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隸莊園的地方是建在一個比較僻靜的、有山有水的、獨立式的莊園。有設施齊全的、全年恆溫的、龐大地下室,由三個有強烈SM嗜好的億萬富翁出資建成。

他們首先用高價購買一些姿色好而又有奴性的妓女和急需要錢的人妻,以契約奴的方式,成為為期1到10年的女奴。一但簽訂奴隸租約將成為一段時間內不可逆轉的女奴,規定女奴要服從莊園內所有主人的一切命令,身體除了臉部以外都可以進行輕為損傷性的懲罰和虐待。

起初三位富翁每天使用著20多名女奴,興致勃勃一段時間後,覺的莊園太大,只他們三個主人太少,女奴還需換新鮮和增加。於是他們招募三名有強烈SM嗜好的年輕人作男傭和打手,同時要他們去找一些有強烈SM嗜好而又很有經濟實力的人,經過嚴格審查後成為「莊園」的主人會員,當然會費是不菲的。

由於主人增加了不少,女奴沒什麼新鮮的,特別是他們虐待中覺得人妻的使用更有味和刺激。他們想出了一個辦法:嚴格限制發展只出錢的會員,大力發展帶自己的妻子來成為契約女奴和契約主人。他們往往是老公有強烈SM嗜好、老婆無錢而又想高消費的夫婦,老公帶妻子來「莊園」經過嚴格「審查」、和「告知」後簽約,分別成為「莊園」的契約主人和女奴,同時契約主人領走一筆不菲的金錢。

契約主人與其他主人一樣,可以享受「奴隸莊園」內所有的女奴,期限是與做妻子的契約女奴的租期相同。契約一般起點是一年,最長不超過10年,因為時間長了,女奴老了又被使用過長而缺乏新鮮感了,同時使用了10年一上的女奴身體肯定是遍體鱗傷了,恐怕女奴精神也崩潰了。

一但成為契約女奴,將和其他女奴一樣,被「莊園」裡任何主人任意使用,身體除臉部以外,任何部分都可以輕為損傷性的使用,女奴由於是被「莊園」裡任何主人任意使用,女奴的赤裸的身體通常是在某個場所或刑具上長時間地保持一種屈辱的姿勢供主人使用,一般每天赤裸的保持一種屈辱的姿勢的累計時間是8-10小時,中間有2次方便的時候。如果傭人忘記讓她們方便的時間,她們也只能忍著,所以她們很怕傭人,平時盡量討好他們。

在女奴休息時被傭人使用是她們的榮幸,按規定傭人是不能使用女奴的,他們只能管理和懲罰女奴。有時女奴長時間地保持一種屈辱的姿勢,傭人故意懲罰她而沒有讓她去方便,作主人的有時看不過去就讓女奴去方便,女奴還不敢去,只到主人發脾氣了,女奴才去方便。這個女奴休息時趕快去傭人休息室跪下,用嘴含著他的陰莖請罪,傭人正準備去小解,就毫不猶豫地全部放到女奴的肚裡了,之後女奴還不敢從陰莖上退下來,傭人最後經過半時的口腔插送後將精液全部射到女奴的嘴裡,在射的過程中女奴將精液一一吞下,這時女奴還不敢從陰莖上退下來,繼續用嘴舔舐,只道傭人說好了才停下來。

女奴赤裸著保持一種屈辱的姿勢時,是不能有絲毫移動的。那怕是4-6小時,女奴除了有主人使用時,嘴和屁股可以小幅度的動以外,外身體是不許移動的。一但女奴違反規定將受到嚴厲的懲罰。今後我要在後面的故事中介紹「懲罰」的,希望大家等候。

主人在眾多赤裸的保持各種屈辱姿勢的女奴中穿行,隨意地使用她們,女奴有的是被強制固定在某個刑具上,有的只是手被銬在背後,赤裸地撅著屁股地跪在某個位置上。

這個某個位置有的是有地毯的大廳上,有的是在木質桌面上,也有跪在廁所裡馬桶旁冰冷的瓷磚上,臉緊貼瓷磚屁股高高撅起供主人大解時解悶,通常主人用手和器具玩弄女奴的屁眼和生殖器,主人大解完後可以要女奴用舌頭舔乾淨帶屎的主人屁眼。

女奴用舌頭舔帶屎的屁眼屁眼的過程也是帶侮辱性的,因為一般跪在廁所裡的女奴是受罰的,她們往往違反了奴隸紀律。廁所裡有三個半米坐面高的木質坐椅,坐面是皮質的,只是中間象馬桶一樣有個頭形大的洞,主人通過前面的台階坐上去(大解完後),而女奴背銬著手,跪著鑽到椅子下,同樣是跪著,屁股撅著朝椅子的後面,頭與身成直角嘴貼在主人肛門位置上用舌頭舔舐主人的屁眼,將屁眼及周圍的屎通過舌頭舔到嘴裡嚥下。即使舔乾淨了,主人沒有從椅子上移開,女奴要一直舔下去。主人離開後,女奴要重新回到馬桶旁,撅好屁股等下一個主人使用,如果受罰的奴隸有二個以上,會固定1-2個女奴長時間地待在椅子下面,等舔主人屁股上的屎。

故事裡的我在這種背景下,將妻子送到「奴隸莊園」當契約女奴,而我也成為莊園裡的契約主人,故事就這樣展開,當然,我可以用第三人稱寫,只是在看到妻子被別人「使用」而自己也「使用」別人的妻子那種心情是可想而知的,一定很刺激。希望大家發表各自不同意見,我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

