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華歆南,聽起來很像花心男對不對?一點也沒錯,我確實花心,要不然豈不辜負我老爹為我起這名的期望,我認識的女人多到我都數不清了,你一定以為認識有什麼了不起,是沒什麼了不起,都上過,了不起了吧!

我老爹不只給我這個花心男的名子,連花心男應有的條件都賦予我了,英俊瀟灑自不在話下,溫柔多金更是我的特色,哪一個女人能逃得過我的魔掌呢?不是魔掌,應該說是柔情攻勢,任她是什麼冰山美人,還是貞潔烈婦,只要我小手一勾,大眼一眺,保證手到擒來。

可是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這話拿去自個留著用吧!當朋友勸我別這麼花心時,誰會聽得下去啊!

報應真的來了,真是悔不當初啊!

我腦海裡還殘留著那個美麗女子的巧目杏眉,笑的甜死人的笑容,我一定要把她弄上床,結果卻是她把我弄上床了。

此刻我只感到四肢無力,二眼無神,可是那話兒竟然堅挺無比,她還是對著我笑,可是我身上的汗毛卻因她的笑一根根豎了起來,她一絲不掛的站在我的面前,渾圓飽滿的大胸部,真想一口咬下去,可是我一點力氣都沒有。

「你醒了?」

我當然醒了,有人用頭髮在你的臉上,身上,不停的搔著,想不醒都難,我說不出話來,我竟然說不出話來,「啊!」我竟然只能咿呀出聲,這是怎麼回事?四肢無力也就罷了,我連說話的能力都沒有了,我開始覺得害怕了。

「噢!說不出話啊!沒關係,叫得出來就好了。」她還是笑的很甜,很甜,真的很甜,她開始舔我的寶貝了,原來她喜歡玩遊戲啊!反正沒玩過,讓她試試也無所謂,我就靜靜享受這位秀色可餐的美人為我服務吧!

「噢!──」我真的呻吟出聲了,舒服,真是太舒服了,想不到她看起來一副清純的模樣,口技這麼好,我的子孫們都迫不及待的想衝出去了,不行,我得忍住,時間大概只過了五分鐘吧!五分鐘不到就射精,實在太丟臉了,要是傳出去我一世英名豈不全毀,忍著忍著,可是她卻越來越過分,我沒有自動的能力,她卻靈活的用她的舌頭,用她的喉嚨,不斷的刺激著我的老二,不行了,我真的忍不住了,我射了,就射在她的喉嚨裡,她把我的老二給吐了出來,我在她臉上看到了一種鄙視的眼光。

「這麼快就射了,真沒意思。」她拿起面紙把沾她嘴上的精液擦乾淨,似乎沒有要再理我的意思,她走出房間去了。

發洩過後,我感到一陣酥軟,閉上眼睛想小憩一會,可是卻感覺到我的老二又開始充血了,我撇頭一看,又升旗了,也許是它也覺得自己剛剛表現太差,所以想讓別人刮目相看吧!可是美人呢?跑哪去了?沒有人看,起來有什麼用呢?反而覺得難受,老二持續充血著,一種快要充爆的感覺,哇!我的老二看起來比平常勃起的時候還要大幾分呢?快來人吧!我快不行了,受不了了,我只能在心裡吶喊,剛剛試過了,除了呻吟之外,我沒有辦法發出任何聲音,軟弱的四肢,一動也動不了,突然有種任人宰割的感覺了。

門開了,這次走進來二個女人,哇!3P喔!

不對!這二個女人有點眼熟,是佳音和美娟,怎麼會是她們,我早就和她們分的一乾二淨了,一種不詳的感覺襲上心頭.

「南哥哥,好久不見了。」佳音的聲音還那麼清脆悅耳,真是聲如其名。

我很想說點什麼,可是沒法出聲,「啊!──」

「你什麼都不用說,我瞭解。」佳音瞥了一眼我高高舉起的老二,她還握了起來,「好像長大不少,用起來應該很過癮. 」佳音看了美娟一眼,「美娟你說對不對?」

「嗯!插一根竹籤進去,就很像烤香腸呢?」美娟的臉上竟然浮出一抹邪惡的笑,開玩笑的吧!插一根竹籤到我的老二里,那不是完了,不要啊!一陣陣的冷汗自我身上冒出,我現在就是在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啊!

「你看你,我說說而已,你就嚇出一身冷汗。」美娟還調皮的沿著我的乳頭畫圈圈,癢的我笑了出來。

「我記得你這裡很敏感。」佳音也加入撫摸我的行列,她除了摸之外,還咬我,對咬,她先是輕輕的啃喫著,等到我飄飄欲仙的時候,她突然狠狠的一口咬下去,我吃痛的大叫出聲,「啊!嗚!」可惡二個字我發不出聲,聽起來到有點像狼嚎了。

「對不起對不起,一時忘我了。」佳音連忙道歉,可我感覺得到,她一點誠意也沒有,她是在報復我,誰讓我也咬過她呢?

美娟漸漸地把舌頭往下移動,很快的就來到我的老二上,一種酥麻的感覺,好爽,再來,再繼續,二個人開始搶著舔我的老二了,我雖然還不明白我到底是處在什麼樣的境況,不過我現在真的覺得很爽。

她們的嘴離開了我的老二,突然覺得一陣空虛,可是很快的我的老二就被美娟的身體所包覆住了,老實說,雖然我和美娟分手了,可是她那溫暖的小窩,卻是我的最愛,有時候真覺得和她分手是我的損失,可誰叫她太愛吃醋了,一天到晚又黏著我,我實在受不了太黏人的女人。

這二個女人很自動的輪流使用我的老二,真好,躺著就好了,一點力都不用使,而我也樂的不斷呻吟著,我想她們也愛聽吧!那我就做一次好人,好好的叫一次床吧!

