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見面吧!」屏幕上傳來了這個訊息,我卻不知道要怎麼回答,能見面嗎?

那些曾經見過我的女孩,第一次看到我的眼神,就像見到鬼一樣,這麼說是有點誇張,雖然我不是長的很好看,但也頂多算是「丑」而已,可是她們臉上明顯所露出嫌惡及失望的表情,我一輩子都忘不了。

「怎麼不說話了?」畫面上繼續傳來訊息。

「還是不見面吧!」我做了明智的抉擇,不見面還可以留下美好的印象,一旦見面所有的幻想都將破滅。

「對自己這麼沒信心嗎?」她繼續問道。

她,在我最失意的時候遇到的一個女網友,她叫蜜蘭諾,我問過她為什麼叫做蜜蘭諾,她說因為當時她正在吃那種餅乾,外頭裹了一層薄薄的巧克力,裡頭是酥脆的餅乾。

蜜蘭諾,就像餅乾外頭那一層巧克力一樣,說起話來甜甜的,我和她用語音天過,聊的很開心,我雖然長相不怎樣,但還算有副充滿磁性的嗓音。也許當女孩們聽到我的聲音時,都會想像我是個美男子吧!

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你是青蛙?」蜜蘭諾又問道。

正中要害了,我曾經和她說過不要被我的聲音給騙了,她說不相信我會有多丑。我們從來沒看過對方的相片,因為我不敢給,當然她也不會主動給我。

「我是賴蛤蟆。」我很有自知之明的說著。

「哦!那我就是天鵝嘍!」

看到她的這句話,我狂笑了一陣,她的臉皮還不是普通厚。

「我不信。」我故意這麼回答,說不定她也是聲音騙人,搞不好她又醜又肥。

「見了面就知道了。」她回答。

我又沉默了,她對自己是那麼充滿自信,而我呢?在第一次見女網友之後,所有信心早就被摧毀殆盡了,我還剩下些什麼呢?

「我真的很醜,還是不要見面吧!」

「真的不見?」她打完這行字之後,畫面上就出現她離線的訊息。

她生我的氣,認為我沒有誠意,是這樣嗎?

我何嘗不想見她,就算她又醜又肥,我也不會嫌棄她的,豬八戒又有什麼資格去挑剔別人呢?更何況我是那麼的喜歡她。

※※※

我的要求太唐突了嗎?為什麼他遲遲不響應,我是第一次這麼想見一個人,一個網友。

他在顧慮什麼?我一個女孩子都不害怕,他怕什麼?

「怎麼不說話了?」我問道。

「還是不見面吧!」他終於有響應了,可是這個答案卻不是我要的。

「對自己這麼沒信心嗎?」我繼續打出問句。

他,是我偶然遇到的一個網友,很奇怪,我從來不和網絡上的人聊那麼多的,卻和他聊了一整夜,從那時起,只要上網遇到他,就可以沒完沒了的聊起來。

對了他叫玻璃杯,為什麼叫玻璃杯,因為他正在喝水,我問他不會是同性戀吧!不好意思叫玻璃圈,所以叫玻璃杯。我們就這麼聊了起來。

我記得聽他說過,他見過幾次網友,結果見過面後卻從此不再聯絡了,那麼他就是俗稱的青蛙了,就是長的不好看的男生,難道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他不敢和我見面。

「你是青蛙?」我直接了當的問。

「我是癩蛤蟆。」這回他回的很快。

「哦!那我就是天鵝嘍!」癩哈蟆想吃天鵝肉,腦海裡浮現的竟然是這句俚語。

「我不信。」這麼直接,憑什麼不信我是天鵝呢?難不成他見過的女網友都是恐龍嗎?

「見了面就知道了。」自己怎麼說也說不清,眼見為憑。

怎麼又安靜下來,平常和他都是一來一往,甚至連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而今天的話題卻接連的斷了好幾次了。

「我真的很醜,還是不要見面吧!」

「真的不見?」我再問了一次。

雪特,計算機竟然在這時給我當機。

※※※

等了五分鐘,還是不見蜜蘭諾上線,她真的生氣了,那我也下線吧!

「蜜蘭諾剛登入」就在我準備註銷的瞬間,我看到的屏幕的右下角出現了這個訊息,所有的陰霾一掃而空。

「對不起,剛剛當了。」

「沒關係。」順便加個笑臉,我也是真的面帶著微笑,雖然她看不到。

「星期六早上十點,中壢火車站前面的圓環,不見不散。」她快速的打出這串字。

我並沒有同意啊!

「如果你不來,我們就不要再見面,不,是不要再聊天了。」

「不是這麼絕吧!」我著急的問著。

「沒錯,你不來我就不理你了。」

「我怕妳見了我也不會想再理我了。」這是事實,凡是見過我的女孩,沒有一個願意再理我的。

「你害怕我也會?」

「是的。」

「有可能喔!」

「你這麼說我怎麼還敢去。」

「就這樣吧!星期六,不見不散。886」

又離線了,讓我連考慮的機會都沒有。

我該去嗎?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感情,就要煙消雲散了。

※※※

在聊天室裡再怎麼聊都是虛無縹緲的,還不如當著面說的清楚,就算要愛一個人也要知道這個人是什麼樣子啊!

