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一下,這是全文了,原稿是朋友提供的,我只是用來練習打字,原稿大概非常古老,有些字是我猜的,若有不符原文請見諒。

原稿提供者不喜出名,要我不提,你們自己猜!哈!猜到有獎,我最近OCR了一本書,花的時間比這篇雖少了很多,但字數卻是2.5倍,等元元安靜一點再貼出。

從六月十八日每天打約半小時,從一分鐘十二字,到現在約可到二十五字,雖和我的目標還有一點距離,但至少進步一些了,況且打字也不是我吃飯的傢伙,可以就好了,不是嗎?

喜歡的話,何妨鼓勵一下,閒話少說,看正文!
——————————————————————————–

一、初經此道杏花蝶蜂迷

晨起的太陽,將灰濛濛的天空,影成了金黃色,吐出了燦爛的彩霞來。

這別墅的四周時花,隨著蕩漾的秋風,送到了陣陣芬芳馥的清香,甜人心肺,醇人腦筋。

濃蔭如傘的叢葉裏,鳥兒也在唱著迎陽曲調,“吱吱喳喳”的清響入耳,這園裏的四週,都開始布滿著新鮮的朝氣,一洗夜來那沉沉靜靜的氣氛。

那座轟立在園子中央的房子,一層樓上靠東的一個室子裏,小窗子下,書桌對開,那張西式彈簧墊子的柚木低屏大床,一張扶羅傘帳,已經覆在一邊的床屏上。

床上軟枕,睡著一個樣子英俊,白淨淨最討女子歡喜的面孔,可是他的身上,覆著一張白珠被兒,所以看不到他的內容。

這張熟識的面孔兒,想諸位,定必是心理明白的呀﹗原來他這就是司徒雲生哩﹗

因為昨夜裏,他與杏花,蝶蝶鶼鶼,盡情綣戀,瘋狂地顛倒了大半夜,他又是初經此道的,身子未免疲勞,聽完了杏花敘述她的失去身子的經過後,兩人便互相纏擁,安然適意地,呼呼入睡。

這時雲生雖然是在夢中,可是臉頰上,不時發出了微笑來,似是他在作著甜蜜美滿的好夢呢﹗

突然的,來了陣“乒彭,乓彭”細碎而又密密的敲門聲響,驚破了雲生的好夢。

他張開了朦朧的睡眼,用手揉搓了一下,瞧見窗子上,正浮現著如錦的朝霞。

花園裏,陣陣的鳴喧清澈入耳,使雲生突然驚覺,自己身旁,還睡著有嬌小媚人的杏花哩﹗

他便突然回手,摸了身旁一下,但只覺到“杏姐”猶在,奈何伊人已去,不知在那時,離開了自己的懷裏而去,不由使他又回味起昨夜的情況,一縷甜蜜的微笑,便又從臉頰現了出來。

同時心理,變像大石離腔,輕鬆起來,便應到:“是誰人呀?入來吧!”

接著門兒一開,那現身入來的,原來是俏娘屋裡的使女“亞玉”

遂又問她到,“亞玉,現在是什麼時候呀?為何把門兒敲得如是之急,像是有天大事情發生的一般的,弄得人家做著的美夢,也被你驚破了哩!真把你恨死了呀!”

這時的亞玉,正在把房門關著,聽了雲生的說話,便把身子回過來,臉頰兒滿現著嫵媚的笑容,把一雙靈活的俏眼,瞧著雲生滴溜溜的轉了轉,柔聲的答到,“大少,現在是六時矣,因為老太昨夜吩咐,今早大少要上學去,著亞玉早些起身,弄好早餐給大少吃哩!我是來喚你起身呀!”邊說出話,邊行進雲生的床前,
——————————————————————————–

二 跨下一片稀疏烏亮的毛兒

雲生這張俊美白淨的面孔兒,襯起了他待人和藹,尤其是他對家人裡的,僕人,婢女,使媽,永遠是笑口常開的,從不曾厲聲呼喚與責罵,所以他家裡,那群男僕,婢女,使媽,都是心裡對這小主人,全是有著好感的,尤其是那群雌粥粥的婢女們,對著這一個,英俊魁梧,瀟灑大方,和藹可親的小主,誰個不為挹夢魂癲的,心理愛極哩!

有此原因,所是他們每是遇到雲生的時候,總是滿面媚笑的對他,而且還把這雙俏眼,像他透露出萬種柔情,那說不盡心理的相思,也盡在這點點凝眸靈活滴溜的眼珠子裡,吐露出來,不說司徒府裡,那一群“春心動矣”的小丫頭,全是為著雲生,片面的單戀著。

這時,亞玉行跟雲生的床前,白嫩嫩的臉頰上,又堆起了嫵媚的笑容,對雲生說到:“大少,快些起來吧!真的,時光不早了,你還要上學哩!待我把這張床子,值時好了呀!”

雲生聽了亞玉的說話,把左手一屈,看了看晚表,遂把珠被一揭,起身下床,雙手一舉高,腰肢挺了挺,口裡打了個呵欠,回過身子,問亞玉到:“亞玉,你返出去取水來呀?”

這時,亞玉正待俯下身子,執著被兒聽了生問她,便把頭兒朝起來,正想答他,可是一眼瞧見雲生的情況,不禁使他嫩頰上,飛起了點點桃紅,紅暈滿頰,把一個頭兒,慢慢地垂下去,可是他那雙俏眼兒,還是斜斜地瞧著雲生哩!

為什亞玉會發出這種現象來呢?原來雲生自昨夜與杏花,瘋狂了數度,在枕上又和杏花談說了許久,身子疲勞極甚,雙雙倦極睡去,忘記了穿回衣服,現在正時寸縷不掛,身子光光的裸著,因為亞玉俯著身子,將頭朝上望雲生時,眼光恰好看到雲生跨下的話兒,從那稀疏烏亮的毛兒中,露出了一白裡透紅的話兒,那話兒不但是長,而且是粗,可是從粗大之中。
——————————————————————————–

三 平滿而又富於誘惑性的少女胸部

而又沒有透露出筋來,尤其是那個龜頭兒,似球兒一般的,大得出奇,紅晶晶的色澤,邊緣有高高勃起,從剛裡,又帶著了柔,襯著雲生的結實身子,白淨淨的皮膚,似是這樣一個誘惑異性的赤裸身體,瞧到春心初動,滿腹艷思的亞玉眼裡,怎不使她心理怦怦然的,滿身發燥哩!

這時,雲生看到了亞玉這份情形,又見她那雙眼睛,現實還是滴溜溜的看著自己身子,便禁不住的,也看了看自己,祇見是全身赤裸光光的,沒有寸縷,由不得使雲生也是滿臉發紅,急忙回身床上,一把取過珠被兒,蓋著下身。

遂又看看亞玉,只見到他那一種答答羞人,嬌豔而又扭捏的模樣,那一雙俏眼媚珠,正發射著似火的春情光芒,注視住自己啊!

