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的朋友可能通過小說《紅岩》知道那時的中美合作所內曾關押著一些共產黨女犯。當時的國民黨怎樣對這些女共黨施刑逼供的情景,小說的作者由於「階級感情」原因沒有在小說上使用。

再說在小說出版的那個年代,若如實地登載這些素材大有宣揚「資產階級色情」之嫌,故作者忍痛把這些精采的素材束之高閣了。在改革開放的今天,這些塵封久遠的材料終得以公諸天下,望各位看官不要僅以色情的眼光來看待這久遠的故事。

筆者主要選取了較有代表性的四位女共黨,她們是江雪琴,就是被叫做江姐的那位,還有比較活躍的孫明霞和成崗的妹妹成瑤。另一位未在小說中露面的是因為她當了所謂叛徒--許雲峰的秘書上官倚雲。

由於她們都是死頑固,徐鵬飛根據她們孤傲的性格,修改了以拷打為主的審訊方案。

審訊人員全部都換了相貌粗俗難看沒有受過什麼教育的,而且命令是只要能夠讓她們交代,任何手段都可以使用,盡情地羞辱而從精神上擊垮。這樣那些「審訊專家」忿忿地沒有了用武之地,只能躲在旁邊偷看西洋景。

狗熊當上了審訊組長,而他的上司楊再興只是副組長,他高興的不得了,心想:對付幾個娘們還不容易,命令又是沒有任何限制。平時審訊女犯要有女預審員在場,不許這,不許那的。這回可要好好的露一手了!於是他馬上提審了江雪琴。

「知道妳該交代什麼嗎?」狗熊拍著桌子。

江姐看著山區老農似的狗熊,心裏一陣厭惡:「當然,上級的名單我有,下級的姓名我也知道,不過…」

「不過妳媽那!」狗熊打斷了她。「不給妳點顏色看看,妳不知道馬王爺三隻眼。來啊,把這女共黨給我扒光了。」

「轟」的一下三個看守衝了上去。

楊再興暗暗竊喜,處長曾經也想扒光了江姐,可後來還是沒扒。他看著江姐尖聲叫罵掙扎著被剝得一絲不掛。

江姐羞辱地蹲在地上,緊緊遮擋著胸部和下陰,臀部緊抵著牆角,躲避看守們貪婪的的目光,知道叫罵沒有任何用,便低頭不語。

「怎麼,怕看吶?說了馬上給妳衣服。」見江姐半天不語,狗熊來氣了:「好,你嘴硬不是嗎。來,把她給我晾起來!」

看守們熟練地把江姐手腕和腳踝骨分別綁在一起,把她掛在了牆上。

這樣,江姐的大腿八字體地叉開,下身向外送出來,腿間的一切暴露無遺,身體的重量完全靠脊骨支撐著牆面,痛得她直咬牙。可是女人的全部隱秘毫無遮掩地裸露在幾個色咪咪的看守面前,羞辱的感覺使得她幾乎昏過去。

但這才是開始,雖然江姐已經二十八歲了,但由於她是共黨的幹部所以身體保養得很好,皮膚白皙,乳房雖略下墜,但還算豐滿。

一個年輕的看守還是第一次看見裸體的女人,興奮地湊過臉來想仔細地看江姐的陰戶。他突然大叫了起來:「組長,這娘們怎麼這麼臊臭啊!」

看守們哄笑起來。由於被捕兩個月一直沒有洗過澡,江姐的身體確實很難聞。

「想看還怕臭啊。」

「不是,我覺得她是城裏的娘們,身上應該沒味兒的。」

「這娘們的奶子還行,挺鼓的,奶頭黑了點。」

「我操,B毛可真夠多的。」

「哎,你看她的屁眼還往外翻吶。」


聽著看守們大聲地議論著自己的器官,江姐知道自己的肛門也暴露出來了,加上這個土頭土腦的農村小伙子居然還嫌自己惡臭,羞辱得江姐下意識地想夾緊下體,不料卻招來一通哄笑。

「嘿,看她的黑屁眼還在往裏縮吶。」

「我看是想挨操了吧。」

「哈哈哈…」

江姐咬緊牙關一聲不吭。可是狗熊的聲音令她的皮膚一陣發緊。

「行了,先給她洗洗,洗乾淨了再玩她。」

於是,開足的水龍頭朝江姐的身體一通亂澆。當然是猛衝陰部和乳房。狗熊把水管插進江姐的嘴裏灌了一陣水,惡毒地說:「等會兒讓這娘們當眾撒尿!來給你們幾個沒見過女人的小子過過癮吧。」

幾個小看守當然對女人的身體感興趣,他們圍住江姐「晾」在半空徹底展開的赤條條的身體,開始撥弄陰戶,揉捏乳房。乳房被大力地揉捏,乳頭被撚轉、拉扯;陰毛被撥開,揪住大陰唇死命向兩邊扯,以觀察陰戶的內部。

江姐被這樣搓弄了近半個小時,直到狗熊發話:「甭急,只要她一天不交代,你們就能玩一天。怎麼樣啊江雪琴,快要撒尿了吧?是坦白呢還是當著大家撒尿?」

由於剛才被灌了許多水,江姐此時的確尿意很急。雖說已經一絲不掛地被眾男人這樣辱弄了半天,可要她當著他們的面撒尿卻是死也不能。江姐緊閉著嘴,不吭一聲。

狡滑的狗熊心中有數,他不慌不忙地指揮著。

於是兩只夾子夾住了江姐的大陰唇,然後栓上細繩在她的身後繫緊。這樣江姐的大陰唇被最大極限地扯開,陰戶呈一個大大的O型。一只毛刷在小陰唇中央上下刷動;捆成一束的幾根細竹絲不急不慢地捅紮、撥動著江姐特別突出的陰蒂;另一只寬毛刷則在肛門和屁股溝、大腿內側刷動;兩只乳頭也被指頭捏起徐徐地撚轉。

「看著,一會兒這女共黨就會發情給你們看的。」狗熊得意地說。

由於這樣的姿勢赤條條地面對幾個男人,加上膀胱內的壓迫,江姐無論怎樣努力忍耐也無濟於事,她的臉彆得通紅,可是小陰唇內側不由得開始滲出亮堂堂的淫水。

「看吶,她的穴流湯了。這就是想挨操的表現,看看一個女共黨是怎麼當眾發情的。別停,繼續刺激她。」狗熊繼續指揮。

江姐的陰戶上的淫水愈來愈多,竟然順著陰戶流到了肛門上。陰戶也不由自主地開始蠕動、抽搐。她緊咬牙關,拼命想忍住但無濟於事。陰部、乳房都漲大起來。

「看老子的!」狗熊用指尖鉤住江姐的陰唇向下拉,使她的陰道口完全暴露,接過那束細竹絲不停地輕啄江姐的陰蒂。漸漸的江姐的陰戶開始向外鼓脹,陰道口慢慢的張開,然後有節奏地一開一合。她的陰戶上佈滿瞭亮堂堂的液體。

「看見沒有,這就是女人撒尿的地方。等會兒她還要撒給你們看呢。」

狗熊手中的竹絲急劇地啄著江姐的陰蒂和尿道口周圍。江姐的陰道口逐漸充血、發紅,更加張開,陰道也慢慢的張開竟一點一點的擴張開成一條管,連陰道深處的子宮頸都隱約能看見了。年輕的看守們很有興趣地看著江姐自動打開的陰道內一環一環的溝圈。

