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新婚剛一個月,在家做全職太太。這天下午,閑來沒事,就給我的閨蜜小麗打電話。

「喂,小麗。你好。」

「姐,你好啊。怎麼想到給我打電話?結了婚,我以為你已經把我給忘了。」

「哪裡呀,我不是在家裡閑著,第一個給你打電話,就想跟你聊聊。」

「真的?嗨。我現在正好為單位出來辦事,離你家不遠。你等著,我馬上過來。」  一見面,我們緊緊的把對方抱了起來。然後,小麗圍著我轉了一圈,仔細地把我端詳起來。「唔。不錯,氣色很好。看樣子你老公對你不錯!」

「那當然。」我自豪地說:「他可很會愛護我。」

我走過去倒了一杯水遞給小麗。然後,我們坐到了沙發上,相互把手臂搭到了對方的肩膀上聊了起來。

「來,給我說說你們兩的事情。」小麗說,「他是怎麼對你好的。」

「可以呀。嗨,怎麼說呢。在結婚之前呢,我總是幻想著有一天老公幹我的情景,我仰天躺著,他會狠勁地插我,讓我很舒服。其實,還不僅僅是這些。」我說,「記得結婚的第一天,我早早的洗完了澡在床上等他。他送完了親戚朋友回到了家裡。走到房門口,對我說了聲對不起等我一下,就走進了浴室。一會兒,他全裸著走了進來。這麼長的雞巴自然地掛在下面。看到他走進來,我的心頓時狂跳起來。他看到我,三步並作兩步,一下子撲到了我的身上。我們兩抱著在床上吻著滾著,滾著吻著。不一會兒,我就感覺到我的下面濕潤起來。這時,我們停止了接吻。老公從我身上爬了起來,並且在我邊上站了起來。我對著老公看了一眼。這不看不要緊,一看把我嚇得要死。」

小麗問:「怎麼啦?」

「他的雞巴比剛才見到的變大變粗了許多。」我比劃著,「有這麼長,這麼粗。只見雞巴高高地翹起,並且在那裡一抖一抖的。當時,我的心跳每分鐘至少有120次。然後,他把我的兩腿拉起叉開,跪在我兩腿之間就把雞巴對著我的穴插了進來。並且抽插了起來。我頓時感覺到要飄起來了。我真想喊起來,但是又怕被別人聽到。因此,就忍著。我只能夠兩手亂抓。一夜下來,床上的床單變成了一個團。事後我對老公說,我當時真想喊起來,老公說這怕什麼,這是在家裡呀,誰能聽得到?再說在我面前你應該把你感受傳遞給我,讓我也與你一起享受。那天我們一共幹了大概有四到五次,具體的我也記不太清了,反正一直到天已經有些亮了,我們才睡下。那天被插,真是美妙無比,我永生難忘,尤其是當他對我射精的時候,他的雞巴在我的穴裡一漲一漲,一股股水柱一次次沖在我的穴壁,讓我欲仙欲死,那種感覺只有親身經歷才能體會。」

這時,我發現小麗的臉有些微微發紅,兩腿緊緊靠在一起。就說:「怎麼?還想聽嗎?你下面是不是潮濕了?哈哈哈。別急,我老公回家就讓他給你介紹一個,你也會享受到這樣的幸福的。哈哈哈。」  就在這時,傳來了開門的聲音,我老公回來了。

