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是相識,但一次也未來過,客人們全都是有禮貌的人,不會做一些蠻不講理的事,放心吧,很易做的。」小惠是我同鄉的朋友,受到她的拜託,叫我在她的店子裏幫忙一段時間。那種工作並不是單單張開雙腿胡幹的工作。

「那天工作的薪金我現在全部給你吧,很對不起,這是我給你的特別獎金。」小惠當初跟我約定一晚工作是二千元,那是特別照顧我才給的特優薪金。

當然,這種要給不認識的人縛起,給人觀望私處的感覺,你認為會如何呢,所以賺這種錢,多拿一點是應該的。

以前,葉子紅曾經聽過小惠是在那些SM會所工作的,她對這種工作也很感到興趣,葉子紅以前有過二個男人,都是一些很普通的人,對於她來說也許是不能滿足吧。所以當小惠突然找她時,她馬上便答應了。

SM會所的女性,工作時都會授予一些專業知識,以便她們早些習慣環境。

「老師,這女孩今天加入我們行列,請好好教導她。」那是一間像遊戲室的沙發上,坐著只穿著一條內褲的男人,架著太陽眼鏡,咬著煙斗,頭髮是三七分界的髮型。

「甚麼名字?」領班介紹完後便走了,那男人向站門前僵硬著身子的葉子紅招手。

「我叫子紅。」她據實地報上自己姓名。

「子紅?在奴隸的世界裏是沒有名字的,你是一頭雌犬,明白嗎?以後你的名字就叫做雌犬了。」

「是的,主人!」這是領班所教導的應對。那男人好像很心急似的,立刻將她縛起來。子紅她得到領班分給她一條黑色的比堅尼內褲,那男人將她雙手縛著,更用繩子將她乳房上下縛起來。

「你平常是幹甚麼的?」那男人邊用繩子縛她邊向她詢問,她邪著眼睛望著那男人,只見他的褲子下面已開始漸漸隆起。

「學生。」

「呵,甚麼學生?」

「是……中大學生。」男人嚇了一跳,偷偷地望向子紅。也難怪他不嚇一驚,中大是超級難以入學的。

「那這不就是中大附屬的雌犬訓練班了嗎?」他以熟練的手法將她縛好後,用鞭子打向她的屁股去。

「哎唷!」十分之痛,但並不是痛得使她叫那麼大聲,那是因為,若果叫喊聲愈大的話,別人聽起來便以為你很痛,那麼下一次再打下來的話,便不會那麼用力了,男人的對付方法,這是最有用的,況且他拿著的,是一條二吋闊,一共有六條細長的一束鞭子,不使用一下手段是不成的。

「啊,真動聽的聲音,那來一下吹蕭來代替問安吧。」那男人將已怒脹的東西拿出來。

「請問……有沒有避孕套呢?」小惠告訴她,使用避孕套能防止性病,故此,那是必需要的。

「這雌犬竟然命令我用避孕袋嗎?」

「萬一……不,我不是懷疑主人你,我是怕我拿將一些奇怪的疾病傳染給你。」為了害怕他再使用鞭子,只能向他哀求。

「原來你是那麼愛玩的嗎?那麼……我來檢查一下你用來遊玩的器具吧。」他迫她跪在地上的毯子上。

「請不要這樣!」他好像替雞蛋剝殼一樣脫去了牠的褲子,剛剛的鞭痕還在那雪白的屁股上留著紅紅的血痕,她偷望向背後完全是無防備的展露在別人眼前,面孔立時變得通紅,搖動著屁股輕喘著氣,心想那男人又沒有接吻,又沒有給她愛撫,為何會有些興奮的感覺。