青蛙又如何?難道青蛙就不能有春天嗎?外貌只是一個軀殼一個假象,那能代表什麼?

但是我真的一點都不在乎玻璃杯的長相嗎?要真是一張破碎的臉我能不在乎嗎?見了面再說吧!

※※※

死就死吧!只要能見蜜蘭諾一面,我也心滿意足了,要是連她都不理我,我以後再也不上網聊天了。

哎呀!糟了,只約了時間地點,也沒講好相認的方法,看看四周人還不少。可是放眼望去,在這小小方寸裡,最醜的男孩子就屬我了,看來我的擔憂是多餘的。

當我把瞭望的眼神拉回,眼前竟然佇立著一個女孩,個頭還不小,我是指身高,我的個不高,號稱一七零,而這個女孩幾乎要和我一般高了,難道她是蜜蘭諾?

她好像還在找尋什麼,難道她不是蜜蘭諾?

我的心臟砰砰跳著,幾乎要從嘴裡迸出來了,我微微向後退了一步,眼前的女孩除了高挑之外,身材也十分苗條,可是針織上衣包裹的上身卻相當突出,我指的就是胸部了。藍色的牛仔褲將她的下半身撐了起來,幾乎要拖地的褲管,將她的腿部烘托的更修長了。

長長的頭髮紮成長辮垂在背上,微側的面頰展露出光華細緻的肌膚,精緻的耳垂上鑲著一顆閃亮的寶石,長長的睫毛不時眨啊眨的,彷彿已經可以看到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了。挺立的鼻樑,讓她整個側面看起來就像雕像一般,美的讓人不敢正視。

她果真是一隻高貴的天鵝,而我卻只是一隻癩蛤蟆。我已經看到她了,該心滿意足了,還不走,賴在這裡幹什麼?可是我的腳像鐐了鉛塊似的,一步也動不了,我連忙將臉轉開,不能讓她看到我。我還是蹲下故意綁鞋帶吧!偏偏我穿的是皮鞋,沒有鞋帶的那一種,顧不了這許多,先蹲下吧!

※※※

我就在你身邊啊!你連認我的勇氣都沒有嗎?

看到玻璃杯,我鬆了一口氣,丑是醜了點,不過哪只是五官的結構不夠完美而已。眼睛不大,但有雙濃眉,濃眉應該配大眼,但是他卻是個小眼睛,我想就怪在這吧!鼻子也不是很挺,嘴唇厚厚的,人說嘴唇厚的人重感情,這算是一個優點吧!

環顧四周,他確實是這方圓一里內最醜的男人了,但是那又怎樣。

其實我不到十點就到了,為的是想看看這個人是不是一個守時的人,果然沒教我失望,九點五十分就看到他的身影了。

看見他在來來往往的人群裡搜尋著我的身影,偶爾見到幾個單身的女子,他的眼神停駐在她們的身上,但隨即便移開了,是因為她們不夠美嗎?還是不敢相認?

眼看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相信他就是玻璃杯了。

我緩緩的走到他身邊,我可以確定他就是玻璃杯,我在等的男人,但是我不認他,我要看他什麼時候開口認我。

 美女與野獸(二)

一雙亮白的鞋面立期:2004在我的眼前,整顆心臟好像就已經在嘴巴裡了,可是我連抬頭的勇氣都沒有。

不行,這樣懦弱是不行的,人窮志尚且不能短,而我只是外表差一點而已,論才幹,可是毫不遜色於其它男人。深吸一口氣,我緩緩的站了起來,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即使她即刻轉身離去,我也能坦然面對了。

「嗨!妳好。」用盡全身的力氣擠出了一絲笑容,我開口道。

「你好。」

好甜美的笑容,就好像溶在嘴裡的巧克力一般甜蜜,此刻的感覺更像是吃了在巧克力注入美酒的酒糖一樣,我都要醉了。

「傻了?」

「對不起我失態了。」我怎麼會如此無禮呢?就好像沒見過漂亮女人似的,事實上確實如此啊!這麼近距離的欣賞美女還是頭一回呢。

「妳剛剛在找什麼?」她明明就已經認出我來,卻還東張西望的,難道還約了別人嗎?

「找青蛙啊!」她說的很順口。

「眼前不就一個嗎?」我自嘲道。

她挑眉將我從頭到腳瀏覽了一遍,看的我渾身不自在,手跟腳都不知道要怎麼擺好。意外的是,我並沒有在她眼裡發現厭惡的神情,只有一種俏皮的好奇眼神。這雙晶瑩剔透的眸子,就像要把我看穿似的,緊緊的盯著我,害的我只好撇過頭去閃躲開她的灼灼目光。

