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一個假日,在小靜他們可能去找小趙玩的日子,珊珊卻不能如願以償的見到自己所愛的小趙,因為今天她的爸媽要帶她返回外公家中。

珊珊在外是個非常膽小又害羞的女孩,因此久未回外公家中的她,突然看到外公以及幾個陌生人站在眼前,仍然是怯生生的躲到母親身後,不過她還是知道乖巧的喊了一聲:「阿公!」

珊珊的外公顯然十分高興,一直笑呵呵的點著頭,還對珊珊的爸媽說:「這孩子又長大了,現在小孩長的快,要記得多補充營養跟多買些衣服啊。」說完還掏出幾千塊說是要給珊珊添購衣物的。

而珊珊的爸媽也在半推半就之下收下了,接著幾人才開始進入正題,原來珊珊的外公好像得了什麼病,今天正要去醫院做手術,而他這一輩子就只有珊珊母親一個孩子,為了怕自己活不久了,才決定找來律師和幾位公證人,確立自己的遺產分法。

珊珊的媽媽想當然十分擔心勸道:「爸!你別想那麼多啦,你一定會長命百歲、多福多壽的。」

珊珊的外公倒是看得很開,只聽他說:「我能夠來到人世中走這一遭,又能不經過什麼大浪就簡簡單單的活到七十幾歲,已經很不錯了。『人生七十古來稀』雖然你媽走得早,而且死前也很遺憾沒能給我生個男孩子承繼香火,但是老實說你媽是我這一生最愛的女人,能夠跟他相愛,已經讓我很滿足了,加上又能看到你長大成人,還給我生了個那麼可愛的孫女,我也算不枉此生。」

「爸!」珊珊的母親眼中含著淚水喊了一聲,珊珊的父親也將她們母女倆的手握了一下。

只聽她外公繼續說:「好了!好了!先聽聽看我怎麼分吧,我打算把我遺產的三分之一拿去成立一個基金會,幫助那些生病無法負擔醫藥費的人,而且由妳擔任監督的工作,這也是你媽生前的遺願,可惜當時還沒有能力幫她達成願望,剩下的三分之二則由妳跟珊珊繼承,這樣有沒有問題?」

珊珊的母親輕輕的點著頭說:「爸!你怎麼決定都好,既然是媽的遺願,又是能幫人的,全捐出去也無所謂。」

「你這孩子就像妳媽,一樣都那麼善良,只知道幫助別人,都不會為自己打算。」

就這樣幾個大人在客廳商談,此時有一個小女孩突然跑來找珊珊,原來這個女孩子是珊珊幼時住在外公家的玩伴,也是住在附近某個人家的小孩,她有個很美的名字姓幽名叫若夢——幽若夢

據說是因為當時他父親不知為何說了句:浮生若夢四個字,才給她取了若夢這個名字,珊珊還記得她這個獨特的名字,因此一看到她就喊了聲:「小夢」

而這個女孩子也非常高興的喊著珊珊的名字,兩個小女孩就這樣跑到其他的房間互訴離情了。

過了不久公証的律師他們陸續離去,而珊珊的爸媽也準備帶珊珊的外公前去醫院,原本打算帶珊珊一起去的,可珊珊的外公卻說讓珊珊留著跟小夢一起玩,才不會在醫院自己無聊,因此就變成叫珊珊過來關門了。

「珊珊,我們來玩遊戲好不好。」珊珊回到房間後,剛好聽見小夢這麼說,可是,長期遭到小趙污染的珊珊,一聽見遊戲二字突然臉就紅了起來,這當然是因為她想起了小趙跟她們所玩的那個『遊戲』。

不知情的小夢看到珊珊的樣子感到很奇怪,連忙問了一聲:「珊珊,你怎麼了?」

珊珊看向眼前的玩伴,此時的小夢也正張著水靈的大眼睛奇怪的看著珊珊,珊珊心中想著:小夢又可愛又漂亮,大眼睛、小鼻子、微紅的嘴唇再到已經有些微凸起的胸部,還有那梳著公主頭的烏黑及腰長髮,要是能把她介紹給叔叔,叔叔一定很高興,不過在這之前……

「小夢!我跟你玩一個很好玩的遊戲,不過你不能告訴其他人喔?」此時的小夢哪知道珊珊邪惡的想法,只覺得好玩的點了點頭,還伸出小指頭準備跟珊珊打勾勾。

只見珊珊打完勾勾後就跑去將所有的門窗關上,然後叫小夢把身上的衣服脫下,小夢雖然感到奇怪,可還是照做了。

只見珊珊也螁下自己身上的可愛小洋裝,然後將手伸向小夢胸前的兩點嫣紅,輕輕的撫摸著,接著又將頭伸過去用舌頭慢慢舔弄。

小夢感到胸前傳來的異樣感覺,不安的騷動著,然後問珊珊說:「你在做什麼啊?好奇怪的感覺喔。」

珊珊一邊含著粉紅色的小葡萄,一邊含糊不清的說:「再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很好玩的。」

