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糖糖,今年二十一歲,是X大的三年級生。

過去,我曾經為自己可愛的容貌、雪白的肌膚、迷人的身段,以及34D、23、33的身體感到無比自豪,為此前來求愛的男生不計其數。

而我也是一個人盡可夫的女人,面對向我求愛的男生,我總是抵不住內心對性的慾望,無論是四、五十歲的老頭,還是只有十八歲的小鬼,我都會半推半就的獻身給他們。

久而久之,我內心的罪疚感越來越強,我可不能再繼續背叛我的男友!

於是,這半年裡我下定決心,對其他男人都不假辭色,尤其是對小健。

小健就是跟我做過的人之中年紀最輕的,他是房東的兒子,當初我因為接受房東的委託成為了小健的家庭教師,本來應該只是單純的師生關係,但在神差鬼使之下,他也成為了我的炮友……

算起來,除了我男友之外,小健便是我接觸最多的男生,至今我已經跟他做過好幾次。因此,為表對男友的忠心,我必先由疏遠小健開始。

這半年裡,我除了為小健補習之外,幾乎都沒有跟他作任何聯繫,漸漸地,我也回復到昔日清純可人徐湘婷。

只是,有一點是令我感到困惑的,那就是自從小健被我疏遠以後,終日都鬱悶不已。我有好幾次在街上遇到他,都見他垂頭喪氣,沒精打采。

這該不會是我害的吧……我不禁有點自責起來。

小健失落的結果是顯而易見的,他的成績一落千丈,我無論用什麼方法施行教導都沒有好轉,房東也因此給我臉色了。

再這樣下去,說不定要被房東加租金啊!我該怎麼辦……

思前想後,我想到唯一,也是最快捷見效的方法……

「小健……你是不是想要我?」

那是小健半年以內都沒有露出過的表情,只見他頓時抬起頭定睛的看著我,雙眼散發著無比的期待。

「糖糖姐,為什麼這半年都對我這麼冷淡,我每次傳短訊給你都沒有回覆,也不肯跟我做……」

「色小鬼,你滿腦子都只想這些東西啊!就不能花點心思在學業嗎!」我裝出一副生氣的樣子說道。

「我……」

「想幹我不是不行,那要看你啊?」

掙扎了很久,為了讓小健重燃讀書的動力,我最終決定「委屈」一下。

「要是你這次期末考的平均分能取得80分以上,我就如你所願。」

「真的嗎?!」面對我苛刻的條件,小健不但沒有討價還價,反而一面自信的樣子說:「終於、終於可以幹到糖糖姐了!」

「喂,聽清楚,要80分啊!80分!」

小健沒有回應我,一鼓作氣的埋首於課本之中。

***

世事往往是出乎意料的,這一次更是令我大跌眼鏡!

原來以為80分是個很苛刻的條件,沒想到小健這次期末考竟然拿出92分令人驚歎的成績來!

今天我來到房東的家裡,房東對小健這次的表現滿意得不得了,又再一次減了我的租金,我則無奈地對小健說:「你是故意的吧……?」

就算再怎麼天才和努力,要在短短的時間裡將所有科目由岌岌可危的程度變成接近滿分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才訂立目標到80分,就算是個假希望,也總算能讓小健稍稍用功吧,我根本沒想過小健真的能夠達到。