我的妻子名字最後是梅,我以後寫時就稱梅了。梅今年33歲,身高1。65米。,乳房屬C級,皮膚較白嫩,修短髮,是性格內向淑女型女性。

我們結婚7年,當初我們很恩愛而相互體貼,後來,問題來了:3年不能懷孕,經檢查是她的原因,梅對我感到很內疚,總想用一種方式補償我,在我們作愛時總是暗示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特別是梅在去年底下崗後,對我的依賴和服從到了公開化程度。梅知道我有性虐待嗜好,所以梅在各種場合為我提供SM由頭和氣氛,我們是兩人世界,她全天在家,我也在一個閒得無聊的單位上班,所以平時一起在家的時間很多,不管是白天黑夜在一起,梅總是藉故犯錯,主動受罰,我也不客氣,毫無憐憫的懲罰她,我用各種方法對梅進行性虐待。通常的性虐待是將赤裸的梅用軍用綁帶五花大綁起來,命令梅跪在地毯上,屁股高高撅起,臉緊貼地毯,當然,位置是沙發正前半米距離,屁股朝沙發。我拿作60厘米長的塑料尺(文具店有賣)不緊不慢地坐到沙發上,看著梅一覽無餘的生殖器和肛門,用尺慢慢撥弄少毛的陰唇發問:奴隸知錯了嗎?「奴隸知錯了,請主人狠狠懲罰」。

…啪…啪…打在肉上的清脆聲音響徹在整個房間,要知道這個肉是有一點肥厚的梅的陰唇上的肉,我選擇塑料尺的原因,主要是它打肉時能發出清脆的響聲而不傷皮膚,不像皮鞭打到肉上,響聲不大而傷害皮膚。…啪,一,啪,二,啪,三…梅自己報著數,每打一下,梅的屁股一顫抖,但還是不敢有絲毫移動地保持原來姿勢。

…當梅數到一佰一十時,我看梅的陰唇開始紅腫了,我停止了抽打。「轉過來」我命令道,梅在地上原地向後轉180度,頭依然側貼在地毯上,我將塑料尺持向梅的嘴前,梅馬上伸出舌頭,舔著尺上自己的蜜汁…

我把尺丟到2米遠的地毯上,「含到這裡來」梅跪爬著到尺的地方,用了幾次才橫含在嘴上,繼續跪爬著回到原位,我起來拿作兩個帶長細繩的木衣夾,來到仍撅著屁股的梅的後面,將夾子分別夾在梅的兩片陰唇上,我扯動著細繩重新坐到沙發上…

啊…啊…梅呻吟著,不知是痛苦還是興奮,我脫掉內褲,將梅的頭抓了起來,「像狗一樣舔」我將兩腿高駕在梅的背上,身體向後靠,梅知道是要舔屁眼,就側歪著頭鑽到我的胯下,伸出了長長的舌頭,舔舐著我的肛門…

我瞇目享受著,不時扯動著細線,通過夾子拉動著梅的陰唇,我通過對面的牆鏡,瞇著看到梅紅腫陰部和受細繩扯拉而暫時變形的兩片陰唇,想著這就是絕對性控制、這就是性虐待。

…梅在賣力的舔舐著主人的肛門,舌頭不敢有絲毫停頓和離開主人的肛門,沒有主人我的命令,梅是不敢停止舔舐工作的,這是我向梅發佈的懲罰紀律。已後的不久,梅正式明確成為我的奴隸,我頒布了奴隸紀律,這是後話了。

…大約梅舔舐了主人我肛門20分鐘的時間,我說「停,含著主人小頭」,梅馬上含住我的陰莖,兩分鐘後我說「鏜」,所謂「鏜」就是我對梅特定的:用舌頭沿陰莖根部到龜頭上下舔舐,梅馬上行動著舌頭,舔舐著我的陰莖……「停」五分鐘後我命令梅停止了「鏜」舔舐,我將梅的頭繼續按在地毯上後來到梅撅著的屁股後面,看著梅仍夾著夾子的陰部,沒有插穴的興趣,轉向梅的肛門撲哧的插了進去,梅的肛門已被我開發了一段時間了,所以,每費什麼勁就全部插到梅的屁眼裡,活塞式的抽送著……大約200下時,我感到要射了,我馬上從梅的肛門拔了出來,來到梅前面,抓起梅的頭命令:「含著」,梅毫不猶豫地馬上含著我的陰莖…啊…我射了全部射到梅的口裡,同樣,梅全部吞了下去且嘴始終含著我的陰莖舔舐作,不敢退出來。「好了」我命令道,梅才從陰莖中退下來,繼續用舌頭舔著嘴唇旁我的遺漏的精液始終跪在地毯上,因為沒有我的命令,梅是不敢起來的。「起來」,梅這才艱難地爬站起來,梅背向我,我解開了捆綁梅的繩帶:「去洗澡」,梅乖乖去了衛生間……

之後,梅正式成為我的性奴隸,規定:在任何場所、任何時間我們都是主人與女奴的關係,女奴要遵守主人頒發的奴隸紀律中的所有條款,否則,女奴要受到主人嚴厲的懲罰。

我和梅就這樣過著主奴生活,大約8個月後,情況發生變化,一是兩人主奴遊戲玩膩了,二是發現了新的玩法:自己可以玩重多女奴,還可以得到一筆不小的錢財,只是要將自己的妻子梅送出去,讓眾多陌生的男人作為女奴使用。

這個新發現是怎麼知道的呢?我向你介紹故事的經過:一月前,我們單位的同事大江突然抖起來了,穿名牌,開進口車,上班時不時發愣,還揚言要辭職不幹了,我看大江的不正常情況,我就追問他原因,他閉口不談,不時說「享受……享受啊」我明白他說的享受啊的含義,因為早幾年我們一起玩過女奴,並不時交換經驗,後來我有了妻子女奴後就沒有交換經驗了。

