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的發生,開始於一個午後,且不去計較是何時,就是一個午後。

那一天,剛過中午一點,我正悶得發慌,在一個朋友處和三幾個熟人一起泡茶、砍大山,阿國突然提議︰「反正沒事,去一趟淡水如何?」

說走就走,卻只有我和阿國二人。

開車的是阿國,車子一邊走,一邊想著去那家,很快的達成協議,挑的是一家很便宜的小茶室,我們以前去過,桌面300、小費200,目標是一個叫小莉的。

很快的到了目的地,卻見大門深鎖,我和阿國對望一眼,怎麼回事,難道又被取締了,我上前敲敲門,一點回應也沒有。

和阿國站在深鎖的大門前,活像兩個呆瓜。

怎麼辦?

來都來了,卻碰上了深鎖的大門,阿國說︰「要不然去找我那老相好!」

「哪一個、你的女人那麼多個,你是說哪一個?」我無不可的回著。

「干!那有那麼多個,不就是小娟!」阿國一邊說著一邊拿起手機。

「嗯!」我一邊答著,一邊拿起香煙,往旁走了幾步,站在隔壁另一道深鎖的鐵門前。

回頭看了看阿國,深吸一口煙,這口煙尚未吐出,那道深鎖的鐵門突地打打開一條縫,探出了一個女人頭來。

一口煙「呼」的噴出,差點嗆著,急叫阿國︰「阿國、小莉…」

這個女人就是小莉。

阿國猛回頭,望著小莉,一張嘴張的大大的;搞了半天,原來我們按錯鈴,難怪敲了半天門也沒人應。

小莉熱烈的迎進我和阿國。

兩人一坐定,我問阿國︰「找到小娟沒?」

阿國苦笑了一下︰「找到了,她在等我們!」

和阿國對望了一眼,怎麼辦?

小莉挨著阿國坐著︰「小娟啊!叫她先來這兒,等下你們再一起過去。」頓了頓又道︰「小莉那兒女孩比我們這兒年輕、漂亮多了,又都是長頭髮!」

我一聽長頭髮,眼睛一亮,年輕不年輕倒沒什麼,逛茶室這檔事,哪有什麼漂亮不漂亮的,不過幾百塊台幣,又挑什麼挑。

眼前這一個小莉,和坐我旁邊的另一個女孩,也不知她叫什麼,年紀都還不太大,看起來都不超過40(以我們的輩份來說,40以下的女孩都可以稱為幼齒了,至於更年輕的,如30以下的,那更少了),不過、長髮女孩,在這種小茶室裡,還真不多見。

朝著阿國點點頭,︰「行、就這麼辦!」

阿國再一次拿起手機,撥通了小娟。

這一下功夫,我身旁那女孩已捧起熱茶︰「我叫阿月、先生貴姓?」

呆了一呆、「阿月」,還真她媽的這麼巧,不久前我在另一個地方,另個場合裡也碰上一個「阿月」,如今這一個也叫「阿月」,搖搖頭、看了看這個「阿月」,臉蛋倒不怎樣、T恤下鼓鼓的前胸,短短的裙子,半截大腿白白的。

喝了口熱茶,嚥了口口水,再度搖搖頭,這個「阿月」,當然不是那個「阿月」,同名罷了,我開口道︰「叫我眼鏡行了。」阿月一個身子已靠了過來。

阿國摟著小莉,看了我一眼,他知道我和「阿月」的一段露水姻緣。

(阿月的故事可在元元圖書館找到,有興趣的朋友請自行尋找。)一手摟著這個阿月,一手放在她那白白的大腿上,到底是年紀的關係,這個阿月看起來不年輕了,大腿看來白白的,摸起來可不怎麼樣,少了那種少女特有的滑膩感覺。

