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媽媽叫李巧燕,44歲,豐滿秀麗,三圍32B,24,34,身高五尺二吋。媽媽是個不太愛動腦根的人,但就是愛打麻雀和愛講面子,偏偏又不服輸。也因為這樣,常常讓她得理不饒人,以為是佔了一點便宜,其實後面又吃了大虧。

像她平常是很少喝酒的。但是只要讓她一沾上幾杯,那可是變了另一個人似的。

有一次,陪媽媽去參加她的一位姐妹的結婚宴。由於媽媽在喜宴中,遇見幾位多年不見的朋友,一時興起,所以就多喝了幾杯。沒想到媽媽的酒量明明不行,卻硬要在她那些好朋友面前撐場面。宴會快結束時,她已喝得是滿臉通紅,整個人已分不清楚東南西北,差一點要吐出來呢…回家時還得要我攙扶才上得了車。媽媽的個性就是這樣,明明沒這個能耐,卻硬要強出頭。

剛剛在喜宴時,其實我已經幫媽媽擋了幾杯,但因為我還要開車回西環,實在也擋不下去了,媽媽卻還是硬要找人單挑。這下可好了,喝成這樣子,可把我累死了,得想個法子治你一下。

等宴會散場,已將近晚上十一點多了。媽媽終於在她們那幫姐妹聯攻之下喝醉了。

但若不是我硬拖著媽媽將她扶上前座,綁上安全帶,恐怕媽媽還會再找她那些舊朋友續攤下去。

不過一開始我倒是沒有想太多,單純只是為了讓媽媽感覺舒服些,我就把她的上衣的鈕扣解開兩顆,並且把她的裙腳的右側拉鏈也拉上到腰,再把裙擺打開,這樣一來也就看到她的白色Lace內褲了。

我這神來一筆的舉動,反而讓我一時興起多年一直想要實現的念頭-曝露我媽媽的淫念啊,呵呵。

那一天媽媽是穿著黃白相間的套裝去參加喜宴的,看著她倒臥的模樣,還真是引人無限遐思呢。

我乾脆把她的上衣的鈕扣全解開,直露至肚臍,白色Lace胸圍也解開了,胸圍是前開式的,很易解開。媽媽好像已被酒精給徹底麻醉了,斜躺在前座上,深深地沉睡,對於我動手解開她的胸圍,倒是沒什麼特別的反應,繼續睡她的。如果是在平常對她這樣做,準被她賞兩巴掌。

等車子上了高速公路,在回家的路上,一邊開車,一邊看著媽媽的雪紡紗織成的薄上衣;那兩側的領口,被解開的鈕扣正向外鬆開。那綻開的衣縫,可以清楚地看到:鬆開的胸圍下,隱約的乳頭不時彈跳出來透氣。

看到此景,令我也莫名地亢奮了起來。我甚至想刻意地讓媽媽展現她的裸體給旁人觀賞。那種犯罪的醜陋快感,一下襲上心頭,竟比平常跟媽媽做愛時射精的高潮,更讓我感到亢奮的莫名。

車子過了西隨,我就故意將她旁邊的車窗搖下,風灌進來的時候,把她的上衣吹的像是要飄散而去,鬆脫的胸圍更是像落葉般要抖落開乳房,露出半點乳暈。媽媽白晰的皮膚,潤紅的臉頰,輕薄的上衣,微露的酥胸。

我開車到油站,心中想著如何暴露媽媽。我把媽媽的椅背拉下,讓媽媽半躺,車子的擺動已露出了媽媽的一方乳頭,我再把媽媽的左腳提高把一整條小腿掛到車窗外,媽媽穿著一雙黑色幼帶高跟涼鞋,有4吋高,配合白皙的腳趾和真珠白的趾甲油,非常性感,而且只要望進車內,就一定能看到媽媽的內褲和露出的乳房。

這幅景象,倒讓我想起A片中常把自己的媽媽赤裸地捆綁起來,然後牽著狗繩,遊街示眾的情景。如此的淫虐想像竟讓我也有著幾分相同的快感呢。此時若開車經過,而瞄到的男人不就開心死了、鐵定舉旗敬禮。

