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含極度色情、變態與暴力行為,未成年者不可觀看
觀看中如呈不良反應,應立即停止閱讀﹗
——————————————————————————–

岳承鎮清雲山莊莊主馬大力,是鎮上有頭有面的大戶人家。
馬大力半生都是走鏕保貨,過著趟刀子的生涯,中年以後積了點錢,
便在岳承鎮這裡從商立業,幹下來卻竟也一帆水順,不僅家財萬貫而且田疇千頃,
而且豪結江湖中人,百里內外無人不知,鮮人不曉大名的﹗也算風光得很﹗

馬大力的妻子在他四十二歲那年就經已死去了﹗
此後他先後納了五個妾子,雖然年滿七十歲,但卻不曾有兒孫滿堂的福氣﹗
家裡就只有三個剛滿廿歲的掌上明珠罷了﹗
此外並無男丁繼後﹗這亦是他畢生唯一覺得遺憾之事﹗

馬家的男族嫡系,就只有一個卅歲叫馬昌的親姪兒。
這個馬昌外表看來,賢孝兼備,做事穩妥,武功也是不弱﹗
故素來甚得馬大力的歡心﹗
馬大力心裡的主意,將來一旦駕鶴仙遊,自已又膝下無兒,
清雲山莊偌大的事業也是歸他所有的了﹗

惟是這個馬昌背後卻是一副爛德性,嫖妓蕩賭,無一不會﹗
暗地裡也幹著無惡不作的賣買。
這幾年他實在已經等得不耐煩了,尤其是最近在賭場連場敗北,
雖不致負債纍纍,但銀根短缺,喜歡大揮大霍的他又怎能按奈﹖

馬昌最近心裡常自盤算著:馬大力這傢伙,雖然年屆花甲,但精力尤沛,精神爍爍,
看來還有三、四十年的命兒,
屆時自己也是垂垂老矣,家財用不到兩手,恐怕也繼他而去了﹗
況且馬大力的最小妾侍"明珠",早已瞧得心癢難忍,非要將她佔有不可﹗
其實他老早就背著馬大力,和他的四妾翠姬有上一手的了﹗

這晚趁馬大力七十大壽賀宴之後,飲得爛醉的馬老英雄已和最寵愛的五妾就枕了﹗
馬昌就和翠姬在他的私房處幽會,正在幹他們見不得光也揚不得的好事兒﹗

「臭婊﹗老鬼沒有我這般厲害吧﹗」
馬昌一邊說一邊將玉鏖猛烈地衝插﹗

「啊….啊.嗯..嗯..昌哥..大力點…啊..」
翠姬媚態盡呈,享受著馬昌的快速抽插﹗
「幹妳半個時辰喲﹗妳這個臭娃兒夠銷魂吧﹗嘿﹗嘿﹗」

兩人不斷起伏,淫烈的高潮過後,馬昌恨恨地說:
「真不痛快﹗就不能大聲的叫床﹗那能盡情發泄﹗」

「是啊﹗昌哥兒﹗我忍得也要死了﹗嗓子沙啞啦﹗
那老鬼一日不死,我們就不能快樂嘛﹗」

「哼﹗操媽的﹗這老鬼就是老不死﹗」馬昌咬牙切齒地憤憤地說。

「我看嘛﹗你不僅對老鬼的錢財有興趣,明珠那小賤妾你也垂涎三尺吧﹗
還有那三個如花似玉的千金小姐…..嘻﹗嘻﹗」翠姬斜嫖著他道。

「嘿﹗你倒知我的心意啊﹗虧妳不吃醋嗎﹖嘿﹗明珠這小賤婢,的確生得誘人,
那老鬼不知何來福氣,納得這個小脆娃兒,
她媽的﹗我定要將她拿來淫個夠爽的﹗嘿﹗嘿﹗」

「喲﹗我也不夠嗎﹖早知你是這樣無情的喲﹗」
翠姬作嬌輕打著馬昌的胸膛﹖

馬昌一扭小淫娃,將嬌軀一送入懷:
「嘻﹗小賤那有你這般風騷入骨啊﹗哎呀﹗看妳這副奶奶,誰能匹敵的﹗」
說著掏掏揘揘。跟著又說:
「我祇要將明珠身子任意摧殘就滿足啦﹗哈﹗哈﹗
你不愁做不成莊主夫人啊﹗哈﹗哈﹗哈﹗」

