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媽媽劉月好的性生活一直充滿了情趣,這種情趣是在八年前媽媽離婚後,一點點積累起來及逐漸濃厚的。我們都知道,夫妻生活在一起久了,必然會產生厭倦,包括性生活,所以爸媽離婚後,各找樂子令性生活保持新鮮感。

我發現媽媽和我一樣,有一種很強的童心和埋在心底的淫亂欲望,於是我們不謀而合,決定在今後的生活中加入一些性的調料。當然,一切都會在秘密的情況下進行,絕對不能讓熟悉的人知道,畢竟,我們還需要平靜的生活,因為我媽媽好歹也是個中學教師。

於是,我們從一些小動作開始,比如在公車上她幫我手淫或她心甘情願地被別人吃豆腐,比如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們共同上公用男廁所或女廁所裡做愛;再比如她不穿內衣去逛街,下面插一根不太粗也不太長的橡膠棒。每一次我們都在緊張中領略著一種不同尋常的刺激,並樂此不疲。

對了,先介紹一下我媽媽吧。她今年45歲,5尺2吋,體態豐滿而絕不肥胖,三圍是36D、26、34,她的皮膚很白很細,論長相也就中等偏上吧,喜歡留一頭直直的長髮,眉目清秀,常帶著一種迷惑人的羞澀。

那天大概是夜裡十點鐘吧,我和媽媽在外面吃飯回來。為了健康需要,我們從飯店步行回家,不太遠,但中間要經過幾個偏僻的胡同。我們邊走邊聊,我忽然靈機一動,說:「媽媽,如果你一個人走在這裡怕不怕?」

媽媽笑著說:「不怕。」

我說:「你不怕有流氓?」

媽媽說:「流氓有什麼可怕?不就是想佔點便宜嘛,又不會要人命。」

我問:「你不會反抗?」媽媽很認真地想了想,撒嬌地說:「當然不會了,他愛怎樣就怎樣了,說不定……我還會……還會……」

「還會怎樣?」我追問道。

「還會配合他呢!」媽媽說完後摟著我笑起來。

我也笑了,拍了拍她豐滿的屁股,小聲說:「我知道,其實你巴不得有男人強姦呢!」

媽媽也反擊地一手抓住我的下面,笑嘻嘻地說:「是又怎樣,你又不忍心虐待我!」

我們平時這樣嘻鬧慣了,而且四週無人,沒有什麼顧忌。我們小聲鬧著、走著,一會兒後,我的手無意間從後面伸進她的胯下一摸,天哪,竟然濕了!我剛要取笑她,她忽然小聲衝我「噓」了一聲,說:「前面有人。」

我抬頭一看,遠處是有一個人影,正慢吞吞地向我們這邊走來,看樣子是個男人。那一瞬間,我有了一個主意,我拉住她,壞壞地笑著說:「媽媽,我們玩個遊戲,那是個男人,你敢不敢和他玩玩?」

媽媽打了我一下:「討厭啦,誰知道是好人壞人?」

我說:「看那樣子不可能是壞人。再說有我在,你怕什麼?只不過讓他佔點便宜而已,沒關係的。」

媽媽知道我們又要玩遊戲了,一下子興奮起來,一臉潮紅地笑著,說:「好吧,你躲起來,看我的。」

於是,我躲到一面牆的拐角處,藉著昏暗的路燈向外窺視。媽媽向我做了一個調皮的手勢,示意我不要動,然後拽了拽衣裙。我媽媽今天穿的是一身淺藍色的套裙配上5吋的高跟鞋,很像職業裝,很有型,把她的胸、腰、臀勾勒得線條清晰,兩條白嫩的長腿露在外面,既端莊,又性感。

那人影越走越近了,忽然發出兩聲咳嗽,聽聲音好像……好像是個中學生。媽媽顯然也聽出來了,回頭向我看了看,面色有點為難。不知為什麼,我衝她揮揮手,示意她過去,於是,媽媽不再猶豫,慢慢地向那人迎面走去。