那張引人情渴的臉蛋兒,又罩上了青春艷艷的紅霞,酥胸前隔衣微聳著一對發育成熟的乳兒,堪容一握,襯托起那豐滿而又富於引惑性的少女胸脯,細肢小口,這一副動人的處女美。

不要說是這甜頭初嘗的雲生,就是那些自號所謂的,情場健將,蜜運能手的老雀,怕也會令到她,魂消骨軟,意迷心蕩哩!

似這樣的,又怎不教雲生心兒跳跳,慾火盈腔呢!

當下雲生被亞玉這種少女風度,引誘得他的色膽頓增,放著膽兒,用手摟住了亞玉的細腰,這時,亞玉微扭著身子,歎著聲兒,滴低的對雲身說道:“大少,請自重一些吧!亞玉身為下人,實不敢和大少戲弄的,假如這情形,一入於別人的眼中,後事如何,亞玉也不敢再想下去,大少,還是穿回衣服回去的好。”

雲生聽了他的話兒,又見到他的態度,正是欲迎還拒,知道這不過是少女的一種矜持而耳,遂又把亞玉抱起在床上,和自己一同倚著床屏,對他說道:“亞玉,不要說別的話兒吧,這別墅內的人,是數得出了,伯娘又沒這早時候起來的。
——————————————————————————–

四 癢得很呀!不要這樣吧!

現時!恐怕只有亞祥在花園裡洒香花而吧!這裡還會又誰人來呢!亞玉,你也是知道的了,大少素來是疼愛你們的呀!”

雲生邊說著話,邊鬆開了亞玉的裡衣,把手伸了入去。哎呀!這是什麼哩!

它比饅頭兒,還幼膩滑潤,不似饅頭兒棉軟,是緊緊騰騰的呀!不過從緊緊之中,又帶著了輕柔球兒一般的,剛好容納在手掌心理,這時的雲生,遂把手輕輕的捏弄著亞玉那兩團,比茶杯兒大,饅頭兒小的軟肉,弄得亞玉笑聲吃吃的,推著雲生的手道:“大少,你幹 麼的呀,把人家摸得酸癢癢的,難過得很呢!唔,我還是出去的好。”

說著話,身子用力,想睜開了雲生的摟抱,但這又何嘗是亞玉的心意呢!這不過是少女初經此道時,的嬌揉做作罷了,現時,亞玉的心理間,對雲生這種做作,正在是著望看哩!

突然,亞玉又感覺到自己那粒微微尖起的乳頭,被雲生的指頭拑住,摸摸搓搓不停地撚來撚去,身子即時有如觸了電流一般,從那麻痺裡,又帶了酸酸癢癢的感覺,使到她的身子,竟然會軟軟無力的,同時她那未經緣客的桃源春洞,似乎是打散蜂窩兒在裡邊一般,蟲行蟻走,捎癢非常,哎呀,還有水兒流出呢。

這裡連續來的幾樣感覺,使亞玉又想離去,又不捨得的一顆處女的小心兒,朦上了一片甜蜜蜜的糖衣,雲生這樣的一挑一逗,迅疾亢進興奮,只見亞玉身子一轉,伏到雲生懷裡,把那雙色情流露的俏眼,注視著他,笑嘻嘻的說道:“大少,你真頑皮,真會作弄人呀!人家摸得不自然極了,癢得很呀!不要這樣吧!”

雲生見了他這模樣兒,便知道他春心已動,而自己也正需要哩!同時見到亞玉瞧著自己的俏媚眼睛。
——————————————————————————–

五 半疑半信,睜開了騷情的眼睛。

迷濛成了一絲,嬌嫩的鵝蛋臉,滿佈紅暈,就是噴水的桃花,也不及他這樣的美麗,禁不住把頭低下,吻了吻亞玉的臉頰,又在他的耳邊,低聲說道:“亞玉,你愛大少嗎?”

這時的亞玉,把手緊摟了雲生,含糊地答道:“愛極了”

雲生聽了,便又問他道:“亞玉,你嫁過了人沒呢。”

他聽雲生這樣問他,越發的嬌羞無限地答道:“大少,我還未嫁過人呢!你這樣的問我,做什麼呀!”

雲生答道:“沒有什麼的,亞玉,你想不想嘗嘗嫁人的滋味呢?待我給你試一試,好不好?”

亞玉聽了,張開了咪著的眼,隨又閉上了,口裡吃吃的笑道:“大少,羞不羞,這話也問人家做什麼的!我不和你說了。”

說完,又把頭兒貼著雲生的胸前,嘻嘻哈哈的笑著,知道她的心理,是想極了,不過還是害羞不說罷,便又在亞玉的耳邊說道:“你這小鬼頭,笑什麼呀?若是未嫁過人,我就慢慢的給你弄,倘然是嫁過了人,我就像杏花弄的,一般的,弄到你般千樣的叫的出來呀!”

只見亞玉張開了騷矇的眼睛,半疑半信,滿臉驚奇的問到:“大少,你是和杏花來過這是嗎?怎麼又會弄到叫了起來呢?”

雲生笑微微的道:“弄到樂極舒適的時候。
——————————————————————————–

六 你要搓,正是去搓杏花的好了

那便自然的會叫出來了呀!不信?你就試試著,好嗎?”

亞玉聽了臉頰間充滿著騷意道:“大少我聽聞人說,女子初來這事時,是會疼痛的呢!那麼,你要慢慢的弄才好呀!不要把我弄疼了呀!”

雲生笑著道:“假如你真是未嫁過人的話,初來時,確是有點痛苦的呢?這不過是片刻的罷了,可是到了後來,那滋味兒,也就夠你回味了,來吧!”

說著話遂解開了亞玉的衣襟,只見到亞玉胸脯前,露出一對似粉搓,又像是玉石雕成的,白嫩淑乳,饅頭一般大,巧盈一握。

可是得說回來,發酵出籠的饅頭,那又及它這樣的,滑比羊脂,軟似海綿的,從軟中,又帶著彈力,真個是又白膩,又滑嫩,好不令人愛煞呀!最好要了雲生的命跟子,那就是乳兒光光,還微微的聳起了兩粒,紅得發亮的雞頭肉,直把雲生的慾火填胸,熱熱的在心理頭煎熬著,不由得又用手揉搓起來,祇覺到有點兒堅實,而且時瞬瞬的,滑不留手。

如此一來,把亞玉搓得腰肢亂擺,嘻嘻哈哈的笑著道:“好大少,不要這般作弄了我,你要搓,還是去搓杏花的好了,哈哈,揉得人家酸又疼的,連身子也給你揉得軟軟的呀,不好了!真會被你捏搓得破了呀!哈哈。”

雲生這時見了他這浪意騷情的模樣,便又說道:“亞玉,還是你的奶兒好玩呢!杏花的,因為又高聳,又漲大,似乎是又軟了點,一握上手,便會抖抖顫顫,蕩蕩遙遙的,哪及妳的圓實有趣呀!”

說著話,還把頭低下來,用口含吮著亞玉乳頭,只見雲生用舌尖子,一捲吮了片刻,亞玉祇覺得一股子說不出口的滋味兒,在心崁裡鑽來鑽去,連骨子裡也樂到了,兩條灣長的眉兒,也樂到疏疏的,一雙嫵媚的眼睛,也掩閉成了一縫,無限風情的笑道:“哎呀,大少,你這一下子,可把亞玉樂死了呀!想不到男子,
——————————————————————————–

七 哎呀,我可受不起哩!