阿月用整個胸貼著我胸膛,鼓鼓的雙乳壓著我胸膛,兩團硬硬的感覺傳進心裡,兩隻手已摸上我褲襠,隔著長褲,正努力的搓著我陽具。

我一隻手繞過阿月的脖頸,由T恤的領口往下摸,兩指捏著阿月的乳頭,一下又一下用力捏著,另一手由阿月的大腿往內摸,一下子就摸到那鼓起的一團,手指一勾,挑起三角褲邊緣,食指一按,正按在那裂縫上。

阿月「嗯」了一聲,兩隻手努力的隔著長褲搓著我的陽具。

手指在阿月的裂縫上上下下地摸著,我找著了陰核,食指揉著陰核,中指一突,往阿月的陰道裡插進。

一團嫩肉包裹著指頭,我一下一下的往裡挖,阿月的兩腿左右分著,短裙往上拉,露出的大腿白白的,可惜,手指觸處,乾乾澀澀的。

另一邊阿國和小莉也忙成了一團,桌面上不見任何手臂,四個人分成兩團,這就是淡水的茶室風光。

我忙了半天,阿月這女孩也極力配合,我卻有一種好累好累的感覺,手指在阿月的陰戶再用力按了幾下,我慢慢的將手指自阿月那乾澀的陰戶裡抽出,拿起桌上小方巾擦了擦手,拿起香煙,點著火,慢慢的吸著。

阿月看了我一眼,沒說話,拉下了裙子。

有些不忍的,我還是將手放在阿月的大腿上,一下一下的搓著。

時間慢慢的過去,那一頭阿國和小莉也停下了愛撫,正在低低的說著,有一句沒一句的。

氣氛似乎有點低迷,敲門聲適時響起,一個女孩走了進來。

頂著一頭燙過的短髮,一襲黑色低胸長裙,白晰的皮膚,胸前乳溝深陷,阿國的老相好,小娟進來了。

迅速的打過招呼,小娟、小莉、阿月原本就是熟人,幾句場面話交待後,我付了帳,區區台幣700,跟著小娟走出了小莉這一家。

又坐上阿國的車,跟著小娟到了她的地盤。

小娟這家和小莉那家完全不同,小娟這兒乾淨、明亮、清潔,高級多了,小房間裡擺的是一張圓桌,幾張靠背椅,磨石子地面,外加一組卡拉OK。

陪著我們進來的,除了小娟,還有另一個女孩,長長的頭髮披肩膀,櫬衫、長褲,瘦高身材,站著和我一般高,白淨臉龐略施脂粉,看來30多吧,年紀不很大。

小娟待我坐定了,笑著說︰「陳先生,這是小秋,好好疼我們小秋。」

小秋雙手捧起熱茶,微微笑著︰「我叫小秋,陳先生多照顧。」

一股芳香迎面而來,卻不是茶香,淡淡香味來自小秋,我深看一眼小秋,白淨的臉龐,看來30多了,五官端正,說不上漂亮,嘴角老是掛著微笑,這女孩看起來不錯,第一印象很好。

我捧起茶︰「你好!」喝了一小口。

小秋看著我深深的笑著。

我不知她笑什麼,也不知如何回應她,只好拿起煙,小秋搶著拿著打火機,替我上了火。

那一頭,小娟也開了口︰「陳先生,我們小秋可以吧!」

我還來不及回答,阿國也搶著道︰「小秋,我們小陳可古意的很,你可別欺侮他!」

小秋看著我,微微的笑著。

三個人、你一句、他一句的,小秋又看著我深深的笑著,搞得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只好悶聲吸著煙。

