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悄悄的把房門打開,慢慢的向這間充滿少女氣息的房間主人走去。她躺在床上的的身影是那麼的誘人,渾身都散發出一種誘人犯罪的氣息,那滾圓挺立的巨乳,肥碩的屁股,堪堪一握的細腰,單單是從背後看去就讓人有種上去姦淫的慾望。我靜悄悄的靠近她,看著她的背影,嚥了一口唾沫,伸出顫抖的雙手······「啊……」

我突然被眼前這個突然蹦起來的女孩嚇了一跳,「哈哈哈,哥哥,你終於被我嚇到了,哈哈哈······」

我尷尬的看著眼前的女孩--我的妹妹,有些無奈的說:「好吧好吧,我承認,這次是我輸了,不過,上學快遲到了,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穿好!」

是的,此時此刻我的妹妹只穿了一件小可愛和一件窄小的丁字褲,而且在剛才妹妹蹦蹦跳跳的時候,窄小的丁字褲已經成了一條細繩,而且還被撥弄到了嫩穴旁邊······好吧,我承認盯著妹妹的嫩穴看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所以,我趕快轉過身,迅速的離開了妹妹的房間,關上門的那一刻我還聽到了妹妹得意的聲音:「哈哈,哥哥,你還是那麼害羞啊!」

而我卻只能無奈的承受妹妹的嘲笑,誰叫我從小到大除了AV片裡的女優以外的女性身體都沒有看過,從小到大連手槍都沒打過的絕世小處男咧!我有些無奈地歎了口氣,把廚房裡剛做好的飯菜拿到飯桌上,低頭開始吃飯,我知道接下來的東西不是我能看的。果然接下來妹妹大呼小叫的從我的身後走來走去,近乎赤裸的身體也從我背後走來走去,口裡叫的也無非都是「哎呀!我的胸罩放在陽台忘記收進來了」

「怎麼乳房又大了一些,連I杯罩的胸罩都有點承受不住了」

之類的話。而我卻只能悶頭吃飯。等妹妹來吃早餐的時候我已經開始洗碗,整理書包,把鞋從鞋櫃裡拿出來,然後穿戴完畢坐在自行車上就等著我妹妹出來了。「哥,走吧!」

妹妹一個健步跳到自行車後座上坐好,讓自行車狠狠的晃了兩下。我就有些納悶,最近看妹妹也沒有怎麼長,怎麼就這麼重啊,難道都長到胸部上去了???我想到這裡,偷偷的看了看妹妹的爆乳,嗯,好像又大了些。感覺到下身有些蠢蠢欲動,心裡連忙念了幾句淨心咒,才安穩下來,有這樣的妹妹真是很悲慘,只能看,不能吃啊······騎車到了學校,放好了車,我和妹妹一起進了梯形教室,教室裡男生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妹妹的身上,畢竟妹妹的I杯罩也不是虛的,非常的吸引男人的視線,而且妹妹的衣服大多都是淫蕩暴露的衣服,所以學校裡的男生送給妹妹一個外號「淫蕩乳牛」。

我和妹妹按照慣例走到最後一排挨著坐,我坐到位子上,趕緊低頭睡覺,現在我和妹妹都已經大四了,不用擔心以後的問題,當然,如果你旁邊天天坐著一個衣著淫蕩暴露的美女,卻能看不能吃,相信你也會和我一樣,再說,教室裡的那群男生可以殺人的目光也不是誰都能承受的了的,反正我覺得還是和周公一起聊天比較好。一覺睡到放學,妹妹把我叫醒,我騎車帶著妹妹一起離開了學校。我們回到家,吃完了飯,打開電視和妹妹一起坐在厚厚的地毯上看電視。

妹妹趴在枕頭上看電視劇,本來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可是妹妹今天下身之穿了一件超短裙和一件丁字褲,早上就說了,那丁字褲已經變成一條細繩被撥弄到嫩穴旁邊,所以嫩穴那裡已經完全沒有了遮掩,我納悶為什麼妹妹不把丁字褲整理好呢,妹妹的嫩穴在我面前晃來晃去,我下身的陽具開始漸漸的變大,直到變成30厘米左右的大陽具。我開始輕輕的喘起氣來,妹妹好像聽到我在喘氣一樣,也不知道是無意還是勾引我,妹妹把屁股抬得更高,超短裙的裙擺滑到後背上去,腿也分的更開,讓我能夠看清楚一切。我有點不受控制的伸出手,緩緩地向妹妹高翹的肥臀摸去······「哐當!」

一聲響聲讓我從色狼的狀態中醒來,我向旁邊看去,原來是我剛才伸手的時候不小心碰到我旁邊的杯子,杯子掉到地上發出的響聲。我咂咂嘴,不知道是在慶幸還是在可惜,我回頭看著妹妹,看見妹妹也正在用她那雙美麗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著我,此時我才醒悟過來,趕緊回到自己的房間。我撲到床上,心裡不停的自責,該死,你怎麼能夠這樣的看你的妹妹,竟然還起了反應。

想到這裡,我狠狠的朝下面任然巨大的陽具一拳打去,很快,我就嘗到了報應,我開始捂著下體在床上滾來滾去,由此我們可以知道,打自己的命根子是不對滴,特別是在海綿體充血的情況下。我就這樣在我心裡深深的自責中睡著了······我揉著朦朧的睡眼朝廁所走去,我現在是特別的鬱悶,我昨天因為發生了自己偷窺妹妹的嫩穴的事件,心裡特別的自責,竟然連上廁所都給忘記了。