真有這般好樂趣的,要是這樣,就是樂死了我,也是情願呢!”

說罷,連連的喘著氣息,雲生聽了,說道:“亞玉,好玩吧!比這樣再好的,還在後頭呢?你來不來呀?”

亞玉又是騷態似水,笑聲嘻嘻的到:“想,想,來呀!不要再吮吧!急死我了哩!好大少!快來吧,下面似蟻兒鑽一般的呀!難受極了,我可等不了呀!”

雲生見了她這樣,便知她情急以極,而自己也被她逗得焚火慾燒,遂鬆開了她的褲帶,退下她的褲子,短褲兒,正想退掉他鬆開了衣襟的上衣,只見亞玉還挺著腰肢,連聲的叫道:“就是這樣來好了,連衫兒也脫了下來,在白天裡,脫得光光的,怪難看哩!不要脫罷!”

但是雲生又那裡聽他的說話哩!無奈何,便把她脫得光光的,只見亞玉一身,白似羊脂,賽雪似霜,嫩嫩滑膩的肌膚,纖細挺直的腰身,聳圓結實豐滿的屁股,與及兩條粗圓的大腿,白嫩粉膩的酥胸上,覆著兩隻茶杯一般的淑乳,乳頭還有兩點寶石兒,還好一個可人兒呀!好似雪堆霜結的一般,這一身勻稱修妙,曲線動人的雞頭肉,勝似白雪之白,尤白玉之白,這時雲生見了,真是比什麼都可愛,端的曲線玲瓏。

雲生瞧到亞玉兩腿之間,那活兒竟是光光的,還未出毛兒,現時只有紅白相映成趣,似杏花的,還多了一撮毛兒,看著,看著,不禁使雲生有些兒心迷意亂起來,神魂飄飄的,跨下的陽兒早已經是發怒挺著,他兩人這時,全是說不出的又驚又怕,可是又捨不得的,這縷矛盾的感覺,一直輪迴在她的腦海中。

突然,雲生牽過她的手,使她握住了漲大硬熱的陽兒,只見亞玉把那雙只剩一縫的媚目,注視著這根玉筍,不由得口。
——————————————————————————–

八 你看那邊沿,堤基的一般高高起勃

裡說道:“唉呦,你這根陽兒,真是有趣!熱熱的,燙得我的手心,好不舒服,看呀!那個大大的頭兒,又嫩,又紅鮮鮮的,滑滑膩膩,像桔兒一般的,是多麼好玩呀!我這大的人,在今天才見到哩!”

邊說著話兒,邊望著雲生,臉頰上透露出色情而又嬌羞的笑容,用手指拑住了龜頭,不住的撥一撥,似乎又想到了什麼事情,身子軟軟無力的貼在雲生懷裡,說道:“大少,你這個又長又粗的陽兒,弄入我的話兒裡,挨呦,我可受不起呢!怕不要連我的小腹,也插穿了呀,我真不敢和你玩兒呀!這麼粗大的,洞兒也會給你撐裂的啊!”

亞玉雖然是說完了這話兒,但是她的手,還是愛不忍釋的樣子密密的捏弄著,引得亞玉更騷不可當,慾火蓬勃起來,那一股子的浪根兒,展現在眉梢眼角,與及滿頰飛紅,越玩越覺心理甜甜的,又吃吃的浪笑道:“大少,你這根陽兒,也真虧杏花哩!同樣是一個小小的洞兒,又如何的容納得下呀!唉呦,這紅晶晶的頭,大大的真要了人家的命根子呢,看你那邊緣,像是堤基一般的,高高稜勃,放入了洞兒裡,怕不要連肉壁也給刮碎了呀!唔,這味兒,真真說不出口的。”

雲生聽了她的一連串的騷浪語,給她說得淫興勃勃,便把亞玉抱起,躺在床的中央,忙伏了下去,說道:〔亞玉,你的洞兒給我看看可能把這陽兒容納得入否,好不好?〕

亞玉笑聲嘻嘻的道:〔唉呦,可羞死人呀!小便的東西也要看的,真是頑皮呀!〕

雲生道:〔不看看哪怎知道放得入這根陽兒呀?一會弄疼了你,你便會說,唉呦,好雲哥,這不是好玩子的呀,弄得人家怪疼痛的呀!〕

看見亞玉的俏眼,轉了轉,啪的打了雲生屁股一下道:〔不和你這張油嘴子說呀!我知道你是不過想看看吧!要看就是看呀!不三不四的胡說。
——————————————————————————–

九 紅似硃砂,艷比玫麗,玲瓏俏妙的兒穴

八道做什麼呢?〕

邊說邊把腿兒分開,還張話兒演了演,騷氣嬌聲的道:〔看呀!油嘴子!〕

這時雲生把手挑著她的洞兒,只見那兩片花瓣一般的胖胖陰唇,因為未經緣客的緣故,把洞口緊緊的堆迫著,雲生用兩手,分捏著唇兒的光光,翻了開來,看呀!

唉呦!直把雲生弄得是魂兒飄飄然,目迷五色,只見一紅一白,相映成趣的中間,那條紅似硃砂,艷比玫麗,淺淺窄窄的縫兒,真個是又玫麗又俏妙,紅鮮鮮的洞口,給那兩片薄薄的小陰唇,分遮著,竟然會合了起來,將指頭包著,隨著便見亞玉的屁股一縮,嚷叫道:〔唉呦,好雲哥,你這般的,做什麼呀!要弄就和我弄好了,摸得人家多麼酸癢呢!可要把我做弄死了呀!〕

說著,一手牽了雲生起來,和他頭並頭的躺著,她還把頭枕在雲生的臂灣裡,邊玩著雲生的陽兒,邊說道:〔雲哥,這個小洞,真能容納得下你這又長又大的陽兒嗎?可不要把我弄得怪疼的才好呀!〕

雲生這時正揉搓著她粉乳,聽了她的話,便又用手摸摸她的陰戶,祇覺到亞玉的陰洞裡,水兒已是流得濕濕的了,再看了亞玉,只見她朦著了那騷似水的媚目,臉頰兒紅紅的見到雲生看她,便演陰戶兒,伸了伸腰便道:“雲哥,來吧,我可等得急了呀!”

說著身子一轉,用手摟了雲生,嫩膩粉白的大腿,便纏繞著雲生的腰間,口裡唔唔喻喻的含糊亂呻,把那緋紅的臉頰,貼在雲生的臉旁,不時還張開了柳唇,亂吻著雲生,雲生見了亞玉的模樣,便知他卻以是情急到了極點,也就把她緊緊的摟住了,直著腰腿,把那陽兒湊了過去,但是哪裡能夠弄得入去呢?

亞玉未經風雨,洞緊客狡小不說,而且她
——————————————————————————–

十 唉呦!我可消不來呦!

