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市一家餐廳「凍蒜!凍蒜!」

「恭喜你高票當選!王議員!」

餐廳裡正在舉行一場慶功宴,所有的人都舉杯向最近高票當選的市議員-王師傑致敬。

「謝謝各位!多謝大家的幫忙」

王師傑舉杯向在場所有的助選員一一回敬,雖然自己長得其貌不揚-個子矮、寬臉和稀疏的頭髮、又肥胖的身材,不過尤於他待人十分客氣,又愛講義氣為人打抱不平,讓他人緣十分廣泛。

「真是大快人心啊!你贏了那貪污的陳議員十萬多票,選民眼睛果然是雪亮的!」

一個因喝多酒而臉頰發紅的中年男子拍著王師傑的肩膀說。

「這也多虧了你,阿雄,幫我拉了那麼多票,你真是我最好的助選員!」

師傑看著何忠雄,自己從高中時期就認識的好友,也是他這次最賣力的助選員說著。

「老朋友客氣啥?今天晚上不醉不散,乾杯乾杯,哈哈」

忠雄邊說邊繼續將酒倒進杯裡。

此時,餐廳的自動門打開,一個身穿高中制服的女孩走進來,高挑的身材,白皙透紅的皮膚,及肩的黑髮向後梳成一個馬尾,她散發著一種一般青春期女孩沒有的特殊氣質,讓所有注意到她的男性的思考停頓一秒。

當王師傑還在狐疑這女孩是誰時,女孩走向坐在他旁邊的忠雄。

「跟妳說了今天會是王叔叔的大好日子,妳還是遲到」

忠雄不悅的說道。

「王叔叔,對不起,今天網球社的老師比較晚放我們走」

女孩邊說邊放下書包,同時不好意思的對師傑吐了一下舌頭,那可愛的樣子真叫人捨不得責備她,師傑被她的舉止迷住了。

「妳是…?」

王師傑問。

「噯,你醉了嗎?她是鬱淳啊」

忠雄有點不可思議的說道。

王師傑不可置信的張大嘴巴,何鬱淳是忠雄唯一的女兒,他可以說是從小看著她長大的,而最近這兩年因為自己忙於生意和選舉而沒有機會與忠雄的家人見面,以前她小時候和國中時期是個可愛的小胖妹,而才短短兩年就變成了個小美人兒,真是所謂的女大十八變啊。

「來來來,剛好妳才過了十八歲生日,今天爸爸準你喝酒,跟王叔叔敬一杯」

忠雄邊說邊將啤酒倒入鬱淳的杯裡,自從父母在幾年前離異後,她便和父親相依為命,使她對父親十分順從,而鬱淳也因自己的遲到,沒有太多推辭,敬了師傑之後便唾飲了幾口,之後便開始跟同桌的其他人聊了起來,隨著別桌的人先後來跟師傑敬酒,鬱淳也因為沒其他事做,在加上被自己酒醉的父親勸說,不自覺得喝下越來越多的啤酒,而原本喝酒會因不習慣酒味而稍微皺眉的鬱淳,幾啤酒下肚後表情也逐漸放鬆…這樣過了三小時候…「路上小心啊!」

師傑在路旁目送著為他慶功的人離去的身影,一邊扶著醉得不省人事的何忠雄,扶著他做到路邊的一張長椅上。

鬱淳似乎因為第一次喝了過多的啤酒,頭微垂著坐在同一張長椅上,雙手撐在身體兩旁,努力不讓自己倒地。

從她的黑色百褶裙下伸出的,是雙修長白皙的腿,因為網球運動而鍛鍊出了漂亮的曲線,一雙白色長襪將小腿包裹起來,加上一雙白色的球鞋,給人一種少女的純潔氣息,也讓師傑的腎上腺素飆升,他便故意蹲在少女的面前。

「鬱淳,妳還好嗎?」

師傑假裝關心的問。

「叔叔…我…頭…頭好暈歐」

鬱淳的臉蛋因為酒醉而紅的像蘋果,一雙腿似乎因為尿意也不自在的扭動著,師傑也趁這機會隱約的看到在鬱淳兩腿間的地帶,是白色的鐳絲花邊內褲,這讓他按耐不住了,他想要占有這副青春純潔的肉體,想要蹂殮眼前這位可愛的女高中生,即使她是自己好友的女兒。