我沖了馬桶,走到客廳,停下了提褲子的動作,眼前的景象讓我又一次開始大腦充血。妹妹還是在電視機前,依舊是那個誘人犯罪的姿勢,不同的是,妹妹已經閉上眼睛,睡著了。我慢慢的走到妹妹的身後,輕輕的伸出手在妹妹肥碩的臀部上摸了一把,在看看妹妹,沒有反應,我開始加大動作,這就是女生的屁股嗎,手感真好。我把另一隻顫抖的手像妹妹的乳房伸去,放在妹妹的乳房上,妹妹的乳頭已經立了起來,看來妹妹在睡夢中也有反應,這讓我本來就是半軟不硬的陽具立刻站立了起來,龜頭剛好在妹妹的嫩穴擦了一下,美妙的觸感讓我差點射了出來。

我開始試圖讓陽具插入嫩穴,滑開了幾次之後我開始沒有了耐心,我讓陽具遠離了妹妹的嫩穴,用手幫忙對準之後,用力一插,大陽具進入了濕潤的嫩穴。突然,我感覺插入的途中突破了什麼障礙,妹妹也在睡夢中叫了一聲,我趕快把陽具拔出來看了看,上面有絲絲血跡,妹妹居然是處女,看妹妹平時穿的淫蕩暴露的衣服我還以為妹妹已經有了男友,想不到居然還是個處女。

這個發現讓我興奮難耐,我用力的把陽具再次插入,狠狠地插了起來,這是我第一次進入女性的身體,哪管它什麼九淺一深的,先插了再說。很快,我破處之後的第一發就射了出來,但我的陽具仍舊是氣勢高昂,我把陽具從妹妹的嫩穴裡輕輕的抽出來,往上面吐了一口唾沫,再把妹妹在睡夢中被我操出的淫水塗了一些在妹妹的菊花上,把陽具對準妹妹的菊花,一用力,就這樣插進去了一半,妹妹嬌嫩的小菊花成一個環狀套在了我的陽具上,隱隱有開裂的趨勢。

我感覺妹妹的腸道裡的褶皺輕輕的摩擦著我的陽具,就剛才把陽具差進一半的那一會兒,就讓剛剛破了處男之身的我舒爽的差點射了出來,以前只在AV中看到男優怎麼怎麼的爽,現在我終於能夠嘗到這種舒爽的滋味了。感覺到陽具前面的窄小,我把陽具抽出來一些,一鼓作氣,把陽具全部插了進去。「啊!」

正在興奮中的我突然聽到妹妹大叫一聲,我抬起頭,正看到妹妹正睜著那雙美麗的大眼睛看著我,眼中還隱隱閃耀著淚花,我當時就有點蒙了,妹妹怎麼醒了,我低頭看了看正陷在妹妹菊花中的陽具,看到陽具旁有絲絲的血跡,原來是用力過猛,妹妹的菊花開裂了。我再抬頭看了看妹妹,心裡有些絕然,反正做都做了,乾脆繼續做下去,大不了享受完在去警局自首。

想到這裡,我開始緩緩的動起妹妹直腸中的陽具,抓著妹妹I杯罩的乳房,開努力的做起活塞運動起來。妹妹可能是想不到我在被她發現之後還會繼續幹下去,臉上也更紅了,好像有有種想反抗的慾望,但苦於被我抓著乳房不停的揉,下身菊花也不停的被乾,使不出力氣來。操了沒一會兒,妹妹就在我的兇猛陣勢下敗下陣來,口裡開始小聲的呻吟起來。「啊······哥哥,啊······不要這麼用力嘛,啊······我受不了的,啊······」

妹妹眼睛漸漸的蒙上了一層霧,嘴裡也開始大起聲來。或許是因為先前已經射了一次的關係,我全部插進來後倒是沒有什麼射精的感覺,就這樣操了有二十分鐘左右,妹妹也開始翻起白眼來。「啊······哥哥,不,要這麼用力,啊······我,我受不了了,啊······」

感覺到菊花裡兇猛的夾力,我抬頭看妹妹,妹妹居然暈了過去,突然感覺到腿上一片濕潤,我低頭一看,妹妹的嫩穴那裡,居然,居然潮吹了。因為這一刻的分心,我在也承受不住妹妹菊花的兇猛,很快就繳鍥投降了。身心疲憊的我,很快就抱著昏睡的妹妹睡著了······第二章貌似純潔的妹妹(唔,我好像昨天做了什麼對不起妹妹的事。)(嗯,不好,我昨天好像強姦了妹妹!!!)我趕快睜開眼睛,從床上蹦了起來,向客廳跑去……等等!!我在床上猛地停了下來,卻沒注意到我一隻腳已經跑出了床的範圍……「啊!!!!」

我在地上已經成了一個完美的「大」

字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昨天那事是我在做夢?」

想到昨天強姦妹妹的事可能是做夢,我顧不上身上的疼痛,只覺得我全身上下的力氣都離我而去,我渾身一下子軟了下來,心裡很是覺得可惜……「我他媽的怎麼還是處男啊!!!」

雖然覺得很可惜,但是沒有上妹妹已經是很慶幸了,至少不用去自首坐牢了。我一隻手揉著剛才摔疼的鼻子,一隻手打開房門,夢畢竟是夢。現實的生活還要繼續,該起床做飯了。我打開門,馬上就聞到一股勾起人食慾的香氣,我跟著香味來到了餐廳,居然看到了一桌子的飯菜,香氣誘人,色彩鮮艷,在嘗一口,嗯,還很好吃呢。這時我聽到隔壁廚房傳出一些聲響,趕快打開廚房門,看到妹妹穿著圍裙正在做菜,圍裙下還穿著昨天那件小可愛和超短裙,超短裙下面的丁字褲還是成一條細繩狀被撥到一旁,看來昨天真的什麼都沒有發生,要不妹妹不可能這麼平靜的給我做飯。「妹妹,怎麼今天這麼勤快,這麼早就跑起來做飯,我還以為你今天又要我給你做飯。」