還亂七八糟的胡亂交繞雲生,地勢不合適,任是雲生如何的,湊來插去忙亂了一會,總是不得著門路,弄得雲生心裡焦急,發著狠兒,把那挺直的陽兒,用力一插,不由得把亞玉怪叫起來,說道:“唉呦,你這急急的什麼呀?不行啦,怪疼痛的呢!唉呦,給你撞插得,把我疼痛死了呀!”

又見亞玉咬了咬牙根兒,肉緊緊的道:“雲哥,這樣子行不通呢,你還是爬上我的身子好。”

邊說著鬆開了摟抱雲生的手,把身子躺正過來,兩條大腿劈的開開的,那水汪汪的騷眼瞧了雲生一下道:“雲哥,這樣的,你還得要慢慢的來呀!切不要喉急急的呢!”

雲生便將膝兒,半跪在他的大腿中間,用手捏著陽兒,把龜頭對正了他的陰道將陽兒一磨一轉的擦著她那洞口及陰唇,無時,便把亞玉擦得身兒顫顫,臀兒搖擺,眼兒亂瞪,一縷說不出口的快感,傳入了她的心頭裡,直樂得她嘴兒喻喻,喘喘笑道:“唉呦,雲哥,是,是這裡了,不要擦呀!酸癢得裡面,像是蟻兒鑽,蟲兒行一樣呀!啊呀,難受極了,”

雲生這一摩擦她,那些作怪的騷水,竟然會陣陣流了出來,把洞口也湖得濕濕滑滑的,如此一來,雲生那個硬大的龜頭,使亞玉全無痛苦,只有感到說不出口的酸癢,與及甜蜜的境界裡,弄了入去,這時雲生,也是慾火煎熬得心兒發狠,暗道:“唉呀,可我捨不得她了,橫豎是初次的疼痛,她是無可被免的。”

思至此,便順著勢子,身子一伏下去,屁股是用力的一沈,一根陽兒,便滴溜溜的入了半截在亞玉那窄小的洞兒裡,只見亞玉,一反先前笑口依依的情況,變成臂兒顫動,身搖腰擺,腿兒亂蹬,口裡囔著痛:“唉呦,我可消受不來,呀!痛死我了,咦!怪痛唉!洞兒被你撐裂呀!唉,裂了。”

邊囔邊時將手用力撐
——————————————————————————–

十一 看他兩片像花瓣一般,紅鮮鮮軟膩的陰唇

著雲生的腰間,不讓雲生再把陽兒插入,小口依依的道:“好雲哥,不要這樣急進呀,疼痛得很呢!話兒裡給你撐得火辣辣的呀!就是著樣吧,你慢慢弄的好了。”

雲生聽了,又見到她眉梢皺起,痛苦的咬著牙兒忍受,氣息喘喘,雙手推著自己,那一種欲迎還拒的模樣兒,真是令人又愛又憐,而且自己的陽兒,被那狹窄緊暖的陰戶,夾得緊緊的,心裡只受到一種說不出口,而又令人銷魂的滋味,只好依了他的話兒,慢慢的一下一下悠悠的抽送起來,覺得亞玉的話兒,有比杏花的,另有著一番風趣。

雲生又從床旁衣櫃鏡裡,看到自己與她的身體,只見她那羊脂雪白,嬌嫩滑膩,浮凸玲瓏的香軀,使雲生越發的淫性大動,手不停的摸玩她那對嫩乳,不時還捏撚著兩粒雞頭肉,一面還亂吻她的粉頸,下面則是勤抽密送,著樣的,弄了好一會,雲生才覺亞玉那推著自己的手兒,也鬆開了,擺動不停屁股,著時也停歇了,且覺得她,來微微作勢的迎湊上,口裡消失嚷痛的低呼,轉變成為含糊的亂叫,粉臉上,那縷騷意的笑容,也就重現了出來。

她的手,也由推拒變作摟抱,雲生見了,禁不住低聲問她道:“玉妹,這樣弄,你還會痛苦嗎?”

亞玉微微的笑了笑,把媚眼斜逗了雲生一個浪情的眼光,吃吃的笑道:“痛是痛過了,過還有一些兒麻辣的呢!唔,好雲哥,你弄吧!”

雲生聽了,真是心花怒放,這句話兒,正是他渴望著呢!這時,雲生只覺得心裡甜甜的,像朦上了一層糖衣一般,底下便開使用力,漸漸的由頂至根,沒頭沒腦的抽插起來,即是弄得唧唧水響,床擊格格,看他那兩片花瓣一樣紅鮮鮮,又溫暖,又軟膩的陰唇,緊緊的含著陽兒,不歇的一吞一吐,而且是水兒四濺,像極了熟透的大蜜桃,被棍子插破。
——————————————————————————–

十二 不 ……痛了,快…………點來吧!

連汁兒也流了出來,弄呀,弄了一會,亞玉給雲生弄得他快活舒適,而使他漸漸地浪了起來,只見他腰肢用力,密密的將屁股往上演著,迎湊那插下的雞巴,頂抽送得亞玉,初時痛苦異常,繼則漸入佳景,在則浪浪騷騷,口裡也初時則唔唔呀呀,繼而唉呦喘叫,現目則是含糊浪呀,連連叫著道:“好雲………哥,快點吧,不………痛了呀,用力……點來……喔,唉呦,真是好………玩子呢!樂死了!”

雲生知她,這時候,正所謂苦盡甘來,得著了甜頭,也就真的用力插進抽出,如此一來,雙方都得著了奇趣,正是一個初嘗滋味,一個再次回甘來,兩人都是初生之犢,這一頓的狠幹猛弄,只見床帳震動,格格滴滴,小聲吱吱,時時沙沙,她還把腰肢扭動,舞動臂兒,朝著上面掀掀兜兜,迎來湊去。

雲生也是手不停的揉摸粉乳,口兒亂吻亞玉緋紅的臉頰,底下及抽猛插,床上肉光滾滾,突聞亞玉又連連嚷叫道:“唉呦,好雲哥呀!真想不道這玩意兒,端的有趣極了呢!癢………呀,連骨子裡,都酸到了,呀呀,快………快弄來呀,咦!你那龜頭兒,真要命跟子呀,那粒………粒肉兒,被你點的……怪適意唉,刮得我的腔道,樂意極啊!啊!來呀!”

這時,雲生也覺得亞玉的浪情,真不下於杏花呢!他們兩人,正似朝陽趣史裡,杏花是合得,亞玉是飛燕,思至此,由不得淫性蓬勃,用力的下下至根,著著貼肉,把亞玉那初經風雨的桃源,堆迫得小山丘似的,肉與肉相撞,迫迫拍拋,連亞玉的小腹,也捉撞得一起一伏。

雲生還在她的耳邊,低聲說道:“玉妹,和妳弄一個款式兒,好不好?”

她聽了,張開了她的眼,半驚奇,辦詫異的說道:“咦!好雲哥,弄這玩意兒,也有花式的嗎?那真是有趣極了呢!說給我聽聽吧。”

雲生看到了她這種騷進骨子裡
——————————————————————————–

十三 氣息唉唉,笑聲嗤嗤!