你今天一定要說,不然,我不讓你下班。一聽說不讓你下班,大江急了,要知道那意味他不能去奴隸莊園做主人了,所以,大江說要知道你一定保密。我說一定,可能的話我們交換秘密。「你老婆聽你話嗎」「聽,絕對聽,她是我的女奴」「是真的嗎」「不信你去我家」我被逼急了把秘密說出來,「這就好辦了,我告訴你只要將妻子女奴交到麗都莊園去,你就是那裡的主人了,可以使用那裡的四、五十個女奴」,「有這麼多女奴,麗都莊園是什麼在那裡」,「它在城郊東的麗香山旁的一個比較僻靜、神秘莊園,實際是大富豪程、姚、李出資建成的奴隸莊園」「喔那不是送妻子做別人的奴隸」我心情一下降下來,「不要緊,你也可以與別人一起玩你妻子阿,同時你可以玩其他任何奴隸,還有,你還可以得到一筆不小的金錢」,「是多數」,這要看你簽多長時間,以及你妻子的身體素質了,一般一年期400萬元,二年700萬元,三年1000萬元…我妻子簽的是二年,到時候再簽」,「喔,你將妻子送去做女奴了你才這麼瀟灑」,「是啊,不是所有的妻子都能送去的,相貌差、皮膚差、身體素質差將在審查後被淘汰,你妻子怎麼樣?」,「好得很」,「那我馬上給你推薦」。

我和大江想到不久就能玩對方的妻子,心情很是激動。「你準備好到XXX街XXX號去初試,那是麗都莊園的城區的人妻女奴初試點,注意要帶上我的推薦信,那是很重要的,一般那地方是不接待陌生人的」,「好,我明天就帶妻子去」「我要去奴隸莊園了」說著,大江開著寶馬離去,我望著大江的背影,心裡想著,明天我一定去。

晚上,我回家後沒有馬上調教梅,而是破天荒地要她坐在我旁邊。梅受寵如驚不知發生了什麼情況,我向她說明了送她到「奴隸莊園」去的事情,她聽後身體先是一緊,後來就平靜下來:「只要主人喜歡,要我幹什麼都行,明天主人就帶我去吧,能入選的話主人還要一大筆錢,就是,請主人不要遺棄了奴隸。」「不會的,你終身都是我的,今晚就讓你休息,不使用你了。」「不,女奴請主人今晚盡情使用我吧,以後主人單獨使用我的時間就不多了。」

……晚上,我還是把梅玩得昏過去兩次,後來睡了一個不眠之覺…。

第二天早,上我帶梅驅車(3萬元的麵包車)到了XXX街XXX號,發現它是一個醫院,我忙把大江信的背面看了看,『三樓,泌尿科,石博士』幾個小字,喔,大江給我賣關子:不說是醫院。

我們來到三樓,泌尿科,經人指點到了石博士的專用辦公室。

我說明來意並把推薦信遞上,石博士看後把辦公室門關上…

原來石博士也是奴隸莊園的會員,只是白天在醫院上班,順便檢查想成為會員的性病情況,作為莊園的初試窗口,晚上則到奴隸莊園享受女奴。

「根據會員江先生的介紹,你妻子已是你的女奴了,那麼關於主人、奴隸的基本概念我就不多說了,今後,到了「麗都莊園」還會介紹那裡的具體細則要求的,我這裡要強調的是:那裡是女奴要被各個的主人使用,主人則要使用不同的女奴,由於避孕套會影響使用女奴的快感,那裡的性交是不使用避孕套的,為避免重大性病的傳染特別是愛滋病的傳染,我這裡首先要確定你們有沒有愛滋病,至於其他性病,我都可以搞定,你們等會去抽個血,查查有無愛滋病毒,如果有,你們就不能通過初始,下面,我給你們查查常規性病,請你妻子到裡面的婦檢台上去,當然,是全身赤裸,因為,要檢查有無乳癌…,」石博士說道。

梅,這時望著我,等待我的同意。

「你是她的主人,你可以一起進去,當然,到了『麗都』就不只你一個人是她的主人了」石博士違心的對我說到。

「行」,我帶梅來到裡間,「全部脫了」我命令到。

梅第一次在陌生人前脫衣服,有點不自然,臉一陣紅暈,但還是很快脫掉全身的衣服爬上婦檢台自己分開兩腿,我看到梅的下面有點濕了…

石博士用手故意多撥弄了梅的陰唇和陰蒂一段時間後,將一個窺鏡插了進去…

「還好,只有一點炎症,吃一點我研製的藥很快就好,我這藥包治一切常規性病,我開個單子你們去二樓化驗室抽血,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三天就有回復了,你們在家等我通知…

三天後,石博士通知我「初試通過,兩天後也就是星期一早上九時前到城東的麗山旁的麗都莊園報到,進行再複審和簽契約,不要遲到,因為每星期只在週一招新會員,這次還有另外四對會員參加再複審和簽契約,莊園主的時間是寶貴的,他們將對新女奴的身體集中審查以節約時間。進莊園的口令是:李博士的家裡的狗回來了。」

後來知道,石博士在晚上就將隱藏的攝像機所拍攝的檢查實況錄像帶拿到莊園供「審查委員會」審查我們特別是梅的素質情況。

…兩天後早上,我帶著梅驅車向麗都莊園進發,一路上我看梅心情有點怪,這使我想起了「O」的故事,只是不同的是「O」不知道男友雷昂帶她去的地方崔西莊園是奴隸莊園,而梅則不同,她知道她現在去的地方是幹什麼的,所以心情比較複雜…