男性的體驗從現在才開始,他用兩手將子紅的屁股張開,強烈的羞恥心使子紅的理性與感性鬥爭起來。

「真的是一點兒也沒經驗的雌犬,甚麼也未做已經濕得這樣子了。」他開心地笑著,低身望著牠的屁股,就是這些說話她已感到十分羞恥了。

「你很想我的肉棍是嗎?那秘密小地方已這樣了,很想要了,不是嗎?」他更用手指將那二片小唇大大地張開。

「如何?若果很想要的話,坦白的說出來吧。」手指在那裂縫中滑進去,在那肉芽之上玩弄著,同時那色情的舌頭就在那處的黏膜上舐著。

「主人我是不會怕有性病的,看來不是直接的舐妳的小蜜壺嗎?」舌頭在那兒舐著,輟輟有聲的舐著。子紅對這男人給牠的屈辱並不討厭,還抑壓著那份喜悅感。

「對不起,主人,那讓我服侍你替你用口服務吧!」小惠所說的事情與今夜發生的有些不同,但這是子紅人生第一次貴重的體驗,對於這種淫亂的冒險,她只好發出那可愛的聲音來回報。SM的遊戲,道具不會是一條繩子便夠了,子紅知道只要替那些男人口交,他們一定會歡喜若狂的。

「真的是色情的畜牲,很想舐吧!不愧是畜牲的證據,那你就做一隻狗的樣子來小便一下,若能做得好的話,我便給你服侍。」子紅並不是一個傻瓜,她搖著頭反對著。

S與M的關係,就是S是主動,而M則是受虐待者,而其間的淫浪對話,便是其中形象的具體化,而這種威嚴,男方是絕對有主動權的,所以子紅的逃避,在其他的淫亂行為中是不存在的。

「但是,小便嘛……」若果在人而做這種破壞廉恥的事,心中未免有一種緊張感,怎能在人前小便出來呢。

「一隻狗也不會小便嗎?」那男人揮鞭子打她。因為褲子已脫掉了,所以鞭子打下來十分之痛,突襲的衝擊,那種被姦似的感覺,痛苦來到的同時快感亦相對地產生。

那種感覺就好像被蚊咬一樣,雖然很癢,但若抓它的話又很舒服,所以抓到流血也不停止的情形發生。所以小惠不會辭去這份工作的理由,子紅現在大概也能明白。

「請寬恕我吧,工作前我已去了廁所,現在真的沒有小便啊!」在她眼前的,是那男人那屹立的怒脹的東西,先端還有一些透明液體滴下來,子紅想這人如她的再生恩師一樣,對他必恭必敬。

「的會煩人的雌犬,沒辦法了,唯有替你導尿了。」男人從攜帶的工具之中,取出一條醫學用的橡皮管,那是醫療用的導尿管。

「呀,想幹甚麼呀?」

「不用擔心,我不會弄痛你的。」他將子紅仰臥著,四腳朝天露出私處,將那橡皮管插進她身體深處,一陣刺痛感從她的體中湧出。她連震驚也來不及,一些液體從管子輸進她的膀恍之中,她痛得叫了出來,一些液體順著管子自她體內流出來。

「還說剛剛去了廁所,現在不是有2000CC的尿液嗎?」第一次給男人導尿,子紅咬著唇在面前的膠杯中尿了出來。

「對不起,是我不對,我現在做了,替主人你舐陽具可以嗎,請原諒我吧。」

「拉圾雌狗,想引誘我嗎?是你自己想舐我的肉棒而已,不是因為知錯才做的吧。」他又舉起鞭子抽打在那裏流著愛液的兩片蜜唇之上。

「哎,明白了,請主人讓我服侍你吧,請給我這雌犬機會吧。」為了不再受痛,這種程度的侮辱她還能忍耐。「只是祇一下就能滿足嗎?」太陽鏡後的眼睛發出一陣光芒。直射向子紅。今次的話理應沒問題吧,但是那男人即說道。

「不要吞下去嗎?我替你收集了這麼多的小便,我的也想注進你那可愛的口裏呢。」簡直不能相信,她以為是純粹的口交發洩,故此妮聲地向他說:

「若主人能將你的乳液給我的話,不用擔心我的胃袋,再濃的乳液我也能喝得下的。」

「那是你的小便啊,怎樣,難道想要我的小便嗎?」將子紅的頭按在杯小杯上。

「很臭,是不是?」子紅人一點意思也沒有。「難難道要我喝了它嗎?」她心中想道。這事是萬萬不能做到的。

「對不起,我不知要怎麼做才是。」心中想。怎樣也不會喝下它的。

「不幹嗎?那我來給你弄。」他取出一個特大的玻璃製的灌腸器來,將子紅的尿液吸進去,通常,那些SM的遊戲之中,這些器具都會出現,而她卻肯定,這人一定是一個醫生,想起剛剛領班對牠的稱呼,不難猜得出他的職業。