的樣子越發使他覺得心裡甜蜜蜜的,隨即說道:“花式兒,多得很呢,有在椅子上的,有企在地上的有躺在床口的,就是這般的睡在床中,也有很多款式的呀!呀,還有呢!那就是弄屁股般呀!”

亞玉聽了,無限神往的說道:“好雲哥,真是有多這花式嗎!同時,屁股也是弄得的嗎?唔!你這樣東西是和杏花弄過了,不然,你怎會知道這麼的花樣兒呀!哈哈,來呀!歇會兒,你得和我弄弄才好。”

雲生聽了,越引動了他的興子,便使出了勁兒,密密聳著,邊抽,邊說道:“好玉妹,你說我和杏花弄過了,真是冤枉死我嘛!這不是我想出來的呀,等弄完了,待我給些東西你看看,妳便明白了,不信?我現在和妳弄弄好嗎!”

這時候,亞玉正是苦盡甘來,得到甜頭之際,便把那騷似水滑的媚目,朝著雲生,浪浪的說道:“唉呦,好雲生,這時,我正得著樂兒呢!雪,用力點,帶前面弄過了,在和你弄別的花式好了,唉,來呀,癢得很呢!”

雲生也是給她的緊暖濺溶的話兒,箍夾得陽兒,密密的在她的陰戶裡,進進出出,直弄得兩人舒暢受用,骨軟筋酥,癢酸得全身像是融化了一般,飄飄然的爽快盡致,只聽得一片的,滴滴搭搭,唧唧吱吱,如那氣息喘喘,笑聲嗤嗤,又再的響了起來,亞玉留出來的騷水,連雪白床褥,也染濕了。

弄著,弄著,又突然的聽見亞玉叫了,唉呦!我的好雲哥呀!要不好了呢!死了,這滋味兒,我不會說出來呀,唉呀,尿水也被你弄出來,唉唉,來了呀!”

亞玉叫著,只感到自己的身體,係是放了開來的一般,慾火衝動得,連花心也開了,抵受不來,覺得自己的身子,微微的抖顫了一下。
——————————————————————————–

十四 一頓親薄,把我弄得落紅片片!

便有一團熱熱的水兒,由話兒的深處,洩了出來,由不得手兒用力,緊緊的抱著雲生,兩條大腿,也亦繞在雲生的屁股上,口裡只是唉唉連聲低叫。

這時,雲生有感覺到自己的陽兒,突被他的陰戶裡,來了一陣熱,知道自己也要洩了,便將陽兒用力的插入了她的話兒裡,再將小腹緊貼住亞玉,陽兒在裡面,跳動了一下,陣陣的陽精,便朝著亞玉的心花射去。

登時亞玉手足亂顫了一陣,不由得感到自己的身子,似是泥遇著了水,全溶散了,媚目緊閉,口兒微合,喉裡吐出含糊的低叫,只聽得是唉呦,死了,樂死了呢!以下便含糊不清,只是閉上了眼兒,回味著這種不常有,不易得的滋味兒。

這種滋味,就是執筆的人,也沒法形容得出來的,恐怕非要女人親臨斯境的領略過,也不能知道呢!

兩人互相軟軟無力的擁抱了片刻,各自起來整理殘跡,亞玉一眼看到了自己的跨間與及腿下,那話兒的洞口,點點腥紅和那騷水,混和著的,湖成了一片,不由得把眼兒,嬌微的斜視著雲生,萬種柔情的道:“雲哥,我保守多年的寶貴幸福,純潔的處女身子,今日一旦全付給了你,希望你切不可把我丟諸腦後,學那些牙籤大少一般,飽食遠颺,或是始亂終棄才好。”

說到這裡,又用手指了只跨間,說道:“雲生,你看呀,剛才遭受了你那頓輕薄,像是暴風狂雨摧殘鮮花一樣,把我弄得落紅片片,難為他竟然會這樣的狠。”

那俏眼子,溜溜的轉了轉,這模樣兒,真個是無限風情,連骨子裡,也酥透了,禁不住的一把摟抱著亞玉,雙雙躺下,隨手將那塊布兒丟入床底,連著在,軟枕底下,取出了一疊相片來一邊給亞玉。
——————————————————————————–

十五 誰個是“餓蛤吞龍”。“西施進寶”。

邊說著道:“給你看看吧!花樣兒多著呀,瞧你中意哪個呀!”

說著話,又用手撫摸著亞玉的粉乳,輕研慢撚的搓弄起來,亞玉隨即接了過來,唉呀只見亞玉看了,那平復過後的嫩頰,現時重又再次的緋紅,這疊相片裡的人影,果如雲生上先所述的一般,真是他平日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使他覺得又有趣味,又是神奇,青春的慾火,在她的心裡,澎湃洶湧著,又聽得他吃吃的笑道:“唉呦,怎看不出你這般文謅謅,竟會收藏著這一大疊的春意圖呢!哈哈,壞東西。”

說到這兒,亞玉又似詫異的神氣,把手搖擺著雲生的身子,問道:“好雲哥,這羞死人的事情,也會有人做出來嗎?”

雲生也是微微的笑答道:“玉妹,他們也不過是為了錢呀!有誰似你現在豐衣足食,又得著雲哥的疼愛呢!”

她聽了雲生的話,無限嬌羞似的,將身子軟軟地任貼著雲生,兩眼淫情溢出的注視著畫兒,口裡嗤嗤地笑著,雲生遂為他解釋著畫裡的意義,誰個花樣是:美女緩紗,西施進寶,玉女照鏡,那個又是,餓蛤吞龍,猛虎出洞,百鳥歸巢,與及所謂,金龍戲水,運手偷桃,暗裡侍郎。

亞玉突然看到一張,兩個女性假鳳虛凰互相玩弄的花樣,便是急急的問雲生道:“呢!雲哥,同是女子,也可以來得這麼的事情,啊啊,你看看,他兩人那話裡,還有陽兒插著呢!他們又從哪兒弄來的呀,看他兩人還是像玩弄得非常有興呢!雲哥,你快看呀,那個女子還把插在話兒理的陽兒,向上一撬一撬呢!快看吧,好雲哥,這一張花樣,是叫做什麼………名稱?”
——————————————————————————–

十六 這正是他們稱為“假鳳虛凰”的花樣呢!

雲生看到了亞玉這一幅浪章騷態,淫情盡美的模樣兒,不由得心裡又是飄飄然的,微笑答道:“玉妹,這張花式你覺得很是奇特嗎?這張正是他們稱為“假鳳虛凰”的花樣呢!他兩人用的陽兒,是膠製的呢!”