在這樣的柔情攻勢下,我特別的想射了,可是我又捨不得這麼快,只好咬牙忍著,要是平常我可能換個姿勢,就可以忍住,可現在我是無能為力啊!不行了,抱歉,我要射了。

咦!她們竟然在這個關鍵時刻棄我於不顧,害的我的老二在空氣中狂射,直到瀉盡精元,才垂下頭來。

她們又走了,連一聲再見也不說,心裡頭有種失落的感覺.

怪了,剛剛才瀉完,怎麼又起來了,我幾時這麼神勇了,除了十八九歲那幾年能夠一夜來上五六次,現在已經節制不少了,可是要再重來也沒這麼快啊!幾乎是還沒全軟下又硬起來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還沒理出頭緒,門又開了,這次進來了四個女人,巧的是我又認識她們了,玉文、妙如、小英、琪琪,她們怎麼會湊在一起,小英和琪琪還曾經是情敵呢?當然爭奪的對象就是我,不對勁,太不尋常了。

「男哥,好久不見!」琪琪先向我打招呼。

「他才不是妳的南哥呢?他是我的。」小英不服氣的說,這二人本來是好朋友,卻因為我反目成仇。

「他現在是大家的。」玉文出來維持秩序,「別浪費時間了,後面還很多人在排隊呢?」

排隊?這是什麼情形?還有人在排隊,也是,要不然怎麼我上過的女人一個個出現在這裡,難道我上過的女人都來了,那──那──加起來不就近二百個,不,說不定更多,不會吧!我可沒想過,一個晚上要幹多麼多女人啊!不,現在不是我要幹,而是我要被幹,二百個,想起來就恐怖,我只不怕消受不起啊!要真被二百個女人幹了,那不是鐵杵磨成繡花針了嗎?誰來救救我啊!

我不停的吶喊著,她們四個人又開始輪流夾著我的老二,「噢!──啊!──」這是我唯一能發出的聲音,爽是很爽,不過這種感覺慢慢的消失了。

在第一百零一個女人繼續使用我的老二時,我覺得我的老二大概已經脫層皮了,現在只有痛的感覺,一點快感都沒有了,可是我的老二卻依然不斷的挺立著,不停的勃起,不停的射精,一直不斷的反覆著,我都懷疑我有那麼多的精液可射嗎?不會到最後經盡人亡吧!

二百零三個,一個個我不陌生的女人,進出我的房間,我進出她們的身體,停止吧!停止這一切吧!她們聯合起來報復我,報復我的薄悻,我得到報應了,這就是我花心的懲罰,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這一切了,當那個笑的相當甜的女人,給我喝下那杯葡萄酒時,我的艷福就這麼飛來,不,是厄運.

二百五十六,天啦!我有上過那麼多女人嗎?雖然有些人我叫不出名子,可是我依稀記得她們的長相,想不到我真的是一個混帳,這麼多女人被我搞過,我不知傷了多少女人的心啊!二百五十六個,心裡的一個聲音告訴我,截至目前為止。

三百一十二個。

三百六十七個。

門又開了,我已經無力看是誰了,只剩下腦海裡不斷記下的數量,三百六十八個。

「怎麼樣?相信我說的吧!保證給你一個銷魂之夜。」那個我唯一不知道名子的女人,大前天晚上意外邂逅的女子,是的已經過了二天二夜了,我已經在床上躺了二天二夜了,我竟然連一次如廁的次數也沒有,連進食的次數也沒有,可是我不餓也不想上廁所,我真成了神仙了。

我的眼睛已經張不開了。

「杜姐,現在要做什麼?」這是佳音的聲音,我唯一記得的聲音。

「剛剛美娟不是說要烤香腸嗎?」

原來她姓杜,不對,現在不是管她姓什麼的時候,她剛剛說什麼?烤香腸,不!我在心底一陣驚呼之後,我就失去知覺了。

當我再次醒來,「好香喔!」真的好香,我聞道烤香腸的味道了,「好痛喔!」真的好痛,我覺得我的老二很痛,老二?烤香腸?我嚇的從床上彈起,低頭一看,「還好還好。」雖然軟軟的,但大小沒變,我沒有被閹割,那這香味從何而來?

我走下床,在茶几上看到一個餐盒,主菜是切了片的香腸,切片香腸,我突然有股做噁的感覺,我再一次確認我的老二,我用手摸了摸我的老二,一股熾熱的痛楚從老二傳來,「痛啊!」

咦!我能說話了,我也能動了,難道是作夢,我在夢裡和三百六十七的女人做愛,我笑了笑,這麼不可思議的夢我竟然也能做,可是我的老二怎麼會這麼痛,我回頭看看床上,床單上斑斑黃點,顯然就是被精液沾到的痕跡,整張床單都有,那麼說不是作夢嘍!

我被三百六十七的女人給強姦了,這是我得到的結論。

【完】

Tags: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淫蕩的酒店領班
我為兒子選淫妻
公寓管理員
超淫的兩姊妹
我在KTV張開大腿,含著雞雞給人騎
快樂家庭俱樂部
合租房子的故事
我的短髮淫蕩女友
3p的年少事蹟
熱門小說:
停電銷魂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