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小時候是和父親一起洗澡,可是當我進入國中,有月經以後,父親還要和我一起洗澡,我不願意時,母親會說:「為什麼不要一起洗澡,真是怪孩子。」

可是別人家裡,當女孩的乳房隆起或有月經時,不是父親不要,就是女兒不肯在一起洗澡了。

我是怕朋友問到時會難為情,就不再和父親一起洗澡。可是,我的父母在洗完澡時,光著身體在家裡走來走去,他們都不在意自己的舉動,反而我感到難為情。

我有時看不慣,就說:「別人家都不是這樣,把浴巾圍在身上吧!」

「本來就有的東西為什麼要掩飾,說起來妳還是從我這裡生出來的。」父親說完後,還故意搖動垂在胯下的東西給我看。

不說父親吧,母親也裸露豐滿的乳房或屁股到處走動。

我說:「不要這樣!有同學來的話,那多難為情。」

「妳胡說什麼,妳可是吃這個奶長大的。不過我的形狀沒有變,和年輕時一樣。」母親說著,用手托起乳房站在鏡子前陶醉一番。

甚至有一次洗澡時,母親用手指撥開她的那裡要我看,還說:「妳來看,妳就是從這裡生出來的。」

我害羞的逃走,但母親還追到我的房間,問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還有,我本來早就會手淫了,不過是在桌角上摩擦的幼稚行為。

有一次偶然的被母親看到,可是她卻說:「妳這是幹什麼,不要這樣,要把手指洗乾淨消毒好,用手指弄才舒服,用桌角可能使那重要的地方受傷,媽媽做給妳看吧!」

「不要!不要!」我在感到難為情以前,先產生無奈感。

但也許是為性行為不產生罪惡感,父母獨特的性教育吧。因為是這樣長大的,我對手淫被發覺的事,並沒有對父母感到難為情,或像朋友那樣因此怨恨父母。不過我還是覺得我家的父母比別人家是過份了。

因為母親在性交時會發出很大的聲音,而且父親也好像喜歡性交,不是每天也至少二天有一次。

當我睡眼迷糊有事去父母親的臥室時,父母會毫不隱藏的,由母親赤裸的騎在父親的身上,拼命的扭動雪白的屁股。

我從小就看過很多次父母性交的場面,當初還以為是在摔跤,但慢慢的也覺得不對。

「你們做什麼?不是摔跤嗎?」我這樣問著。

「不是摔跤,現在我們在做非常舒服的事。孩子,妳長大以後也要找個好男人多多幹這種事的。啊……好……好……好的不得了……啊……啊………」母親一面說一面騎在父親的身上猛烈扭動著屁股。

