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在3年前的一天,我認識了她,她青春亮麗,比我小4歲,我是78年的,

她是82年的,那一年我24,她20歲,我們很偶然的認識了,她很漂亮,我們從初步相識到逐漸熟悉,她天生麗質,很漂亮,長長的頭發,身材也很好,屬于那種溫溫柔柔的女孩子。

說實話我們認識真的是很偶然,主要是因爲在公交車上她踩了我的腳。當時我爲了參加同學的婚禮要去市場買衣服,巧的是我們要去同樣的地方買東西,她也是同樣的目的去的。結果我們就一起去了,慢慢的,我們熟悉了,成了朋友。

不要誤會,我和她是很好的普通朋友的那種。

可能是因爲我把她當成我的小妹妹一樣,沒有像其他的男孩子拼命的讨好她,反而獲得了好感,所以她和我反而有話說。她是個單親家庭長大的女孩,很獨立,也很有個性。

說實話,我不喜歡比我小的女朋友,以前有過幾個女友,最小也隻比我小1歲不到,她曾經問過我,你爲什麽不喜歡我,我說,我喜歡你啊,不喜歡怎麽會做朋友。她笑了,你不想追我麽,不會是同性戀吧,我打了她的頭,說我不喜歡未成年人,我們的關系繼續發展,成了無話不談得好朋友。我也在奇怪,爲什麽我不喜歡她,她身材好,也漂亮,但我就是沒興趣。

我是不是有毛病?不是阿,看a片的時候有反應阿?很多男孩追她,我成了她的擋箭牌。她不喜歡他們,她也不清楚自己喜歡什麽樣的男孩,單親家庭長大的女孩,思想肯定比較怪異吧。

我們在一起很開心,也很快樂,我很照顧她,也許因爲她是單親的原因,我想單親家庭肯定有些心理陰影吧,所以就格外的照顧她。

我沒有女朋友,我的房子很亂,她常常來幫我收拾,心煩了,也喜歡到我這裏來上網,有一天,她來找我,她哭了,我問他爲什麽,她說她和媽媽吵架了。

以前我很少問她關于她家裏的事情,怕傷害她,要知道單親家庭就怕問家庭問題,這些話題很敏感的,她和我講了她家裏的事情,她不知道爸爸是誰,她媽媽在17歲的時候和當時的男朋友在一起有了她,當時她媽媽和男友還都是孩子,可想而知。

在當時那個剛剛改革開放的年代,這是天大的事情,她媽媽當時堅持要這個孩子,而被迫退學,那個男孩也被處分,後來到别的城市去了,再也不見,她媽媽隻能自己把孩子生下來,然後年輕輕就開始了工作,沒有什麽正式的工作,當時她的外公外婆也很恨她媽媽,但畢竟是自己的女兒,最後幫她擺了個小攤子,去賣東西。

也可能是諷刺,早年頭下海的人反而都過得不錯,而當時在工廠的反而都面臨下崗,她媽媽經過了多年的打拼,本來應該更好的,但是畢竟要養孩子的,沒有太多的錢,但家裏也算不錯,因爲外公外婆不認她,也不肯給孩子撫養費。

後來,在她媽媽比她現在大一點的年紀時外公外婆逐漸都去世了,她媽媽就一個人撫養她,要知道她媽媽當時也不大阿。我很感動,覺得她媽媽很偉大的。

我已經忘了當時我都問了她什麽了,也不記得當時她爲什麽和她媽媽吵架,但我記得,她很傷心,她覺得她不應該和她媽媽吵架,覺得很對不起她媽媽,我勸了她好久,慢慢的勸好了,我讓她先打電話向她媽媽道歉,然後我要送她回家。

那是我第一次去她家,其實我也沒有進去,隻是送到門口,主要是當天很晚了,再加上畢竟是不能随便帶男孩回家的,我隻是送到了門口。她在敲門,爲了避免誤會我沒有出現,當然也沒有見到她的媽媽,不過聽到了她媽媽的聲音,「回來了」。

第二天,她很高興,來找我,她和媽媽和好了,當然主動道歉起了很大的作用,因爲她媽媽沒想到會主動道歉的,其實我也在奇怪,單親家庭的孩子很倔強的,很少會主動放下身段的。

她說她媽媽也奇怪怎麽會這樣,追問之下她就交待了我的存在,我笑着問她你不怕你媽媽問你,你媽媽肯定以爲我是追你的男孩吧。

她告訴我,媽媽真的追問了好久,不過她不怕,本身我們就沒什麽,所以當然不害怕了,不過倒是解釋了好久,好在解釋通了。

然後呢,我問她,媽媽說既然有這麽好的男孩,可以請他來家裏吃飯,我笑着說,恐怕不是你媽媽的意思,倒像是你的意思。

被你猜中了,她說,不過媽媽同意了。你會去麽,她問。

去,當然去,可以大吃一頓當然要去,反正我一個人生活正愁吃不到好東西呢。

「我媽媽做菜很好吃的。」,「那我更要去了」,就這樣,我去買東西,準備到她家去,她倒是不希望我買東西,不過我說,第一次麽,買點水果而已,畢竟我是客人麽,雖然不是什麽男女朋友見面,不過買點水果很正常阿,不過你收了我的水果,我要加倍吃回來。