「這女人現在已經騷得要命了。本來她的穴是重門疊戶型滿不錯的,可惜穴眼太大了。看著!」

狗熊突然食、中指夾住江姐的陰蒂,用力搓揉起來。江姐在這強烈的刺激之下陰戶開始痙攣,陰道中湧出大股的淫液,整個身體也哆嗦起來。

「哈,見過沒有?這就是女人騷透了的發情樣子。」狗熊得意了。

由於當著眾多男人達到了高潮,江姐羞愧得不得了,但是身體卻不聽指揮,抖了好久才停下來。但尿意卻更加強烈了,她知道自己的陰戶完全張開著,若是撒尿會清楚地被這些大小看守看見,所以拼命想彆住。

看著江姐不住抽搐的陰戶,狗熊知道她快忍不住了:「娃兒,可見過女人尿尿啊?」

「見過,見過我家鄰居小女娃兒…」叫憨蛋的小看守話還沒說完,就挨了狗熊一脖拐。

「哈哈,你這憨兒。我說是女人…哈哈!」

狗熊叫大家一起來看江姐撒尿。

江姐在眾多男人的圍觀之下,終于忍不住了。她淚流滿面地當著眾男人尿了出來。極度的羞辱,使得江姐昏了過去。

等她被涼水澆醒時已經是躺在一張大木案上了,身上仍赤條條一絲不掛。

「怎麼樣啊,表演得夠不夠?說了吧。」狗熊手執長木棍,捅著江姐的陰部。

江姐不再試圖遮擋乳房和陰部,她一聲不吭,一動不動。

「娘的,還想被玩啊?」狗熊示意看守拉開江姐的雙腿。

江姐的兩腿就那樣叉開,暴露出陰部,沒有絲毫遮擋的意思。連尿尿那樣的事都當著眾人做了,在他們面前江姐已經沒有了羞恥的恐懼。

「媽的!」楊再興一皮帶重重地抽在江姐的陰戶上。江姐疼得夾住雙腿,兩手捂在陰毛上。

「娘的,給老子扯開她的腿,老子要抽爛她的穴。」楊再興咆哮著。

沒等看守上去,江姐她自己把雙腿屈起分開,露出陰部。楊再興又抽了一皮帶,江姐疼得立刻並攏了腿,可隨即又自動地叉開來。

江姐的陰戶被抽打得腫脹發亮,乳頭也被刺了幾十針。除了疼得受不了時嚎叫幾聲或打幾個滾外,她一句話也不說。

狗熊和楊再興交換了一下眼神,無奈地令看守把江姐押回了班房。

第二天,江姐又被帶到審訊室。

「看見沒有!」狗熊指著屋裏七八個小伙子,「如果再不說,我就讓他們輪著操妳,操死妳。」

江姐忽然開始自己脫衣服,把自己脫得一絲不掛,默默地站立在狗熊的桌前。

狗熊簡直沒有任何主意了,他看著江姐的裸體發愣。

江姐的屁股很大,但又扁平。肚子上已經有了贅肉,下面密匝匝的長滿了黑漆漆的陰毛。奶頭周圍的乳暈顏色也很深。看著使自己原本以為很容易立功的希望成為泡影的這具赤條條的身體,狗熊咆哮起來:「操你媽,給老子爬到台子上趴著,老子要把你的屁股打成四瓣!」

江姐知道掙扎反抗都是沒有用的,默默的爬上了那個大木頭案子。

在江姐上去的過程中,恰好一個姿勢是她屁股高高的撅起,而她的雙腿又是分開的,映入狗熊眼簾的是江姐那毛匝匝的陰戶,外翻的小陰唇暗褐色,肛門周圍的黑暈也那麼一大圈!狗熊一陣眩暈,抄起竹板死命地朝江姐那肥白的屁股掄去。

江姐屁股上的肉被打得一陣亂顫,不多會兒,屁股就血肉模糊了。

「去,去。你們拉她去輪姦,只要不給操死就行。」狗熊氣得頭昏腦漲,「沒見過,這叫他媽的什麼人呀!」他嘟囔著回宿舍去了。

等他回來時,江姐已經被看守們幹得動不了了。這些久未嘗到女人味的小伙子把江姐輪姦了一天一夜,非本組的看守也乘機換著班的來幹,有的還幹了兩次。

狗熊的心裏異常煩燥,「其他人給我滾!把她衝洗乾淨了。帶孫明霞!」

孫明霞一見到臥在一灘水中一絲不掛的江姐那青紫淤血的屁股就嚇得渾身發抖。她是大戶人家的小姐,今年二十三歲。為了追一個共黨小白臉也參加了共黨,這次是和她的小白臉一起被捕的。看著她害怕的樣子,狗熊竊喜:這個該容易對付些,從她身上搞出口令來也不錯。

狗熊一拍桌子,幾個看守上去就扒孫明霞的衣服。孫明霞亂踢亂蹬,幾個耳光上去,趁她發懵時把她扒了個精光。

兩個看守架著孫明霞的胳臂,孫明霞雖然嚇得嘴唇發白,滿臉是淚、渾身顫抖,嘴卻哆哩哆嗦嘮叨個不停:「你們不可以這樣侮辱人家,幾個大男人欺負一個女人,扒人家的衣服,真不要臉。簡直是…嗚、嗚…」

狗熊看著這個赤條條的女人。到底是小姐出身,皮膚非常白嫩,乳房還結實,乳頭的顏色暗紅,乳暈還不很大。底下稀稀拉拉沒有幾根陰毛,從她的體前就可以清楚地看見陰戶中央的那條溝。就是那個屁股十分的巨大,大腿又粗又短,因為囚服肥大沒扒她之前還看不出來。狗熊越看越來氣,「把她的腿扯開,把穴露出來。」

「哎呀呀,不可以!你們不可以這樣下流的。那裏能看女孩子的那個地方!」孫明霞立刻大叫起來。儘管她拼命掙扎,還是被抬到台上,扯開了兩條肥腿。

孫明霞的陰戶基本上沒有毛,顏色只比膚色略深,短短的,小陰唇縮在裏面,整個陰戶很光潔齊整。

「老闆!」憨蛋叫起來,「這只穴比那只好看,你來看。」

狗熊恨不能先給憨蛋幾個耳光。

孫明霞還在傻叫:「別,別看!不要看我那裏,嗚…你們太流氓了!」

「不看妳的穴,可以!妳要告訴我口令藏在哪裏。」

狗熊示意看守先拿一塊破布蓋上孫明霞的陰部。

「不能、不能告訴你。」

「不說的話妳的屁股就會給打成那樣。」楊再興指著江姐淤血的屁股。

「哼!」孫明霞把頭一昂,「打屁股也不告訴你。」

「好,給妳他媽的試試!」

於是,他們用鋼針紮孫明霞的奶頭,又用竹簽紮陰戶。孫明霞大小姐的那種又狠又膲的呆勁被挑了起來,雖然疼得她尖聲嚎叫,可就是沒口供。

「看來光打沒用!」楊再興悄悄的對狗熊說,「還是慢慢的來吧。」

孫明霞不多的幾絲陰毛已經被拔得一乾二淨,陰戶腫得像個饅頭。乳頭也腫得好似兩顆大棗。可是僅僅過了一天,她身上竟然恢復如常了。

狗熊不甘心,繼續提審孫明霞。

孫明霞真是又硬又發賤,「怎麼啦!還是要把我扒光?」她挑戰似的。

「給你吃屎。」狗熊氣得亂發著狠。

不料孫明霞卻嚇得軟了下來,「不,不!不吃屎!」她又哭了起來,「我自己脫光還不行嘛?」她真的脫光了自己的衣服,「打屁股也行,就是不吃屎。給你們看這裏也行,就是別讓我吃屎。」她主動叉開雙腿,可憐巴巴的露出無毛的陰戶。