「我就是愁這樣啊﹗你這個蠢蛋兒,最近二妾那婆娘常常作嘔叫悶,
徐大夫今天來看啦﹗嘿﹗真的懷了老鬼的孽種嘛﹗
這次老死鬼可樂了,老來得子,唧﹗唧﹗生出來有條條的,
你就空巴巴﹗什麼也丟淨了﹗」

馬昌聽得身也直起來,大聲地說:「什麼﹖操她奶奶的﹗真的嗎﹖
哎唷﹗是男的﹗可就真的大事不好啦﹗」

「是嘛﹗看你還等不等﹗」

馬昌想了一想:「法子倒是有的﹗嘿﹗嘿﹗」
當下將詭計全盤吐露給翠姬知悉。
兩人暗中為奸計得逞而飽笑著,馬昌又將翠姬壓在床上,繼續他們的鬼混淫慾了﹗

就正當馬大力壽筵的前兩天,馬昌認識了月黑寨的寨主秦二虎﹗
秦二虎不知道那裡聽回來的可靠消息,
得悉馬大力當年得到了一張金朝元人的藏寶圖,
卻一直沒有宣揚出去,也沒有到塞外發掘,只將秘密收藏起來,當作家傳之寶﹗

秦二虎等人當然見臘心起,欲打馬大力的主意,耐何清雲山莊也不是好惹的,
全莊內外約有三十多個莊丁,全數都是會點子的,而且莊園建築一如圍城,
四邊有更樓監察,不要說強政,暗潛也沒有著落﹗
而以清雲山莊素來俠義之名,倘有大小事故,四週英豪也會立刻趕來助陣解困的。
何況月黑寨只得廿多個手足,人手顯然是不敷應用的,
故此真要動清雲山莊不得分毫呢﹗

秦二虎知道馬昌是馬大力的親姪,而且也知道他私下的叵測居心,
故此當然盡量投其所好,美人、金錢源源奉上﹗
馬昌這聰明人當然也知道秦二虎的心意,故此兩人一拍即合。

不久,秦二虎就與馬昌商量如何攻打清雲山莊的大計了。

「馬兄,咱們要的是藏寶圖,至於清雲莊的財帛,我們詐作劫去﹗
事後當然不動他媽的分毫﹗你老哥全數要回就是了﹗
到時再將馬大力這老匹夫一併解決,那你就可以順理成章、
名正言順的當上清雲莊主啦﹗哈﹗哈﹗」秦二虎將他的意思詳說出來。

「虎兄﹗這個很好,但藏寶圖嘛…..萬一老鬼不肯交出的話﹗」
馬昌躊疑地道。

「哈﹗哈﹗那就勞煩馬兄的手段手段了﹗
老匹鬼最要緊的是什麼﹖相信你是清楚不過的罷﹖
屆時用來要脅不就是了﹗嘿﹗嘿﹗」

「不錯﹗但那藏寶圖取到手的話…那..那.」馬昌扮作語態支悟。

秦二虎當下拍著馬昌的肩膀笑道:「呵﹗呵﹗當然﹗當然﹗藏寶一旦找到了﹗
還少了你老哥的份兒嗎﹖咱們兄弟行走江湖﹗最講信義的﹗
說了就是鐵一般的﹗騙你老子就五雷轟頂﹗」

