嘛…林凱你這死人…你快點…」

林凱又道:「快?快什麼呀,不講我怎麼知道。」

小燕不管了,她浪呼呼的說:「人家要你插嘛…」

林凱十分得意的笑了一笑,就猛一翻身騎到了小燕的雪白玉體上,先長長的接一個熱吻。

正當兩人在熱吻時,小燕已經神不知鬼不覺的將腿叉開來,並瀕瀕將陰戶湊上迎接大陽具。

熱吻後,小燕笑著說:「請你快插入吧。」

凱笑道:「好:我進去了,妳準備好了沒有?」

小燕道:「放馬過來!」

小燕話聲方落,林凱已經猛然的就將他的大陽具朝她的陰戶洞口,狠狠的頂了進去。

「滋…」

小燕的娥眉輕皺,身體向後退避,嬌哼著:「哦…死了…」

林凱此時低頭一看,自已那根紫紅,粗大的大陽具,已經整根插入了小燕的陰戶內了。

他只覺得大陽具龜頭的頂端頂到了她的芯,而大陽具整根被包得緊緊的滋味十足。

而楊小燕被林凱這猛然一插,並且一插就是猛的到底了,使她感到即舒暢又痛快。

楊小燕本已慾火如焚,饑渴萬分,極想好好的享受一下人生樂趣,卻不料陽具粗大得使她一下子吃不消。

她叫道:「哎喲…我不要了…林凱…你先拔掉一些…我漲痛死了…唔…」

林凱道:「妳剛剛不是要我插妳嗎?」

小燕道:「剛剛是剛剛…現在人家…不要了嘛…你先抽出…快嘛…」

林凱聽楊小燕這麼叫,知道她是真的很痛,連忙伏在她的身上不動,陽具卻在她的洞內直跳動。

楊小燕本來是想推開林凱的,但見他沒再輕舉妄動的意思,只是靜靜的伏著,她也就作罷了。

但是…

不對呀!