「誰稀罕看你那爛穴!來,給她吃屎。」狗熊還真的讓人弄來幾節大便,硬給孫明霞的嘴裏塞了一塊。

「嗚,嗚!」孫明霞哭著嘔吐,「不吃,就不吃!嗚嗚…也不招。」她狠起來真硬,傻起來又好像個孩子。

「牆角撅著去!要不然還給妳吃屎。」狗熊沒辦法,讓看守們隨意先羞辱孫明霞,他和楊再興出去商量對策去了。

「撅就撅,有什麼了不起!嗚嗚…」孫明霞自己來到牆角跪撅下來。

「喂!屁股翹高一點兒。對!腿分開點兒,好!就這樣。」看守踢著孫明霞那巨大的屁股。

「哎,你說這女人光著屁股,對著咱們露著穴,撅這兒,是不是在勾引咱們吶?」一個看守摸弄著孫明霞的乳房,她的乳房十分柔軟,乳頭早已緊縮成小硬疙瘩了。

「我看這女共黨是在勾引男人,你看,她的屁眼都露著呢!」另一個也過來湊趣。

「瞎摸什麼?別胡說了,誰稀罕勾引你們這些國民黨敗類,哎喲!」孫明霞傻呵呵的插嘴,屁股上重重的挨了一皮帶。

「不想勾引男人,妳脫得光光的,屁眼一縮一縮的撅這兒幹嗎?」

「誰屁眼一縮一縮的了?」孫明霞暗自用力夾緊了下身,卻不敢併上腿,忍不住還要爭辯,「誰脫光了勾引你們,還不是你們把人家扒…」

想起今天是自己主動脫光的衣服,她語塞了,仍在嘟囔,「人家要是不脫也沒你們勁大,還不是得被你們扒光?」

看著孫明霞肥大的屁股和叉開的腿間光潔無毛,微微裂開的陰戶和那菊蕾般蠕動著的肛門。看守們忍不住開始刺激她了,他們像作弄江姐那樣撥弄孫明霞的乳房和陰戶,扯開她的陰唇,在陰道口用毛筆不停地刷著,同時用指尖刮蹭她的陰蒂,還向她已略漲開的陰道裏灌了些水。

恐懼挨打和當著許多男人被玩弄私處的雙重刺激,使得孫明霞不一會兒陰戶上就淫水四溢了。

「看,還是想挨操了吧!水都順腿流下來了。」看守們起勁地搓弄著孫明霞。

「不是,根本不是想…那個什麼。是你們使勁的弄人家,人家忍不住,沒辦法。才不是想和你們那個呢!」孫明霞懵懂的辯解。

「少廢話。自己把穴扒開!少不了人操妳。」

孫明霞真的怕他們又打她或往嘴裏塞大便什麼的,心想這樣被幾個農村來的又髒又醜的看守玩弄雖說羞辱,但也不能反抗。反抗也敵不過幾個大男人。於是老老實實地背過手,使勁扒開自己的屁股,屁股溝幾乎被拉平,使得陰戶和肛門更加突出。

「喂,!看看。」

一根粗大的滿是硬刺的黃瓜捅了一下孫明霞的臉。

「拿這個捅進你的穴,妳願不願意?」

「說不願意你們就不捅了嗎?」孫明霞心想,「再說被你們輪姦,肯定還不是早晚的事」。雖然嚇得心裏哆嗦,還是說:「捅吧,我願意!」

「哈哈,還挺聽話。」看守重重地捏了一把乳房,但仍進一步逗弄她,「你說捅你何處?」

「捅我的…」孫明霞還從未說過那個字,她猶豫著。

「哎喲,哎喲。疼死了。」奶頭被重重的捏了好幾下,「別掐了!捅…捅我的穴,捅我的騷穴。」

就因為說出這個字,孫明霞的陰戶上又湧出許多淫水。

看守得意了,粗大的黃瓜插入了孫明霞的陰道,並唧唧作響的抽插開來。由於孫明霞的陰道比江姐狹緊得多,黃瓜拔出時總要把她的陰唇帶得翻出來一節。已經從江姐身上學到性經驗的看守看見孫明霞的小陰唇被帶入翻出的情景抽插得更起勁了。

這種一般女人無法遇到的劇烈緊張感與刺激使得孫明霞的情緒也產生了變化。從她的手上可以看出,扒開自己陰戶的手漸漸的在用力,陰唇被她自己更加扯向兩邊。當另一根黃瓜插進她的肛門時,她已經無法顧及到自己的身份和所處的場合,禁不住發出了呻吟。知道在這麼多男人的圍觀下,自己被肆無忌憚地玩弄陰戶,而且感覺到陰戶已經有了很大反映這一事實,特別是知道自己的肛門也完全暴露給他們,並且第一次、而且是當著眾男人的面肛門被插入異物。孫明霞突然不能自制了。

看守忽然覺得手中的黃瓜被孫明霞的陰道死死地夾緊抽不動了,他低頭一看,見孫明霞的屁股正急劇地顫抖,他猛力拔出被陰道緊夾的黃瓜。孫明霞的陰道口抽搐著一股一股湧出大量帶著血絲的淫水,孫明霞把屁股繼續向上撅起,肛門口還露著一點黃瓜頭。隨後那肥白的屁股漸漸的落下來,孫明霞癱倒在地板上。

良久,孫明霞才恢復過來。想起自己竟然當著大家作出不可收拾的情景,孫明霞的臉羞愧得緋紅,無論如何低頭不語了。

看守見孫明霞又要成為江姐第二,急得想抽她。

狗熊的聲音響了:「把她就這樣光著屁股送回班房去!」

「別、千萬別!在這兒怎麼弄我都行,就是不要把我光著屁股送回去!」孫明霞聽見狗熊的話觸電似的彈起身來,隨即又精赤條條的跪下哀求著。

「那妳就招了不就完了?」

「不、不能招。也不許你們把我光著屁股送回去,也堅決不招。你們若是真的把我光著屁股送回去我立刻自殺。」孫明霞激動的乳房在胸前不住地顫抖。

「怪了,妳就那麼怕被光著屁股送回去?不送妳回去妳就不自殺?」

「你們甭管。不信你就試試!」孫明霞一直迷茫的眼睛此時露出一片凶光。

「娘的,又是一個得花慢功夫的。」狗熊心想,「不過…」狗熊又有了新主意,「若是把這個娘們訓成這樣也有用。對、就這樣辦。」狗熊給看守們暗授機宜。

「好了,保證不把妳光著屁股送回去。」

孫明霞聽到狗熊這樣說,眼睛又恢復了那種迷茫。

「喂!」看守繼續逗弄孫明霞,「剛才聽妳說,只要是在這裏,怎麼弄妳都可以是嗎?」

「當然,我不順著你們也辦不到,你們還那麼狠的打人家,嗚…」孫明霞又哭了起來,「還拿針紮人家,刺穿人家的乳房和那裏。不聽你們的行嗎?廢話!」

除了孫明霞的屁股實在是太大了些,腿短粗了些,看守們還是覺得她比那個一堆死肉似的江姐來,有意思得多了。反正老闆發話要用慢功,看守們樂得逗弄帶些傻氣的孫明霞,心裏甚至不希望她招供。再說她那絲一般白嫩的皮膚摸起來的確爽滑,加上她那短短的小陰戶看上去也同小姑娘似的,幹起來一定爽!於是逗弄繼續下去。