能想到的理由只有一個,小健根本是設計讓我墮入圈套的。

聽到我的質問,小健露出無辜的表情說:「姐你在說什麼啊?不說這些了,糖糖姐是不是應該給我『獎勵』了?」

在只有我和小健兩人的房間裡,小健一下子獸性大發的撲在我身上,雙手貪婪的抓住我34D的巨乳。

可能因為已經很久沒有體驗到女人的身體,小健的雙手用力的揉搓、拉扯,彷彿要把我的奶子扯出來一樣,疼痛不已。

我被小健突如其來的舉動嚇慌了,立即推開他,還忍不住給了他一個耳光,害羞的紅著臉說:「不行……!」

只見小健捂著通紅的臉,用泫然欲泣的表情說:「姐你不守信用……」

其實我根本沒想過小健會完成我的要求,一方面沒有心理準備,另一方面連套子都沒有帶來,而最重要的是……

「小健,不是這樣……我今天是危險期……」

「我要告訴媽媽!」

小健壓根子沒有聽我解釋的打算,說著就作勢要打開房門了,我連忙拉住他。

「小健,不要!今天真的不行,我、我們改天再做好嗎?」

「我不會再相信糖糖姐的,我要把你做過的事都告訴媽媽!」

要是房東知道我跟小健的關係,一定會認定是我色誘她的兒子,到時候可不是加租金就了事!