小燕覺得她的陰戶內似乎有東西在跳似的,小燕不信的看看林凱,而他也沒有動呀…

但…

怎麼?陰戶又在動了。

她突然想到肉棒還停留在肉洞內跳動。

林凱卻若無其事的熱吻著她的臉頰。

此時…

楊小燕的臉、嘴、心口、手腳,全身都直發燙,她的嘴唇乾燥,心猛跳,淫水更是泉湧而出。

小燕嬌吟道:「唔…哎喲…我好難受…林凱…我的全身…直發燙…好難受…」

林凱這個花叢聖手,他又怎麼會不知道這女人的需要,可是,此時他存心要吊她的胃口。

林凱道:「小燕,好啊!我可要抽出了。」

林凱邊說邊把陽具拔出了楊小燕的陰戶,而小燕的嘴本來還直叫不要,現在卻挺著下半身怕他真的拔掉肉棒。

但…

林凱還是將肉棒拔離了肉洞。

楊小燕猛覺得她的肉洞頓然空洞,使她空虛難受,偏偏又騷癢得直透心口。

此時…

楊小燕寧願塞得滿滿的漲痛,也不願意空蕩蕩的難過、騷癢,於是,她瀕瀕挺湊肉洞。

小燕浪吟道:「林凱…我好癢呀…」

林凱一手狠狠的揉搓她那雙巨大的豐乳,又用手探向小燕那濕淋淋的小穴。

小燕忍不住了,她呻吟道:「哎喲…林凱…快嘛…這次…我不管了…你插死我…也沒有關係…快幹死我吧…」

林凱又道:「小燕,妳要了?」

她浪吟道:「親哥…我好想…好想你的…好好的插吧…我的小浪穴…好嗎?」

林凱笑道:「好!」

林凱的語音一頓,他的大肉棒又齊根沒入了,小燕那濕淋淋的浪穴拼命的挺向肉棒迎合。

噗吱…噗吱…

小燕閉著雙眼浪叫道:「唔…好舒服…這一下…我真的很舒服…哦…太痛快了…唔…」

女人就是這麼奇怪,可不是嗎?當妳不給她時,她偏偏要,當你要給她時,她卻不要了。

不知那位文人曾講過,女人像影子,當你追她時,她就逃避你,當你躲開時,她會回頭來追你。

上帝創造女人不是讓男人瞭解的。

話說…

林凱看到小燕那付滿足的樣子,心中十分得意,如果女人不想要的,單方面弄起來就沒有意思了。

男人就喜歡看女人滿足的樣子。

林凱心中一高興,更是使盡吃奶的力量加快速度抽插起來,把小燕抽的淫水如浪潮般的順屁股溝流下來。

林凱下面的大肉棒,死命的亂頂亂撞起來,把小燕整個人魂飛魄散,屁股直搖擺。

「唔…哦…爽死了…我的天…好舒服哦…寶貝…林…」

小燕浪叫連連。

雖然,小燕的一雙大乳房,被林凱捏的隱隱作痛,但下體的肉洞卻被猛烈的抽插得十分舒暢。所以,她更覺得十分興奮。

林凱全身使力的猛烈抽插百餘下,忽然改變了戰術。改使九淺一深的戰術吊她的胃口。

沒幾下,小燕就嬌喘連連了。

因為,他的九淺一身一直在逗弄著小燕,所以小燕挺起下半身使肉洞盡量的挺高。

林凱又一下子插了到底。

「哦…」

小燕嬌喘著說:「唔…我這一…下子…真的爽死了…我會活活的被你…弄死…」

「哦…別這樣…別這樣…逗人家…我好癢…請狠狠的用力插吧。」

林凱並不理會她的要求,仍舊以九淺一深的戰術應敵。

小燕此時真的全身騷癢難耐,忽然使力甩開雙腿,緊緊地勾住他上下起伏的臀部。

林凱此時已不能抽得太高了。

小燕又口齒不清的浪叫道:「林凱…快…哎喲…我會死…我快要癢死了…我癢…」

「你快…快點嘛…狠點吧…頂死我也沒關係…我要你快一點。」

小燕的雙手死命的抱緊林凱的屁股。

林凱一見小燕的模樣、浪聲,就知道小燕已是很迫切的需要狠插猛抽的時候了…

林凱就猛烈的吸一口氣,再憋住呼吸,突然猛烈的抬起屁股,將肉棒拔出肉洞再猛烈的全根盡入。

「滋!」

肉棒已全根沒入。

「呼…」

小燕的滿足呼聲。

林凱就奮起了全身的吃奶力氣,一會兒功夫,又已猛烈的抽插百餘下,插得她淫水直流。

小燕的淫水如黃河決堤般的傾洩而出,從屁股溝流到床單上,把床單弄濕了一大片。

林凱又將他那根又粗又大的內棒,左衝、右刺把整個肉洞當水池,在裏面游來游去。