「妳們父女倆這樣也不能回家了,王叔叔家就在這附近,妳們就來叔叔家住一個晚上吧!」

「不…那怎麼…好意思呢…」

鬱淳茫然的說著,一面試圖將自己酒醉的爸爸扶起,不過喝掛的忠雄卻完全不為所動。

王師傑為了不讓鬱淳再推辭,扛起忠雄的一隻手臂就往家的方向走去,只見鬱淳遲疑了一下,便用不穩的腳步跟上,扶著自己爸爸的另一隻手臂,便走向王師傑的家。

不過幾分鐘,王師傑就站在自家的大門口,這幾年太太為了教育而帶著兩個孩子移民加拿大,所以他現在是一個人單獨住在這間豪宅裡,他為了伸手去拿鑰匙,試圖移動自己的重心,不過這也讓鬱淳忽然需要支撐較大的重量,修長纖細的雙腿馬上支撐不住兩人的體重…「啊!!!」

王師傑及時拉住了忠雄,不過鬱淳卻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黑色百褶裙裡的風光便一覽無遺,兩腿間包裹著陰戶的白色內褲也讓師傑看得清清楚楚,而些許的恥毛也從內褲兩側露出,這畫面足以讓師傑變成野獸,不過他還是忍耐著把門打開,放下了忠雄,然後去幫鬱淳。

「鬱淳,有沒有受傷?」

師傑問著,同時故意將手環繞過鬱淳的背扶著她,藉此摸了一下美少女的胸側,他此時注意到少女內褲包裹著陰部的地方有濕漉的痕跡,不過鬱淳也在此時拉下了自己的百褶裙,她掙扎的想站起,不過無力的雙腿卻不聽使喚,師傑見狀便將手環繞過鬱淳的雙腿,將她抱起。

「呀啊!!!」

鬱淳似乎對這呼如其來的舉動不知所措,輕叫了一聲。

「來,叔叔抱妳去房間吧,睡一覺就好多了」

師傑湊近鬱淳的臉說著,同時聞著少女的體香,是結合了少女的汗臭,洗髮精香氣,和她呼出淡淡的酒氣所產生的味道。

師傑將她平躺在自己房間的床上,再將打著鼾的忠雄安置在客房裡,便走回繼續安置鬱淳,他小心的將鬱淳的白色球鞋脫下,接著抬起她的腳踝開始脫下她的長襪,被白襪包裹的腳掌帶著些許汗濕和體溫,以及少許的汗臭,這些都觸動著師傑的感官,當他的手順著小腿的曲線慢慢的把長襪脫下時,鬱淳一直嘗試的想坐起來阻止他。

「叔…叔叔,讓我…自己來嘛」

少女帶著害羞的語氣說道,卻仍然無法停止師傑的動作,不過一會便將留有鬱淳體溫的長襪脫下了,他為她蓋上被子,想說去廚房拿些安眠藥來幫她入睡,不過就在他走出房間時,他聽到鬱淳微弱的聲音。

「對不起,叔叔,能…能不能扶我…去一下…廁所啊?」

鬱淳用朦朧又很不好意思的語氣說著。

師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他連忙扶著鬱淳坐起,不過看到她站不穩的雙腳,師傑便笑著直接抱起她走向臥房裡的浴室,鬱淳對此感到相當害羞,朦朧的意識裡也同時感覺到一絲不尋常,到了浴室時,他小心的扶著鬱淳坐在馬桶上。

「叔叔謝謝…剩下我…我自己來」

鬱淳的手有氣無力的推著師傑的手,似乎希望他出去,不過她感到師傑手臂的肌肉開始繃緊了,再她還沒來的及反應,師傑抓住了她的手腕,同時嘴巴覆蓋住了她柔軟的嘴唇。

「嗚…嗚嗚…嗚」

這呼如其來的舉動嚇的鬱淳心跳加快,她感覺到王叔叔黏滑的舌頭不斷的搗著她的口腔,企圖和她的舌頭糾結在一起,溫熱又帶著酒臭的唾液流進自己嘴裡,讓她覺得噁心,不過因為自己的嘴唇被封住,而被迫吞了一些進胃裡,喉嚨鼓動了一下。

