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妮是标準的農村少女,傳統觀念,依夫爲貴,相夫教子,很少三姑六婆,偶爾會和好友到卡拉OK唱歌,沒事很少出門。結婚多年,育有小孩三個,身材一樣保養得很好,細腰,奶大小剛好,是C罩杯,屁股翹,走路輕扭,一股成熟少婦韻味十足,是成熟男人喜歡的對象。

她有一位姐妹淘叫小梅,長得差不多,一個長發,一個短發。兩位姐妹非常要好,見面無所不談,談家事、談小孩、談夫妻性事。

小梅對甜妮說:「大哥身強力壯,你一定很性福。」

「嗯……還好,有時候主動一晚來個兩三次,搞得我好累,尤其假日,搞通宵是常事。」

小梅說:「真的好羨慕。」又繼續道:「年近四十歲,正好壯年,不像我老公,辦起公事兩三下就說累。」

甜妮說:「你老公上班組,壓力大,當然會這樣。」

小梅說:「他們兩人年齡相當,不可能差那麽多。」

甜妮說:「我老公是自由業,壓力比較小,時間自由,想休息就休息,自然活動力較強,尤其晚上沒事會上網,跟朋友聊天。有一次我老公上網,上了一半就去洗澡,電腦沒關,我偷偷打開看,原來不是跟誰聊天,是看色文。

我好奇看下去,标題是《夫妻交換》,寫得很精彩,描寫心神交會,令我看得臉都紅了。正看到精彩處,突然聽到我老公的開門聲,我趕快躲進棉被内不敢出聲。

我老公洗好澡,坐在電腦前繼續看了大約半個小時,就上床摸我奶子,一手往淫穴挖:『呀!老婆你今天好濕哎!』(其實我看了色文,受不了,躲進棉被裏自慰)我老公身體靠過來,老二碰到我身體,感覺好燙,我伸手去摸,驚叫:『老公你今天的……陽具……好大……又長……』

那一夜我老公少了前戲,握着陽具就幹,幹了我超過半小時,幹得我心神蕩漾、哀叫連連:『嗯……嗯……呀……喔……喔……呀……老公我受不了……不要再幹……我以後不敢再偷看你的色文了……』

『哈哈……原來你是是偷看色文才會濕淋淋,我今天要好好幹你。』

『喔……喔……不要……喔……呀……嗯……嗯……不要再幹了,我又要丢了……』那夜我丢了三次,老公才射精。」

小梅說:「有那麽神?告訴我是哪個網址,我也要去看看。」

甜妮答她說:「好像是什麽四合院,你上網查看看,找不到再問我。」

小梅歡喜地說:「好,謝謝!我先回家。」

第二天下午,小梅來找甜妮,她老公已經上班,甜妮問小梅:「網路有找到嗎?」她說沒有找到,於是甜妮說:「那我……開我老公電腦看看。」

小梅跟甜妮到房内,開了電腦,在『我的最愛』裏找到,一點就進去了,小梅用筆記下『春滿四合院』調頭就要走,甜妮跟她說:「進去看看再走吧!裏面不隻有色文,還有網友的真情暴露照、網友3P、4P性交圖。」

小梅看得津津有味,甜妮說:「小梅你先看,我去泡杯咖啡來喝。」小梅頭也沒回的說:「好,你去泡。」

甜妮泡好咖啡拿進來,坐在小梅旁邊,小梅看的是一篇換妻文《妻的朋友是你幻想做愛對象,你會怎樣完成自己夢想?》。

甜妮問:「小梅,好看嗎?」

「好看,真的有老婆爲了完成老公夢想而犧牲自己的色相嗎?」

「社會百象,應該有,隻是我們保守,想都不敢想。本來老公都是偷偷看,自從上次我偷看被他發現後,每遇到好文他都會找我一起看,看到精彩處,他還會摸我奶、挖淫穴,我也會握住他的陽具……那一夜,幹起來特别激情。」

小梅說:「喔!你好性福!」

甜妮見小梅看得入神,不想吵她,就說:「小梅你慢慢看,我小孩放假到外婆家,老公去上班,家裏沒人,你安心看就好。我去黃昏市場買菜,今晚你在我家吃飯吧!」

小梅答道:「嗯……好。」甜妮關了門,提着菜籃就走出去。小梅忘情地看得入神,看到精彩處便情不自禁地摸奶、挖穴,心想反正沒人就脫下衣服,掀起裙子,脫下内褲,在電腦前「嗯……嗯……」叫。

