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19歲那年,高中畢業,考入了上海一所名牌大學。開學之後,由於我叔叔家在上海,我就住在叔叔家裡,事情也就這樣發生了。我叔叔是個生意人,有時候經常外出,短則兩三天,長則十天半個月的。因此在家裡只有嬸嬸,我和表妹。

嬸嬸是個漂亮的女人,芳齡25,身高172CM,體重53KG,秀髮披肩,嬌麗的容貌,惹火的身段,外加時髦的打扮,讓人不僅幻想聯翩。怪不得我叔叔跟前一個嬸嬸離婚(主要原因是前任嬸嬸生的是個女兒),而娶了這個比他小12歲的大美女。

表妹剛5歲,一般嬸嬸都把她送到托兒所,所以家裡白天,特別是下午一般經常是沒人的。

記得當時我剛住入他家時,就發現嬸嬸在經常偷偷地注意著我(特別是叔叔不在家的時候),不是我自誇,在讀中學時,我在學校裡可算是有名的帥哥,不但人長得帥,而且學習成績也好,所以深受廣大女學生的注意。特別是當我洗澡時,只穿著三角褲,走進走出,她的目光告訴我,她心裡一定是心癢難耐。但說實在的,當時我可是個處男哦(因為在讀高中時,在學校裡我認為沒有我喜歡的女孩,要麼不漂亮,有兩個漂亮一點的比較開放,看她們身上的各個部分,就能斷定早被別人開苞了),嬸嬸她雖然美若天仙,可她必竟是我嬸嬸,再說叔叔對我又特別好,(可能是沒有兒子的關係吧)我可不敢逾越這道屏障。

1998年9月19日,我最難忘的日子,因為這天,我徹底告別了處男之身。那天是星期六,我早上很晚才起床,做完功課之後,已是中午時分,吃過午飯,我在客廳裡沙發上看電視,嬸嬸在廚房裡洗碗,表妹被她外婆接了去,叔叔已經外出兩天,說是去了濟南。由於在家裡,天氣又比較熱,所以我老習慣,上身赤膊,下身只穿著一條休閒短褲。這時嬸嬸從廚房裡出來,手裡拿著兩罐可樂(都已打開),遞給了我一罐,說:「小寧,熱吧,剛從冰箱裡拿出來的,喝吧」。當時我正口渴,所以嬸嬸遞過來,我就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哦,好舒服,謝謝嬸嬸」。她笑了笑,也坐在我右邊的沙發上和我一起看電視,並且有一搭沒一搭地跟我聊了起來。

「小寧,到這裡住來還習慣吧」?

「嗯,很好」。我邊看電視邊回答。

「在學校裡,有沒有相中哪個女孩子」?嬸嬸半開玩笑似的問我。

「沒呢,還早著呢。」我回答著。(其實,我此刻已覺身上有點發熱,心中有點衝動的感覺)

這時,電視劇剛結束,我轉過頭,面對嬸嬸和她聊了起來。

「哇,嬸嬸,你好漂亮,好像電視裡的那些漂亮的女明星」,只見嬸嬸身上穿著一件白色的,薄得幾乎透明的連衣裙,本來就十分漂亮的臉上也上了淡淡的妝,紅紅的櫻桃小嘴,彎彎的柳葉眉,白嫩的臉上稍有那麼一點點紅(就像是害羞時那樣),長長的秀髮披在肩上,裙中那三個黑點若隱若現。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身體在慢慢地一點點向她靠近,嬸嬸也一步步向我這邊移過來,當我們坐在一起的時候,嬸嬸突然問我「小寧,你想不想我」,我興奮地說「想,我好想嬸嬸」,嘴裡說著,一手抱住嬸嬸,嬸嬸也回過來摟住我,我們四目相對,漸漸地,我把嘴向她那櫻桃小嘴吻過去,嬸嬸此時微閉著眼睛,俏臉泛春,迎合著我的吻,當兩片熱唇接觸的那一剎那,我把舌頭探入她那甜美的口中,她也用那美妙的舌頭熱烈的纏繞住我的舌頭,我們彼此熱烈的相吻著,吮吸著對方的舌頭,吞嚥著甜美的口水。