我把車子開得慢慢的,好讓所有的車都會在我車旁越過,差不多每三個人。就有一個注意到媽媽的裸露,特別是車身高的那種。有個騎電單車的還一路跟了我們10多分鐘,把媽媽看過夠。

我特意開車到油站,那裡清一色是男人,媽媽可以被視姦一會了。我把車子停到,馬上有職員招呼,他一眼便看到媽媽掛在車窗外的美腳。我交下了車匙,自己一個走到油站的便利店。我偷偷回望那職員。他也小心地看我離去遠了,找多叫了兩個同事,一面扮作擦車窗一面偷看。有人還用手機拍到照片。我也不去阻止,最好把媽媽的淫照上載到網上,滿足我暴露媽媽的快感。

這時其中一人竟大膽地伸手入車,不知對媽媽做了什麼,我也覺得可能不太好,就隨便買些飲品回車了。他們也反應不慢的,在我步出便利店時已回到自己的工作處,好像一切從沒發生。我結了賬,上車開走,才看到媽媽的衣襟被大大的張開,兩個乳房已完全露出,內褲也亂了,打出了一邊陰唇,可以想像媽媽剛才被如何凌辱。我下體又脹大了。

在開車回家的路上,我就在想,何不在地下室停車場讓媽媽被強姦呢?!肯定非常刺激。於是我就開始籌劃如何在地下室停車場姦淫媽媽。

車子回到了西環,我媽媽也真是厲害,車子都開到地下三樓的停車位了,她居然睡得都沒翻身。不過這樣也好,待會兒搞她的時候,就不會被發現了。

我把媽媽扶到電梯旁的走廊,那裡沒有攝影機,所以在那兒被搞應該會很安全,萬一真的有人進出,也可以很快脫身,而不被發現。而且這個停車場在過去一年已發生了兩次夜歸婦女被強姦的案件。

我把媽媽喚醒之後,她還是一臉疲睏的倦樣,眼皮還不大想睜開。媽媽就任由我扶著走出車外。

我還故意不把媽媽的裙子拉鏈拉好,讓媽媽的窄裙鬆垮的斜吊一邊,這樣她的白色內褲就露出很明顯的一片讓人給瞧見了。

這時候若有其他男人看到,肯到會引起他們大流口水、陰莖勃起,上面流,下面也流。

她的胸圍可是春光大洩啊。雖然乳頭只有一點點露出來,但是胸圍也只是晾在她胸部,再加上她的上衣是輕薄的雪紡紗,這種材質的布料,輕柔好穿,透氣舒服,很多OL的套裝襯衫都很喜歡用這種材質。

但這種布料因為纖維特細,織法寬鬆,所以相當透明。所以當我扶著媽媽走出車外時,由於她戴的胸圍已被解開,她一走起路來,胸圍杯也是一落一落地搭著,步伐再大一點的話,乳頭及乳暈還是會很容易洩了出來。

她整個人上半身幾乎是呈裸胸狀,裙子的拉鏈也被我拉到腰上,上衣不但已露出裙外,窄裙也成45度角,斜垮了下來。

這時若有人經過,肯定會認為我是強姦犯,正姦完被害人,並且正拉著衣衫不整的被害人,準備逃逸呢。只有自己親身體驗過那種曝露的快感與樂趣,才能體會到版上為何有那麼多曝露人媽媽的同好沉迷其中啊。

就是這種淫蕩思想,讓我在扶著她走下車的時候,便毫不猶豫地吃起她的豆腐。趁著摟著她的腰的時候,就刻意地摸摸她的胸部。

也只有這個時候,我才能如此蹂躪她,平常的時候,她哪肯這樣啊?