馬昌見他說得認真,當下陪過笑臉:「虎兄,我也不是不相順你呀,
這次行事多少也要冒冒風險,萬一不成功的話,可真不得了的呀﹗」

秦二虎笑道:「我們這麼計劃週詳,裡應外合,那還不將清雲莊手到拿來嗎﹖」

馬昌點頭說:「嘿﹗那就事不延遲﹗後天初五晚下手罷﹗」

初五的晚上,可真的是月黑風高,
馬昌在前一天晚上,就向馬大力假意虛報有要事需到鎮外開辦,
另一邊廂則吩咐翠姬動手當晚于下人的廚房中,在酒菜下了足夠份量的蒙汗藥﹗
當吃過晚飯後的一時半刻,大部份守侍的莊丁都暈倒了過去﹗

這時馬昌實則早已潛回莊內,只是待在自己的房間足不出戶﹗
到了晚上接應的時份,就換上了一套黑色的緊身夜行衣﹗
在嘴上他先綑上一塊小巾,使得聲線混濁,
然後將整個頭部幪在緊纏的黑布之內,只露出兩顆細小而陰險的眼睛,
他對著銅鏡看了一看,很滿意自己這一副打份,
現在就連馬大力甚至翠姬,那怕都不能認出他來﹗他嘿嘿的奸笑起來。

馬昌取過單刀,輕提步履走到莊園護牆下,到了大拱門前,
將門閂開了,跟著發出一下清嘯﹗
當下門外的叢林中,秦二虎埋伏已久的嘍囉四面悄悄走出,
各人都是黑衣勁裝,頭纏黑帶,面幪三角巾﹗
而走在最先的一人,則腰繫紅鍛帶,趟開的胸膛滿是黑茸之毛﹗
整個頭也像馬昌一樣藏在黑布之內,見不得光﹗
馬昌當然認得他就是秦二虎,立即讓一伙兒進入莊園之內﹗

馬昌對清雲莊當然瞭如指掌,當下指揮一眾,先將暈倒的莊丁綁起﹗
然後分從東園西廂中將婦孺家婢堆在大廳之中,不消半個時辰﹗
全莊上下都被解在寬趟的廳堂上。

馬大力功夫底子很不差,奈何年紀老邁﹗
在秦二虎與馬昌夾擊之下,也拆了百餘招,才被馬昌單刀架於頸上﹗
馬昌一向使開長劍的﹗但為防馬大力認出路子,
祇好改使單刀、連功夫的路數也改了﹗

馬大力被押至廳來,見女兒、妾侍、奴婢皆綑聚廳間,
週圍約有廿多個黑衣人環佇而立﹗
隨即破口大罵:
「你們是什麼人﹖藏頭露尾﹗幪著鳥面﹖那算英雄﹖見不得人嗎﹖」

秦二虎道:「哈﹗哈﹗我們當然沒有你老清雲莊主那般英雄蓋世嘛﹗
我們只是一群小賊﹗小的不成氣候,當了他們的老大就是了﹗
所以也沒有面目見你老啦﹗哈﹗哈﹗」
眾伙黑衣人一齊笑謔著﹗

馬大力氣得鼓髯大聲地說:「你們待怎樣﹖說吧﹗」

秦二虎又打著哈兒:「也沒怎樣﹖看著馬老英雄的份兒,
我們兄弟只是要點錢財做個盤川﹖不知你老可否施贈些許啊﹖」

馬大力道:「你這班賊子﹗要錢財不懂自己搜麼﹖
要什麼就儘管取罷,取完就快給我滾﹗」

秦二虎道:「果然有豪傑霸氣的得性,肉在鉆上,還那樣兇﹖很好﹗很好﹗」
說著當下向其兄弟吩咐:「紅組在全莊上下盡量搜刮啊﹗不要有所遺留﹗知道嗎﹗」
月黑寨雖然細小,但紀律儼明,倒不是一般的烏合之眾﹗
尤其是每次行動都策劃週詳,並將寨內分為紅、藍、黃三小組,
紅組負責搜撂,藍組外圍監守、黃組則隨老大秦二虎身側候命﹗