五點多,甜妮的老公(就是我啦)下班回來,想給老婆一份驚喜,拿起鑰匙輕輕開門,沒出聲,用腳尖走進房内,卻聽到有異聲「嗯……嗯……喔……」的叫,仔細聽是做愛聲音,心想是誰?輕輕推開房門一線,單眼探頭看,一女子發長過耳,正坐在電腦前自慰。

我心想:『我老婆長發過肩,這是誰呢?難道是她要好朋友小梅?管她的,先看再說。』

「喔……喔……嗯……要丢了……」看來是自慰到高潮了,我走到她後面,小梅還不知道有人進來,真是的!仍在自言自語地淫叫:「嗯……嗯……喔……好爽……嗯……嗯……喔……」我老二早不聽使喚,高高舉起,漲得很,又聽她這樣叫,陣陣體香味飄來,讓我受不了這熟女的誘惑。     我伸出雙手從後面抱住她,小梅受驚轉頭大叫:「是誰!」看到是我,說:「大哥,你要吓死人麽?進來也不出聲,害我吓一跳,以爲是誰。」

受到驚吓的小梅忘記自己沒穿衣服,我看到小梅裸體挺着雙奶,不由得讚美道:「你好漂亮!」這時小梅才想到自己是赤裸着身體,忙找衣服遮胸。

可是太遲了,我已經抱住她親吻櫻唇,「嗯……嗯……不要……不可以……嗯……嗯……甜妮回來看到就完了!」我被精蟲沖昏了頭,哪裏會理她,伸手往雞邁就挖:「喔……你的淫穴好濕耶!」

「大哥不要看,羞死人了……」小梅忸怩作态,動作卻是半推半就。

我指頭越插越深,挖得她大叫:「親哥哥,好癢……」小梅一手握着我的陽具,輕輕的上下套着:「大哥,你的陽具好大喔!我可以親嗎?」

「當然可以。」我剛說完,小梅就蹲下身,伸出舌頭親吻着龜頭,手還是套動着。舌頭輕輕轉動,吻得我好難過,雙腳酸麻,不一會就想要射精了,我說:「喔!好了。」幹快将老二抽回來。

小梅裙子都沒脫就順勢倒在床上,我壓在她身上,親吻着雙奶,掀起裙子,一手往小腹下摸,摸到淫穴處,小梅猶豫着說:「大哥不要……不行……如果你老婆回來怎麽辦?」

「你放心,她不會那麽快回來。」我邊安慰着她,手的動作卻沒停下來。

「喔……是真的嗎?」小梅聽後有點釋然,放松心情準備與我好好打一炮。

心情亢奮,想要的心理驅使着我握住陽具就插,好順,好濕,一插就到底,小梅「喔……」的叫了一聲:「大哥,你陽具好大、好漲……輕一點……」起先是「嗯……嗯……」的叫,爽了後就「喔……喔……喔……呀……呀……」的大喊:「快一點!我受不了!下面好癢……快幹我……嗯……嗯……」

我心想:『這蕩婦,想幹想瘋了。』說實在的,我也怕老婆随時會回來,當然盡情插、盡情幹,幹得小梅不停大叫:「不要……不要停……幹我……喔……喔……我要上天了……好爽啊……嗯……嗯……趁大嫂還沒回來……快幹我……喔……喔……喔……再快點……」