小秋右手一伸,握著我的左手,左手又疊在我手上,將我一隻手包在她驕嫩的手中,用力的搓著,一下子更令我不知如何開口。

小秋握著我的手,笑臉盈盈的道︰「要不要唱歌?」

「我只會唱國語歌。」在這種風塵裡唱的差不多都是台語歌曲,我卻不會唱
台語歌,只好老實的說著。

「你喜歡什麼歌,我幫你點。」小秋笑咪咪的。

「月琴、有月琴嗎?」我脫口而出。

「有!」小秋放開我的手,站起轉身拿歌本,望著她的背影,我好像有一些迷失了。

一首歌一首歌的唱著,我們沒有喝酒,至少過了30分鐘,我始終沒有碰小秋,除了剛開始小秋握了我們的手。

過了一大段時間,麥克風轉到阿國和小莉手上,我才有空和小秋坐下來,望著小秋那淺淺的笑容,長袖的襯衫,我實在奇怪自己,進來這麼久了,居然碰都不碰小秋。

狠下心,左手一伸,摟著小秋肩膀,右手捏著小秋襯衫的鈕扣,看著小秋,小秋又笑了,點點頭;我心一狠,解開鈕扣、右手一伸,一個柔柔軟軟的乳房滿把握著,用大姆和食指捏著小秋的乳頭,輕輕揉著,觸手處一片滑嫩,小秋斜身一靠,整個背脊靠著我,玉手一伸,落在我褲襠上,隔著長褲,搓著我的陽具。

我輕輕的揉著、摸著小秋的乳房,揉完了這邊換那邊,小秋一直靠著我,一聲也不出,那邊,阿國和小娟卻一首歌一首歌的唱著,一些也不打擾我。

小秋那柔柔軟軟又滑嫩豐滿的乳房,我一下一下的摸著揉著,時間似乎過去不少,也不知是如何改變的,我試著撥開小秋的長髮,尋著她的耳朵,輕捏著、一下一下的,小秋輕哼幾聲,我頭一低,咬著小秋的耳垂,輕輕的拉著、舔著、吸著。

小秋輕輕的笑著,掙脫我對耳垂的攻擊,轉過頭來,細聲的說著︰「我很敏感的…」

「敏感、那好,我要摸一下!」我裝出很急色的樣子。

小秋吃吃的笑著,我右手下伸,落在小秋的兩腿間,隔著長褲,手掌包裹著小秋的陰部,一股溫暖透過手掌傳到心侃裡,另一手仍在小秋的乳房上。

解開鈕扣,是的,小秋的長褲不是拉煉,而是鈕扣。

從解開的鈕扣中,我伸進右手在小秋的三角褲上,又是一股熱氣透過掌心,小秋「嗯」了一聲,頭一轉,塗著紅色口紅的櫻唇湊著了我的唇,深深的就是一吻。

我的左手摸著小秋的乳房,右手在小秋的三角褲上,嘴唇吻著小秋,這一會兒,我似乎已不清楚身在何處了。

摸著三角褲的右手傳來濕濕的感覺,我將小秋三角褲撥往另一邊,指頭直接接觸小秋的陰戶,濕漉漉的一片。

順著濕漉漉的陰道,我區起一節指頭往裡扣,輕輕地,一個圓圈又一個圓圈的畫著,小秋一聲一聲的哼著。

忽然,小秋一挺身,推開了我在她陰道裡的手,驕喘噓噓的,低著頭斜著臉看我,嗯!滿臉嫣紅,恍若塗了一層胭脂。

我噓口氣,拿起小方巾擦了擦手,看著小秋自行扣上鈕扣,點著煙,長長吸了一口。

小秋扣好了鈕扣,又抓著我的手,依偎在我懷裡,仰著頭,深深的看著我。

阿國和小莉仍在唱著歌,好似剛剛的一切,他們都沒看見似的。

依依不捨的和小秋道別,小秋不似一般女子,臨走叮嚀何時再來,她只是看著我,深深的深深地…

再見小秋,已是十天之後。

幾個朋友坐滿一車,我、阿國和另外三個朋友。

一進小秋的店門,正碰上小秋,小秋笑咪咪的「嗨」了聲,立刻上前,摟著我臂膀,半個驕軀靠在我身上,行進間,豐滿的乳房靠著我臂膀,那種軟綿綿又帶點彈性的感覺,頓時使我未喝已先醉。