就這樣我們笑着,準備着第二天去她家吃飯。我做夢也沒有想到,這一次到朋友家的普通做客機會成爲我生命的一個轉折。

我走進了她的家,很大,不算太豪華,把水果放在桌子上面,她的媽媽從廚房裏面走出來,我看到了她的媽媽,我第一時間的感覺就是,很美麗,長長的頭發,像瀑布一般,彎彎的眉毛,說實話我不太會形容人的長相,不過我知道,那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女人了。

其實我有準備的,因爲她說過她媽媽比她還要漂亮,她繼承了她媽媽的外貌,但是我還是比較吃驚,她的媽媽保養得很好,雖然她媽媽才比她大16歲,但畢竟是30多歲的人,可看上去就像她的姐姐一樣,而且身材很好,差不多170的個子,隻比我矮半個頭,一件淡綠的連衣裙,聲音也柔柔的,非常的有韻味,有氣質。

她媽媽看到我也有些愣,不過很快笑了笑,你就是小雪說的小強吧。我說,對,我是小強,說到這裏,我也愣了,大家一下子都笑了起來。那天的聚會很融洽,我們談了很多,她媽媽和我們一點也看不出年齡的差異,賓主盡歡,走的時候還約我有空來玩。      就這樣,我和她第一次相見了,不過我不是叫她的名字,而是叫她阿姨。

任何事情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第三、第四次,我們也一樣,去了一次雪的家之後,可能是因爲這次相處還比較成功吧,雪更加的信任我,慢慢的我又去了,慢慢的去她家的次數也多了,有的時候她媽媽在家,有的時候不再,不過因爲去得多,即使她媽媽不在家,我去也比較放心,當然,其他男孩子肯定是不可以的,她媽媽在家都不行,更别提不在了。

當然,當她的其他朋友知道了我的待遇,也會提出異議,不過當看到雪的嘴噘起來,就都不敢說話了,誰會得罪自己要追的女孩呢,那不是自讨苦吃麽,不過還好,最起碼追她的男孩習慣了我的存在,也不再對我怒目而視,得罪她哥哥更不明智。

我成了唯一能夠進出她家的人。因爲我也是自己一個人,所以慢慢的,去她家的次數多了,不要以爲我去看她媽媽,真正的原因主要是蹭飯。

當然,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我的付出就是打掃房間,因爲她媽媽不讓我洗碗,所以我就幫她媽媽打掃房間。也許男孩子幹家務比較少吧,也許是我一個人住鍛煉的,我幹家務還不錯,得到了她媽媽的嘉獎。

星期天,她要去買衣服,準備和高中同學聚會一起郊遊用的,約我一起去,主要是有個男孩一定要跟着去,有了我,男孩改知難而退了吧,不過我們失算了,那個男孩見了我還要跟着,沒辦法,她把她媽媽也叫上了,才算吓退那個男孩。

我們三個人一起走出家門的時候,那個男孩還躲得遠遠的看着,既然出來了,就一起去吧,雖然不是一定要買,反正都出來了,索性去逛逛。本來隻要給雪買件休閑的褲子就好了,結果那天看到了不少喜歡的衣服,于是我們逛了一天,還好,我自己買衣服的時候也常常逛街,要不然肯定被累死,可能雪很少和媽媽一起買東西,母女倆逛得很高興,逛了好多的商場,當然,試衣服的時候少不了問我的意見,畢竟男人和女人的眼光是不同的。

雪和她媽媽真是天生的衣服架,穿什麽都好看,她的媽媽也買了幾件衣服,很感性,(不是性感),很個性、很有味道,當然,我也少不了贊美,不是恭維,是真心贊美,女人都喜歡贊美吧。逛街就這樣結束了,很高興,晚上少不了大吃一頓,誰讓她媽媽做的菜這麽好吃呢。

她出去旅遊了,一個多星期,我搞不懂,不跟旅遊團走的旅遊是不是都會比較時間長,可能是沒有時間限制吧。

雪走的那天,我又去了雪的家,說實話雪不在家,我不好意思去。

雪是早上走的,當時我和她媽媽送雪走,然後就和她媽媽一起回去,正好他媽媽那天也沒事,回去的路上兩個人閑聊,順口問我中午去哪裏吃飯,我說我也不知道,于是她媽媽說要不去家裏吃吧,本來人家隻是出于客情說一下,我也推辭一下,但當時真的不清楚在哪吃,随口說了好。

結果她媽媽要去商場買菜,我才反映過來,忙說不了,但是前後矛盾的答話弄得我也不好意思,她媽媽當然是堅持,畢竟我最開始說要去得。去買菜吧,說是買菜,不過要知道,超市本來就是有蔬菜區,也有服裝區的,服裝對女人永遠有吸引力,結果就在服裝區留連忘返了,也罷,前幾天剛逛完,可能還沒有逛過瘾,接着來吧,逛街當然要試衣服了,那就試吧。

