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賈平凹《廢都》摘編
山村野老 一九九八
……

莊之蝶讓唐宛兒坐下,說道﹕「你是有福的,就你這長相,也不是薄命人。過去的事過去了。現在不是很好嗎﹖」

唐宛兒說﹕「這算什麼日子﹖西京雖好,可哪裡是我長居的地方﹖莊老師你還會看相,就再給我看看。」

婦人將一只白生生的小手伸過來,放在莊之蝶的膝蓋上了。

莊之蝶握過手來,心裡是異樣的感覺,胡亂說過一氣,就講相書上關於女人貴賤的特徵,如何額平圓者貴凹凸者賤,鼻聳直者貴陷者賤,發光潤者貴枯澀者賤,腳跗高者負扁薄者賤。

婦人聽了,一一對照,洋洋自得起來。只是不明白腳怎麼個算是跗高,莊之蝶動手去按她的腳踩下的方位,手要按到了,卻停住,空裡指了一下,婦人卻脫了鞋,將腳竟能扳上來,幾乎要挨著那臉了。

莊之蝶諒訝她腿功這麼柔韌,看那腳時,見小巧玲瓏,腳跗高得幾乎和小腿沒有過渡,腳心便十分空虛,能放下一枚杏子,而嫩得如一節一節筍尖的趾頭,大腳趾老長,後邊依次短下來,小腳趾還一張一合地動。

莊之蝶 從未見過這麼美的腳,差不多要長嘯了﹗

看著婦人重新穿好襪子和鞋,間﹕「你穿多大的鞋﹖」

婦人說﹕「三十五號碼的。我這麼大的個,腳太小,有些失比例了。」

莊之蝶一個閃笑,站起來說﹕「這就活該是你的鞋了﹗」

從兜裡取了那雙皮鞋給婦人。

唐宛兒說﹕「這麼漂亮的!多少錢﹖」

莊之蝶說﹕「你要付錢嗎﹖算了,送了你了﹗」

婦人看著莊之蝶,莊之蝶說﹕「穿上吧﹗」

莊之蝶又說﹕「有個叫唐圖的,是你什麼人﹖」

唐宛兒說﹕「是我弟弟,他喜歡夸夸其談,那件事知道的,我弟弟人不太實在,老以為和一些稍微有知名度的人爭爭拗拗就有滿足感,都不怕騷扰人家的正常工作﹗喂﹗別跟他一般見識啦﹗今天你准備把我怎樣﹖」

