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平民百姓一個,生活在一個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小縣城裡,在一家國企工作,娶了老婆有了兒子,小日子也還算不錯,可就是打小就是個淫蟲。

以前也沒少看些黃書,可還是網絡好呀,自打上了網,各位大大的淫文真的是讓我精盡差點兒人亡啊。

可意淫之餘還不滿足,要是能真的淫一下多好呀,可見人心不足蛇吞象,有了美文還想有真美女,有時連我自個都想給我一嘴吧--哪麼多大大這麼辛苦地給我精神享受,我竟然還不滿足,還不該打?可一見到街上的美女,就把這些全忘了。

縣城小,治安管得嚴,當然主要還是自個打小膽小,不管亂上酒店、澡堂裡找。可一顆淫心不死呀,怎麼辦?想來想去,在一位大大的文章裡找到了一個辦法:下藥,給身邊的美女下藥!絕!

所在企業不大,只有五百來人,不過光管理人員就有百十來個,當然了,美女都在這裡了。我所在的質檢部就有八人,其中女同胞四人,一個四十多了,大家都叫她玲姐,兩個快三十的,一個叫雲紅,一個叫虹雪,還有一個才二十二歲的MM,大家管她叫安琪兒。呵呵,我當然先從後三個人下手了。

三個人中安琪兒長得最美,不過她可是經理的侄女,我還沒這個膽,還是保工要緊。雲紅長還行,不過胸太小,而且我和她關係不是太好,有些看不起她,最主要的是早就聽說她和幾任質檢部主任都有一腿。

而虹雪和我老婆原來是鄰居,關係很好,對我當然也不錯了,平時我們說話最有緣,而且工作也特別默契,所以想來想去,還是從她下手。

虹雪人長得特文靜,細挑的身材可胸卻不小,一對美腿更是讓我著迷不已,說實在的,我不知意奸了她多少次了。

說起容易做起來難,光是買藥,我就去了十多個專賣春藥的店,可買回來偷偷在老婆身上一試,根本不行。最後一次終於在一個洗髮一條街上的一家店裡買到了,呵呵,就不告訴你們我老婆吃藥後的表現了。

有了藥還得找準時機才行呀。平常大家都在一起,可沒有時間下手,只有等了,終於,三個月後的月底,廠裡有一批貨急著出,讓我們留四個人加班質檢。後來主任點名讓我和雲紅、虹雪及主任本人留下了。七點半,貨還下線呢,主任就告訴我和虹雪說他和雲紅有事先走一會,讓我們倆個檢驗就行了。

操,有事,什麼事?還不是操的事?還當我不知道?看雲紅臨走時依著主任的那副噁心人的樣子,讓我操我都還得考慮考慮呢,那個小必不知插進過多少屌了,日。

不過心裡偷著樂的是我,終於有機會下手了,我興奮得小弟弟直點頭。

貨直到十點還沒出好,沒辦法,我們倆人都打電話回家說可能要加夜的班,不回家了。我是心急如火,想著趕快檢完貨好下手。

終於貨下生產線了,倆個人忙了兩個小時才檢驗完,這時已經是夜裡一點半了。我們都累得不輕,回到質檢部,我關心地問虹雪餓了嗎?其實吃完飯都七八個小時了,我們當然都餓了。果然虹雪點了點頭。我屁顛顛地跑到裡屋拿出方便面,燒好了開水,泡了兩包。當然了,在一包中加了點好東東。