兩個人,她媽媽在試衣服,我當然就是參謀了。

沒想到,一逛就到了中午,怎麽辦,菜還沒買呢,于是,我們就決定在外面吃,吃得什麽不重要,重要是吃完了不用買菜了,我們逛街的最終目的沒有了,怎麽辦,經過讨論,最終目的再次确認,買菜,晚上到她家吃飯,買菜用不了那麽多時間,那麽下午繼續逛街,把時間浪費掉。

就這樣,我們飯後再次出發,殺到了專門買衣服的服裝一條街,一下午,終于搞定,買了不少衣服,這期間也有不快樂,現在也不知怎麽搞得,有的賣衣服的居然不讓試穿,沒有試衣間,她媽媽也在愁,我說大不了回家試,對衣服的喜歡戰勝一切,買了,現在的商家,真是一個學一個,好幾件都沒有試驗。

最後在采購一大堆之後,我們終于去買菜了,爲了獎賞我陪逛有功,她媽媽買了好多菜,弄得我直說阿姨不用了。

晚上,到了雪的家,就開始做飯了,我來打下手,我們邊吃邊聊,還喝了點酒,不過别誤會,隻有一點點,沒有什麽特别的情況發生,隻是聊得很多,她媽媽雖然我叫阿姨,但是隻比我大12歲啊,我們還不存在代溝。

我們邊吃邊聊,飯後再聊,可能她媽媽也沒有什麽可以多聊天的朋友吧,我們聊得很晚,聊到大概11點多,什麽都談,天南海北,大到人生理想,小到電視廣告。

「阿姨,我該走了,太晚了,謝謝你的晚餐」,「謝什麽,你也陪我買了很多東西,啊,衣服還沒有試呢」,「那就現在試吧」,話一出口我就後悔了,怎麽能在這麽半夜,讓朋友的媽媽在家裏換衣服呢,明顯的是換完給我看嘛。

還好,她媽媽隻猶豫了不到一秒就說也好。

然後就說你等一下就去換了。她媽媽一套套的換,真得很漂亮,我少不了贊美,但也給了不少意見,衣服和裙子褲子是單獨買的,還要不同的搭配,結果就不停的搭配互換,可能是我不是單單的贊美,而是給了意見吧,所以我們就開始讨論衣服的搭配,有個想法後,就去換出來,再讨論,發現衣服某些地方不爽,比如,腰在瘦點,改。

當然,僅僅是改小地方,畢竟不是做衣服的,不過改了以後真的更好看了,現在想來,看女人換衣服真的不能一味的贊美,适當的給出意見才最好。沒想到一試就是試到了2點多。

兩個人都累了,我要走,可很晚了,她媽媽說不行就在這裏吧,我也不知怎麽了,本來人家都是客氣話,我居然點頭,于是,她媽媽回房去,我就在沙發上,一夜無話到天明。

早上起來才發現,她媽媽已經去做早飯了,看到我說你醒了,我臉紅了,覺得有點丢臉,說對不起阿姨,我太困了,所以起來晚了,她媽媽笑笑,說沒什麽,吃早飯吧,問我有事麽,我說沒事,「昨天有件衣服不合适,今天一會兒去退了」,我說好。

陪她媽媽去退衣服,結果當然又是一天,就這樣連着兩天逛街,基本我就被累死了,在又騙了一頓飯之後我就回家了。

可能是陪她媽媽逛街買衣服,可能是陪她媽媽聊天,可能是我的印象還不錯,就這樣,慢慢的和雪以及她的媽媽逐漸熟悉起來,有時候回到她家去吃飯,我喜歡看科幻大片,她媽媽也喜歡,我一直很奇怪,怎麽女的也會喜歡科幻片,尤其是30多歲的女人,不過雪不喜歡,因爲雪家的家庭影院不錯,我常常租來片子到她家去看,雪會看兩眼就躲房間上網了,就剩下我和她媽媽兩個人看,看了之後還會評論,評論還會爲了劇情的理解辯論。

有的時候雪不在,我也會去看大片。她媽媽不喜歡到電影院,喜歡在家裏,據說是原因是可以看到不懂的地方可以暫停思考一下,想通了再看,我暈。

可能是我的逛街表現還可以吧,有的時候也會陪她媽媽去逛街買東西,其實主要是我會給出意見,當然,不少是反對的意見,其實我隻是說出真實的想法而已。

知道麽,陪女人逛街如果你能提出很多中肯的意見,尤其是不同的意見,會比較有吸引力的,她們會思考你的想法,女兒和母親的想法常常一樣,所以我想她們兩個人爲什麽不總在一起逛街原因就是如此,一家人會想到一起去麽,那不就等于一個人逛街了麽,但是我不同啊,屬于外人阿,有另外的想法阿,可以商量阿,所以,慢慢的,她們都喜歡和我逛街,卻不會她們兩個人去。

說實話,我還是比較有人緣的,我以前的很多同學的家長都喜歡我,當然也包括女同學,我以前上學的時候也會到同學家玩,那時候小,男同學到女同學家都會被懷疑早戀,我就從來不會,可能我長的安全?反正被同學恥笑爲醜,當然,我認爲他們是吃醋。