我沒停地一連幹了二、三百下,又聽到小梅狂叫,雙重刺激下,我忍不住快丢了,於是猛插幾下就射了出來,全射進小梅的雞邁裏。

我抱着小梅輕吻着,問她:「今後如果有機會,你還會再讓我幹嗎?」小梅害羞的點點頭:「嗯,但不可以讓嫂子知道喔!」

「你放心,我不會告訴她的。」剛說完就聽到樓下腳步聲,我說:「快點穿好衣服,甜妮回來了,我去客廳看電視,你在這裏繼續用電腦。」

小妮開門進來,看到我的鞋子,說:「老公,你回來了?你先看會電視,我炒菜很快就好。小梅有來我們家,在房裏玩電腦,等一下一起吃飯。」我答道:「好的,我知道。」

小梅穿好衣服,快步走出來說:「嫂子,不用客氣,我要回家煮飯給我老公吃。」不等我們回答就匆匆穿起鞋子,頭也沒回的說:「拜拜……」

晚上,甜妮對我媚笑說:「老公,我要……」就抓着老二吻,吻得我陽具高漲,心想着:『是故意找我麻煩嗎?』愧疚心理讓我想令老婆也好好爽一次,於是管她有濕沒濕,提着陽具就幹。

今天我幹老婆幹得特别起勁,操得老婆唉叫連連:「喔……喔……呀……老公……我愛你……嗯……嗯……呀……」還不時望我偷笑,好像知道些什麽般的問我:「老公,今天幹有爽?」我惟有傻笑,無言以對。

(二)妻的秘密

自從上次跟小梅「來」了一次後,她就少來一郎家,就算來了,也很少和一郎交談,看到一郎,小梅總是紅着臉、低着頭,雙手一直拉着裙子。一郎心想有機會,一定要好好跟小梅再來一次,因爲小梅答應一郎,會再給他一次,最好是在沒有壓力下做,可以盡情幹。

小梅來到一郎家,故意找一郎老婆聊天,大嫂長,大嫂短的,一郎很好奇,『她是不好意思嗎?』心裏納悶着,卻也不方便問:『那天是甜妮故意制造機會給我的嗎?還是……』

從那天後,一郎開始注意老婆的言行、穿着,有時電話講沒三句就說「嗯,好……我知道……」神秘希希的。一郎發現甜妮出門會故意打扮、擦香水,不知不覺中,老婆是改變了,是一郎忽略了眼前的美人妻。

一句名言:女人愛漂亮、開始打扮自己,是在談戀愛了。

因爲一郎是自由業,想休息就休息,中午沒事,偶而會回家睡覺。一日一郎下午回家,又聽到「嗯……嗯……喔……好爽……」的呻吟聲,心想:『難道又是小梅來看色文?』一郎心裏暗喜:『我又有機會了。』故意放輕腳步,開門聲自然輕,仔細聽,聲音來自卧室,不是書房(一郎的電腦放在書房,上次小梅是在書房給一郎幹的)。

走到卧室外,聲音更清楚了:「喔……喔……嗯……親哥哥,你的陽具好長喔……幹到我花心了……嗯……嗯……我還要……呀……呀……喔……喔……要丢了……」還有彈簧床重壓、撞牆聲「咚……咚……」這次是兩個人在幹炮的聲音,不是一個人在自慰。太熟悉了,聽了二十幾年,不會錯,那是我老婆的叫床聲,但究竟是誰在幹她呢?

一郎想要推門而入,又想到夫妻相愛這麽多年,很少吵架,上次幹小梅理虧在先。想到這裏,伸出的手又縮回來,但是又很想知道這個男人是誰,於是隻有拿個椅子墊腳,爬上窗戶看看是誰。

隻看到一個男人壓在甜妮身上,甜妮雙眼微微張開,屁股墊着枕頭,雙手緊緊抓着床單,看起來被幹得很爽。這個男人的老二插在甜妮淫穴做着活塞運動,看不到他的臉,隻看到他的背部,弓着身,雙腳跪着,腰部往前沖,有規則的在動。

一郎心想:『是在幹我老婆甜妮沒錯。』但天下最悲哀莫過於此,看着老婆被幹卻不敢捉奸。

理智告訴一郎,先了解情況再說。於是一郎下了椅子,輕輕将門關好,又聽到甜妮淫叫:「親哥哥……幹我……喔……喔……幹得我好爽……喔……喔……呀……嗯……嗯……我又要丢了……」