他一面進門,一面說:「誰來了,這麼熱鬧。哦!是小麗來了。」

我們趕緊站起來,我走到老公邊上,遞過拖鞋,接過包,幫他脫下外套。

小麗說:「姐夫回來了。」

「是啊。你們剛才在聊什麼啊,還沒進門,就聽到你們的笑聲了。」

小麗紅著臉說:「我們……」

「我們在講讓你給她介紹個朋友。」我接過話說。

我老公立即說:「好啊!我們單位帥小夥有的是。」

小麗說:「姐夫回來了,我也要回去了。」說著就去拿自己的包。

「這怎麼行呢!你是第一次到我家裡來,再怎麼說,也不能讓你空著肚子走啊。」

我也說:「吃了再走吧,否則,我們就不希望你再到我們家裡來了。飯菜都是現成的,一會兒就好。」

在我們的勸說下,小麗同意留下。

我就對老公說:「你看會兒電視,我們去做飯。」我拉著小麗進了廚房。  沒多久,我們就把菜端了出來。

老公開了一瓶法國葡萄酒,給我們每個人斟上,舉杯說:「來!為小麗今天來我們家,乾杯。」

我和小麗同時說「乾杯。」

我們吃著,聊著。不一會兒,看到小麗臉就通紅,小麗有點不勝酒力。我們就匆匆吃了點飯。我攙這小麗坐到了沙發上看電視。

看了一會兒,小麗說:「我要走了。」就站起來。剛一跨步,就一個踉蹌。

我馬上過去扶住。「你這樣怎麼能走呢?」我回過頭又對老公說:「你先看會兒電視,我陪她睡會兒覺,再讓她走。」

說著,我扶了小麗走進了房間,讓她躺下,幫她脫掉了衣服。我也脫了衣服躺下了。沒多久,我就進入了夢鄉。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感覺有人在舔我的小穴。我意識到是我老公,他經常這樣。

讓他舔了一會,我就開始呻吟起來。我閉著眼睛,盡情地享受著。慢慢地,下面濕潤起來,我的呻吟聲越來越大,我感到無比的幸福。  突然,我抬起頭,看到老公正專心的在我的下面啃著。而小麗把頭伸到了我老公的兩腿之間,像狗啃骨頭似的,對著他的雞巴在吻著。

這時,我也不知怎麼了,可能是淫蕩之心吧,抬起上身,雙手把小麗的屁股拉到我的身邊,對著她的小穴舔了起來。

就這樣,我們三個人形成了一個三角形,我舔著小麗,小麗吻著我老公,老公舔著我。

舔著舔著,老公停下了,對我說:「我們兩個調換一下位置。」

於是,我抓起了老公的雞巴,用雙手擼著,用舌頭舔著吮吸了起來,很快,雞巴堅挺了,龜頭也開始紅了起來了。

小麗剛開始還用舌頭像蜻蜓點水似的在我的穴上點了幾下,在她我老公的猛烈攻擊下,舌頭縮進了嘴裡,扭動著腰滾到了一邊,不斷地呻吟。我們的三角形變成了一字長蛇。  這時,一個念頭閃過我的頭腦。平時,老公幹我的時候,我能感覺到他的抽插。但是,從來沒有看到過雞巴是如何進穴的,在穴裡是如何抽插的。今天不是可以親眼看了嗎。

於是我放下雞巴,推了一下他的屁股說:「你們先幹吧!」

老公回過頭問:「那麼你呢?」

「我先看著。」  於是,老公雙手抱起小麗的屁股,把他拉到自己的身邊,叉開小麗的雙腿。抓起雞巴,在穴口敲了兩下,又在穴的四周劃了兩圈,就用龜頭對著她的陰蒂撞了過去,一下,兩下,三下,小麗頓時叫了起來。

然後雞巴開始向她的穴口輕輕地靠過去,一碰到穴口,又隨即離開,一次,兩次,三次……突然龜頭一下子鑽了進去。同時,小麗也啊地叫了一聲。稍作停留,便插了進去,直沒根部。  看到這裡,我的心已經狂跳不已。但是被插的不是我。  老公一陣快,一陣慢地插著。小麗的呻吟聲和老公的節奏配合著。他們不斷地交換著體位,變換著姿勢。啪嗒啪嗒的抽插聲和小麗的呻吟聲充滿了整個房間。  看著看著,我開始不安起來。我用雙手使勁的抓自己的乳房,用手指摳自己的小穴。

可是,我這小小的手指怎能和粗壯的雞巴相比。淫水直往外湧,但我卻越發難受。我後悔自己讓他們先幹了。我感覺讓我身處這樣的場合是對我最大的懲罰。

我從床上走到了地上,但我又沒有勇氣走出房間。我抓著兩個乳房在房間裡來回走著。我真想把老公雞巴拔出來塞到我的裡邊。我難受之極。  這時,老公到了地上,把小麗的屁股拖到床沿,站在那裡插了起來。