小燕忽然大叫:「哦…哎喲…我的好…好情人…我太舒服了…我要洩…洩了…」

林凱一聽已到時候更是加緊抽插。

忽地…

林凱猛的感覺到肉棒的前端的龜頭上,被一股熱流衝激到了,熱得使他全身舒暢。

林凱笑道:「小燕,妳洩了?」

小燕全身酥軟的道:「嗯!我洩了好多,真是太舒服了。」

林凱一把就將泡在肉洞裏的肉棒拔出來,用衛生紙把大肉棒及小肉洞擦拭乾淨再把肉棒猛烈的插入。

因為,肉洞裡的淫水過多,會使雙方的衝刺的快感降低,故他先擦拭乾淨後再行火拼。

林凱眼看著小燕雪白妖媚的肉體,及桃紅色的臉頰,激起他的愛憐而輕撫全身熱吻小嘴。

小燕睜開一雙媚眼道:「林凱,我把雙腳併攏,你狠狠插一會,請你把精液盡洩給我吧!」

林凱不解的問道:「為什麼呢?」

小燕撫著頭道:「不知為什麼,我的頭好痛。」

林凱道:「好,那完事後,妳就好好的休息吧。」

林凱一講完話,小燕的雙腿合併,林凱就一下比一下的快速抽插起來,一陣快攻猛插後。

猛的…

噗吱噗吱…噗吱…

林凱一陣顫抖後就猛烈的射出大量的精液,小燕被林凱的又熱又強勁的精液衝得全身酥軟。

小燕一聲嬌呼:「哦…好燙…」

兩人就相擁著,昏昏沉沉的進入夢鄉。
——————————————————————————–

話說楊小燕和林凱先走一步之後,就成了江芳、汪宏及美玲、小惠二對二的場面。

他們四個人保持優雅、客氣的用完晚餐後,個子十分瘦高的江芳就對在座的每個人道:「等一下我們去夜總會跳舞,好嗎?」

坐在一旁的汪宏接著道:「好啊!」

江芳看著汪宏道:「你少臭美了,我是在問小姐們,你又不是小姐呀!」

江芳與汪宏兩人十分風趣的對話,使得洪美玲和小惠都笑得花枝招展。

汪宏說道:「兩位小姐妳們肯賞光嗎?」

嬌小的小惠道:「我們是客隨主便。」

江芳看著美玲道:「你們都吃飽了嗎?」

汪宏就故意的說:「江芳,你在問那個你們呀?」

江芳就滿臉含情脈脈的看著娃娃臉的美玲,卻回答著他質問的汪宏,道:「就是你們呀!」

洪美玲被江芳看得不好意思把頭垂了下去,杏臉馬上飛紅起來,使她顯得更為嬌俏。

汪宏十分調皮的看了美玲一眼,然後對小惠眨眨眼睛,再惡作劇的拍拍江芳,笑道:「老兄!你這是怎麼回事,一看見漂亮小姐,眼睛連眨都不眨一下,江芳你還真好玩。」

江芳道:「去你的,你才好玩。」

汪宏就道:「好了,好了!,我們別讓小姐們看笑話了,我們都吃飽了,就向夜總會進軍吧!」

美玲道:「我吃飽了。」

小惠也說:「我也飽了。」「江芳接著道:「那我們就買單吧,就可以去夜總會了。」

汪宏道:「江芳,你先去叫車子,我去買單。」

美玲和小惠兩人也一同和江芳到飯店門口來叫計程車,一會兒汪宏也走出來。

江芳的手一招,一輛黃色的計程車就停了下來,他們魚貫坐進去,然後叫司機直駛目的地。

到了目的地,汪宏付了車資。

汪宏帶路,帶他們進入一家氣氛高雅、燈光柔和、音樂優美的一家高級夜總會內。

舞池已有五、六對在曼舞著。

他們點了飲料。

不久,飲料送上來。

江芳說道:「美玲,請你賞光跳支舞。」

洪美玲笑笑將手遞給了江芳,然後站了起來,兩人手牽手走入燈光幽暗的舞池裏。

江芳就用手伏住了洪美玲那軟若無骨的柳腰,一手握住了美玲那白嫩、細柔的手。

漸漸地…

江芳十分緩慢的將他的手圈緊了一些,使美玲的身子能靠近些,他好進一步採取行動。

一邊的小惠道:「汪先生,我去化粧室一下,失陪了。」

汪宏禮貌的道:「妳請便。」

小惠緩緩的走到了佈置很高雅的化粧室,就拿出法國香水,噴在自已的胸口、髮上及衣服上,又塗了口紅,才很滿意的慢慢走出來。

但…

另一邊的汪宏卻偷偷的將一些白色的粉,投入小惠的杯子內,然後,拿起搖了一搖又放回去。

那杯飲料還是和原來一樣,看不出有何不同。

汪宏放的究竟是什麼呢?