…我們回答了麗都莊園門衛的口令後,將車開進了莊園的大門,進去後還開了二公里距離才到了莊園正園樓大門口,莊園是外貌是比較古典的西式建築,而它的裡面則是設施齊全的,特別是有恆溫設施,有龐大的地下室,是調教和懲罰女奴的地牢和刑房…

我打了門旁的銅鈴,門開了,出來一個女管家(以前是女奴,由於莊園需要一個管家,就從年齡較大、有一定時間經驗的女奴中選了一個女管家),女管家只穿薄薄的黑套裙,沒有乳罩的乳房清晰可見,女管家帶我們進了裡面,厚厚的大門隨即關閉。

裡面隔音非常好,溫度在24度左右,我馬上感覺要脫衣服了。我們通過一個走道來到一個大廳裡,裡面有十個房間,其中有4個房間裡已有了來複查和簽約的4對夫婦,他們已在分別在房間裡與莊園的審查委員們進行交談…

我們被女管家帶到裡面的一個房間,裡面已有二個委員,他們正等著不耐煩了…

我帶梅坐到兩個審查委員面前,來到他們的桌前坐下。

他們都資深的莊園會員,年齡大約有45歲左右。

「你們的情況我們基本知道了,SM的基本概念我們就不說了,我們要強調的是我們奴隸莊園的SM不同於一般意義的調教和虐待,這裡的女奴要完全服從這裡的主人和管理員調教、使用和管理,這裡有嚴格的奴隸紀律,女奴如違反紀律將受到嚴厲的懲罰,除臉以外女奴身體各個部位都有可能發生體表損傷和永久性記號;不過我們有完善的安全措施和衛生保全,我們還定期給女奴服用一種特別的藥,它除有使肌體更具有抗損傷行外,更具有增強機體免疫力特別是對性病的免疫力功能,當然還可增強性慾,我們也服用它以增強陽性。同時我們為女奴買了500萬元的意外保險和350萬元的重大身體損傷保險,簽約後保險就發生效力,同時另外給你們的500萬元開始支付100萬元,其他400萬元分月支付。

你們想好了嗎?

我們要求你們親口回答是否同意成為奴隸莊園的會員,你們做妻子的,從簽約開始,就24小時是我們奴隸莊園的女奴了,將被莊園眾多主人、當然包括丈夫內的奴隸;做丈夫的可24小時來莊園免費使用這裡的所有女奴。

請回答……

我用眼神看著梅,梅知道是要她表態。

我……同……意……梅小聲回到。

我……同意,我也猶豫一下回答說。

好吧這是合同你們都簽吧。

……現在我們要在這裡檢查一下你妻子的身體我們才能簽約,他們在我們簽字後說到。

我這才注意到莊園方沒有簽字,主動權被他們掌握了,我心裡罵道。

可以,我只能說道,是在這裡檢查還是在裡面由我們審查委員會檢查?

這裡,我想到你們不知道有多少人來怎麼檢查我妻子,還不如在這裡檢查,就回答道。

好,請全部脫了,在對面的檯子上跪好,將屁股撅起來。其中的一個傢伙說道。

我已稱他為傢伙了,因為他故意在我面前耍主人的威風了,他已將我妻子當女奴了,我心裡一時還接受不了,但我也沒辦法,誰要我那麼想加入會員,成為眾多女奴的主人呢,當然還可以看別人怎麼玩女奴的好處呢。

那個傢伙可能看出我的心思,就說:不要緊你慢慢會適應的,我們這裡女奴都是當眾人赤裸並被使用的。

梅無奈的脫掉全身的衣服,一絲不掛的在50厘米高的木質台上跪下並將白白的屁股高高撅起……

他們分別摸著、挖謳著梅的屁股、陰毛、陰蒂、陰道、屁眼、乳房、腰、臉、嘴和牙齒,不時的拍打著梅的屁股、陰部和乳房……

我現在看著屈辱的梅,心想這才是剛剛開始,今後這種強十倍、佰倍的屈辱還等著梅呢。

我不禁對梅產生了一絲憐憫,但這只是一瞬間,取而代之的是這種場面刺激著我……

……好了,你妻子還符合我們的要求,特別是屁眼沒有痔瘡,如果有,我們要考慮能不能馬上被我們治好,不能的話將不符合我們的條件而不能簽約了,要知道我們這裡,對女奴屁眼的使用是很頻繁的……

好了,合同我們簽了,契約馬上生效,你妻子將被編號為B0058號,B代表人妻,A代表少女,C代表現無丈夫的寡婦……

……B0058我馬上帶到新女奴訓練區了,現在她已不屬你一個人的妻子和了,而是本莊園的女奴,所有我們就叫編號了。其中的一個審查會員對我說。

……梅被帶走後,另一個審查會員對我說女奴叫編號,主人可要起名,你想起什麼名呢?

我想我有一個名字是華,就叫華聖頓吧,行,這名沒有人起,我就將它編為你的主人名了,下面你可以去拿100萬元支票了,主人的注意須知的手冊你拿去細看……

我拿著契約書按其指的路徑來到裡面最大一個房間,裡面有一大型電腦設備,有兩個工作人員在工作,正好有一個與我一樣的會員辦理完畢後離開房間,臉上露出喜色。

我來到他們辦公桌前,將契約書遞給他們。

喔,華聖頓,請你到那機器前站好,並將左手深向前面孔裡。

我們為你進行相貌掃瞄和手掌指紋留檔掃瞄,今後你進入我們莊園的每一個社區,都要進行機器身份甄別後方可進入。

你的去處也一併記錄到服務器;女奴進入每個區域,同樣要進行去處記錄,只是由固定在頸項圈上的磁發生器,向機器記錄女奴的去向。

主人在電腦中可隨時檢索女奴的去向,供其調教的捷徑參考。

好了,你的身份已記錄在服務器裡了,你現在就可以進入奴隸莊園的各個社區了,只要按剛才的方式就可以進入了。

現在就可以做主人了?