呵呵,泡好了面遞給了她,然後我埋頭就吃了,也不看她一眼。很快就吃完了,虹雪收拾完了東西問我道:「怎麼睡?」

忘了交待了,我們部有三間辦公室和一間休息室,休息室裡只有四張床,辦公室有沙發。我假裝正經道:「我還是在辦公室睡吧,你到休息室睡。」

虹雪說:「其實也沒什麼,要不你也到那邊睡吧。」

暈,還沒什麼,正是九月,虹雪身上穿得可是襯衣短裙的工作裝□。為了將來我還是正經下去吧,一會你找我那可不是我的錯了。

接著推辭。她也就沒堅持。

說話間,我一直偷偷打量著她,看藥效發作了沒有。臉只是略有點紅,快了吧。我連忙讓她過去,她離開後我也停下來,將耳朵貼在了牆上聽。

過了不一會,就聽見隔壁傳來了床的聲音,吱吱的,好像還有別的聲音,只是聽不清楚。等了一小會,我才過去,敲了敲門問道:「虹雪,沒事吧。」

「沒……沒事……」

呵呵,還沒事呢,比給老婆加的還多,要還沒事,今天我就把我的小弟弟給廢了,再問:「虹雪,倒底怎麼回事?你開下門。」

裡面傳出極粗的呼吸聲:「真……真的……真的沒事。」

操,到這份上還真的沒事?「虹雪,快開門,我怎麼聽著不大對,你倒底怎麼了,快開門。」

過了一會兒,門終於開開了,頭髮有些零亂的虹雪站在門口,臉色緋紅緋紅的,眼睛有些迷亂,嘴裡喘著粗氣。

我著急地問道:「你怎麼了?怎麼這個樣子?我看看。」說著闖了進去,返身關上了門。

伸手摸了摸虹雪的額頭,燙手。虹雪一把抓住我的手,可是又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於是我又趁機將兩隻手放在了她的肩上,裝著關心的樣子問:「你怎麼了?哪兒不舒服?」

虹雪說:「我熱,渾身都熱。」說著,伸手就抓身上,想扯衣服。

我急忙拉住她的手,一用力,她的整個人就貼在了我的身上,我能明顯地感覺到她的兩個大乳貼在我胸前的感覺,當時我就覺得有些暈,真爽!

我一低頭,虹雪正抬著頭,一副癡迷的樣子看著我,紅紅的小嘴輕輕地顫抖著,呼著粗氣。

看著這副人見人憐的樣了,我心頓時醉了,輕輕地吻在了那紅唇上,輕啟她的雙齒,我的舌很順利地就進了她的嘴裡,和她的香舌絞在了一起,而她也很配合地和我熱吻起來。

很快我的雙手不滿足於擁著她的雙肩了,上下撫摸起她的後背,然後慢慢地伸到了前面,輕輕地靠在了她的雙乳上,並輕搓起來。

隔著薄薄的襯衣,我明顯地感覺到她的兩個乳頭硬了起來,接著我掀開了她的襯衣,將兩個乳罩掀到了上面,於是,兩個豐滿的乳房完全落入了我的雙手之中,那種充盈地感覺讓我一時陶醉不已。

這時虹雪比我更加的醉,呼吸極為短促,而且發出了輕輕呻吟聲。

我的右手順著她光滑的肌膚輕撫下去,落到了修長的大腿上,然後順著大腿向上慢慢進犯。雖然快三十了,而且有了孩子,可虹雪修長的大腿依舊是那麼的結實而富有彈性。輕輕撩起了短裙,我的右手終於來到了虹雪的最神密之地,那是我日思月想之處呀。

窄小的黑色內褲遮住了那微微隆起之處,或許是因為剛才虹雪動情而動過的緣故吧,從內褲裡探出了許多黑草,眼前迷人的景象頓時吸引住了我。

我不能再等了。

將虹雪輕輕地放在了床上,然後便是迫不及待地伸手去解她的衣扣,而此時的虹雪更像一隻乘順的不貓,配合著的我第一個動作,於是很快,她便成了一個赤裸裸的人兒了。

              (二)

望著虹雪迷人的祼體,我的下身硬得有些受不了,而此時虹雪也有些迫不及待了,呻吟聲也急促了起來。

輕輕分開虹雪的雙腿,在那一片毛絨絨的黑森林環繞中間,一扇玉門正輕輕啟合著,從裡面流出些許透明的液體。我顧不了觀看這迷人的美景,輕扶我的長矛,撥開玉門,一下進了去。

「美!」感覺一下湧上我的心頭。玉洞裡暖暖的,滑滑的,洞壁輕輕地包裹著我。

此時虹雪在藥物的催動下,忍不住動了起來,而她的動更加刺激了我,於是我開始抽動了起來,開始還是輕輕的,後來就顧不得了,越來越重,越來越快,越來越深。交合的肉體碰撞出啪啪的聲響,兩個人的交合處被流出的淫液沾得全都是。

隨著的的衝刺,虹雪也努力地迎合著我,一雙美目緊閉,雙唇微啟,雙臂緊緊摟著,彷彿害怕我突然間離開而不顧她似的。而我也緊緊擁著她,輕咬著她的耳垂,輕吻著她,而我們的身體卻沒有停止一刻動作。

終於,我覺得自己象火山一樣要爆發了,而此時虹雪也發出了迷人的輕呼,突然我覺得玉洞猛地一收縮,緊緊的壓迫著我衝刺的長矛,頓時我的火山猛烈地噴發了,那如同溶漿一樣的東西連續猛烈地噴射進了那神秘而迷人的深處,而此時的虹雪也是嬌軀輕顫,明顯她也到了快樂的顛峰。