我走到老公旁邊,跪了下來,乞憐的喊著他的名字。我想接觸他,我想聞他的味道,我開始舔他的腳趾,從下一點一點地往上舔。

老公可能覺察到了我,開始明顯地加快了抽插小麗的速度。突然停在那裡一動不動。幾秒鐘之後,雞巴慢慢地拔了出來。我一把抓過那濕漉漉的,半硬不軟的雞巴,順勢老公的身體也轉向了我。剛要張口,發現雞巴上帶了一些血絲。斜眼望去,精液裡夾著一些紅色正從小麗穴口往外流。  我一口把雞巴全部吞到了嘴裡。拼命得吸著舔著,用手配合著擼著。

不到三分鐘,雞巴就直挺挺的對著了我。我站了起來,老公把我抱起來。慢慢地放到床上。

我回頭看了一下小麗,她已經進入甜蜜的夢鄉。

老公躺在我身上,抱住我的頭就要吻我。我拼命地推他,嘴裡叫道:「插!快插!」

很快,小寶貝在我體內遊動起來,我嘗到了久違的舒服。我用我的小穴配合著他的抽插不斷地做收縮動作,他也發出了哦哦的聲音。我們配合的如此默契。我們把一個多月來所做過的姿勢,體位重複地做了一遍。

我們這次插的時間比平時長了許多,我感到無比的舒服。他又趴到我身上用最原始的體為進行抽插。

這時,我聽到他的呼吸聲開始粗起來,抽插的速度也開始加快,我知道更加美妙的時期將要來到。隨著雞巴在我體內的一漲一漲,精液慢慢地灌滿了我的小穴。

當他要拔出雞巴的時候,我用雙手抱住他的腰,緊緊地夾住雙腿,想讓雞巴在我體內多停留些時間。但是,隨著他身體向一邊滾去,我徒勞了。我抱他腰的時候,發現他已經大汗淋漓。

我喘息著躺了一會兒就坐起來,我的屁股下已經全部是精液。

我拿了一些紙,把屁股和小穴搽了一下,把雞巴也搽一下,走到小麗邊上,搽乾淨她的小穴,撥正她的身體,把掛在床邊的兩條腿,挪到床上。看著兩個睡的像死豬一樣的人,我雖然意猶未盡,但也只能夠躺了下來。我結婚已經三個月了。為了紀念這個日子,我買了些菜,準備晚上和老公好好地慶祝一下。我幻想著老公會又用什麼手段讓我欲仙欲死,我又要怎樣才能讓老公舒服。