媽媽,我今天一定要讓人操爆你。

我把她扶到樓梯間時,關上了活動門,將她稍微側靠向牆壁,然後把媽媽座到梯階上,再把雙腳張開。我輕輕走到水制房之內,靜靜的從門隙向媽媽偷看。皇天不附有心人,我只等了二十分鐘,就見到停車場的護衛在媽媽後面出現。

我這時才看到媽媽坐著的梯階有些濕濕的水漬,原來媽媽失禁了,連白色的Lace內褲也濕成透明了。護衛員搖了搖媽媽,但媽媽只是半醉半醒,神志不清,護衛員大膽地摸了摸媽媽濕濕的下體,一面和媽媽說話。

到確認媽媽不清醒,護衛員就抱住她面對著面,開始吻起她的嘴唇,臉頰。當護衛員的舌頭在她的嘴巴內翻攪時,媽媽也反射式的捲起她的舌片,跟護衛員的唇舌,互相舔弄。媽媽的舌頭退無可退,護衛員越吸越大力。

護衛員的舌頭鑽向她的舌根,恣意地刮取她的整個舌部,惹得她口水是嘩啦嘩啦地直流。

「嗯!嗯..」媽媽恣意地享受此刻護衛員對她的吸與舔。

媽媽的臉是享受的表情,護衛員吸吮著她,她也在吸吮著護衛員,有一句話說,男人的吻是最好的催情春藥。離開她的唇舌,順著臉頰舔了下來,化妝水的淡淡香味襲來,又是令護衛員感到振奮,這清香無異是一股神奇的摧情藥。

順著她的右側肩胛骨一路吻下來,到了腋窩,舔了幾口。輕輕抬起她的右手臂,護衛員伸出貪婪的舌頭,舔著媽媽的腋下,她反射的縮了一下。

「哼!有點癢!嗯...」她嬌嗔地說著,「好癢!嗯!好癢啊...嗯!癢啦!嗯!嗯...」腋窩可是大部分女人的性感帶。

媽媽又怕癢,吻這裡,護衛員鐵定已把她搞得欲仙欲死。

「癢啦...嗯!癢啦!嗯...嗯...人家...人家...」媽媽越是哀哀叫,護衛員越是舔得起勁,在媽媽的腋窩隨意吸舔,口水沾滿媽媽的腋窩,混著腋下的汗水,獨特的氣味可真是令護衛員興奮啊。舔完右邊骼肢窩,接著舔左邊的。

舉起媽媽的左手,這邊腋窩下的汗水卻也累積了不少,嘴巴一靠近,鼻尖就聞到些夠嗆的強力春藥。

剛才舔右邊是用舌頭大片地碾過,是比較粗鄙的,雖然媽媽也是被舔得浪語呻吟連連,現在換邊,再耍舊把戲就太遜了,技法當然也要跟著改變。

其實從前爸爸跟媽媽做愛的時候,可能已經淪於公式化了,根本疏忽媽媽的身體還有很多地方是所未曾仔細探索的。也多虧我這神來一筆的奇想,居然在社區的地下室停車場的樓梯間讓媽媽享受到被強姦,才有機會仔細地觀察到媽媽身體上的細微之處。

我也真是他媽的夠厲害,想出這鬼點子。

護衛員開始用舌尖輕觸媽媽腋窩下的皮膚,接著再細細地摳著,可能因此產生了強烈的觸感,讓媽媽上半身著實抖了一顫。

「啊!好癢喔!嗯..」媽媽又浪起來,我就是喜歡媽媽現在求我的淫態。一摳就一顫,媽媽的身體也太敏感了吧。但護衛員還是很盡職地將她這整個腋窩,細細地用舌尖給回過幾遍。

此時的護衛員讓她感受到無比強烈的衝擊快感。她用左手輕拍護衛員的肩膀,嬌嗔地說:「人家這樣會不行呢!!!。」

「哪裡會不行?。」然後護衛員奸笑著對媽媽說。

「嗯..」媽媽羞怯的語調,幾乎讓躲在水制房的我聽不到她說的話,「人家那裡會想要嘛。」

「哪裡嘛?你要說清楚嘛。」護衛員故意問她。

「喂,你很故意勒。還故意這樣說人家。」媽媽嘟著嘴抗議說。

「是嗎?我哪有。」護衛員故意沉下頭,順著她的臉龐,延著脖子吻了下去,在平常的時候,媽媽即使脫光光站在我跟前,都很難引起我的性趣,而在此時,不知是酒精催化的關係,站在外面的媽媽,卻是有著截然不同的感受。