「喂!妳想一下,我們接下來會怎樣弄妳呢?」問話的看守握住孫明霞的兩只乳房揉搓。

「能有什麼新鮮的呢!還不就是把人家扒光了打。要麼就是擰奶子,摳下面?!還有…對了,別讓人家再吃屎了,太臭了。還有我想被你們輪姦,恐怕接下來是免不了的了。還能有什麼呢?」孫明霞認真地想著。

「你也太小看我們了。這裏是何處?是中美合作所!等著吧,不招供有妳受的呢。」

「行了,別跟她囉嗦。過來,我問你:這叫什麼?幹什麼用的?」一個看守拿著細棍戳孫明霞的乳房。

「你是想聽下流話吧?告訴你,我也學會了。聽著:這叫大奶子,是讓你們男人揉著玩的。也可以抽它,它們能被打得跳起舞來給你們看。這是奶頭,是讓你們揪哇、捏啊和擰著玩的。」孫明霞懂得順著他們能少受一些罪。

聽到孫明霞這樣回答看守們很高興,繼續道:「這裏呢?」棍子捅著陰部。

「這是穴,臭騷穴。挨操用的吧。」孫明霞答道。

「妳那肥腿夾著,看不見。把穴亮出來。」

「又不是沒看過!折磨人。」孫明霞哼唧著,還是拉著陰阜部位向上拉起。她的陰戶本來長得就靠前,她再一拉扯,整個陰戶就完全露出來了。

「好,不錯。轉過去!」棍子捅上了屁股。

沒等問,孫明霞就說道:「這是大屁股。我的屁股是大了些,不太好看,可是你們可以打屁股玩呀。再說我的屁股很軟,你們打的時候屁股上的肉會亂顫的。還有等你們從後面操我的穴的時候,趴在我的軟屁股上會很舒服的。怎麼樣,這樣回答你們滿意了吧?哼,不就是幾句下流話嘛,誰還不會說!嗤。」

「嘿,妳還來勁了。彎下腰。快點兒。把屁股扒開,屁眼露出來,使勁扒。對,就這樣。接著說呀!」看著順從無比的彎腰扒開自己的屁股的孫明霞,他們開心極了。

孫明霞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不過她馬上想起了剛才看守們用黃瓜插進自己的肛門的情景,馬上說:「這是屁眼,屁眼也能挨操。也能被你們用大雞巴插。」

「娘的!」看守們沒詞了,大家的慾望也被挑動起來了,「老闆剛才說能操,開始操她吧!」

「喂,姓孫的。我們可要開始操妳了啊,願意嗎?」

「啊?你們這麼多人都要…唉,願意。」孫明霞無奈,「在何處操啊?」

「別急。」看守們抬來一個床墊,「上去!等妳挨操的時候嘴不能停,告訴你挨操的感覺,聽見沒有?」

孫明霞知道他們是不可能放過自己的,而且還必須順著他們。所以等第一個看守趴上身來時,她馬上哼叫起來,「哎呀,太好了,大雞巴進來了,插進我的騷穴了。你的大雞巴真大呀,操得我舒服死了。哎喲,操死我了。」她的雙腿被看守扛上肩,再壓向她的身體,使她的臀部懸起來,陰莖豎直向下直入陰道。旋即那看守跪在她的腿間。

「啊,抽我的奶子了。使勁抽,讓我的大奶子給你跳舞。啊,真舒服。真會玩兒命,別人抽耳光,你卻抽我的奶光。」雖說孫明霞心裏極其恐懼,但被數名大漢圍著姦淫的刺激和他們拿她根本不當人的態度,使得她的陰戶湧出極多的淫水,加上第一個看守的精液。以至第二個看守上來,讓孫明霞側臥著屈起上方的腿,陰莖頂在她濕滑的腿間,順利地向她的肛門插進去。

「哎喲!」孫明霞立刻大喊,「太好了,開始操我的屁眼了。我說過,屁眼是可以操的。哎呀全都插進來了啊。使勁操,使勁操我的屁眼。啊,操屁眼跟操穴一樣舒服。啊,不,比操穴還要舒服。來讓我用屁眼使勁的夾緊你的大雞巴。」孫明霞一面獻媚地叫喊,一面收縮肛門的肌肉。這看守立刻射精了。

在孫明霞淫聲的哼叫中,看守們大多沒堅持多久就射精了。一個早就自摸過的看守,把孫明霞翻過去趴下,騎坐在孫明霞粗壯的肥腿上,陰莖朝那粘滑的腿間插入。

「喔!對。打我的屁股,使勁打。使勁打我的屁股!屁股上的肉是不是在顫動?我的屁股太大,不好看,你使勁的打出出氣。啊,你的大雞巴真長,我都要被你操死了。」

看守想快快的射精,可一時出不來。急得他拼命的抽打孫明霞的屁股。屁股被打的通紅浮腫。

「啊,打屁股真舒服啊。打屁屁,我的屁股都被你打燙了。哎呀真會玩,摳我的屁眼,舒服死了!讓我摸摸掏進來幾根手指頭?呀,三根。還轉著圈掏屁眼玩。你真行!真淘氣,那麼捅進四根指頭到我的屁眼裏試試!哇,四根指頭都進來了,都進到我的屁眼裏來了!啊,摳得我的屁眼癢死了。騷穴裏的大雞巴不要停,使勁操我!來,現在來操我的屁眼吧。」孫明霞扒開自己的屁股。看守粗大的陰莖一下子捅進了她的肛門。

「來,操一下屁眼再操一下穴。哎喲,就屬你最會玩我了!真好,怎麼想到的,一面操人家的屁眼一面摳人家的小穴?哎喲,還會摳子宮上的小眼眼,酸死我了。操死我了!」孫明霞指揮著那小子的陰莖輪番插入陰道和肛門,插進肛門時讓他摳掏陰道。

插入陰道時又叫他摳肛門。沒多久他就射精了。

孫明霞漸漸的聲音小了下來。看守們仍興緻勃勃地幹著她。他們把孫明霞癱軟的身體抱起到身上,陰莖進入她的陰道,另一個插入她的肛門。孫明霞有氣無力哼哼,「操…操死我…」

看守們試著兩根陰莖同時插進孫明霞的肛門,他們成功了。又試著一齊插進她的陰道卻沒能成功。

「嘿,等著操江雪琴的時候重試啊,那娘們的穴大,準能成。」

看守們只剩下憨蛋了。他把孫明霞拎進水池,仔細地偏體衝洗。涼水一激,孫明霞也稍微恢復了一點氣力。她馬上媚笑著:「啊,還有你沒有操我吶。還給我洗白白,謝謝你。快點來操我的小騷穴吧。我的小騷穴專門是為給你們取樂的。對了還有我的屁眼,也等著你來操呢,好好的玩弄我吧,快點給我你的大雞巴。快來嘛…呃。」