幾個人一坐定,接著的介紹、敬酒,似乎全和我無關,小秋一方面招呼我,一方面又像個女主人似的,一一的和我的朋友周旋,我則像神座上的佛像似的端坐著。

一陣忙亂後,小秋又貼著我,緊抓著我的手在輕搓著,看著小秋的穿著,櫬衫、褲裙、褲襪,露出一小截線條優美、勻稱的小腿,我依然端坐如儀。

待我將小秋上上下下看了一遍後,小秋稍轉了一下頭,正視著我,白嫩的臉龐、紅唇微張,雙臂一伸,抱著我脖頸,不是火熱、而是微涼的嘴唇,印上我的唇,雙唇一碰觸,小秋舌頭就如靈蛇一般,一下就深入我唇內,輕啜著小秋的唾液,吸吮小秋的舌尖,一忽兒、小秋將我舌尖吸過去,舌頭相互糾纏著,我將小秋抱得緊緊的,舌兒交錯,豐胸壓擠著,褲襠裡的陽具已昂起,久久才分開,小秋臉龐略顯殷紅。

我這邊忙著和小秋親吻,另一邊的朋友們則忙著喝酒、唱歌,當然也摟著女人。

歌聲飄揚中,小秋拉著我︰「我們跳舞去!」

卡拉OK和桌子間有一小片空地,跳大動作舞當然不行,華爾滋或三貼卻足足有餘;和小秋手拉著手,歌聲中相擁一起,臉頰貼著臉頰,胸膛緊貼著小秋豐滿的雙乳,下腹也緊貼著小秋的下腹,立刻的,本來就已昂起的陽具,在小秋柔軟驕軀的磨搓下,立即昂首上翹,小秋的反應是立即的,吃吃的笑著︰「那麼快就硬了?」

我只有張開口,傻笑著,小秋笑著,紅紅的櫻唇又湊過來,迎著小秋那紅紅的櫻唇,我頭一斜,一口又吻下去。

這一下,是真正的三貼,唇、乳、下陰全貼得緊緊的,發至小秋身上的淡淡香氣,絲絲的沁進鼻端,柔若無骨的驕軀抱滿懷,我有一種迷失的感覺。

在一陣掌聲中,歌聲停止,朋友們熱烈的鼓掌,小秋依然擁著我,驕聲道︰「干什麼,沒見過我們夫妻親熱呀!」話一落,玉臂圈頸,紅唇又印上我唇,「波」的好大一聲。

又是一陣掌聲響起︰「對、這就對了!」朋友之一高叫著。

「知道了,老公喔!」小秋應聲中,又是一個吻落在我唇上。

一舞既罷,重新回座,小秋殷勤的挾水果送進我口。

口裡嚼著小秋送進口的水果,身子稍斜,右手已經放在小秋穿著褲襪的大腿上,順著褲襪往內摸著,小秋半個驕軀倚靠著我,頭微昂,輕聲道︰「今天不方便,人家那個來了!」

「哦!」我一聲輕歎,慢慢將手抽回。

「下一次、下一次,好嗎!」小秋的聲音帶點哀求的語調,陪罪似的拉著我的手,往自己乳房上隔著襯衫用力按著。

我笑了,一些也不在意小秋因為月經而不能摸她那溫濕的小穴,雖然我極懷念小秋那稍加挑逗即濕漉漉的陰戶;腦海中還記得小秋那一片淋漓的肉縫,我之所以再來,全是想重溫小秋那溫暖,柔嫩又濕淋淋的裂縫,迷人極了。