「我起這麼早來做飯不行嗎?哼哼,今天我來做早餐老哥你今天是有福了。」

妹妹瞪了我一眼,然後帶著驕傲的語氣說道。「恩恩,肯定是有福啦,誰能這麼有福氣能把早餐做的像是要吃午飯似得。」

「那當然……呃,老哥你故意的吧,居然話中有話的羞我!」

妹妹發現我偷偷的在羞她後,狠狠的踩了我一腳,我只能在這裡齜牙咧嘴的叫疼。「好了,終於大功告成了,來來來,老哥,幫忙把我這最後一道菜端到餐桌上。」

我幫著妹妹端著最後一道菜放在桌子上,站起身來仔細看了看,泥鰍,牡蠣,蛇肉,驢肉,鵪鶉……呃,怎麼貌似全是可以壯陽的東東啊!「妹子啊,怎麼全是可以壯陽的菜啊,你難道準備勾引你老哥……」

我開著玩笑說道。「哥哥,難道你認為我會是那種勾引自己哥哥的壞女孩嗎,嗚嗚嗚,哥哥你欺負我,嗚嗚嗚……」

妹妹眨著那雙純潔無暇的眼睛,很快就起了一層水霧,我開始有點慌了,卻不知道應該怎麼勸正在哭泣的妹妹。「好啦好啦,哥哥馬上就吃,哥哥馬上就吃……」

「真的?」

妹妹繼續用她那雙充滿了水霧的大眼睛看著我。「真的。」

我認真的看著妹妹。「那好吧,開吃吧。」

妹妹哼著小曲,小跑到我的旁邊坐下,那裡還有剛才那副傷心的樣子,不知為啥,我總有一種被耍的感覺。坐在餐桌前,看著這一桌貌似可以壯陽的東東,開始低下頭狂吃起來。當我吃得實在撐不下的,靠在椅子上不停的打著飽嗝時,看到妹妹又一次用她那純潔無比的眼神深情的望著我,櫻唇輕啟:「哥哥,你吃飽了嗎?」

「嗯,吃飽了,實在太好吃了,沒想到妹妹你手藝這麼好。」

我一邊打著飽嗝一邊對著妹妹說。「那我們是不是應該談一談我們的事啦?」

妹妹的眼睛裡出現了一絲狡黠。「呃?我們的事?什麼事啊。」

我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哥哥難道你忘記了嗎,」

妹妹眼睛又開始蒙上一層水霧,「昨天你對我做的那些事啊!」

「哦,呃!!!」

難道我昨天真的操了妹妹,而且連菊花都開苞了。「哥哥難道你真的忘記了,那我把證據拿給你看。」

妹妹立即對我翹起了她那肥美的大屁股,並且撥開了陰唇,露出裡面被藏起來的精液和淫水。還帶著絲絲的血跡。「妹妹,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那樣的!」

我開始慌了,剛剛在廚房看到妹妹的小穴外面好像沒有精液啊,難道我昨天有那麼夢,一滴精液都沒有漏就全部射進去了?「怎麼解釋,你昨天都全部插進去的時候都插到我子宮裡了,而且後來還把我的那裡開了苞,這叫我以後怎麼嫁人啊!」

妹妹一邊哭訴著一邊還把仍舊是一個小洞的菊花撥開給我看。「那妹妹你想我怎麼補償你啊。」

我現在已經開始有些垂頭喪氣了,妹妹的這些鐵證擺在我面前,我都不知道應該怎麼做了,只希望用補償妹妹的方式來讓妹妹原諒我。「補償?」

妹妹突然轉過頭來,眼珠子轉了轉,「可以啊,哥哥你真的要補償我嗎?」

我拚命的點頭,廢話,也只有這一個方法能夠讓妹妹原諒我了。看到我拚命點頭的樣子,妹妹噗哧一笑:「哥哥你別擔心啦,我是不會去告訴警察的,畢竟你是我的哥哥啊,不過你說要補償嘛,可以啊,只要你讓我當你的性奴隸,我保證一切都不會說出去的。」

「可以可以可以……呃!什麼?!!你要當我的性奴隸!!!」

我開始有點不敢相信妹妹不但不告訴警察,也不怪我,居然要當我的性奴隸!!!「是啊,哥哥,難道你沒有覺得你現在身體很熱嗎?」

經妹妹這一提醒,我突然覺得渾身都的出汗,小腹好像有一團火一樣再燒,陽具也再次成為了30厘米長的巨物。「哥哥,我為了當你的性奴隸,可是偷偷的在哥哥你吃得菜裡放了一點烈性春藥哦!」

妹妹說的話讓我不敢置信,我突然有種中計的感覺。「既然是妹妹你故意弄得,那我也就不客氣了。」

我掙扎著站了起來,把陽具扶好,對準妹妹對我扒開的小穴,狠狠地捅了進去。妹妹開始浪叫起來:「啊……哥哥,不,主、主人,好爽啊……啊……啊……」

我使勁的用力抽插,每次都是全根沒入才抽出來,每次抽出來都可以看到跟著陽具一起出來的妹妹的淫水,一直沒有想到,原來妹妹的淫水有這麼多,操,看來妹妹還真是個騷貨,既然是個騷貨,我也不在顧及了,雙手一邊狠狠的打著妹妹的肥臀,一邊說:「乾,妹妹你還真是個騷貨,那以後就不叫你妹妹了,叫你母狗吧。」

妹妹被我幹的淫水亂濺,口裡還斷斷續續的說:「啊……啊……小、小母狗不是騷貨,是、是個徹頭徹尾的賤貨……啊……啊……被、被自己的哥、哥哥乾的這、這麼爽……啊……啊……主人用力點……小母狗要、要洩了……啊……」

