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家住台北縣新店緊臨河邊的一棟大樓,大約是我小學三年級時時搬進來的,一直住到現在,這棟大樓共有十層,每層有兩戶,總共是二十戶人家,算是單純的了,在這二十戶人家裡面,像我們家這樣,在這大樓住了將近十年的資深住戶,已經沒有幾戶了,舊的去新的來,大部分都換過主人了,所以這棟大樓裡住了些什麼人,我是一清二楚的。

我家住七樓,我父親在我們家搬進住的第二年就過世了,我現在和母親同住,我十八歲那年,也就是兩年前,五樓的張阿姨搬走了,搬進來的是一對年輕男女,這對年輕男女正準備把房子裝修後結婚,有一天,我下樓,看見他們家大門開著,有個男的指揮著兩個工人正在房內裝修,我往裡看了一眼,正好那男的也望向門外,他叫住了我,好像有事要問我的樣子。

我問道:「什麼事嗎?」

他說:「我們是新搬來的,以後請多多指教。」

我說:「那裡,那裡。」

這個時候屋子裡出來個女的,應該就是他的未婚妻了,她上身穿著一件T恤衫,下身穿條牛仔褲,穿著打扮入時,臉蛋長的很標緻漂亮,皮膚很白,身材修長,特別是胸前一對豐滿的大奶子,把T恤撐的很高,T恤就順著奶子的前段垂直下來,把肚子和衣服中間隔開很大的距離。

我們相互介紹著,我知道男的姓吳,二十七歲,是開貨櫃車的司機,因為最近忙著裝修房子準備結婚,所以沒有出車,女的姓王,二十四歲,是百貨公司化妝品的專櫃小姐,也難怪很會打扮,注重保養。我對他們說我還在唸書呢,還有兩年畢業,以後有什麼需要可以找我,我住在七樓,是這裡的老住戶了,對這棟大樓和這附近的社區都比較熟悉,或許能幫上忙。

就這樣我們算是認識了,以後我都是吳哥、王姐的叫著,有事沒事也去他家看看,新裝修的房子嘛,當然得看看了,聽他們說九月就要結婚了。

現在是七月夏季,天氣很熱,王姐每天都穿的很清涼火辣,看得我天天慾火焚身、很難克制,覺得如果能上白姐那就太好了,這好像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夢想了。

很快九月就到了,他們真的結婚了,我也去參加了婚禮,結婚那天,王姐是新娘子,穿上白紗禮服,打扮得漂亮極了,好像仙女一般,他們結婚之後沒幾天,吳哥就開始出車了,每天都是早出晚歸的,王姐也回到百貨公司上班了,偶爾上下樓時,我和王姐會碰上面,打個招呼,說幾句話。

平常吳哥出完車回來,都是超過午夜凌晨十二點了,王姐有時候在百貨公司站得很累,回家都懶得煮飯,都是在外面買些東西回來吃,我媽媽知道以後,還請王姐到我們家吃過幾回飯,閒來沒事的時候我也會到王姐家坐坐。

這天,我媽媽讓我下樓去叫王姐來我家吃飯,我就下樓到她家去叫她,我按門鈴後,王姐她來給我開門的時候,只穿了件半透明絲質短睡衣出來,兩條雪白玉腿光溜溜的,胸前兩粒突起的嬌紅小乳頭,在透明睡衣下依稀可見,兩顆飽滿的大奶子把睡衣撐得高高的,下面還穿了一件非常性感的粉紅色細帶小小三角褲,緊緊的襯托著豐滿的臀部,那種朦朧的感覺一直吸引著我的目光,我看得呆住了,上下打量著王姐的身體,此時她臉上微微一紅。

「看什麼呢?臭小子,眼神這麼色瞇瞇的,好像要發情了,沒看過女人嗎?」她發覺後雖然瞪了我一眼,但是在我看來是那麼的嫵媚動人,從王姐說話的嬌滴語氣中聽得出來,她並沒有生氣。

「王姐,你真漂亮,我從沒看過這麼漂亮的女生,你可以說是我們大樓的一枝花啊。」我打趣的說道,其實從王姐她們搬到這裡已經快二年的時間了,這二年的時間裡,我和她們兩口子的關係處的很好,已經都算是很熟悉了,吳哥還教過我開車呢,所以平時和他們也會開些玩笑。

