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公平,不公平.」

木婉清騎乘黑馬,沿路尋思,已經證明了她和段譽並非親兄妹,可是段郎仍然捨她就王語嫣,雖然貴為王冑可以三宮六院,但好勝且善妒的她,更是不許段郎擁有第二的女人.無奈命運同她母親一般,想及至此,不禁失聲痛哭.

只聽一聲溫柔的呼喚,道:「姑娘,何以痛哭?可有不快?」

木婉清側頭一看,是一個俊秀文士,雖不如慕容復的風流倜儻,但些許風霜之色,比之段譽更為氣概.然而一身書生打扮,彷若初遇段郎之時,想及至此,登時惡念一生,一枝袖箭脫手而出.

那文士一驚,執扇一振,袖箭打落,怒道:「妳講不講道理.」木婉清理也不理,策馬揚長而去.

日正當午,木婉清口渴,就近茶舖買茶,瞥眼一見,那文士竟早到一步,好整以暇地喝茶,木婉清心驚道:「腳程好快.」

那文士似早已知道她已經來了,說:「姑娘,我在等妳道歉呢.」

木婉清道:「我幹嘛道歉?」

那文士取出她發出的袖箭,說道:「看來修羅刀秦紅棉的高徒也不過爾爾」

木婉清慍道:「你說什麼.」

那文士一喝,袖箭揚手而去,木婉清正欲閃避,卻不知是那倒楣的茶博士中箭,應聲倒地.

木婉清怒道:「你怎可以胡亂殺人呢?」

那文士道:「妳不是也愛亂殺人嗎?木婉清.」

木婉清一震,兩枝袖箭疾出,那文士武功奇高,摺扇一抄,袖箭反射回去,箭末正打中她兩處身上大穴,一時動彈不得.

木婉清又驚又恐,問道:「你是誰?」

那文士哈哈笑道:「連我是誰妳也不知道,江湖上有四大惡人妳沒聽說?」

木婉清道:「胡說,四大惡人全都死了.」

文士道:「惡貫滿盈,無惡不作,凶神惡煞,窮凶極惡的時代過去了,現在江湖的四大惡人叫陰狠毒辣,這四人本來都不相識的,只因有共同的癖好,才自每個人的綽號取一個字,組成四大惡人.」

木婉清顫道:「什麼癖好?」

那文士道:「好色.」說完忽然一手拿住她的下顎,道:「休想咬舌自盡.」並點住了啞穴.

那文士又使她下跪,一面脫下自身褲子,道:「四大惡人各有特長,陰是陰陽道,道號法衍,最愛採陰補陽,我曾親眼見到,這牛鼻子為了治癒唐門的毒傷,把一個處子從黑髮幹到白髮.」

那文士露出毛茸茸的陽具,木婉清羞愧地閉上眼,文士硬是撥開她嘴唇,將陽具硬塞進去.文士又道:「狠是狠角色方橫,我搞不懂他幹女人的時候,會將她四肢折斷,幹完了就一刀解決,真沒品味.」

木婉清喉頭難受,發出聲響,那文士淫笑道:「哈!想要了.」抽出陽具,將她倚在樹幹上,兩手在她身上亂不規矩,一面又說:「毒是毒手郎中司徒蕭,專用下三濫的勾當來迷姦女人.唉,這有什麼好玩的.」

木婉清流下兩行清淚,文士笑道:「哈!喜極而泣.」一說完,手一扯,木婉清全身一涼,竟然一絲不掛,文士脫衣手法熟練,無人能出其右.

「忘了自我介紹,小可姓倫名逸,忝為四大惡人之末,辣手書生倫逸是也」木婉清此時只想快快死去,可是生理的微妙變化已經不能自己了.豐滿的椒乳在倫逸的陶冶之下,已然英姿挺拔,楚楚可人.未經人事的她,私處只經倫逸輕輕一舔,已然溢出淫水了.