小惠對汪宏這人很有意思,所以她離坐去化粧室,又噴好多香水以誘汪宏…

王小惠故意以美妙、動人的姿態慢慢的走過來,小惠人雖嬌小,但三圍卻是合乎國際水準。

王小惠故意蕩動她那兩座高峰,又一扭一擺的搖著她那個又渾圓、又高翹的屁股。

汪宏看得直吞口水。

小惠一坐定,就未語先笑。

汪宏一看小惠她那春花般的臉,充滿了笑意,就像是個色中餓鬼似的盯著她的嘴及胸口看。

他吞吞口水道:「小惠,妳真美麗。」

小惠是一個女人,女人最喜歡男人讚美,小惠當然也不例外,她十分高興,受用無窮。

她笑著說:「謝謝你,汪先生。」

汪宏笑道:「小惠,我叫妳的名字,妳不會介意吧?如果妳不介意,也請跟我朋友叫,叫我汪宏好了。」

小惠笑著說:「那我就叫你汪宏好了。」

兩人正在聊天,洪美玲和江芳就回來了,江芳伏著美玲坐下後,就禮貌的笑著對小惠說道:「你們怎麼不跳?」

小惠笑道:「待會我們就下去跳。」

說著,舞池就放出了時下最流行的迪斯可音樂。汪宏就對小惠伸出手。笑著說「小惠,該我們跳了。」

兩人下了舞池,小惠就晃動她的秀髮,跳著時下的功夫舞,一對大乳房也很狂野的晃動。

汪宏的腳雖然在動著,手也在搖晃著,可是一雙色眼卻盯著小惠那對令人窒息的大乳房看。

舞曲一畢,小惠與汪宏就回到坐位。

江芳道:「小惠小姐妳的舞跳得真棒。」

汪宏邪門的說道:「是呀!小惠妳的舞很有動感。」

小惠跳得很熱,口也渴,就拿起了她的飲料,就是那杯汪宏放過東西的杯子,大大的就喝一口。

小惠笑道:「那裏,我只是亂跳而已。」

汪宏一看小惠喝下了那杯飲料,就很怪異的笑著。

舞池中又響起了十分柔和、幽美的音樂。

江芳帶著美玲,汪宏帶著小惠都下了舞池。

兩對男女一塊兒,如果說,郎有情,妹有意,那他們之間的進展,就顯得比一般人快了一些。

現在…

江芳已經將洪美玲整個人緊緊的摟抱在懷裡了,而美玲也絕無反抗的靠在他的懷裏,晃動著。

小惠也被汪宏拉近了懷裡,兩人在舞池內搖擺著。

汪宏吻著小惠的臉頰,而小惠也柔順的接受了。

王小惠漸漸的感覺到臉頰直發熱,口直渴、心直跳,而且有點癢,但卻不知究竟那裏癢?