「這裡不方便,跟我來。」莊之蝶說完便出門。

唐宛兒隨後到了七零三房間,莊之蝶一下子關了門,就把婦人抱起來。

婦人乖覺,任他抱了,且雙腿交合在他腰際,雙手攀了他脖頸,竟如安坐在莊之蝶的雙手上。

婦人說﹕「瞧你剛才那個小心樣子,現在就這麼瘋了﹖」

莊之蝶只是嘿嘿笑,說﹕「我好不想你,昨兒晚上還夢到了你,你猜怎麼著,我背你上山,背了一夜。」

婦人說﹕「那真不怕累死了你﹗」

莊之蝶就把婦人放在床上,揉著如揉一團軟面。

婦女笑得咯兒咯兒喘,突然說﹕「不敢動的,一動下邊都流水兒了。」

莊之蝶一時性起,一邊咽著泛上來的口水,一邊要剝婦人的衣裙。

婦人站起卻自己把衣裙脫了,說走路出了汗,味兒不好,她要衝個澡的。

莊之蝶就去裡間浴池裡放水,讓她去洗,自個平靜下心在床邊也脫了衣服等待。

一等等不來,幾自推了浴室門,見婦人一頭長發披散,一條白生生身子立於浴盆,一手拿了噴頭,一手揣那豐乳,便撲過去。

婦人頓時酥軟,丟了噴頭,坐進浴盆裡,莊之蝶拿塊凳坐在旁邊,上下其手,一時捏弄奶子,一時挖弄牝戶,一時又去吻她的嘴臉,忙個不樂亦乎。

婦人的頭枕在盆沿,長發一直撒在地上,任莊之蝶在仰直的脖子上咬下四個紅牙印兒,方說﹕「別讓頭發沾了水。」

莊之蝶才爬起來,關了噴頭,將她平平的端出來放在床上。

床頭是一面小桌,桌上面的牆上嵌有一面巨鏡,婦人就在鏡裡看了一會,笑著說﹕

「你瞧瞧你自己,哪兒像個作家。

莊之蝶說﹕「作家應該是什麼樣兒﹖」

婦人說﹕「應該文文雅雅吧﹗人家對稿的,都懂得大談『合理性』,也知道『朋友妻不可欺』,你這個作家大作家就那麼沒廉恥﹗」

莊之蝶說﹕「哈哈﹗那小子閉著眼睛說瞎話,我現在就來將你欺﹗」

說著就把婦人雙腿舉起,去看那一處穴位,羞得婦人忙說﹕「不,不的。」

卻再無力說話,早有一股東西湧出,隨後就拉了被子墊在頭下,只在鏡裡看著。

莊之蝶已箭在弦上,扑上身去,就一陣沒頭沒腦的狂插急抽去來。

直到婦人口裡喊叫起來,莊之蝶忙上來用舌頭堵住,兩人都只有吭吭喘氣。

婦人說﹕「要命的,你奪了我的魂了﹗」

莊之蝶說﹕「還沒出來哩﹗要不要做預防措施﹖」

婦人說﹕「你射進去吧﹗我是有備而來的﹗」

莊之蝶又是一陣急動,才貼緊婦人的下盤,兩扇屁股急劇抽搐。

完事後,婦人亮著裸体坐起,望著淫液浪汁橫溢的牝戶說道﹕「你出得好多﹗」

莊之蝶說﹕「有沒有見到你陰唇上有一顆痣﹖」

婦人聽說她那裡竟有一顆痣的,對著鏡尋著看了,心想莊之蝶太是愛她。潼關的那個工人沒有發現,老公也沒有發現,連她自己也沒發現,就說﹕「有痣好不好﹖」

莊之蝶說﹕「可能好吧,我這裡也有痣的。」

看時,果然也有一顆。

婦人說﹕「這就好了,以後走到天盡頭,我們誰也找得著誰了﹗」

說畢,卻問﹕「門關好了沒,中午不會有人來吧﹖」

莊之蝶說﹕「你現在才記起門來了,我一個人的房間,沒人的。」

次日,唐宛兒又來找莊之蝶。

關門之後,婦人就讓莊之蝶抱她在懷,說﹕「咱一來就幹這事,熱勁倒比年輕時還熱﹗」

莊之蝶抬頭看她的時候,她就吟吟地給他笑,想要說些什麼,卻不知說些什麼,後來就說﹕

「今天一個鄉裡人到北大街,四處找不到廁所,瞧見一個沒人的牆根,就極快地拉了大便,剛提褲子,警察就過來了,他忙將頭上的草帽取下來把大便蓋了,並拿手住。警察問﹕‘幹什麼﹖’鄉裡人說﹕‘逮雀兒。’警察就要揭草帽。鄉裡人說﹕『不敢揭的,待我去那家店裡頭拿個鳥籠來﹗』,就逃之夭夭,而警察卻一直那麼小心地按著草帽。有意思吧﹖」

莊之蝶笑了一下,說﹕「有意思。可我們要幹好事,你卻說大便。」

唐宛兒就叫道﹕「哎喲,你瞧我﹗」

倒拿拳頭自己打自己頭,然後笑著去廚房拿手巾。

她那修長的雙腿,登了高跟鞋,走一字兒步伐。手巾取來了,莊之蝶一邊擦著嘴一邊說﹕「宛兒,平日倒沒注意,你走路姿勢這麼美的﹗」

婦人說﹕「你看出來啦﹖我這左腳原有一點外撇,我最近有意在修正,走一字兒步伐。

莊之蝶說「你再走著讓我看看。」

婦人轉過身去,走了幾下,卻回頭一個媚笑、拉開廁所門進去了。

莊之蝶聽著那嘩嘩的撒尿聲,如石澗春水,就走過去,一把把門兒拉開了,婦人白花花的臀部正坐在便桶上。

婦人說﹕「你出去,這裡味兒不好。」莊之蝶偏不走,突然間把她從便桶上就那麼坐著的姿勢抱出來了。

婦人說﹕「今日不行的,有那個了。」

果然褲頭裡夾著衛生巾。莊之蝶卻說﹕「我不,我要你的,宛兒,我需要你﹗」

婦人也便順從他了。

他們在床上舖上了厚厚的紙,唐宛兒仰臥下去,兩條白玉的嫩腿舉高起來,莊之蝶提槍對那裂縫插了進去,血水噴濺出來,如一個扇形印在紙上,有一股兒順了瓷白的腿面鮮紅地往下蠕動動,就一條虹蛔虫。