看著對性事毫無知識的美少女吞下了自己的的唾液,王師傑的佔有感得到無比滿足,不同於極力排斥他的鬱淳,他把美少女甘甜的唾液當成美酒般品嘗,毫不猶豫的吞下肚裡。

直到他注意到鬱淳似乎快喘不過氣了,才不情願的移開自己的嘴,兩人混和的唾液就像藕絲般的拉長。

在鬱淳大口的喘氣之後,她想要大喊救命。

「爸…爸爸救嗚嗚….」

在鬱淳能求救之前,師傑便拿出了她穿過的白長襪塞進她嘴裡,發現她的兩腿開始亂踢,膝蓋敲到師傑的大腿,力道之大讓他痛彎了腰,他氣了,用力括了鬱淳一個巴掌。

「好痛!!!」

臉上辛辣的痛楚讓鬱淳想喊痛,可是自己現在因為嘴裡塞的襪子而只能發出「嗚、嗚」

的聲音,想到嘴裡是在自己腳上穿了一天的髒襪子,她十分想吐,她掙扎的想脫離王叔叔的糾纏,無奈酒醉讓自己的身體不聽使喚。

此時壓住自己身體的師傑用手拖住她的下吧,將她的臉抬起。

「鬱淳,乖一點的話,叔叔就不會傷害妳」

師傑用緩和的口語說道。

先施暴再溫柔勸說,此招果然奏效,讓美少女停止了掙扎。

為了防止剛才被她的膝蓋敲到的穹態,師傑拿了條小毛巾,熟練的將鬱淳的雙手和馬桶後方牆上掛毛巾的鐵架綁在一起。

現在的鬱淳除了用驚恐的眼光看著他外,什麼都不能做。

師傑的手開始隔著裙子摸著她兩腿間的陰戶。

「鬱淳有沒有讓男生碰過妳這裡?」

聽到師傑挑逗的問著,鬱淳雖然有男友,不過兩人也只是牽手和親吻過而已,她害怕的搖搖頭。

「那妳有沒有自慰過?自己用手挑動這裡到舒服過?」

這難以啟齒的問題讓鬱淳羞辱的幾乎哭出來,她慌忙得搖搖頭。

「這樣不行歐,都那麼大了還沒有太多性知識,今晚就讓叔叔來教教妳吧!」

師傑看著鬱淳泛出淚珠的眼睛,暗自慶幸自己要強暴的少女還是個未被玷汙過的處女。

他把手繞到鬱淳的腰後方,鬆開了百褶裙的鉤子,便將裙子順著她的腿脫下,他發現裙子上有些潮濕,定睛一看,發現原來是溫熱的尿液!鬱淳被他嚇到尿失禁了!「哈哈,原來妳嚇到尿褲子了啊!別怕成這樣啊,放鬆放鬆!」

師傑笑著說,而鬱淳則是害羞的別過臉去,酒醉的臉也變得更加紅潤。

剛才偷看到她內褲上潮濕的痕跡,顯然是走太多路憋不住的尿,而現在包裹著鬱淳陰戶部分的內褲因為尿失禁已經完全濕透,也讓美少女的陰戶變的若隱若現。

師傑小心的脫下少女濕淋淋的內褲,貼近臉聞了聞。

剛從身體裡排出的尿液還帶著少女的體溫,以及少許的尿騷味,他對鬱淳的這件貼身衣物愛不釋手,故意在她的眼前晃了晃,才把它揉成一團放在旁邊,再用手將鬱淳的雙腿撐開。

鬱淳的陰戶此時完全暴露在師傑面前,少女的陰戶因為尿液而整個變的潮濕,陰道口,尿眼和小肉芽都是健康的粉紅色,陰戶上濃密的恥毛因潮濕而貼著皮膚,而下面淡褐色的肛門就像一朵未開放的菊花,隨著鬱淳的呼吸而不規則的收縮著。