激情過後,疲倦的我們相擁著進入了夢鄉。

   ***    ***    ***    ***

「你這個壞蛋,你對我做了什麼?起來,你這個壞蛋……」

正在夢鄉裡的我被人推醒了,睜開眼一看,虹雪正發瘋似的一邊喊叫著一邊雙手用力地推著我,而此時的她全然忘了自己還全身赤裸著,就在推動著我的時候,那對豐滿的雙乳有節奏地晃動著,看得我口乾舌燥,一時全然忘了還要回答她的問題。

虹雪看到我呆呆的樣子,再看看我的眼神,頓時全明白了,連忙揀起一邊的衣服擋在了胸前,那又怒又羞的樣子,讓我更加憐愛。

我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將她猛然拉向自己身邊,直視著她問道:「你說我對你做了什麼?你全都忘了?」

「你卑鄙,你無恥,你說你昨天讓我吃了什麼?」

「吃了什麼?方便面呀,還是你煮的。」

「喝的呢?」

終於醒過來了,我心裡嘀咕道,看了看窗外,天色還有點黑,估記也就是五點多吧,夜裡折騰了好長時間,想來也就睡了一個半鐘頭吧,這個藥還不行,兩個小時就藥效全沒了。不過還是得先面對現在的問題呀。

我心裡非常清楚,虹雪是個愛面子的女人,而她和我老婆關係又好,肯定是不會將這種事情講出去的,這也是我為什麼敢對她下手的原因,可最要緊的是怎樣才能以後還能和她上床,而不是只這一次。

從現在情況看也和我想的差不多,否則她還不報警?而且從她剛才有點害羞的樣子來看,她心裡未必就很反感。想到這我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看到我這個樣子,虹雪又急又怒,叫道:「你這個壞蛋……你還笑……我、我……」

望著虹雪氣得一時連話都說不出來的樣子,我心疼地一把將她朝我懷裡攬過來。

正站在我面前的她一下就跌坐在我的懷裡,她連忙要掙扎著起來,但我怎能讓她如意,一低頭,就吻向她的唇,雙臂則緊緊將她抱住,不讓她動。她的頭連忙轉向另一邊,我追過去,她又歪向這邊,我怎麼也吻不著她。

於是我身子略向前傾,將她壓在身下,騰出兩隻手抱住她的頭,然後長長地吻了下去。

終於吻著了,她的兩隻手在我的背後使勁地捶打著我的後背,過了一會勁慢慢地小了,漸漸地她的呼吸開始有些緊促起來,並開始放棄了抵抗。

此時我只用一隻手象徵性地穩著她的頭,另一隻手拉去擋在我們中間的好件衣服,並輕撫她的豐乳。

                               (三)

輕輕地,我開始進入她的小嘴,我的舌頭和她的舌頭纏在了一起,然後我先是輕輕地引著她的舌頭進入我的口中,然後輕吮著她和香舌。

在我的帶動下,她的舌頭也開始動起來了,開始輕輕地在我的口中游動,後來就和我的舌頭絞在了一起。

隨著情悅的高漲,我的性慾也高漲起來,下面一柱早已擎天了,直直地頂在了虹雪的大腿根部。

虹雪也感覺到了我的變化,臉略略地紅了。

我抓住她的手,將它牽引到我的玉柱上,開始她連忙將手縮回來了,但當我再一次將它放在上面時,她不再縮手,而是輕輕地撫摸起來了。

我在她的耳邊輕輕地說道:「打開你的大門來迎接我吧。」

只是略紅的臉「騰」地一下子紅了起來,但一句話也沒有。

我繼續說道:「打開大門迎接歸來的人兒啊,快呀!」

她依舊沒有任何動作。

「嗐,人家即然不歡迎,那算了吧。」說著我就裝著要起身。

「都被你害成這個樣子了,你還想要我幹什麼?」

「即然這樣了,那就來吧。」我也不想讓虹雪太難為情了,於是輕輕分開她那早已是洪氾濫的玉門關,一聳身,直插到底。

也許是太猛了,也許是上一次已經被弄疼了,虹雪輕呼了一聲:「疼!輕一點……」

我停住了不動,而手卻不安分地在她的豐乳上肆意游動著,過了一會,虹雪輕輕動了一下身子。我知道她是想我動,但我故意裝作不明白的樣子,毫無繼續動的意思。又過了一會兒,就聽見虹雪輕聲說了句:「你動吧,現在不疼了。」