婦人說﹕「你只要高興,我給你流水兒,給你流血。」

莊之蝶避開她的目光,把婦人的頭窩在懷裡,說﹕「宛兒,我現在是壞了,我真的是壞了﹗」

婦人鑽出腦袋來,吃驚地看著他,聞見了一股濃濃的煙味和酒氣,看見了他下巴上一根剃須刀沒有剃掉的胡須,伸手拔下來,說﹕「你在想起她了嗎﹖你把我當她嗎﹖」

莊之蝶沒有作聲,急促裡稍微停頓了一下,婦人是感覺到了。

但莊之蝶想到的不僅是他妻子牛月清,也想到另一個女人景雪蔭。

這瞬間裡他無法說情為什麼就想到她們,為什麼要對唐宛兒這樣﹖

經她這麼說了,他竟更是發瘋般地將她翻過身來,讓雙手撐在床上,不看她的臉,不看她的眼晴,楞頭悶腦地從後邊去,兩手捏著唐宛兒雙乳,那血淋淋的東西塞入還在淌血的洞兒噗哧噗哧的抽插。血水就吧嗒吧嗒滴在下面的紙上,如一片梅瓣。

也不知道了這是在怨恨著身下的這個女人,還是在痛恨自己和另外的兩個女人,直到精洩,倒在了那裡。

倒在那裡了,深沉低緩的哀樂還在繼續地流瀉。

兩人消耗了精力,就都沒有爬起來,像水泡過的土坯一樣,就都稀軟得爬不起來,誰也不多說一句話,躺著閉上眼睛。唐宛兒不覺竟磕睡了。不知過了多久,睜開眼來,莊之蝶還仰面躺著,卻抽煙哩。

目光往下看去,他那一根東西卻沒有了,忽地坐起來,說﹕「你那…」

莊之蝶平靜地說﹕「我把它割了。」

唐宛兒嚇了一跳,分開那腿來看,原是莊之蝶把東西向後夾去,就又好氣又好笑地說﹕「你嚇死我了﹗你好壞﹗」

臨走,唐宛兒說﹕「我帶給你一只鴿子,在你們這兒養幾天,也讓它認認你們,這些日子你放開,它能認得我這兒的。」

莊之蝶想﹕買鴿子當電話使呀,她竟也這麼想的呢﹗就喜歡地說﹕「好的。」

抱了鴿子,拿回家讓保母柳月養著。

柳月養了鴿子,每日莊之蝶都要買些谷子來餵,幾天後,在鴿子腳環上別了一封短信,約唐宛兒到他家。

那婦人看了條兒,遂又寫了條子讓鴿子先回去,自已就在家著意收拾打扮起來。

活該要事情暴露,等鴿子再飛來時,柳月偏巧在涼台上晾衣服,覺得奇怪﹕鴿子才放回去的,怎麼又飛來了﹖就看見鴿腳環上有個小小紙條,抱住取了一看,上面寫道﹕

「我早想去你家的,在你家裡玩著我會有女主人的感覺。」

認得是唐宛兒的筆跡,心裡就想﹕早看出他們關係超出一般,沒想已好到這個價兒上,不知以前他們已搗鼓了多少回,只瞞得夫人不知道,我也眼晴瞎了﹗就不做聲把紙條重新放好,悄聲回到廚房,對莊之蝶喊﹕「莊老師,鴿子在那兒叫哩﹗」

莊之蝶過去抱了鴿子,又在涼台上放下了,走來廚房說﹕「哪裡有鴿子,鴿子不是放飛走了嗎﹖柳月呀,今日你大姐去雙仁府那邊了,她幹表姐一家來看老太太的,那裡人多,你大姐做飯忙不過來,你也過去幫她吧。我這裡你不用管了。」