和雪也一樣,取得她媽媽的信任,可能和我的表現有關吧,也可能和她媽媽的逛街談話有關。我覺得我和雪家庭的關系越來越近了。日子在過,我們在生活,雪也在生活,依舊有很多人去追求雪,雪依舊拒絕他們。

然而,雪碰到了一個甩不掉的尾巴。那小子很有錢,其實是他老爸有錢,常常開着車來接雪,一個20歲的女孩,還在念大學,每天有很多人來接她,同學已經見怪不怪了,但是,開車來的還是讓人們議論,其實雪不喜歡他,覺得開老爸的車有些纨绔子弟的樣子,他人張的讓人一看就覺得很風流,不過對雪真的是锲而不舍。

每天都來找雪,雪拒絕了他好多次,可惜雪的同學喜歡他,總願意去,還要拉着雪一起去,雪實在沒辦法了,來找我,央求我去擋箭,我很驚訝,說怎麽不早說,雪說我工作很忙,不好來打擾我,實在不行了才來的,我告訴雪,沒問題,我每天去接她,雪說不用,一次就行,我工作也挺忙,我說不用了,我辭職了,雪很吃驚,問我怎麽了,我說是我發現了老闆和秘書的秘密,他開了我,不過好在我走的時候給了我一大筆遮口費,我說,我可不是卑鄙的人,我本來就不爽那個老闆,要走,沒想到我走的時候他居然給我大信封,我接到還不敢要,但他堅持要給我,我就要了,我告訴雪,明天我去找你。

放學的時候我去了雪的學校,這不是我第一次去,不過沒人認識我,因爲男生太多了,每人會去記誰是誰,但這次雪的同學就認識我了,我是直接走進雪寝室的,還沒有哪個男生敢這麽大膽,其實也不是不敢,主要是怕惹了雪,她生氣很厲害的,進了寝室看見雪正在生氣,我很驚訝,怎麽了,我走過去,雪的同學都用看死人的眼光看着我,在雪發脾氣的時候走進來找她的男生會死得很慘的,我坐到雪的旁邊問她出什麽事了。

原來,是一個男生追雪,弄得太轟轟烈烈了,那男生還有女朋友,女朋友搞得要死要活的,過來找雪鬧,弄得老師都知道,好像雪怎麽樣那個男生了一樣,結果老師認爲是雪搶那個女的男朋友,雪很恨别人冤枉她,所以正在生氣。

看到我來了,起身說:「走,回家」。雪是在學校有宿舍的,大學都要求住校,不過因爲雪的學校不嚴格,另外雪的家就在本市,所以不總在宿舍住,有的時候回家,有的時候在宿舍。我和雪走了出來,那個有錢的小子還在門口等着,叼個煙卷。

看到了雪就過來打招呼,不過看到了後面的我,他愣了一下,主要是因爲我幫雪拿着東西。雪看到了他,回頭叫我,「你快點走啊」,然後挽着我的胳膊。

那小子看到雪的動作煙都掉了,雪過去介紹說我是她男朋友,那小子不敢相信的看着我,然後變得很嫉妒的樣子。

結結巴巴問雪,怎麽有男朋友,雪說她從來也沒說沒有男朋友。眼神如果能夠殺人,我恐怕早就碎屍萬段了。

憋了好久,說了一句「你是哪的」,我說我是哪得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雪的男朋友,聽說你在追雪,我來看看是個什麽人物追我的女朋友,那小子說你憑什麽做雪的男朋友,然後我故作奇怪的說,我當不當雪的男朋友,好像和你沒什麽關系吧,謝謝你的操心,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希望你不要再打擾雪。

回過頭,攬着雪的肩膀,說:「走吧,回家,我和你媽說了,今天你會去住,你媽在家等我們回去吃飯呢」,我這句話一出,那小子一聽,我都見過雪的家長了,吓了一跳,恐怕是沒有想到已經到了見父母的地步,妒嫉的樣子更重了,看上去快發狂了。我沒有理她,摟着雪走了。

我說,走吧,去吃東西,雪問我,不是回家麽,我說我找你之前給你媽打電話了,她今天有聚會不在家,剛才我氣那個男生呢,雪笑了,說我真鬼頭。

我說走吧,我們出去吃飯,順便逛逛街,消消氣。飯後,我們在街上漫無目的瞎逛,聊着雪的學校的事情,我說,你都快畢業了怎麽還這麽多男生追阿,雪說,我怎麽知道,我說今天你真的生氣了,雪說她不怕别的,以前也不是沒有男生鬧過,關鍵是快畢業,怕鬧大了影響畢業證書。

更可惡那個男生看到老師就害怕,什麽也不敢說,弄得冤枉雪,好不容易解釋清楚了,還弄一肚子氣。我說,解釋清楚就好了。雪對男生的問題很頭疼,我說,誰讓你漂亮,男生肯定會追得。

雪說「張得漂亮就一定有人喜歡麽」,「當然,大部分男生都喜歡漂亮女生的,你漂亮,還沒有男朋友,沒人追才怪,要不你找個男朋友得了」,雪說,「今天你來了,我不就有男朋友了麽,以後應該會好多了」,「應該是吧」,雪突然眨眨眼睛問我,「你喜歡我麽」,我說喜歡,不喜歡怎麽會當朋友,雪說不是那種喜歡,是男女朋友的喜歡,我說不知道,不過看她像小妹妹。