一郎心想:『淫婦,晚上再好好問你!』腳步故意放重,要讓他們知道我回來過。

一郎想出去看場電影,晚上再回來,想一想,心有不甘,就拿起手機打給小梅:「喂……小梅有空嗎?我們去看電影。」

小梅答:「好,在哪裏相等?」一郎說:「在你家門口轉角,我去載你。」

小梅離一郎家很近,很快就到她那裏。小梅上車問一郎:「看什麽電影?」一郎說:「電影不要看了,陪我到處走走好了。」

小梅看一郎臉說:「一郎哥,你今天心情不好嗎?」一郎沒答,開着車子就走。看到全家便利商店,一郎叫小梅下車随便買吃的、喝的上來。小梅上來後,一郎開車往三重方向環河道路走。

在新莊跟三重中間,淡水河邊找個好位子,停下來。這時已經晚上八點多,在車内一郎跟小梅吃着東西、聊天,小梅問一郎說:「一郎哥,你今天心情好像不好嗎?」

「嗯……還好。你老公今天下午在家嗎?」

「沒有!早就出去,說要找個朋友聊天,我沒問他找誰。大哥有事嗎?」

「喔……沒有,随便問。」

小梅忽然說:「一郎哥,那車子沒發動,在搖。」一郎順着她指方向看去:「小丫頭,沒看過?是車震。」

小梅問:「什麽是車震?」

「是在車上幹炮。」

「是真的嗎?那一定很刺激,我們偷偷去看。」

「好……要輕一點,不要吵到人家。」

一郎跟小梅下車,踮着腳走到車子旁邊,車子裝反光紙看不到裏面,隻聽到「喔……喔……嗯……嗯……」的聲音。聽到這樣就已很爽了,一郎不經意伸手插進小梅衣服裏,摸着奶,小梅說:「一郎哥,不要……讓人看到不好。」

這時車窗忽然搖下,淫叫聲很清楚,小梅探頭看看說:「一郎哥,真的在打炮耶!」一郎說:「小聲點,我們走。」

回到車上,小梅已經受不了,拉一郎手去摸她的奶,她則脫一郎衣服,一隻手插入褲子裏摸老二。

小梅說:「一郎哥……我想要。」一郎移身到副駕駛座,将小梅身體壓着,椅子放平,低頭吸小梅的奶子,一隻手脫下内褲(小梅穿裙子)。

一郎握着漲到不行的老二就往淫穴插,小梅「喔」叫一聲說:「一郎哥,好爽,好刺激……幹我……用力……喔……喔……喔……好爽……第一次在外面做愛,好爽又刺激,嗯……嗯……嗯……我快高潮了……」

一郎不停沖刺,沖進小梅淫穴,恨不得插到底,也不知道這是否算報複?想到甜妮被一個男人壓着幹,心裏想着:『八九不離十,一定跟小梅有關!』心中怒氣便全部用在小梅身上,小梅還是「喔……喔……」叫,一郎幹得更賣力。

不知道何時,車外已經站了四、五個人,雙手趴在車外玻璃上看我幹小梅,我故意将車窗搖下一點,小梅忽然叫着:「一郎哥,外面有人在看!」一郎說:「你放心,車門我早就上了鎖。」

受此刺激,一郎幹得更用力,小梅叫得更大聲:「喔……喔……呀……我要丢了……呀……嗯……嗯……一郎哥不要停……嗯……嗯……我好爽……」

龜頭一麻,一股電流往後腦沖,大力幹幾下,我射了。随即找衛生紙擦乾淨淫液,匆忙穿好衣服,開車就走。一郎想:『外面那些人早就在打手槍了,先送小梅回家再說。』

回到家,已經半夜(心裏陰影揮不去),甜妮看一郎回來,熱情地叫:「老公你回來了!」抱着一郎的頭親嘴,随即蹲下來脫一郎的褲子,掏出老二,親吻龜頭。

甜妮說:「老公,你老二有腥味。」

一郎不敢說剛幹完炮:「喔……是沒洗。累了一整天,我先去洗澡。」

甜妮說:「沒關系,我喜歡這個味道。」跟着便很溫柔地吸吮老二,一手輕輕套上套下,問一郎:「老公,這樣有爽嗎?」

「我陪你洗澡,你先進去浴室,我拿衣服。」一郎答。

「嗯,好。」甜妮随即進入浴室。

開着蓮蓬頭,一郎讓熱水淋着,好讓自己清醒一點:『不相信這是事實,眼前的老婆對我這樣好,難道我昨天走錯家,偷情的不是甜妮?』

沒多久甜妮進來,自己脫衣服,看一郎在淋浴,拿沐浴乳塗滿一郎全身,從一郎後面抱着說:「老公,你身體好壯,我愛你!」甜妮香奶貼身輕輕移動,一手握着老二,說:「老公,老二長大了,好雄壯。幹我,老公,我要……」