不一會兒,她與那人就要相遇了,而我此時也終於看清那個的面目,是的,那是一個中學生,看樣子有十四、五歲吧,背著手提袋,慢條斯理地走著,那雙老眼直直地盯著我媽媽。而我媽媽則低著頭,我從後看不到她的表情。

就在兩人即將交錯時,就聽我媽媽「哎呀」一聲,好像被什麼絆了一下,竟張著手向中學生撲去。那少年嚇了一跳,但反應還算迅速,也張開手把我媽媽接住,一瞬間,兩個人竟然牢牢地抱在一起。

我媽媽並沒有馬上掙脫開,只是緊張地說:「嚇死我了,嚇死我了!小哥哥,謝謝你呀!」

那中學生竟也沒有馬上放開我媽媽,還拍了拍她的後背,說:「不要怕,不要怕。姨姨,走路要小心些呀!」

我媽媽這才鬆開手,想試著向前走,隨即她又「哎呀」一聲,然後就蹲在地上,捂著腳踝,呻吟著說:「我的腳……好像扭了。」

中學生連忙也蹲下來,關切地問:「哪裡?哪裡扭了?我看看。」然後摸向我媽媽的腳。我媽媽站起來,伸出右腳說:「就是這隻,哎喲,好痛呀……」我心裡暗笑:媽媽的戲演得太完美了!

那中學生握住媽媽的右腳,慢慢揉起來,邊揉邊說:「姨姨,你放心,我灰學校學過急求,對按摩很在行的,放心,我給你揉揉,很快就好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中學生倒也像些模樣。

我媽媽被他一揉,禁不住呻吟起來,那聲音聽起來……嘿嘿,誰都可以想像得到是叫春,而且單聽那聲音,是怎樣理解都行的。果然,不一會兒,中學生就抬起頭來看我媽媽,那目光中分明已經有了色意。

媽媽正在享受,聽那中學生說:「姨姨,你把腳抬起來點,我這樣低頭好累呀!」媽媽聽話地抬起腳,手扶著旁邊的牆。我馬上明白過來了:中學生要行動了!你想啊,我媽媽的腳抬起來後,她那短短的裙子也就抬高了,而中學生從下向上看,那裡面的內褲不就盡收眼底了嗎?好個少年,果然不太厚道。

少年一邊揉著,一邊不時用掃一眼媽媽的裙內,慢慢地,他的手開始不受控制地向上移動,越過小腿、膝蓋,還在向上……突然,我媽媽身子一震,吟叫了一聲:「小哥哥,你摸到……摸到我的下面了呀!」

少年似乎已經沒有太多的顧忌,竟直接在我媽媽的裙子裡隔著內褲撫摸了起來,色吟吟地說:「姨姨,你的這裡怎麼濕了?不是出的汗吧?」

媽媽扶著牆,無力地說:「討厭了小哥哥,你這樣……這樣摸我,人家……人家能不濕嗎?」

少年興奮地把臉貼近我媽媽的雙腿,慢慢地竟然把頭鑽進她的裙子裡,嘴裡說著:「姨姨,想不到你這麼容易起性啊?讓我看看,聞聞騷不騷啊?」看來,少年已徹底放開了,什麼也不顧了。

媽媽顯然也大受刺激。慢慢地呻吟著:「小哥哥,說什麼起性啊,人家……人家才沒有呢,是你……為不尊重長輩,調戲人家嘛……哎呀,小哥哥,你在……幹什麼呀?不要……不要親人家那裡嘛,啊──」很明顯,那少年已經隔著內褲親上了我媽媽的關鍵部位,我看得爽極了。

我媽媽一隻手扶著中學生的頭,胯部不停地扭動著,看來被少年弄得舒服無比。一會兒後,少年伸出頭來,淫笑著把我媽媽的內褲脫到膝蓋,我媽媽嬌聲叫著:「小哥哥,不要啊……不要脫人家的內褲嘛,你都……這麼小年紀,怎麼可以這樣?人家……好羞啊!討厭,你還摸,不要啊,會被別人看到……」