媽媽的輕薄上衣,開了全有扣子,展露而出的乳房,透露著無限風情,透明的薄紗上衣,清楚地讓她胸部呈現全裸露狀。

原本應和乳房緊密包覆的胸圍,卻早已被撥了開來,散亂地垂掛在乳房的下緣,兩顆小乳暈,就像半切開的哈蜜瓜,俏皮地晾在媽媽的胸前,小而美,堅而挺的乳暈上頭,各黏了顆小葡萄乾,煞是迷人,不稍微舔個幾下,就太暴殄天物了。

很自然地順口舔了左右兩顆的奶頭。或許是樓梯間的空氣不流通的關係,護衛員和媽媽身上也漸次流出不少汗水,就在護衛員吸吮著媽媽的乳頭時,不時會舔到滲流到整個乳房上的汗珠,舌頭的味蕾品出淡淡的鹹味,雖然不是那麼可口,卻也有著特殊的風味。

吸舔著媽媽柔軟的乳房組織,伴著鹹濕的汗水再混著媽媽身上特有的體香,那可是帶著嚼勁呢。

媽媽大概也被護衛員吸上了癮,不僅嘴裡浪淫著「嗯...啊!嗯...」身體也不斷地輕巧地扭動著。

看著媽媽的扭動的身軀,該是吸彈功絕技上場了。

趁著媽媽還在享受吸乳快感,全沒發覺是自己的兒子在偷窺著。

護衛員出其不意地將媽媽半個乳房吸進嘴裡,然後撕咬著乳頭。媽媽可能也感受到這痛楚,慌亂的眼神,輕細地哀求著:「不要啦。痛。」

他就是要你痛啊,白癡。護衛員那會理會她的哀求,繼續撕咬著含在嘴內的乳頭。力道由小而大,由輕而重,由淺而深。

護衛員的牙齒彷彿就像自動切菜機一樣,將送進來的食材,不分青紅皂白,一律切!切!切!含在嘴裡的媽媽的葡萄乾,被護衛員這樣往復切削,刺痛的衝擊不衝破大腦才怪。

「不..要..啦..痛!乳頭快斷了。」媽媽像是失心瘋似的苦苦哀求。

媽媽愈是這樣哀求,反而更是激起護衛員的深層虐待欲了。

當然乳頭是不會把它咬斷的,那還得了。但是就在痛楚的極限邊緣,放了!又咬。咬了。又放。放了。又咬。可是把媽媽搞得是整個上半身幾乎癱掉。吸完右邊,開始吸左邊。鋼牙切菜機又重新啟動,咬牙忍著的媽媽,知道接下來的這一刻又將受盡凌虐。

她知道,無論她怎麼求球,護衛員根本不會理會的,也只能期待這一刻能盡快過去。

左奶比起右奶,鹹味更重,媽媽的體味,也幾乎被掩蓋過去。看來媽媽這一手荷包蛋,鹽巴下得重些,淫虐的味道嘗起來,就是有點不對胃。

雖然吸吮左乳的力道比起右乳要輕些,但還是讓媽媽失了魂,離了竅,媽媽癱在護衛員面前就好像一隻死狗任由搖晃。

「啊..你好壞哦..人家的奶頭都快壞掉了啦。」媽媽擠出一絲氣力抗議道。

看來媽媽的體力已被耗盡大半,這有點像是打仗時,護衛員運用奇襲戰術,四處點火,不僅將敵軍的先遣部隊給擊潰,更把它的主力部隊給打散了,在它還來不及重新集結之時,四周已被護衛員的中鋒主力給團團圍住了。

媽媽,你死定了!我一定要看著你被姦爆!準備出征的光榮時刻已經來臨了!