突然,電話鈴響了。是小麗的電話。

「小麗,你好啊。最近怎麼樣?」

「不好。」小麗說:「我老朋友已經兩個多月沒有來了。」

我問:「怎麼回事?不會是懷孕了吧?是誰的?」

「是……就是上次在你家。」小麗吞吞吐吐地說。

我的頭一下子漲了起來:「你檢查了沒有?你確定嗎?」

小麗說:「我就是想讓你陪我一起去檢查。我現在就在醫院門口。」

我立即說:「好。你等著,我馬上到。」

趕到醫院,小麗已經掛好號,在排隊。醫生聽說兩個多月沒有來老朋友,就讓去驗個小便。

當化驗單給醫生後,醫生說:「恭喜你,要當媽了。」

我說:「可是我們不想要這個孩子。」

醫生說:「那麼就做人流吧。」

於是開了單子,小麗走進了手術室。

小麗的父母都不在身邊,她隻身在這裡工作。從手術室出來,小麗臉色有些蒼白。

我說:「到我家去吧。」

打的回到家,服侍她睡下。把她沾著血的內褲洗了。就到菜場去買只老母雞燉了起來。

小麗睡了兩個多小時後醒了,我就幫她把全身擦洗了一遍。然後,端了一碗雞湯,喂她喝下。我抓住她的雙手,陪著她。我感到對不起她。

傍晚時分,老公回來了。他走到房門口,看到床上有人,就說:「是誰呀?」

我對他說:「都是你幹的好事,上次你讓小麗懷孕了。她剛動完手術。」

老公立即走到床邊對小麗說:「對不起,讓你痛苦了。」

小麗說:「我也有錯,誰想到會這樣呢。」

我分別服侍兩人吃了晚飯,對老公說:「你今天就睡沙發吧。」就回房間陪小麗。原本的慶祝活動泡湯了。

第二天早晨送完老公去上班,回到房間,小麗已經起床。

我說:「別起來呀。」

小麗說:「我還要上班。單位還有很多事情在等著我。」

「那好,」我說:「下了班仍然到我家,我燒些菜,讓你好好補補身體。」

就這樣,小麗在我家住了一個星期。

老公有一點熬不住了。回家後就往我身上蹭。我說:「難受吧,你給她介紹一個不就解決了?」

「是啊。」

下班了,小麗先回到家裡。我對小麗說:「今天我老公會帶回一個人,你看一下,合適的話,就和他談談。」小麗點了點頭。

不一會兒,老公和一個英俊的小夥子回來了。

「來,我來介紹一下。這是我們單位設計室的小李。這是我們家的老朋友小麗。大家認識一下。」

「你們先聊。」我又對老公說:「走,我們去燒晚飯。」

小李馬上說:「不吃晚飯啦,我們出去走走。」說完就和小麗走出了我們家。

兩天後,小麗來了。

「怎麼樣?」我說。

小麗回答:「我們不合適。」

「對,不能急。一定要找好的。沒關係,讓他在給你介紹個更好的。」

老公回來了,我說小麗認為她和小李不合適。第二次給她介紹了僅一天,她就打電話來說不合適。又接連五次,都是以不合適告訴我。

我老公有點不耐煩了:「她到底要怎樣的?」

我說:「別急,我來問一問。」

第二天,小麗來了。我說:「已經給你介紹了好幾個,你都不滿意。我老公想問一下,你的具體要求到底是什麼。」

小麗遲疑了一下,說:「就像姐夫那樣的。」

我的頭一下子嗡了起來:「你不會……」

小麗馬上說:「你別瞎想,我不會和你爭他的,我是說要象姐夫那樣……就像那天晚上的那樣的。」

「哦。」我說:「人要強壯,雞巴要大,會給人舒服的,是嗎?」小麗點了點頭。

晚上,老公回家,我把小麗的要求說了。

老公想了想說:「我們公司下屬工廠有一個技師,我們的新產品都是他帶人試驗的。人比我高,行嗎?」

我說:「帶回來再說。」

「明天是星期五,」老公說:「讓小麗來我家。」

小麗來了。我把大概情況對她說了。她說:「看看再說吧。」我們就進廚房做起了晚飯。

剛做好,老公就帶了一個人回來。我一看,這個人比老公略高,應該比老公更強壯。

老公說:「我來介紹一下,這是劉祥,我們的技術能手。這是小麗。」

我接著說:「我的好姐妹。飯剛做好,我們吃晚飯吧。」

很快,就吃完了飯。收拾完碗筷,我看了一下手錶,就對小麗和劉祥說:「我們還有點事,今天不一定回來。你們走的時候記著把門關上就可以了。」說完,拉著老公走出了家門。

老公莫名其妙的望著我問:「我們去哪裡?」

「我們去旅館住,浪漫一下。讓小麗檢驗檢驗劉祥。」

早晨起來,我送老公去上班。去公園轉了一圈,再到菜場買完菜,開門回家。只見房間裡一片狼藉。一個枕頭在桌子上,上面一灘精斑,另一個在床底下。可以想像經過了多麼激烈的戰鬥。今天夠我忙一陣了。