聽到妹妹說自己是賤貨,是母狗我不由得加大了力氣,同時也感覺到妹妹的陰道不停的抽搐,我開始瘋狂的幹了起來,妹妹也浪叫不止,終於在妹妹高潮陰道不停的抽搐是,終於忍不住,把精液全部都射在了妹妹的子宮裡。我放開妹妹,任由妹妹無力的趴在地上,我靠在椅子上,陽具依舊是挺立,看來春藥的藥效還沒有過去,我對著妹妹張開腿,說:「小母狗,你不是說要給我當性奴隸嗎?趕快過來給你的主人吸吸。」

妹妹聽到我的話,也慢慢的向我爬了過來,口裡還說:「主人……小母狗這就來了……」

聽到妹妹這麼勾人心魂的撒嬌聲,我呼吸一窒,口裡也開始喘起氣來。妹妹用雙手握住我挺立的陽具,然後用她的櫻桃小口吸了上去,把我的陽具吸的緊緊的,讓我爽的差點就直接射了出來。這時候,妹妹吸了一會兒,眼神淫蕩的跟我說:「主人!你覺得小賤貨吸的你爽不爽阿?」

聽到妹妹變的如此淫蕩,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看來妹妹肯定是那種天生淫蕩的賤貨。妹妹費勁的用嘴幫我吹喇叭,我的雙手也用力的去撕妹妹的那件小可愛,想要去抓住妹妹的那對巨乳一撕……沒有撕開。再撕……還是沒有撕開。妹妹看著我費力的撕著她那件小可愛,正在幫我口交的櫻桃小嘴輕輕笑了一下,自己用手把小可愛給解開來。我臉紅了一下,雙手卻是一下猛捏妹妹的巨乳,一下又用手指玩弄妹妹的的乳頭,一邊說:「乾!想不到你的這對淫乳這麼好摸,又白又滑,怎麼捏都順手!」

妹妹被我上下其手有了反應,呼吸的聲音越來越大聲,臉頰也越來越紅。我繼續說:「嘿嘿!你這賤貨的乳頭居然變硬了起來……乾!想不到你這麼賤,被人糟蹋竟然還會有快感!」

說完,我忽然像是發瘋了一樣,雙手抓住妹妹的頭,不斷的用力上下擺動,口中不時發出:「嗚、嗚、嗚……」

的低吼聲。接著我低吼一聲,把精液全部射在了妹妹的嘴裡,妹妹也不浪費,我一邊射她還一邊吞,我雖然已經射了一次,但有剛才吃得那麼多壯陽的食物墊底,精液量還是很多的,所以還是有一些精液從妹妹的嘴角漏了出來,妹妹這樣吞精的樣子,說不出的淫蕩。等我把陽具從妹妹的口裡抽出來的時候,陽具已經軟了下來,想到自己終於可以休息一下的時候,妹妹突然跑到她自己的房間東翻西翻的,找的一個大紙箱抱了出來,出來的時候,口裡還在說:「哥哥,等下把這些用到我身上……」

等妹妹打開紙箱的時候,給我看裡面的東西,我已經傻了,裡面有皮鞭、細繩、電動陽具、灌腸器、肛門塞……我突然覺得,我真的好純潔……「咳咳,大家好,我叫林哲宏,我背後渾身赤裸口裡戴著塞口球,手被別在後面銬上了手銬,下體只有一件窄小的丁字褲努力阻止小穴裡的電動陽具和肛門塞不要掉出來的淫蕩女生是我的妹妹林琬月,額,兼性奴。」

「好吧,我承認我不會調教性奴,所以連繩縛都不會,所以才用丁字褲來阻止電動陽具和肛門塞不掉下來。」

「別鄙視我,我是不過是A片看的少而已,好吧,我說實話,我只看過性愛教育片而已,當然,像我這麼純潔的男人哪裡去找啊!」

(目前自戀中……)「嗚嗚嗚……」

(呃!什麼東東在亂叫啊!)「嗚嗚嗚……」

(真煩,沒看見我正在說調教視頻開場白嗎!)「嗚嗚嗚……」

(等等,這聲音……難道是……)我慢慢的轉過身去,看到妹妹那姣好的身軀不停的在床上扭動,口裡還不停的「嗚嗚嗚」

的叫著。我趕快屁顛屁顛的跑過去,蹲在妹妹面前問:「小母狗,怎麼拉,難道又想加100毫升的清水啦,你都已經加了3次了!不要打擾我錄視頻行不,這會對我以後學習很不好誒。」

妹妹痛苦的搖了搖頭,頭努力的像背後擺了擺,我趕快跑到妹妹的背後,看到肛門塞正在緩慢的向外退出來,我用力的往裡頂了頂,引得妹妹的痛苦地呻吟後,問道:「是不是忍不住啦!」

妹妹點了點頭,我趕快抱著妹妹跑衛生間,把妹妹放到馬桶上,用力的拔出肛門塞。「嗚……」

妹妹說不清是痛苦還是舒爽的呻吟了一聲,微黃的液體從妹妹的菊花裡狂瀉了出來,與此同時,一道顏色分明的水柱從妹妹的尿道口裡激射出來。我看到這裡,有些無奈地歎了口氣,糾結的說道:「為什麼你總是在把灌腸液釋放出來的時候失禁咧,又要我打掃,還要不要人活啦!」

說完,我把妹妹身上的污穢擦乾淨,再把廁所簡單的沖洗一遍,把妹妹抱到床上,幫她把手銬和塞口球給取下來,妹妹卻是毫不領情,嘴巴一解放就站起來不停的訓斥我:「搞什麼啊,我是你的性奴誒,是你隨意玩弄的性玩具誒,怎麼能對我這麼心軟,這都第幾次了……」