秦二虎頒好命後,又朝馬大力道:「馬莊主﹗你的家財我們只要少量的﹗
夠我們兄弟使用就是了﹗但咱們還有一個小小的要求,懇請莊主答應答應啊﹗」

馬大力沒好氣地說:「要什麼﹗就說﹗假惺惺作態作甚﹖快說﹗」

秦二虎笑著道:「馬莊主真快人快語,咱就不打逛啦﹗
那金朝的紅旗旗主額元的藏寶圖放在那裡﹖交出來吧﹗」

馬大力一聽大為吃聽﹗此額元的藏寶圖是自己意外得來之物,
怎會有人知道的呢﹖正在孤疑,一邊不動聲息道:
「呸﹗什麼紅那、元那的龜圖﹗什麼來著﹖也不知你說什麼鬼話連篇﹖」

秦二虎早預料馬大力有此一著,
當下朝馬昌瞟了一眼,示意是他出手的時候了﹗

馬昌嘿咳了兩聲,用帶著模糊的聲音道:
「嘿﹗馬老英雄,不要裝蒜了﹗我們當然知道你藏有寶圖,
不然也不會貿然入莊來犯啊﹗你說是不說﹖」

馬大力見秦二虎身旁的黑衣人突然插口,
不覺上下打量,只覺他的身形很熟,但又想不起何人﹗
當然不會懷疑到此黑衣人就是親姪兒馬昌了﹗
但跪在一旁的翠姬就心裡竊自暗笑﹗

「你是何人﹗作如此鬼崇打扮﹖想來老夫可認識你吧﹗」
馬昌一聽心下發毛﹗當下嘿笑兩聲,以舒心中之驚懼﹗

「嘿﹗嘿﹗我只是老大的不才小小軍師,你又怎會認識我這無名小卒啊﹗
不要說岔話了﹖快取出寶圖﹗嘿﹗嘿﹗不然的﹗有你好看好看﹗」
馬大力道:「本就沒有什麼鳥圖,有的話不早就尋寶去也,還留著幹嗎﹖」

馬昌陰險地說:「照啊﹗你就是留著嘛﹗快說﹗幹妳奶奶的﹗」

馬大力道:「沒有就是沒有﹗有的也不給你這幪頭懞腦的龜孫兒嗎﹗」

馬昌被他激得氣道,指著馬大力不遠處伏著的幾個女子:
「好﹗不交出來嗎﹖嘿﹗嘿﹗
拉他三個寶貝女兒出來,讓大爺們樂上一樂吧﹗嘻﹗嘻﹗」

當下六個黑衣人分別拉出三個柔得似風的小嬌人兒來﹗
「爹…救我們呀…不要…扯…」
三個千金小姐那曾遇上這般境況,早已嚇得淚流披面﹗

馬昌邪笑道:「弟兄們﹗掏出你們大大的雞巴來﹗
好給妹妹們見識見識啊﹗哈﹗哈﹗」
六名黑衣人陰乾地笑著,就走到穿金帶銀的少女面前立從褲襠一抽一拔,
六支挺挺的陽具硬磞磞伸張開來﹗

「嘩﹗不要…..」驚叫的少女聲音充積在華麗的大廳中﹗

「哈﹗哈﹗放在檯上,撕爛那些名蘿綢緞啊﹗張開她們的大腿﹗
哈﹗哈﹗幹吧﹗大伙兒﹗」
六名黑衣人兩人一組敏捷地將三名毫無抵抗能力的女子分別搬到三張酸枝木檯上,
隨即一人張腳,另一人粗暴地撕下纖柔的衣裳﹗
一時衣帛破裂之聲、女子尖嘶之音、黑衣人施暴的淫笑響個不絕﹗
在旁的家侍妾子早已看得呆若木了﹗