一個星期過去,我打電話給小麗問對劉祥的感覺怎樣,她回答說還好。我知道她滿意了。

又一個星期過去了,小麗滿面春風的來到我家。

「什麼事這麼高興?」我笑著問。

小麗說:「我們要結婚了。」

「這麼快!」

「是啊,我們都有點迫不及待了。我住集體宿舍,他住家裡,我們經常只能偷偷摸摸的,很不方便。我們買了一套精裝房,下個月交貨,鑰匙一到手,我們就結婚。」小麗告訴我:「到時候請大媒人喝喜酒。」

我說:「恭喜你。來,給我說說他是怎樣對你好的。」

小麗想了想說:「怎麼說呢。應該說,姐夫是讓我知道什麼是幸福的人,而他是能夠讓我幸福的人。」

我說:「你這麼肯定?」

「當然。姐夫的雞巴有多大,我不記得了。但是他的雞巴能一直塞到我喉嚨口,外面還露出這麼長一段。」小麗比劃著,「你別不相信。要不什麼時候你也試一試?」

我被小麗的話挑了起來,問:「怎麼試?」

「當然是我們四個人一起試啦。」

「他們會同意嗎?」

「你負責動員姐夫,我負責動員劉祥。」

我說:「好的。」

晚上,我把小麗的提議對老公說了。老公說:「劉祥會同意嗎?」

「這麼說你是同意的啦。好,我馬上打電話給小麗。」我拿起電話:「喂,小麗,我動員成功!」

「哈哈,他就在我身邊,我們成功啦!」

我說:「明天是星期五,下班後到我家吃晚飯。」

一整天,除了出去買菜,在家的時候,我都想著晚上我們四個人的事情,幻想著各種情況,我的下面一直是濕漉漉的。

五點鐘,他們三個人先後到家。我端出早已做好的飯菜,老公拿出一瓶葡萄酒。

小麗馬上說:「我不會喝酒。」

我也說:「你們兩人喝吧。」

於是,兩個男人喝了起來。

我和小麗匆匆吃了點飯,對男人們說:「你們喝著,我們先去洗澡。」

我拉著小麗走進了浴室。在浴室,我們仔細地為對方搽洗,她的菊花,我用肥皂為她都洗了兩遍。

洗完澡,我們拉著手全裸走出來。

小麗對他們說:「我們已經洗好了,你們怎麼還沒有喝完。」

老公對劉祥說:「來,我們乾了。」

我說:「你們去洗澡,我們在房間等你們。」拉著小麗走進房間,坐到床上。

我問:「我們怎麼幹?」

小麗說:「我們先交換幹,然後再和自己的老公幹。」

「好的。」我說。

我們兩人正說著,老公和劉祥全裸著走進來了。他們的雞巴指向六點鐘。劉祥的要長一些。

剛走到床邊,小麗伸手就抓住我老公的雞巴,對劉祥說:「上次他幹大了我的肚子,今天我再領教一次。」

劉祥和她配合地很默契,嘴裡說著:「好的!」一隻手伸到我的腰間,另一隻手伸到我的大腿下,就把我抱了起來。他順手拿起兩個枕頭,走到客廳。

來到的沙發邊,用枕頭幫我枕好,小心的讓我平躺下。然後他的嘴巴和我的嘴巴合到了一起。

我用雙手抱住他的脖子,用兩腿勾著他的腰,他緊緊地把我抱著。接著,他吻我的額頭、耳朵、脖子……開始一點點往下吻。

吻的時候,兩隻手捏我的乳房,手指撥弄乳頭。我激動起來,下面開始潮濕起來。

當他的最移到乳頭舔吸乳頭的時候,他的另一隻手從我的腳趾開始撫摸並慢慢向上,當手移動到大腿根部的時候,我一陣激動,以為他要摳我的小穴。但他的手卻換到我另一隻腳趾開始摸起來,同時嘴也吻到另一直乳頭上。

我開始呻吟了,我想抓他的雞巴,但他跪在沙發邊上,我的手夠不著,我只能用一隻手撫摸他的頭髮,他的脖子,他的後背。

他吻著摸著,就是不碰我的小穴,而我的欲火卻被他挑了起來,我的淫水在不斷流出,我大聲呻吟著。當他的嘴移到我的陰毛上後又移開了。他開始吻我的腳趾,吻到大腿根時又離開了。