這時,亞玉看得眼淫淫,臉頰紅紅的,心迷意惘,順手乏開了那疊相片,呻了口氣說道:“雲哥,時候不早了我要出去工作了,不看了。”

邊說邊起來,穿回衣服,下了床,還把手抱住了雲生的頭頸,張開小嘴兒,吻了吻生便開門出去,在掩回房門的時候,亞玉還將頭伸入來,拋給雲生一個媚意的眼波兒,嘻嘻地笑了笑,也就關回了房門而去。

一日,雲生的母親,買了一串名貴的念珠回來,使杏花送往別墅給老太,這夜杏花洗浴後,步出花園散步,正在悠然自得,被那涼沁沁的晚風,吹撫得心曠神怡,穿著花徑而行,陣陣濃密的花香,隨著風兒撲入鼻管,越發的使胸清氣爽,胸腔泰然。

行著,行著,突聞背後有人呼喚自己,杏姐,杏姐之聲,清澈入耳,他便停了下步兒,回過身子看看,原來是這兒的亞玉,正密密的急走著自己,片時,亞玉走到自己的身旁,氣喘連連的說道:“杏姐,今夜如斯有幸,竟作步月之舉乎,昔者,李太白春夜遊桃園,有一篇夫天地者,序兒,杏姐今夜的步月,李太白死而有知,我想他也會在泉下點著頭兒,歎句,吾道不孤這一句話,我的好杏姐,我在後見你漫步而行,似乎是若有所思,我想杏姐今夜步月有感而做的文章,亦已經擬就腹稿了呢!讀給我聽聽如何?”

說畢,便彎著腰肢,吃吃的亂笑起來,杏花一聽她的話,又看到她的模樣,也被亞玉引誘得嗤嗤的笑著,不過他還伸過手兒,騷枕亞玉的腋下癢處,邊搔,邊說道:“亞玉,真不到你這小鬼頭,利口便舌得這般。
——————————————————————————–

十七 呦,羞不羞?你是想著什麼人兒!

厲害呢,這次,看我饒了妳才怪呢!”

說完真的將亞玉摟抱著,手兒不停的騷她,杏花這一頓玩弄,直把亞玉癢笑得花枝招展,身子搖擺似是風吹柳條一般,一雙靈活滑溜的俏眼,也笑得同眼水流了出來,口裡斷斷續續的不住求饒,杏花這手才停,不去弄她,亞玉氣喘了一會,才平復過來。

杏花微笑著問他道:“你這小鬼頭,那張油嘴子,還趕取笑我嗎?下次還是如此,看我不把你小鬼頭,騷死了的!”

不料杏花才說完了這話,亞玉斜了他一眼,還舉起手,劃著臉頰說道:“唉呦,好杏姐,我不過是說破了你的本心吧,唉,羞,羞呢!你現時心裡,是想著什麼人兒!”

邊說邊回過身子,直沿著花徑疾走,不時還回過頭來,向著杏姐扮個鬼臉子,哈哈的笑,把杏姐逗弄得又是恨,又是氣。

也就頓了頓腳兒,疾追著亞玉,這時亞玉沿著花徑,直走進別墅後面,離圍牆不遠的一棵合抱榕樹底下,氣喘得無法在走,便只好坐在樹腳下的草中,杏花也是走得胸口起伏不停,喘息連連的追到來。

見亞玉坐在草地上,不住把手揉著胸間,便一把的摟著亞玉,雙雙倒在草地,至不示弱的,你弄,我玩,兩人全是笑聲嗤嗤的。

纏了一會,才互相分開了來,各自用手攏攏,散亂的頭髮,兩人都是貼著身子,用背倚著樹身,半倚半靠的坐著,兩皆將是休息一下。

一會,杏花半嗔帶笑得問他道:“小鬼頭,早先我心裡,想著了什麼人似的,別的不說,就是我心間所想的人,你是怎是知道的,快說啦!你不說給我聽聽,唔唔,你看著吧!”

亞玉也是笑口依依的答道:“我們府裡的大姊王,你聽著好了,你心裡想的人,我不止知道他是誰,而且還知道你和他的………”說到這裡,又是哈哈的大笑不止。

亞玉這一頓到喉不到肺,半吞半吐的說話。
——————————————————————————–

十八 姣媚俊秀,惹人相思的處女美。

把杏花說得心裡癢癢的,好不難受,便低著聲音說道:“好玉妹,你真是全知道了麼?快說給我聽吧!把我急死了呢!”

亞玉聽了,便收著了笑聲,臉頰,現出了一片無限神秘的表情,把雙眼睛,閃閃的看著杏姐,柔聲慢慢的說道:“你聽的吧!你心裡想的那人,就是………”

亞玉故意的牽長了尾聲,杏花果然又急急的追問道:“快說吧!是什麼呢?”

亞玉道:“就是這別墅的小主人,你的雲哥呢!你和他那夜在這邊的書房裡,那些事兒,我也知得清楚明白呢!大鬼王,是不是?”

杏花聽了,他和自己雲生的秘密事情,竟然給亞玉,知道得一清二楚的,現時又對面的說了出來,不由的臉頰緋紅把亞玉摟到自己的懷裡,問她道:“好玉妹,這些事情,你又是怎會知道的呀!”

亞玉天真的道:“這是雲哥說給我聽的呢!”

說到此,似乎是說走了口,連快的含糊其詞,可是,那又怎能夠瞞得過機靈的杏花呢!

只見杏花的眼睛,轉了轉,又看懷裡的亞玉,是一個嬌小玲瓏,嫵媚俊俏,活潑天真,身子早已經發育完成,一身逗人憐愛惹人相思的處女美。

根據她說這一句話,杏花也就心裡明白,連忙的把他摟的緊緊,劃著臉兒,係是復一般的,羞她道:“唉呦,你這小鬼頭,還說我的閒話吧!你也是和雲哥有說不出口的事情羞吧!羞吧!”

亞玉究竟是年少天真,遭受了機靈由嘴的杏花,這一反攻過來,由不得露出了窘態來,只是將頭貼著杏花的酥胸,口理不住得噯噯連聲,嚷道:“唔唔,好杏姐,你這樣的笑我,我依嗎!我不依嗎!”

杏花見了亞玉這種天真的態度,禁不住心裡的愛,用手拍著亞玉的背部,連道:“玉妹,不要害羞呢杏姐是應你的嘛!快說給我聽聽,雲哥,有沒有輕薄
——————————————————————————–

十九 好比羊脂白玉,崗巒初起的粉乳。

了摟抱杏花的手,把那明眸,望著杏花,說道:“杏姐,這裡竟得很呢!回房間裡再說吧!好杏姐,今夜和我一床睡,好嗎?”

杏姐點了點頭,說道:“好的,玉妹。”

說完兩人便起來,手拖手的,有說有笑,一路行回房間去,兩人躺在上時,杏花又摟住了亞玉,問道:“玉妹,雲哥是在那裡和妳來的嗎?你可覺得痛苦嗎?”

這時候,亞玉有如依人小鳥的一般,緊緊的任貼著杏花,小眼睛一閃一閃地吐了出來,又恨,又怕,又不勝回味的眼光,柔聲說道:“杏姐,就是你和雲哥在你呢?亞玉聽說,鬆開這兒的早晨,我去喚雲哥起身的時候………”

接著便覆述上面那一段,這一段又溫馨,也旖旎的追述,與及亞玉出經人事時,那嬌啼低吟,婉轉承歡的情形。

聽杏花心裡,怦怦跳動,神往異常,一縷豔思慾火,也不禁被亞玉這一追述,用手解開了亞玉的衣扣,來弄著亞玉的小乳還拑住了哪粒鮮紅奪目的雞頭肉,不住的捏捏撚撚,邊把嘴吻著亞玉的臉頰。

邊說道:“玉妹,怪不得雲哥為你想迷了心啦!你自己看看呀這好比羊脂白玉,又似崗巒初起的粉乳,頂上還點綴上這小小的一粒肉丁香兒,那不教他喉裡癢癢的呢!”