馬大力看得面也紅漲氣極地道:「你..你..快命令停手﹗操你的混蛋﹗」

「還固執不說嗎﹖尊敬你是老英雄你就不賣我帳﹗呸﹗你這幹娘的老匹夫﹗
哈﹗哈﹗再看我的大雞巴吧﹗」馬昌說著猛然一抽襠下,陰鏖怒拔飛出﹗

「哈﹗哈﹗待我來取下妳三個未成親的女兒九貞十節吧﹗看以後有沒有良家提親﹗
嘻﹗嘻﹗嘻﹗你還肯不肯說啊﹗嘻﹗嘻﹗」

馬大力大怒:「你這殺千刀的渾渾快給我停手﹗」

「說啊﹗嘻﹗嘻﹗」馬昌向著大女兒的方向慢慢一步一步接近﹗

「先來由大至細吧﹗我很守點規矩喲﹗」馬昌不理馬大力的暴叫狂呼﹗

「哈﹗哈﹗給我大腿張開些﹗嘿﹗不用急﹗待我破瓜後,就會給你倆小子爽爽﹗」
當下雙手按著極度顫抖的小蠻腰,提著大鏖深深插入女娃的陰戶裡﹗

「嘩﹗哈﹗哈﹗好窄好迫啊﹗緊得抽不動耶﹖」
馬昌一邊用力抽插一邊側著頭看馬大力的反應﹗

馬大力見愛女在眼前受著百般姦污凌辱﹗當下老淚縱橫,唇也咬得破了大罵:
「你這禽獸,快給我滾﹗老夫不殺你誓不為人﹗」

馬昌聽得吃吃地笑:「呵﹗呵﹗殺我嗎﹖你不給我宰了也走運了﹗
咭﹗咭﹗待你看真禽獸的本色啊﹗」
在馬大力的大女兒身上抽插了半百下後,取出帶血絲滿佈的陰鏖開來,
當下對著那兩個黑衣人發出命令﹗

「給我好好的輪姦她﹗哈﹗哈﹗大聲用氣地幹吧﹗」
兩個黑衣嘍囉當然樂極了﹗立即哈哈作聲,扭著玉雕的身軀重重幹起來﹗

「怎樣﹗老匹夫﹗這回我要幹妳的次女了﹗嘻﹗嘻﹗」
說著走到第二張木檯﹗將雞巴放進那劇震的陰屄口處﹗

「哈﹗哈﹗給你最後的機會﹗說也不說﹗」
馬大力也很口硬還是大力吐罵﹗

馬昌怒道:「好﹗還不說﹗死吧﹗」將陰莖狠狠地朝弱女身上狂衝﹗

「嘩﹗….痛…爹..爹…痛..」
次女拚命地喊,希望在大聲地喧泄下,能將下體所受的痛楚減輕﹗
馬昌則盡情蹂躝著,未幾,取出陰莖朝著幼女身上去,一邊再下淫令:
「輪姦次女﹗」話未說完﹗那次女上的兩名黑衣人早已等不及待,
一個攻其下陰,另一個早前看著馬昌的姦淫,也看得發瘋了,
現在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陶出巨腸插入小女娃子的口中插移著﹗

馬昌看得迎天淫笑,秦二虎在一旁大笑和著﹗
馬昌不說二話﹗立即將大大的陰鏖撞入幼女的嬌軀內﹗
「哈﹗哈﹗哈﹗還不到十五歲就給人姦污取貞啦﹗最幼就是最窄的吧﹖
嘻﹗嘻﹗我唏﹗」

第三次破膜之聲有如屠牛之豪泣澎然響起,
幼女的身體受著巨大的痛苦而不斷吼叫著﹗
馬昌一邊幹一邊向馬大力道:
「啊….老匹夫﹗說是不說﹗啊….唏….再口硬的話﹗
姦完再殺﹗嘿﹗嘿﹗」
馬昌在幼稚的女孩操得最久﹗三個受苦的美人兒,
就以最年幼的喊得最苦最令人動容﹗