不過現在恐怕不行了,雪問怎麽了,我說都把我當你男朋友了,我現在想說不是都不行了,以後我可麻煩了,雪說「要不你追我?」,我看了看雪「不是吧」,雪說:「我們關系也很好啊」,我看看雪:「你喜歡我麽」,「我也不知道,應該算是喜歡吧,要不我們交往看看?」,我笑了,我說,「我恐怕也不是什麽好人的」,「但是你是我朋友啊。很放心的朋友。」

說完了我們都沒有再說話,默默地走路,心裏對剛才的話反複的在想,我喜歡雪麽?我也不知道。快半個小時了,我們就那麽走着,走着,都沒有說話,走過了全部的商業街,走向回家的公交車站,坐公交車要到馬路對面,我們過了馬路,我對雪說:「我們交往看看吧」,雪看看我,笑了,「好吧」。

我和雪開始交往了,不過我們沒有其他男女朋友那樣的,親昵動作,最多就是拉拉手,攬攬肩,或者晚上我走開的時候簡單擁抱一下而已。不是因爲我們不想,隻不過看到對方就像自己的好朋友一樣,所有沒有太多的感覺。

我們還是和平時一樣,隻不過更加關心對方,她媽媽知道我們在一起的事情了,是講學校的事情,說漏了的,也不算說漏,就是講出來而已,我是不知道她和她媽媽怎麽說的,反正是說了,她媽媽也沒說什麽,不過我感覺對我更好了,可能是關系的更進一步發展造成的。

我現在沒有工作,她媽媽知道了,讓我到她的公司去,其實她媽媽的公司最近也碰到了一些困難,最好的業務員被對手挖走,反正我也沒有工作,就過去了。

幫助她媽媽一起工作,我工作的很賣力,因爲我和雪的關系,因爲我和雪的媽媽關系也很好,我更加的賣力,就好像給朋友的公司幫忙,肯定要賣力對吧。

晚上下班我常常到雪家去吃飯,然後再回家,有的時候陪她媽媽去買菜,然後一起回家。

晚上有的時候會一起讨論公司的事情,太晚了,我就睡沙發,她媽媽給我特意買了一床被子和一個枕頭,還有牙具,有的時候我睡在雪家要有用的。就這樣,半年過去了,公司慢慢得緩和過來,雪也要畢業了,雪一直在學校住校,準備畢業,反正回家也不願參加公司的事情的讨論,在學校準備畢業。

我和雪的接觸漸漸少了,也沒有覺得什麽,雖然是男女朋友,但是恐怕更多的是一個名稱,沒有什麽實際的東西。反倒是我和她的媽媽接觸較多,平時工作閑暇,一起去逛街,買東西,晚上一起吃飯,慢慢得更加熟悉,買東西我也會給很多意見作參謀,我們之間也常常談心,談工作,談理想。

很可笑吧,和一個比自己大12歲的人談理想,很天真吧。

那天,我和她媽媽一起談下一個大客戶,非常高興,連續熬了幾天幾夜,終于把計劃做好,簽下了合同,我們很高興,晚上,在家一起吃飯,也喝了酒,雖然我不喜歡喝酒,不過高興,就喝了,她媽媽很能喝酒的,不過可能因爲是疲勞外加興奮,也有些醉,我們坐在沙發上邊喝邊聊,慢慢的話題轉到雪的身上。

聊了很多很多,一個女人,在那樣一個年代,16歲的時候自己去打拼,周圍人的閑話,父母的不理解,親戚的鄙視,那種苦痛是旁人無法理解的,自己喜歡的人又懦弱得逃跑,打擊是無比的,我很理解她。

一個人堅持了這麽多年,她才36多歲啊,所有的輝煌的年齡都在不知不覺中逝去了,我們談到了愛,她媽媽不再敢愛,一次的苦痛伴随一生,無論如何是緻命的打擊,我談到了我的感情的曆史,慢慢的,她流淚了,我也流淚了,她變成了痛哭,我拍着她的肩旁,慢慢得變成抱着她,她哭得好傷心,20年的苦痛仿佛一下子都爆發出來,在我的肩膀痛哭着。

那一夜我們并沒有像小說裏面寫的發生了什麽,我們沒有發生不該發生的事情,甚至不知道自己什麽時候睡着的,不過我們卻是都睡在沙發上,早上醒來的時候,她趴在我的身上,我們好像同時醒的,當時都很尴尬,一下子分開來,她回房間洗漱去了,我在沙發上愣愣的。

過了一會兒她出來,打扮得很漂亮,很有朝氣,說要去逛街,我們就去逛街了。

走出來才發現,我的胡子忘了刮,我說算了,走吧。我們逛了好多地方,後來去買衣服,結果可能是我長得比較老,試衣服出來的時候售貨員說看你女朋友多好看,先生您也買一套男性的衣服吧,我們當時很尴尬,但也沒說什麽,交了錢就走了,臨走的時候售貨員還說,歡迎您們常來。