但…

就是這會功夫,小惠就肯定了,她是陰戶癢,很癢,癢得恨不得主動要求別人與她作愛。

小惠實在忍不住了,她低聲說:「汪宏,我們別跳好不好?」

汪宏道:「為什麼呢?」

小惠難以啟齒道:「我好難過,口好渴也好熱。」

汪宏看時機已成熟了,他就對正在看他的江芳做個勢,然後很溫柔的對小惠說道:「那我們回坐位喝飲料,再送妳回去。」

小惠道:「也好!」

他們兩人回到了座位,汪宏把小惠的飲料遞給了小惠,她又喝了一大半,不一會小惠的臉更紅了。

汪宏道:「小惠,妳的臉好紅。」

小惠道:「是呀!而且身體也好燙。」

汪宏笑道:「那我送妳回去休息好嗎?」

小惠軟軟的道:「好…」

汪宏扶起了軟綿綿的王小惠,對面對他的江芳點點頭又笑笑,江芳也對他笑了一笑。

汪宏道:「我們走吧。」

坐了計程車,她仍軟綿綿的靠在汪宏的懷裏。

計程車停在一棟公寓的門口,汪宏扶著她來到了一間房門口,進入一間不太大的房間。

汪宏將王小惠往床上一擺,又幫小惠脫掉高跟鞋,再將自已的衣服脫掉,倒了一杯水和藥喝下。

小惠張開眼睛道:「汪宏,這是那裏?這不是我的家嘛!」

汪宏笑道:「小惠,我想妳可能需要有人照顧妳,所以我把妳帶到我這裏,我也好就近的照顧妳…」

小惠笑道:「謝謝你。」

汪宏道:「我幫妳把衣服脫掉好了,看妳熱得冒汗了。」

話畢,汪宏就將王小惠的上衣及裙子給脫下來,只剩白色奶罩和一條粉紅色的三角褲。

小惠也沒有反對,但臉紅得更厲害。

汪宏看到了小惠那付上帝創造的尤物玉體,他只覺得從丹田有股熱氣直沖他的肉棒。

他迫不及待的把衣服全部脫得精光。

汪宏又將小惠僅有的防線整個擊破了,那條小小的紅色三角褲,及雪白的奶罩全都被丟在床頭。

汪宏的手在她那雙又堅、又挺、又圓的豐乳上,愛不釋手的來回不斷的揉搓著…捏得她嬌喘不停。

汪宏撤回了他在王小惠腰際活動的左手,從前面轉移到了她的禁地,女人最敏感的的禁地。

他摸到了。

嘿!

巫山峽谷卻是水流不停。

小惠張開媚眼,看了他一眼。

嬌喘著道:「宏哥…我今天…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我的裏面好癢…好難過。」

汪宏此時不斷地扣弄著王小惠那粒早已漲大如花生的陰核,他笑著對小惠道:「要我幫妳止癢嗎?」

小惠微點點頭道:「汪宏…你快嘛…人家都快癢死了…我要你快一點插我的肉洞嘛…」

汪宏道:「好!」他彆住氣又道:「我來了!」

汪宏應聲而起,騰身而上。

她玉手帶路,引著肉棒直到肉洞口。

他…猛然一挺腰際,噗吱…肉棒如蛇入洞,整根沒入只剩雙卵。

「哦…」

小惠滿意的浪叫道:「哦…這就對了…對了…狠狠的幹…好哥哥…插死我吧…」

他屁股一抬,肉棒抽出三分之二,再猛烈一沉…

噗吱!又進去了!