「我開始要操你了。」護衛員輕聲地在媽媽的耳垂邊說著。

不知她有沒有確切聽到,只聽到她很敷衍的應了聲「嗯...」,然後她還很神奇的,眼睛都不睜一下,繼續她的太虛神遊了。

看她這副淫蕩的模樣,當然更讓護衛員色心淫性大起,下面的弟弟早已凶硬多時,準備好好教訓對面沒教養且只會失禁的妹妹了。

護衛員用右手將她的內褲撕了下來,很快地滑到她下體的叢林密穴。她的陰毛雖稱不上濃密,但滿佈在陰穴四周,仍構成很好的緩衝地帶。

護衛員用兩根手指頭,摳起她肉穴旁的陰毛,來回地這樣唰唰地磨擦,可把她的下體也催出些許的灼熱感了。

她的屁股受此刺激,也不時扭動起來,強烈的瘙癢,讓媽媽又是一陣錯亂:「嗯..嗯..啊..」

看著媽媽的淫態,內心深處不禁浮起一股強烈的感覺,今天可以看到媽媽被搞到哭爹叫娘不可。

好菜開始要端上來囉。接著,護衛員用手探進她的淫穴內,不斷溢出的淫水,早已將兩片穴肉浸得溫潤而飽滿,濕潤的穴肉裹著黏稠的淫液。

好滑溜的感覺啊。撥開兩旁的穴肉,先用食指伸了進去,可能是因為我跟媽媽都是立姿的關係,穴洞口雖柔軟易攻,但是進入穴內,兩側的璧肉卻緊實地壓著,好不容易鑽了進去,媽媽的骨盆筋肉,也團團堵住。

或許是這樣的鑽探太過刺激,媽媽也不斷地抽搐著低吼,「嗯..啊..哦...」

當然媽媽也知道要改變姿勢,以舒緩這痛楚。她將左腳微微抬起,把整個人的重量放到右腳上,如此穴洞終於鬆開了些,護衛員的食指也才滑順地插了進去,它就像是開路先鋒,在裡頭挖來摳去的,探了探。

媽媽的穴洞緊而密實,應該除了爸爸之外,沒被其他男人用過。接著,振動回轉探針要啟動了,食指左右回轉,轉啊轉的,應該碰到子宮口了。

護衛員用指甲刺了一下,媽媽也「嗯!」的一下,哈,真是好玩。刺幾下之後,要加重口味了。將中指也擠了進去,「啊!」在插入的一剎那,媽媽雖想忍住,但還是一聲低吟。

護衛員的中指進去之後,兩根指頭在媽媽的穴洞內,就略顯侷促了,穴肉緊緊地包住指頭,媽媽的穴洞可真是狹小緊實啊。

隨意翻轉幾次,可能因此太過強烈了,沒多久她的肉穴淫液更加狂洩而出。兩根指頭和著淫水,噗吱,噗吱的搗弄聲,從她下體的蜜穴,聒。聒。地竄出,她感受到這刺激,「啊!咿!哦...」淫浪聲不斷從她的嘴裡噴出,逼得她早已失神的眼珠子更加往上翻。

搗弄幾分鐘之後,好戲要上場了,護衛員的小弟弟已經升起柴火,蓄勢待發,準備大操一架了。

接著,護衛員解開制服的皮帶,再拉下拉鏈,將硬邦邦的小弟弟掏了出來,對準媽媽的穴洞,在洞外稍為磨蹭個幾回,龜頭沾滿了媽媽的淫液,再溫溫地擠了進去,還好媽媽的穴洞剛已被護衛員先翻過了,所以就很順利地插到底了。

媽媽被我這樣一插,除了剛插入的那瞬間,「啊.....」的一聲,倒抽一口之後,便也是很享受地呻吟著。

由於護衛員手按媽媽的嘴,不能叫出來,所以她也只好忍著,「吱!吱!嗚嗚!嗯!啊....」地呻吟著。第一次在停車場看現場強姦,而且是自己的親媽媽的第一次,果然刺激感特別強烈。