是的,但你還有100萬元的事要辦理,你是要現金支票還是要萬事達卡?

就要萬事達卡把。我想要現金支票還要去銀行,就說道。

請你填寫這張表格,我們將為你辦理一切,你明天就可以拿卡了,這是拿卡憑條。

……我沿走廊左拐右拐來到一特殊門前,我看到左上方有一放手進去的孔,我馬上將左手放進去,大約15秒後響起機器聲:歡迎華聖頓主人到來,金屬門馬上打開,我進去後門馬上關閉。

歡迎主人到來,請主人更衣沐浴。

倆個女奴的聲音女奴全身赤裸,頭帶黑皮頭套,頸帶黑色項圈,手、腳豌帶作豌圈。雙手已從後面銬在一起分別跪在人口處兩旁,她們乳房的乳頭上分別夾掛著兩個帶鏈的鈴鐺,垂掛著下面。

我用手撥了一下鈴鐺,鐺……鐺著響擺動著……

第一區域原來洗浴中心,它像桑拿地方,只是比它高級得多。(由於要向下面寫,就不一一介紹了。)

我洗浴完後,來到洗浴休息室。它同樣象桑拿休息一樣,大屏幕播放著SM影片,只是休息椅不同,它像新一代航空座椅一樣,椅把有一打開的液晶電腦。

我迅速打開電腦,電腦顯示歡迎會員查看,後出現一菜單界面。

我選了社區分類顯示如下:主人洗浴中心、主人休息室、主人進餐室、調教享用中心、人肉傢俱室、主人用廁所、主人健身中心、女奴休息室、女奴洗浴室、女奴訓練室、女奴進餐室女奴用廁所、懲罰室、地牢。

我又選了女奴檢索目錄,打開一看,A未婚女奴18,B人妻女奴42,C寡婦女奴12,D最近增加5,女奴總數77。

我想,這裡的女奴們的數後不加量詞「人」,是因為她們是奴隸,已經沒有做人的一切權力了。我分別打開菜單,上面顯示出女奴的編號、年齡、身高、體重、三圍、入園時間、做奴隸前職業、現在的狀況(在那個區域、是在被使用還是在休息或是在受罰等等),關鍵每一女奴菜單下都有她們的赤裸訓練、調教、使用、受罰時的寫真圖片的代表作。我發現每個女奴的屁股與腰部之間,印有女奴的編號,它是用特殊油墨印上去的,可以用特殊的化學試劑察去,使女奴在離開莊園後編號消失。

……啊……怎麼女奴的陰蒂都穿了環?有女奴陰唇也穿了環,還有女奴除陰蒂陰唇穿了環外、雙乳頭穿了環。

這可是在契約時沒有說明的呀?

媽的,又欺騙我們。

不過,有關於穿環的說明:為了提高女奴的受虐興奮強度,以及主人調教使用和懲罰時多一些項目和工具,提高刺激程度,故對女奴進行穿環。

由於在契約時,大家對這一認識不夠,怕一時難以接受,在這裡向丈夫主人們表示歉意,不過,我相信,對女奴穿環,會給你們帶來意想不到的快樂的。

下面是一行穿環說明:新女奴入園開始,將剃掉陰毛,在陰蒂上穿上陰環。在為期一個月的訓練後,經再調教使用一個月,才考慮在不同類行女奴的陰唇和乳頭上穿環。

所謂不同類行是按分類和女奴年齡決定的。35歲以上的B、C類女奴,其陰唇和乳頭都要穿環;35歲以下的女奴,由於今後可能要生孩、哺乳,可以不考慮穿乳環,但陰環是要穿的;A類女奴,由於今後可能要結婚,可以考慮不穿陰唇環,但陰蒂環是要穿的。我進來時,由於是看到的兩女奴是跪著屁股朝裡的,所以沒有注意她們是否穿了環。

……接下來的圖片中,有很多赤裸的女奴,她們都穿著環。特別是有很多刺激的圖片組,它刺激著我:……受罰時的陰環、乳環都被鏈或繩扯拉著,有的是被執法的主人手拉著,有的是鏈或繩的一端被固定在某個東西上……有幾組圖片是這樣的:赤裸女奴的頭被固定在地上的方形木盒子裡,雙手被繩緊緊的捆到背後,兩條腿豌和腿關節處被地上的鐵環固定在地上,女奴的腰部被捆綁的繩拉向地下的鐵環上,雙乳頭的乳環被鐵鏈拉向兩旁的鐵架上固定起來,使乳房向兩邊變形,乳頭被拉長2厘米。女奴撅起的屁股間的陰蒂、陰唇環,被鐵鏈拉向正上面的鐵架環上。由於鐵鏈的向上直直地拉扯著陰部,女奴的屁股不得不盡量向上撅起,但由於腿、肚被固定,兩片陰唇還是被拉變了形,足足被拉長了3厘米,而且女奴的屁股上有被籐條抽打後留下的重重的苔印。

這組圖片的說明是:10月9日23時55分,在使用區,在主人XXX使用完女B0039的肛門休息後,該女奴由於不能忍受長時間的銬著雙手、跪撅著,屁股被主人坐壓著使用肛門,在主人使用完離開後,而由跪撅的姿勢擅自改為坐躺的姿勢,被監視器發現,故在第二天,由懲罰室,受到強制固定4小時、籐條鞭打屁股30下的懲罰,同時該女奴在後面的一個星期時間裡,將以此方式固定後被主人使用使用4小時。