「我像是奇珍異獸嗎?」我再次自我解嘲。

「呵呵。」她笑了,「你真的很醜。」

聽到她這麼說,我原本就尷尬笑容更加僵化了,一顆心就像掉落在堅硬的大理石地板上的玻璃杯,碎了。

「可是我不在乎。」她收起笑容一臉認真的說著。

「真的?」她的一句不在乎,堅硬的大理石地板彷彿變成了柔軟的彈簧床,將玻璃杯又彈了起來。我還以為她和其它女孩一樣,原來她真的不一樣。

「我們要一直站在這裡嗎?」

「妳想去哪?」我的頭還輕飄飄的,好像腳已經沒有踏在地面上了。

「天堂。」

「天堂?」

「走吧!美人光看是沒有用的,得想辦法追,才追的上的。」

說罷,她便往市區最熱鬧的街道走去,我則緊緊的跟在後頭。她越走越快,穿梭在人群裡,我要是不跟緊點,可能就要失去她了。

這樣的美人我追的上嗎?我這只癩蛤蟆能吃到天鵝肉嗎?不要做白日夢了,只要她不要不理我,還願意跟我做朋友,我就阿彌陀佛了。

「到了。」她開開心心在百貨公司前停下腳步。

沒想到不消十分鐘,已經來到中央西路上的遠東百貨了。

「好喘。」蜜蘭諾臉紅通通的,調息著呼吸。

跑的這麼快當然要氣喘吁吁,在她喘息的當口,我用餘光注視著她,我只看這樣若無其事的偷瞄她,甚至故意的和她保持距離。本來身邊有個美女應該是一件光彩又值得炫耀的事,可是我實在是太破壞風景了,尤其是看到幾個擦肩而過的男女竊竊私語著,『那個女的那麼漂亮,怎麼會跟那麼醜的男生在一起啊!』

頓時,我終於能體會到那些女孩的心態了,即使本人不在意,可是又怎能忽略旁人的異樣眼光呢。這畢竟是一個群體的社會,其它人的想法時時刻刻的左右著我們的行為。

「你好像都不會喘啊!」蜜蘭諾問道。

這個甜美的聲音把我拉回到她的面前。

「我平常有運動的習慣,所以這點路不算什麼的。」我笑著回答。

人醜嘛!無人來睬,多餘的時間,除了學習知識之外,就用作學武了,跆拳道黑帶是我最值得驕傲的了,可是又因為人太醜,教練連出國比賽的機會都不給我,也罷,我也不想拋頭露面。

「真好,不像我跑點路就氣喘如牛。」她的眼眸裡閃著些許的羨慕。

「如果妳有興趣,我可以陪妳跑……」呆瓜,說什麼傻話,誰會願意陪一隻癩蛤蟆晨跑,話剛落下,我就後悔了。

「好啊!你可不要賴喔!」她到答應的挺爽快的。

妳不賴,我才不會賴呢。我只敢在心底響應她。

「只要你不嫌棄。」

「嗯。」

我說錯了什麼嗎?為什麼她只是簡單的應了一聲,可是我又能期待她說什麼呢?唉!我竟然有種想逃的感覺。

「來的太早了,百貨公司門都還沒開呢。」

經她一說,我才發現百貨公司的大門還是深鎖的。

「那怎麼辦?妳吃過早餐沒,要不我們到那邊的快餐店吃點東西。」我指著不遠處的快餐店說著。

「我已經吃過早餐了,你還沒吃嗎?」

「我也吃過了,早上晨跑,回程時,我習慣帶一份早餐回家就解決了。」

「那……我們到前面那裡的服裝店逛逛好了。」她提議道。

「好。」

我再次尾隨在她身後,像個隨從一般的跟著她。

「你身上有帶錢嗎?」她猛地轉過身來,問道。

那一剎那,不及剎車的我差一點就撞上她了,一股淡淡的花香從她的秀髮上飄過來,幾乎讓我陶醉了。

「對不起。」她歉然道。

「沒關係,是我跟太近了。」天知道,我始終和她保持了二步的距離,只是我萬萬沒想到她會突然回頭。

她微微一笑,轉過身去,繼續往前走。

我記得她剛剛問我帶錢沒,她是想買衣服吧!

「蜜……」我還不知道她的本名呢。

「嗯?什麼事?」她沒有停下腳步,只是側著頭問我。

「我有帶錢。」我不知道她的心意,不好隨便猜測。

「多少?」她繼續問道,並停下腳步,這回我注意到節奏,也跟著停了下來。

「七八千吧!大概就這個數。」

「你沒事出門帶這麼多現鈔?」她一臉訝異的看著我。「不怕被搶嗎?」

「被搶!」我不搶人就不錯了,「如果他搶得了,我就認了。」

「好大的口氣。」她有點不相信的說著。

我只是笑一笑,沒再說什麼。

「原來你也有自信的笑容。」

自信的笑容?是嗎?我怎麼從來沒有發現過,「很難看嗎?」

「你看你又沒信心了。」她癟起小嘴說著。

好可愛的模樣,這一刻,我竟然有股想要一親芳澤的衝動。

「我們進去這間店逛逛吧!」

呼!幸好她的聲音讓我緊急剎車了,「好啊!」

這是一間休閒運動服飾的專賣店,牌子是很大眾化的那一種。蜜蘭諾略過眾多的女裝最後駐足在男裝面前。

「來吧!挑幾套你喜歡的。」她開口道。

不會是讓我幫她挑送給男朋友的衣服吧!這太殘忍了。

「要什麼尺碼的?」我問道。

她楞了一會,答道:「你穿什麼尺碼就什麼尺碼。」

不會吧!她的男朋友應該要高大些,才能匹配她的身高啊!像我這樣站在她身邊看起來和她一般高的男孩子,怎麼搭得上呢?

「你不喜歡這些衣服嗎?」

「喜歡啊!」我這人不太挑的,老實說我也是這店的常客,可我喜歡有什麼用,人家不一定喜歡啊!

