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幾個月前出了一次國,那是一個奇妙的地方,整個行程詳細的說,足夠寫成一部書了。

元元不是旅遊網,所以刪除了旅遊部份,只保留一些特殊情況,加上一點豔遇,就成了這一篇「奇異旅程」。

我去的地方比台灣落後些,為了尊重別人,所以我不寫出地名,整篇「奇異旅程」分為四部份,1.初航2.異域3.豔遇4.回航、這之中只第三部份有些顏色,不知是否能合各位味口。
——————————————————————————–

一.初航

想想真是窩囊、孩子大學都快畢業了,自己卻沒出國過,而第一次出國卻為了工作、真是的‧‧‧

我自己確確的知道、這是第一次出國,不過、根據「阿土伯」的說法、我這一次出國算是第二次了。 阿土伯是誰呢?阿土伯是一個鄉下的土財主,今年九十多了。阿土伯早年務農、土地一大片、卻沒讀過書。早幾年政府建高速公路,巧不巧高速公路從阿土伯土地上經過,就這樣阿土伯領了一大筆補償金、一夜之間成了億萬富翁。

有了錢的阿土伯一時之間也不知怎麼辦。匆匆過了幾年,政府開放國人出國關光、阿土伯也跟人趕起了熱潮,出國關光了。阿土伯要出國、兒子們只好奉陪,派了兩個孫子充當保鏢、全程相陪,興沖沖的搭機出國玩了幾天。 幾天後阿土伯風風光光的回來,同輩問起阿土伯出國到底去那裡、好玩嗎?阿土伯高高興興的大聲宣佈:這一次他孫子是陪他去「澎湖國」。

「澎湖國」、嘿嘿嘿‧‧‧

阿土伯第一次出國是去「澎湖國」,阿土伯的意思我懂。他去了機場、搭上了飛機、飛機飛往令一個地方、雙腳已離開了台灣,所以他去的地方是另一個國家,那地方叫「澎湖國」。 老人家沒讀過書、大字不識一個、一輩子都在鄉下、除了種稻子其他一概不理,所以鬧了一個大笑話,也很可愛。

所以根據阿土伯的理論;早幾年我也出過一次國,那是早年服兵役時,去的是金門。那一次是搭船、雙腳也離開了台灣,只是不知道有沒有人承認「澎湖國」和「金門國」、除了阿土伯之外。 「金門國」不算「國」、所以這一次的遠行仍是我的初航。
——————————————————————————–

二.異域

同樣的黃臉孔、同樣的身高、微黑的皮膚、看起來跟台灣似乎沒什麼不同,只是一開口、玩蛋,完全聽不懂的語言、這才記起自己是身在異域。

剛湧起身在異域、正不知該怎麼辦,迎面卻看到自己的名字大大的就在眼前豎起,正是接機著。

洗塵宴熱烈而溫馨,異域的合夥人安排令人窩心。

身高約165、體重約50、三圍適中,稍嫌美中不足的是微黑的皮膚,她的名字叫「愛華」〈當然是假名、只為了行文方便〉。合夥人表示、我在此地期間,「愛華小姐」充當我的翻譯、全程相陪。

「愛華小姐」中文流利,居然還是當地的大學畢業,20剛出頭,標緻得很。輕聲軟語、溫柔又聽話,一付隨你怎麼辦的姿態,剛到異域、便已迷失。

翌日開始工作,「愛華小姐」真是全程相陪,我做的其實很簡單,因為是跨國合作,一些技術轉移早就做好,我的工作只是帳目整理、處置一些呆帳,雙方交待清楚便行。

在我之前,早有幾批人來過,我是最後一個了。我回台灣候、便不再派人來,所以幾天下來,我終於明白了一點,為什麼「愛華小姐」有一付隨你怎麼辦的姿態了,因為想合法到台灣,我是她最後的機會了。

看著「愛華小姐」令我想起了「尋秦記」裡的「項少龍」,分別的是項少龍是經由時光隧道給送回古戰國的、他可回不來。而我是搭飛機來的,隨時可回去、這大大的不同。「愛華小姐」的全程相陪,是合夥人的特殊安排,「愛華小姐」條件不錯,合夥人更拍胸保證「愛華小姐」是原裝「處女」,只要我願意,「愛華小姐」就是我的。