少年果然住手了,向四週看了看,站起來,摟過我媽媽,色迷迷地說:「姨姨,要不我們換個地方?放心,我不會虧待你的,開個價吧!」我暗自好笑,原來他是把我媽媽當成雞了,怪不得這麼快就色膽包天,看來平時這個中學生也沒少叫雞。

媽媽一把推開他,嗔怪道:「你把人家當什麼人了?我可是正經人。」說完就去拽被少年脫下的內褲。少年嘿嘿一笑,攔住她的動作,手還很不老實地摸了一把我媽媽的胯下,說:「姨姨,算我錯了還不行嗎?是,你是正經人,正經到這裡都濕了。嘿嘿……」

我想,媽媽大概會到此為止吧,再玩下去說不定會發生什麼。誰知媽媽的下面被那少年一摸,又禁不住長吟一聲,一副很享受的樣子。少年淫淫地看著她,好像心裡有了底,趁媽媽在享受,他再次蹲下來,把媽媽的短裙捲到了腰際,這樣,我媽媽的整個下體全都露在外面,白嫩的肌膚、渾圓的屁股,還有誘人的黑三角,連我看了都不禁老二挺立。

少年蹲在我媽媽面前,臉正對著那叢茂密的陰毛,雙手撫著我媽媽的屁股,一臉饞相地看著女人最美的部位,嘴裡唸叨著:「嘩!多麼好看,成熟女人的大腿、屁股、還有……這些毛,啊──很久沒見過了,跟我媽真像。」邊唸著,把慢慢地把臉貼向我媽媽的陰部,那樣子像擁抱一件渴望多年終於到手的珍貴器物一樣,竟有些深情的味道。

我感覺好笑極了,看來這個小色魔沒見過什麼好女人,恐怕只玩兒過幾次老野雞吧。今天有這樣的艷福,不樂暈才怪!

少年已經把整個臉貼在我媽媽的陰部,嘴正對著那叢陰毛的下面,還不停地拱著,看樣子舌頭已經伸出來了,在舔著我媽媽的陰蒂。而此時我媽媽也無限愜意,把兩條白嫩的腿略張開,好讓中學生的嘴更深入些,雙手扶著少年的頭,胯部搖晃著,嘴裡發出連綿不斷的深吟聲。我又一次體會到媽媽的淫蕩,居然能讓一個少年弄得這麼舒服,況且,只是舔舔而已。

正看得興奮不已,媽媽忽然停下來,推開少年的腦袋,並飛快地提上內褲,放下裙子,一時把少年弄得愣頭愣腦,張著那張沾滿蜜汁的嘴看著我媽媽。媽媽滿臉潮紅地拉起中學生,無限嫵媚地說:「小哥哥,實話告訴你吧,我是做那一行的,不能白和你玩,說吧,你給多少錢?」

這回是我愣在那裡,剛才我還以為媽媽突然決定不再玩下去了,誰知她……她竟然想玩得大一些,而且說自己是妓女,我一時有點摸不著頭腦。

少年一下明白過來,咧著嘴笑了:「我說的嘛,一看你就知是做雞的,嘿嘿,我是不會看走眼的。」我心裡暗罵一句:小色魔,你媽媽才是做雞的呢!

媽媽真的像妓女一樣,摟著少年的肩,大咧咧地說:「說吧,小哥哥,能給多少錢?」天哪,那樣子還是我那你教師的媽媽嗎?