我多麼希望他這時候能夠安撫一下我的小穴啊。但是,他好像有意要這樣懲罰我,他讓我產生希望,他讓我欲水直流,我扭動著身體,有幾次差點從沙發上摔下來。這時,整個家裡應該全被我的呻吟聲覆蓋了。

這時的劉祥,才把他的雞巴向我靠近,我像看到救命稻草似的,一把抓住雞巴就往嘴裡塞,拼命用舌頭圍著龜頭繞,我想讓它硬起來。

很快,雞巴充滿了我的嘴巴,我把它吐出,朝天岔開腿對他喊,「快!快!」

劉祥一腿在地上,一條腿跨到沙發上,抓起雞巴對著我慢慢地刺了進去,我感到龜頭直抵蒼穹。每一次抽插都對我產生一次撞擊,好像要把我的宮壁刺破鑽進我的肚子。我舒服至極。

插了一會兒,他躺下,讓我上位。這時的我掌握了主動,我的屁股上下移動,我一會兒快,一會兒慢,一會兒用力向下一壓,龜頭和宮壁猛烈碰撞。

看的出,他很享受,不時的發出「唔唔」的聲音。我感到我的身體有寫微微發熱,他的陰毛也已經被淫水染濕。我喘著氣,將雞巴退出。他又用後入式插起來。我聽說,男人最喜歡用這種方式抽插。

很快,我的高潮就來了,我等待著他的精液對我噴射。我配合他的抽插用力夾他的龜頭,我大聲呻吟,我盼望著這一刻。

突然,他開始抓住雞巴根部。在穴裡攪動起來,一面抽插一面攪動,他的龜頭好像要把我的裡面的每一個角落細細地觀察一遍,然後決定在哪裡下種。

他在我裡面攪得翻天覆地,我被他攪得呼天喊地。但是,他就像個無精症患者,一點沒有要射的意思。我真的受不了了。

突然,他把雞巴拔了出來。雙手抓住我的腳腕,把我倒著提了起來。他站上沙發,把我的屁股放在沙發靠背上,用兩個枕頭墊在我的肩膀上夾住我的頭,讓我的兩隻腳掌貼在牆上。原來,他是要用這樣的方法灌滿我呀。

他開始了對我的猛烈刺殺。他在用其他姿勢抽插,頂到我的時候,我的身體可以作一些移動。而現在,我的屁股在沙發靠背上,他又是居高臨下往下插,我一點退路也沒有。他插下來,就像石臼椿米,一次次地砸向我的宮頂。

我想,他這樣刺激自己的龜頭,也就是想趕快對我射精。然而,我又錯了。被他這樣砸了幾十次,我已經大汗淋漓。他又一次退出了雞巴。他抱起我,把我放到沙發上,用枕頭墊在我的頭和屁股下面,他抱住我,用人類最原始的方法,開始進入我的身體。

這時的我,已經快要把最後的希望放棄。而他卻突然加快了抽插速度,大概十幾下後,我迎來了久旱後的甘霖。我癱在那裡,承受著對我的沖刷。他撐起身體,慢慢地拔出雞巴,站了起來。我看到,被雞巴帶出的精液往下掛,慢慢地拉成了一條絲。

「你們也幹完了?」這時聽到小麗的聲音。

劉祥唔了一聲。小麗走到我旁邊,問我:「你還好吧?」我微微點了點頭。

小麗轉身,拿了兩人的衣服過來。

劉祥問:「幹什麼?」

「我們回家幹啊。他們兩人都已經這樣了。」小麗說完,他們迅速穿好衣服。

小麗對我說:「你先歇會兒,我們先走了。」說完,他們倆走出了我家。

我仰天躺著,一條腿在沙發上,一條腿擱在地上,我一點力氣也沒有了。我感到精液順著我的大腿直往下流。

我躺了很長時間,想到老公,我爬起來,來到臥室,看到老公昏睡在那裡,雞巴耷拉在大腿旁。我真有點感激小麗,她幫我把他的雞巴已經搽乾淨。我拿了點紙,把穴口和大腿搽了一下,在老公邊上躺下。很快我就進入了夢鄉。