我一直不知道、我的身價如此之高,居然有美女等我點頭,而且不止一個,除了「愛華小姐」,其他一些女孩居然也持相同態度。候來我才知道,因為我來自台灣、生活條件比當地人好太多了,而且又是最後一個派來的人,所以只要我願意、所有女孩都自願跟我上床,而我要做的只是帶她回台灣。用什麼名目都行,老婆或是女傭、再不然出個聘書也好,只要將她們帶回台灣。

我覺得自己像個皇帝似的,所有女人等著我寵幸。原來尋秦記裡的情結在這個世界還真的會發生,女孩可用自己的身體來尋求更高的生活享受,年輕女孩更不擇手段,那男孩呢?當地年輕男孩該怎麼辦?

身在異域才知台灣還是不錯的,異域女孩想盡辦法脫離自己的生活圈,為的也不過想往另一個桃花源而已,而台灣人的桃花源在那兒,台灣女孩是不是會用同樣方法呢?想想、真令人心寒。我實在不相信,有一天我會為了女孩倒追而不知所措。

為了躲開「愛華小姐」,我找了一個小伙子〈小虎〉相陪,出差去了。

異域合夥人的生意網散得真不小,今天要去的是一個小地方,帳目卻不少,合台幣約二十萬左右,這是一筆呆帳,我得去看看。收得回來便收收不回來時看情況,我是有權將這筆帳塗消的,這只是誇國合作的一個誠信問題,只要不是對方蓄意侵吞,一切便沒事。

找到了小盤商,沒事,很容易解決。擺平了帳目,小盤商又很客氣,多待了一些時間後,天色已晚,只好留宿了,找了一家小旅館住了一晚,因為第二天還得往另一地去。小地方小旅館,只有一人服務。

一宿無話,正矇矇間,似乎有人叫起床,看了看手錶、清晨六點,旅館女主人一臉抱歉的樣子,說了一些話,我可一句也聽不懂。小虎聽了後轉述我:「老闆娘說對不起,她要上班了、怕來不及、要我們先把住宿的錢付了,她去上班,我們高興睡多久都行」。

聽完小虎的話,我不禁傻了眼,這真是他嗎的從何說起,住旅館睡覺睡了一半被叫醒付帳,世上真有這種事,而又讓我碰上。一肚子氣卻又無處可發,只好先付了帳,也不想睡了,一肚子氣那睡得著,現在想來,唉!異域到底是異域,這種事在台灣一定不會發生,到底我們比他們進步好幾十年。
——————————————————————————–

三‧豔遇

你可有這種經驗,整個公司所有女孩排隊等著跟你上床?我就有,可是老子不高興。所以要說豔遇,光是跟整個公司的女孩,說都說不完,只是這種豔遇是要命的,隨然當時不用付錢。真正的豔遇卻是不用負責的,事情的發生,我也想不到,那一天‧‧‧

處理呆帳時、我是帶著小虎的,這小子道也聽話,帶著他隨然比不上帶著「愛華小姐」,卻也不用耽心,那一天是到一處小盤商處。

小盤商的事容易解決,當地人也不作假,但是其中難免有些商品真有暇疵的,這類商品除了承擔損失,也沒有其他辦法。

小盤商找出其中幾個案子,帶著我這個「欽差大臣」直接到了消費者家中,擺平了幾件,其中一家只有女主人阿珠在,阿珠一聽這個「欽差大臣」是台灣來的,態度立刻不同,熱情招待,幾句話就把小盤商趕回去,只留下我和小虎,阿珠忙進忙出的,不多久帶來了一個女孩,阿珠介紹了那女孩叫阿花,帶著小虎就出門了,現場只留下我和阿花。 望著阿花,剎那間我真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阿花年約30﹝我年歲不小了,30的女人在我來說,幼齒的很,至於十幾歲的女孩、想也不敢想﹞身高約160-165之間。短髮、體重和三圍 看起來都很適中,當然具備當地人特徵、皮膚微黑。妙的是阿花能說一點簡單國語,因為先說話的是她。 簡單的溝通候,反正四下無人,這送上門的妙貨,不吃白不吃,至於吃了會不會變白痴,這!管他的。