「哦…唔…嘿…」

王小惠又浪哼一聲。

這時王小惠看起來又妖艷又淫蕩。

於是,汪宏開始猛烈快速的狠狠的抽插…

小惠則高聲吟叫:「哦…唔…這次…真的好爽…舒服…用力太棒了。」

嬌喘、嬌呼不止。

忽然…

汪宏抽出了他的肉棒,龜頭在洞口慢慢的磨著。

汪宏他經過了一陣猛插快抽,恐怕難以持久,故乘機抽出休息片刻,以守住精關。

小惠猛覺得肉洞內一空,心裡也覺得一陣空虛,身體裡好像掉了什麼東西似的。

小惠急急的叫道:「好哥哥,你是怎麼了,為何把寶貝抽出來呢?小穴空空的好難受。」

汪宏吻著她的櫻唇,把舌尖送入她的口中。

如饑渴多年似的拼命吸吮他的舌尖。

她抬起了屁股,要迎接大肉棒。

龜頭進去了。

王小惠猛的向上一抬、一擺,硬把汪宏的大肉棒給吸進去,然後雙手抱緊他的腰,屁股一擺,雙腿夾住了他的屁股。

汪宏突然奇襲她,猛烈的用十足的力氣,將大肉棒用力地往下衝刺,這一頂就猛烈的頂到了小惠的肉洞深處。

她滿足的長長吐一口氣,浪聲的叫道:「哦…好棒又…又好漲…汪宏…你還要快-點嘛…人家…都快…癢死了…我要…哎喲…要你狠狠的插…肉洞…」

汪宏彆住氣,力貫龜頭如狂風暴雨似的,狠狠的抽插百餘下,插得小惠滿臉生春…

王小惠的屁股也跟著汪宏,有規律的上迎、下擺,下體的淫水如決堤的江水,奔騰而出。

汪宏氣喘如牛的道:「小惠,妳舒服嗎?」

小惠嬌臉飛紅的道:「嗯…妹妹…舒服…都舒服死了…我今天好怪…特別想要…」

汪宏心想他如此心浮氣燥,及瘋狂的抽插,假如一時無法控制住精門,到時豈不是很丟臉。

汪宏暗想:「改一下戰術吧,改以慢進慢出。」

汪宏飛快的拔出卻又慢慢的插入,一分一寸的滑向肉洞。

噗吱的一聲,肉棒離洞,她內心一空。

但…大肉棒進入洞內直逼花芯,剛頂了洞底,小惠的內心剛剛感覺到滿足時,卻又偏偏…

噗的一聲,肉棒卻又似觸電一般飛快拔出,隨著又慢慢滑進,這樣的緊抽慢送,把小惠弄得心裡慌慌的,胃口也吊得十足。

汪宏之所以採取這一戰術,是想先穩固自已的精門,再狠狠的抽插使王小惠的肉洞更舒暢。

小惠忙求道:「哎喲…好哥哥…你快別這樣…狠抽慢入了…你不知我好難過…你一抽…我的心也跟著空了…想要你…哎喲…要你狠狠的…插進去…你偏偏又慢慢的…讓我全身空虛。」

「唔…」

她緊握著他。

嗲聲嗲氣的說道:「好哥哥…拜託嘛…你稍為快一點…不!是要你抽得慢一點!」

汪宏見她已迫不及待了,於是…他又改變了戰法!汪宏改以九淺一深!

汪宏雖然抽插的速度加快了!但是…總是肉棒半入即退,半進半出的。

王小惠剛剛準備抬起屁股迎接大肉棒時,他卻偏偏猛的一插插到了她的花芯了。

小惠這時浪叫著:「哦…好舒服哦…」

旦是…偏偏隨著汪宏這一插,又是半入不入的,半入又退了。

小惠剛剛要叫:噗吱!的一生!

又猛烈的直搗小惠的花芯了。

這樣汪宏的九淺一深的戰法,又把慾火如焚的小惠弄得肉洞騷癢如蟻,她實在忍不住了。

小惠嗲聲的叫道:「嗯…好哥哥…我好癢…人家好…難過哦…求求你…快插吧…別這樣…哎喲…別這樣…不要再逗了…人家會…癢死了…」

「…」

汪宏笑道:「好妹妹,妳怎麼這麼浪?」

小惠白他一眼道:「是呀…人家都被…你搞的…難過死了…不浪不行呀!」

汪宏用手捏揉著她的豐乳,嘻皮笑臉的說道:「嘿嘿!慢慢搞,我一定讓妳痛快。」

王小惠此時已是慾火如焚,極需要大肉棒的狠狠抽插,所以送上一個長長的香吻。軟綿綿的道:「汪宏…我的最最…好哥哥…人家要你加油…狠狠的插…再深一點吧。。」

汪宏用力頂了一下說道:「好吧!小淫婦,我會盡力把妳的浪血插破!」

「哎喲!」

小惠高興的說:「插吧,插破了…我也不會怨你…弄死我吧…我會很感激你的…」

「好!」

語音一頓,他就猛一拔出肉棒。

於是…

汪宏開始了猛烈的抽插了,汪宏精關早固,況且已是整軍再戰,故神勇萬分,這一波雨點般的抽插,真如天搖地動。

小惠浪叫道:「哦…美…美死了…我會爽…爽死了…哎喲…唔…我痛快…痛快死了…我要飛了…癢死了…」

汪宏頭低下不斷的吸吮她的豐乳,一手揉捏她的乳頭,使得小惠如一頭發情的母貓般狂叫著。

原來就有叫床習慣的王小惠,經他如虎般的上下夾攻,肉棒撐得她的肉洞淫水直流,瘋狂似的浪叫道:「親哥哥…你就…今天…好好的幹我吧…我已經…服了…你的…唔…爽啊…我的天呀…肉洞會裂的…爽死了…寶貝…親哥哥…」