「喜歡就開始選啊!挑個三四套吧!」

「喔!」

好吧!管他這麼許多,就當作個好人吧!我們的關係也就是普通朋友嘛!還妄想有一天成為她的情人嗎?別作白日夢了。

過了幾分鐘,挑好了幾件自己滿中意的衣服,搭在手上。

「就這些……」她始終跟在我身邊。

「挑了五套了,妳看哪一套不好看,把它剔除好了。」

「你喜歡就好,那……看看尺寸合不合,不合的話可以讓店家改。」

「這……」我有點莫名其妙,怎麼感覺這些衣服是為我而買的。

「上衣我拿,褲子你去試穿,長度總要改吧!」她從我手裡拿過上衣。

「也不用,我知道長度的。」是的,改了幾次都記下修改的長度了。

「嗯,那先結帳吧!再讓她們修改。」她把手裡的衣服又塞回我的手裡。

我乖乖的把衣服拿到櫃檯結帳,看她沒有拿錢包的意圖,只好掏出錢包來結帳了。不是我小氣,送男朋友的禮物,讓我這個初次見面的網友來付賬,實在是有點說不過去。

「一共是五千八百六十元。」店員結算出總價。

什麼?要這麼多,本來打算要付現的,一聽這麼多錢,還是刷卡吧!掏出白金卡交到店員手裡,我刻意的留意了蜜蘭諾的眼神,她連眨一下眼都沒有,好像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頓時,我對她的美好印象,打了折扣,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難道她都是利用美色,讓我們這些呆子來供養她身後的小白臉嗎?

因為有些褲子還需修改,所以就留在店裡,等回程時再來取。接下來,蜜蘭諾領著我向一間名牌球鞋店走去。

走進店裡,她同樣的走到男鞋區。

「挑二雙你喜歡的吧!」

「我喜歡的?那尺碼呢?」

「你穿什麼尺碼就什麼尺碼。」

我很想問個明白,但是又不敢開口,只好隨便挑雙價格最低廉的,但就算是打折品二雙鞋也要千把塊。

「這二雙這麼醜,換別的樣式吧!」她當下就否決了我挑的二雙折扣鞋,確實,我也不喜歡那二雙鞋。

「這雙吧!」她突然興奮的指著一雙藍色的運動鞋說著。

真是英雄所見略同,我踏進這間鞋店後,第一眼就看中那雙鞋,可是一看到標價我就放棄了,我可不想做冤大頭,到頭來肯定還是我付賬,所以才會捨棄它而就那二雙連我都不屑一顧的鞋。

「我看得出來你很喜歡這雙鞋,那就它吧!」

不等我同意,蜜蘭諾就做了決定,連鞋號她都知道了,二話不說讓店員包了起來。我的荷包又遭殃了。

「再挑一雙吧!」

「妳的眼光那麼好,妳自己挑吧!」我已經心力憔悴了,今天她不把我搾乾是不會甘心的,我這是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風流,不,我連花瓣都沒碰到呢,死的冤啊!

「我自己挑啊!」她低頭沉思了一會,「小姐,你們店裡頭最貴的鞋是哪一雙?」

「是……」店員正要指向一雙上萬的球鞋。

「這雙好了。」我趕緊打起精神指了鞋架上我看上的第二雙鞋道。

「那就這雙。結帳。」

二雙鞋,五千六,店員看我臉色那麼臭,自動降到五千元,蜜蘭諾還是沒有付賬的意思,我只好再次拿出信用卡,刷吧!這就是信用卡的好處。

提著鞋,我踏著沉重的步伐走出了鞋店。

「百貨公司應該開了吧!我們過去吧!」蜜蘭諾雀躍的說著,然後加快腳步像百貨公司奔了去。

我的腳都快軟了,百貨公司啊!哪我豈不是要破產了。

 美女與野獸(三)

一進百貨公司大門,琳瑯滿目的化妝品以及珠寶首飾專櫃,蜜蘭諾要是隨便看上一樣,我肯定破產了。

可奇怪的是,她卻看都不看一眼便上了電扶梯,連二樓的少淑女服飾區都未曾停留。該不會我們的目的地是男裝區吧!果然沒錯,在掛滿西裝的樓層,蜜蘭諾邁出了金蓮。

她四處張望著,無視於眼前的高級西裝,我感覺好像鬆了一口氣,這些西裝少說也要萬把塊。

那……她在找什麼呢?

「有了。」她興奮的叫了聲,往前跑去,我跟上了,不一會,她卻又停下了來。

「怎麼了?」問的同時我也抬頭像前方看去,這裡是男士的內衣專櫃啊!不會吧!連內衣褲都要我幫她挑啊!

「嗯……這個……」

她支支吾吾的,半天說不出話來,俏麗的臉蛋上還泛起了紅雲,知道害臊了吧!還是我開口吧!