脫衣服的速度靜又快,阿花是自己脫的,剛看到阿花脫下洋裝,半托式的白色乳罩把整個乳房擠出了一道乳溝,阿花左手向後一勾,乳罩就不見了,剩下的一條三角褲,只是普通棉質的白色小三角褲,不特別、也不顯眼,只見阿花一彎腰,那小三角褲又不見了。於是,一個女體、發育完全,那雙乳房至少34以上,我估計、一手恐怕握不住,兩腿並攏、雙腿交叉處一叢黑,陰毛看來並不多、也不長。一個漂亮、看起來成熟、豐滿的女體,赤裸裸的站在我面前,而我卻只脫了一件上衣。

赤裸的阿花向我作了一個看起來很漂亮的姿勢,笑了笑,走向我,替我脫起了褲子。這檔事經歷了不知多少次,被女人脫褲子卻不多,平常都是自己來的,如今一個漂亮、豐滿又赤裸的女人在你面前替你脫褲子,看起來、皇帝我是當定了。

長褲之後就是內褲了,阿花動作快得很,脫光了我的褲子,一把就抱緊我,嘴唇立刻貼上了我的嘴唇,完全主動。一翻擁吻,接著是倒向床上,阿花仍然壓著我,吻我胸、用舌頭舔我,從頭開始,胸膛、腹部、一直到老二,再到腳、又回到老二,在這地方花了最多時間,直吹得我老二硬梆梆的,真受不了。一翻身換我壓著她,捏住她的兩個小乳頭,把頭埋在兩乳間,深吸一口氣,這個異域女孩看起來不怎樣,模起來卻挺夠味,滑滑的感覺,有意思。兩顆碩大的乳房向上挺立著,微黑褐色的乳頭頂在乳房之頂,嘴裡輕輕嗯著,一付浪女的姿態,玩過了乳房轉向陰戶看去,扒開她的雙腿,陰毛並不很長,看了一眼阿花的陰戶,怪了,沒有大陰唇、也沒有小陰唇,就那麼一個小洞洞,在稀疏的陰毛間,卻已濕漉漉了。

我見過的女人不算少,如此奇特的一個陰戶,我可沒見過,不免多看了兩眼,原來不是沒有大小陰唇,大小陰唇是有的,只是太小了,小了大約十倍,一點點肉片躺在兩旁,看起來就像沒有大小陰唇似的。微黑的皮膚,使陰戶看起來也是黑黑的,扒開洞口一看,嗯!還是粉紅色的呢。這說明阿花應是一般少婦,不是風塵女,所以陰戶裡仍是粉紅色,不管了,先插了再說。先用一根食指向陰道裡插進,嘿!還蠻緊的,大概不常挨插吧,用食指插了幾下,阿花又發出了一連串的輕哼聲,食指向陰道再插,陰道內好像不太平坦,一顆一顆的肉瘤子,模起來挺舒服的,又多插了幾下,阿花又哼聲連連,陰道似乎更濕了,阿花輕哼中,我在下、她在上,她抓緊了我的陰莖,猛一下塞進了口裡,這一下成了69式了,我加緊了食指的抽插,阿花拼命吸我陰莖,連陰囊一起塞進口裡,吸得我真受不了,忽覺得阿花的陰道一陣陣抽搐,我知道阿花高潮來了。

阿花的哼聲稍大了一些,趴在我身上,一動不動的,我的陰莖仍塞在她口裡,就這麼含著。我知道她高潮來了一次,也不管她,轉過頭來吻著她的唇,雙手又模上了她的胸前雙乳,下面扶著陰莖,順著勢子,一下就插進了阿花的陰道,隨著我的插入,阿花又哼了一聲,我慢慢的,一下一下的插,阿花一聲一聲的哼,插得阿花整個陰道又是一陣濕。約插了二、三十下,阿花似乎回過了精神,望著我直笑,我做了一個手勢,表示要她換到上面來,我抽出了陰莖,躺到床上,整根陰莖濕漉漉的,正想擦一擦,阿花卻一口又含上了,哦!真是舒服,一股電流湧上腦際,陰莖硬得鐵一般,看著阿花的小嘴吸著我的陰莖,一雙手都不知要放那兒了。