一郎轉身望着老婆裸體,心想:『眼前老婆是蕩婦嗎?』

老婆撒嬌的說:「老公,我要……」禁不起色誘,一郎擡起老婆右腿,讓她背靠牆,自己身體微蹲,握着老二往甜妮淫穴插,「嗯……」一聲,帶着水滴,很容易就幹了進去。

蓮蓬頭的水還是淋着,一郎瘋狂地幹,腰沒停,不停沖刺,幹得甜妮大叫:「公……好爽……喔……嗯……嗯……我愛你……老公……」

幹了約一百多下,甜妮單腳有點站不穩,說:「老公,我們到床上。」說完深情看着一郎,好像等一郎回答。一郎說:「好,我們到床上繼續幹。」

甜妮牽着一郎手進到房間,自己躺在床上,雙腳微彎成M型說:「來,老公來幹我,我隻愛你一個人幹。」

一郎猶疑着:『是真的嗎?』心想:『那中午幹你的是誰?還是……』一郎幻想着:『可能看走眼,躺在床上被幹的不是她,不是我老婆甜妮。』一郎甩甩頭,告訴自己:『是我眼花,眼前躺在床上的是小梅,不是甜妮。』

「老公……」一句話叫醒了一郎,讓一郎回到現實,眼前躺在床上的真是甜妮:「公……快……我要……」

『眼前老婆何時變成蕩婦了?是誰誘拐她呢?她無膽,不可能會偷情。』一郎不由分說,握着老二就幹,先幹了再說。

插入後感覺很溫暖,淫穴很濕,甜妮叫着:「公……嗯……嗯……喔……甜妮愛你幹……喔……呀……喔……喔……幹死我……妹穴好癢……用力插我……喔……喔……喔……我要飛了……公……喔……喔……呀……丢了……公……不要停……甜妮愛你幹……」

戳插了二百多下,想要射精,一郎問甜妮:「我要射了,要射在哪裏?」甜妮說:「射在我臉上。」

一郎得了聖旨,抽出老二,右手緊握老二用力套着,嘴裏叫着:「喔……我要射精了……」說時慢那時快,一股濃精噴向甜妮臉上,甜妮直說:「好爽……老公,我愛你!」兩人深情抱着就睡,精液也沒擦。

(三)真相

國慶日不用上班,閑閑在家,心中憋了好久的疑問,正想找老婆聊聊。

一郎問:「小梅最近很少來,是有家事比較忙嗎?」甜妮說:「應該沒有,最近我們少碰面,不太清楚。」

甜妮問:「你對小梅有感覺嗎?」一郎答道:「還好。有事嗎?」甜妮說:「嗯,沒事,隻是好奇問問而已。那天你們沒有做?」一郎問:「做什麽?」甜妮說:「是你跟小梅那天沒有來電嗎?」

甜妮又問:「那天你幾點回來?」一郎說:「約五點多,我回來就進客廳看電視。」甜妮說:「你不曉得小梅有來過嗎?」一郎說:「知道呀!門口多了一雙女人鞋子,我有看到。怎樣?」

甜妮說:「你那天跟小梅真的沒怎樣?」

「沒有呀!」一郎硬撐着,打死不說。心想:『我沒問你,你倒先問起我來了。』反問道:「小梅有告訴你什麽嗎?」

「喔!沒有。」

一郎心想再撐下去,看誰耐不住,便問着:「最近有上網看色文嗎?」甜妮說:「有呀!還介紹了一些朋友進去看。」一郎耐不住性子,就說:「有事不妨直說。」甜妮愣了一下:「沒事。」