一手按著小秋的豐乳,稍嫌不足,我立即兩手圈抱著小秋,左右雙手一邊一個,一齊按住小秋左右雙乳,用力的握了一下,對著小秋道︰「隔著衣服怎麼過癮!」

小秋「嗯」了一聲,頭一昂,親了我嘴唇一下,拉著我手往自己領口內塞,滑嫩豐乳立即滿手握著。

整只手掌掩蓋著小秋豐乳,是真的豐乳,一手蓋不滿;我用手掌輕揉著,一圈一圈的揉,小秋硬挺的乳尖抵著我掌心,改用兩根指頭輕捏著小秋那發硬的乳頭,揉著、揉著。

小秋整個身子軟綿綿的靠著我胸膛,緊閉著雙眼,纖纖玉手放在我褲襠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搓著,剎那間,整個房間似乎不再有第三著,恍惚中,我已不確定到底花錢的大爺是我或者小秋是花錢的大爺了。

雖然沒有激情,回味依然無窮!

離情依依,只好傚法「我們的朋友」徐志摩那「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的精神,和小秋道別,卻不知她是否能體會。

爾後的幾天中,朋友們經常提起小秋,似乎認定了小秋是我「馬子」,這一點我雖不想承認,卻也不想否認。

幾次的閒談中,見過小秋的朋友們極力的稱讚,這給我極大的安慰,雖然我心裡另有一種打算,兩次邂逅,小秋始終沒有給我她的電話,這一點很重要;當然,我也沒有給她我的電話,這使得我和小秋之間隔著一道鴻溝,男女之間沒有電話交換,可以表示交情還不夠深,尤其小秋身在風塵,雖然她給了我極大的撫慰,沒有留下電話,就表示想找她,得到她上班的地方去,這一點真的很重要。

除此之外,經過朋友們的吹噓,使得我見小秋,變成一件很難的事。

一直拖了好久,至少半個月後,才再找上小秋,這一次是四人同行。

去之前,先由阿國電話連絡他「馬子」小娟,敲定行程,確定小娟和小秋都在,一行四人這才上道。

仍然和上次一樣,小秋一見我就摟著我臂膀,半個胸一個乳房壓著我的臂膀緊緊的,那軟中帶硬的感覺又使得我小腹一陣熱。

照例的,先看一眼小秋的穿著,和上一趟一樣,襯衫,褲裙,褲襪。

進了小房間的繁忙,一切如同公式,一成不變。

小秋和我的朋友們對過了酒後,斜靠著我,我撫著小秋的頭髮,和小秋臉對著臉,白白淨淨的臉龐,略施薄粉,一頭長髮過肩膀,淡淡香味沁入鼻,我手一緊,將小秋擁入懷,唇對唇,親了下去。

舌尖互碰、吸吮,久久才分開,我一手摟著小秋,一手拿起煙,小秋一邊替我上火,一邊說著︰「要不要給你我的電話。」

我看著小秋,點點頭。

真是奇怪,這幾天我才在想,小秋連電話都沒給我,現在居然要給我電話,哈!要給,就收下了。

「我出去一下。」小秋說著,又親了我臉頰一下。

「嗯!」我答了一聲,繼續吸著煙,看著朋友們與女人拼酒。

小秋很快的進來,將一張紙塞進我襯衫口袋,又擁著我唇對唇親了一下,轉身和人大聲的說著。

從口袋理掏出那張紙看了看,三個電話號碼,兩個號碼寫著「店」,那是我們現在這個地方的電話號碼,另一個號碼沒寫屬誰,就是十個阿拉伯數字,我知道那是小秋私人手機,慎重的將寫著電話號碼的紙收進皮夾理,小秋笑咪咪的看著,又親了我一下。

拉著小秋坐著,我先隔著衣服在小秋的乳房上搓著,小秋「嚶嚀」聲中,一手放在我褲襠上搓著我的陽具,身子軟綿綿的靠著我。

我心中早有一份打算,小秋既已給我電話,過幾天我得試試,今天就別太急色了。

餘下時間我不太挑逗小秋,緊止於拉手、接吻,偶而摸摸乳房,唱個歌。

臨走時,小秋只說一句話︰「打電話給我!」

「當然。」我回答著。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小秋的電話始終存在我的皮夾裡,我強迫自己別太快打電話給她,雖然一想起小秋那濕淋淋的小穴,心理總有一股衝動,一直到了那一天,台北的天空下著雨。