我故意裝作沒聽見,問道:「你說什麼?」

「你這個人真是壞透了,明知人家說什麼,還裝。」

「哈哈,就是想讓你大聲點,再說一遍,我喜歡聽。」我越發地高興了。

「動吧,我不疼了。」

聖旨一下,我便迫不及待地動了起來,不過很溫柔,我怕再次弄疼她。裡面的水越來越多,也越來越滑,每一次進出,都能聽到水聲。

虹雪將手放在了我的背後,抱著我,身子開始迎合著我,而且越來越快,最後一邊喘著氣一邊對我說道:「快點,快點,再快點……」

於是我不再輕柔了,一次一次真插到底,一次比一次快,每一次都重重地撞擊在她的恥骨上,而我感覺我的快感也快要來到了。

終於,虹雪大叫了一聲,然後玉洞猛地一收縮,一股陰精急噴而出,直澆在我的龜頭上,一下子就把我激到了高潮上,稠稠的精液再一次噴謝進了虹雪的體內。

激情過後,我擁著虹雪問道:「快樂嗎?」

「唔~~」

「還恨我嗎?」

「我恨過你嗎?我說過嗎?」

「你不會告訴我你早就有這個意思了吧?!」

「美死你了。不過今天我真的很快樂,好久沒這麼快樂了。」說這句話的時候,虹雪並沒有看我,而是看著天花板。

「那你剛才為什麼發那麼大的火?」

「難道還要我感謝你不成?你的手法不卑鄙嗎?」

「我要是不卑鄙你能這麼快樂?」

「……」

見虹雪一聲不出,我連忙坐起來看她。她緊閉著眼睛,一句話也不說,我忙問道:「怎麼了你?」

虹雪慢慢睜開了眼睛,也坐了起來,默默地看了我一會兒,一句話也不說,突然她輕輕地吻了我一下,說道:「不早了,趕緊起來吧,穿上衣服。別讓人看見了。」這時已經快七點了。

兩個人開始忙碌了起來,穿好衣服,又打掃好戰場後,我才戀戀不捨地回到了這邊的屋裡,倒在沙發上沒多一會兒就進入了夢鄉。

一陣嘈雜將我從夢中驚醒,睜開眼一看,原來到了上班的時間了,一個辦公室的小吳正在打掃辦公室衛生呢。

見我醒了,小吳笑道:「見你沒醒,就知道昨天加班一定加得很晚,就沒叫醒你,想讓你多睡一會,誰知還是把你驚醒了。」

我伸了一個懶腰坐了起來,搖了搖頭,搓搓臉,於是又開始了新的一天的工作。

              (四)

很快,忙碌的一天又結束了。在這一天的時間裡,見了虹雪三次面,但我們都沒有講一句話。後兩次我剛想張嘴,但她都故意躲開了,弄得我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下班以後,我故意早點到廠門口等她,可等了半天也沒見到她。等下班的人都稀了,我又推著車子回到質檢部,發現門都鎖了,這才悶悶不樂地騎上車子回家。

到了家裡,發現老婆早已回來了,正在廚房忙著呢。看著老婆忙碌的背影,我突然間覺得對不起老婆。和老婆自小就相識,後來又在電大一起讀大專,於是由相識變同學,接著變成了戀人,再後來成了家。

說句實話,對於家我盡的責任實在太少了。家務活我沒插多少手,日常生活安排我也很少費心,只是在每個月初將工資扣除零花錢後往她手中一交,其餘時間我好像就沒做過多少事情。