我有些無語的站在原地被妹妹訓斥,忍不住反駁一句:「你總是說我,你呢,你怎麼懂這麼多的?!!」

妹妹微微一愣,然後渾身開始顫抖起來,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妹妹的怒氣值在瘋狂上升,緊接著,妹妹那雙漂亮的大眼睛開始蒙上一層水霧,低下頭開始抽泣起來:「嗚嗚嗚,還不都是你,從小帶著人家看那種A片,都把人家帶壞了,然後人家初二喜歡上了性虐片,嗚嗚嗚,都是你啦!都是你啦!嗚嗚嗚……」

我有些慌了,我記起來了,我小學六年級的時候的確看過一部A片,不過也不能完全稱作A片,那根本就是一部性愛教育片,結果被妹妹發現沒收了,結果害的我後來提心吊膽的,再也不敢看過A片,於是,那一部性愛教育片就成為了我從小到大看過的唯一能夠稱得上A片的東東,也就導致了我在這方面的知識貧乏,成為了我從小到大的痛苦回憶。

(囧)但這都不是問題,問題是我面前這位正在哭泣的巨乳美少女,天啊,我從小到大最怕女孩子哭了,小時候跟妹妹搶棒棒糖,她一哭,我就馬上把已經含在嘴裡的棒棒糖塞到她口裡去了。天啊,趕快想想辦法啊……「妹妹我錯了,不要哭了好不好。」

(目前抽泣中……)「哥哥以後努力調教你!」

(繼續抽泣中……)「哥哥買棒棒糖你吃!」

(仍舊抽泣中……)「哥哥以後保證聽你的話!」

「真的嗎?」

妹妹抬起了頭,有點怯生生的問道。「真的!」

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突然發現有些不對,再看妹妹,那裡還有先前可憐兮兮的樣子,所以,我知道,我又中計了。「好啦!主人……」

妹妹坐回床上,把兩雙腿朝我打開,擺成一個M型,在拿出還在小穴裡不停的轉動的電動陽具,「接下來我該教你女生的G點在哪裡,來,過來,把手指伸進我的陰道裡,陰道上方有一個突起的小點,去揉它,啊……對,啊……就是這樣!」

我一頭黑線的坐在妹妹身前,幫妹妹揉弄小穴裡那顆突起的肉核,我忽然起了想惡作劇的心思,對準妹妹陰道裡的肉核,猛地按了下去。「啊……」

妹妹大腿猛地把我的手夾住,緊接著我就感覺到我的手心一片濕潤,陰道裡也開始不停的抽搐,嗯,妹妹高潮了,再當我把手指從妹妹的小穴裡抽出來的時候,陰道裡又激射出一道水柱,嗯,妹妹潮吹了。看著妹妹在床上一抽一抽的,心裡說不出的得意,終於可以反陰這丫頭一次了。「唔……」

妹妹呻吟了一聲,支撐這坐了起來,「嗯,G點培訓到這裡就結束了,下面我叫你調教性奴的手段。」

嗯,好吧,這個世界真的很奇妙,特別是當妹妹從她房裡把那個巨大的架子拿出來的時候,我的眼睛幾乎都可以瞪出來了,我實在想不通,這個巨大的架子是怎麼藏在妹妹的那個小小的閨房裡的,對此,我只能感歎這個世界太神奇了。「嗯,主人,這是那個……那個……叫什麼我忘記了,(作者語:叫什麼我真的忘記了,囧,這種是很久以前玩的一個色情小遊戲裡的用的吊架,可以把雙手雙腳吊起來。)你只要記清楚怎麼用就行了,前面的挨著地面的這兩個銬環是用來銬住腳的,後面的兩個銬環是用來銬住手的,旁邊的這一條鏈子一拉就可以把我吊起來,等下主人你把我銬住吊起來,然後用旅行箱裡的性虐道具來盡情的玩弄我。」

說著,豐滿的大腿還不停的在摩擦,嘴裡還輕輕的呻吟著,彷彿已經在不停的被我虐待似得,對此我只能在心裡暗罵一聲:騷貨!等下在虐待的時候猛點就是了。我幫妹妹銬上四個銬環,拉了拉旁邊的鏈條,很快,妹妹被吊成一個大大的M型,我跑到旅行箱裡,開始翻了起來,嗯,皮鞭,肛珠,跳蛋,還有一捲大膠帶,今天就用這些吧!我淫笑著拿著三顆無線跳蛋慢慢的走向妹妹:「來,讓主人幫你安上這三個小玩兒意!」

「啊……主人,啊……多塞幾個,啊……小、小母狗好爽啊,啊……好滿足,啊……」

我把有雞蛋大的跳蛋一個一個的塞進妹妹的小穴裡,,然後再貼上膠帶,然後把三個開關都開到強檔,妹妹呻吟了一聲,透過透明的膠帶可以看到裡面隱隱有水流湧動,我捅了捅妹妹的小穴,靠近了妹妹說到:「小母狗舒服嗎?」

「啊……小、小母狗好舒服,啊……好滿足,啊……它、它在裡面動,啊……」

「那小母狗想不想更舒服啊……」

我繼續挑逗妹妹。「啊……想、想,啊……小母狗想要更滿足,啊……」

妹妹的浪叫更大聲了,彷彿生怕別人聽不見似得。「好吧,主人就幫小母狗滿足吧!」

說著,我把肛珠的九顆珠子一顆一顆的擠進肛門裡就是最後一顆難了點,有雞蛋大小,不過沒關係,一用力就塞進去了。「啊……啊……塞進來了,好多,啊……好大,好舒服,啊……小母狗的屁眼好舒服啊……」

我握住妹妹菊花裡的肛珠的握柄,開始緩緩地抽動起來。「啊……啊……啊……小母狗……的屁眼……好舒服……啊……啊……啊……好多的珠子在肚子裡動……好厲害……啊……啊……啊……插屁眼……好爽……啊……啊……啊……」