情急之下我都沒有機會多想,就說:「好、好啦!我知道了,不要再鬧,我給你行了吧!」

「姐!」

小健喜出望外的看著我。

「不過,我今天真的是危險期,我又沒帶套子來,下面雖然不行,但可以先幫你吹吹,下次再……啊!」

不等我說完,小健就把我推倒在床,跨坐在我身上。

「好、好、好,今天就先用嘴巴解決吧。」

小健說著,就開始解開我上身襯衫的鈕扣。

我說:「口交幹嘛脫衣服?」

小健壞笑著說:「我已經半年沒有看過糖糖姐的胴體了,就算不能幹,看一下總行吧!」

我實在敵不過小健存積已久的性慾,只好順了他的意思。小健見我不反抗,三兩下就幾乎把我身上的衣服脫光光。

現在,我身上除了那成套的白色蕾絲內衣褲外,就只餘下完全沒有遮掩能力的過膝長襪。

雖然我已經不是第一次在小健面前全裸,但久違的暴露感還是令我羞恥地紅著臉,小健則露出豺狼一般的眼神盯著我,彷彿要把我吞下一樣。

我受不了那野獸的眼神,別過臉說:「色小鬼,別一直色瞇瞇的盯著我……」

「姐你害羞的表情很可愛喲!」

說完,小健便脫掉衣服,之後再次騎在我身上,他那雄壯的肉棒湊在眼前,硬得像鐵棒一樣筆直。

「你已經硬成這樣啊?」

「是糖糖姐只穿內衣的胴體太誘人了……」

無論什麼情況下,被稱讚都會讓女孩子的心軟化,我當然也不例外。

我輕輕在小健的肉棒上吻了一下,說:「色小鬼……」

小健知道我準備好了,便急不及待將肉棒插進我的嘴裡,炙熱的肉棒一瞬間像要將我的嘴巴融化掉一樣,可是我卻沒有反感,反而主動攪拌舌頭,誓要用口腔徹底感受這股熱量。

我用力收緊嘴唇吸啜,我敢肯定我的嘴巴現在比小穴還要緊,只見小健被我吸了十幾秒就開始低吟起來。

「唔……糖糖姐……你的嘴巴好緊,太爽了……」

說完,小健便動起腰來,用肉棒抽插我的嘴巴。

這個體勢其實也蠻令我感到羞恥的,因為小健騎在我身上,現在是完全由小健做主動的,被比自己年小的小男生控制,一種被凌辱、征服的快感油然而生。

我羞愧得無法直視小健,於是我閉上雙眼,不想做也做了,既然改變不了事實,就好好享受這段時間吧……

我陶醉於嘴巴被抽插的快感裡,一邊閉眼一邊想像被幹的是小穴,原來就已經濕了的小穴現在更是淫水氾濫,淫水像小泉一樣不斷湧出。

「姐,你下面濕得好厲害!」

小健似乎也注意到我的生理反應。

「糖糖姐的內褲有一大片水漬啊,下面是不是也想要?」

硬是吐出肉棒,我說:「不是……嗯…就說今天不行……嗯…嗯……」

「好了、好了,我不勉強你,繼續吧。」

看來小健真的忍了很久,我剛把肉棒吐出來,他又馬上重新插進來。

小健沒有再說什麼,只是一味抽插我的嘴巴,所以說小鬼就是小鬼,這樣就能滿足他實在太好了。

突然,我的雙手被人抓住高舉過頭,「哢嚓」一聲使我心感不妙,連忙睜雙眼。

我頓時嚇呆了,小健竟然用手銬將我的雙手扣在床頭,我立即吐出肉棒,驚慌地說:「小健,你在幹嘛?!」

小健說:「都怪糖糖姐不守信用,我以防萬一才事先準備了這個。」

「我現在不是幫你口交了嗎?」

「別擔心,我只是想製造一點緊張的氣氛啊,現在如果媽媽上來,你一定連穿衣服的時間都沒有吧,到時候你真的百辯難解了。」

「就是啊,快點把這個弄掉。」

「那你要快點讓我射出來啊!我不射精你就別想可以解開這個手銬。」

沒想到我竟然被小健威脅了,老實說,我真的生氣了,真想把他痛扁一頓好讓他醒醒,無奈現在已經無能為力了,我總不能大聲叫「救命」吧……

正所謂逆來順受,在我雙手掙扎了好一會兒,確認這手銬是真貨後,我決定不再反抗了。張開嘴巴,我繼續老實地吸吮小健的肉棒。

反正只要等到小健射出來就結束了,到時候再好好教訓他!

抱持著這樣的想法,我連續吸了十幾分鐘,期間小健被我的口技弄得呻吟連連,可是我的嘴巴都吸到酸了,小健還是沒有要射精的跡象……

吐出肉棒,我皺著眉頭說:「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持久……」

聽到我的疑問,小健終於笑了,說:「呵呵,我在這半年可是訓練有素啊~」

「訓練有素?」

「糖糖姐都不給我,我唯有偷偷拿姐的內衣打手槍啊~」小健笑著說。

「什麼?!」我幾乎大叫出來了,小健都拿我的內衣幹那種事!難道說我一直都把沾有他的精液的內衣穿在身上?!

不等我有驚訝的時間,小健已經轉移陣地,湊近我的小穴,我當然知道他在想什麼!

「小健!那裡不行!你要是敢碰,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不理我的抗議,小健一把就將我身上僅餘的兩件衣服扯掉,他早就留意到我的小穴已經淫水氾濫,只見他用手指在小穴邊緣輕輕一摸,就拉出一條細長的透明絲線。

小健將沾有淫水的手指塞進我的嘴裡,說:「嘿嘿,其實糖糖姐比我還想要吧?」

事實勝於雄辯,的確剛才幫小健口交這麼久,他是有爽到了,但我卻一直慾火焚身,狠不得馬上就環抱著小健,讓他把我幹到死去活來,可是……

「可是……我今天真的是危險期……」

知道我開始猶豫後,小健馬上乘勝追擊,事後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當然會被小健這樣的謊話遊說到,可能那時我已經被性慾沖昏頭腦了。