柳月在心裡說﹕你這話以前對我說,我都怕你騙信了,今日還要想騙我嗎﹖口裡就應道﹕「那好嘛﹗」

柳月其實沒有走遠,在街上閒逛了一會,心裡亂糟糟的不是味道。估摸唐宛兒已經去了家,就走回來,也不叫門,到了隔壁人家,推說出門忘了帶鑰匙,要藉人家的涼台翻過去開門。

這樓房的涼台是連接的,中間只隔一個水泥擋牆,以前幾次忘帶鑰匙,就是這麼翻涼台進的屋。

當下躡腳躡手過來,悄聲潛入自己睡的房間,又光了腳,貼牆走到莊之蝶的臥室門口,那臥室門沒有關,留有一個縫兒。

還未近去。就聽見裡邊低聲浪笑。

莊之蝶說﹕「把衣服穿上吧,那柳月丟三拉四的,說不定半路就又折回來拿什麼東西﹗」

柳月就在心裡發恨﹕你討好人家,倒嚼我的舌根子,我什麼時候丟三拉四了﹖便聽唐宛兒說﹕「我不嘛。我還要的。」

柳月估摸,他們是幹過了,不知莊之蝶拿了夫人什麼好東西送她,她竟還嫌不夠﹗

伸頭從門縫往裡看時,竟是唐宛兒赤條條睡在床沿,雙手抓了莊之蝶的東西,又捋又套的,媚眼中淫光四射。

莊之蝶就說﹕「我不來了,你總說我求你的,我今日要你得求著我。」

唐宛兒說﹕「我也不求你的,只讓你給我再摸摸就行。」

莊之蝶就頭俯下去,一邊在那奶子上吸吮,一手在唐宛兒下邊去,唐宛兒也滾動起來,要他上去,他笑著偏不。

就口裡一聲兒亂叫不已,說,"我求你了,是我求你了,你讓我流多少水兒出來才肯呢﹖」

柳月看見那腿中間已水亮亮一片,一時自己眼花心慌,一股東西也憋得難受,呼地流了下來,要走開,又邁不開腳,眼裡還在看著,莊之蝶就上去了,眼見那一條長長的硬棒直插水光濕現的洞眼。

唐宛兒一聲驚叫,頭就在那裡搖著,雙手痙攣一般抓著床單,床單便抓成一團。

柳月也感覺自己喝醉了酒,身子軟倒下來,把門撞開了。

這邊一響動,那邊妻時間都驚住了。

待看清是柳月,莊之蝶忙抓了單子蓋了唐宛兒,也蓋了自己,只是說﹕「你怎麼進來的﹖你怎麼就進來了﹖﹗」

柳月翻起來就往出跑。

莊之蝶叫著「柳月,柳月。」就急得尋褲子,偏是尋不著,口裡說﹕「這下壞了,她是要給月清說的。」

唐宛兒卻把他拿著的一件衫子奪下,說﹕「她哪裡就能說了﹖」

竟把赤裸裸的莊之蝶往出推,一邊推,一邊努嘴兒。

莊之蝶就攆出來,見柳月已靠在她房間的床背上,呼哧礫呼哧喘氣。

莊之蝶說﹕「柳月,你要說出去嗎﹖」

柳月說﹕「我不說的。」

莊之蝶一下子抱住她,使勁地去剝她的衣服。

柳月先是不讓,但剝下衫子了,就不動彈了,任著把褲子褪開,莊之蝶看見她那褲子裡也是濕漉漉了一片,說﹕「我只說柳月不懂的,柳月卻也是熟透了的柿蛋﹗」

兩人就壓在床沿上,莊之蝶把那沾滿唐宛兒淫液浪汁的肉棒對著柳月雙腿間的凹處硬生生逼入,插了兩插,心裡一動,不禁抽出一望。

莊之蝶說﹕「柳月,你怎地不見紅,你不是處女,和哪個有過了﹖」

柳月說﹕「我沒有,我沒有﹗」

身子已無法控制,扭動如蛇。

唐宛兒始終在門口看著,見兩人終於分開,過去抱了柳月說﹕「柳月,咱們現在是親親的姐妹了。」

柳用說﹕「我哪能敢給你作親姐妹,今日我若不撞著,誰會理我的﹖他理了我,還不是要封了找的口﹗」

心裡倒覺得後悔萬分,以前莊之蝶對她好感過,她還那麼故意清高,尋思著要真正贏得他的,沒想如今卻這般成了他們的犧牲品。

想著就眼淚流下來。莊之蝶說﹕「柳月是稀人才,我哪裡沒愛著,又哪日不是在護了你﹖可你平日好厲害的,我真怕你是你大姐叮囑了要監視我的。」

柳月說﹕「大姐肯信了我﹖她也常常防了我的。你們鬧矛盾,她氣沒處出,哪日又不是把我當撤氣筒﹗」

莊之蝶說﹕「你不要管她,以後有什麼過失的事兒,你就全推在我身上﹗」

柳月就更傷心,嘎嘎哭起來。

莊之蝶和唐宛兒見她一時哭得勸不住,就過來穿衣服。

唐宛兒說﹕「今日這事好晦氣的,偏讓她撞見了。」莊之蝶說﹕「這也好,往後也不必提心吊膽的。」

唐宛兒說﹕「我知道你心思,又愛上更年輕的﹗我剛才是看著你的,要封她的口也用不著和她那個,你是主人家,嚇唬一下,她哪裡就敢胡言亂語﹖你偏真槍真刀地來,就是要幹那個,你應付一下也就罷了,竟是那麼個熱騰勁兒﹖她是比我鮮嫩。你怕以後就不需要我了﹗」