「還一枝花呢,都快三十歲的人了,老了。」王姐歎口氣說著。

「誰說的?二十六歲就是二十六歲,什麼也叫快三十歲,還差好幾年呢,王姐,你看起來一點也不老,真的。」我誠懇的說。

王姐先是微微一愣,臉色有點泛紅,連忙轉移話題,問:「喂,你來這是不是有什麼事?」

「哦,對了,光顧著看美女,都把正事給忘了,我媽讓我來叫你到我家吃飯。」我說。

「還是阿姨對我好啊,我老公都不管我餓不餓,喂,等我一會,我去換件衣服就來。」王姐說完就走進了臥室裡,臥室房門只是被她順手一帶,並沒有真正關上,我坐在沙發上想,這是對我的暗示?還是對我的信任呢?如果說是暗示我,那我現在進去一定可以把她就地正法,如果是對我的信任,此時我冒然進去的話,以後還有什麼臉面對王姐呢?但是想歸想,我還真想走過去,看看門裡的風情。

正當我胡思亂想的時候,聽見王姐喊:「小凱,去陽台幫我把黑色的連衣裙拿進來。」我一想,機會來了,我答應了一聲,到陽台拿來了她的裙子,走到臥室門前,我就直接推門就進去了,哇!馬上映入眼簾的是一幅香艷刺激、一絲不掛的裸女畫面,王姐全身光溜溜的正面對著我,像是一件陳列在博物館中晶瑩剔透的藝術品,讓我頓時佇足、仔細鑒賞。

啊!是天地造物的神奇,雪白無瑕的肌膚,筆直修長的雙腿,豐滿圓潤的翹臀,平坦光滑的小腹,烏黑濃密的陰毛,高聳飽滿的奶子,這一幕旖麗春光、完美曲線的裸女,我簡直看呆了,口水流了滿地。

「啊~~~~~~~,小凱,你是色狼,怎麼不敲門就闖進來,看什麼看,還敢眼睛瞪那麼大,不會把眼睛閉起來,還一直看。」王姐忙彎下身,用左手遮擋下面陰毛,右手橫在胸前兩顆大奶子。

我被一聲尖叫驚醒,「對不起,我見你房門沒關,你又讓我幫你拿衣服,所以…就…對不起啦,王姐。」

我紅著臉,扔下衣服,連忙出去坐在客廳沙發上,回想剛才的一幕,我的下體已經挺立了。

由於是夏天,我也穿的很少,所以王姐剛從房間裡出來,就一眼看到了我下體特別隆起的地方,她朝我神秘的笑了笑,我羞紅了臉,我想完了,現在暫時我是走不了了,下體漲得太難看了。

王姐很體貼的坐在另一張沙發上,又微笑著望著我,問說:「小凱,你還沒交過女朋友吧?」我的臉更紅了。「我一直在上學嘛,那有時間交女朋友啊。」我不好意思的低著頭說。

「難怪會色瞇瞇的,以後如果有機會,姐幫你介紹一位漂亮的女朋友,好嗎?」王姐一直看著我,我有點心虛的說:「謝謝王姐,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

「小凱,你剛才看到了姐光溜溜的沒有穿衣服,老實告訴姐,姐是穿衣服好看還是沒穿衣服好看?」王姐明知故問。

「我不知道,我沒有看清楚。」我低著頭撒謊的說。

「少來了,瞧你剛才的眼睛,色瞇瞇的,瞪得那麼大,還說沒有看清楚,誰信啊,不過,說真的,小凱,你今晚看到的,不准你說出去喔。」王姐說。

「王姐,我知道啦,我會記著的。」我說。

過了一會,感覺下體沒有那麼漲了,我說:「走吧,王姐,別讓我媽等太久了。」我故作鎮靜的站了起來。

「你…現在…這樣可以嗎?」王姐她仔細打量著我的下體突起部分。

「沒事,褲子寬鬆。」天啊,我都說了些什麼跟什麼啊?

這樣我一路用手遮遮掩掩,我們倆來到了我家,進門後我媽就親切的招呼著王姐,讓她坐下來一起吃晚飯,飯後大家移坐客廳沙發,王姐和我媽聊著天,我看著電視,不一會,我媽就過來搶過我手中的電視遙控器,說:「我的電視連續劇開演了。」

「走吧,小凱,別跟你媽搶了,你到我家去看吧。」王姐說。

我想此時我如果不去,那就是超級大傻蛋了,於是我假裝很不情願的樣子,跟著王姐走了。

到了她家進了門後,可能是感覺天氣有點熱,王姐幫我打開電視後,就逕自走回臥室換衣服去了,一會兒就穿著剛剛的那件半透明絲質短睡衣出來,坐在沙發上陪我一起看電視,這時我眼睛又開始發亮,已然無心看電視了,我的眼神不時的從電視上飄到王姐的身上。

王姐可能是今天上班上得太累了,她就伸出一隻胳膊,搭在沙發的靠背上,把頭枕在胳膊上,不知不覺過了一會,她就睡著了,王姐的腋窩留有少許整齊的腋毛,非常的性感,透過她的衣領我看到了兩顆渾圓豐滿的大奶子和艷紅嬌滴的小奶頭,我的下體馬上膨脹了起來。