甜妮問:「我找小梅來我們家好嗎?」一郎說:「可以呀!」老婆拿起手機就打:「小梅,你有空嗎?來我家泡茶。」小梅說:「嗯……好,馬上到。」

老婆自言自語說:「難道她騙我?」對一郎說:「老公,等一下小梅來,你要配合我動作好嗎?」一郎說:「可以呀!」

沒多久小梅來到了,我們繼續泡茶聊天,老婆提意看影片,問小梅:「可以嗎?」小梅說好。

小梅問:「大嫂要看什麽片?」老婆說:「我放給大家看,色文都看了,當然看A片才有氣氛。」一郎說:「好嗎?」老婆說:「當然好,都這樣熟了,有什麽不好?」一郎看小梅低頭不語,就說:「老婆,照你意思。」老婆就挑了一部日本片《偷窺》。

那是部日本劇情片,大意說:「【老婆偷情,被老公發現,在家偷偷裝了視訊。趁老公上班,不知情的老婆帶情夫回家幹炮,老公躲在汽車裏打開電腦偷偷看,看老婆偷情被幹時的激情,在别人努力耕耘下,自己老公一輩子都看不到淫蕩模樣,老婆的呻吟聲已不再是專屬專利了】。」

約看了十分多鍾,高潮才起,偷情夫跟偷情婦在調情,上演69式,情夫舔淫穴、情婦含着陽具……沒多久,情夫握着陽具就插,正式上演床戲,電視傳來的「嗯……嗯……喔……喔……」淫叫聲不斷。

小梅看一郎老婆一眼,又不好意思地低下頭,雙腳夾得很緊。老婆說:「小梅,你坐過來一郎旁邊。」小梅不好意思地慢慢移過來,「嗯……呀……喔……嗯……喔……喔……」電視傳來的淫叫聲不停。

甜妮将身體靠向一郎說:「老公,我想要。」忽然伸手插入一郎褲子,掏出老二套弄着,一郎緊張的用雙手掩蓋住老二,對甜妮說:「小梅在,不好吧?」轉頭看一下小梅,她沒反應,雙眼還是看着電視,不管我們。

這時老婆低下頭吸吮我的陽具,一手撫摸胸部,一副淫蕩樣,還配合着電視「喔……喔……嗯……嗯……」的叫。

一郎看見小梅臉都紅了,卻在偷瞄甜妮親一郎陽具,一郎想:『這兩個婆娘想要幹什麽?』

甜妮忽然起身說:「小梅,我們去房間看衣服,這裏讓一郎一個人看。」小梅随後跟甜妮到房間,留下一郎一個人看電視。

沒多久房内傳來呻吟聲,一郎好奇地走近房門偷看她們在做什麽,隻見兩個人将衣服脫光,躺在床上互相愛撫,小梅吻甜妮的奶,甜妮挖小梅的淫穴。一郎看傻了,心想:『怎會變成這樣?』老二早就舉旗敬禮。

甜妮轉身看見一郎站在門外偷看,就說:「老公,你要加入嗎?」一郎遲疑了一下,說:「這樣好嗎?」一郎見小梅沒有反對,就加入了戰圈(當然是找小梅玩,因爲老婆常玩,比較沒有新鮮感,老婆永遠是别人的好)。

一郎衣服沒脫,趴下身抓緊小梅的豪奶就狂吻,老婆在一旁幫他脫衣脫褲。脫完褲子,她趴在一郎身後,手摸着一郎的陽具,說:「老公,你好壯,陽具好雄偉!」

小梅一時不知如何是好,任由一郎夫妻愛撫。甜妮從一郎身後往下滑,一手往小梅淫穴戳插,小梅「喔」一聲說:「嫂子……不要……」卻「嗯……嗯……嗯……」的叫。甜妮沒管她反應,繼續戳插。

一郎受不了這份激情,用陽具磨擦小梅的小腹,說:「小梅你今天很漂亮,很淫蕩,我想幹你!」甜妮趴在小梅耳邊說:「小梅,一郎想幹你。」小梅說:「大嫂,不好……你在這裏看着一郎哥幹我。」

(說實在,這時候一郎真的想找一個人幹)一郎沒等小梅答應,握着陽具就插進小梅的淫穴,小梅說:「不要……」雙手推一郎,沒有推開,陽具還是插在淫穴裏。高脹的陽具繼續幹着小梅,「喔……喔……呀……嗯……嗯……」把她幹得不停淫叫。