這一吻,吻了好長一段時間,才依依不捨的分開,「小寧,來,到裡邊來」,說著,嬸嬸起身,拉著我的手,向她的臥室走去,這時,我的褲襠上早就搭著一個大帳篷,嬸嬸回頭一看,掩面一笑,這一笑,真可謂是回眸一笑百媚生。令我跟著她迫不及待地進入了她的臥室。

來到臥室,走到那張漂亮的席夢思之後,嬸嬸將手伸向背後輕輕一拉,那件白色的連衣裙邊緩緩的滑落在腳邊,哇,只見她穿著更性感的內衣,如果說剛才那件白色的連衣裙幾乎是透明的,那麼現在她身上的內衣就簡直是透明的,而且是網狀的。裡面的各個部位清晰可見,看得我是血脈賁脹,兩腿間的那根肉棒硬得有點發痛。

嬸嬸輕移蓮步,緩緩躺在床上,兩眼滿含無限春光,我迅速除下身上的一切,我的肉棒一下子跳了出來,向上高高翹起,成60度,龜頭血紅,青筋暴漲。嬸嬸驚喜的看著我的大肉棒,「哇,好長,好粗,又白又硬,快過來,哦,我……我……」,此時我迅速爬到她的床上,三下五除二地扒光了她身上的一切遮掩之物,」哦,白嫩如脂的肌膚,高聳堅挺的雙乳,深深的乳溝,平滑的小腹,白晰豐滿的肥臀,微微凸起的陰阜上一片不算濃密的小森林,在中間,粉紅色的仙人洞中早已是蜜汁四溢,潺潺流出,滋潤著那片森林,展現在我面前的簡直是一幅美人春睡圖。而我比她也好不到哪裡去,可能由於是第一次,我的馬眼裡也已是汁水滴滴。

「噢,好軟,好滑,好香」,我趴在嬸嬸的身上,嘴裡含住她右邊的乳房,舌頭拔弄著她那頂端的小櫻桃,一會兒,那顆小櫻桃變得又紅又硬,一手握著她左邊的大乳房,輕輕的搓揉著,一手順著她那柔軟而平滑的小腹,滑向那令人嚮往的桃源小洞,探指洞口,嬸嬸的蜜汁馬上浸透了我的整隻手。

「哦,噢……」嬸嬸發出如夢囈般的呻吟,同時慢慢扭動著肥臀。

「嬸嬸,舒服嗎,嘻嘻,我抬起頭放開嘴裡那甜美的櫻桃,調皮地問道,說完又埋頭於她那深深的乳溝,又拱又舔,手上更是一刻不停,拇指和食指輕輕撥開那兩瓣粉紅鮮嫩的大陰唇,在她的陰核上緩緩地游動著,游動著,又慢慢轉入她那波光粼粼的陰道深處,和著大量的淫水,由輕則重,由慢則快地抽插著。