阿花吸乾淨了淫水,跨著身子,蹲下屁股,左手兩指撥開自己陰道口,右手抓著我陰莖,慢慢的屁股往下坐,哼了一聲,屁股直坐到底,陰莖被緊緊包在陰道裡,我覺得挺好、挺舒服,阿花卻又軟了下來,抱著我直喘氣。

阿花喘了幾聲,抬起屁股一上一下,左手揉著自己雙乳,右手五指叉開,叉住自己頭髮,一聲一聲的哼,屁股上下動個不停,我躺著看著阿花,一下緊接一下插著自己小穴,雙手撫著阿花的屁股,哦,好舒服,不管了,射了算了。    在阿花屁股一上一下的動作下,阿花哼了一聲更大的,陰道又是一陣陣的抽搐,她的高潮又來了,在阿花的抽搐動作中,我也舒服到了頂,一陣酥麻傳遍全身,陰莖連連抖動,陣陣急射,一串精子急射進阿花子宮深處,射得阿花又是陣陣抖動,哼聲不停,緊抱著我,一雙碩大乳房壓著我胸膛,我也緊緊的抱著阿花,嘴唇堵住她的嘴唇,久久的。

一場不算很激烈的肉搏戰靜止了,長長噓了口氣,阿花仍躺在我身上,我的兩手在阿花身上撫模著,阿花挺起身子,我軟掉的陰莖脫離阿花的陰道,一股淫水和精液混合的乳白色液體、順著阿花大腿往下流,阿花理都不理,任由淫水和精液流下,仍緊緊的抱著我,我翻個身扒開阿花大腿,又看了一次阿花的陰戶,阿花嗯嗯阿阿的,似乎仍再高潮中。

阿花那沒有大小陰唇,就那麼一個洞,這種不知是奇、還是怪的陰戶,居然在我的異域之行碰上,甩甩頭,看了看阿花,整個過程沒什麼話、只有動作。穿好了衣服出了房門,在大廳裡,阿珠和小虎靜靜的坐著,看著我出來,小虎向我笑笑,望著小虎、我也笑了笑。 透過小虎、向阿珠辭了行,阿珠和阿花看了看,我又抱了抱阿花深深的吻了阿花,這才轉過頭,走了。

回程時我問小虎,阿珠說什麼沒有,小虎卻說阿珠帶他到外頭逛了一圈,就回來在大廳裡等,直到我出來。小虎這一說,我也迷糊了,整件事,突然來、突然結束,真是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

四‧回航

阿花的事件煩了我許多天,阿珠這女人肯定有丈夫,她自己紅杏不出牆,找來阿花跟我來了一場沒有結果的肉體遊戲,這種事、我是當事人都莫名其妙。至於小虎這小伙子,倒也真幫忙,從頭到底一聲不吭的,害得我也不知如何對他。

以後的日子,阿花沒什麼消息,牽紅線的阿珠也一直不說話,就好像那件豔事從沒發生過似的,事情的發展既然如此,那、算了,不去想了。

日子一天過一天,此次出差的期也滿了,事情也圓滿完成。臨回國前一天,與合夥人談了一次,沒找出什麼錯誤,公事圓滿。私事方面,合夥人仍不死心,再一次推薦「愛華小姐」,仍然不敢碰這朵花,敬謝了合夥人好意,想起小虎這小伙子做事還可以,慎重的向合夥人提起小虎,請予重用。又見了小虎,謝了他幾個月的相陪,想送點什麼給他,使終找不出,想起台灣人送紅包的習性,終於包了一個小紅包給小虎,小虎接受了。看他高興的樣子,自己也很高興,台灣的紅包文化,真是放之四海而皆準。

臨上機時「愛華小姐」來送行,看她一臉失望的表情,我實在很抱歉,狠狠心,揮揮手、上了機。

近四小時的飛行,又看到了我熟悉的土地,一別幾個月的同事、朋友,鼻頭一酸,差點掉下淚來。

大老闆親自接機,見了我,拍拍肩、說了一句:「好玩嗎!」

「好玩嗎!」幾個月的異域日子,愛華、小虎、阿花,俱往矣!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