「這也要我幫妳買嗎?」說也奇怪,看到她無助的模樣,竟然不介意她花了我大把的鈔票,反而羨慕起那個幸運的男人。

想想看,那個男人穿著我挑選的衣服,不,是內衣褲,在浪漫的燭光下,輕輕地摟著佳人,佳人的纖纖玉手慢慢地伸進我的內褲裡,一把抓起……。

糟了,想就想嘛!怎麼真有了反應,要是被發現豈不是顏面掃地。怎麼辦?趕緊把裝鞋的袋子放在下腹前遮擋著。

「你想什麼?想的流口水,我都不知道你有這種癖好,這是男人內衣櫃,又不是女人的。」

蜜蘭諾一語驚醒夢中人,可也讓我嚇出一身冷汗,我豈不是糗態百出了。

「我只是好奇,連這妳都要買?」

她忽然睜大眼睛看著我,一副理所當然的口氣說道:「當然要啊!」

「喔!」

吁口氣,最尷尬的場面都嚐到了,還有什麼更難堪的呢?我決定好好戲弄她一下。

「那妳想要買哪種類型的呢?子彈型的還是……」我隨手拿起台車上的四角內褲在她面前揮舞著,「這種四角的……」

「我不知道啦!又不是我要穿,你愛穿什麼就買什麼。」她慌忙的別開臉,急促的說著。

「我愛穿什麼就買什麼,我不愛穿內褲的。」我繼續逗著她玩,因為我發現她生氣的模樣更迷人,秀眉微蹙,櫻唇微噘,儼然一副小女子嬌羞的姿態,和剛才那個站在我身旁看著我付賬的冷然模樣,簡直判若二人。

「隨便你,那你就不要穿好了。」她好像生氣了,蓮步輕踱的往旁邊的櫃子移動。

慘了,一時興起想要捉弄她一下,這下卻弄巧成拙,怎麼辦呢?放下內褲我怯生生的走到她身邊。

「生氣了?」我小心心翼翼的問著。

※※※

真是太過分了,還以為他很老實呢,想不到也會捉弄我,看來我得重新考慮這個計劃了。

可是看他這麼誠懇的一直向我道歉,我這人一向心軟,又怎麼真的生的了他的氣呢!

「別生氣啦!」他不停的重複著類似的歉詞。

「你趕緊挑選,我就不生氣了。」強忍著笑,我用嚴肅的口吻說著。

「好好好,我馬上幫妳挑。」

「什麼幫我挑!是幫你挑。」

「妳說什麼?幫我挑!」他一臉驚訝的看著我。

「難道還是我要穿的啊!」我都不知道他驚訝個什麼勁了,「我一個女孩子家,買男人的衣褲幹什麼?」

「送人啊!」

送人?「我送誰啊!」這誤會可大了,「喂!剛才誰付的帳?」

「我啊!」

「誰挑的衣服?」

「我啊!」

「是誰的尺寸?」

「我啊!」

「回答的可真簡潔啊!一口一個「我啊!」那你說這些衣服、鞋子,是要送給誰?」我一手叉腰,一手指著他手裡提著的鞋子問道。

「原來……原來這些是買給我的!」終於恍然大悟了。

「不然你以為呢?」

「我以為……以為……」

「以為我買來送給別的男人是嗎?」他說不出口,我這可是弄明白了,從剛剛買鞋我就注意到了,他是不好意思開口問,但就是一副冤大頭的模樣,付錢也付的不乾脆,不明白,就問嘛!一個字也不說,這下心裡還不知把我想成什麼樣的女人呢?

「喂!你該不會以為我花你的錢買衣服貼小白臉吧!」剛剛捉弄我,看我饒不饒你。

「這……」

瞧他支支吾吾的,八成是了,不,肯定是。我就故意不說話,等他自己招供吧!

「我……這……」

算了……再逼下去,我看他腦袋都要打結了,臉紅的跟蕃茄似的。

「好了,好了,趕快買一買吧!還有別的東西要買呢。」

「如果是要買給我,這些我都有啊!不缺的。」

「我知道你肯定有啊!可是你沒帶在身上吧!」

「我穿在身上了。」

「六件都穿在身上?」

「啊!」

我怎麼說呢?本來是要秘密進行的,所以沒和他解釋,可是如果不解釋,一時間覺得頭昏眼花了。

「妳可不可以告訴我,為什麼讓我買這些東西啊!」

「我會告訴你,等你買完之後。」

「不行,妳現在告訴我,不然我不買,除非妳要送人,我就幫妳挑,不然我不需要的。」

從見面到現在,頭一回看到他如此認真嚴肅的表情,是不願意當個糊塗人是吧!確實,誰也不喜歡這種迷迷糊糊的感覺,好像被耍一樣。

我看了看四周,似乎沒有剛才熱鬧了,往他的耳邊靠近,很小聲的說著,「我要和你私奔。」

「什麼?私奔!」聽完我的話後,他竟然如此大聲的張揚著,真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所有人的目光頓時都投注在我們身上,這時他才意會到自己做了多蠢的事,像個做錯事的孩子般低下頭去。

「我是說「絲質的襯衫」,什麼私奔……」我知道轉的非常硬,但是也唯有以此化解尷尬,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小姐。」他把我拉到旁邊較少人經過的地方,一派正經的說道:「妳在玩什麼把戲?什麼私奔?妳都還不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妳要跟我私奔。」

「咦!你不是說要帶我去旅行嗎?在聊天室的時候啊!說要帶著我到處去飛翔,走遍世界各地去玩賞嗎?怎麼是騙我的嗎?」

「我是這麼想過,但不是現在啊!」他認真的樣子挺可愛的。

「你現在不能出門嗎?」

「可以啊!可是出國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啊!要辦護照,找旅行社……」果然是一個嚴謹的男人,還有點婆婆媽媽。