我蹲在母親的身邊,看父親的東西在母親的身體裡進進出出的模樣,但是並沒有感到色情,只想到大人會做奇妙的事。

所以我去幼稚園時,就對隔壁的男同學說:「我們來玩爸爸媽媽的遊戲。」

「哦!辦家家酒啊?有飯碗什麼嗎?」他說。

「不是的!你要脫下褲子睡在這裡,我在上面,是這樣的。」我說著,就讓他仰臥在塑膠布上,再把他的小雞雞拉出來。

當我想騎上去時,老師發現就立刻跑出來,並喊著:「你們在幹什麼?」

我一臉茫然的回答:「我們在做爸爸媽媽的事。」

這件事還是成了問題,父母被老師叫去訓戒一番,母親好像也很困擾的樣子,可是母親對我說:「不可以在幼稚園做那種事,不要對別人做,只有在家裡才可以。」

聽說在挪威或瑞典等國家就有類似這種教育,我還弄不清那一種比較好。

後來我為升學考試,開始用功讀書時,每天晚上母親的聲音太吵了,我有時會忍不住去敲他們的房門,提出抗議:「小聲一點好不好!」

母親總是用陶陶然的聲音說:「對不起!但是太舒服了……….」

不知道她的精神是不是有問題。我想,這樣的父母已經難以救藥,但也不會恨他們的。

可是父母性交時的聲音,我並不覺得淫蕩。但我對性交沒有多大興趣,也很少手淫了。

也許是這樣的關係,所以沒有男朋友。雖然常接到情書,但不想一對一的交往。

有時,母親還會很多心的說:「妳這年齡想性交也是應該,但一定要用保險套,這個桌子裡有保險套,妳會用嗎?不然就給爸爸套上練習。」

母親的玩笑是不是太過份了。

不過,當父母認真的開始所謂『夫妻交換』的遊戲時,我確實嚇了一跳。

我提出抗議,可是母親說:「爸媽和小孩有不同的生活,小孩有小孩的生活,把妳好好養大成人是我們的義務,但不會限制妳的自由,所以妳也不能限制爸媽的自由。」

這樣我有什麼辦法呢?而且又覺得父母說的好像也有點道理。

和別人的父母只准自己做好事,孩子交異性朋友就生氣或限制自由,或只因自己是大人就對孩子施威,或僅因養育就對孩子施加壓力,根本不理會孩子只顧看電視的父母完全不同。

說起來我家就沒有電視,晚餐都是一家三口在一起愉快的吃。父母的主張是吃飯看電視會削減親子關係。據說別家的父親阻止孩子想看的節目,而看自己要看的相撲或棒球。這一點我是感謝父母,不過現在仔細回想,父母是只對色情有興趣,對其他的節目根本不關心。

不過,父親大概和別人不一樣,父親從來沒有罵過孩子。他說:「人類就是為做自己愛做的事出生,家庭也是各自為政的人集合在一起,能讓家人做多少自己喜歡做的事,就看父親的度量。」

回想起來,我確實沒有挨罵過,有沒有受到干涉。

高二時,向父母商量報考什麼學校或就業時,父母說:「妳已經是高中生,自己決定吧!和我們商量,我們得負責任。」

不知是有理解還是不負責任。

這些暫且不說,父母最近好像對交換夫妻發生極大興趣。父母對我說:「我們要做交換夫妻了,大概交換對方的夫妻或有其他男女會來家裡,但妳不要太在意。」

而且母親笑嘻嘻的,好像很高興的說:「媽媽在那時候的聲音會很大,但妳已習慣了,不會在乎吧?」

實在是太開放了,我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

不知是父親先提出,還是母親建議的,總之把夫妻的照片送去夫妻交換雜誌刊登。因為也沒有掩飾面孔,立刻被公司的同事們知道,馬上成為相當大的問題,可是父親一點也不在乎的說:「又沒有妨礙到別人,有那裡不對?而且看這種照片的人也是對夫妻交換有興趣吧,和我們來一次如何?還可以在公司裡擴大夫妻交換的領域。」