是男人誰都受不了這種誘惑,我拽著王姐的胳膊,試著想把她搖醒,一會兒,王姐慢慢的張開眼,我們四目相對。

王姐用微弱的聲音說:「小凱,你為什麼這樣一直看著我,這眼神很色耶,是不是有壞念頭,不可以喔。」

「王姐,你長得那麼漂亮那麼美,我愛你,我好愛你,我受不了了。」我說。

「臭小子,那你想要怎麼樣?」王姐紅著臉說。

我好像得到王姐的默許,我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我將王姐攬入懷裡,向她的嘴唇吻去,開始時王姐是有抗拒,她把我推開不讓我抱,把頭轉到一邊去不讓我吻,口裡叫著:「小凱,不可以這樣,你想強姦姐嗎?救命呀!」我還是緊緊的抱著王姐,一會兒後,她的抗拒力道就微弱了,也不再叫了,反而這時她也伸出雙臂抱住了我,我知道王姐接納我了,我順勢將王姐摟得更緊,她開始張口吐舌回應我的吻,我們激情的擁吻著,我含著她的香舌不繼的吸吮,我雙手抱起她,讓她坐在我的大腿上。

我的右手解開她睡衣的扣子,雙手緊緊的抓住她那兩顆碩大豐滿的大奶子,我用力的揉搓著,我的雙手感覺好舒服,王姐被我揉得也開始呻吟了,她的嘴裡不時發出「嗯…嗯…」的聲音,我的雙手伸向她的後背,順著她光滑的後背,我摸向了她的屁股,我的嘴順著她的脖子,吻到了她的奶頭,我將她的右奶頭含在嘴裡,用力的吸吮著,左手同時用力的揉搓著她左邊的奶子,她嘴裡的喘息聲更大了,身軀也開始扭動了,尤其蜂腰更是挺動得厲害,我知道王姐要開始發情了。

「啊…嗯…不…我們不能在這…抱我…進房…間…好嗎?」王姐哀求的說。

我一手抱著她的後背,一手托住她的屁股,她的雙腿盤在我的腰間,我抱著她走進臥室,把她放到床上,我一邊吻著她的嘴唇,一邊用手退去她的睡衣,我咬住她的乳頭,右手隔著內褲撫摸著她的陰部,她的小內褲已經濕了一大片了,淫水甚至流到了大腿了。

這時王姐也迫不急待的,脫掉了我的T恤和短褲,隔著我的內褲,來回的摸著我那堅挺的陰莖,最後把手伸入內褲裡,把我的陰莖掏了出來,不斷的把玩,嘴裡喃喃的說:「啊…小凱…這根寶貝硬了…它真嚇人…那麼粗…那麼長…姐姐好喜歡喔。」

「是啊,姐姐,它那麼硬,就是想要你,想要進入你的身體裡。」我說。

「好啊…來啊…快插進來…讓姐姐…好好享…受一下喔。」王姐斷斷續續的說著。

「姐,等一下這根寶貝插入後,你就會知道這根寶貝的威力了,姐,我保證你會爽翻天的。」我說。

我馬上脫掉了王姐的小內褲,頓時看到她了那片覆蓋在陰戶上的濃密陰毛,啊,想不到王姐的陰毛真是性感迷人,長得那麼的整齊又烏黑發亮,我又看呆了。

「小凱,你真色喔,眼睛一直看姐的逼,好看嗎?喜歡嗎?姐讓你看個飽、摸個夠,你高興嗎?今晚只要小凱喜歡怎樣,姐都讓小凱怎樣。」王姐說。

「姐,你的身子真是美麗極了,像是藝術品般的完美無瑕,又像是美麗女神,令人不忍穢瀆,姐,我好愛你。」我誠懇的回說。

我禁不住內心的慾火,低頭用手指輕輕的撥開了兩邊的陰毛,看見裡面是濕潤粉嫩的陰唇和微張的陰道口,那蜜洞內的嫩肉一張一合的,有好多的淫水潺潺流出,我把頭埋入了她的雙腿之間,伸出舌尖準備舔呧。

她好像知道我要做什麼,忙說:「小凱…不行…那裡…那裡…很髒的…」

我說:「不髒啊,姐姐的小穴很香,我喜歡吃。」

我把舌頭伸向陰道內,不停的舔著,吸著裡面的淫水。

王姐的陰戶好像很癢的樣子,她開始扭動著屁股,向上挺著腰,嘴裡還發出淫叫聲:「嗯…哎呀…好弟…弟…你…把…姐姐的…逼逼…舔…的好舒…服…啊…來…小凱…你上來…姐姐…也要給你…口…口交…吃你的雞巴…」我調轉身體,頭尾相疊,壓在她的身上,呈六九的姿勢,王姐緩緩把我的雞巴含在嘴裡,不斷的吸吮著,我感覺我的雞巴在王姐的嘴裡,是溫溫的、暖暖的,王姐用右手很笨拙的套弄著我的雞巴,舌頭不停的舔著吃著,我猜她是不經常給她老公口交的樣子。