「誰說要出國了?」

「不是到世界各地嗎?」

「台灣都還沒玩夠呢!出什麼國啊!我只是想你陪我到中部去住個七天。」

「可是不管去哪,像這樣一日遊都行,可一去七天……」

「怕被我吃了啊!」我都不害怕,他倒是害怕起來了。

「我是癩蛤蟆呀!專吃天鵝的,妳不怕我吃了你。」

這個二楞子總算進入狀況了,反應正常些了。

「誰吃誰還不一定呢?敢不敢來呀!」

「妳玩真的?」

「嗯,當然玩真的,以為我玩家家酒啊!」

他低頭沉思了一會,怎麼美人結伴出遊還要考慮啊!不過也對,要是他一口就答應了,怕的就是我了。

「怎麼樣,考慮好沒?」點點他的肩膀,我問道。

「那我回去收拾收拾。」

「沒那時間了,我也不能在這待太久,所以你是答應了?」

「妳葫蘆裡到底賣什麼藥啊!」

我知道他心中一定有很多的疑惑,未來的七天我會讓他明白的。

「放心吧!會吃虧的只有我,你又不會損失什麼?」

「還說呢,我一早就刷掉了六分之一的薪水了。」

「六分之一!你不是說你一個月有六萬塊的收入吧!」想不到這小子這麼能幹。

「養妳沒問題。」

「是啊!我要縮衣節食。」

「為什麼?」

「瞧你剛剛付帳的臉有多臭!」臭到小姐竟然自動降價,想起來就好笑。

「我以為……以為……」

又來了……

※※※

雨過天青,撥雲見日,原來我不是冤大頭,還飛來艷福,蜜蘭諾竟然要我陪她出遊。七天,七天會發生什麼事,我能和蜜蘭諾共赴雲雨,告別守了二十六年的處子之身嗎?光是想像,我就已經彷彿乘上雲霄飛車,飛入雲端了。

可是心裡頭卻突然盪了一下,這雲霄飛車會不會出軌啊!只怕落得一個粉身碎骨,想到這不由得頭皮麻了起來。

可是想想我所認識的蜜蘭諾,除了一點頑皮一點天真,怎麼看都像是無邪的天使,善良的仙女,她會無端端的來設計陷害我嗎?我又不是王子,怎麼變都只是青蛙。

匆匆忙忙的採購好她指定的所有物品,然後趕上這班開往台中的火車。

一上火車沒多久,蜜蘭諾竟然睡著了,是因為一早的奔波讓她感到疲累嗎?還是她根本徹夜未眠,這一趟台灣深度之旅,會不會是她策劃已久的安排,但為什麼挑上我,這個疑問我始終沒有得到解答。

也許是我想太多了,蜜蘭諾和其他膚淺的女人不一樣,她忠於自己的感覺,相信在聊天室我們曾經心心相許的誓言。『不論對方的長相如何,都不會嫌棄對方。』這是我在不斷的對自己的容貌失去信心的情況下,蜜蘭諾主動提出來的。

可如今,蜜蘭諾美若天仙,我自然沒有嫌棄她的理由,而我呢?醜若蟾蜍,她今日不嫌我,明日呢?她能日日夜夜對著我這個醜八怪嗎?

「好冷喔!」她醒了。「真是的,冷氣開的那麼強,有沒有外套借我蓋。」

「妳等一下。」

八月天裡,誰出門會穿外套來著,取出才買的運動衫,勉強充作被子,給她披上,她抓緊衣服就趴在我的肩頭,像一隻柔軟的貓咪般睡著了。車箱的冷氣確實是過涼了,她仍不斷的將身體依近我,繼續找尋著溫暖。

看著她不安的蜷縮著身體,我好想把她摟進懷裡,緊緊的抱住,給她我的熱情,就怕她會認為我是不懷好意,便作罷了。

「新竹站到了……」

聽到車箱裡提醒旅客的廣播,我看了看手錶,已經坐了半個小時的火車了,轉頭看看蜜蘭諾,她倒是睡的挺安穩的,應該是不冷了吧!

過了一會車子又開始晃動了,再過一個小時就到台中了。

本來也想假寐一下,養養神,車箱裡卻傳來吵雜的聲音,我回頭一看,二名高頭大馬的彪型大漢手裡拿著一張紙,一一的向旅客們詢問,態度相當的惡劣,可是礙於來人的身型巨大,也只有委屈應付。

他們是在找人吧!根據他們的行為,我作如是判斷。不管是不是,這種凶神惡煞肯定不是好人,我把蓋在蜜蘭諾的身上的運動衫拉到她的頭上蓋住她的臉。

「冷啊!」衣服一移開,蜜蘭諾就喊冷,不得已只好把她摟緊懷裡。「對不住了。」蜜蘭諾像抓到什麼溫暖的物體,緊緊的摟著我的腰又繼續睡了。

我長這麼大以來,除了我媽,還沒給哪個女人抱過,蜜蘭諾算是頭一個。我的心臟砰砰然的跳個不停,蜜蘭諾的髮香雖然隔了一層衣服,還是飄到我的鼻子裡,糟了,我又……有反應了。

現在蜜蘭諾靠我靠的那麼近,萬一被發現怎麼辦?我正想把蜜蘭諾推開一些,剛才的二名大漢卻已經走到鄰座。

「有沒有看到這個人?」穿著黑色西裝的大漢用著粗惡口氣質問著鄰座的乘客。

「沒……有。」鄰座的老婆婆給嚇的結結巴巴說不出話來了。

「喂!你看過沒有?」另外一個留著平頭的大漢轉而問向我。

看著大漢手裡的相片,我霎時愣住,這不是蜜蘭諾嗎?