亞玉被杏花,柔弄得非常受用,也解開了杏花的衣襟,摸著他的酥胸說道:“杏姐,你說說自己嘛!你的那是夠可愛呀,何止又高聳,又肥漲,又白膩,而且又是這般軟滑,真是剝了殼兒的雞春,比不上呢!真可惜我不是男子呀!不然現時這樣的摸弄著,阿!你想想,不是連魂遍體,也會飄飄然的嗎,啊!不!不!只可惜你不是雲哥,假如你是………唔這便多麼的快活呢!”

說時,一雙柔情的眼波,瞧著了杏花,這些說話。

使杏花聽了,T不住的感到心裡,有陣陣的甜蜜,E微笑著答她道:“玉妹,你也感到需要嗎
——————————————————————————–

二十 杏花取出了一條長大軟軟和豬腸兒一般的東西。

?這是容易的事情呢,現在杏姐也可以化做雲哥一樣的,和妳快活呢!”

亞玉聽說,初則使她莫名其妙,繼而見她那靈活的眸珠滑溜溜的轉了轉,便似明白的說道:“杏姐,是不是你要和我,來一幕假鳳虛凰的玩意兒呢!”

杏花聽了,吃吃的笑著,說道:“是呢!你真聰明,假如不是這樣的來弄聳一下子,消消這點火,不是說你,就是我也不能安然入睡呢!玉妹,你是怎樣明白的啦?”

亞玉嬌真的說道:“杏姐,這又雲哥說的呀!他還取出一大疊春意相片給我看呢!假鳳虛凰也是其中的一張呢!他還說那兩個女子用的陽具,是膠製的呢!”

她這一串妙語,竟把杏花引逗得哈哈大笑起來,一面用力將亞玉摟得更緊一面又嗤嗤的笑道:“傻人,假陽具,並非只有膠製的一種啦!給你看看吧!”

隨說隨在褲袋夾層裡,取出了一條長長大大,軟軟和豬腸兒一般的東西來,亞玉便接了過來一看,只見只用滑膩的熟紗所製成,裡面藏著一些硬梆梆的細碎東西。

便又詫異的問她道:“杏姐,這條東西,死死實實的,也可以當作陽具用的嘛!似這般的,有什麼為呀!相信你是騙我的罷了!”

杏花聽說,不出一聲的下了床,取過桌上的開水瓶,倒出些水在盆裡,把那條豬腸似的東西,放下盆中,便又在上回床上。

滿現神秘的說道:“玉妹,等一下你就明白的了,現時,我們隨著性子,玩玩吧!”

邊說邊用手解脫了亞玉那條短褲子,自己也匆忙的脫去了衣服,兩人全是脫得光著身子,亞玉瞧杏花的話兒,和自己一樣,不過他是多生了一撮,烏亮的毛吧!

同時,他那兩片陰唇,沒有自己的緊發,遮掩著陰戶軟軟的微笑著,可以隱約的見到了,那條紅鮮鮮的陰道腔口,不過杏花的話兒,因為他豐於肌肉,哪話兒現時看著,活像三春季節裡,熟透了的大肉桃,漲大的飽滿聳起,那條消人魂,蕩人魄,迷人心意,糊人腦筋的縫隙,玲玲瓏瓏,又似極肉桃的部面,加以陰阜上那些小草,遮得掩掩映映,這一個千人迷,萬人醉的好去處,不要說是同性的亞玉見了全心砰跳動,假如是男子們看到了,不使她門頭暈目眩,被這繽紛數色的話,引得他神魂顛倒,意亂神迷,這才怪嘛!

不提亞玉心裡,有此想像,且說杏花也看到了亞玉的話兒,覺得是長圓扁扁,豐滿飽漲,那花瓣似的兩片陰唇,大有房門似的,緊緊遮的徑道,陰唇的邊緣,純脂一般的彩色,鮮紅得有如玫瑰的俏麗,嬌豔悅目,現時像是微開的花蕊,禁不住伏下身來,用雙手掰開了兩片陰唇,唉呀,這更不得了呢!

裡面硃砂,一般的顏色,那條僅容窄小的陰道,雖然是曾經緣客,履足於此,現時尤是花蕊含苞,不過是開放少許吧,有此緣故,越顯得滿湖皆春,陰道受了滑潤,猶如牡丹滴露,腔到雖然滑膩,可是肉壁,天生成了微皺,交接時,雙方得到的奇遇,便由陽物抽出插入,和這些皺疊擦刮著,所得到的呢!

看著的杏花,這時再將面低下了些,便看到那腔道深處,有一粒拇指頭大的肉核,因為杏花的頭,與亞玉的話兒,相貼逼近,呼吸的氣息,便吹著亞玉的陰道,吹得亞玉,感到腔到裡癢癢的,那洞口便會一收一放,一合一開的跳動起來,杏花見了心想,似這樣的一個,丁丁香香的小桃園,雲生的陽具,自己嘗過了,亞玉這個小陰戶,又怎容納得下呢?

思至此,便問亞玉道:“玉妹,你是初經此事,雲哥那條粗大的陽具,插了入去,你真的不覺痛苦嗎?”
——————————————————————————–

二一 陰阜上那些小草,覆遮得掩掩映映。

亞玉臉頰緋紅,低頭的答道:“杏姐,我未和雲哥來的時候,見了他的陽具,我心裡也慌呢,雲哥才把陽具,弄了入去,便撐滿了我的話兒,痛得我連眼淚,已流了出來,他還摟住了我,不住的將那條陽具,在我的話兒裡,出出入入的抽送起來,唉耶!當時痛得我,真是苦不能言,直而得發狠,咬下他的肉呢,不過他邊玩弄著,邊在我的耳邊,低聲的安慰著我,你想想,我那股子狠勁,又怎能發的出來呢!我經她這樣的玩弄些時,唉呀!”

亞玉突來這一聲,把正在聽出了神的杏花,嚇了一跳,隨即半嗔帶笑的,罵亞玉道:“你可是做什麼呢?說得好好的,你又唉呀,唉呦,的鬼較起來,連我也給你嚇驚了呢!”

亞玉也給杏花罵得笑了起來,續說下道:“杏姐,真是作怪得很,我給雲哥弄了片刻,裡面的水,便流了出來,水經一流出,我的痛苦,便漸漸的減少,而致消失了,反而會酸癢起來呢!到後,雲哥每一抽送,我便受用非常,他越抽得密,我的樂趣,便越發增加,這滋味好,我也說不出給你聽呢!”