我的頭埋在王姐的陰戶上,用手指撥開她的陰毛,再掰開她的大陰唇,先是用舌尖挑逗著她的陰蒂,我每碰一下,她的身體都強烈的一顫,同時嘴裡發出「啊…啊…」的淫叫聲,最後我乾脆用嘴巴含住陰蒂吸吮,這下她簡直要發狂了,只見她渾身顫抖,兩眼翻白,粉臉狂擺,秀髮亂飛。

接著,我用手指掰開她的菊花,用嘴和舌尖對她的屁眼進攻。

王姐的身體一直在顫抖著,「哎呀…好弟…弟你…怎麼…還舔…人家…的屁眼…屁眼是…大便用的…好髒啊…啊…好麻…好癢啊…」

我聽到平時美麗大方的王姐,嘴裡說出的「屁眼」,我頓時來了精神,同時也強烈刺激著我的性神經,我當時就有種要射出來的感覺,

「姐的逼逼是用來小便的,但是不臭,姐的屁眼是用來大便的也不臭,真的很香,像小花一樣香,它的形狀也很漂亮,我喜歡。」我說著就反過身來,輕輕的分開她的雙腿,用我漲得發紅的龜頭在她的外陰處摩擦著,她的雙手用力的抓揉著自己的奶子,說:「小凱…好弟…弟…不要再…逗姐姐…了…快點來…操…操我吧…姐姐的…逼逼…現在好…難受啊…小凱…你不是說…你的雞巴…很有…威力嗎…那就快…來插呀…來呀…」王姐此時不斷的催促著,好像她的逼逼真的很癢了。

她的每句話都強烈刺激著我的性神經,我故意慢條斯理的說:「姐姐,你來幫幫它呀,它找不到你逼逼的洞洞啊,洞洞在那裡啊。」

「小凱…你真壞…就知道…欺負…姐姐…」她說著,一手還抓著自己的奶子,另一隻手抓住我的雞巴,急切的說:「洞洞…就在…這裡…快點…插進來…快點…不能等了…」就這樣,我挺著雞巴,順著她手引導的方向插了進去,因為王姐的淫水早已氾濫成災了,所以我的雞巴「噗滋…」一聲,整根盡沒。

「哎呀,好弟弟,你要輕點,慢點,對姐溫柔一點,你的…雞巴…好…大啊…」王姐嬌羞的說著。我在她的體內慢慢的抽插著,感受那種從來沒有過的刺激,我突然停了下來。

她撒嬌的說道:「好弟弟…為什…麼停了…不要…停呀…繼續…操我…幹我呀…」

我問:「那以後我還能和姐姐做愛嗎?」

她這時喘著氣說:「哎呀,姐姐現在被你操了,以後姐姐就是你的人了,你就是姐姐的老公了,以後姐姐不但讓你操,你愛怎麼操、什麼時候操,都行,姐姐讓你操到飽,好嗎?滿意嗎?好了,求求你,快點工作吧。」

我聞言樂的開了花,我乾脆把她的雙腿架在我的肩上,又開始繼續的抽插著,忽快忽慢、九淺一深,交互循環,我的雙手忽重忽輕,抓揉著她的兩顆大奶子,搖晃玩弄著,王姐好像很享受的樣子。

我又問:「姐,我能射在逼逼裡面嗎?」

她一聽緊張的說:「不行,今天是危險期。」

我顯得有些失望,她好像看出來了,猶豫了一下說:「放心吧,好弟弟,以後…以後…有很多機會讓你射在逼逼裡面,好吧,為了補償你,今天姐姐就特別破例,讓你射在我的嘴裡吧。」

我聽了之後很是開心,就加大了抽插的速度和力道,每一次的重擊,都給王姐帶來非常大的享受,不久,她兩眼翻白、嘴巴微開、呼吸急促、嘴角都流出口水來了,而且語無倫次的淫蕩的叫著:「啊…哥哥…哥哥…用力…插我…操我…幹我…妹妹喜歡…哥哥幹…好哥哥…好老公…親哥哥…親老公…幹我…幹我…用力…再用力…不要停…啊…啊…妹妹好爽…好舒服…妹妹要死了…哥哥的雞巴…好粗…好大…好有勁…好厲害…」王姐此時真是如癡如醉、欲死欲仙,她的雙腿緊緊的盤在我的腰間,好像很怕我跑掉似的,我壓住她,吻她的唇,她雙手抱住我,很快,我有了要射的感覺了。