大家似乎都啞口無言,也就不了了之。

事後,父親還對上司說:「要不要到我家和我內人性交,她是不錯的名器呢!」

對公司的女職員也說:「到我家來和我們一起玩吧!我對性交是有信心的。」

大家都拿他沒有辦法,但大家也沒有對他產生惡感。

這一些暫且不說,現在報告交換夫妻的對方第一次來我家的情形。

父母都從早晨(星期天)就開始緊張的忙碌著,做壽司、準備酒、打掃房間、換新洗的床單等歡迎的準備。

黃昏時刻來的夫妻,是給人好感的教員夫妻。因為我的父母很大方的勸酒吃菜,好像非常感動,結果兩個男人都大醉,什麼也做不成了。

我在自己的房裡隔牆聽的一清二楚。

「妳那邊不行嗎?這邊也不行。」

「男人真沒有用,太太吸吮我丈夫的東西吧,也許這樣是有用的。」

「是啊!我在努力的吸吮呀!」

「你真沒有用!好吧,我也努力吸吮。」

「對不起!太抱歉!只好用其他方法服務了。」

「很抱歉!面對太太這樣的美女,實在很遺憾!」

「是啊,這樣有魅力的夫人分開雪白的大腿,我真沒有用!下次會努力的,無論如何再給我一次機會。」

盡說一些後悔的話,沒有一點色情味,我把耳朵靠在牆上偷聽,反而很失望。

不過,父母都不喜歡我偷聽,他們說:「要偷聽還不如進來看,門是不會上鎖的。」

但再怎麼說,我也不想看父母和其他夫妻做交換的現場。

他們不怕這一次的失敗,後來有夫妻交換的人來時,還是從早晨就大忙特忙。但這次是不喝酒,決定等到辦完事後才喝,所以得能順利進行。

我知道這種情形,於是我在這次也下了決心。

「我來參觀了。」我說完,就在父母的臥室角落下坐著觀戰,自然全部知道了。

父親在對方的雖然矮小但身體很豐滿、肚子稍微凸出的太太身上,以騎馬姿勢不停的抽插著。

母親在對方較瘦的丈夫黑長的東西上坐下,手扶在胸前,屁股一起一落的活動。

當我進去時,父母同時向對方說:「對不起!讓她參觀吧!妳在那裡好好看。」

對方的夫妻剎那間好像很驚訝,但說:「哦!這也是很理想的教育吧!」然後繼續進行抽插的工作。

不過,這兩對夫妻好像很快就忘記我的存在了。

我的父母參加交換夫妻會,而且對我這個思春的高中三年級的女兒毫不隱瞞,這使我非常的困惑。

有一次,把外國人的夫妻帶回來交換夫妻,這個我不管,可是那個外國中年人竟然對我說:「小妞,和我做愛好不好?」

我的同學有人和黑人玩回來後,還十分得意的到處宣揚,但我不喜歡外國人,所以我說:「不!謝謝。」

不過我想,用他來練習外語會話是可以的。

我不理會他的話,自行回到房間去,也懶得參觀他們的戰事。

又過了不久,父母把年齡和我差不多的五名男生(據說是G大學夫妻交換研究會的會員)帶回來,全體一起和媽媽做愛。

我不願意看到他們任何人,就一個人躲在房裡,可是聽到媽媽的大聲淫叫,根本沒有辦法看書。

我平時聽到父母的浪聲浪語也不會有什麼感覺,但唯有這一次產生奇妙的感覺,於是我就伸手到三角褲裡開始手淫。

必須要快一點弄完手淫,使心情平定下來,否則根本不能看書。可是唯有今天幾次手淫後都能感到快感,但還是沒有辦法把心定下來。

我想去廁所,走出房門,看到在廁所前癡呆的站著一名赤裸的學生,腰上圍著一條毛巾,垂頭沉思著。

我問道: 「你怎麼了?」

不由得二個人的視線相遇,我好像有一種特殊的感受。

「是……我做不到,我做不到那種事,因為我是要有氣氛的人。」

「哦,是嗎?可是那樣不是吃虧了嗎?」

「可是我看到他們受不了,感到難過,我還是須要精神性的。」

他不想留在裡面,但又無處可去,只好站在廁所前。

我對他同情了。

「那麼……到我的房間去,怎麼樣?」我不由得這樣說出來。

「可以那樣嗎?」

「可以啊!」我彷彿是在引誘這個人。

他乖乖的跟我來到了我的房間,我和他並排地坐在床邊,房裡除此以外只有書桌和椅子。

此時,從隔壁傳來了母親的叫聲:「啊……好……好……還要……還要………」

我心中想著:母親現在是和第幾個人在性交?還有在旁邊看的父親,不知是什麼心情?唉!真不明白大人的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我好像能理解,但又不想去理解它。

這時候,我忍不住伸手抱著他的肩,用力的摟緊。這個人的肩很瘦,但很深。

他也伸手到我的腰上,把我拉了過去。

啊……他這時候圍在腰上的毛巾前慢慢地凸了起來。我很想伸手去摸,但是我沒有這個勇氣。

雖然看過很多次父親赤裸的把這個東西澎漲起來,在母親的下體進出的樣子,但還沒有實際摸過男人的這個東西。雖然在很小的時候,洗澡時碰到,但那是軟綿綿的狀態。

他把我緊緊抱著,把嘴呀在我的嘴上,我不由己的抱緊他,呼吸也急促了起來。

從隔壁又傳來母親的聲音:「喔……喔……」好像動物的吼聲。

他伸手到我的上衣裡面,想脫去我的衣服,但是他實在太笨了,始終脫不下來。我忍不住的自己脫下了上衣,他又想解開我裙子的掛鉤,但是還是因為笨拙而解不開,所以還是由我自己站起來,脫掉自己的裙子。