這時甜妮吻着小梅的奶子,一手摸着一郎幹進小梅穴内的陽具,以增加刺激點,小梅叫得更大聲了:「喔……喔……喔……一郎哥……你幹得我好爽喔……嗯……嗯……呀……呀……我要丢了……」

小梅早将羞恥心丢掉,一味淫叫:「嗯……呀……喔……喔……幹我……大力一點……喔……喔……一郎哥……我又要丢了……」老婆趴在床上用手搓摸着小梅的豪奶,臉貼在小梅臉上,雙眼望着一郎問:「小梅,爽不爽?」小梅說:「大嫂,太爽了!我第一次體會3P,原來這麽爽。」

說真的,現在最爽是一郎,越幹越大力,龜頭膨脹,陽具漲大了兩寸。一郎想射了,用力大插幾下,一股精水往前沖,一郎射了,小梅被濃精射中花心,爽得大叫:「喔……親哥哥……好爽喔……嗯……嗯……好老公幹小梅……呀……呀……喔……我又丢了……」

甜妮心想:『這是我親眼看見的老公幹小梅,你們還想抵賴?』於是拿起相機拍下一郎幹小梅的照片,然後問:「玩3P有爽嗎?4P會更爽、更刺激喔!你們想嗎?」

一郎心想:『老婆何時變成這樣淫蕩?是受色文感染呢,還是有經過别人調教?』便問道:「找誰玩4P?」老婆說:「隻要你們喜歡,我來安排。我們到汽車旅館開房間,同一張床,你幹小梅,我找人參加。」

一郎生氣地說:「雖然這樣一定很刺激,但你什麽時候這麽進步?我都不知道。」老婆說:「我說出來,你可不要生氣。」一郎說:「自首無罪。我也想知道那天是誰幹你。」甜妮神秘地說:「到時候你就知道。」

小梅說:「這樣我老公一定會生氣,不肯答應的,我要跟他商量看看,坦白告訴他。」甜妮說:「你們放心,我會跟你老公講好。」

甜妮說:「有一天我去找小梅,小梅不在,她老公要我坐一下,說她很快就回來,并端了一杯咖啡給我,卻故意翻倒,藉機會接近我身體。後來又拉我進房間,說要拿小梅的衣服給我換,我不肯,他硬拉我進房間,撕破我的衣服,就在小梅家的床上強奸了我。最後我換了小梅的衣服才回家,隻是此事你們不知道,我也不敢講。」

甜妮繼續說:「我今天隻是要确定小梅到底有沒有給我老公幹過,因爲小梅一直不肯承認跟我老公有一腿。這事我跟小梅老公協議,其它我來處理,你們放心,等我好消息。」

一郎說:「如果是這樣,就由小梅回去說好了,你去他家又失身一次,這樣我吃虧很大。」

小梅說:「還是甜妮說比較好,我不敢說。如果一郎哥你怕吃虧,我在這裏陪你,這樣可以了吧?」

甜妮說:「好,我來講。剛好連假,我們明天一起出去玩。小梅你先回家,我想跟一郎聊天。你老公那邊,我打電話給他就好。」小梅說:「那我先走了。拜拜!」

一郎問甜妮:「你怎樣跟小梅搭上線的?她又爲什麽會讓你安排?」

「事情是這樣的。小梅本來就是我好友,無所不談,自從她看了色文後,心裏癢癢的,想偷情又找不到合适對象,不相熟的又不敢,怕有後遺症。跟我商量後,我就推薦你,并設計好,於是我去買菜、小梅看電腦,引誘你去幹她。」

一郎再問:「那天我回來時,是誰在房裏幹你?」甜妮低頭說:「你不要生氣,有機會我再告訴你。」

一郎說:「你放心,我不會生氣的。你那樣替我設想,找女人給我幹,謝謝都來不急,又怎麽會生氣?」

甜妮說:「你放心,一定不會讓你吃虧的。我有看過他老婆,非常漂亮,抱歉不能告訴你他老婆是誰,我跟他談好後自然就會浮現,你等着吧!」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隔壁老闆的妻子
忙碌的大學生
朋友的淫蕩人妻
公司美女人妻
房內偷吃同事老婆
新婚嬌妻借給朋友
老公….原諒我吧
那年我十七歲
急需幫忙的大嫂
夫妻交换的刺激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