我說:「姐,我要射了。」我拔出陰莖時,她迅即飛身轉頭,用嘴巴緊緊的含住龜頭,將我噴出的那股濃濃的熱熱的處男精液,全部吞入肚子裡,還張開觜讓我看,證明她已完全吞下了。

我們簡單的清理了一下,留在彼此身上的淫水,我抱著她,雙雙袒胸裸裎躺在床上,我撫摸她身上雪白細緻的肌膚,不時揉揉她兩顆豐滿的大奶子與兩片雪白的肥臀,真是享受啊,尤其每顆大奶子不但渾圓飽滿更是沉甸甸的頗有重量,讓我的手掌無法包覆掌握,撫摸搓揉時手感非常好。

「小凱,你沒交過女朋友,應該是處男啊?」王姐她用懷疑的眼光看我。

「處男就處男,幹嘛還應該,我就是處男啊,怎樣了。」我只得承認。

「小凱,那你這些花樣都是在哪學的?」王姐說。

「那些啊?」我說。

「就是對女人操逼、舔逼、舔屁眼啊,而且能讓女人那麼爽的本事。」王姐她現在變的到是很大方,什麼話都說得出來了,不會害羞,不會扭妮,或是難以啟齒,我也大方的告訴她,是A片裡學的。

「哦,小凱真行,也真聰明,看看就會,A片還真是管用,那以後姐就等著爽翻天了。」王姐說。

「姐,你是不是不經常用…嘴啊…」我到現在有些話還不好意思說出來呢。

「對啊,我和我老公從來都沒用過嘴的,我堅持不用嘴去碰他的那根東西的。」王姐繼續說:「你是第一個讓我用嘴的,而且還吃下精液,你知道,精液的味道並不很好聞,甚至有點腥,但是為了你,我還是硬生生的把它給吞下去了,我對你那麼好,你可偷偷的樂了吧。」

我真的很高興,也難怪她口交的技術不怎麼樣,但是我並不計較。

「姐,謝謝你,你對我真的很好,我真是太幸福了,不過,聽說女人吃精液是有美容養顏的功效喔,常吃對女人身體有益,因為男人的精液含有多種稀有的礦物質,不吃可惜。」

「真的嗎?那以後姐可以常吃小凱射出的精液,可是我不想吃我老公的,因為他不愛洗澡,身體常有酸臭味,看起來有點髒。」王姐說。

「啊…嘿嘿…姐…我想…」我有點不懷好意的說著。

「小凱幹嘛,有話直說,為什麼說話變成吞吞吐吐的,你好像又開始有點色色的喔。」她好像有點警覺的說著。

「我還想要…」說完,我就吻了過去,她來不及提防,也只好回應著我的吻,我慢慢向下,咬住她的乳頭。我從她的嘴、脖子、奶子、小腹、肚臍、雙腿,吻遍了她的全身,最後停留在我剛剛戰鬥過的地方,我又把舌頭伸向她的陰道裡,撥開陰毛,去吻她的大陰唇、陰道口,還有她的小菊花。

她的雙手開始在自己的身上亂摸著,雙腳四處亂蹬著,碰到了我的陰莖,她停留一下,抬起頭,看了一下說:「小凱…這根…怎麼又…硬了啊。」我說是啊。她問什麼時候硬的,我說就是剛剛吻你奶子的時候硬的。

「是嗎?小凱…是……不是很……喜歡吃…姐姐…的…奶子啊。」我說是啊,姐姐的奶子好大,形狀好美啊。

「那麼小凱…還不快點…來吃吧…姐姐的奶子在這。」她說後,我立刻就撲過去,咬住她的粉紅小奶頭。

「好…小凱…來…操我吧…」王姐說。

我又一次把雞巴插進她的逼洞裡面。

「這一次,不用姐姐幫你帶路了?」王姐她調戲我,笑著問我。

我說,這根寶貝它已經認識路了。

我九淺一深、忽快忽慢的抽插著,時而重擊時而輕放,雙手也沒閒著,不停的抓著她的大奶子。

她在我的身下迎合著我每一次的撞擊,我知道此時王姐爽極了、享受極了。

此時我想換個姿勢來操,就讓王姐起身,像母狗般的跪趴著,雙腳微開,將雪白的肥臀高高撅起,露出整個陰戶來,等待我的雞巴插入。

王姐這時擺出母狗的姿勢非常的淫蕩性感、撫媚撩人,我抱著她移動調整角度,讓她面對著臥房的大鏡子,可以自已看到自已,一時間她看到了自已的淫蕩模樣、風情萬種,極是震驚訝異,反而內心燃起了強烈的性慾望,陰戶頓時騷癢難耐。