杏花聽了亞玉的話,他的心裡,也會發癢起來,又眼看著亞玉這個迷人洞,一股子慾火,使她衝動得有些忘了形了,禁不住的把隻指頭,探了入去,輕輕的一挖,但覺又軟又暖,似是一團棉花,包沒了自己的指頭,不過棉花團,也沒有這般的有趣吧。

亞玉給杏花不歇的,探探挖挖,退出探入,有時候像是陽具一般的插送,條又突然抵住了他的陰核,輕輕揉擦,也覺得他的鮮紅陰道,有如巫峽峰溪,曾經春雨,水一陣陣的流了出來,亞玉給杏花弄得閉上了媚眼,掀著了小嘴,像是很有味,無限回甘,又如遭受了俏脾。

亞玉這時的表情,似足了我們男子理髮時,給理髮師取耳,嘗到的滋味一般,這時的杏花,也是眼裡流騷,紅暈滿頰,
——————————————————————————–

二二 紅鮮鮮的陰道,有如巫峽峰溪,曾經春雨。

一面挖挖掏掏,掏了又挖,一面又嗤嗤地笑著,挖呀!掏呀!只弄得亞玉腿柔身顫,連生嚷叫道:“唉呦好杏姐呀!你可是想便我的命根子,挖掉了吧,你看看,連騷水汗珠,都給你掏出了呢!唉呦,妳挖著我的核子了,雪,杏姐你好,把他挖了出來吧,咦,你是做死嗎,把我掏得這般模樣。”

杏姐聽說,一時興起的將指頭抵經了他的核子,不疾不徐慢擦了一陣,掏挖得水聲,吱吱唧唧,亞玉被他弄得難過極了,只把雙腿用力的夾實了杏花的手,口裡唉呦連聲的,嚷怪叫起來,一把牽了杏花,伏在自己的身上,雙腿雙手,便用力的交纏著杏花。

杏花這時,也是興子大動,話兒漲得萬分難過,於是便把話兒抵貼著亞玉的桃源,都個白雪雪,粉膩膩,豐滿圓聳的大屁股隨即旋旋轉轉,輕擦力研,腰肢款擺,肥臀掀動,互相磨轉起來。

底下的亞玉,也回過手兒,摸弄著杏花的大乳,也是用指頭,用力的摩擦著,他兩人這一合體,床帳也會的的搭搭依依呀呀,連聲的響了起來。

雪白的肥奶,也是上上下下的不停震動,夾雜了杏花與亞玉的氣息咻咻,喘喘低呻吟,不時還會唉呦連嚷,像是磨著癢處一般。

於是,這間室子裡,頓時的,又充滿了無限春意,在這種同性相戀的細碎情調響中,突聞亞玉叫道:“唉呦!好杏姐呀!這玩意兒,又好弄,又新鮮呢,比和雲哥弄著的,又不同了,和雲哥玩弄得到的樂趣,像是吃糖果一般的,從那種甜蜜舒暢的受用裡,還有些兒辣辣的疼痛嘛!呀!咦,杏姐,你這時弄得我,像足了吃糖檸檬,感覺倒是酸酸癢癢的嗎,呵呵,杏姐,用力點磨嘛!癢得很呢!”

亞玉呼叫完了這幾句話後,真的像是吃糖檸檬一般的,只見他媚如笑,嘴兒依依,喉裡含糊。
——————————————————————————–

二三 屁隨即旋轉轉,輕擦力研,腰肢款擺,

暗暗的亂叫,杏花只是暈紅了臉頰,媚眼裡,吐出了浪意騷的目光,氣息咻咻,白膩的酥胸,起伏不停,這大概是他做主力的緣故吧,這一頓的兇狠拉鋸戰,他兩人,全是劇烈的摩擦,只見床幕無色,燈火無光,噹噹叮叮的漲鉤做響,唧唧吱吱的水兒共鳴,捷捷咿咿之極聲附和,拍拍迫迫之撞相應,與及亞玉一片的淫聲浪語,喘喘呼叫,他兩人真是得意忘形。

突然,亞玉叫道:“杏姐,慢來呀,我才要將息一下子才行,你那假陽具,我還要玩弄一回,試看呀!”

說著話,便將身子倒轉了些,讓杏花躺下,於是兩人便互抱身軀,將息了片時。

亞又是興子勃勃的問杏花道:“杏姐,你那條假陽具,可以用了嗎?快取來和我用一下子。”

杏花聽說,笑著的取笑亞玉道:“唉呦,倒看不出你這隻小妮子,會有這麼騷浪的勁兒呀!怪不得雲哥也給你弄上了哩!”

亞玉給他取笑得羞紅了臉子,半嗔半笑的要不做他,兩人又互相嘻笑了一會。

杏花吃吃笑著道:“好了,好了,不要這樣的呀!待我和妳玩弄一下,消消水兒,好安安穩穩的睡覺!”

隨說隨下床取回了浸在水中的假陽兒,杏花還給亞玉看看,說道:“玉妹,這可以弄得罷,這是我們女子的活寶哩,你看看,只是這一根小東西,假如方是會弄的話,也便可以弄出種的玩意,玉妹,我想你是需要吧!”

亞玉看到的,只是一條八吋餘長,寸把粗細的玩意,現時浸了這一下的水,不似前總是死實實,現時是全條呀軟裡帶柔屈縮自如,裡面硬梆梆的細碎小東西,全會發漲起來,軟軟的撐滿了,又聽杏花這般的說,把他的好奇心,引動起來。

便問杏花道:“好杏姐,真是有這麼多的玩意麼?那麼,你和我全弄好嗎?”

杏花聽了,將舌頭伸了伸出來,說道:“唉!我的好玉妹,
——————————————————————————–

二四 當當叮叮的帳鉤作響,吱吱唧唧的兒共鳴!

你這小浪袋,杏姐沒有這麼大的勢力,來和你弄一遍了呀!你這麼猴急急的做什麼呀!慢慢來來了,不要多說吧,睡好一些,待杏姐和妳好好的,暢弄一下啦!”

說完,便自分開兩腿,慢慢的將假陽具,插入了一半話兒裡,留一半在外,如此一來,杏花便由雌,一代而變做雄。

他還似模似樣的,分開亞玉的雙腿,將膝蓋半跪,用手掰開亞玉的陰唇,將假陽具的龜頭,插入了亞玉的話兒,身子跟著伴下去摟住他,腰肢用力,屁股慢慢的動起來,無何,便將那條長大的假陽具,兩人各含一半,杏花便做主動,發出了勁兒,抽送玩弄,亞玉也是屁股密密的迎前起來。

只看他們我擁你抱,你扯我拉,此插彼迫,彼送此抽的,哈哈嘻嘻,活像是粉蝶翻飛起舞,又似飢渴的餓馬奔槽,各自把纖腰款擺,互相將腿兒亂撐,望望他兩人的肚下,那一條假陽兒,分插著兩個戶兒,出出入入,吞吞吐吐,雖是虛凰假鳳,卻像是介有其事的一般,只見兩人弄得,嬌呻喘喘,粉乳搖顫,還不時將那騷得水的媚目,互相注視,臉頰滿現著暢快受用的微笑。

Tags: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的酒店領班
我為兒子選淫妻
公寓管理員
超淫的兩姊妹
我在KTV張開大腿,含著雞雞給人騎
快樂家庭俱樂部
合租房子的故事
我的短髮淫蕩女友
3p的年少事蹟
老爸,對不起!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