「好……耶……噢……好癢……使勁點……」此時的嬸嬸緊閉著雙眼,雙手抓著床單,嘴巴張得大大的,呻吟聲越來越大,身體像水蛇一樣劇烈地扭動著。

「嬸嬸,該你為我服務了,我好脹哦」,我見好就收,手指抽出她的陰道,放到自己的嘴裡舔乾淨手上的蜜汁。邊吮邊故意調皮地說。

「你這小壞蛋,你好會掌握時機喔」,嬸嬸半嗔半嬌地說:「轉過來,我給你吸吸,但是你也要幫我舔呀」。於是我們成69式,我將那話兒探入她的櫻桃小口,頓時一股溫暖濕潤的感覺刺激著我的中樞神經,又經她的美舌在我的龜頭上時而來回畫著圈;時而抵弄我的馬眼;時而整根吞入;搞得我差點射在她的嘴裡。我也不甘示弱,讓也把美腿分得大大的,小穴同時就張得開開的,兩片陰唇一張一翕,淫水也同時一滴滴溢向洞外的森林裡,「哇,這樣不是太浪費了」我說著低下頭,把溢出的蜜汁舔得乾乾淨淨,又探舌入洞,撩弄著陰唇,在她的陰核上抵弄著,舌尖上的味蕾磨擦著她陰核和陰道,目光又轉向她小穴處的那顆小豆豆–陰蒂,撥弄了幾下,嬸嬸不斷地呻吟著,並且壓在我身下的身子發出陣陣的顫抖。

「哦……呀……小親親……快……快把你的大傢伙放進去……喔……耶……好癢……好刺激……」嬸嬸終於忍不住了,「好,我來了」,我從她嘴裡抽出大肉棒,隨手抓了個枕頭墊在她的屁股下面,使得她的小穴更向上凸,將她的兩腿分開架在我肩上,將肉棒抵著洞口,由於蜜汁作潤滑液,所以在初入時很順利,但當還剩一半時,好像裡面很緊,我當時也不管那麼多,使勁一挺,嬸嬸發出「哇」的一聲,但我的整條肉棒已探入洞底,龜頭上的馬眼感覺好像頂在什麼東西上似的,她那裡好像還在一動一動,一吸一吸,弄得我好癢。

「快……快插……好老公……喔……呀……哎喲……好……好舒服……哦」,嬸嬸紅著臉催促著。

「呀……嘿……喔……」我嘴裡也哼哼,身體向前使勁挺著,以便插得更深,每插都插到底,又讓馬眼頂著她的花心左旋右轉一下,之後又快速抽出至龜頭剛不出小穴口,又快速插入,由慢至快,搞得嬸嬸呻吟震天(還好她家房間幾乎是全封閉的,又裝的是隔音玻璃),高潮迭起。

「快……喔……好癢……唷……爽……好哥哥……快插……插吧……使勁……哦……呀……爽死了……小親親……用力……噢……舒服……你……你好厲害…… 哦……呀……快……我不行了……我要洩了……洩了……」呻吟聲深深地刺激著我的大腦,於是我下身抽插得更賣力,時而頂著花心轉轉,時而讓肉棒在她的小穴裡一抖一抖跳動幾下,更深更快更猛的抽插,我感到自己好像身處雲端,全身,特別是肉棒,又麻又酥又癢,外加上嬸嬸剛才洩出的大量陰精把我的龜頭澆灌了個透,此刻我也狠命抽插了幾下,頂著花心,將大量熱乎乎的陽精,全射入她的花心裡。

「好燙,好爽」她嘴裡說著,身體隨著我射精時陰莖的跳動而劇烈地顫抖著。射完精之後,隨著快感的慢慢消失,我伏下身,摟著她,相擁休息了一會兒。

「小寧,你不會怪嬸嬸吧」?

「什麼呀,我怎麼會怪你呢,我讓你這個大美人破身是情願的」,我調皮的說著。

「其實剛才我在我們的可樂裡放了那麼一點……」,嬸嬸顫顫地說。

「噢,怪不得我今天怎麼性慾特強,無法控制,滿腦子都是你在被我幹幹的幻想,原來是這樣」,我恍然大悟,接著又自白道:「嬸嬸,其實……其實我剛來你家的時候就深深的喜歡著你,因為你實在是太美,太迷人了,可是中間隔著叔叔,叔叔對我又很好,所以我一直努力克制著自己,把對你的愛深深地埋在心底」。

