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哦~~come on~~~」刺激的聲音伴隨著誘人的畫面出現在電視裡,我就在電視前懷著激動的心情做著一件對我來說很刺激的事情。

為什麼A片裡的女人都有那麼好的身材,而且她們的叫聲是那麼的專業,大概一個性冷淡聽到這聲音都會有慾望,就不要說我,一個天天呆在家裡,無聊而且又血氣方剛的年輕人了。

我的眼睛盯著屏幕,左手上下的套弄著朝天而起的陰莖,龜頭上已經出現了一絲的液體,右手的手指緊緊的按在睪丸下,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只要阻止了睪丸裡的精液排到外面的話我就可以感受到特殊的快感。

電視上出現的是一個特寫,是男主角的陰莖從陰道裡拉出的鏡頭,而且他將精液射到了那女人的陰道中,女人的陰道口一張一合,不一會白色的精液從收縮中的陰道裡流了出來,略微有點褶皺的陰唇阻止了精液的流出,但是更多的精液從裡面湧了出來,那兩片陰唇自然無法阻擋,白色的精液順著陰戶的地勢流了下來,一直流到了肛門附近。

這麼刺激的場景我當然不會放過,我加快了套弄的速度,右手也有節奏的按著睪丸的下面,一陣快感來臨,精液出現在陰莖中,我左手用力的捏住陰莖不讓精液通過,熱乎乎的精液在我的尿道中停了下來,但是陣陣的快感使我忍不住還是鬆開了手,精液從尿眼中流了出來,我輕輕的套弄著,任憑精液留在手上。

「呼~~~」我鬆了一口氣,然後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紙巾擦了擦手上以及龜頭上的精液,然後將褲子整理一下,又將碟片從機器裡拿了出來放在了自己的櫃子裡,最後鎖上櫃子。

我叫胡言,今年26歲了,現在是一家公司的區域主管,負責我們這個城市的市場開拓以及資料收集。我有幾個員工,所以工作基本上由他們做。我沒有固定的工作場所,沒有固定的上班時間,我所需要的是一台電腦,然後每次由我的手下將資料發到我的email中,我再綜合起來做成報表發給公司,然後等待著公司的命令,最後我再命令我的手下去做。

平時比較輕鬆,爸爸媽媽在大使館工作,一年到頭都在國外,每年回來的次數不多,所以把我托付給姑姑,每月匯款給我。我每月有自己的收入,不算高但是夠我平時開銷的了。姑姑在一個公司上班,照顧我的時間也不多,所以很少來我這裡,我沒事的時候會到她那裡打打牙祭。

我是個色鬼,但是有色心沒有色膽,最大限度也只是在家看看A片打打手槍而已,朋友每次叫我出去風流快活我都推脫了,因為我不想給人留下個壞印象,可事後回到家裡都十分的後悔自己沒有去。

我看了看時間差不多快七點了,於是穿好衣服出去吃飯。我在一個小區的一樓住,為的是出門方便。樓道很寬敞,而且有暖氣,我才走到樓道裡就有人迎面向我走來,然後跪在我面前抱住了我的腿。

「先生,先生,行行好吧,給點東西吧,我已經幾天沒有吃東西了。」一個婦女的聲音響起。聽著是女人的聲音,可我一看,怎麼也看不出她是個女的,她身上穿著一身亂七八糟的東西,乍看起來有點抽像藝術的味道,褲子套了幾層,但是確實上下都是洞,裡面黑黑的皮膚都露了出來。

「先生,先生~~我還有一個女兒啊,我們好久都沒有吃到東西了。」她還是求我。我是一個愛面子的人,本來可以一腳將她踹開,但是她抱的太緊了,我也沒辦法,只有從包裡拿出了十元錢給了她。

「謝謝~~謝謝~~」她一邊說一邊給我磕頭。

我沒有理她自己走了出去,我們這個區的居委會因為同物業公司弄了矛盾,那些傢伙就不再管我們了,有什麼事情都得自己去管,所以現在我們這個區的乞丐比較多,但是沒辦法。

我一個人在大街上無聊的溜躂,然後找了一家小餐館進去吃了點東西,一個人實在是無聊,我又在大街上轉了轉,然後進了一家酒吧喝了幾杯,就同酒保閒聊,順便就聊起了乞丐。

「其實那些乞丐並不是真的乞丐,他們大多有家,只是現在是冬天了,到了農閒的時候,所以他們出來乞討賺點外塊。」酒保給我滿了一杯酒說。

「哦?真有他們的。」我喝了一口酒說。

「其實還不止呢,聽您說的,剛才您遇見的多半是一些外地來的,要不就是我說的情況,要不就是家裡有了什麼問題了。這個城市內的乞丐才厲害呢,他們有自己的地盤,有自己的分工,還有幫主呢。」