師傑也顧不得眼前的可愛陰戶被尿液浸濕過,伸出舌頭瘋狂的舔著鬱淳的小肉芽。

「變態!死變態!」

鬱淳心裡吶喊著,平常在洗澡時碰到自己的陰戶都覺得羞恥,而王叔叔卻完全不在乎的舔著自己的陰戶,而且還是被自己的尿液沾濕的。

羞恥、恐懼、和許多負面情緒不斷的輪姦著她的意識時,她也發現從下體處傳來了一陣觸電般、讓她興奮到心跳加快的感覺,而這感覺正隨著王叔叔在自己的小肉芽上打轉的的舌頭變得越來越明顯。

過了不久,舌頭的動作停止了,她看到王叔叔從櫃子裡拿出了幾根棉花棒。

「鬱淳,你還想不想尿尿?」

師傑用手指撐開鬱淳的陰戶,故裝親切的問道。

鬱淳喝了許多酒,當然在身體裡產生了許多尿液,剛才雖然被嚇到尿失禁,不過排尿到一半就忍住了,因為羞恥心的作祟,她對這次對師傑的問題沒有任何反應。

「妳是不想尿還是害羞不敢尿?憋尿可是對身體不好歐」

師傑十分想看美少女排尿的景象,開始用各種方法幫鬱淳催尿。

師傑用棉棒搓了一下鬱淳的尿眼,而鬱淳的身體就像觸電般的震了一下。

師傑見鬱淳有如此大的反應,便大膽的用棉棒在尿眼的四處打轉,同時也故意的吹了幾聲口哨。

「討厭啦!」

排山倒海來的尿意,讓鬱淳明白師傑的意圖,於是使盡全力收住尿意,用力讓她全身顫抖起來,她想夾緊自己的雙腿,不過師傑兩隻強而有力的手卻按著她的腿。

棉棒的動作也越來越大膽,居然頂在自己的尿眼上,而且慢慢的往裡面推進,這讓用盡全力忍尿的她牙齒都快咬斷了。

師傑打趣的看著鬱淳忍尿的穹態,頂在尿眼上的棉棒也加強了力道,讓棉棒突破了收緊的肌肉,插入了尿道。

「停!不要啊!!!」

尿眼被棉棒撐開,忍尿失去作用,鬱淳看到自己的尿液順著棉棒噴出,力道之強讓棉棒也被沖出尿道。

金黃色的尿液打在馬桶邊緣,濺起了許多水花,她羞恥的別過頭去。

「對嘛,不要害羞嘛,叔叔在妳小時候還幫妳換過尿片呢」

少女溫熱的尿液讓師傑興奮不已,排尿的穹態也加強了他的獸慾。

從鬱淳體內射出的尿液維持了三十多秒,力道才慢慢減弱,最後變成滴水狀態後不久才停住。

此時的鬱淳也開始喘氣,原本因憋尿繃緊的身體也慢慢開始放鬆。

師傑看鬱淳已經被羞辱的差不多了,也放棄了對他的抵抗,便在地板上鋪了條大毛巾,幫鬱淳鬆綁,把她按倒在毛巾上,他慢慢將臉湊近鬱淳表情驚恐的臉。

他伸出舌頭舔了舔鬱淳的臉,鬱淳則別過臉去。

「看著我…」

師傑輕聲的說,不過在他下面的美少女仍然別過臉去。

「看˙著我!!!」

這次師傑是用吼的,嚇的鬱淳抖了一下,用泛出淚珠的眼睛看著他。