……另一組圖片是這樣的:赤裸的女奴,頸部、腰部被分別用皮帶固定在木托架上,而木托架則固定在有四個滾子的木板小車上,木托架托是兩個半圓弧形,有點像醫院擱腳的木架,只是尺寸不同,頸部托架離木車面20厘米,而腰托架離木車面僅10厘米。

女奴的雙腿和關節被皮套固定在木車座上,女奴就這樣固定在木車上,不得不高高撅起的屁股,被從後面用陰莖抽插肛門的主人使用著,女奴肛門下的陰環套著的鐵鏈也被使用肛門的主人扯拉著。

女奴的陰唇由於向上的扯拉變形了2厘米多。

女奴的口腔套帶著5厘米直徑的口環套,女奴的鼻腔被鼻鉤扯拉向後面,使女奴的頭部不得不向上抬起,最終使口腔與身子在一條直線上,拉鼻鉤的細繩,則固定在由背後捆綁女奴雙手的的繩子上,也使女奴背後捆綁的雙手不得不盡量向頭部抬著。這時,被套環強行撐開的女奴的口腔,則被另一主人使用著。

這個使用者的陰莖插到女奴的口腔裡,陰莖的根部已碰到套環,他的陰莖已全部插到這個女奴的口腔裡,而這個使用者坐在由女奴做的人肉沙發上,用手控制著女奴的頭髮,拉動著小木車一進一退,為自己的陰莖在女奴的口腔裡作活塞運動,(我在後面的章節再介紹人肉沙發,本節就不敘述了)。

女奴面部非常痛苦的表情讓我懷疑這是不是真的,要知道,這可不是表演啊!我看得熱血沸騰繼續看著圖片說明:8月23日14時30分,在人肉傢俱室,A0012的女奴在作人肉尿壺時,主人XXX在人肉尿壺口中放尿,該女奴由於咳嗽,不小心將牙齒碰刮到該主人的陰莖上,該主人將這情況記錄後,第二天起,A0012女奴以此方式,每天固定在小木車上8小時一星期,被主人使用,白天3小時,晚上5小時。

還有一組圖片:一個女奴固定在主人廁所裡的木製馬桶裡,這個馬桶的結構我在第一節已介紹,這裡我就不說了。女奴的臉從馬桶坐面的橢圓形孔中伸出,女奴的下巴被從底下的特殊支架強行抬作,使女奴的臉面與身子成大於90度的角,女奴跪在馬桶下面,陰道和肛門分別插在兩個木陰莖上,女奴的乳環上的鐵鏈通過馬桶另外的孔放出,供馬桶使用者扯拉用,女奴的嘴和鼻尖上有明顯的屎糞,而女奴的眼被眼罩罩住,所以我看不到她的完整表情,但從臉上以看出女奴是相當屈辱的。圖片說明是:女奴C0006於7月26日1時15分,在調教使用室,主人XXX兩腿搭在女奴的背上。而跪趴著、背銬著雙手的女奴,在主人搭起的兩腿之下,斜歪著頭,用舌頭舔舐著主人的肛門,由於長時間背靠著沙發上享受的主人,在享受女奴的舔舐肛門服務2小時後睡著了。女奴這時將舌頭離開了主人的肛門,休息了5分鐘後才將舌頭舔舐在睡著主人的屁眼上,她的這一小動作被監視器記錄下來,她違反了,沒有主人停止的命令,女奴不得停止任何正在執行的任務,哪怕是主人望了或睡著了,女奴要一直執行下去的規定,它是奴隸紀律條例的一項。故,該女奴將以此方式,每兩天固定在主人廁所4小時一次,用舌頭為大解後的主人清潔肛門,每清潔完一個主人的肛門後,將由管理員來清潔女奴的口腔和臉部,讓女奴始終保持乾淨的面貌為主人服務,共要在廁所固定5次……。

我實在看得受不了了,我的小弟弟漲暴了我的無褲子的睡衣……

我這時突然想起梅了,我想瞭解她現在的情況,我急切地翻到新增女奴欄,顯示。本周新增女奴5名,上周新增女奴6名。我急切選到梅這一欄,啊,梅已剃光了陰毛,穿上了陰蒂環,有幾組站立和跪趴的照片,狀態是訓練室接受女奴羞恥訓練。後面註明訓練室對一般會員開放時間10:00-11:30,15:00-16:30,20:00-22:00。訓練室一般會員只有參觀權,沒有使用權。媽的,說什麼任何會員可以使用任何女奴,完全是瞎話。

後面的解釋是:由於新女奴,不具備做真正女奴的條件,如果一般會員使用後,會出現意外或不適,故需要資深會員訓練調教、使用後方可使用。新女奴一般會在訓練一個月後,供大家使用。

看來,只能看著調教師訓練、使用她們了。其中還有大江的老婆,入會不到一月,目前還不能玩他老婆,還有一周的時間等待。

現在是10:30,正是訓練室開放的時間。算了,先去看看梅,現在情況是怎麼樣吧。

……我帶上有孔的眼罩(主人進入訓練、使用調教、懲罰等室時需帶眼罩,以免,做妻子的女奴認出,出現尷尬的情況,所以莊園規定,主人進入該區域需帶眼罩)很快來到訓練室,這裡已經有9個帶眼罩的會員在外圍參觀了,他們有的是新女奴的丈夫。我看到梅一行5人屁股與腰之間印有BXXXX的一排乒乓球大小的字,其中有一個是C0013,也就是說,新女奴中有一個是寡婦,年齡大概有40歲左右,我後來瞭解到該寡婦女奴姓秦,死了男人5年了,家裡有兩個孩子,一女一男,都在讀中學,自己一年前又下了崗,為了孩子能上大學,以及今天有錢養老,同時又能與男人有身體接觸,儘管是不平等甚至是痛苦性的接觸,總比沒男人要好,何況是為了這個家有經濟來源。在我們中一個「好心」的會員得知秦寡婦的遭遇後告訴她有個奴隸莊園可以解決她的困難時,她毫不猶豫地要加入女奴的行列,到是麗都莊園的審查委員考慮她年齡和家裡小孩問題,婉轉地謝絕她,這可使她急了:我的小孩已托付他舅舅家了,我可以做你們一切想要做的事,你們可以超常規的使用我,你們可以在我身體上做極限實驗,只有不搞死我,可以對我進行較重的損傷性使用和懲罰……