我身上只剩下乳罩和三角褲,就這樣他又抱緊了我。

他費了很大的工夫才脫下我的乳罩。

啊!我的乳房露出來了。那是連自己都認為是有彈性的漂亮乳房。

「好美啊!」他讚嘆的說道。

「比母親呢?」我問道。

「嗯,說實話,她的鬆弛的一點,乳頭也太黑了。」他說完,就在我的乳房上啾啾地親吻著。

啊!有一股好強烈的感覺。接吻我是第一次,乳頭被吸吮也是第一次。沒想到會是這樣的舒服,現在才知道母親為什麼喜歡被男人吸吮乳頭了。

不過,我還是不喜歡和很多人這樣弄,還是和一個人的好。現在,就是這個人的好。

他一面吸吮乳頭,一面握住另一個乳房捏弄著。

啊!很舒服!連下面也有一種受到電擊的感覺。

「你很會弄,一定有過不少的經驗吧?」我問道。

「不!我是第一次,我今天來這裡,以為能拋棄童貞,但那種場面太可怕了,所以我還沒有性交過。」

哦!這樣說來,是童貞和處女在一起囉!他好像很難為情的想掩飾圍繞在腰上毛巾的隆起部位。

我假裝不經心的樣子用手去碰觸那個地方,雖然做的很不自然,但這樣的舉動卻使我得到很大的快感。

啊!他的東西很硬,而且有彈性。

我碰到以後,他好像也受到了刺激,他終於按奈不住,開始脫我的三角褲。

我本想抗拒一下,但那樣一定會使他放棄行動,所以我就任由他脫掉。

啊!從我的圓圓白白的屁股上取下三角褲了。男人脫我的三角褲,這還是第一次。

在我豐滿的雪白大腿間,只長出一點毛,坐在床邊看,只能看到小小的三角形。

他也取下圍在腰上的毛巾。

啊!那個東西是直立的,孤立的樣子很可愛,顏色不像父親那麼黑。和那些交換夫妻時來的男人比較,他的像筆頭花一樣孤獨可愛。

我很喜歡他的大筆頭花,忍不住便伸手緊握著它。

「啊……這樣好舒服呀!」他的身體有一點哆嗦。

然後他把我推倒,我摟著他的脖子倒在床上,我怕他看我的那裡,因為這是難為情的事,所以抱住他的脖子不放。

「好美,妳的身體真美。」他對我悄悄地說。

當然我和母親不同,我年輕呀!而且我的腿很長,身材又好,我對自己的身體很有信心的。

這時候他把鼻尖靠在我的乳溝上聞著,然後鼻子向下移動,反覆的說:「很香,真的很香。」

其實我沒有用香水或任何東西。

我感到刺激很強烈又緊張,知道自己的大腿在顫抖,一方面是難為情,一方面又有很大的期望。

我不由得閉上眼睛,我知道臉已經紅到了耳根。

他好像也感受出來,問道:「怕嗎?」

「不!不怕!」我說完又緊抱著他。

由於他的身體是抬起的,所以變成我吊在他脖子上的情況。終於他無法支撐我的體重,而被我拉倒,身體落在床上,兩人變成上下重疊在一起。

此時,他開始吻我。

啊!真好。

兩個人的嘴含在一起,嘴唇緊貼著,同時舌頭纏在一塊。

他把手伸入我的雙腿間,我的身體自然的緊張,想夾緊大腿,可是不知何時他把一條腿放在我的雙腿之間,使我沒辦法夾緊。

啊!他的手指碰到我最敏感的地方,不過他的手好像戰戰兢兢的樣子。

但不靈活的樣子也給我更大的好感,很舒服,我的肉縫又溢出了水份。

這時候,又聽到母親在隔壁喊叫的聲音:「啊!好……對……對了……就是這裡…………」

他終於把手指插入我的肉縫裡。

啊!有說不出的妙滋味。

我的身體開始顫抖,我把臉靠在他的胸上,呼吸也急促了。

此刻,我覺得我豐滿的身體和他較瘦的身體已經完全貼和了。

他拉我的手去摸他的那根東西。又粗又硬的!不過和父親交換伙伴的男人比較上也許是小了一點。但太大的好可怕,他這樣的最理想,這樣的粗度,大概不會很疼痛的進來吧?

我很快的鬆開手,但又下定決心地又將它握在手裡。

「真的很硬。」我說。

「第一次嗎?」

「嗯,雖然看過,但還是第一次摸到。」

我在他的引導下,慢慢的撫摸著他那堅硬的東西。

頭部很光滑,但也像快要爆炸般的勃起,火熱的脈動著,大概這是男人感到舒服時的狀態吧?