由於護衛員用雙手撐起媽媽的屁股,整個人也幾乎被托起,因而使得龜頭更容易深入,但因為媽媽的整個重量都往下沉,雖然頂進了媽媽的子宮口,卻可以感覺到穴肉緊緊吸住陰莖,陰莖磨擦著穴洞混著淫水,涮得噗滋,噗滋地響。

接著護衛員再使出一記賤招,雙手托著媽媽的屁股,往外撐開,再用右手的中指,頂著媽媽的屁眼,趁著媽媽往下落的時候,很順利地將右手中指插進媽媽的屁眼的穴洞中了。

媽媽被這樣前有陰莖,後有中指的包抄雙插入,一下醉意全消,整個人忽然醒了過來,瞠目結舌地望著護衛員,但又不敢叫出來,只能「吱!吱!嗚...嗚...」地低吟。

護衛員知道我跟媽媽這下子性慾被帶出了,乾脆豁了出去,也就更加肆無忌憚地操她了。

沒多久,龜頭在穴洞裡往復穿刺,把媽媽頂得是精癢無比,上氣不接下氣。尤其是用力凸到子宮口時,更讓媽媽是睜大眼睛,滿臉通紅,好像全身血液都往頭頂上衝。

媽媽可能受不了護衛員的蠻幹衝擊,兩手抓緊護衛員的雙臂,指甲幾乎要崁入他的手臂內。

可是很奇怪,護衛員的情緒卻反而更加興奮,趁著此時當然更要加以凌虐她。

我把自己幻想就是那無惡不作的護衛員,在夜裡攔截良家婦女,把她拉到幽暗的角落,予以強姦,那種快感,實比平常的做愛,快活數十倍。

護衛員堅硬的陽具在媽媽的穴洞裡,頂到媽媽的子宮口,龜頭雖然被堵住了,但仍想盡辦法,挺直腰桿,奮力擦撞。

媽媽子宮的肌肉,被護衛員的螺絲鋼條,不停地左鑽右旋,好像被攪爛般。

媽媽用力地抱住護衛員,嘴巴瘋狂地吸吮著護衛員的臉頰,嘴裡雖然嘶喊著:「不..要!我!快!要..死...了!啦....」但她的眼神卻又好像在求護衛員,再!來!幹!她!越是這樣,就更加想讓護衛員有種想要把她強姦到死的慾念。

她只要手臂一放鬆,整個人的重量就往下沉。迎接她的美穴的,正是護衛員下體那根粗大的鋼釘,就正好在下面等著往上戳。

有幾次護衛員的陰莖直辣辣地插入之後,堅硬的龜頭,如入無人之地,好像要穿過她的屁股一般。媽媽被刺得實在不知如何忍耐,居然眼角流起淚來,嘴裡不停顫動:「嗯...啊...嗯!啊...」

看到她這樣副模樣,反而令護衛員更用力刺她。她只要稍微一下來,就被護衛員的鋼釘一刺,整個人像被電到,死抱著護衛員的頭,再往上衝,然後一下來,被刺到,再往上衝。

護衛員趁體力上來時,在她往下坐的當兒,還趁機抓緊她的屁股,狠狠地把她整個人往下拉,鋼釘順著穴洞釘了上去,感覺龜頭好像要撞破子宮口一般,一瞬間媽媽很像被一顆大石頭壓住,痛苦萬分。護衛員更加興奮與得意了,狂亂地吸吮著媽媽的乳頭。媽媽也感受到護衛員對她的衝擊,神情也更加高亢。

媽媽的乳房部位,此時就像一道美味的甜點,任護衛員咀嚼。雖然媽媽平常只有32B的尺寸,但此時,卻像被吸過了頭,而腫脹了起來,胸型也更明顯地堅挺起來,乳頭被狂吸咬之後,鮮紅不已,彷彿血液被吸了出來一般。