我睜開眼睛,天已經大亮,回頭髮現老公還是昨天睡的樣子。我爬起來,推醒他。他問我幾點了,我說已經十點多了。他才伸了個懶腰,坐了起來。

我說:「們是怎麼幹的?你為什麼被她幹趴了?」

他說:「嗨,別提啦。我一進房間,雞巴不是就被她抓住了嗎。她一口就把雞巴了吞進去。就開始用嘴巴吸,舌頭舔,用雙手擼。我很快就硬起來了。我也想吻她,但是她死死地抓住雞巴,根本不讓我從她的嘴裡出來,我在完全被動的情況下,在他嘴裡射了。

「射完後,她才抿著嘴,慢慢地將我吐出。張開嘴,讓我看她滿口的精液後,咕嘟一下全吞進肚子。她已經不再是上次的小麗。我的雄性一下子激發了起來。我一把把她推倒,撲到她身上。我用嘴吸她的乳頭,一隻手拿捏乳房,另一隻的手指伸進穴口,大拇指對著陰蒂按摩。

「很快,她呻吟起來,腰也扭動起來,下麵也濕漉起來。我換了一個乳頭吮吸,用兩個手指在裡面攪動,淫水沿著兩個手指間往外流。我用三個手指插了進去,她大聲的叫了起來。我插了一會兒,手心裡全是淫水。我撥開她的雙腿,把頭伸過去,想舔陰蒂,還沒靠近,一股水柱從穴口直噴我的臉頰,她居然像男人一樣會射水!

「我用手抹去淫水,不想舔她了。就抓起雞巴,用龜頭對著陰蒂頂了起來。雖然我的雞巴還不硬,她還是哎喲哎喲的叫了起來。幾十下後雞巴粗壯起來,我用力向穴口沖了進去。我每抽插三十次,就把她的身體轉過90度,接著繼續抽插。我一共把她的身體轉了三到四圈,具體的我也記不清了。最後我把精液噴了出去。我相當舒服,我也想趕快躺下。我想小麗也一定被我插癱了。我拔出雞巴,仰面躺了下去。

「突然,小麗一個翻身,騎到我身上抓住雞巴又吸了起來。她那翹起的屁股正好在我頭上,穴口中流出的一滴精液滴在我的臉上。當時我想,她也太貪得無厭了吧,就粘在雞巴上的這點精液也不放過。馬上我就發現不是這麼簡單。她的舌頭不斷地繞著龜頭在舔。我可不能這樣便宜她,我絕對不能輸給她。我一個翻身,把她壓在了身下。我先舔乾淨了流到大腿上的精液,就對著穴口用力吸了起來,我要把穴裡的精液全部吸出來。

「在我吸的時候,能聽到從那含著雞巴的嘴裡發出的呻吟聲。我把穴口的精液吸乾淨後,又用手指伸進去摳,我要把裡面的所有精液都清理出來。當然在清理下穴的時候,我也喝了她不少的淫水。在我全力對付穴口的時候,她一直在對雞巴下功夫。

「說穿了,在一個多小時之內連續射了兩次,我的雞巴一時還真的硬不起來。但是,我可不想認輸。我配合著他的動作,她的手在雞巴上擼著,我的屁股也順著勢移動著,我也希望快寫硬起來。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我們兩個人的共同努力下,雞巴開始有點硬起來。他擼的速度加快了,並且舌頭饒龜頭舔的力量也加強了。終於,我射精了,一下,兩下,我已經支援不住了,我癱了下來。我好像聽到她說了句,『怎麼這麼少?沒勁。』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聽者老公的講述,我心疼地撫摸著他軟綿綿的雞巴。

一個多星期後,他才重新在我面前展現他了的雄風。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停電銷魂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情迷咖啡室
我懷念的公車女孩
李太太紅杏出牆記
我為兒子選淫妻
公寓管理員
惑兒子的寡婦
讓人思念的人妻
熱門小說: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