我聽著發笑說:「靠!你真是天生的欠人幹的母狗啊!」

「小母狗……就是……天生……欠人乾……啊……啊……啊……屁眼……好舒服啊……啊……啊……啊……」

我看著妹妹被我用肛珠插得爽的嬌軀亂顫,,特別是那對挺立的I杯罩巨乳,讓我一陣火大,一口氣把肛珠抽出來,脫下短褲,把30CM的大雞吧一口氣插進妹妹已經潤滑足夠的菊花裡,「啪啪啪」

的開幹起來,不過在直腸裡感覺到跳蛋的震動也別又一番滋味。「啊……妹妹被幹的好爽……啊……主人……啊……妹妹要做主人永遠的性奴隸……啊……天天……啊……被主人的大肉棒操……啊……」

看著妹妹被我幹的已經開始胡言亂語,爽的跟什麼一樣,於是我分別用食指與中指夾住妹妹巨乳的乳頭,也不管妹妹會不會痛,死命的往後拉扯,妹妹的兩個巨乳也變形成狹長的漏斗型,食指與中指也用力的往內壓,妹妹的乳頭也被我夾的都快要瘀血了,陽具也加快速度跟力道,撞得妹妹的屁股肉啪啪作響。妹妹此時已經被我搞的兩眼翻白了,雙頰泛紅,呼吸聲像是在跑百米賽跑一樣的狂喘,雙腿持續的抽搐顫抖,一副快要高潮的樣子。「啊……啊……啊……小母狗……要死了……要死了……啊……啊……啊……乳頭……被捏的好爽……再大力一點……啊……啊……啊……趕快把……小母狗的……淫乳……捏爆……啊……啊……啊……小母狗……是壞女孩……老是用……淫蕩的巨乳……勾引主人……乾我……啊……啊……啊……現在……屁眼……也好癢……主人……用力一點……大雞巴……好厲害……啊……啊……啊……以後……用電動陽具……用兩個……一個插淫穴……一個要插屁眼……啊……啊……啊……要洩了……要洩了……啊……用力……啊……用力……啊……」

就在妹妹的浪叫聲中,我突然把陽具抽離妹妹的小穴,回頭向臥室走去,邊走邊說:「嗯,今天的調教就到這裡了,下次在接著調教吧。」

妹妹聽到我要離開,也顧不得自己還被吊在架子上,伸長脖子對我說:「不要啊,哥哥,只要能接著操我,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我停下了腳步,勾起了嘴角,問道:「真的嗎?」

妹妹聞言趕快回答:「真的!真的!」

妹妹還沒有說完,我已經轉身向妹妹撲了過去……第四章第二性奴人選誕生我騎著自行車,感受著後背妹妹I杯罩的巨乳帶來的舒爽享受,與以往不同的是今天妹妹沒有像往常一樣唧唧喳喳的說著,說到這事我也很納悶,昨天操完了妹妹後我和妹妹都是有些力竭,結果妹妹居然還把兩個大號的電動陽具拿給我,叫我用力的塞進去,並且自己還拿了一條丁字褲用力往上提了提,丁字褲都沒入到陰唇和屁股縫裡幾乎都看不到了,就這樣,穿了一個晚上到今天早上還沒有脫下來,就這樣穿著坐上自行車和我一起去學校了。(嗯,估計是爽翻了到現在都還說不出話來。)我心裡有些好笑的想著,妹妹好像聽到我的心聲一樣,狠狠地掐了一下我的腰,我疼的直咧嘴,騎車也開始有些搖搖晃晃的,妹妹趕緊抱住我的腰深怕一不小心就被甩了下去,這樣當然只能是更加便宜我了,享受著後背緊實的壓迫感,車也騎的穩起來,壓迫感自然也隨之而去,讓我可惜的直咂嘴。(剛才,真的,好軟,好大,好爽……)很快學校的停車庫到了,我很快鎖好了自行車,轉過身來,正好看到妹妹雙頰緋紅的扶著旁邊的欄杆,雙腿還在那裡不停的顫抖,好像很快就會軟了下去一樣。「誒!妹妹,你怎麼腳軟啦!」

我明知顧問道。妹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後用可憐兮兮的語氣回答道:「還不是哥哥你弄得,昨天把人家弄得渾身酸軟,還硬要把兩個大號的電動陽具塞進去,還把丁字褲提到底,害的人家今天還渾身沒有力氣……嗚嗚嗚……你最壞了!嗚嗚嗚……」

(呃!我昨天有這麼做嗎,我好像記得這都是妹妹自己做的吧!)無論心裡怎麼想,一向最怕女孩子哭的我,也開始手忙腳亂起來,看到周圍幾個男生開始對我怒目而視起來,我趕緊裝作擁抱在妹妹耳邊說道:「好啦!好啦!別人還看著呢,大不了我今天好好的補償你!」

聽到這句話,妹妹立馬破題破涕而笑,抬起頭來,那裡還有剛才抽泣是的樣子。(呃!好像,被騙了!今天操妹妹的時候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一下妹妹!)看著妹妹的肥臀一扭一扭的的向教學樓走去,我才反應過來,心裡已經打好主意一定要教訓教訓下妹妹。和妹妹一起走進教室,仍舊是老習慣,走到最後排趴下睡覺,享受到妹妹身體的美妙滋味的我,還不想做出被眼神殺死這種沒種的事。「哥哥,醒醒!」

(呃!好像有人在叫我,別打擾我做春夢啦!)「哥哥!給我起來!!!」

一陣鑽心的疼痛從我的臉頰上傳來,哇靠,真疼啊!!!我努力的睜開眼睛,想看看到底是誰在掐我,但我只看到妹妹那張可愛的俏臉,和一隻手放在我臉上擋住了我一半的視線。(等等!我臉上怎麼有一隻手!)我趕快坐起身來,看到妹妹在我的臉上揪來揪去,真疼!「哥哥,跟我來!!!」