有幾次可能是護衛員咬的力道過大,讓她痛得幾乎是眼淚都快滴出來了,又不能叫出來,只能夠死命地抓住護衛員,然後像個被電到的猴子一直想要掙脫。

她越是這樣,反而促使護衛員更是使盡全力,用雙手緊緊地夾住她的屁股,而如此一來,她的穴洞也就被護衛員的硬棒給插得更為深入,子宮口的壁肉跟護衛員的龜頭在狹窄的穴縫中互為衝撞。推擠。

其中還混雜著我跟她的淫水,而這不斷湧出的淫液,竟順著護衛員的陰莖,沿著睪丸包皮,再從兩側的大腿,潺潺流了下去。像是一條蜈蚣從護衛員的陰莖往下爬過去,淫水流過的路線,隨之就像蜈蚣爬過所產生的刺辣無比的痛楚。

但也因為如此,反而更激發護衛員的變態性慾,為了男性的尊嚴,他可不能輸!這更促使護衛員用力地夾緊屁股,撐著陽具不斷地挺進,操入!抽出!操入!抽出!操入!堅硬的陽具彷彿要擠破她的子宮口了,凸進到連她的腰椎骨頭都快碰觸到了。

媽媽的汗水不斷地滲出,濡濕了襯衫,活脫脫就像一尾滑溜的泥鰍,一不注意,好像就會從手裡溜掉一般。

就這樣,來回往復有二,三十次吧,護衛員也不知哪來的神力,居然能夠硬是撐住,可能跟她的背貼著牆壁,吸收了她的一部分重量,護衛員才能夠那麼輕鬆把她攪到這個樣子。

護衛員和她的淫水甚至延著她的大腿內側滴了下去。媽媽的眼神被護衛員這麼一操,早已失神,嘴角不斷地流了口水出來。雖然立姿的體位不是很舒服,但還是搞得滿身大汗。

就這樣,大約抽插了十幾分鐘,由於在這種場合龜頭比平常更是敏感,而瘙癢更是難耐了,就像是有著幾百的螞蟻正在瑰頭上亂竄、啃咬~~雖然興奮,但護衛員還是撐到最後,忍到精關真的快撐不住了,最後一股作氣,終於在媽媽可愛的穴洞中,洶湧地射入護衛員的精液。

那一瞬間,可能有三至五秒吧,整個人所承受的巨大衝擊,大概是護衛員這輩子第一次碰過。等神智稍為回神過後,看到媽媽,則是緊閉雙眼,全身僵硬,被護衛員抱住,幾乎停止了呼吸,整個臉像是被某種外力所重重擰捏,而顯得變形扭曲。

我知道這一趟搞下來,恐怕也是護衛員把她給操翻了,尤其是最後一刻,滾燙的精液,噴進她的子宮的那一霎那,說不定把她的整個陰道都給燙熟了,最內裡的子宮經過數十次的衝撞壓擠,媽媽的子宮口大概也被護衛員搗得跟絞爛的肉屑沒什麼差別了,等拔出陽具之後,累斃的龜頭還厚厚地牽著絲,像是勾芡般拖住媽媽的蜜穴呢。

護衛員射出之後,媽媽這時也有一點點酒醒了,護衛員就和媽媽稍為整理儀容,自己的制服還未穿好就走了。

媽媽眼神矇矓,可能還未醒覺到自己被強姦了。幸好現在是晚上兩三點,停車場出入的人不多,媽媽媽也不會認得強姦自己的人,不然常常碰面還真是尷尬呢。

我從水制房走出來,看到旁邊的樓梯地上殘留著好幾坨液體狀的痕跡。也不知是媽媽的淫液還是護衛員的精液,雖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但當在公共場所行看媽媽被強姦,而且還沒被發現,還真是蠻有趣的呢。

我把半醒的媽媽扶回車上,媽媽又沉沉睡去,不知是酒醉還是被幹得累了。媽媽一身脂汗,全身的衣物都濕透。我整理了一下媽媽的頭髮,讓媽媽躺在座位上,把胸圍扣上,但穿回的內褲真是濕到不得了,是因為之前失禁吧。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