「鬱淳,妳知不知道一個小女生跟女人之間的差別?」

鬱淳被嚇的無法思考,只對著師傑搖頭。

「妳看看自己這個肉洞裡是不是有一層像網狀的皮膚?」

師傑邊說邊撐開少女粉紅色的陰道口,用手指輕輕碰了一下處女膜。

「只要叔叔用雞巴幫妳把這層皮膚搓破,妳就從小女生轉成女人了!」

師傑說著,還故意在處女膜上按了一下。

「不!不要!我怕啊!」

鬱淳心裡吶喊著,身體瘋狂的掙扎,不過師傑又連續颳了她兩個巴掌,就認命了,不敢再反抗師傑對她身體的侵犯。

師傑的手開始熟練的解開鬱淳淡黃色襯衫的鈕扣,又小心的卸下她的胸罩。

印入他眼簾的是一具年輕、勻稱、又纖細的桐體。

像水蛇般細滑的腰上面的,是少女健康而有彈性的胸部,鬱淳這幾年發育十分良好,胸部少說也有C罩杯,粉紅色的乳頭加上水嫩的肌膚令人恨不得想咬一口。

師傑用手抓住兩個胸部,充滿整個手掌的柔軟感覺讓他性奮不已。

他將臉湊近少女的乳頭,舌頭開始瘋狂的在乳頭上打轉。

「嗚…」

鬱淳感覺到那濕潤黏滑的舌頭在自己的身上游走,她感到噁心與害怕,不過也發現從自己乳頭傳來的刺激感,就跟剛才自己的陰戶被舔的感覺一樣,是觸電般的興奮感,像電流一樣的竄過她的身體,而她的乳頭也開始勃起。

師傑打趣的看著硬起的乳頭,開始脫下自己的衣物,巨大的黑色雞巴在他鬆開褲子時彈出。

「鬱淳妳看,這是叔叔的雞巴!」

師傑跪了下來,用醜惡的陽具在少女白裡透紅的臉上輕輕拍打著。

那黑色、暴著青筋,又帶著尿臭的醜肉棍讓鬱淳害怕的拼命搖頭。

自己雖然在健康教育課本上看過男生生殖器的圖片,不過卻沒有眼前的景象一半恐怖與真實。

「來,跟這個要幫妳變女人的東西致敬一下!」

師傑露出邪惡的微笑,並開始套弄他那醜陋的肉棍,他的馬眼上泛出了一滴透明的前列腺液,他便將透明的液體塗在少女溫熱的臉頰上,留下了一到濕漉的痕跡,這樣做也讓鬱淳幾乎窒息,淳雖然知道師傑想對她做什麼,不過恐懼已讓她放棄抵抗,她慢慢閉上眼睛。

師傑見到鬱淳在精神上已經被他羞辱夠了,便將焦點放回被尿液浸濕的陰戶,他掰開陰唇,用手指探了探嫩穴,發覺還不夠濕,他便吐了一口水在被撐開的陰道口,並用手指攪了攪,這樣的刺激讓鬱淳的下體震了一下,大腿也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師傑在確定充分潤滑了鬱淳的陰道後,便將龜頭頂在鬱淳的陰戶上,對準了處女從未被玷汙過的嫩穴,開始慢慢的朝裡面推進。