她轉頭伸手來抓住我的雞巴,急急的塞入她的逼洞裡,她的逼洞早已淫水泛災了,我開始快速的抽插,她也配合著搖動自已的肥臀,她胸前垂吊著的兩顆大奶子,也配合著律動不斷的激烈跳動,我每次重擊抽插,都激起她肥臀的一陣顫動,這情景映在鏡子裡,真是淫蕩好看。

我知道此時王姐是需要來點重口味的,才會更剌激,所以我就不時的出手,重重的用力拍打她的肥臀,她更是浪叫不已。

「小凱…哥哥…好哥哥…親哥哥…你的雞巴…好粗…好長…好有力…」

「哥哥…妹妹好爽…哥哥真棒…真會幹…幹的…妹妹…的逼逼…妹妹…的騷逼…臭騷逼…好爽…好舒服…」

「啊…啊…妹妹…要…死了…要…飛了…要…升天了…高潮了…高潮來了…啊…啊…啊…」

我知道王姐她真的高潮來了,但是我還沒有射精的感覺,繼續在她的屄裡抽插著,她面部紅潤,身體漸漸出汗了,看來她是累到不行了,但還是很努力的配合著我。

「哎呀…好舒…服…啊…使勁…幹…幹死…我吧…我樂意…被哥哥…幹死…啊…啊…啊…啊…啊…」

「又…來了…又要…高潮了…哥哥…好哥哥…親哥哥…不要…停…把我的…騷逼…臭…騷逼…操…翻…幹…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姐她全身顫抖、搖頭晃腦、語無倫次,隨著她的浪叫聲,我的雄性激素頓時暴增,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就在要射的一剎那,我喊叫:「姐,我要射了。」

只見我拔出陰莖的同時,王姐她也迅即調轉身軀,低頭張嘴含住我的龜頭,讓射出的濃精吞入肚裡,我射精後她還一直用力吸吮龜頭,這樣會讓我的陰莖,一直抖動個不停,我非常的舒服。

就這樣,我和王姐有了第一次,以後我們經常保持這種關係,在王姐安全期的時候她真的讓我射在她的體內,我們的花樣和姿勢也很多。

在她老公面前我們就像姐姐和弟弟一樣,他也沒有看出什麼破綻,我們的關係處的也很好。

又在一次我們約會的時候,王姐告訴我,她已懷孕了,因為他老公想要孩子,這樣我們就會有一年多的時間不能在一起了,那晚,我和王姐誰都沒有說出分開的話,只是一直在做愛,不停的做愛,一直到她老公快出車回來,我們才分開。

第二年五月初,我也畢業了,同時王姐生了個大兒子,這可把她老公還有他們家人樂壞了。

王姐在家坐月子的期間,她的婆婆在家照顧著她,我偶爾也會去看看小孩子,但是她的婆婆始終在家,我和王姐也不能怎麼樣。

有一次,她的婆婆要下樓買菜,我故意的在床邊逗著小孩子,等她的婆婆一下樓,我聽著腳步聲,確定她走很遠之後,我抬頭看著王姐,發現她也看著我。

「想姐姐了吧?」她問。

我說嗯。

我走到王姐的身邊,迫不及待的去吻她,脫掉她的衣服,露出她的大奶子,使勁的吸吮著,一股甘甜的乳汁從她的乳頭射向的的口中。

王姐的呼吸有些急促了,「姐姐知道你最愛吃奶,快,好弟弟,多吃點。我的奶水很多,很足的。」

我忘情的吸食了十分鐘左右,我怕她的婆婆突然回來,便依依不捨的吐出王姐的大奶子,幫他整理好衣服。

她告訴我說別急,等她婆婆走後,她又是我的了。

過了差不多一個月,王姐告訴我,她的婆婆明天或者後天就有可能要回去了,看來我們都很期待那時刻的到來。

今天早上,我剛剛起床,就聽見電梯裡王姐的聲音:「吳偉(王姐的老公)送媽回去的路上小心點。」她故意說的很大聲,我知道這是給七樓的我聽的呢。

我的母親托朋友給我找了份工作,今天是我去面試的日子,臨去之前,我告訴王姐我要去面試,等我回來再好好的陪你。

面試回來差不多十點了,但是王姐不在家,我只好失望的回家了,我在家的陽台上一直注意樓下的行人,希望能看到王姐,過了一會真的看到王姐回來了,原來她去買菜了。

我穿好衣服下樓去,就在她家門口和她遇見了,她穿著低腰的牛仔短褲,雙腿修長,上身穿著橘紅色的T恤,沒帶乳罩,所以胸前的衣服被兩粒翹尖的乳頭,突突的頂起,兩顆碩大渾圓的奶子在T恤下,不時上下左右晃動,很是好看,也吸引很多路人的目光。