「我也在你剛來我家裡,我的心就飛到了你的身上,為你意亂心迷,你不但人長得俊帥,又關心體貼人,身材又一級棒,我平時經常偷偷地注意著你」。

「這一點我也注意到了」。

「今天我又發現一個秘密」,嬸嬸俏皮地說。

「什麼秘密」?我瞪大眼睛不解其惑。

「就是你那大肉棒比你叔叔來得又長又粗,把我幹得死去活來,讓我洩了三次,好爽,好痛快,好刺激,你叔叔每次都不過十分鐘就交貨了,我還沒來得及享受,他就倒頭大睡,唉……」,說完,她的臉紅得像個害羞的小女孩,把頭埋在我的胸膛裡。

「哦,怪不得,我剛插入時好像不那麼緊,怎麼越往裡越緊,原來如此,嬸嬸的深處還沒被開發,花心還沒被叔叔摘去,那,那我以後可以經常幹你,讓你滿足,填補你內心的空虛」?我憐愛的撫摸著她的秀髮。

「好,好啊,你以後可以隨時幹我,插我的小穴,我要你做我的丈夫,老公,讓我做你的妻子,性伴侶」,她興奮得雙眼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小寧,我們去浴室洗個澡,看你身上汗水濕的」。

「你也一樣,呵呵,看你的小穴」,由於我久蓄的大量精液全數射在她的小穴裡,她的小穴一時容納不下,現在都夾雜著她的蜜汁倒流了出來。

「你好壞,你欺負嬸嬸,不來啦」,嬸嬸像個撒嬌的小女孩。

我抱起嬸嬸,看著懷裡一絲不掛的大美人,我的肉棒又一下子翹了起來,頂著嬸嬸的肥臀,好像在作無言的抗議,我們來到臥室裡間–浴室,把嬸嬸放入浴池,放好水,我也跨入浴池,和嬸嬸一起洗鴛鴦浴,我為她洗白嫩透汁的雙乳,洗粉紅誘人的玉洞,她為我擦肥皂,搓背,洗大肉棒,我的肉棒經她那柔軟滑膩的手搓弄著,立刻硬得像鐵棒,她驚奇地用雙手握住,還露出一大節。

「哇,好熱,好長,好粗,還在跳動呢,看來足有17CM吧」。

「你量一下不就知道了吧」。

嬸嬸隨手從放衣服的衣櫃抽屜裡找了根帶子,從龜頭拉到根部,又拿尺一量,長度:17.7CM,接著她又用帶子把陰莖一圍,粗度13.6CM,她嘖嘖稱讚著。

我被她這樣一弄,性慾大起,提議道:「嬸嬸,你的後庭有沒有開苞呀」?

「沒呢,你想吧,每次你叔叔提出想要,我故意嫌髒,不讓她開苞,親愛的,你想的話就由你來開苞吧,不過要溫柔點哦」。

「遵命,夫人」,我開心地笑道。嬸嬸幫我在肉棒上抹了點肥皂沫,轉過身,雙手扶著浴池欄桿,把肥臀高高抬起,露出那深紅色的菊花蕾,「來吧,老公」。

我走到她背後,提起肉棒,在洞口輕輕磨擦了一會兒,緩緩向花蕾深處探進,「哦……哇……真是原封貨,好緊」。

「輕點,慢慢進來吧,哦,好脹,但好爽」,嬸嬸回應著,我等她的屁屁吞沒了整根肉棒後,開始輕插慢送,嬸嬸已是「噢,哦,唔,嗚」地叫個沒完,等漸入佳境,我加大力度,猛抽狂送,挺、旋、頂、轉,搞得嬸嬸香汗淋漓:「喔……唔……好……好爽……好酥……好麻……親親……好老公……哦……舒服死了……真是不一樣的感覺……使勁……用力……哦……美死了……爽……」她一邊使勁地扭動著肥臀迎合著我,一邊嬌喘連連,我雙手抱過去,摟住她的雙乳,一邊使勁地搓揉著堅挺的乳房和堅硬的乳頭,這更刺激著嬸嬸,一邊下身瘋狂的抽送著,看著大肉棒在嬸嬸的菊花蕾中進進出出,剛才高潮時的那種快感逐漸湧上來,又癢又麻又酥的感覺真是回味無窮,我知道快洩了,但我速度加得更快,大約又來回抽送了五六十下,我終於又射了,射在嬸嬸的菊花蕾中,我又繼續抽送了幾十下,延續著射精時的快感,才緩緩地她的屁屁裡面抽出猶為堅硬的大肉棒,疲憊地躺在浴池裡,嬸嬸也躺在我旁邊,休息了一會兒,開始幫我洗大肉棒,我們相擁摟著,熱烈地吻著,相互洗完,穿上衣服,一看時間,已是傍晚五點十分。