只見珊珊不停的在小夢胸前努力,可是小夢只是一直笑著說好癢好奇怪的感覺,珊珊悄悄伸手到小夢下身一抹卻沒半點濕潤,反而是再抹的那一霎那,小夢好像觸電般的停了一下動作。

「呀……不要……好……奇怪……好奇怪的感覺……」珊珊察覺到小夢的舉動就拼命的往小夢的蜜穴上撫摸,而小夢更是被摸的不停扭動身軀,在壓制中珊珊無意的親到了小夢的頸項。

「咦呀……!」小夢立刻發出一聲非常可愛的嬌喊。

珊珊聽到這個聲音,突然露出一個調皮的笑容,接著一直往小夢的頸項、耳朵、肚臍,手心等地方亂親。

後來才發現小夢對於耳朵還有頸項的反應最為激烈,尤其是脖子部份,只要珊珊輕輕舔舐,就可以讓小夢發出長短不一的嬌呼聲。

「呀呀……呀!!!」就在珊珊親吻一陣子後小夢突然將身子像蝦子一樣高高拱起,然後發出一連串的長音,接著就躺著喘氣,胸前也不斷急促起伏著,好一會兒才逐漸平息下來。

只見她還帶著一絲喘息的問:「珊珊!這是什麼遊戲?你……你怎麼會知道這個遊戲?」

珊珊看著滿臉潮紅的小夢說:「我告訴你妳不能跟別人說喔,這是一個叫小趙的叔叔敎我玩的,他對我們很好喔,很疼我們,改天也介紹你跟他認識。」

小夢乖巧的點頭表示知道,然後就準備起身穿上衣服,不過,這個從此被小夢叫做小惡魔的珊珊,又怎麼會如此輕易的放過她呢?

只見她從後頭撲倒小夢,接著又朝小夢敏感的脖子親下去,小夢立刻又渾身乏力的攤在地板,珊珊悄悄倒轉身體,將自己的嘴巴對著小夢的壺口開始舔弄,就好像舔弄小趙下面那根寶貝一般玩弄著小夢的肉芽。

小夢的下面原本就比較敏感,想當然受不了如此玩弄,呼吸立刻又開始急促起來,而珊珊也被小夢的情形撩動,連忙對著小夢說:「也幫我舔一下。」一邊說嘴上卻仍沒放鬆的舔著小夢的穴口。

小夢起初沒反應過來還問了一聲:「舔什麼?」接著看到珊珊的動作隨即明白,雖然不明白這些動作的意義,可身為女孩子的本能還是感到羞恥的紅了臉頰,但是卻也聽從吩咐往珊珊的桃源洞口舔去。

不過初經此事的小夢並不如珊珊般有技巧,當然更不知道要如何刺激敏感點,只會一眛的像舔冰棒一樣上下舔舐,不過這樣大力的舔弄反而讓珊珊嘗到了異樣的快感,只見兩人越舔越快,越來越激烈。

直到小夢又一次達到高潮之後,珊珊更是乾脆坐起身來用手指玩弄自己的小穴。

「喔……喔……喔……呀……叔叔……叔叔……珊珊……珊珊好想叔叔……叔叔……珊珊要……要來了……」只聽珊珊一面玩弄著自己的小穴,一面發出模糊的囈語,口中不停喊著她對小趙的稱呼,就這樣軟倒在房間地板。

兩人都不停的喘息著,彼此的柔荑緊緊相握,看著對方的表情,兩個人同時笑了。

突然聽到門口傳來的說話聲,正在喘息的珊珊連忙起身催促小夢穿上衣物,小夢雖然還是臉紅紅的不太有力氣,,也不明白珊珊為何如此緊張,卻還是聽話的穿上了來時的連身洋裝,連用來綁住長髮的紅色蝴蝶緞帶也在倉促之間帶的有點歪了,不過總算兩人仍是以穿戴整齊的樣貌出現在父母面前。

很快的,她的父母又聊了幾句以後,她的父親就要帶她回去了,而她母親則是幫她外公收拾一些衣物,打算留在醫院照顧她外公一陣子,臨走前還囑咐珊珊的父親記得幫她跟公司請假,也吩咐珊珊要乖乖的聽父親的話。

而珊珊也跟小夢道別,並且答應有天會帶她所說的那個叔叔給小夢認識,不過那又是新的一個故事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