小健說:「我保證不會射在裡面啊!你看我的持久力那麼強,可以控制得來的!」

的確,小健的持久力比以前強多了,如果他能控制不射在裡面的話,我或許可以……

「糖糖姐……」

小健一副可憐的臉孔看著我。

我輕輕歎了一口氣,說:「好吧……但你絕對!絕對不能射在裡面!」

「嗯,我保證一定控制得住!」

說罷,小健就扶起肉棒對準小穴,一下插到底,隨即抽插起來。

「啊……色小鬼這麼心急!」

「嗚……糖糖姐的裡面好緊……肉壁和我的肉棒緊貼在一起,是在歡迎我吧?」

「啊……別…嗯……別說了……嗯……」

「你看,你的呻吟聲都變得這麼浪了。」

我的性慾已經完全支配身體了,被抽插的小穴不間斷傳出快感,我就不自覺地呻吟,最重要的是,我竟然主動張開大腿,讓小健插得更深入。

好、好舒服……不行!竟然被這樣的小鬼幹到爽成這樣,太不知廉恥了……

可是,即使我的內心再怎樣抵抗,身體還是誠實的表現出來,小穴裡的淫水依然流個不停,我還發覺我的雙腿已經不自覺地環抱著小健的身體,不讓他有機會拔出肉棒。

「好、好爽……啊……」

小健聽到我的話後笑了,說:「糖糖姐已經爽到不行了吧?雙腿都抓住我不放開啊。」

「才、才不是……別……別說了…啊……專心做……」

「都只有我在動,糖糖姐沒有付出太不公平了,你試著夾緊小穴看看吧。」

「好、好……嗚……啊……」

我依言收緊小穴,說實話實在太爽了,縮緊的小穴與肉棒劇烈摩擦,每一片皺摺都傳來強烈的快感,一瞬間就令到我全身酥麻,又無力地放鬆小穴。

即使放鬆了小穴,我還是抵受不住剛才的快感,身體微微顫抖著。

「哈哈,真的有這麼爽嗎?你的表情好像快要升天一樣~」

「不行……我…啊……我受了了……」

「已經不行了嗎?現在才是正式開始啊!」

說著,小健雙手捏住我雙邊的乳頭,早就因為快感而堅挺的乳頭十分敏感,被這樣冷不勝防地刺激,我立即大叫了。

「啊呀!乳頭……不行…嗚…我會爽死的……啊……」

「呵呵,先讓糖糖姐高潮一次吧~」

小健隨即用幾隻手指在乳頭上按摩、揉搓,男人被套弄肉棒就是這種感覺了嗎,太舒服……

「啊……不、不行……不行……太爽了…啊……我…我……啊……去了……啊……啊……」

隨著長長的呻吟,我高潮了,只感到全身的肌肉收縮,一股熱流從小穴深處噴出,淋在小健的龜頭上。

「哈哈,高潮了、高潮了!小穴夾得好緊!我要上了!」

原來剛才令我呻吟連連的只是熱身,小健就是等我全力夾緊小穴,好讓他更爽,只不過……

「啊……小健……讓我休息一下!不要、不要再插了……啊…剛高潮完太敏感了……啊……不要…不要……我要瘋了……」

還處於高潮的我遭到小健的全力抽插,我瞬間崩潰了,顧不得自己還身處房東的家,我毫不保持的大聲呻吟。

「啊……好爽……好爽……嗯…啊……啊…爽死了…再、再用力……啊……」

「叫得那麼大聲要被媽媽聽到啊?」

「不要緊……啊……到時我就當小健的老婆…嗯……啊……小健……小健……用力、用力幹死我……啊…嗯……啊……好爽……」

我已經爽到語無倫次了。

「那老公要射在小穴裡啊!」

「啊……不行……不可以…啊……射在裡面!」

聽到小健的話,我僅餘的理性立即讓我掙扎起來,可是我連一絲反抗的能力都沒有,雙手被手銬拘束,雙腿又不受控地夾緊小健,我還可以做什麼呢……

「那糖糖姐的雙腿幹嘛把我夾得這麼緊,根本是想我灌精在小穴裡吧……」小健一邊喘息,一邊說道,下身的活塞運動越來越快,我知道他真的要射了!

「啊…那……不是……嗯……你不是答應我了嗎?不要、不要……啊……」

一切的話都徒勞的,炙熱的精子還是一窩蜂的入侵我的陰道、子宮……而我的身體卻隨著小健的射精,再也達到高潮。

「我是答應了,『好好控制住』,好好控制射在糖糖姐的最深處。」

小健的話沒有令我生氣,這時我已經因為連續的高潮而失神了……

小健過了大約半分鐘才把肉棒拔出來,我也很快恢復意識。

我含著淚狠盯著小健,說:「這樣你滿足了吧,快放開我!」

「滿足?重頭戲現在才開始啊。」

順著小健的眼神看去,我頓時絕望了,他的肉棒竟然還堅挺筆直的面向我!