大妾這時候看不過來,哀求馬大力道:
「老爺﹗寶圖有的話﹗就給他們吧﹗錢財我們也夠了﹗還要什麼寶圖地圖啊﹗」

「唉﹗妳有所不知了﹗我受恩人所托﹗必需交于一個人的﹗不能隨便給人啊﹗」

「嘿﹗嘿﹗你是認了有啊﹗」馬昌大笑﹗

「還不快快取出﹗你倆給我再姦吧﹗」馬昌繼續殘忍地下著令子﹗

「馬老匹夫﹗我看你還是不肯說啊﹗不要女兒的命嗎﹖」

「嘿﹗待我玩玩妳的妾子﹗再來逐個逐個的宰﹗哈﹗哈﹗」

馬昌說著,便挺著血跡斑駁的大雞巴大搖大擺﹗走到那群扭作一團的女妾之間,
他一手抽起最幼的明珠﹗雙手一分,將她的袍子撕開,裡面的粉紅小肚兜露了開來﹗
馬昌早已想強姦明珠很久,耐何沒有機會下手,今日終可一嘗夙願﹗
這下可看得發狂了,立即一手暴摘不堪一扯的肚兜,成熟的乳房奪的彈了開來﹗
嘩﹗豈是那些幼稚女娃子可比的﹗
馬昌當下也不理馬大力是否答應要求,非要污辱明珠一番不可﹗
兩手顫抖地掏揘胸前坦蕩的白乳,雪白的肌膚瑩脂,樂得馬昌要爽死了﹗

「哈﹗哈﹗老匹夫﹗這個妾子真美﹗你最愛吧﹗嘻﹗嘻﹗」
馬昌一手抽起明珠的長過腰部的美髮,強行扯到馬大力的跟前﹗

「嘻﹗嘻﹗我就在你眼底給你看得清清楚楚吧﹗來啦﹗美人兒﹗
老匹夫那短小枯萎的話兒﹗怎能滿足你啊﹗
看我的巨鏖啊﹖唏﹗虎大哥﹗你也樂上一樂,叫這臭婊吮吮舒一舒暢啊﹖」
秦二虎笑嘻嘻地取出硬了的大陰莖走過來﹗

這時馬昌已經將明珠抬在檯子上,使她整個人伏著﹗
「虎兄就在前面幹﹗小弟想幹她的臭小穴很久了﹗就讓給我吧﹗」

秦二虎哈哈地說:「隨便﹗隨便﹗你愛怎樣就怎樣啊﹖嘻﹗嘻﹗」

馬大力瞧他二人盡在愛妾身上淫移,只落得破口大罵的份兒﹗
馬昌也不再打要脅的話兒,他心內可還有殺手未施展呢﹗
「哈﹗哈﹗明珠啊﹗你終究是我的﹗」說著腰子一衝,全條陰鏖插入了﹗
而秦大虎的黑粗話兒也不客氣,整條塞入明珠的口中﹗

馬大力此時略有所悟:「你這小子﹗竟認識明珠﹖你究竟是誰﹖你這殺娘的﹖」
馬昌聽著也不回頭,揘著明珠豐滿的腎部繼續一下接一下的力幹著﹗
明珠嘴裡是秦大虎的陽莖﹗屄道又受著馬昌的插擊﹗痛苦難耐﹗
只能百般委屈,唷唷的泣叫著﹗

「哈﹗哈﹗很好弄插啊﹗」馬昌劇烈地加快雞巴移動的速度﹗
長久以來的欲望終究實現,
今晚先連破三處,再得夢寐的美人身體﹗一舉得賞所願﹗
真興奮得暴叫暴唱,淫聲連連﹗
一股熱熱的白液就飛泄到明珠的身體之內﹗

「太爽啦﹗再來插一插股門喲﹗」馬昌淫賤地說著。

「不…要…..不﹗」明珠強烈地扭動身體作出反抗﹗

馬昌對這些小兒科的輕微掙扎當然不放在眼內,
當下雙手抓開兩邊股肉,先用肉鏖插入肛門少許﹗
明珠全身劇震﹗秦二虎扯著她的髮根:「臭婊﹗不好好地含嗎﹖」
當下抽出大肉腸,一手揮在她嬌嫩的粉面上﹗