時間還是午後,和阿國又碰了頭,下著雨的日子,大伙的工作心情似乎被冷卻了,我提議去找小秋,朋友們不太贊成,他們說找小秋只是便宜我一個人,因為每次到小秋那兒,小秋固定陪我,阿國則有小娟,其他朋友沒有目標,每次的女人都不同,一回來算起帳,大伙平均分攤,朋友們認為不 算,不如去唱歌,沒有女人,大家公平。

幸好阿國幫著我,幾經協調,朋友們還是表現出了力挺到底的義氣,臨上車前,我打了個電話給小秋,確定不會空跑一趟。

撥通小秋的號碼,那一頭傳來小秋的聲音︰「哪一位?」

「小秋,我姓陳,知道我是誰嗎!」第一次打電話給小秋,深怕她認不出我是誰。

「知道,我聽得出你的聲音,給你電話好幾天了,這才記得我!」小秋的聲音帶點哀怨。

「今天有空想去你那兒,你上班了嗎?」

「怎麼那麼巧,我們休息幾天了!」

「哇!怎麼回事,警察取締呀?」回頭看看大伙,看看大家的意思如何!

「叫她出來唱歌,看她怎麼說!」阿國說著,另外二人也表示可行。

「哪有,我們老闆娘生了病,暫時休息啦。」小秋的店沒有老闆,只有老闆娘,老闆娘一生病,店理沒人作主,眾家姊妹只好休息了。

「那怎麼辦,你在哪兒?」

「在○○醫院,反正沒事,看看老闆娘……」

「要不然我去接你,我們去卡拉OK!」我試著邀她,看她如何回答。

「你們幾個人呀?」小秋的回答沒有任何猶豫。

「四個羅,阿國也在。」

「那你來,小娟也在這兒。」真是巧了,小娟也在至少公平些,否則四個大男人只有我有女伴,又要引起公憤了。

「馬上到,10分鐘,女和小娟到大門口等。」

「知道了,拜!」

「拜!」掛上了電話,看著朋友們,朋友們點點頭,表示可行。

事情就算定了,小秋的表現良好,接著就是我表演了。

在卡拉OK店裡,四男兩女坐了個大桌,桌上擺滿各種食品和啤酒。

朋友們喝酒、唱歌,小秋卻依偎在我懷裡和我手兒相握,手擁玉人纖腰,我在小秋耳邊輕輕的道︰「好想跟你好一次?」

「嗯、你不乖!」小秋笑容滿臉的在我臉頰上親了一下,貼著我耳朵又道︰「可是現在一出去,他們都知道了。」

「兩情相悅,不管他人如何,我們走!」我向阿國比了一個出去的手勢,阿國揮揮手,和小秋拉著手走出卡拉OK。

一隻小雨傘,擁著小秋共步雨中,我有一種重回少年的感覺。

進了賓館的房間,小秋先進浴室放熱水,我坐在床邊的沙發上點起一根煙,小秋把皮包往小茶 上一甩,站在我眼前襯衫紐扣一顆一顆解開,脫掉襯衫後,一副半托式鮮紅乳罩首先映入眼簾,接著解開長褲紐扣,小秋嬌軀輕搖,長褲自行往下掉,就在我身前二尺距離,白白的大腿緊挾著,小小一條鮮紅三角褲,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半裸的小秋,生理立刻反應,小腹一陣發熱,陰莖微抬,小秋轉了一圈,往我懷理一落,雙手圈著我脖頸,就是一個香吻。