孫明霞的媚聲哽住了。原來憨蛋露出的陰莖超級巨大,尤其是龜頭,足有可樂瓶那麼粗。

「怎麼,不願意我操你?」

「…哪裏…怎麼會…」孫明霞怕得要死,強笑著,「大雞巴操起來肯定更加舒服。我喜歡你的大雞巴,真好。」孫明霞忍著不讓自己發抖,「先…先操哪個洞洞呢?屁眼?還是穴?」

「站在地上,然後趴桌上。老子先要幹你的小屁眼。」

孫明霞用力放鬆下體,扒開自己的屁股,「哎喲,哎呀…」孫明霞疼得差點昏死,憨蛋那超大的龜頭正往自己肛門裏頂入。雖然肛門剛才已被看守們數十次地插入過,甚至兩根陰莖同時進來過。但還是無法承受憨蛋的超級巨砲。「哎呀,舒服死了。我的小屁眼要被你給捅爛了!啊…」

看守們看著憨蛋的龜頭的最粗部分快要進入孫明霞的肛門了。孫明霞那淡褐色的肛門上的皺褶被撐開、展平得發亮了。

「嘿嘿,怎麼樣?!」憨蛋猛然拔出陰莖。孫明霞的肛門竟被帶得發出開瓶似的「砰」的一聲,肛門張開成一個黑洞,不能閉攏了。

「有你的,再進去啊。」

「好,再來。」憨蛋再次插入。孫明霞肛門周圍的肌肉急速地顫慄著,只見她齜牙咧嘴,滿臉熱淚。巨大的龜頭徐徐地沒入了她的肛門。

「怎麼樣,小女共黨?老子的大雞巴操得妳舒服嗎?」憨蛋摟起孫明霞的身子,「來,揉一揉奶子。」大手按下乳房揉捏開來,陰莖已經齊跟插入了孫明霞的肛門。

「啊,舒服死了。」孫明霞終於緩了一口氣,龜頭進到肛門裏面,撕裂般的疼痛緩解,只覺得下身火燒似的,她繼續獻媚,「我的小屁眼最喜歡那麼大的雞雞。操得我跟飛似的。哎喲,在肚子裏一動更舒服了。」

憨蛋在直腸裏的抽送讓孫明霞感覺小腹痙攣。但想到那個獨目怒張的如此巨大的龜頭此時正在自己的直腸裏攪動,陰戶還不由得流出了一些淫水來。孫明霞的身體此時幾乎是直立著,憨蛋的大雞巴平伸在肛門裏。孫明霞的腳尖用力點著地面,還是感覺那巨大的陰莖撬槓似的挑著肛門,前端似乎要頂到肚皮上了,她真想快點結束。

「你來摸我的小騷穴,給你一操屁眼又變得滑滑的了。啊操死我了。」她引導著憨蛋的手來摸自己的陰戶,同時把陰戶上的淫水向後塗,以潤滑一下插入自己肛門裏的那個冤家。摸著自己肛門口的巨砲根部,她不敢想肛門此時被捅成了什麼樣子。

「好,老子操屁眼操夠了,改操你的小穴!」憨蛋的陰莖開始抽出。

孫明霞的肛門一陣拉抽感的疼痛,眼前一黑,接著腿間發熱、發酥有些異樣。在看守們驚異聲中背過手一摸。原來自己的直腸竟然被憨蛋的巨砲拖帶出數寸長的一節。

「啊哈,你的屁眼太細了,竟被老子的雞巴拖出來了。那天老子給妳一只葫蘆,妳把屁眼好好地闊一下。」憨蛋高興地用力抓擰孫明霞肥白的屁股。

孫明霞捂住脫墜的肛門,有氣無力地:「好,我一定把屁眼闊好,讓你好好的操。現在來操我的騷穴吧。」她癱軟在桌面上。

等憨蛋的陰莖塞進她的陰道時,陰道口和她的肛門一樣,也被撕裂了。孫明霞什麼也不知道了。

接下來是成瑤,她才二十歲,表情冷漠、眼露殺氣。這天,狗熊把江雪琴,孫明霞帶來陪審。

「怎麼樣啊江姐,是自己脫呀還是等著人來替你脫?」狗熊晃著腳。

江姐默默地起身,看了一眼旁邊的孫明霞和成瑤,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開始成瑤一時沒反應過來,等她從驚訝中回過神來時,江姐已脫的只剩一條褲衩了。兩只白白的大乳房晃動著。

「江姐,你怎麼能…?」成瑤滿面的驚詫。

江姐拉住已脫得露出陰毛毛際的褲衩,嘆了口氣,輕聲道:「唉,他們什麼事都幹得出來。」說著,毅然地把褲衩一脫到底,一絲不掛了。雪白的肉體白得耀眼,兩只沉甸甸的大乳房微微晃動,密匝匝的陰毛十分醒目。她只略做出了欲遮掩住身體某些部位的一種姿態。

「妳呢,孫明霞?」

「我脫,我自己脫。我馬上就脫得光光的!」孫明霞迅速地扯掉身上的衣服。成瑤看見孫明霞的陰部白淨無毛,陰戶從正面就可以看到,而且她自己卻絲毫沒有要遮掩的意思。

由於有成瑤的旁觀,孫明霞顯出一絲害羞狀。

令成瑤大為吃驚的事開始了,「啪、啪!」兩聲脆響,江姐和孫明霞肥白的屁股是各添了一道紅印。

「給我到台子上去。」憨蛋掄著皮帶。

只見孫明霞跑著衝向牆邊的木案,碩大的屁股大幅度地扭擺,她急忙地爬上台子,大大的分開雙腿向著屋裏方向跪撅起屁股,女人的全部都暴露無遺。她又拿起一根黑色的粗棒,塞向自己的肛門,嘴裏念叨著:「把屁眼擴大方便挨操,把屁眼擴大方便挨操。」聲音有些含混,在白屁股上又清脆地挨了兩皮帶後,孫明霞一字一句清晰地大聲念起來。那根黑棒一次次地塞入自己的肛門。

成瑤吃驚地看著江姐也默默地走向台案,雖然她沒有絲毫做作的企圖,但畢竟是女人,屁股不由地扭擺。江姐竟然擺出同樣的姿勢,撅在了孫明霞的旁邊。露出她那佈滿陰毛的完整陰戶。在四條叉開的大腿之間,是兩對豐滿的乳房。