「痛痛痛!!!給我停啊啊啊!!!」

從鼠蹊處傳來的痛楚讓鬱淳脖子仰起,眼睛幾乎翻成白眼。

陰道被撐開的痛不說,她感到身體內好像有東西被撕裂了…「天~真是舒服極了!」

窄小又溫暖的陰道給了師傑強烈的快感。

不愧是處女,師傑好久不曾體驗這種被溫暖的肉緊緊包著的感覺了。

他扛起鬱淳的雙腿,下半身繼續往前頂,他的龜頭慢慢的往前探索,每推進一吋似乎就增加了鬱淳臉上的痛苦表情,他用力將整個雞巴插入,這一用力讓鬱淳發出痛苦的"嗚~”聲。

龜頭似乎是侵入了子宮腔內,不愧是未經開發過的處女穴,腔內的肉緊緊的掐著師傑的龜頭,讓他有回到母體的感覺。

他將自己停留在鬱淳的子宮內半分鐘,慢慢的享受著這個感覺,才慢慢的把雞巴抽出。

師傑的雞巴被少女落紅的血染成紅色,有幾滴順著鬱淳潔白的臀部流下,染紅了在墊在她身下的毛巾。

這樣的景象持續的挑動著師傑的獸慾,他開始抽插著自己的雞巴。

鬱淳此時似乎稍微從破處的痛苦恢復過來,淚水不停的沿著發燙的臉頰留下,那帶有尿臭又醜陋的雞巴正在自己體內深處搗著,也磨擦著破處的傷口,這讓她感到一陣反胃。

除了生理上的痛之外,自己的貞操就這樣在熟人的強暴下被奪走,而且是在如此骯髒的廁所裡,心理的痛苦隨著每一次撞擊在子宮深處痛苦的「嗚~嗚~嗚~嗚」

聲傳出體外。

眼前她過去敬愛的王叔叔此時就像是著了魔的野人一樣,瘋狂的亂親她的臉,甚至舔著她的鼻子,鬱淳悉依可以聞到師傑口水裡的酒臭味,她噁心的別過頭去。

而師傑則是把臉埋進鬱淳的雙峰裡,感覺著美少女的胸部也因加快的心跳而不規律的起伏著。

他大口大口的吸著美少女的體香,雞巴不停的抽插著溫暖緊實的處女穴。

美少女的肉體帶給他的快感讓他希望能與他正在幹的肉體更加親密,讓他恨不得想把蛋蛋也塞進這還帶著血的處女穴。

他停下了抽插,將鬱淳翻了個身,讓自己從鬱淳的後方插入。

他試著想扶起鬱淳,不過酒醉加上破處的痛楚讓鬱淳的下半身無力的像是斷了線的木偶一樣,師傑只好讓鬱淳側頭趴在馬桶蓋上,抬起帶著血痕的潔白屁股,繼續抽插著剛開發的處女穴。

也許是體位的關係,王叔叔那醜陋的雞巴似乎插入自己子宮的更深處,自己屁股間的裂縫被兩隻強而有力的手分開,像吸盤一樣的貼附在王叔叔的下體上,自己疼痛的鼠蹊處則隨著每一次的抽插而發出「啾~啾」

的聲音,這噁心的聲音讓她祈禱這一切只是個惡夢。

此時王叔叔的手鬆開了她的屁股,從她背後穿過兩腋用力捏著她搖晃的乳房,力道之大讓她又哭了出來。

而此時王叔叔將頭靠在肩膀上,舔著她的耳朵深處,讓她感到一陣酥麻,不過頭已被壓的不能動。

過了不久王叔叔的呼吸加重,抽插速度開始變慢,動作也像打樁一樣的重重插入然後拔出。

鬱淳心裡閃過一個可怕的念頭:王叔叔要在自己體內射精!她想起自己離上次月經已過了兩個禮拜,王叔叔那噁心的雞巴要是把精液射在子宮裡,自己很可能就會懷孕!不要!不要射在裡面啊!恐懼開始侵占著她的意識。