「哇,老公,你真厲害,每次都起碼四五十分鐘以上,以後讓你干死也願意,喔,好舒服,好爽,你餓了吧,我們去吃點東西吧」。

我回到客廳,邊看電視,邊等待嬸嬸弄吃的來,餐桌上,我和嬸嬸開始擠眉弄眼,我幫她夾菜送入她的口中,她也回過來幫我夾菜送入我口中,後來,我把自己口中的菜以接吻的方式送入她的口中,她也熱烈的回應著,一頓飯足足吃了一個小時,外加上我們特意拉上窗簾,點上蠟燭,那氣氛簡直就是燭光晚餐。

餐後,嬸嬸收拾完餐具,回到客廳,我們相互溫存了一會兒,嬸嬸從房間裡取來一張VCD–《寂寞的少婦》,這時屏幕上出現那一幕幕銷魂蝕骨的畫面,講的是年輕的舅媽被自己的外甥幹得死去活來,畫面上各種奇怪的姿勢讓我興奮不已,此刻嬸嬸早已是一絲不掛,坐在我身邊,一手摟著我,一手在輕輕地撫摸著我的大帳蓬,我站起身,脫下身上的短褲,和嬸嬸來了個坦身相戲。嬸嬸立刻握住我的大肉棒,學著畫面上,用櫻桃小嘴左吮右舔,由慢至快地套弄著,鼻子裡喘著粗氣,並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與嘴時發出的「噗?噗?」聲匯成一支口交交響樂。

{老漢推車}我學著讓嬸嬸趴在沙發靠墊上,分開她的玉腿,將肉棒插入早已是春潮泛爛的玉穴,同時雙手提起她的兩隻玉腿,讓玉穴充分的分開,下身一個勁的抽送,陰囊拍打著她的陰戶,陰莖每次抽出時都帶出大量的蜜汁。「噢……呀……我不……不行了……喔……洩了……洩了……耶……」,我抽出陰莖,只見她的玉穴裡「????」地湧出大量帶有點乳白色的半透明的陰精,我馬上將嘴湊上去,接住她的蜜汁,「咕嘟咕嘟」都吞入嘴裡,又將玉穴口舔了個乾乾淨淨,「哦,味道真棒,好好吃」。

{神犬交尾}嬸嬸跟著反過身趴在靠墊上,將屁股抬高和身體成九十度角,我跪在她背後,挺腰收腹,舉槍就刺,哇,這招特刺激,連我也跟著嬸嬸大聲呻吟著 「哦……喔……好老婆……騷穴……爽……爽嗎……呀……啊……美死了……唷……嗯……」,「親老公……唷……這招好爽……好刺激……使勁插……哦…… 呀……插爛我的……浪……浪穴……噢……哇……舒服……快……美極了……干吧……哦……快洩……不行了……又洩了……喔……呀……」,嬸嬸嘴裡還說著,陰精已突破閘門,噴在我的龜頭上,一股股熱乎乎的陰精把我的龜頭澆了個透。