審查委員會被她的話語所感動,考慮她能重損傷性使用,家裡又困難,又沒有丈夫加入莊園的會員的要求,又可多增加幾個只出錢不出妻子的富翁參加,所以特例地開出1300萬元酬勞,作為被莊園使用兩年的優惠條件,秦寡婦當時感動的痛哭流涕,表示一定做個對得起這高報酬的女奴……

再說梅她們5個赤裸的站成一排,分開著腿,口帶著口枷,頸部帶著黑皮項圈,四肢豌上帶著黑手腳皮銬,對著整面的落地式的牆鏡,女奴們用手將自己的陰唇最大限度的分開,屈辱的眼神必須盯看著自己的陰部,她們這樣站著有50分鐘了,調教師不時用籐條點斥著她們的頭部、陰唇、乳房、屁股和肛門,如果女奴稍有姿勢不對和身體移動,籐條馬上呼嘯過來,大部分落在女奴的屁股上,背上,以及乳房和陰部上,不斷流著涎水的女奴們,只有含混不清的嗷嗷著……

而鏡子的對面牆前,是上周新來的6個赤裸女奴,她們頭帶著黑皮頭套,皮套中連著直徑5厘米的撐口環,女奴們頭側貼著地面,紅哧哧的舌頭夾著涎水,從撐口環中淌流向地面,女奴的鼻子從皮頭套的孔中露出,卻被鼻鉤繩拉向背部的皮手銬上,跪分的雙腿,由60厘米長的鐵鏈連著皮腳銬,陰蒂環則掛著15厘米鐵鏈的銅鈴鐺,她們在訓練女奴的基本姿勢,以及長時間的耐受力,她們從8:30到現在的10:40已有2個小時了,她們一直保持這種姿勢,姿勢稍有不對,調教師馬上啪……啪的一陣籐條,有的是打在違紀女奴的屁股上,有的是打在該女奴的陰唇上,有的是打在女奴的乳房或背上,調教師還不是用籐條敲打著掛著陰蒂的銅鈴鐺,女奴們跪著一排,撅起的胯間擺動著鈴鐺,不使為一幅淫虐的圖畫,同時也刺激著對面的5個新女奴,她們在想,未來幾天後,在對面跪著的將是自己了,同時被對面的新女奴看著。

我實在看得受不了,馬上得去釋放釋放,我得趕快去調教使用室……。

我來到其中一個使用1室,莊園共有3個使用女奴的廳室,最大的廳有300平米是3室,最小的1室也有120平米。現在是上午11時,是主人使用女奴的低谷期,所以莊園在這個時候只開放使用1室。

雖然是上午,但也有3個主人在使用女奴了,而女奴則按時間安排供應5個女奴(這是莊園在使用室在這一時段的最少供應量,到了22:00-02:00是莊園使用室最大量的供應時間,這一時間使用室的女奴可達30個,3個使用室同時開放。

5個赤裸的女奴全部帶著頭套,分別按不同的方式被固定起來。

A女奴,被雙腿貼向胸部用皮套屈捆起來,而雙手則固定在背後,兩腳腕用皮腕套倒吊在大梁的鐵鉤索上,使女奴的陰部、肛門充分暴露在主人目前,而且屁股剛好離地50厘米的地方吊在空間,方便主人使用陰道和肛門。

B女奴,兩腳腕用皮腕套吊在大梁鐵鉤索上,,而雙手則繞穿過腿關節固定在背後,使女奴不得不用雙手分開自己的大腿,就向有人給該女奴端著雙腿灑尿一樣,只是端著雙腿的是女奴自己。這樣女奴的陰部和肛門完全暴露給主人,同樣,這樣吊著女奴的屁股離地50厘米,方便主人使用女奴的的陰逼和屁眼。

C女奴,四肢倒蹄的吊著,鼻子被鼻鉤連著頭髮拉向身後,使女奴的頭部不得不向上抬著,女奴的口腔通過皮頭套撐著5厘米直徑塞口環,女奴的身體和頭口在一條直線上,平行於地面,吊在離地40厘米的地方,而女奴的頭的方向,有個可伸降的皮沙發座椅。毫無疑問,該女奴是專供主人坐在沙發椅上使用女奴無法閉合的口腔的。

主人往往用自己的陰莖來測量女奴的喉的深度,抽送女奴口腔的行程長短、頻率快慢,全由主人控制。主人在不需要自己胯部移動的情況下,完全主動地使用女奴的口腔,只要將女奴兩乳頭捏住,向主人自己的胯部拉送就行了。女奴常常被使用口腔的主人抽送得眼淚直流,但也只能忍受著。