「怎麼樣,成二小姐?來吧。」

「不。你們的髒手別碰我,我也自己脫。」成瑤閃躲著色瞇瞇圍上來的看守們。

「好啊。」看守們等著看大名鼎鼎的美人成二小姐怎樣當眾把自己脫光。

成瑤解開了兩個釦子後突然衝向了門柱。誰知狗熊早有防備,一個看守早就一個箭步擋在了成瑤撞向門柱的腦袋前。

「哈哈,想死在這兒可沒那麼容易。還是讓我們來伺候小姐吧。」

在狗熊的示意下看守們擁上前來,成瑤哪裏是他們的對手,衣服被撕扯得精光。

「來,讓老子看看。」

成瑤被推到狗熊面前。除了皮膚略黑些外,成瑤真的是十足的美人。乳房結實地翹起著,狗熊捏住乳房晃了晃:「真是好奶子啊,有勁。」

因從未被男人觸動過,只是在眾男面前裸露身體就使成瑤的乳頭縮成緊緊兩粒小疙瘩。狗熊突然伸指彈了一下左邊的乳頭。只見成瑤的乳頭慢慢的放鬆,乳暈也張弛擴大,隨即又漸漸的縮緊,再次縮成一小粒。狗熊又重重地彈成瑤右邊的乳頭一指頭。那乳頭也如是。

「哈哈,好,好。」狗熊的大手下移,「好細,好軟的小腰。」「哇,這圓圓的小屁股好啊。來,讓大爺我摸摸小穴穴!」

大手立即滑過那簇界限分明的陰毛地帶,插進腿間,黏貼那溫潤的陰戶。

臉上著了一口吐沫,但狗熊毫不在乎。「好,好。烈性,我喜歡。好。你們,把她給我弄到那倆娘們中間去。」

全身赤露的成瑤擺出同樣的姿勢撅在江姐和孫明霞中間。不過她倆是自己擺的姿勢而成瑤卻是被刑具固定著。

「大家一起來欣賞美人吧。」三個撅起的屁股,六條叉開的大腿。

「啊,這個小穴就是好看吶。你看,穴梆子都是鼓鼓的。」

「嘿,這圓屁股摸起來真有彈性。」

「奶子也結實啊,你用手握住,奶子和奶頭自己都在動呢。」

「哎,你來聞聞,二小姐的小穴好像有股子香味。」

「去你媽的。娘們還有不是騷穴的?」

「她的屁眼怎麼這麼小啊?…哎,不一樣,我發現了,她的屁眼就是和那兩個不同。」

一個看守把在孫明霞的陰道裏沾得滑溜溜的指頭順便插進了成瑤的肛門,發現新大陸似的叫喊起來。眾看守紛紛把手指頭插入江姐和孫明霞的肛門,然後再插進成瑤的肛門進行比較。原來江姐和孫明霞的肛門括約肌約有兩根指節那樣長,而成瑤的肛門括約肌卻緊緊包裹在他們的整根指頭上。

「我操,這個小屁眼操起來該有多麼緊,多麼痛快呀。」

「想吧。老闆可沒說可以操她吶。」

「不能拿雞巴操,拿別的捅捅總可以吧?」

「你們看,摳了她一會兒屁眼她的小穴都濕了。」

成瑤的身體幾乎沒有讓男人接觸過,現在被這麼一群男人扒光了衣服肆意摸弄,,身體本能地有了反映。眾看守輪著等待玩弄她。她的陰戶被撥弄得亮堂堂滿是淫水,陰蒂脹鼓突出。陰唇早就被大大地裂開固定住。

不到半個小時,沒有經驗的成瑤已經被作弄得好幾次高潮了。她粉紅色的陰道口被夾子拉扯成完全暴露位置,情緒稍一平息就有舌頭在陰戶上不停地舔,含住她的小陰唇吸吮,刺激得她的陰道立刻充血膨脹再度呈空管狀。

這時他們不是往陰道裏灌熱水,就是手指捅進狹短的陰道按揉她的子宮頸,由於她的陰道短,他們很容易地觸到子宮頸並且摸到上面的小孔指尖硬往裏塞。搞得成瑤渾身酸麻,陰道極度膨脹形成一個更大的空腔。每到這時她的子宮頸便更加的朝陰道口處擴展,他們更容易摳摸到,並且用體溫計直接塞進她的子宮口內亂攪。

成瑤在極端的憤怒和羞辱中的確得到了從未有過的快感。她深知年輕女子的這種狀態是不能被陌生男人看見的,而且還有是那麼多的男人。更何況他們是自己的敵人,是國民黨特務。

可是她一點對策也沒有,他們的手法太高,加上自己又這樣美麗動人。吸引得他們甚至連肛門都毫不顧忌的伸舌來舔,乳房早已被揉摸得酸脹,肛門被他們的手指插進來試了一次又一次,陰戶上的淫水乾了一次又一次,可還是多的順腿流下來,一直流到膝蓋上。陰道口幾乎才要合攏就又被他們刺激得重新自己張開。

自己全身赤露地跪撅裸呈,邊上又有一群男子肆無忌憚興緻勃勃地玩弄另一個女性。

江姐和孫明霞不由得有了反映,有的看守忍不住在她們倆身上發洩,多數卻把暫不能姦淫成瑤的怨氣撒到了她倆身上。

江姐的陰道被扯開,塞進去五顏六色的一把棍子,肛門裏也硬塞進去了四根。屁股蛋被抽打得青一條紫一塊的。陰毛也被揪掉了好幾撮。

孫明霞因為那個大屁股招討厭,屁股早就被打得紅腫,見看守們今天火氣都挺大,她也沒敢太叨叨。跪撅久了,她渾身痠痛,她的陰道裏被塞入三個雞蛋,等著不知誰上來插入她「變緊了一些的肛門。」

插進肛門後,他們還騎坐在她的屁股上。孫明霞只得死命支撐住他們的身體,同時搖擺屁股,使他們不用動作陰莖就有在肛門裏抽送的感覺。

江姐則一言不發地忍著,她知道幾個看守彆著想朝她的嘴裏撒尿呢。

終於,孫明霞有了休息的機會。原來一個看守要打她的「奶光。」孫明霞直起身,滿臉笑容地挺胸把乳房送出。讓那看守的巴掌煽得一對兒乳房不住亂甩,直到腫起來。

她看著身邊成瑤圓鼓鼓的奶油色的小屁股和那濕滑不住抽搐的陰戶,思揣著:「好看當然是比我倆好看一些,可是為什麼那麼吸引他們呢?」她捂住陰戶不讓裏面的雞蛋掉出來,輕聲請求正在玩賞、撥拉著被打得腫脹的乳頭的看守:「她怎麼就那麼好,能讓我也試試嗎?」