「好﹗虎兄﹗打得太好了﹗再刮大力些就好了﹗這小賤人﹗我想折磨她很久了﹗」

馬二邊說邊推入他的大雞巴﹗

「嘩﹗這麼窄﹗不曾給肉鏖幹過嗎﹖是了﹗老匹夫這老頑固那懂這些﹗
實在太美妙了﹗待我好好操妳的屁門喲﹖我唏…..哈﹗痛吧﹗喊叫喲﹖
待老頭聽聽妳有多痛苦啊﹖唧﹗唧﹗喂﹗老匹夫﹗肉疼啊…..」
馬昌推入整條大腸後,毫不停歇即時猛烈地拚命抽插﹗
迫緊的肉道可令他快樂得半死,一刻過後,高潮瞬眼間又復來了﹗
馬昌幹完明珠後施施然走回馬大力的面前道:

「哈﹗哈﹗馬老英雄﹗你說是不說啊﹖寶圖要不要不打緊呀﹖
你的小美人受虐很痛苦喲﹖你忍心這樣嗎﹖」馬昌嘻笑地說,跟著暴喝道:
「你這幹娘的老不死﹖再不說就輪姦妳的美美小妾,姦完殺了算﹗」

馬大力急道:「你敢﹗」

馬昌狂笑:「我不敢﹖殺了你全家﹗待你孤伶伶的﹗你也奈何我不了﹗哈﹗哈﹗」

「好啦﹗我也不和你磨下去﹗」當下指著馬大力的二妾。
「拿她滾出來﹗」兩名黑衣人立即提了那中年婦人出來﹗
「哈﹗哈﹗馬大力﹗好好給我聽著﹗你這二妾可有新孕啊﹗
今回會是男的吧﹗你老來得子﹗很開心喲﹗
是不是想斷後啊﹖老匹夫﹗」馬昌提起單刀在二妾的肚子上晃來蕩去﹗
二妾早已嚇得泣不成聲﹗

「你….你…..」馬大力氣得不能嚥下一口氣﹗

「怎樣﹗還是不說﹗我給你三聲﹗第一聲殺你的大妾﹗第二聲宰你的三妾﹗
第三聲就是….嘿﹗嘿﹗可要一屍兩命啦﹗」
說著朝著大小二妾一指,
兩名黑衣人咭咭兩聲嘿笑提著森森的大刀走到兩人頸旁﹗

「一﹗講嗎﹗老鬼﹗」馬昌大聲地說﹗

馬大力還未有任何說話之際,馬昌一聲令下「殺﹗」
黑衣人刀口一抹,大妾來不及慘叫就倒臥血泊中﹗
全廳當下尖叫連連,氣氛大是惺風血雨之味兒﹗

「好啦﹗二﹗」馬昌繼續得戚地叫道﹗
馬大力仍繼續懸疑未決﹗馬昌一揮手,再喝那使人驚悸的一聲「殺﹗」
刀過嗖的一聲,那三妾就倒在大妾的身上﹗

馬大力那堪打擊,沒差些暈倒﹗
「嘿﹗嘿﹗心痛嗎﹖還未死盡啊﹗二妾的兩條命子可在你的手上啊﹖」
頓了一頓﹗馬昌作勢長吭﹗
「三…….﹗」

馬大力這回大嚷:「停手﹗畜生﹗唉﹗對不起了﹗恩人﹗」

「嘿﹗嘿﹗不要婆媽了﹗說罷﹗我的刀又要動啊﹖嘿﹗」

「好﹗就在這石獅子的口內有一個錦盒,寶圖就在那處﹖」
馬大力指著身旁的石獅道。
「啊﹗哈﹗哈﹗好法兒﹗最秘密的東西收藏在最開揚的地方﹗真有你的﹗」
馬昌還未命令尋寶,秦二虎馬上從獅口伸手探入,不消一會就取出一個小寶盒,
打開一瞧﹗羊皮寶圖果然赫在眼前﹗只聽得秦二虎呵呵大笑﹗