有時,女奴自己為自己的痛苦找理由:誰叫自己是奴隸呢?奴隸要為主人的享受,承受一切痛苦,這才是奴隸存在的基本要求。

D女奴,頸、腰用皮圈固定在支架上,而這個支架固定在一個80厘米長、60厘米寬的木板上的一邊,女奴的腿關節、腳腕被皮圈固定在木板的另一邊,手被皮圈銬在被後,屁股高高撅起。這個木板向翹翹板一樣,需要使用女奴口腔時,翹起木板,使女奴的口腔最高離地60厘米,,滿足站著抽插女奴的口腔的主人的愛好,使用女奴屁股哪一頭是,將木板平放或翹起一點就行了。

E女奴帶著鉤著一米長牽鏈的項圈,雙手銬著被後,屁股高高撅起,兩個陰唇環,分別通過金屬鏈掛著兩個鈴鐺,帶皮頭套的臉,側貼在地上,隨時等著主人使用。

主人往往在使用了固定的女奴後,要在沙發上休息一下,只要牽拉女奴項圈的鏈子,女奴就跪爬向沙發旁,主人可能將雙腿搭在撅跪的女奴背或屁股上當主人的腳墊,也可能扯拉項圈上的鏈子,拉向主人襠部,女奴馬上自覺地用嘴舔舐主人的陰莖和肛門,一般這個時候,主人只要女奴舔肛門的,因為,主人要使自己的陰莖休息一下。而舔肛門只是證明自己是主人,屁眼下面的女奴,是連自己屁眼都不如的雌性奴隸。

三個主人與我一樣帶著能見對方的眼罩,脫掉套衣後已是一絲不掛了,女奴是看不見我們的。女奴不知道誰在使用她,有多少主人在使用室裡,連主人之間說話也基本聽不見的,只蒙攏的聽到一些女奴們的呻吟聲或鞭打女奴時的人肉與皮鞭或籐條、尺子快速接觸的聲音。

我非常激動的想著準備使用那個女奴,卻看到其他3個主人不緊不慢的,心情平靜的,使用著各個女奴…

他們一會使用A女奴的陰道,一會使用B女奴的肛門,一會使用C女奴的口腔,一會用使用室放著的各種電動陰莖,玩弄女奴們的各個器官,一會拿著使用室裡掛著的各種皮鞭、籐條、尺子抽打幾下女奴的乳房、陰部、屁股、大腿、背部等敏感地方,讓女奴嗷嗷的叫聲,提高自己的興趣…

主人們使用女奴累了,就靠到沙發上休息一下。

休息的時候,還不時羞辱著女奴,還看著其他主人使用女奴的場面,口乾了就去使用室對面的吧廳喝喝飲料…

這時我才真正領悟到作主人的道理,那就是:在生理和心理完全放鬆的情況下,隨意使用女奴,不管自己使用時,女奴的各種感受如何;不管女奴方是否痛苦和不適,只要自己能夠享受就行了。

這與我們很多其他的男人平時與配偶妻子在性交中完全不同:性交時要注意妻子是否心情不好,是否達到高潮,是否不適和痛苦,是否覺得自己不行,…等等。在那種環境下他們是有壓力的,生理和心理是得不到完全釋放的。

現在好了,我能完全釋放,並能享受不同的雌性肉體和屈辱的心理變化…

…我使用完各個女奴後,將精液全部釋放在E女奴的腸道裡…

十分鐘後我來到了吧廳,吧台內有兩個赤裸女奴,服務著做在吧台外高高的吧椅兩個主人,咖啡、牛奶、果汁、補品酒等等隨便主人點,二個主人坐著高高的吧台椅上慢慢地喝著,而椅子下面兩堆白肉在淤動著,吱叭…吱叭…的聲音從椅子下傳出。同時,有電動馬達的嗯…嗯…響聲從吧椅下傳出。

原來,高高的特製吧椅下,固定著雙手銬在背後,跪著椅內、胯騎在吧椅離地30厘米的橫桿上,而橫桿上固定著兩個20厘米長,直徑3。5厘米的電動陰莖,分別插在赤裸女奴的陰道和肛門裡,電動陰莖的控制開關,則分別按在吧台上,開關的特強、強、中、低檔全由坐在上面的主人控制。

關鍵的是,吧椅沒有做面,只有類似馬桶圈的空洞皮坐面,女奴的下巴被吧椅下的特殊支架支撐著,使女奴的臉緊貼吧椅的開放式坐面。而固定後女奴嘴的位置,正好是坐上去主人肛門的位置。

喔…兩個喝咖啡的主人,一邊喝著咖啡,一邊通過電動陰莖的開關控制著下面女奴舔肛門的口舌的頻率…

我看到還有一個吧椅下同樣固定著另一個女奴,而且,它的上面沒有坐著主人。

我馬上坐了上去,一邊要吧台內的女奴給我牛奶,一邊開動電動陰莖開關的最強檔。馬上,吱叭…吱叭…我的肛門被熱的舌頭濕慍了…

我喝著牛奶,考慮著牛奶這時的感受:上面的主人口舌享受著新鮮的飲料(她不知道是牛奶還是咖啡,只知道是飲料),而女奴自己,要長時間的將舌頭沾在腥臭直腸的粘膜上,將其分泌物流入口中當飲料(奴隸紀律條例中,女奴的口水在沒有口塞的情況下,是不能流出口腔的,更不能流到地下,流到地下也要舔起來,並受到懲罰);上面的主人屁眼享受著奴隸的舔舐,下面的女奴自己則屁眼插著振動的玩具忍受痛苦。多麼不平啊!誰要我是奴隸呢?誰又振動這種不平也可以使女奴自己產生快感呢。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的酒店領班
跟朋友交換了女友
我在KTV被同學群姦
愛穿絲襪的舅媽
合租房子的故事
別墅的秘密
妓女的不歸路
我和老公純潔的SM遊戲
精品色醫生
女學生的恥蜜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