「行,試一下妳就服氣了。」

孫明霞試探地插進了成瑤微張開的陰道。

「怎麼樣?」

孫明霞低下頭,「不一樣,兩根手指進入都有些勉強。」

「再讓你試一下她的屁眼。」

孫明霞的手指拔出成瑤的肛門,又插進自己的肛門試了一下,嘆息著重新撅起屁股。

也許是長時間的高度興奮,成瑤在知道是一個女人的手指捅入她的肛門和陰道時,竟休克了。

江姐到底沒有逃過那一劫。看守為了不讓江姐咬傷陰莖,朝江姐的嘴裏塞進一個牙托,然後命令江姐膝手著地,後仰頭。他把陰莖直接插進江姐的喉嚨,舒服的尿了一大泡尿。

另一個見狀高興,招手叫江姐:「過來。老子也請你喝老酒,爬過來。」

江姐扭動著肥白的屁股無奈地爬了過去。陰莖再次插入江姐的喉嚨,他還犯壞:「我尿了啊?」

江姐忙不迭地點著頭。於是又進去一大泡。

四泡尿入了江姐的肚子以後,她的上腹明顯地鼓脹了,噁心欲吐。

「不許吐出來。」另一個看守命令道,「爬過來,騷尿罐。你的屁股裏還能裝呢。」

江姐忙拔出肛門裏的幾根棍子,把屁股掉向看守,同時扒開了自己的屁股。

陰莖深深地插入肛門後,看守擰著江姐屁股上的肉,也撒進去一泡。

第三泡尿撒進江姐的肛門時,她終於忍不住吐了出來。肛門裏的尿也向外狂噴。懼怕受毒打的恐懼和極端的凌辱夾擊下,江姐也赤條條的昏倒了。

在成瑤又一次咬傷人後的第三天,狗熊終於想出了利用她的俠義和對同性的失望這兩點制服她的方法。

這天,狗熊又把三個女人帶到審訊室,他先讓孫明霞站到屋子中央。孫明霞從狗熊的目光裏看出自己又要倒霉,可憐巴巴地低聲問:「是不是又要打我呀?」

「廢話。還用問嗎?脫褲子!」

「嗚…」孫明霞一下子哭出了聲,「又要打人家的屁股,嗚,嗚,前天不是剛打過人家一次嗎。怎麼今天又要打?上次打的傷還沒好呢,又來打。嗚嗚,不信你看。」孫明霞把褲子脫到大腿上。她的褲子是鬆緊帶繫著的,也沒有內褲,再說現在孫明霞當著看守們脫光亦然沒有絲毫顧忌了。果然她的屁股上仍又一大塊青淤。

「再說你們上次一定要把兩個雞巴同時插進人家的穴來時說過,只要乖乖的配合你們玩,最近就不再打人家了嗎?怎麼還要打屁股呀?」

「因為你的屁股太大,所以就要打你,難道不行嗎?」狗熊斥道。

「誰說不行了?誰敢說不行啊。」孫明霞囁囁低語著,趕緊脫光了衣服,「再說屁股大,人家有什麼辦法?它自己長成這樣的。」

見孫明霞赤條條地地立在眾人面前,臀部多半部分烏紫,即便她具有超常的身體恢復速度,但若再打她的屁股,恐怕也得一週後才能復原。她的身體此時由於等著打到臀部的第一擊而禁不住瑟瑟發抖。

「好吧,今天可以先不打你的屁股了。」

孫明霞如釋重負,想到後面不知會有什麼對付自己的新花樣而忐忑不安。

孫明霞被赤裸著帶到走廊,命令她蹲在特地準備的桌子上,雙手抱住後腦,把腿大大地叉開來。

通過屋裏的單向玻璃,大家清楚地看到孫明霞叉開的腿間那無毛的陰戶還沒完全消腫。走廊裏不時經過的人無不驚詫地看一會兒,不是上來抓揉幾下乳房,就是撥弄幾下陰戶,一個還捏住孫明霞的兩只乳頭用力地上下扯動。

江姐全身精光地被固定在一個架子上。架子是可以調整的,先把江姐弄成背朝天,頂著她的下腹使屁股高高地撅起打了一通屁股。傷痕纍累的屁股被抽打的血肉模糊,剛剛結疤的傷口被打得重新綻開。

孫明霞因為近些天來不斷地被輪姦、毆打,在狗熊他們一夥面前赤裸身體已經一點也無所謂了。可是在走廊裏不斷地往來的這些著制服的男人面前,毫無遮掩地暴露著陰部,還是使她羞愧難當。更可怕的是居然過來了兩個身著制服的女看守。

「咦!這不要臉的,這是在幹嘛?」兩個女看守停在孫明霞面前。孫明霞羞得幾欲擋住暴露的器官,但想到屋內的那些凶漢而沒有敢動。

「還知道臉紅?!女共黨怎麼都這麼不要臉!就這麼全露著?」

由於孫明霞的腿是奉命大大地叉開,因而她的陰唇也向兩邊咧開,外陰的結構展露無遺,加上她的小陰唇較小,故連她的尿道口都清晰可見,往下是因被太多次的雞姦而略成漏斗狀的淡褐色的肛門。

女看守突然抬手一連抽了孫明霞十幾記耳光,「你這個臭不要臉的騷貨,到這兒犯騷來了。老娘打死你。」另一個因胸部平坦被戲稱作「飛機場」的女看守見孫明霞漲鼓的乳房因被抽耳光而不住甩動,便伸出長指甲死命地掐乳房和奶頭,嘴裏喝罵著:「騷貨,把女人的臉都丟盡了。」

飽受倆女看守折磨的孫明霞忽然心裏一動:「既然我光身子使你們覺得難堪,那麼就來吧!」她顯出更加可憐巴巴的樣子:「姐姐,別再打我、掐我了,是他們每天都把我扒得光光的,然後使勁的摸我的奶子,還這樣…」孫明霞揪著自己的奶頭向前扯。

「拉著我的奶頭到處走。還用手掌煽我的胸部,說是叫做打奶光。你們想,我一個女人哪裏爭得過他們呀!他們還輪姦我,盡出花樣,用大雞巴插人家的屁眼。你們都知道,女人有固定給他們玩樂的洞眼,可是他們不用,淨往人家屁眼裏搞,有時還往屁眼裏同時插進兩根大雞巴,弄得人家疼死了,又疼又癢癢。我的這裏…」孫明霞指著自己光潔無毛的陰戶。「也被他們輪姦過差不多上百次了,有時還這樣…」孫明霞把食指和中指分別掏進陰道和肛門。「兩根大雞巴同時搞進來,弄得人家現在天天都流水。」

孫明霞的陰戶上此時淫水汪成一片,整個陰戶亮堂堂的。

孫明霞的一番說辭氣得倆女看守臉發白,全身哆嗦。「好妳個臭婊子,妳,妳等著。」

「現在妳的奶子好看多了。」江姐此時站在屋子當中,被打得青紫的屁股還得用力向後撅出,不時一皮帶抽在屁股上她就一哆嗦,同時把胸挺起飽嘗「奶光」。她原本下垂的乳房已腫漲起來,外型變得好似小姑娘的。

「你們還有完沒完?」一直被冷落在一旁的成瑤發話了。「有本事衝我來。」

「不行,妳又會咬又會踢的。我們也不願把妳捆起來像搞一堆死肉似的。」看守答到,說著又給了江姐的乳房一巴掌。

「那你們想讓我怎麼樣?」成瑤不忍看江姐繼續受折磨。

「不許反抗,還得配合。比如把奶子送過來,或扭動你的小屁股什麼的。」

「啊…」外面一聲尖叫。原來那倆女看守叫來另外兩個,抱著一堆茄子、黃瓜、葫蘆等柱狀物,要來給孫明霞點顏色看看。

「我說換這個姓成的到外面去讓那幾個娘們整她算了。」一個看守提議。

「不,別讓我出去。」成瑤突然嘶叫起來。被一群男人扒光了肆意玩弄生殖器官雖說羞辱難忍,但比起被幾名衣冠楚楚的同性來折騰,成瑤寧願被男人玩弄。她隱約地感到,若是自己落入那幾名醜陋的女看守手中,肯定會被折磨死了。這不,剛剛十幾分鐘,孫明霞被拖進屋來時就奄奄一息了,她的肛門裏被塞入了一個很大的葫蘆,簡直不知道那幾個娘們是怎樣把它塞進去的。孫明霞的屁股溝夾著露出體外的葫蘆的小頭。