「幫主?那不是成了丐幫了嗎?」我說。

「這也沒辦法啊,這些乞丐各有各的法寶,有的一天要百十塊那是正常。」酒保神秘的說。

「真是可怕。」聽酒保說的這些話我不禁對乞丐有了一些興趣。

我同酒保談的挺投機,一直到了十一點多我才回到自己的小區裡,樓道裡很黑,我從口袋裡拿出了那只帶著手電筒的鋼筆。我正要向自己家走去,忽然被什麼東西絆到了,我用手電筒一照,發現竟然躺著一個人,正是我出門的時候同我要錢的那個女人,在那女人的前面還躺著一個,但是看不清楚臉。

我蹲下了身體,婦人沒有反應,我把手放在她的鼻孔下,呼吸很微弱,我又摸了摸她的額頭,燙的很,看來是感冒昏了過去。她們就躺在我家門前的地方,我把婦人向外推了一下,婦人身體一翻趴在了地上。

我一看,心跳開始加速了,原來婦人的褲襠破了有一大塊,紅色的內褲都露出來了,借助那一點點的手電光我發現她的臀相當的豐滿,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下,這一摸手立刻像被吸住了一樣無法從上面挪開,我的手從她紅色的內褲側面塞了進去,當我摸到那毛茸茸的陰部時,我的心已經跳成一團了。

一個淫蕩的笑容出現在我的臉上,現在已快到凌晨了,大家差不多都已休息了,想到這裡我將婦人的內褲扯了下來,微弱的光使我只能看見黑黑的一片,我的手在上面摸索著,找到了那個溫暖的小洞,婦人身上很燙,她的陰道也很熱。

機不可失,我立刻把褲子褪到大腿處,然後露出了早已經勃起的陰莖,我用手指在她的陰道裡摳了幾下,發現裡面很乾,於是我吐了點口水在上面,她的身上有一股難聞的氣味,陰部的味道更是如此,但是這絲毫沒有影響我的興致,我緊張的把陰莖頂在她的陰部,然後一用力,陰莖頂了進去。

「嗯!」陰莖的進入使她發出了聲音,但是隨後又沒了動靜,我雙手撐在地上,陰莖用力的抽動起來。

好舒服,沒有想到她的陰道是這麼的緊,更沒有想到的是本人的第一次居然是同一個乞丐,我都感覺到好笑,但是現在的我沒有時間想別的,我享受著從陰莖上傳來的快感,這新奇刺激的玩法真是有趣。

我單手支撐著身體,另一隻手費勁的摸到了她的乳房,於是一邊抽動一邊開始捏著她的乳頭,我怎麼用力的捏她都沒有動靜。

特殊的環境,特殊的人,再加上我有點緊張,於是很快我就射了,精液毫無保留的送給了婦人的陰道。

我停了一會,然後依依不捨的把陰莖拉了出來,我看了看左右立刻打開房門跑了進去。

回到家後,我靠在門上,手按在心臟部分,我的心還在那裡激烈的跳動著,額頭上已經出汗了,真是刺激。我平靜了一下,然後走進洗手間洗了一個澡。

我舒服的躺在床上,陰莖上還留有乞丐婦人的餘溫,我在那裡翻來翻去的,大腦裡總是在想剛才的事情,我努力的閉上眼睛不去想,但是還是不行。

我從床上坐了起來,然後披上衣服,走出了門,我打開外面的燈,一看那兩個人還在那裡躺著,雖然樓道裡有暖氣,但是北方的冬天不是一般的冷,我心一橫,走出去分別將她們兩人抱了進來。

我把她們放在了沙發上,我才發現原來另一個人也是個女的,她們身上的味道太難聞了,我走進洗手尖間,然後在浴盤裡放滿了水。

乞丐穿的衣服真是有特點,不管多麼小的衣服都能穿得進去,我費了半天的工夫才把她們的衣服都脫掉,身材都不錯,雖然髒了點,我在她們的乳房上摸了幾把,然後把她們一起抱進了浴缸中,好在我的浴缸還夠大,我把她們面對面的放在裡面,然後開始了清潔工作。