「你看過?」

我的驚訝露出了破綻。

「沒有。」我斬釘截鐵的回答。

「沒有!我不信。」他一把抓起我的領口,凶狠狠的瞪著我,「你敢騙我要你好看。」

不是我窩囊,場合不對,不然我會要他付出代價,沒有人敢對我如此無禮,未免節外生枝,我吞忍下來。

「這個小姐這麼美,誰看了都會驚艷的,可惜我沒機會見過小姐本人。」我回道。

「呵呵。」大漢嗤笑一聲,放下了我的領口,也收回相片,正要離去。

蜜蘭諾卻在此時挪動了一下身體,頭上的運動衫滑了下來,長長的髮辮落了下來,我再要遮掩,卻已被大漢發現。

「她是誰?」大漢大聲問道。

「她是我老婆。」情況緊急,只好隨便扯個謊。

「真的嗎?」

到此刻我才發現原來我像是一個很不會撒謊的人,一眼就會被人看穿。

「你不相信?我叫醒她讓你看看。」

「不用了,你老婆肯定很醜,我可不想倒胃口。」說完這麼尖酸刻薄的話之後,我看著他們的背影都覺得他們在恥笑我,如果不是為了蜜蘭諾,一定把他們扔到火車外。

士可殺不可辱,我氣的緊握拳頭,卻用不能給予迎頭痛擊。忽然,一股溫暖的感覺貼上了我的手背。

「蜜……」

「好過份,他們怎麼可以這樣說……」蜜蘭諾二隻眼睛恨恨的瞪著已經離開這節車廂的大漢。

我第一次看到蜜蘭諾晶瑩的美目裡透出駭人的殺氣,她竟然為了我動怒,我找不到任何形容詞來描述我此刻的感動。

「沒關係,我不會放在心上的。」我安慰著蜜蘭諾,很奇怪的舉動,明明受傷的人是我,可是安慰人的也是我。

「誰說人醜就不能娶到漂亮老婆。」蜜蘭諾忿忿不平的說著。

人醜!原來在蜜蘭諾的心裡也認為我醜。

「你覺得我漂亮嗎?」蜜蘭諾突然轉過頭來問我。

看著我的是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蜜蘭諾的眼眶裡泛著眼淚,是為了我流的嗎?

「妳怎麼哭了?」我伸手想拭去她臉上的淚水,可卻又怕褻瀆了她而放棄。

「別管眼淚。」她隨手擦掉了一邊的眼淚又接著道:「我美不美嘛!」

「美,妳是我見過最美的女人。」看著她,我說出肺腑之言。

「好,那麼我做妳的老婆。」

 美女與野獸(四)

「好──,妳不是要睡覺嗎?繼續睡吧!」我若無其事的拍拍蜜蘭諾的背,把自己當成大哥哥一樣的安撫著她。

我能當真嗎?當真了,我就是名符其實的傻瓜了。

「你不相信我說的話?」她看著我的眼神,純真無邪。

「相信啊!」我一貫敷衍的回答。

「你不相信,我看得出來。」

「我相信,妳睡吧!不到一個小時就到站了。」

她噘噘小嘴,可能覺得我無趣吧!低下頭趴在我的肩頭上又繼續睡著。她是真的累了吧!不然不會這麼輕易放過我,肯定非問的我臉紅心跳不可。

說到臉紅心跳,她剛剛說的那句話,竟然沒讓我心跳加速,是因為明知不可能嗎?這是一種自信的反應,還是根本已經失去信心了,不想那麼多了。

蜜蘭諾遇到什麼困難了?為什麼那二個看起來絕非善類的男子,拿著相片四處在打聽她的下落。在我的印象裡蜜蘭諾是一個單純的女孩,莫非那只是一個假象。這一切只有等到了目的地再去瞭解了。

一個小時很快就過了,提著二大箱的行李,在擁擠的人潮中下了車。

下車後,我當然一肩挑起提行李的責任,這是責無旁貸的。

蜜蘭諾向其它人打聽了搭車的訊息,然後我就跟在她後頭急行軍似的搭上了客運巴士。

放好行李坐定後,我問道:「我們要去哪?」

「清境農場。」

「清境農場!」我滿臉疑惑的看著她,「妳早告訴我,我可以開車帶妳去啊!」

「如果可以早告訴你,就不用那麼麻煩了。」

「好吧!反正到清境還早的很呢?妳可以告訴我到底妳遇到什麼麻煩事了嗎?」

「沒有啊!我只是突然想去玩而已啊!」

「嗯?只是這樣?那火車上的事怎麼解釋?」我不是真的傻瓜,我只是醜但不笨啊!她明明是心事重重的。

「我現在不想說,晚上再告訴你好嗎?」

看到她眼裡的哀怨,我怎忍心再逼她呢?