回家之後,又是看她換衣服。

我們的關系好像突然變得很尴尬,我突然覺得叫她阿姨很别扭,索性就不再叫她,需要說什麽不加稱呼直接說。

晚上,我留在那裏吃飯,走的時候,她送出門來,她第一次送我,我們在門口又聊了很久,才離開。

就這樣,我們仿佛變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沒事常常去逛街聊天,我沒有再叫她阿姨。

玲,我這樣稱呼她,我女友的媽媽,我不知道什麽時候變得喜歡和玲在一起,喜歡和她聊天,喜歡和她逛街,她很成熟,很有風采,我不否認我有戀母情結,但是那個男人沒有呢,成熟的女人會給自己很多的照顧和安全感,男人也需要安全感的,她很年輕,隻比我大12歲,歲月給她太大的壓力,實際上她沒有機會去年輕,當她哭過之後仿佛釋放了憋在心中20年的痛苦,情緒影響容貌是對女人是适用的。

她從來沒有和任何人說過她以前的事情,雪也沒有,不過她告訴了我,我們的關系更近了,成了無話不談得好朋友,是的好朋友,隻有好朋友才能分享對方的快樂和痛苦,也真正的互相信任。

她信任我,所以,我可以知道她内心的世界。

她在我面前有的時候會很年輕化,再加上她很漂亮,有的時候看上去就是20多歲,甚至看上去她像是雪的姐姐,我知道,她需要年輕,因爲從來沒有年輕過,有的時候我們上街,她甚至會快樂的像小女孩,我記得一次我說她,看你曉得,像個小女孩私的,不要淘氣了,她愣了,我知道自己說錯了,正在很尴尬,不過她說,是啊,我還沒有當過小女孩,沒有淘氣過。

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走過去,拉起她的手,說," 我們今天就年輕一次吧" ,然後,拉起她跑了起來。

我們氣喘籲籲的在人們奇怪的目光中跑過了好幾條街,沖進了一家迪斯科舞廳,瘋狂的扭了起來,半夜,當我們瘋狂過後,大聲的喘氣,走在馬路上,她看着我,說:「謝謝你,我從來沒有這樣開心過」,我笑笑,說:「你也從來沒有淘氣過」,她笑了,很妩媚。

我們慢慢得走着,過馬路的時候她看車的時候不自覺地拉着我的胳膊,然後很尴尬的放開,這時候我已經過去了,她放開我的胳膊的時候落後了兩步,也許真得很巧,有車開來,半夜的車都很快,我拉了她一下,躲開了車,她快摔倒,我扶着她,她倒在我的懷裏,我們能夠感覺到對方的心跳,我們當時身體很僵硬,不敢動,我用力擠出一句話「太危險了,你沒事吧」,她擡頭看着我的眼睛,我們兩個人臉貼得很近,甚至能夠感覺到對方的呼吸,慢慢的,我想她靠去,她也閉上了眼睛,我們接吻了。

良久,良久,我們兩個人唇分,我在大口大口的喘氣,玲也是,因爲這個吻對我們來說太震撼了,自從我上個女友無情的抛棄我以後,2年了,我以爲我的心已經死了,就算是和雪在一起,也是兄妹朋友多于感情,雖然我和雪是男女朋友,但是,我感覺那好像是沒有人可以做男女朋友找一個人充數的感覺,更多和雪是兄妹,沒有真正的感情的,雖然我們也拉手和攬肩膀,但也僅僅是如此而已。

而玲不同,她給我的感覺是發自内心的,這個吻讓我的身心都在震撼,我感到眼前禁不住得發黑,心髒好像要從我的身體裏跳躍出來,我無法控制自己的動作,我身體在僵硬。

玲呢,她也是一樣,後來我問她,她當時是什麽感覺,她告訴我,當時感覺,太陽黑了,宮殿塌了,身體沒有任何力氣,自己的心已經無法支撐自己已經疲憊不堪的身體,玲靠在我的懷裏,胸口快速的起伏,20年了,20年的苦痛,20年的青春,一個沒有愛沒有恨,麻木的活了20年的心,在那一刻,在那一吻中,融化了,被我融化了。

玲哭了,她努力的不想哭出聲音來,但從她顫抖的肩膀我可以感覺到她的悲傷。

我慌亂了,我慌手慌腳的托起她的臉,望着玲充滿淚水的眼睛,她也望着我,輕輕的,我吻着她的臉,一點點,将玲的淚水吻幹。

我感覺我要說些什麽,但是,欲言又止,我也不知道我該說什麽,安慰她,還是說愛她,我也不知道。

滿滿的玲停止了哭泣,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我。終于,我說,我們回家吧,玲輕輕的點了點頭。

我抱着她,她也抱着我,一起向家裏走去,慢慢的,玲的頭靠在了我的肩膀,我們就這樣慢慢的在路上走着,兩個人都沒有說話,我感覺到玲好像也要說些什麽,但是,我們都不知道應該如何開口,于是,我們都沒有說話,就這樣靜靜的走着,享受着這一段靜靜的感覺。我們在路上相擁着走了好久,到玲家了。