倫逸見木婉清雙眸緊閉,索性不再有任何動作.歷時半刻,木婉清覺得對方並無動靜,偷張眼一瞄,並沒有任何人,再大膽睜眼,眼前一片荒地,空空如也,正要舒口氣,忽地一個全身赤裸的男蹦出來,木婉清還沒來得及反應,倫逸的以又快又準又熟練的技巧,將陽具對準陰戶,一轟而上,木婉清慘叫一聲,薄弱的處女膜給殘忍的衝破,幾個回合,倫逸突然撤軍,處女之血汨汨流下.

倫逸得意的笑道:「啊哈!見紅了.」

木婉清嬌喘如牛,眼神充滿怨毒,倫逸道:「瞪我啊!」蹲了下來,在她大腿兩內側舔舐鮮血,木婉清一陣茫酥酥,冷不防的給倫逸用中指狠狠插進陰戶,木婉清銷魂之聲連連,不絕於耳.

倫逸殘忍的伸出中指,淫水在木婉清的嘴唇左右塗抹,此時木婉清的意識混亂,任憑擺佈.倫逸見已馴服,解開穴道,讓她躺下,分開大腿,再度將陽具輕輕地擸入,木婉清猶若初經暴雨洗禮,痛苦不堪,現在卻如檀香沐浴,加上倫逸手法高超,在她的朱唇粉頸,椒乳凝脂,均得以適時的撫慰,不由置身其中,渾然忘我.唧唧哼哼之餘,高潮漸起,霎時一陣甘霖,沛然灑在木婉清的臉龐上.

片刻,木婉清仍舊在半夢半醒之間,體內微微降溫的熱血,又逐漸沸騰,雙乳,私處,乃至於全身肌膚,全身浸淫在撫慰的快感,忽覺周身益漸痛疼,兩眼一張,「啊」了一聲,三個醜陋且全身赤裸的村夫,成犄角之勢,壓制她四肢,木婉清淚眼汪汪,苦苦哀求,反而加重三個村夫施虐快感,處在下體的肥胖村夫扶起豐臀,木婉清慘呼一聲,為求著力點,只好摟住另兩個村夫的頸子,那兩個村夫順勢俯首去吸吮溫潤如玉的的乳頭,三處快感湧遍全身.

木婉清由可憐的哀求轉成淫蕩的呻吟,已然忘了少女的矜持,左邊的村夫將她的臉側過,進行口交,她來者不拒;右邊的村夫則把她的手拉到自己的陽具,要他手淫,也順應要求.

這時正交媾的肥胖村夫高潮一起,一注暴精洗在她上身,正在給口交的村夫笑道:「王胖,準一點,別噴到我這裡.」說完抽離陽具,轉戰陰戶,這時木婉清意識一清醒,忙推開另一個村夫,縱身躍起,跨穩馬步,兩手交叉前護,顫聲道:「不要過來.」

給推開的村夫罵道:「臭婊子,裝什麼良家婦女,剛才妳的叫聲多淫蕩.」

木婉清大喝道:「再過來我殺了你.」下意識一翻手腕,要射出袖箭,卻忘記自己全身武裝已被解除,何來袖箭.那三個村夫見她作勢要發暗器,不由哈哈大笑.

給口交的村夫一箭步要撲上去,木婉清反應機敏,飛快一腳,將他彈回.可是初經人事的她,這時已全身酸麻,武功剩不到三成.

其他的同伴激起同仇敵慨之心,兩人緩緩向前,木婉清全神貫注,準備痛下殺手.不意不知何處飛來一顆石子,正中腳下築賓穴,木婉清一個失足,給叫王胖的人抱住,另一個也不再留情,先飽以一頓亂拳,可憐的木婉清被揍得死去活來,活脫脫地被拖到棕樹旁,用繩索吊起.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我和妹妹的錯愛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我的美母教師(珠簾篇)
迷姦雙胞妹妹
雪白的屁股
與舅嫂的回憶
豔韻的妹妹
淫蕩十五歲
兄妹情深
快樂家庭俱樂部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