接著{觀音坐蓮}、{老樹盤根}、{倒掛金鉤}……

「哦……啊……我也快洩了……呀……」,我喘著粗氣。

「快……快拔……拔出來……射……射在我嘴裡……讓我嘗嘗……處男……的精液……哦……」。

我隨即拔出,嬸嬸馬上用嘴含住,代替她的玉穴,使勁套弄起來,最後,我終於將精液悉數射入她的櫻桃小嘴中,灌了她滿滿一口,,嘴角還滴下幾滴,只見嬸嬸「咕咚咕咚」全吞入肚中,「哦,處男的精液就是不一樣,不但味道純,濃度也高,裡面營養質量也高」。

經過幾次交鋒,我和嬸嬸都已很疲憊,我抱起她,進入她的臥室,摟著她相擁而睡,半夜裡又幹了幾次,她又洩了好幾回,最後我們睡到第二天8點,這一夜,我們干了6次,我也射了6次,3次射在她的玉穴裡,2次射在她的櫻桃小嘴裡,1次射在她的菊花蕾裡。

從此,我和嬸嬸只要叔叔不在,就瘋狂地做愛,過著夫妻生活,嬸嬸也想出各種新奇的花樣,和我玩一些有趣的遊戲,使我們的性愛永遠處於新鮮狀態。

一個月後,嬸嬸紅著臉對我說:「小寧,我懷孕了,我懷了我們性愛的結晶,懷了你的骨肉」。

「哦,我要當爸爸了,我好高興,可是……」我頓時又不知所措,如果被叔叔知道這孩子不是他的,那怎麼辦」。

「你放心,在與你做第一次之前一個星期,剛被你叔叔幹完,我就把他射在我陰道裡面的精液全排掉了,再說,那時是安全期,我們第一次時又正好是受孕期,所以我要你把你的處男精液全射在我的子宮裡,如果我生個男孩,我看你叔叔這個名義爸爸當得肯定不亦樂乎」。

「但願如此」我好激動,原來嬸嬸全都計劃好了。

「所以這幾個月是關鍵時期,你不能再操我的小穴,我表妹對你印象特好,他老公幾個月才回家一次,她也好寂寞,我讓你跟她玩,讓她代替我」。

「嬸嬸,好老婆,那像我會覺得對不起你的」。我抱著嬸嬸激動地說。

「沒關係,小喜(嬸嬸的表妹,也是個大美人,如果把嬸嬸比作西施的話,那她表妹就是楊貴妃,美艷風騷,這些以後在和她床上干時證明了這一點。也許是她老公在外地廠裡,經常不回家,讓她獨守空房的緣故吧。她家就和嬸嬸家對門口)早就知道咱們的事,她也好想讓你干哦」。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能有什麼辦法呢」,我故意無奈地說。

「你這小壞蛋,得了便宜還賣乖,哼,我不理你了」,嬸嬸又撒嬌地說。

就這樣,在嬸嬸的安排下,我和她表妹順理成章也結成了夫妻,果然她表妹在床上那浪勁簡直少有。從此,有時嬸嬸幫我口交,有時和她表妹幹得飄飄欲仙,有時一起干她們倆個,把她們搞得嬌喘連連,忙得我是不亦樂乎。可是兩個月後,她表妹竟然也懷孕了,懷上了我的骨肉。以後,我就專心細緻地照料著這兩個美麗的妻子,期待那一天的到來。懷胎十月,一朝分娩,哇,兩個都是兒子,直把我叔叔和小喜的老公樂得是整天合不攏嘴,他們還蒙在鼓裡,兩個孩子的親生父親是我,是我這個看起來不諳世事的侄兒。當然,此時最高興,最幸福的還是我、嬸嬸、她表妹小喜。

後來依照嬸嬸的提議,讓我畢業後在學校裡找了個上海女孩結為夫妻,生的竟然又是個兒子。現在我有事沒事經常往上海跑,說是去看望老丈人等,其實多數往嬸嬸那兒跑,看看兩個兒子,和兩位美人常常重溫舊夢。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