我多希望這條路永遠走不完,但是到玲家了。在門口,玲輕輕地說,謝謝你。

頭很低。然後,飛快的跑上樓去。而我,傻傻的在樓下站着,良久……茫然的走回家。

那一夜,我失眠了……

第二天,我到玲家去了,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去幹什麽,當我走到門口的時候,當我要敲門的時候,我的手在空中停住了,我要不要敲門,玲會是什麽樣子,我們之間會變成什麽樣子,我不知道,不敢想,猶豫了良久,我終于敲了下去。

門很快開了,是玲,玲穿着,随意的上衣,一點點地慵懶,好美,看到了我,她眼睛一亮,但馬上不好意思的地下了頭。我們在門口尴尬的站着,過了一會兒,玲輕輕的說,進來吧。我木納的走了進去。

我們在沙發上,都不知道該說什麽,空氣中充滿了尴尬。「你““““` 還好麽?」,我結結巴巴地說,「恩」,「昨天睡得還好吧」,「恩」,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麽好了。過了一會兒,我的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來,玲笑了,我也笑了,氣氛好像輕松了許多,玲說「我去給你做飯吧」,「好」,我說,玲的臉有些紅,去了廚房。

我走進廚房,看着玲在那裏忙碌,慢慢的,我看得癡了。

「喂」,玲叫醒了我,「在看什麽」,「看你」,又是一下下尴尬,「我們吃飯吧」,「好」,那一頓飯,爲了緩和氣氛,也爲了解除我自己的尴尬,我講了不少笑話,逗的玲不停的笑。

我們吃得好開心,吃完了,我說,今天,我來幫你刷碗。「好」,玲點了點頭。

我們在洗碗,準确地說是玲在看我洗碗,她的目光裏充滿了愛,我可以感覺到的,我看了看她,笑了笑。我們都沒說話。洗完了碗,我走向靠在門邊的玲,她的目光也癡癡的。我們互相望着對方,不知道該說什麽。慢慢的,我拉起了玲的手。玲有些手足無措,我也是。

就這樣,我們拉着對方的手,望着對方的眼睛,我可以感受到她目光中的愛,她也可以感覺到我的。

我們擁抱了,就這樣靜靜地抱着。很緊。我甚至可以感到身體的曲線,每一個部位。「我愛你」,我說出來了,我說出來了。這句話我早已忘記應該怎樣發音。但現在,我說出來了,我對她說「我愛你」。

「不行」玲推開了我。

「怎麽了」我驚訝的望着她,突然,我明白了,

「是雪」我說。

「對不起」玲說,「對不起,我“` 我不能愛你,我們不能在一起」

「爲什麽」

「你是雪的男朋友」

「可我和雪并不是那種愛,這你也知道的」

「可是……對不起。」

我沉默了,她也沉默了。我的内心很矛盾。

我拉起了玲的手,托起了玲的臉,「看我的眼睛。你和我都是成熟的人了,我們都知道自己在做什麽,20年了,你愛過麽,你愛我對吧,你不能欺騙你自己,你清楚我和雪的關系,你也知道我們沒有什麽。

我也知道我們很難面對雪,但是,如果就因爲這個原因我們去逃避,會後悔一輩子的。「

「可是,我比你大12歲」,「沒錯,但是我們卻是同一個屬性對麽?難道不是天意麽?」,「可是我是你的阿姨阿」,「你是雪的母親而已,小龍女也是楊過的姑姑啊,你不是小龍女,我也不是楊過,可我們就不能在一起麽,你就那麽注意這個稱呼麽,如果你是我的阿姨,那我告訴你,阿姨,我愛你」我喊了出來。

玲驚訝了,她沒有想到我突然之間那麽有勇氣。

「我是一個有女兒的人,一個老女人啊」,「那又怎麽樣,你并不老,你還沒有年輕過,你不想找到真愛麽,你不希望有個男人的肩膀可以給你靠麽。」

我說,「叫我,玲,叫我的名字」,我喊了出來,聽到我叫她的名字,玲身體不自然的顫抖,「強」,玲順從的叫我,「從今天你叫我強,而我叫你玲,你說你是我的阿姨,可以,你是我的阿姨,但是玲,你也是我的女朋友」,玲迷茫了,她大口大口的喘氣,不知道該怎麽辦。

「給我時間,強,給我時間面對好麽,不要逼我」,「玲,我不逼你,但我希望你不要束縛你的感情,敞開你的心吧,我等你」。我緊緊地抱着玲,慢慢的,我感到了玲的手也抱緊了我。那一刻,我感到我們的感情想決堤的洪水迸發出來,我們的身體擁抱在一起,我們的心靈也緊貼在一起了。

那天我們不停的聊天,但是沒有一句是關于我們之間的感情的,因爲我知道,讓玲一下子接受我幾乎是不可能的,愛情是急不來的。

畢竟,20年了,玲已經幾乎不知道什麽是愛,甚至是不會去愛了,我盡量的找一些輕松的話題,和我們的感情無關的事情,但卻又是和我們生活相關的,畢竟,雖然我們認識,但是如果做戀人的話,不僅要需要了解對方,還要了解對方的生活。更何況我和玲的年齡之差讓她更加需要了解。