「不、不行!不可以再幹,我今天真的是危險期,會懷孕的!」

「我今天本身就打算把糖糖姐幹到虛脫為止,難得有機會,順便讓糖糖姐懷孕也不錯~」

「不、不要……」

有時我會想,如果我當時沒有說自己是危險期,或許小健不會幹得那麼狠吧……

***

牆角的時鐘指示現在是下午六時。

咦?我好像正午就來了,原來我和小健已經做了這麼久……

算了,反正只要舒服就可以了……

那之後,小健一直賣力地抽插我的小穴,男人每次射精都會越來越持久,但女人每次高潮卻越來越敏感,可想而言,那根本是一個無盡的高潮地獄。

可是,連這種痛苦的感覺也隨著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漸漸消失了,我的腦子變得一片空白,什麼也思考不了,更忘記自己今天是危險期,好幾次夾緊雙腿讓小健盡情中出,我唯一感受到的,就只有高潮餘下的快感……

房間裡已經瀰漫著濃烈的精液氣味,而我的雙腿還是抓住小健不放,完全沉淪在性愛當中。

「小健……你好棒……啊……又射了……好多……陰道都被你的精液灌滿了……」

看著微微鼓起的肚子,我知道裡面已經全是小健的精液,這下我毫無疑問一定會懷孕了……

小健完成最後一次射精後,終於將軟下來的肉棒抽出,他滿意地說:「射了這麼多,看來糖糖姐就只好幫我生小孩了吧~」

說著,小健把我手上的手銬解開。

重獲自由的我意識也變得清醒,我第一件事要做的當然是穿上早前被脫掉拋在地上的衣服啦,畢竟房東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進來。

可是我的擔心是多餘的,因為房東今天下午原來有要事要出門,這也是小健預先知道的吧,不然那麼大的呻吟聲怎麼可能沒有人聽到。

坐起身走下床,但看來這幾小時的性愛真的秏光多所有精力了,我一個站不穩就跪倒在地上,乖乖躺著還好,我一起身,精液就立即從小穴裡洶湧出來,大量的精液沿著雙腿一直流到地上,場面狼狽不堪。

小健對於這個場面反而感到非常愉悅,他蹲在我面前說:「哎呀,難得射在小穴裡的精液都浪費掉了,而且還打地板弄成這樣,不好好清理可不行呢,糖糖姐把它舔乾淨吧~」

雖然我已經有氣無力了,但聽到小健這樣的話我還是忍不住狠狠的給了他一個耳光,都把精液全部射在裡面了,現在還要這樣羞辱我!

「你不要太過分!」

小健不慌不忙地揉揉自己通紅的臉頰,說:「也不想想剛才死抓住我不放的是誰啊?」

「我沒有……」

「要不我再幹你一次,把你張大雙腿叫床的樣子拍下來,到時候看看有誰信你是被迫的?」

眼前的小健好像換了另一個人似的,我從來沒想過自己居然有一天會跪在他面前如此無助。

已經不行了,我反抗不了他……

屈服於小健的淫威底下,我流下屈辱的淚水,趴下來將地板上的精液逐一舔乾淨。

突然,「哢嚓」一聲,我驚愕地抬起頭,小健竟然用相機將我現在這個難堪的狀況拍出來。

我驚慌失措地說:「不要拍!」

「呵呵,這張相片真是極品啊!竟然像狗一樣趴在地上舔精液,怎麼看都是個絕頂的蕩婦吧。」

「我……」

被拍下這種相片,我已經想不到還有什麼藉口可以辯駁了。

「我的主意改變了,你這種蕩婦不配做我的老婆,你以後就當母狗,每天為主人張開雙腿接受注射吧,哈哈哈!」

我原本以為今天是我人生中最倒楣的一日,誰知道,這才只有惡夢的開始……

低下頭繼續舔地板上的精液,這就是我的回答。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公廁內強姦同學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喝醉的姐姐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熱門小說:
停電銷魂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