慌忙按熄手中尤再燃著的香煙,雙手抱著小秋,背脊處觸手細膩,我上上下下一陣遊走,享受那手掌傳來的舒適感,也享受著胸前豐滿雙峰的壓擠。

四片嘴唇緊貼著,小秋香舌在我口中翻捲,淡淡香氣充斥著,褲襠裡的陰莖更挺了,撫著小秋背脊的手尋著乳罩勾勾,兩指一錯,小秋乳罩已解開。

沒有阻擋的背脊一片滑膩,由上往下,右手穿過三角褲直入股溝中,小秋「嚶嚀」聲中四片嘴唇分開,站起身、甩掉乳罩奔入浴室,恍惚中我只見雙乳在我眼前一晃,活色生香的美人嬌軀已不見。

站起身,卻見小秋從浴室裡探出頭來,批肩長髮往下垂,赤裸的手臂向我招了招︰「來呀!」旋即又沒入浴室理。

這一刻,我的陰莖已暴漲,自行脫了衣,挺著高翹的陰莖進了浴室,小秋全身浸泡在浴池裡,浴池水半滿,飽滿的乳房驕傲的挺著,乳頭略顯黯紅,鮮紅三角褲擱在衛生紙上,我正在猶豫,小秋卻吃吃的笑著,看著我高翹的陰莖,招著手道︰「進來呀,還站著幹嘛!」

跨步進浴池,小秋雙腿一開,四條腿交錯,細膩的觸感讓神經好舒適,小秋滔著水從我肩膀往下淋,溫熱的水流過胸膛,其實此刻我已不覺溫度如何,雙手握著小秋豐滿的乳房,軟綿綿的,指頭輕揉著乳頭,小秋雙手也握著我硬挺的陰莖,正輕輕揉著。

和小秋邂逅已一月有餘,此刻才赤裸相對,卻又是氣氛十足的鴛鴦浴,這種旖旎氣氛在我結婚初期曾短暫享有,近二十年已不曾再有過,如今和小秋共享鴛鴦浴,心理這份激動久久不能停。

小秋一直搓揉我陰莖,我則努力揉著小秋雙乳,一些也不像洗澡,小秋嗯嗯
哼哼的,無奈浴池實在太小,我拉起小秋匆匆擦乾身上水漬,往床上去。

潔白的床單上,躺著小秋赤裸的身軀,豐滿的雙峰驕傲的頂著乳尖,雙腿筆直併攏,小腹下三角型陰毛覆蓋著,膚色並不頂白,卻仍細膩,匆匆瀏覽一遍,我一頭已埋進小秋雙乳,用嘴咬著、用手揉著,小秋卻和我陰莖交上了勁,正努力的揉著。

分開小秋雙腿,左手先在細膩的大腿搓著,再侵入小秋陰戶,觸手處已潮濕一片,手指一下一下揉著,小秋又是「嗯嗯哼哼」的一聲接著一聲,我吻著一個乳頭、用手揉著另一個乳頭,在陰戶的左手食指順著小秋濕漉漉的陰道往小穴內直入,小秋「嚶嚀」聲中,我食指一下一下的直叩,淫水順著指頭的進出而往外流,每一下的深入,小秋一聲聲的哼著,在一聲長長的「哦」聲中,小秋的屁股高抬、再抬,小穴一陣收縮,高抬的屁股無力下垂,小秋的第一次高潮來了。

緊緊抱著小秋,食指仍深深的插在小穴裡,我親吻著小秋,小秋看著我,雙手抱著我,吻著我。

抽出插在小穴裡的食指,我跟小秋說︰「該我了,我喜歡你在上面。」

小秋「嗯」了聲,跨坐在我身上,扶著我硬挺的陰莖,屁股一沉,陰莖已沒入小秋濕淋淋的小穴裡,小秋雙手按住我胸膛,驕喘噓噓的套著陰莖,我雙手分開捏著小秋雙乳乳頭輕揉著,小秋每一下的套動,都讓陰莖深入子宮,一下一個驕哼,沒幾下功夫,小秋又一陣抖,整個身子叭在我身上,陰道陣陣的收縮,又來了一陣高潮。