「哪妳現在還要繼續睡嗎?」

「嗯。」

點點頭,她熟練的靠在我的肩上又繼續睡了,而我無聊至極的也只好跟著睡了。直到進入山區,一路上峰迴路轉,車身搖搖晃晃的我再也睡不著了,只好看著蜜蘭諾熟睡的臉龐乾瞪眼。

多麼精緻小巧的臉蛋,粉粉嫩嫩的,現在仔細看看,好像在蜜蘭諾的皮膚上沒有任何人工修飾的痕跡,就連口紅都沒擦,好一個天生麗質的美人兒。唉!不由得我歎口氣,我就沒有那個命生的如此,要是有蜜蘭諾一半好看,我一定會盡力追求她的。

轉過無數個彎路,天色也漸漸暗了,原本蒼翠的森林,罩上了一層薄霧,隨著海拔的拉高,看見的景物也截然不同,但好像上了山路之後,車速就明顯的減慢了,甚至有時候會停滯個幾分鐘。忽然想起來,現在正是暑假期間,旅遊的旺季。

那麼!蜜蘭諾是臨時起意出遊的,該不會晚上要露宿郊外吧!想起了住宿的問題,不由得心慌了起來。我露宿郊外是不成問題,蜜蘭諾一個嬌弱女子,怎麼能夠露宿荒郊呢?不怕歹徒,我也怕夜深露重,要是著涼了那可怎麼辦?

我輕輕的拍了拍蜜蘭諾的肩膀,試圖將她喚醒。

她睡眼惺忪張開眼睛,一副我擾她清夢的幽怨眼神凝視著我,羊脂一般的玉指半掩著口,道:「到了嗎?」她將頭移往窗戶,想看清窗外的景致。

「還早呢?我是想問妳,妳訂房了嗎?」

「訂好了。」她態度從容的回答著。

看來是我多慮了,忽然又想到一個問題,「妳訂了幾間房?」

「一間啊!」

「那我睡哪啊!」不會要我去搭帳棚或者是露宿荒郊吧!

「一起睡啊!」

她的每一個回答都像是理所當然,但我不能這麼想啊!「妳是說我和你一起睡?」

「沒錯啊!」

「這不太好吧!」我知道這對我來說應該是最好不過,不過,我可是正人君子,怎麼可以趁人之危呢!

「我相信你是正人君子。」她用信任我的眼神看著我。

本來我是以為我是正人君子,可是當她這麼說出口之後,我反而有些心虛,誰能保證美人在懷時,還能是柳下惠呢?更何況是這麼甜美的一個姑娘。

「呵呵。」她忽然盈盈一笑,可是什麼話也沒說,只是繼續望向窗外。

她在想什麼呢?是真的相信我?還是有意考驗我?那可千萬不要,我怕會經不起誘惑,癩哈蟆真的把天鵝給吃了。

但是如果是她主動來引誘我,我又該拒絕嗎?就在我癡心妄想之際,停滯的車身又開始晃了起來,我的腦袋也晃了一下。多可笑,也許我只是蜜蘭諾的一個免費保鑣,突然想起我曾經對她說過我是跆拳道黑帶的事了,也許她只是看中我這一點,所以才選擇讓我陪著她亡命天涯了。

好吧!既然佳人看的起,我只好捨命陪佳人了。

今天是星期六,這二天先看看是什麼情況,如果有需要再向公司請假吧!既然出來了,就放鬆心情好好遊山玩水吧!

坐了好久,伸個懶腰,當我伸直了腰桿,張開了雙臂,深深的吸了口氣後,看著蜜蘭諾的背影,突然想起電視上常出現的一個畫面,男孩子都會故意藉著伸懶腰,然後把女孩摟進懷裡,我是否應該如法炮製一下?

「我還不知道你的本名呢?」我正想那麼做時,蜜蘭諾忽然轉過頭來對我說話。

「我叫楊晟。」我連忙收回不安分的手,回答了她的問題,「妳呢?」

「我的名子很好笑的。」她的臉上露出了尷尬的表情。

不會她叫做什麼阿珠阿花之類的吧!

「說嘛!我不會笑的。」就算真的叫阿珠也決不笑,我是這樣告訴自己的。

「真的?」她認真的問著。

「真的。」我也認真的回答。

「那我說了!」

「我洗耳恭聽。」

「藍玫瑰。」

「這不太像名子吧!」我確實沒有笑,反而有點生氣,我老老實實的報上真名,可是她卻沒有認真的回答。

「我真的姓藍名玫瑰啊!要不要給你看我的身份證。」她好像看出我的不信認,真的做了一個要掏出皮夾的動作。

「妳說是就是了。」老實說我還真想看看她的身份證,但是那樣就太傷人,既然她不願意說就算了。

「唉!」她歎了口氣,從牛仔褲裡拿出皮夾,攤了開來放在我的腿上,「你自己看,我有沒有騙你。」

我從腿上拿起她的皮夾,一張粉紅色的身份證就秀在眼前,好清秀的一張大頭照,相片的左邊清楚的印著『藍玫瑰』三個字,最左邊是她的出生年月日,原來她只比我小二歲,生日是八月五日,那不就是今天。

「今天是妳生日!」我驚訝的開口。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我老婆的趣事
校長吃肉,我喝湯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淫娃蒂蒂
情迷咖啡室
飛機上的小妹妹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心中的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