少年連連點頭:「好,我給,我給。」便開始翻起衣兜來,半天翻出一迭皺巴巴的紙幣,「我只有這些了,你看夠不夠?」

媽媽接過去,粗略一看,說:「就這麼點兒?才三十多塊,我就那麼不值錢嗎?」

少年苦著臉,已在哀求了:「姨姨,我就這些了,這還是這一週的生活費,求求你,讓我弄一次吧!」

媽媽「噗嗤」一聲笑了:「小哥哥,把一週的生活費搭上,就想弄一次,況且還這麼少,好像不行吧?」

少年猴急了:「要不,我回家,我那被底下還有二十多塊錢,都給你,求求你了姨姨。」

我媽媽嘆了一口氣:「唉!這麼困難還要幹這種事,好吧,就當我做好事。不過,先說好,要聽我的。」說完,真的把錢揣進了口袋。

我暗叫:『媽媽,你真的把自己當妓女了嗎?』

少年連連點頭,一時站在那裡不知該做什麼。媽媽大方地摟過了少年,說:「小哥哥,我們往旁邊靠靠,機靈點,聽見有動靜就趕緊走。」少年連聲答應。

我想:『這少年剛才那股色勁哪兒去了?現在好像不是他玩我媽媽,而是我媽媽在玩他。唉!我這個媽媽呀,調皮得可以,淫蕩得可以……』

此時,我媽媽已摟著那少年靠在距我很近的牆邊,與我只相距一個拐角。我忙把躲起來,再探頭一看,兩人就像在我面前一樣,只不過我媽媽把角度調得很好:那少年斜著背對我,我媽媽斜著面向我,這樣,不僅少年看不見我,我還能清晰地看到他們的一舉一動。我知道,媽媽是想讓我近距離地看一場好戲。媽媽的眼睛飛快地瞟了我一下,還做了一個鬼臉兒。

站定後,媽媽問少年:「小哥哥呀,多久沒做了?」

少年說:「快……快半年了。」

媽媽嬌媚地笑著:「這麼久了,想女人?」

少年說:「嗯,想,想得要死。」

媽媽又問:「那……我好看嗎?」

少年顯是急了:「好看好看,姨姨,別逗我了,我……我們來吧!」說完就去抱我媽媽。媽媽笑著擋開,說:「別急嘛,小哥哥,你想怎麼玩兒?」

少年真有些受不了了:「還能怎麼玩兒?就是幹唄,來吧,我……我……」說著還要動手。媽媽又攔住:「小哥哥,你不想看看我的……這個嗎?」邊說邊解開上衣的扣子,把短衫撩起來,露出粉紅色的蕾邊乳罩。

我媽媽的乳房不小,肉鼓鼓地把乳罩撐起很高,就見少年立刻伸出手,把乳罩推上去,我媽媽兩個雪白的乳房彈了出來,少年一手一個,使勁揉搓起來,我媽媽開始閉眼享受。只一會兒,少年嫌摸著不過癮,竟上前一口含住乳頭,咂咂地吃起來。我媽媽定是很舒服,抱著少年,輕聲呻吟。

吃了一會兒後,少年徑直把我媽媽的裙子撩起來,又把內褲拽下,一根手指直接探入我媽媽的小穴裡,弄得她「啊──」的一聲。

少年在那裡忙活著,我清楚地看到我媽媽臉上陶醉的樣子,她還不時地睜開眼看著我,用舌頭舔撩著嘴唇,那樣子真的像……像妓女一樣。我的下面硬得要命,也不禁伸手自摸起來。眼看著一個中學生享受著自己的媽媽,而自己卻只能自摸,是不是慘了點?不過說真的,我喜歡這樣。

少年終於停下來,手放在自己腰間,看樣子是想要解褲子。媽媽及時攔住了他,氣吁吁地說:「等一下,讓我來。」少年聽話地不動了。

我媽媽先是把手放在少年的襠部揉了揉,說:「小子,年紀小真的能硬成這樣,好厲害呀!」少年嘿嘿笑著:「那當然,我看慰的時候比現在還厲害。」

媽媽慢慢地解開少年的腰帶,向下脫他的褲子,我在後面看得很清楚,少年的腿還算壯實,只是,他竟然穿著一條花花的三角褲,我差點笑出聲來。

媽媽也笑了:「小哥哥,你怎麼穿一個女人的內褲啊?」少年好像有點不好意思:「嘿嘿,穿著舒服唄。」

我暗想:『真是個小淫棍,是自己媽媽的吧。』

媽媽止住笑,又向下脫少年的花褲衩,我看不到前面的情景,只看到一個圓圓的龜頭有力地彈出來,媽媽輕叫了一聲:「小哥哥,你的好大呀!真難為你,這麼小年紀這麼……有勁兒。」