我接過她手裡的菜,她把門打開就聽到了嬰兒的哭聲,她急忙過去看孩子,嘴裡說到:「小寶貝,是不是餓了?等一下媽媽就給吃奶奶。」

王姐叫我幫她去浴室找條綠色的毛巾,用冷水侵濕給她拿來,我當時一頭的霧水,但是我還是照做了。只見她掀起自己的衣服,用濕的毛巾擦著自己的奶子,她看到我不解的看著她,就對我說:「身上都是汗,寶寶吃起來會不舒服也不衛生。」我這才明白。

當我把毛巾送回浴室再回來的時候,看到王姐抱起哭鬧的孩子,露出左邊的奶子,正準備給孩子餵奶,當小孩子咬住媽媽的乳頭一下子就不哭了,我開玩笑的說:「哎呀,這個小色鬼,看來是餓壞了。」

王姐坐在床上我坐在她的右邊,我發現王姐右邊乳頭處的衣服濕濕的,而且痕跡越來越大,我說:「王姐,你這邊…?」

「哎呀,流出來了。」她說著,馬上掀起T恤,露出右邊的奶子,同時幾股白色的奶水,噴湧而出。

我看了十分的興奮。「不能浪費啊。」我說完,馬上過去用嘴堵住了噴射奶水的乳頭,用力的吸著。

「王姐,想不到你的奶汁流量這麼大,真好。」我邊吃奶邊說。

「去你的,你就知道欺負我。」她的臉一紅,用右手摸著我的頭。

「以後有你來了,就好了,等我漲奶的時候,就用不到自己擠出來,然後再扔掉了。」王姐說。

「你還扔掉?真可惜,好浪費啊。」我不禁用力的去吸吮,很怕浪費掉一滴。

「別急,慢點吃,現在就我和你,不急。」王姐笑著說。

「當然扔掉了,要不漲奶真的很難受耶,你看看。」王姐指著床頭放的一碗白白的奶水,「這就是我今天出去買菜之前擠出來的,要不你也喝掉。」王姐壞壞的笑著,眼睛看著我,我知道她在故意逗我。

「我還是喜歡喝新鮮的。」我說著,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來,於是問她:「王姐,你出去買菜怎麼不穿胸罩呢?這樣很容易走光的,你買東西的時候肯定會彎腰啊,這樣不就全被別人看到了嗎?

「我也想穿啊,但是…但是我的奶子現在變得好大,以前的胸罩都穿不下了。」王姐無可奈何的說的著。

「哦,是啊,王姐,你的奶子現在真的變得好大哦!」我曖昧的說著,說完又不停的吸著。

我覺得王姐的衣服有點礙事,索性把她的T恤脫掉。

「就算被偷看到,也沒辦法啊。還好他們也只是偷看而已,不像你,能看,能摸,又能吃,艷福不淺,是不是。」王姐說。

我嗯了一聲,感覺好幸福,我的下體早就硬的不得了了,王姐還說這些敏感的話刺激我。

我更加用力的吸吮。

「哎呀,你輕點,有點疼了。」王姐說。

我點點頭,她卻把頭轉向她的孩子,嘴裡說到:「寶寶,舅舅是個大壞蛋,欺負媽媽,還和你搶奶喝。」說完笑著看我,我知道她在說給我聽。

寶寶吐出了乳頭,好像吃飽了。

王姐把寶寶抱回嬰兒床,她彎腰將寶寶放下的時候,屁股正好翹起對著我,我再也受不了她的誘惑了,走到她的後面,抱住她,雙手掠過奶子,滑到肚子上,摸索著解開了王姐的腰帶。