「我什麼也不懂,你教我。」我說道。

「嗯!妳只是這樣摸,我就很舒服。」

他又拉我的手到肉莖背面像帶狀的地方,我在那裡開始揉搓。

「啊……舒服……好舒服!」他一面哼一面把手指更深的插入………。

「我可以插進去嗎?我想的不得了,本來今天不想這樣,因為妳是處女。」

「要……求求你。」我不由得這樣說。

我知道有一天須拋棄處女,如果是和他,我願意…………。

他好像下了決心,拔出手指,再用力拉開我的雙腿,身體進入雙腿之間,然後看著我的雪白屁股和大腿根部,把堅硬直立的東西頂上來。

我覺得他的硬度已經達到極限。

他用龜頭在我濕滑的地方由上向下的磨擦,然後就噗吱一下滑入。

啊!可是不行……只能進去一點點。

「痛啊!」我發出哼聲。因為我是處女,大概還有處女膜吧?「不行!進不去。」他好像很傷心。

「痛……痛啊………」我呻吟著。

「那麼……就停止吧?」他體貼的問著我。

「不!我要!」我說著,身體卻哆嗦起來。

「我想,大概是短暫的痛吧,請妳忍耐一下。」他在我的額頭上親了一下,安慰我。

「我會忍耐的,但是如果太痛,你就要停止動作。」

我雙手摀在臉上,分開大腿,等待他的再度開採。

「聽說女人要放鬆力量,才不會痛。」他說道。

可是我不知道怎樣才能放鬆力量?這時候他低下頭,在自己的龜頭上塗抹口水,然後把我的陰唇分開,將龜頭輕輕的插入。

龜頭是勉強能進入了,於是他就抱緊我的屁股,慢慢一點一點的插入。此時,我並不感覺疼痛。

突然好像聽到噗吱的聲音,在這同時他那堅硬的東西一口氣地滑了進來。

啊……進來了。

洞裡猛然擴張,很舒服,我發出哼聲,有一種快窒息的感覺,但卻帶著一份快感。

我的洞口在他插入的剎那,就開始緊縮,把他的肉棒夾緊,不知道他會不會痛。

「啊……真好!」

他插入後就不動了,好像在欣賞我給他夾緊的滋味。我也在他插入後,身體裡抖抖的享受那種感覺。二個人都抖抖的,好像互相做信號,彼此在交談。

原以為人類是只能用嘴說話,現在知道還能這樣溝通。

他摟緊我的屁股,感動之餘也不動,靜靜的享受著合體之美。

「全部進去了嗎?」我問道。

「嗯!連根都進去了,現在我們完全密合著。」

「是嗎?」我想確定進去的情形,便從屁股下伸手過去摸,摸到的是下面圓圓的附屬物。

我嚇了一跳,立刻縮手,但在好奇心的驅駛下,我又拿出勇氣去摸。他的東西確實從這附屬物延伸出去,進入我的腔道裡。

我了解後才放開手。但不知為何流出眼淚,不知道是高興還是悲哀,我現在已經不是處女了。

從隔壁又傳來母親的聲音,但這次很快就聽不見了。

這時候他開始慢慢的活動起來。

啊!真甜美啊!已經完全不痛了,卻有著莫大的快感。

好像多年來聽到隔壁父母的惱人聲音累積的煩悶,總算發洩出來了。

他開始用力進出,感覺出我內部的肉纏在他的東西上,隨著活動和磨擦。

那真是一種快感…………。

「啊!真好,原來是這樣好,女人的這裡沒有想到會這樣好。」他興奮地說著。

而此時,我也快要溶化了。

「這樣好不好?好嗎?這樣呢?」

他做著各式各樣的動作,但什麼樣都好,我實在分不出來。

肉洞裡固然好,但他的毛在我最敏感的地方磨擦也非常好。

「我這一生,不想和別人幹這件事了。」

「我也是,我們結婚好不好?」他問道。

「嗯……可以!」

不過我還不知道他的名字,住處也不知道。

啊……不過能永遠做這種舒服的事,而且能和父母一樣享受性交的樂趣,我恨不得馬上就結婚。

「啊!好啊!啊啊…………」我突然產生一種奇妙的感受,大聲叫了出來,全身都顫抖著,同時快感向全身的每一個毛細孔擴散。

緊張和鬆弛交換來臨了…………。

「啊……我……不行了……….」

G大學的學生突然激烈活動起來,強而有力的衝刺著,然後全身一陣哆嗦。

啊……他是在射精了。

也許我會懷孕,可是沒有關係,我會和他結婚。

我這樣想著,禁不住地緊抱著他,從下面向上挺起屁股,然後兩個人緊緊纏在一起…………。

從此以後,我就迷戀上性交。

沒有什麼事能這樣舒服,心裡有美的羅曼蒂克,產生積極生活的意念,事後又感到爽快的事。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