給她們脫衣服難,給她們洗澡就更難了,我的一整瓶沐浴露,以及一瓶洗髮水都用完了才將她們清理乾淨,我把她們的衣服都扔了,然後又把我父母的一些不穿的衣服拿了出來放在那裡,我又把她們從浴缸裡抱了出來放到我父母的房間裡,然後給她們蓋上了被子。

洗乾淨後再看她們原來長的不是很難看,尤其是那個小一點的,看上去應該就是她說的女兒了,長的很文靜,睫毛很長,婦人長的也可以,乳房有點下垂,但是嘴唇很厚,很性感,我不知道將陰莖放在她口中會有什麼感覺。

我拿出體溫計給她們測了一下體溫,一個39度,一個38度9,真是夠可以的了,如果不是我她們今天多半就死在外面了。我拿了一些退燒和消炎的藥給她們強行灌了下去,然後把被子給她們蓋好後我走了出去,從冰箱裡拿了點吃的東西,兩大塊麵包,兩瓶果汁,一隻雞,都放在客廳的茶几上。

當我再次躺在床上時,我心裡的一塊石頭落了下來,一想到她們的身體我的陰莖就蠢蠢欲動,我立刻轉換了思想,想起了祖國的經濟建設,這才平息了我的慾火。

第二天我早早的就起來了,然後拿著吃的東西走到了父母的房間,她們的樣子好多了,臉色也紅潤起來,我摸了摸她們的額頭,兩個人的燒退的差不多了,身上出了一身的汗。

這時候那婦人好像有點清醒的意思了,她搖晃著頭,努力的睜開眼睛,當她看到我的時候嚇了一跳,但是當她看到自己的周圍的一切時,她呆了,但是很快就明白是怎麼回事情,她立刻從床上跳了下來,跪在地上。

「先生,先生,你是好人,你是活菩薩,你的大恩大德我們就是做牛做馬也報答不了。」她一邊磕頭一邊說,頭撞在地板上發出了聲音。「玲鈴快起來,快來給先生磕頭。」她又把女兒叫醒,兩人光著身子一起在地上給我磕頭。

「算了,算了,先把這衣服穿上吧。」我說著把衣服扔給她們。

我出去在外面等,不一會兩人穿著衣服走了出來,果然是人靠衣裝,兩人穿上後檔次立刻火箭般提升。

「先吃點東西吧。」我說。

她們走過來跪在了地上,沒有動。

「怎麼了?你們不餓嗎?」我問。

「先生,我們這條賤命都是您的,我們不敢。」婦人說,

「你不要客氣,我救你們是有原因的。」我說,「你們過來坐吧。」兩人走了過來坐在我兩邊。

兩人坐在沙發上打量著我家裡的擺設,我把吃的東西分成兩份,然後遞給了她們。

「吃吧。不夠還有。」我大方的說。

兩人開始吃東西,讓我奇怪的是婦人把自己東西中的一半都推給了女兒,然後自己只吃一小部分,女兒又把東西推了回來,兩人就在那裡讓來讓去的。

「不用讓了,這裡東西很多,你們都有得吃。」我說。

聽到我的話兩人才繼續吃東西,在我印象中乞丐吃東西肯定是狼吞虎嚥的,但是這母女二人卻吃的從容不迫,她們不餓嗎?很快她們把我拿來的東西全都吃了,連那隻雞的骨頭都吃了下去。

「你們是哪裡人啊?」我問。

「我們是廣西農村來的。」婦人說。

「廣西?你們從南方到了北方。」我吃驚的說。

「是啊,我們一路乞討到了這裡。」婦人的語氣很恭敬。

「那為什麼你們要乞討?」我問。

「家裡窮啊,房子同耕地被政府居委會征走了,給我們那點錢還不夠買一台電視的,他們說欠著,一直拖到現在。」她說。

「那你丈夫呢?」我問。

「哎~~~丈夫病死了,我們的錢都花在給他看病還有他的後事上了,後來我們沒有辦法只有出來乞討了。」她說著眼淚流了出來。

坐在一旁的她的女兒也哭了。

我把手搭在她女兒的背上,另一隻手搭在她肩膀上,輕輕的拍著安慰她們。

「你們以前有沒有上過學?」我問。

「我女兒上到高中,我也上過初中。」婦人回答。

「你女兒叫什麼?」我問。

「您叫她小玲就可以了,她人很害羞,哎~跟我出來乞討真是苦了她。」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她們吃東西的時候都很斯文,我又從冰箱裡拿了點水果給她們吃,然後自己也吃了點東西。