「你幹嘛?這麼猴急啊?」王姐回頭看我。

「姐,我都想死你了,想你的大屁股。」說完,我脫下了王姐的短褲,看到了裡面白色的三角褲,我輕輕的脫掉王姐身上唯一的障礙。

王姐雪白渾圓的肥臀,頓時呈現在我的眼前,我的下體快要爆炸了。

我瘋狂的親吻王姐的大屁股,用舌頭挑逗她的陰道和肛門,偶爾用手輕輕拍打她的屁股肉。

「別拍,小點聲,別把孩子吵醒了。」王姐說。

我知道王姐她也受不了了,她的淫水順著大腿流下來,我全部用嘴舔乾淨。

「小凱,好弟弟,姐姐好…難受,我的逼…逼好久…都沒…被操了,剛生…完孩子…他(王姐的老公)怕傷到…我。」王姐胡亂的說著。

「那我…你現在行嗎?」我停下來,很擔心的問。

「沒事,我早好了,就是給留著給小凱用的呢。」王姐說。

我站起身,抱住她用嘴去吻她,她也回應著我,我們都退去了所有衣服,一絲不掛、光溜溜的相擁走到床上躺下,我咬住她的乳頭,右手撫摸著她的陰道口。

王姐扭動著腰身,用祈求的口吻說:「小凱…好哥哥…親老公…你還等…什麼呢?快點來…操我…幹我…吧…我的…逼逼好…癢…好想…被你的大…雞吧操…哦…」王姐開始浪叫著。

我起身,分開她的雙腿,看見陰戶已是淫水成災了,我扶著陰莖對準她的陰道,用力一頂,整根雞巴一插到底。

「啊…」王姐大叫一聲,我感覺她的陰道一陣收縮,夾的我好爽。她的雙腿夾住我,用手撫摸著我的前胸,我很有節奏的抽插著,每一下都插到底。

「哦…親老…公…你…好棒…大…雞巴…真有…勁…幹…的姐姐…的逼逼…好爽…好…舒服…」王姐浪叫著,「小凱…好哥哥…親老公…的大…雞巴…在操…在操…姐姐…的臭騷…逼…姐姐的…臭逼…騷逼…好爽…好舒服…啊…啊…」

我全身酥麻了,她這樣的話刺激著我身上的每一個細胞,加大我體內荷爾蒙的分泌,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女人在做愛的時候說髒話。

「姐姐,你的逼不是臭騷逼,是我最喜歡操的小逼逼,姐姐的逼逼不臭,也不騷呢。」我說。

這個時候,她的孩子醒了,但是沒有哭,躺在嬰兒床裡歪著腦袋看著我們。

王姐看了一眼,嘴裡說:「寶寶,不要…看,舅舅…在對…媽媽…好,舅舅…在…愛媽…媽,不要…看,不要…看媽…媽被…舅舅…操…被…舅舅…幹…媽媽…的逼…好舒服…」其實一個小孩看懂什麼,我知道這些話是說給我聽的,王姐在用語言刺激我的慾望。

「姐姐真好,我都想死你了。」我說著,看到她風騷淫蕩的模樣,我更加的興奮了。

「我也…想你啊。」她閉著眼睛,一邊享受一邊說。

「姐姐,你哪裡想我啊?你都想我哪裡呀?」我問說。

「我哪…裡都想…你,嘴巴…想你,奶子…想你,逼逼…也…想你,想你…的嘴…親我,吃我…的奶…子,想你…的大…雞吧…操…我的…逼…啊…啊…噢…啊…,操逼…好爽…啊…。」她昂起頭,蠻腰不斷的扭動著,嘴裡大口的喘著粗氣,雙手在自己的身上撫摸著,抓弄著自己的奶子,一股奶水像噴泉一樣噴射出,落到她的胸前、肚子、還有床單上。

「姐姐,不要擠了,好浪費啊,等一會我還要吃呢。」我真的有點心疼。

「哎呀,好弟…弟,你現…在來…吃,我的奶子…奶水…都給…你吃。」她張開雙臂作勢要抱我入懷。

我俯身下去,咬住乳頭,大大的吃了起來,甘甜溫熱的奶水被我吸到嘴裡。同時下體加大了力道和速度,王姐雙手抱住我的頭,用力的往下壓,我整個臉全部貼在她的奶子上了。

「啊…啊…好爽,對,好…弟弟…好老…公,大口…大口的…吃,用力…的吸,啊…啊…,使勁的…操我…幹我,我的…臭逼…騷逼…好…舒服,頂…到了…頂到…花心…了,操…操…操,爽…高潮…啦…啊…啊…啊…」她說的每一個字都進入我的耳朵,我感覺她高潮到了,同時我也被她的浪語推上了頂峰,我將這一年來所儲藏的精子,全部射入了她的子宮。

我們抱在一起,我撫摸著她的奶子,她躺在我的胸口,她的手指在我身上滑來滑去,嘴裡溫柔的說:「你的精子好熱啊,我喜歡精子在我體內橫衝直撞的那種感覺。」

「你的逼裡也很暖和啊,而且很滑哦。」我說著,她抬起頭看著我,給了我一個笑臉。

「姐,我想讓你餵我吃奶,就像你餵你家孩子那樣餵我吃。」我說。

她說好。我就坐了起來,她讓我躺在她的腿上,然後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夾住右邊的乳頭塞進我的嘴裡,右手撫摸著我的陰莖,一會兒,我的陰莖在她的手裡又硬起來了。

這一天,除了喝水和吃飯,我們都在做愛,好像要把這一年所欠缺的都補回來。直到很晚她老公快回來了,我才依依不捨的離開她家。

當我拿了第一份薪水,跟我媽媽商量之後,我給王姐的孩子買了幾件新衣和兩箱奶粉,算是對吃她媽媽奶水所做的補償吧。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