還沒等我發飆,妹妹就把我拉出教室,不知道往哪裡走去。等我完全清醒過來,妹妹已經把我拉到男廁所裡,隨便打開一扇門,把我推了進去,然後鎖上,媚眼如絲的對我說道:「哥哥~~~~~你今天可是答應了要補償我的!」

妹妹把我按到馬桶上坐著,拉開我的褲鏈把我的陽具拿了出來,剛才做春夢已經硬了很厲害了,在來到這裡的路上還沒有完全軟下來,現在被妹妹溫潤的小手握著,感受著妹妹櫻唇裡吐出的熱氣,隱隱有東山再起的勢頭。妹妹淫蕩的對我笑了笑,張開櫻唇,努力的把我的陽具含了進去,我只感覺到我的陽具進到了一個濕潤柔軟的地方,那一瞬間的舒爽讓我的陽具立刻起來,我只感覺到我的龜頭進入到一個窄小的,略有些硬硬的管道中,應該是食道吧!(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深喉吧!)之後,妹妹的香舌在我的陽具週身舔弄著,我陽具裡的海綿體迅速充血,硬了起來,妹妹應該是感覺到完全含下去有些困難,把我的陽具吐了出來,伸出香舌,在陽具的週身輕輕的舔弄著,一會兒在陽具的馬眼上打著圈,一會兒在龜頭下的溝中舔弄著,那樣子,好像是在舔她最喜歡的冰淇淋一樣。「主人~~~~是不是該我享受享受了!」

當我繼續靜下心來享受的時候,妹妹那淫蕩的呻吟又想了起來。「哦!是是!」

我呲牙憨笑著回答這妹妹。我雙手環過妹妹的纖腰,把妹妹抱到馬桶上,讓妹妹像母狗一樣趴著,我把妹妹的超短裙翻到腰上去,去看到妹妹的超短裙下清潔溜溜,原本應該在妹妹陰道裡和肛門裡的大號陽具和丁字褲都不見了,想來應該是妹妹為了被我操做準備,在上課的時候就已經把丁字褲和兩個電動陽具給脫了下來。想到這裡,我不禁對著妹妹說道:「你居然在上課的時候就把丁字褲和電動陽具給拿了下來,難道不怕有人發現你這麼淫蕩嗎?」

妹妹感覺到我半天不動作,有些飢渴難耐的搖晃起了屁股,聽到我的話,更是淫蕩的說道:「小母狗不怕,如果有人發現了,小母狗……小母狗希望他們,他們都來操我,把我操爆,免得小母狗用淫蕩的巨乳天天去勾引他們,讓主人難堪!主人~~~~快點進來吧,小母狗忍不住了!」

我聽到這裡,挺身往前用力一捅,陽具已經進入到妹妹的陰道中,口裡還在不停的說著:「妹妹你還真騷,以後我天天操你,操了那麼久還這麼緊!」

「啊……啊……小、小母狗,只給主人你一個人操,當然很緊的啊……小、小母狗以後也要被主人天天操。」

我接著又問:「小母狗,那你興趣是什麼啊?」

妹妹淫蕩的回:「小母狗……最大的……興趣……啊……啊……啊……就是……被主人人乾……啊……啊……啊……要是一天……沒被乾……就會自慰……啊……啊……啊……小母狗……有時候……會沒穿……胸罩……挽著主人的胳膊……回家,希、希望……被主人……強姦……啊……啊……啊……主人的……大陽具……乾死小母狗了……」

我聽到這裡,忍不住道:「原來你一直都希望被我強姦啊!害的我以前天天憋的不行」

妹妹淫蕩的回答:「小母狗……現在……只想要……啊……啊……啊……讓主人……用、用力……乾小母狗的騷穴……啊……啊……啊……」

我接著又說:「小母狗,那你怎麼老是愛穿低胸的衣服?」

妹妹回答道:「啊……啊……啊……小母狗……其實是……想要……勾引……主人……啊……啊……啊……只要……主人……視奸……小母狗……就會……興奮……啊……啊……啊……可、可惜……主人不領情,讓、讓小母狗,憋、憋的……啊……啊……啊……」

因為昨天的徹夜奮鬥,抽插了幾十分鐘還不太想射,就跟妹妹說要換姿勢,我靠在馬桶上,讓妹妹自己在哪裡努力的抽插著,應該可以好好欣賞妹妹那對巨乳的擺動。當我靠坐在馬桶,陽具依舊堅挺不拔,妹妹看了微微了淫笑,把她的嫩穴對準了我的陽具,屁股慢慢的坐下去,妹妹的雙手搭在我的雙肩上,屁股開始上下搖動,嘴裡不時發出淺淺的淫蕩叫聲。我笑著說:「小母狗,是不是頂到你的子宮啦!」

妹妹回答道:「啊……啊……啊……大陽具……插的好深……啊……啊……啊……感覺……賤屄……要被刺穿了……」

妹妹的屁股慢慢的加快速度,胸前巨乳也是非常劇烈的上下搖晃,每當小卉的巨乳往下一沉,連帶的把妹妹的身體更往下壓,讓妹妹起來像是被電到一樣,妹妹的喘息聲越來越快,就這樣讓妹妹自己搖了幾十分鐘,妹妹就算去拍淫蕩的巨乳影片也肯定精彩了,我接下來又提議換老漢推車。妹妹馬上背著我趴在馬桶上,渾圓的白皙屁股翹的高高的,大陰唇很明顯的露出來,接著我用手把妹妹的大陰唇扒開,把大陽具插入,開始瘋狂的抽插,妹妹經過二次高潮,體力明顯快要支撐不住了,整個人趴在馬桶上,屁股任我猛烈撞擊著。看著妹妹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我伸出兩根指頭,往妹妹的屁眼插入,妹妹被我突如其來的舉動下了一跳,嘴裡發出淫蕩的叫聲。「啊……啊……啊……小母狗……的屁眼……好爽……啊……啊……啊……」