俗話說:飽暖思淫慾。我的頭靠在沙發上。

「先生,您……我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婦人望著我說。

我看著她紅紅的臉,下腹燃起了一股無名火,我的心跳加速了,我拉開了褲子的拉鏈將陰莖拿了出來展現在她們面前。

「啊!」小玲大概是沒有見過這東西,立刻用手摀住眼睛。

「不用你們幹別的,好好陪我就可以了。」我淫笑著說。

「先生……你救了我們母女的命,我們做什麼都可以,只是我已經不是女兒身……」

她還要說什麼,我打斷了她的話,「沒關係,給我嘬嘬吧。」

婦人看看我,於是俯下了身子將我的龜頭含在口裡,嘴唇用力的吮吸起來,嘴唇將我的龜頭包裹住,不住的在我龜頭的邊緣處摩擦著。

她那厚厚的嘴唇果然有特殊的美麗,但是她的技術不是很好,因為牙齒總是磨得龜頭有點痛。我的手掀開了她的衣服,然後伸到她的胸前,摸著那對豐滿的有些下垂的乳房,手指在乳頭上玩弄著。

她的皮膚摸起來不是很滑,乳房上也有一些小疙瘩,不過這樣摸起來更是過癮,我的手指很用力,開始還是輕輕的揉捏,但是後來卻是用力的掐,但是她卻一直忍著沒有發出任何聲音,還是勤奮的吮吸著我的陰莖。

我的手又伸到她的臀上,她抬了抬身體讓我摸起來更方便,我的手指在她的肛門上蹂躪著那小小的菊花洞,然後又延著她肛門上的體毛摸到了她的陰道口,還是很乾,我的手指又往裡插了一點,總算摸到了一絲潮濕。

小鈴在我旁邊不敢看,我輕輕的把她的手拿了下來,然後去吻她的唇,但是她閃開了,我吻到了她的臉上。

婦人看到這情景,她鬆開我的陰莖說:「小玲,我們的命是先生救回來的,你就不要拒絕了,以後你不一定遇見這麼好的人。」

聽了婦人的話,小玲主動吻著我的嘴唇,我的舌頭伸到她的口中,攪動著,才一會我就感覺到小玲的心跳加速了。

我的手從婦人的衣服裡拿了出來,又塞進了小玲的衣服中,她的乳房摸起來不是很豐滿,像一個蘋果一樣,我一隻手剛好抓住,兩隻手一手一個,我揉著她的乳房,品嚐著她的舌頭。

「小鈴,你今年多大了。」我鬆開嘴唇問。

「19。」她的聲音小的很。

已經19歲了乳房還只有這麼大,看來是營養沒有跟上,我想。我拍了拍婦人的頭,她立刻鬆開了我的陰莖,然後我把小玲按到我的陰莖上,小玲抬頭看著婦人,婦人點了點頭,目光中充滿了鼓勵,小玲張開了嘴把我的龜頭含進口中。

與她母親的動作剛好相反,她只是用牙齒將我的龜頭輕輕的咬住,然後用舌頭在龜頭上面四處的舔,我舒服的要死。

「把奶子給我看看。」我對婦人說。

婦人點了點頭,然後把衣服撩了起來,一雙大乳房在我面前跳躍著,我立刻抓住了一隻,然後貪婪的吮吸另一個乳頭。

小玲的口要比她媽媽的熱許多,口水也相當的多,我可以感受到一股熱流從龜頭上流到了我的睪丸上,小玲大概發覺了這一點,她立刻鬆開龜頭,舌頭沿著我的龜頭追蹤著那跑出來的唾液,一直追到了睪丸上才停止了動作,然後在我的睪丸上舔了一下後又回到我的龜頭上繼續的努力。