當下攜著寶盒拍著馬昌的肩頭:「你真有法子啊﹗老兒這般口硬也給你哄到﹗」

「寶圖我得到手了﹗以後怎樣作你自已打算啊﹗呵﹗呵﹗」

馬昌聽完秦二虎說,隨即走到四妾翠姬身前,二話不說,一刀就刺在她的心窩上﹗
翠姬臨死也不相信馬昌會這樣做,用手指著他:
「你….」還未說完就斷了氣﹗

「除了這個二妾之外,將其他人困在柴房﹗」
當下一眾黑衣人將家婢小妾拖走得一乾二淨,
現在只淨馬大力和二妾在偌大的廳中,秦二虎就冷眼旁觀﹗

馬昌走到馬大力身邊,盡情地發著陰狠笑聲:
「嘿﹗嘿﹗哈﹗哈﹗大力大伯﹗你五個妾子,我殺了三個﹗
還有一個還要殺喲﹗不過念在你多年養育之恩﹗就不在你的面前殺那臭妾罷﹗
你這下可死得眼閉啊﹗哈﹗哈﹗至於明珠嘛﹗
她這樣美喲﹗我是捨不得殺的﹗就留給我慢慢享用吧﹗」

馬大力此時已經猜出無惡不作的黑衣人是誰了,
當下憤怒地:「你…你..是..昌﹖」

馬昌正揮舉著刀:「哈﹗哈﹗待你死前讓你知道我的真面目吧﹗」
一手暴扯覆在下半臉的黑布,一將眼細臉削的臉兒露將出來﹗

馬昌獰笑著道:
「你的三位千金我是不會殺的﹗慢慢給我玩弄,作我的性奴,不是更好嗎﹖
我也不願太作殺孽喲﹗
哈﹗哈﹗
這下你可死得甘心罷﹗哈﹗哈﹗」馬昌肆無忌憚地暴笑﹗

馬大力知道活著無望:「唉﹗昌兒你….放過二妾吧﹗」

「哈﹗哈﹗求我嗎﹖沒有用的﹗她知道我的所作所為﹗
不要儘說廢話了﹗死吧﹗」
馬昌說到「話」一字時,當下如雷暴喝,「死」字一聲時,
舉著的單刀正要向馬大力狂揮而下,馬大力也闔著眼待死亡來臨﹗

「呀…..」
痛呼的狂嘶響徹於大廳之中﹗
慘叫聲竟然是馬昌發出的﹗
他正要解決馬大力的時候發覺背後傳來劇痛,胸前瞬即現出一把鮮血的白刃﹗
馬昌並沒有即時死去,只滾在地上抽搐著,受著現眼的悲慘報應﹗

殺他的當然是秦二虎﹗只見秦二虎脫下頭套向馬大力頷首道:
「馬老英雄﹗為了藏寶圖不得不施手段﹗恕罪了﹗
殺人越貨咱們一向都幹,但這小子忒也心狠手棘了﹗
我早已吩咐手下不施殺手,你的大妾三妾只是劃破皮的小傷﹗
死不得的﹗放心吧﹗」

說著朝著地上吟痛苦喘的馬昌道:
「淫賤小子﹗與虎謀皮的諺語﹗現在知道怎樣解吧﹗
不要恨我過橋抽板啦﹗」說著頭也不回,打著哈哈和一眾黑衣人遠離而去。

二妾也不先扶著馬大力起身,隨即猛提起地上一把大單刀﹗
一股勁兒朝著馬昌面門憤然砍落﹗

只聽馬大力大聲叫了一個字:「好﹗」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隔壁老闆的妻子
忙碌的大學生
朋友的淫蕩人妻
公司美女人妻
房內偷吃同事老婆
新婚嬌妻借給朋友
老公….原諒我吧
那年我十七歲
急需幫忙的大嫂
夫妻交换的刺激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