「唔…」

她突然一陣顫抖道:「哎喲…不得了…我要…洩了…爽…又洩了…」

一陣顫抖,又洩了一次。

但是…

王小惠此時已進入性的最高潮,她用手緊緊的抱住了他的腰,更是歇斯底里的浪叫著:「哎喲…嘿…我…不得了…浪穴碎了…讓你搞壞掉了…唔…」

「我…完了…」

女人的高潮比男的慢了許多。

但…只要進入性的最高潮,女人就會接連幾次的洩身…

於是…

「哎喲…天啊…我會死了…肉洞裂了…我又要…唔…」

她嘴裡直叫,而身體是一陣一陣的顫抖,她的媚眼微張,又緊緊的閉上,頭一擺,又拼命的亂搖亂擺的…身體扭著,屁股也跟著猛烈的迎合。

噗吱…噗吱…

肉棒在滿滿淫水的陰戶進出,而帶動滿是淫水的陰唇,一翻一收的發出這美妙的音樂…

噗吱!噗吱!噗吱…噗吱…

由於汪宏用力過猛,床舖也好像得到快感似的吱吱叫。

小惠已經進入性高潮的最高峰的境界。

「哥呀…」

小惠有氣無力的叫道:「不行了…哥哥啊…妹妹…真的受不了…我不能動了…」

「唔…我好舒服…」

王小惠此時因為陰戶磨擦過久,開始有點痛了,她已過了高潮的絕頂,如今…

她需要休息了。

但是…汪宏卻偏偏愈戰愈勇,抽、送、擦、旋、磨、轉,肉棒如出山猛虎。

小惠求饒道:「親哥哥…好哥哥…你快停吧…我不能再幹了…唔…嘿…」

她的臉色蒼白,她哀求道:「天啊…哎喲…你…宏哥…真會把我…搞死的…我要死了…」

汪宏被喊得直想收兵了,但,如今他已陷入高峰,欲罷不能,他只有加快抽插的動作,盡快發洩。

汪宏喘著氣道:「好妹妹…我快了…馬上就…好了…妳再忍耐一下…」

小惠眼珠直翻,連喘氣都感覺無力了。

她呻吟的道:「哎喲…不…哥哥…我…快死了…會死的…」

突然…

汪宏停止猛烈的抽插,他伏著不動了,一股如箭似的熱流,正射入她的花芯、子宮口。

王小惠她此時正在快要死的邊緣上,突然被汪宏這股強勁的精液,又給射醒過來。

「啊!」她驚嘆了一聲,「哥哥呀…美死了…爽死了…痛快死了…唔…」

他也累得不想講話,身體一側倒在一邊。

王小惠也無力再動了,閉目養神了,雙方都疲勞過度,兩人相擁的睡著了。
——————————————————————————–

夜總會內…

汪宏把王小惠帶離夜總會後。

美玲回到自已的座位,美玲一看小惠和汪宏不見了,她很焦急的就問在她旁邊的江芳道:「江芳,小惠他們怎麼不見了?」

江芳笑道:「他們可能有事,去辦事情了吧!」

美玲放心不下的道:「不會吧!小惠沒事呀!」

江芳回答她道:「美玲,妳別管她們了,他們可能另有安排,另有節目吧!我們兩個也可以好好玩,妳說是嗎?」

美玲甜甜笑道:「是啊!」

美玲是個鄉下女孩,她早已嚮往高雄的繁華,而這幾天和小燕、小惠這兩個新潮女郎的相處,也使單純的美玲有所改變。

一個外表十分文靜,溫柔的女孩,但,她的內心潛在並不見得與她的外表相同,潛在的可能是一個淫蕩的女孩。

美玲正是這種女孩。

美玲芳齡已是二十了,對男女之間的事已是一知半解,而且在小燕的言語暗示下,她的本性已逐漸呈現。

江芳看著她眉稍漸露騷媚。