少年彷彿恢復了自信:「嘿嘿,厲害吧,你喜歡嗎?」

媽媽一把握住少年的陰莖,臉紅紅地說:「喜歡。」

然後蹲下來,把臉向陰莖湊了湊,又猛地閃開:「小哥哥,你的味道……好濃啊!」

少年不客氣地說:「你這個做雞的!還怕這個嗎?哈哈……」

媽媽又看了看那陰莖,可能是受不了誘惑吧,用手套弄起來。少年舒服地哼出了聲:「姨姨,不要光是……用手攥著,用嘴吧!」說完,挺起胯部,把陰莖向我媽媽的嘴邊送來。媽媽本能向後閃了閃,又飛快地看了我一眼,然後,彷彿下了很大決心一樣,閉上眼,迎著少年的陰莖,一口含住。

其實我媽媽對口交並不反對,有時候還十分熱愛。我想怕是因為少年長時間不洗澡,陰莖上的味太大了的原因。不過開始時她還閉著眼睛,有一種痛苦的神情,只過了一會兒,就開始瞇起媚眼,一會兒抬頭看看少年,一會兒看看我,少年那粗壯的陰莖在她嘴裡進進出出,那深紫色的龜頭被她啜得乾淨發亮。

少年是主動在她嘴裡抽送著,爽得不停地哼哼,嘴裡說著:「啊……真他媽過癮啊,這個媽媽……的嘴幹起來……也這麼舒服,啊……舒服……真舒服,我幹……我幹!好姨姨,我操你嘴……我操……你嘴……」

少年每一次都插得很深,令我媽媽不得不用手時不時擋著他,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這樣插了大約一分鐘的時間,少年突然從我媽媽口中拔出陰莖,喘著氣說:「不行了,先別動,我要出來了……」略停了一會兒,少年才長出一口氣,說:「還好,沒出來。」

媽媽笑著抹了抹嘴唇,站起來:「小哥哥,這麼快就不行了,你不是很厲害的嗎?」少年連聲說:「你厲害,是你厲害,你這麼一個……漂亮的姨姨……吃我少年的陰莖,誰……誰受得了啊!」

媽媽嬌笑著再次握住少年的陰莖:「還讓不讓我吃了?」

「不了不了,姨姨,來,用你下面的嘴吃。」說完,少年把我媽媽的身體轉過去,讓我媽媽撅起屁股,又把裙子撩起來,我媽媽豐滿白皙的臀部對著他,我甚至能看到她腿根處流淌的淫汁。

我一看,終於來到最關鍵時刻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應該繼續玩下去,如果繼續的話,那麼我媽媽就真的要被這個少年幹了,這樣會不會出格了些?看我媽媽的樣子,她還不想結束,再說,我有種莫名的衝動,很希望看到媽媽被少年幹,於是我決定不動,一切聽憑媽媽作主。

媽媽沒有反抗的意思,相反,她還撅著屁股主動向後靠了靠,好像希望少年的陰莖馬上插進去一樣。然後,她竟然手向後伸,抓住少年的陰莖,嘴裡說著:「小哥哥,來吧……幹我,插進來吧!姨姨是……妓女,你花了錢的,來吧……」看來,媽媽真把自己當妓女了。我知道,媽媽在放縱的時候,會說出很多讓人吃驚的話來,不過,我聽起來會更興奮。

少年當然擋不住誘惑,見媽媽這麼主動,不禁得意起來,淫笑著說:「我說嘛,妓女就是妓女,都一樣欠幹!」這話顯然是侮辱人的話,可我知道媽媽在興奮的時候喜歡被侮辱。

果然,媽媽顫聲說:「是的,小哥哥……我是妓女,我欠幹……來呀,來操我吧……插進來吧,我需要你的……你的陰莖。」

少年聽了,興奮地一手扶住我媽媽的屁股,一手把著自己的陰莖,說一聲:「妓女,我要操你了!」然後一插而沒。

我一下子血往上湧:我媽媽終於還是被這個少年子幹了。雖說這不是她第一次被陌生男人幹,但被中學生幹卻還是頭一回。看來,不管年齡大小,我媽媽只要有根陰莖就行。也許,正因為有悖常理,她才會更興奮吧!