其實當護士的她也忙得很,只是從未聽她埋怨過一句。雖然老婆長得不是多漂亮,身材也不是多出眾,但也算得上一般了,而現在我卻做出這樣的事來……

心虛的我一改往日到家這開電視的習慣,而是連忙走進了廚房。平日很少進廚房的我,進了廚房後不知應當做些什麼,於是只好問她:「有什麼要我幫忙的嗎?」

「沒有,沒有,別在這添亂了,看你電視去吧。」她一邊炒菜一邊道。

「沒好看的。我真的幫不上忙?」我還不死心。

「這裡用不著你,實在沒事就拾一下桌子准吃飯。」

「得令!」

於是我收拾起了桌子。

很快三菜一湯上來了。盛好了飯,我們坐下來一邊看電視一邊吃飯。體育台正播NBA,我的雙眼很快就被電視裡的畫面吸引住了。

「叮叮……」正全神貫注盯著電視的我被老婆用筷子敲打碗的聲音驚醒了。

「什麼事?」我不明地問道。

「我說了半天了,你一句都沒聽,還問什麼事。」老婆生氣地說道。

「對不起,對不起,不好意思,這個小姚明真是不討人喜歡,什麼時候不灌藍非在老婆大人教育我的時候灌藍,這不是找扁嗎?」我連忙討好老婆。

「哼,不說了,你看你的姚明吧。」老婆依舊不依不饒。

「關,我關了你個小姚明,看你還惹我老婆生氣不。」我起身裝作要關掉電視。

「不用了,我說的時候你用半個耳朵聽就行了。」

「不,要洗耳恭聽,我先洗洗耳朵去,你等一會兒。」說著我就又要起身。

「討厭,就會哄我。和你說正事。院裡要送我到省城培訓三個月,下個星期一就走。」

「不會吧。上次你還不說這次培訓沒有你嗎?怎麼又有了?」

「小陳的母親身體不好,正住院呢,沒空去了,所以就讓我去了。」

「天吶,那就我一個人了?也好,我回家住去。」

「不用了,那太遠了。我對我姐說了,讓她過來住三個月,照顧你一下。」

「那不太好吧。再說也沒事,我一個人也對付得過來。」

「反正我對我姐說過了,她也答應了,你也不用見怪,記得每個月將生活費交給我姐就行了,而且我每個月最少還回一次。」

…………

剩下的談話內容就不多說了,只說當時我內心的真心話吧:太高興了!

老婆的姐姐叫夢琪,她雖說和老婆是親姐妹,長得可不是姐妹的關係了。夢琪在縣文化館當教員,教舞蹈的。人長得美極了,身材極符合國際標準,特別是兩條美腿,最讓我心醉不已,雖然只比我小兩個月,可如今還是單身貴族一個。

聽老婆說在市裡有了男朋友,可沒見過面,第一次上老婆家見到她後,心裡就有點不安穩,這麼個美女怎麼就成了我的妻姐了呢?雖然心裡想,不過也和虹雪一樣一直沒有機會啊。而且對她我的顧慮更多,必竟和虹雪還不一樣,和虹雪天天在一起,有一定的感情,而和她平時也少見面,而且見面時基本上都有老婆坐陪。

雖然有時也和她開些玩笑,但都不是多過份的,而現在給了我三個月的時間來讓我實現我的夢想,我的心裡真是高興得要發瘋了。

不過心中的內疚並沒有完全消除,晚上不顧早晨已進行了兩次,再一次和老婆纏綿了起來,直到老婆心滿意足為止。激情過後,老婆抱著我動情地說:「真好。」

我將她的臉摟在我的懷裡,自己臉上露出壞壞地笑,卻反問她:「嫁給我後悔嗎?」

「不後悔。」

我臉上的壞笑更濃了,如果老婆看到了,一定了不得。

很快疲憊的老婆就睡著了,而我卻在想著兩件事:一件是明天如何和虹雪交流,另一件則是下個星期與夢琪之間的事情了。     

                         (五)

第二天,懷著一種別樣的心情走進了辦公室。

今天我想找個機會和虹雪好好地談談。

可是我從上班到九點,到隔壁辦公室去了四趟,就是沒見到虹雪的面。第四次我實在忍不住了,趁雲紅不在時問了安琪兒,原來虹雪今天根本就沒來上班,早上打電話來說不太舒服,請假了。

一聽這話我心裡當時就急了,並且隱隱地感覺到這事就當與我有關。

一上午都心神不定,連主任對我說下午一上班縣質檢局就有人來抽檢產品我都是用沒精打彩的口氣應的聲。

好不容易等到中午下班,我連食堂都沒去就出了廠門,找了個僻靜點的公用電話住虹雪家打,我知道虹雪的丈夫中午也不回家。

好長時間才在話筒的另一頭傳來那熟悉而又略帶點疲憊的聲音:「喂,是誰呀?」

「虹雪,你怎麼了?有什麼事嗎?」

可能是虹雪沒料到是我,隔了好長時間才說話:「我沒什麼,只是覺得頭有點疼。」

「去醫院看了嗎?我去看看你。」

「不,不,不用了,你別來,千萬別來。」

「不,我去,我這就去。」說完我就掛上了電話。

虹雪家離廠子並不近,一咬牙打了個的就去了。(窮人啊,平時可是很少打)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女白領遊戲日記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銀行美女
淫娃蒂蒂
印尼女傭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舞廳艷遇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超開放的雙胞胎姐妹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