他不禁心想:「這女人,以後一定十分騷蕩。」嘴裡卻道:「美玲,我們再跳一支舞?」

美玲大方的道:「好啊!」

講著就故意走到前面,扭動她殲殲細腰,及擺扭她那個即渾圓,又高翹的大屁股。。

江芳走在她後面,看著她的屁股,心想:「她將來一定是個蕩婦。」

江芳與美玲兩人相摟著隨著音樂跳著舞,臉貼臉,胸貼著胸及下面也緊緊貼住了。

美玲在高一的那一年就被她班上的男同學給開苞了。當時,是因為同學弄了一粒藥給她吃才失身的。

當時並不舒服,因為心情很緊張,而且地點也不隱密,兩人深怕被人發現,故草草了事。

江芳的嘴唇,輕輕的在她的臉頰上、秀髮上溫柔、細膩的活動,要她打從心裡舒暢。

美玲又將乳房挺了過去,緊貼他的胸前。

此時…

夜總會舞池內的燈光全關掉了,只留下頭頂上的小紅燈,江芳就吻住了美玲嫩白的耳根,然後用舌尖在她的耳根、耳內席捲、挑逗著,耳朵是性感帶,美玲身體很快就軟了。

美玲軟綿綿的倒在他的懷裡。

江芳在她耳邊,邊輕咬邊道:「美玲,等會上我那兒。」

他又摸摸她的大屁股,道:「我們好好的玩一玩。」

美玲只是輕哼道:「不要嘛…」

江芳是何許人物,怎不知美玲是故意作態而已,他又緊緊摟住她,揉著她的屁股又道:「美玲,好不好?拜託嘛!」

美玲軟綿綿的道:「嗯…」

兩人跳成一團,江芳的手更是不客氣的在她身上探索,他輕揉著豐乳使她全身酥麻而發癢。

江芳的肉棒早已直立起來,漲硬的江芳十分難受,他附在美玲的耳邊,柔聲的道:「美玲,我們走吧!」

美玲白他一眼:「嗯!」

說著,兩人就相擁著走出了夜總會,坐上了計程車,就直開往江芳的住處的路上。

在車上…

江芳已經老實不客氣的伸入美玲的裙子裡,直搗美玲的三角地帶,隔著三角褲,深入肉洞口。

就停留在那粒小豆豆上盡情的揉捏扣起來,再將手指往肉縫裡塞,只覺得緊緊的、熱熱的。

美玲的一雙水汪汪的媚眼,漸漸合起來,似乎十分受用的樣子,她的手在他的大腿上來回磨擦。

美玲的手漸漸的向上移,移到江芳的褲前隆起的部份,在上面很溫柔的輕撫、移動。

江芳只覺得一股溫溫熱熱的水,衝到了自已的手指上,他就像在尋寶似的,挖、搗…

兩人正進入忘我的境界。

「吱…」

猛的一個煞車聲,將他們的魂給拉了回來。

司機道:「先生,已經到了。」

江芳恍然道:「哦!到了!」

洪美玲羞紅了臉,又趕快將衣服整理一下將撩高的裙子拉下來,又理理頭髮。

江芳將錢遞給司機,道:「不用找了。」

下了車,江芳馬上用手輕輕摟住了美玲的細腰,將她帶到了一間獨門獨院的屋子裡。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意外的一天
校長吃肉,我喝湯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女友不穿內褲
夜色中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心中的艷遇
我懷念的公車女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