少年不急不緩地抽動著,但每一次都插得很深。我媽媽在那裡發出爽透肺腑的呻吟聲:「啊……哦……小哥哥,你這麼大……年紀了……還……還這麼厲害,插得好……深啊!到……子宮了,好舒服……操啊……操我這個妓女吧……我願意讓孩子……操啊!」

少年下面舒服著,聽了我媽媽的話,心裡當然也舒服:「啊……這麼好的媽媽,出來做雞,讓……好多男人操,是不是……又舒服……又賺錢啊?真想不到……老了老了,還這樣的……淫賤,能操到你……死了也值。」

我媽媽先是被少年逗弄了半天,早就淫心大起了,這回終於幹上了,一定是爽翻了。她喜歡在做愛裡說些浪話,無所顧忌,這一點我早有領教,而且我也喜歡她這樣。果然,媽媽的話越說越浪了:「小哥哥……啊……人家可是頭一回……被小孩子……幹啊,想不到中學生也有這麼硬……這麼粗的……陰莖,早知道,早就和中學生……幹了。」

少年也邪得可以,嘿嘿一笑,說:「少年的厲害……多了,我們……最願意操那些……大姨姨小媽媽,像你這樣的,年紀和我媽媽……差不多,嘿嘿,一操……就出水。」

「啊?──你想操……你媽?小哥哥,你……真的?」

「說句實話吧,我倒是……想過,但可沒敢,就是現在……讓爸爸……幹著了,我還……想哪!」

哈哈,想不到這中學生下流到連自己媽媽都想上,實在大出意料。

不過更出我意料的是我媽媽,她竟然呻吟著說:「小哥哥,那你就……把我當成……你媽媽吧,你現在操著的……就是你的媽媽啊!」

那少年一聽更興奮了:「好啊!好啊……你的年紀也和我媽媽差不多吧?那我就……把你當成我媽媽吧!媽媽……我的好媽媽,你肯讓兒子……操了?」

這中學生真是畜牲,竟要把我媽媽往亂倫的地獄。還沒等我多想,就聽媽媽嬌聲說:「哪有……兒子操媽媽的?不過……如果真的……操起來,一定好刺激……啊……仔仔……是你嗎?是你嗎?是你……在操我嗎?」

少年反應很快,配合道:「是我呀,我的好媽媽……仔仔早就想……操你了,你……不願意?」

媽媽接道:「不,媽媽願意,因為……仔仔的陰莖好大呀!插在媽媽的……屄裡……漲漲的……麻麻的,啊……兒,你操死……媽媽了──」

少年的動作突然快了起來,與我媽媽的交合處發出響亮的「叭嘰」聲:「媽媽……好媽媽,仔仔要射了,全……射在你子宮裡,給你……給你仔仔的精液,啊──哦──」

與此同時,我媽媽也跨上了巔峰:「我也要來了……啊……啊……仔仔,你射吧……把你陰莖裡的……精液全給媽媽,射呀……射呀……操啊……兒呀……操死媽了──」

我看得目瞪口呆,這才想起那小子沒有用避孕套,而的媽好像正是排卵期。

兩人累得不行了,都扶著牆喘氣。還是媽媽回復得快,也沒有清理身體,慢慢地穿好衣服,柔聲對少年說:「小哥哥,走吧,回家去吧。」然後從兜裡掏出那迭皺巴巴的錢,塞到少年的上衣兜裡:「以後別這樣了,錢很緊就不要亂花。」然後替少年整理好衣服,看著他走了幾步,那中學生像木頭一樣任憑擺弄,一步三回頭地往回走,十分不捨。

直到少年走遠,媽媽才來到傻愣愣的我面前,笑著說:「你沒事吧?」

我半天才醒過神來,衝她伸出一根大拇指,然後拉起她飛快地往回走。媽媽急得大叫:「哎呀,慢點啊,你慢點,這麼著急幹嘛呀?」

我停下來,眼睛像要噴出火一樣,狠狠地說出兩個字:「媽!我馬上就幹你!」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