我們不停的聊着,我給他将我小時候的事情,講我的家庭,講我的開心和不開心,講我的生活經曆,但是我沒有講我以前的感情,我認爲還是不要太急,畢竟,要給對方一定的考慮時間和考慮的空間。我們就這樣聊着,我在不停的用我的語言逗玲開心。

我知道,我們之間還有很大的差距,但我有信心将這些差距縮小,年齡不算什麽,電影電視劇裏不也常有演不同年齡在一起的劇情麽。

玲突然感覺到屋子裏面很暗,才發現天色已晚,我們不知不覺聊了一天了。

「呀,天黑了」

「是啊,都這麽晚了」

「我們聊得都忘了時間了」

「那不正好,聊完了直接該吃晚飯了」

玲笑了「貧嘴,餓了麽?」

「不」。

「那……」,

「我們出去逛逛吧」我提議,玲同意了。

我們要出去逛夜市,玲要去換衣服,「别換了直接走吧」

「不,我去換?」

「好吧」我無所謂,一會兒,玲換好了衣服。

玲出來的時候我眼前一亮,玲打扮得很年輕,其實玲本身長相就很年輕,平時玲因爲上班,雖然很年輕,但是打扮得還是很成熟,很有風韻,但是今晚不同,玲打扮得很小,幾乎看起來比我還小,我好高興,我知道,玲在接近我,她打扮得很年輕,是在盡量向我靠攏,我很高興。

那天晚上我們出去逛街逛的很高興,玲像小女孩一樣,蹦蹦跳跳,我仿佛看到了20年前的她,不是仿佛,就是20年前的她,因爲她的生命從20年前就暫停了。

我們拉着手,去不同的夜市,甚至跑到很遠的城市另一個區的夜市,好快樂。

我們去吃小吃,買些很便宜但很好看的小東西,直到夜市都散了才盡興。

回家的路上玲看着我,「我很快樂,謝謝你」

「那你喜歡我麽,玲」

玲不說話,「怎麽了玲,看着我,告訴我你喜歡我麽?」

我緊逼着問她,良久,「恩」,玲的頭低的不能再低,「你願意做我的女朋友麽?」

「恩」,我好高興,我感覺我全身的細胞都在膨脹,玲是我的女朋友了。

我托起玲的臉,看着她的眼睛,玲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看着我,那是一雙什麽樣的眼睛啊,飽受歲月和命運摧殘,已經疲勞不堪,我突然把玲緊緊地抱在懷裏。

我沒有說話,不過我知道玲能感覺到我的思想,因爲玲靠在了我的身上,她的身體在顫抖,我突然感覺到我的肩好重,不僅僅是玲身體的重量,而是我的肩上從此有了責任,一個必須讓一個女人幸福的責任,一個必須支撐起一個家庭的責任。

我的肩頭濕了,我撫摸着玲的後背,輕聲說,哭吧,不要吝啬你的淚水,因爲錯過了今天,以後你将沒有機會再哭,因爲我在你身邊,你将永遠快樂。

玲的身體顫抖得非常厲害,但就是不出聲,我知道她在忍耐。

良久良久,玲推開我,看着我,她的臉上全都是淚水,她笑了,看着我,說,「謝謝你」。

「我們回家吧」我說,「恩」,我拉起了她的手,回家。

雪沒回家,在學校,進了房門,她沒有開燈,我也沒有,門在我們身後慢慢的關閉,我看着走廊的燈光在門縫中逐漸變弱,「篷」,房間陷入一片漆黑,屋内很寂靜,靜的可以聽到我們的呼吸聲,玲的呼吸變得急促,我也是,不是怎麽,我們抱在一起,瘋狂的吻對方,我在撕扯玲的衣服,玲也在做同樣的事,我們從客廳到卧室,不停的吻對方,不停的撕扯對方的衣服,是的,是撕扯,我們都瘋狂了,直到我們兩個都沒有衣服在身上爲止。

我壓着玲,倒在了床上,在摔倒在床上的一刹那,我的胳膊撞了一下,疼痛讓我清醒,不知道爲什麽,我的欲火突然之間消失不見,我的動作僵硬,而玲還在我的身下扭動。

慢慢的玲感覺到我的停止,她看着我,雖然屋内漆黑,但我知道她看着我,我把她緊緊地抱在懷裏,重重的吻了下去,玲又開始迎合我,我們在接吻,是深吻,我們的舌頭在糾纏。

良久,唇分,玲的身體火熱,我知道我們都想要什麽,我依舊抱着她,「玲,我愛你」,「恩」,「你想給我麽?玲」,「恩」,「謝謝」,我抱着她,玲緊緊地抱着我,還在迎合我,「不要動,就這樣讓我抱着你,我知道你的心屬于我,謝謝!」

那晚我沒有要玲,我知道,玲是我的,她是我的,她的身體會給我,但是那晚我沒有要玲,我也不知道爲什麽,我們赤裸的身體緊緊地糾纏在一起,但我們除了擁抱和接吻,什麽也沒做!什麽也沒做!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