成瑤自殺不成,繼續抗拒的話他們就狠狠地折磨江姐和孫明霞,而且還肯定要把自己交給那些女看守。其實縱然反抗也是無濟於事,若要輪奸恐怕早就被輪奸多次了,只不過他們是想玩弄一個順從些、淫蕩些的女人罷了。成瑤知道即使是順從他們恐怕也停止不了他們對江姐和孫明霞的折磨,不過總會手下留情一點。

「好吧,我答應你們。」見他們真的要把自己交給那些女看守,成瑤只得順服。

「哎,這樣就對了。」狗熊高興地咧開大嘴,「過來,到老子這裏來。」眾看守得意地看著,知道今天終於可以幹美人成二小姐了。

成瑤脫光,走到狗熊面前。聽任狗熊把她遍體摸弄。

「喂!妳走路的樣子騷得要命,再給老子走幾圈。」

在這種環境裏,成瑤當然不可能有絲毫做作。但由於她的腰肢細軟,走路時自然地臀部扭擺幅度很大,屁股上彈性的肉隨著顫動,乳房賣弄似的也不住地顫,顯得相當性感。

「好,好看!過來讓老子好好地摸摸奶子。」狗熊十分興奮。

由於狗熊坐著,成瑤只得伏下身把乳房遞送過去。後面的腿間,陰戶自然暴露給眾看守飽覽了。

「轉身,讓老子搞搞妳的屁眼。」狗熊揉摸了一遍乳房後說:「聽說妳的屁眼比她倆大不相同啊!」

成瑤只得把自己圓圓的屁股扒開對著狗熊。

「哇!硬是不同,老子定要試試。來,坐上來。坐進來!」狗熊把指頭拔出成瑤的肛門後高興地叫著。

看過他們姦淫江姐和孫明霞的過程,成瑤知道狗熊這是要她自己把他的陰莖坐入自己肛門裏去,只好聽令。

「莫急,莫慌,慢慢地搞。」狗熊見陰莖一次次地滑出,輕拍著成瑤的臀部,不時揉幾下乳房。「總會進去的。」

僅僅是當著眾多男人努力把一根陰莖往自己的肛門裏塞的這個過程,就使得成瑤的陰戶不由流出大量的淫水。終於,狗熊那發燙的龜頭進入了成瑤的肛門。

由於疼痛,成瑤的肛門一陣痙攣。肌肉的有力蠕動,竟拽著狗熊鐵棒似的陰莖向裏滑。

「好哇,娃兒的屁眼把老子的雞巴往裏吸吶,硬是夾得雞巴疼。」狗熊把龜頭拉出到成瑤肛門口,成瑤肛門上異常發達的肌肉竟又一次把陰莖帶進深處。

待陰莖完全插入直腸後,成瑤按照自己意識的開始胡亂扭動屁股。

狗熊在成瑤的動作下,仿佛陰莖在快速的抽送,括約肌包裹得那樣緊,他握住成瑤彈性的乳房,噴湧了。

半天,狗熊才重重地喘了一口氣,「娘的!莫動,等老子在裏面硬起來。」他撫弄著成瑤的乳房,刮蹭著陰戶,果然沒多久陰莖在成瑤的肛門內挺立起來。他抽送了一陣,「該老子操你的小嫩穴啦。」

強壯的狗熊毫不費力地抱起成瑤嬌小的身體,左手托住成瑤的脖子,右手搬著成瑤的臀部,一面捏屁股上的肉,一面把成瑤的身體用自己的下體撞擊得劈啪作響,搖籃似的晃蕩。陰莖則插入陰道內左突右撞。同時欣賞著成瑤結實的雙乳在急劇地甩動。

成瑤嬰兒似的被狗熊抱在懷中淫弄。狗熊的身體不動,只把成瑤的身體來回搖晃,低頭看著陰莖在成瑤的陰道內進出,用成瑤身體的擺動幅度控制著陰莖進出的尺度,有時陰莖完全拔出成瑤的身體,再猛地刺回去。

由於身體懸空並大幅度地起伏,成瑤擔心摔落,也顧不得是在當眾被姦淫了。她緊抓住狗熊的胳膊,雙腿本能地圈住狗熊的腰部,兩只乳房撥浪鼓似的在胸前甩動。

狗熊的陰莖一下下猛刺進成瑤的陰道,每一次剛入陰道兩寸多點兒,就受到子宮頸的阻擋,強烈的壓迫子宮頸後再突然滑入更為狹緊的陰道盡頭。這種陰莖突然拐彎又好像被迫擠入更窄的小腔的過程,不僅使狗熊覺得十分過癮,也刺激得沒有什麼性經驗的成瑤數次忘情地達到高潮,淫水多得竟使狗熊托著成瑤屁股的手幾次打滑,險些使成瑤的身體跌落。

「爽快啊,娃兒的穴裏面大路小路交迭彎彎的,搞得老子那麼快就要射了。不行,歇一下再幹。」狗熊坐了下來,陰莖仍捨不得離開成瑤的陰道,張開大口含住了彈性的乳房吮咬了一陣,還是沒能忍住射精了。

「再搞,再搞。」狗熊興緻勃勃,讓成瑤繼續騎坐在腿上,揉乳房、捏屁股的玩了一陣。

「看,這娃兒的屁股。」成瑤被放到桌上趴著。她的屁股很翹,平趴著卻好像用力撅起屁股似的。狗熊輕拍成瑤的屁股,屁股上的肉顫巍巍,看得狗熊性起,便趴上去插入。

成瑤圓圓的屁股彈性十足地墊著狗熊的下腹。狗熊沒有抽送陰莖,而是左右搖動身體。陰莖便滑過中間的阻隔在成瑤的陰道內左滑右擠,上挑下壓,比抽送好像活動得還劇烈。

「好了!」狗熊滿意地第三次射精。

「你們可以玩一玩了,不過不許給我玩壞了她。憨蛋,你屁娃兒不許搞她,你的大屌只能搞那兩個,聽到沒?」

眾看守終於輪到姦淫美麗動人的成瑤機會。狗熊這一室的看守都是精心挑選的相貌最醜陋,言語最粗俗的山區小夥,若不是狗熊有令在先,他們餓狼般的恐怕成瑤很快就得被蹂躪死。即便這樣,他們的陰莖頂入陰道或肛門後,口臭嚴重的嘴在成瑤臉上、身上又舔又嗅的情景仍使成瑤噁心欲吐。

接下來成瑤手撐著桌子,彎腰撅著屁股。看守們排在她身後,方便地選擇插入她的陰道或肛門,同時撈摸乳房也方便。在陰莖插入體內以後,若他們需要,成瑤還得搖擺臀部,使他們享受不用動作陰莖亦同插送的便利。但看守們沒有一個敢試著把陰莖放進成瑤的嘴巴。完事的又過來等待第二次輪迴,焦急的則看著憨蛋在拿江姐和孫明霞出氣。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意外的一天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六年級女生浴室
校長吃肉,我喝湯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家樂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