這一次我緊抱著小秋,小秋喃喃地在我耳邊說著︰「好舒服……哥……我好舒服……」

雙手在小秋細膩的背脊撫著,我說︰「小秋、我還硬著呢!」

「我知道……哥……我知道……讓我休息一下……」小秋的高潮似乎還在,緊抱著我驕喘著。

趁著小秋高潮未退,我緊抱著小秋,艱難的翻了身,小腹緊貼著小秋的小腹,將小秋壓在身下,我一下一下的抽動陰莖,小秋雙腿大張著,嘴裡一聲聲的叫著︰「哥哥……好舒服……好舒服……哥哥……」

陰莖在小穴裡進出,小秋的小穴並不緊湊,年齡的關係而稍顯寬鬆,小秋似乎也覺不過癮,叫著︰「挾起來……哥哥……讓我腿挾起來……」

移動雙腿讓小秋的雙腿並著,挾緊的雙腿,果然讓小秋的小穴緊湊了些,我抱著小秋,陰莖用力的插入、抽出、又插入,恥骨碰著恥骨,小秋一聲聲哥哥、哥哥浪叫著。

緊抱著我的小秋忽的抱得更緊,嘴裡絲絲的吸著氣,我知道她又快高潮了,果然、小秋叫著︰「哥……來了……來了……我又來了……」

陰道裡一陣又一陣的收縮,一股熱流迎著我的龜頭而來,使得我一陣抖擻,迎著小秋洩出的陰精,我用力的衝刺,小秋卻緊抱著我,哀哀的叫著︰「停一下……哥哥……停一下……」

趴在小秋身上,我上身微抬,半側著身子,撫摸著小秋乳房,指頭輕捏著乳尖,我說著︰「好嗎?」

小秋半瞇著眼︰「哥哥、好舒服,好舒服,我從沒這麼舒服過。」

我挺著尚未射精的陰莖在小秋的陰道裡又挺了兩下,苦著臉道︰「小秋、你舒服了,我怎麼辦,還硬著呢!」

「哥,先拔出來,讓我休息一下,不能再來了,我受不了!」小秋帶點哀求的說著。

美人有令,只好遵從,看樣子我今天沒得玩了。

拔出插在小秋陰道裡還硬硬的陰莖,和小秋並躺著,小秋窩在我懷裡。

「哥哥,你讓我很舒服、很舒服,真想跟你在一起(同居)!」

手撫著小秋的臉龐︰「在一起,你有老公嗎?」

「他甩了我們、我和小孩!」小秋悠悠的說著。

「離婚沒有?」我問著。

「沒有!」小秋回答的很乾脆。

「就是了,我也有老婆、孩子,你又沒離婚,怎麼在一起!」我回答著。

小秋遲疑了一下,說著︰「哥哥,你弄得我好舒服,從沒有人能像你這樣,讓我來三次高潮,以後、隨時,哥哥你記得,不管什麼時候,只要你要我,打電話給我。」

「這樣好,暫時,我們保持這樣,讓我們多瞭解,以後,看情形吧!」我擁著小秋,下了結論。

「嗯!」小秋像貓一樣的依偎在我懷裡。

「哦!還有一事忘了問你,你幾歲了?」

「40了、老了!」聲音像來自遠方,輕輕的。

「那有!你看來像30、穿著衣服或像現在這樣脫光光,都像30。」我撫著小秋的豐乳,由衷的說著。

「嗯、哥哥,你好壞。」小秋握著拳,捶著我的胸,輕輕的。

小秋縮了縮身子,貼我更緊道︰「哥哥,別跟你朋友說我來了三次高潮。」

「知道!這是我們的秘密,我不會說的!」

「嗯!」小秋的聲音輕輕的,似乎已睡著。

而我的陰莖卻還硬硬的……

後記︰小秋這個故事,暫時在此告一段落,和小秋保持著這種奇怪的相處方式,非我所願,但是,不這樣又能怎樣呢?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