莊之蝶說﹕「你瞧你這女人,成也是你,不成也是你﹗」

唐宛兒便說﹕「我提醒你,她是個災星的。你們幹著,我看著了,她是沒長毛的。人常說沒毛的女人是白虎煞星,男人有一道毛從前胸直到後背了這叫青龍,青龍遇白虎是帶福,若不是青龍卻要退了百虎就會帶災。今日你與她幹上了,說不定就有災禍出來的,你得好自為之。」

直說得莊之蝶也心驚然起來,送她走了,自個衝了一懷紅糖開水到書房去喝了。

莊之蝶卻並未聽從唐宛兒的話,與柳月有了第一次,也便有了二次三次,還特意察看,這尤物果真是白虎,但豐隆鮮美,開之艷若桃花,閉之自壁無暇,也就不顧了帶災惹禍的事情。

一日,莊之蝶寫了個把鐘頭,寫得煩躁,覺得口渴,來廚房找什麼吃,見案上一盤梅李,拿一顆吃了,讓柳月也來吃。

喊了一聲,柳月沒應,過來臥室見柳月仰面在床上睡著了。

柳月解開的褂子上,一只釘好的扣子線並沒有斷,線頭還連著針,乳罩下的一片肚皮細膩嫩白。

莊之蝶笑了一下,卻忍禁不住,輕輕解了乳罩,也把那裙帶解開,靜靜地欣賞一具玉體。

只見柳月那白雪雪的肉桃兒忒煞愛死人了﹗

莊之蝶伯弄醒了她,便拿了梅李在上邊輕摩,沒想那縫兒竟張開來,半噙了梅李,莊之蝶無聲地笑笑趕忙悄然退出,又去書房裡寫那答辯。

寫著寫著,不覺把這事就忘了。

約摸十點左右,柳月醒來,才發覺衣服末扣,乳罩和裙子也掉下來,同時下邊憋得張脹地痛,低頭一看,噢地就叫起來。

莊之蝶猛地才記起剛才的事,忙關了門走過來,柳月偏也不取了梅李,說﹕「老師就是壞﹗」

莊之蝶佯裝不知,說﹕「老師怎麼啦﹖」

接著說﹕「喲,柳月,你那兒怎麼啦,是咸泡梅李罐頭嗎﹖」

柳月說﹕「就是的,糖水泡梅李,你吃不﹖」

莊之蝶竟過去,把她壓住,要取了梅李,梅李卻陷了進去。瓣開取了出來,就要放進口去咬。

柳月說﹕「不乾淨的。」

莊之蝶說﹕「柳月身上沒有不幹淨的地方。」

徑自咬了一口,柳月就把那一半奪過也吃了,兩人嘻嘻地笑。

柳月卻說﹕「你在戲弄我哩,做這惡作劇,是唐宛兒你敢嗎﹖」

莊之蝶說﹕「我讓你吃梅李,你睡著了,樣子很可愛,就逗你樂樂﹗」

柳月說﹕「你哪裡還愛我﹖我在你心裡還不是個保姆﹖」

莊之蝶再一次抬起頭來,看著說過了那番話後還在激動的柳月,他輕聲喚道﹕

「柳月﹗」

柳月就撲過來,摟抱了他,他也摟抱她。

柳月一股淚水流下來,咯咯地滴在莊之蝶的手臂上,說﹕「莊老師,能讓我像唐宛兒一樣嗎﹖」

她說著,眼睛就閉上了,一只手把睡袍的帶子拉脫,睡袍分開了,像一顆大的話的荔枝剝開了紅的殼皮,裡邊是一堆玉一般的果肉。

莊之蝶默默地看著,把桌上的台燈移過來拿在手裡照著看,只見燈下的人兒更加迷惑,不禁放下燈,把柳月的肉身放在沙發,抽起腳踝,分開雙腿,狠命弄幹起來。

柳月叫了一聲,那沙發就一下一下往門口推動,最後頂住了房門,咯地一聲,把兩人都閃了一下,柳月的頭窩在那裡。

莊之蝶要停下來扶正她,她說﹕「我不要停的,我不要停的﹗」

雙腿竟蹬了房門,房門就發出眶眶的響動,身子撞落了掛在牆上的一張條幅,嘩嘩啦啦掉下來蓋住他們。

柳月說﹕「字畫爛了。」

莊之蝶也說﹕「字畫爛了。」但他們並沒有了手可去取字畫。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停電銷魂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情迷咖啡室
我懷念的公車女孩
李太太紅杏出牆記
我為兒子選淫妻
公寓管理員
惑兒子的寡婦
讓人思念的人妻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