鬱淳瘋狂的搖著頭,沒命似的扭著臀部,不過因師傑緊緊抱著她的腰部,兩人的下體依然緊密的結合在一起,她的手胡亂的往背後揮著,只更加顯示自己的絕望。

她的恐懼隨著師傑的越來越重的抽插動作升高,終於,她聽到王叔叔一聲狂吼,而鬱淳感到自己體內的那根肉棒的筋攣,灼熱的精液噴入自己的子宮。

而王叔叔也累的攤在她身上,壓的她幾乎喘不過氣。

「完了,我完蛋了,真的完蛋了…」

鬱淳趴在馬桶上輕輕的哭著。

「天~好久都沒有這樣爽過了」

師傑看著被他蹂殮到哭泣的美少女,心理上有著無比的滿足。

自己的太太自從生過孩子後陰道就變得鬆弛,讓他過去幾年對房事十分反感,不過這美少女美好的肉體讓他從新找回了對性的渴望。

他取出了鬱淳口中的襪子,讓她大口的喘氣。

他也憐惜的檢查著少女的下體,原本粉紅色又帶著健康氣息的陰戶被他抽插成又紅又腫。

些許的精液和處女血的粉紅色混合體從陰戶裡流出,順著少女白皙的大腿流下。

此時的鬱淳似乎哭的更厲害,身體也跟著顫動。

此時師傑看到了在少女股溝深處的肛門,淡褐色的肛門隨著少女的呼吸而不規則的閉合著。

樣子像極了含苞待放的菊花。

他打趣的拿起棉花棒在菊花心上按了一下。

「呀啊~」

鬱淳小聲的叫了一下,菊花門則馬上縮起。

而這似乎引起了師傑的興趣,棉花棒開始在肛門上打轉。

「啊…羞死了…好癢啊」

因為被塞入異物太久,鬱淳發現自己的嘴已乾到說不出話,以前是連自己平時碰到都會感到骯髒的肛門,現在就這樣被別人玩弄,令她感到無比羞恥,不過,敏感的肛門也感覺到令她興奮的搔癢感,讓她的心跳加快。

鬱淳下意識的放鬆了自己的肛門,開始迎合挑逗的棉花棒。

「原來妳喜歡這裡被玩弄啊!」

看著少女身後的菊花居然沒有反抗,反而還對他敞開,師傑又興奮了起來。

他的老婆都從來不讓他碰肛門,而這剛被開苞的少女卻完全不在乎!他想探索少女這個神秘的後庭。

師傑拿起了另外兩根棉花棒,將棉花棒都頂在菊花瓣的花心上,開始慢慢的用力按,棉花棒慢慢的陷入了菊花心裡,他注意到鬱淳痛苦的仰起了頭,慌忙的想看他到底對自己的排洩器官在做什麼,他用另一隻手將她的頭按下。

在三枝棉花棒都整支陷進菊花心裡後,自己的手指也跟著陷入溫暖的菊花心裡,菊花瓣慢慢的被撐開,而自己的手指也進入少女體裡另一個溫暖緊實的洞裡。

「痛!痛痛痛啊!!!」

括約肌都不曾被如此撐開過,痛楚馬上湧入鬱淳的意識裡。

王叔叔的手指在直腸裡扭轉了一下,便開始往深處推,自己的括約肌因為摩擦而越來越痛,因為之前喝了過多的烈酒,在加上王叔叔的挑弄,下體傳來一股強烈的便意,而自己的括約肌也越來越不聽使喚了。

「沒想到直腸裡居然是如此舒服!」

師傑想著,他終於知道為何有如此多人對肛交友癖好,少女的肛門裡是一種不同的緊密感,而且溫暖到令他的手指快融化了,只不過直腸的深處時在是太過狹窄,他發覺自己的手指構不到在前面的棉花棒了,無奈的他開始慢慢的把手指從鬱淳溫暖的肛門裡拔出。

缺乏了王叔叔的手指,排山倒海的便意讓鬱淳抵擋不住,她用盡力氣去縮緊自己的肛門。

「不要!說什麼也不要在這變態前面排便!」

她的身子因為用力而發著抖,臉上也滲出了汗珠,不過這一切都太晚了…「噗…劈啪…劈啪…」

汙濁的糞液從少女的肛門裡噴出,被糞便染成褐色的棉花棒也在其中,夾雜著類似阿蒙伲亞的惡臭,濺在師傑身上。

「我操!髒死了!也不說一聲就這樣拉出來!」

師傑大罵著,一面清理著自己身上的排洩物,原本想嘗試肛交的他這下子失去了興致,他原本想罵鬱淳一頓,卻發覺鬱淳已經累得昏過去了,而她的肛門仍噴出少許的糞液,惡臭瀰漫著整間浴室。

師傑看到鬱淳被他蹂殮到慘不仁賭的下體,也不忍心再折磨她。

他走回房間,拿了一台數位相機,把戰後的一切都拍了下來,再把鬱淳抱到浴缸裡幫她清理乾淨,最後將一絲不掛的她放到床上。

「放心吧,你的身體已經是我的了,改天我再來跟妳慢慢玩!」

師傑看著鬱淳帶著淚痕的睡臉,愉快的走出房間。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六年級女生浴室
我和妹妹的錯愛
飛機上的小妹妹
小阿姨的絲襪
無止盡的強姦嫂子明敏
給我捉住把柄的嬸嬸
大學裡的五朵淫花
丈母娘性奴
媽媽的陽光沙灘
雪白的屁股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