我品嚐著少婦的乳頭,雖然她已經洗了澡,但是仔細的一聞的話她身上還是有一種奇怪的味道,是一種微微的臭味同沐浴露香氣混合的味道。我的手鬆開了另一隻乳房,摸到了昨天晚上我曾經享用的陰道上,一想到昨天晚上那過癮的經歷我的陰莖立時又大了少許。

我把陰莖從小鈴口里拉了出來,「把褲子脫掉。」我對婦人說,她順從的脫掉了自己的衣服,還把女兒的衣服也脫了下來,然後兩個人並排跪在那裡,屁股衝著我。

我在陰莖上吐了一點口水,然後用力的插進了少婦的陰道,右手手指塞進了小玲的陰道中,在裡面攪動著,陰莖在婦人的陰道中活塞似的抽動著。

婦人的陰道還像昨天晚上那樣十分的刺激,我每次插入都頂到了盡頭,婦人的頭頂在沙發的靠背上。

「嗯~~~嗯~~~」她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但是從她的反映中我可以看出她也在享受,我用力的抽動片刻停止了運動,婦人見我停了下來,於是自己前後晃動著身體,乾澀的陰道也開始變得順滑起來。

我的手指從小玲的陰道中抽了出來,我把上面沾的液體塗在婦人的屁股上,然後壓在她身上,手抓著她的乳房猛烈的抽插著。

大概是很久沒有被男人愛撫過的婦人很快陰道就收縮起來,她用力的夾住我的陰莖,雙手則用力的抓住沙發靠背,一股異常溫暖的液體將我的陰莖包圍在其中。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女性高潮了吧,我想著。

一旁觀看的小鈴滿臉通紅,當我們的視線相對的時候她立刻把頭扭了過去,我笑了,從婦人的陰道中拉出了陰莖,然後走到了她的後面。

小玲好像知道我要幹什麼,她把屁股抬高了一點點,然後學著她媽媽的樣子雙手抓住了沙發靠背,她的陰道很漂亮,整個陰戶都是粉紅色的,陰戶上長著幾根稀疏的陰毛,當我的龜頭頂在她的陰道口的時候她的身體抖了一下。

我慢慢的把陰莖插了進去,但是才進了一小部分就無法進入了,因為她的陰道太狹窄了,這更刺激了我,我用力的頂了進去。

「啊~~~」小玲發出了一聲慘叫,眼淚也跟著衝出了眼睛。

「沒關係。沒關係,一會就不疼了,還很舒服的。」她媽媽立刻過來,手在小玲的陰部輕輕的撫摩著。

「先生,她是第一次,所以……」

「啊?她是個處女啊。」我驚奇的問。

婦人點了點頭,我慢慢的抽動著,當我拉出的時候陰道裡鮮紅的嫩肉都會向外翻出,一絲血流了出來。

我更加的緩慢的抽動著,慢慢的小玲適應了我抽動的速度,屁股開始跟著我的節奏慢慢的運動起來,她的陰道真的很緊,我用力的插入的時候陰莖裡的血液都會被她的陰道壓迫的集中在我的陰部,拉出的時候則聚集在龜頭上,弄得我的龜頭都發紫了。

「可以了。」婦人衝我說。

我明白她的意思,於是雙手愛惜的撫摩著小玲的乳房,開始了抽動,處女的陰道不是一般的嬌嫩,也不是一般的刺激,我沒有加大幅度,但是加快了速度。

剛才在婦人那裡我已經做了很多準備,所以這次我很快就感覺到了高潮即將來臨,而另一面小玲也開始享受到我給她帶來的快感,處女的羞澀一掃而光,她在那裡快速的晃動著自己的腰。

當她的陰道猛的收縮的時候我也到了快感的頂峰,濃濃的熱熱的精液帶著我的滿足射到了小鈴的陰道中,我們一起到了高潮。

我喘息著躺在了沙發上,看著精液同處女的血混合著從小玲的陰道中流了出來,我滿意的笑了,手沾了點處女的血放在口中品嚐著。

一切都是這麼順利,我現在還是繼續著我的工作,每天注意接收手下發來的郵件,我再也不會因為沒有同朋友出去風流而後悔了,因為我的家裡多了兩個人同時供我享用,不過我現在面臨的問題是如何向我的家人解釋,不過沒關係,一切都會有辦法的。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校長吃肉,我喝湯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情迷咖啡室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心中的艷遇
美姐馴服計畫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