看到妹妹比較有精神了,手指頭也更加深入的抽插妹妹的屁眼,妹妹被雙管齊下的方式抽插,白皙的雙腿微微的顫抖,妹妹兩眼無神的看著我,櫻桃小口氣喘如牛。「小母狗……的屁眼…………被插……啊……啊……啊……配合……大陽具……淫穴……屁眼……都好爽……啊……啊……啊……主人……再粗暴一點……小母狗……的騷穴……已經癢……一上午了……啊……啊……啊……小母狗……要死了……要爽死了……啊……啊……啊……大陽具……好厲害……把淫穴……要插爛了……啊……啊……啊……小母狗……要被主人……幹一輩子……啊……啊……啊……」

整個房間充滿妹妹的淫言穢語,隨著陽具的抽插,妹妹規律的淫叫,大腿也流下好幾道淫水,妹妹那對淫賤的巨乳,也隨著我的陽具撞擊,前後的來回晃動,雪白的巨乳上面都是晶瑩剔透的汗珠,順著巨乳的弧度往乳頭集中,最後滴了下來。「啊……啊……啊……小母狗……要高潮了……要高潮了……啊……啊……啊……爛穴……被操的……好爽……啊……啊……啊……小母狗……又想尿尿了……啊……啊……啊……小母狗……要死了……要被乾死了……啊……啊……啊……小母狗……要洩了……啊……啊……啊……」

聽到妹妹的淫叫聲,想必她快要潮吹了,於是我趕緊從妹妹的淫穴拔出我大陽具,另外對準沒滅的屁眼,狠狠的插入,小卉的屁眼被我突然插入巨大的陽具,臉上出現了滿足的神情,開始大聲的淫叫。「啊……啊……啊……主人……屁眼……好爽……啊……啊……啊……大陽具……好粗……啊……啊……啊……主人……好爽……屁眼……好爽…………啊……啊……」

妹妹的肛門剛開始插入的過程很順利,還是整根陰莖插入妹妹的屁眼,還是會有些不順,我開始用力抽插妹妹的屁眼,耳邊儘是妹妹淫蕩的呻吟聲,抽插妹妹的屁眼越來越順,速度越來越快,妹妹也在不停的淫叫。「啊……啊……啊……小母狗……的屁眼……好舒服……啊……啊……啊……大陽具……好厲害……啊……啊……啊……好爽……啊……啊……啊……」

妹妹說完話,就把手伸到自己的淫穴那,居然開始用手指開始自慰了起來。「啊……啊……啊……小母狗……要死了……要爽死了……啊……啊……啊……在陰道裡……居然可以……摸到……大陽具……好奇怪的感覺……可是……又好爽……啊……啊……啊……好爽……爛穴跟屁眼……都好爽……啊……啊……啊……小母狗……全身……好熱……被大陽具……幹的好爽……啊……啊……啊……」

又持續乾了十幾分鐘,感覺陽具快要射精了,準備要做最後衝刺,看著妹妹被乾的胡言亂語,爽的跟什麼一樣……於是分別用食指與中指夾住妹妹巨乳的乳頭,也不管沒滅會不會痛,死命的往後拉扯,妹妹的兩個巨乳也變形成狹長的漏斗型,食指與中指也用力的往內壓,妹妹的乳頭也被我夾的快要瘀血了,陽具也加快速度跟力道,撞的妹妹的屁股肉滋滋作響。妹妹此時已經被我搞的兩眼翻白了,臉頰泛紅,呼吸聲像是在跑百米賽跑一樣的狂喘,雙腿持續的抽蓄顫抖,一附要高潮的樣子。「啊……啊……啊……小母狗……要死了……要死了……啊……啊……啊……乳頭……被捏的好爽……再大力一點……啊……啊……啊……趕快把……小母狗的……淫乳……捏爆……啊……啊……啊……小母狗……是壞女孩……老是用……淫蕩的巨乳……勾引男人……乾我……啊……啊……啊……現在……屁眼……也好癢……主人……用力一點……大雞巴……好厲害……啊……啊……啊……啊……啊……啊……要洩了……要洩了……」

就在妹妹的淫叫聲中,在妹妹的屁眼裡噴出大量的精液,同時,妹妹的淫屄也潮吹噴出大量的淫水,當我的雙手一鬆,妹妹已經是渾身酸軟的趴在馬桶上。我拿出隨身帶著的紙巾,把我和妹妹身上擦拭乾淨,然後扶起起妹妹打開門準備回到教室。但當我推開廁所單間門的時候才發現,門外有一個滿臉通紅的女孩站在那裡,我還沒來得及叫出聲妹妹已經在旁邊喊了起來:「米馨,怎麼是你!你在這裡乾什麼?」

那個被妹妹稱作米馨的女孩,慌忙的抬起頭:「沒、沒什麼,我什麼都沒聽到,我、我走啦!」

(呃!好像,被發現了!)我摸著鼻子無奈的想著,對著旁邊的妹妹說道:「你說那個女孩會不會說出去啊?」

「應該不會,她和我是好朋友,我清楚她的性格,不過,也要防範於未然。」

妹妹那雙楚楚動人的大眼睛已經瞇了起來,裡面好像閃耀著一種叫做陰謀的光芒。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這時,妹妹突然對我說道:「哥哥!」

「嗯」

「你說……你是不是該收第二個性奴了!」

「嗯!誒!!!!」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上錯廁所遇MM
公廁內強姦同學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喝醉的姐姐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