「看,臭物就要返回臭物的地方。」他將子紅再反轉俯伏著,那灌注器直接插在肛門上,她只感到那暖暖的液體直噴進牠的直腸內。

不讓子紅有空閒的時間,她只張開嘴巴慘叫,那怒脹的內棒已塞進牠的口中。

「現在,快些喝下我的精力吧。」身體被縛著,頭部被他按實,他的腰部前後激烈地搖動著,那肉棒不只是停留在牠的口腔內,而是深至牠的喉部,猛烈地抽送著,咽喉雖然辛苦,但還不及下腹部那急遽增力的痛苦,咽喉那痛苦的噁心感,直接刺激到大腸的轉動。

「呀,主人……屁股……」她努力地擺脫牠的陽具地向他呻訴。

「真自私,不想用口,想用肛門替我服務嗎丁」他拿著那佈滿唾液的陽具拍打著牠的面部。

「不是,是屁股很痛苦,我很想去廁所。」為了忍著那便意,連毛管也豎了起來。

「好了,若果給我弄出來的話,立刻給你去廁所。

「那……怎行。」為了忍耐那兇暴的排泄感,子紅的眼前只是一片黑暗。

「不能忍了,我一分鐘也不能再忍了,讓我去吧,回來時我一定好好的服侍你……就算要做愛也可以……但是……主人,請準許我去廁所吧。」那並不是為了取悅男人而假裝的演技,為了得到牠的應承,舌頭努力地在睪丸及龜頭上打轉著。

「不行,若果流出來的話,我便用這傢伙塞著你的屁股。」說著並打著牠的屁股。

「哎唷,不要再打了。」為了避開牠的鞭子,屁股左閃右避,卻引至腸內那陣便感更大。

「就算是中大又如何,一樣要懲罰的。」鞭子不停的打住她的屁股上。

「請……停手吧。」子紅流著淚向他求饒。

「主人,請你用你的身體,塞著我的肛門吧。」肛門那兒實在已忍耐不住了,那男人聽到牠的說話,便將那還佈滿唾液的巨大肉棍,毫不留情的插進牠的後庭之中。

第一次直腸被異物侵入,並沒有想像中的壓迫感,那種排泄感並沒有消去,但是這種感覺,普通性交是絕對體會不出箇中味道的。那男人一點也不憐香惜肉,狂異的抽送著,子紅漸漸已失去意識。

小惠給她一晚二千元的代價,那晚還因時間延長而加了特別費用,之後,那店子的領班更說她服侍得客人很滿意而再三游說她再做下去,但子紅因為慘痛的經歷,認為一次便夠了便推辭掉。

那天回家後,身體每一處地方都疼痛,手部及屁股到處都是鞭痕,那些痛楚令她整夜難眠,第二天還要上課,子紅是一個很勤力的學生,稍加化粧,使到學校去。

「喂……快生起來,叫甚麼名字?」肩頭有人在拍打著。

「呀,對不起,主人。」這種說話衝口而出,自己也覺失言,為何會說主人這樣說話。

戴教授從眼鏡後投以冰冷的目光,手握著銀色的原子筆望著她,在上課的時候,子紅忍不住睡著了。

「你的名字?」

「葉子紅。」戴教授是一個典型的學著,神經度而略為瘦削的臉龐帶著一絲冷笑。

「學生的本份是溫習功課,昨夜大概是跟男友玩得很夜吧。」其他的學生聽到後都在竊竊偷笑,子紅連忙加以否認,但當地想起昨夜的情景,臉孔立時變得通紅。

「是嗎?」教授在她面前蹲了一圈,嗅了一下說:「我能肯定那是小便的味道,昨天幹了甚麼好事呀?」

教室內響起了一陣陣哄笑,但子紅的臉色刷地蒼白起來。她想起那教授的聲音很像昨晚的男人。聲音十分相似,所以教授叫她起來的時候才會應他明主人。但是樣子方面卻很難辨認,因為昨夜的人始終帶著太陽眼鏡。

「葉同學,今日在上課中睡覺,罰你放學後在研究室整理書棚。」說完後繼續上課,但臨走時的一句說話雖然細聲,但她還聽得很清楚,那就是「雌犬」,她現在知道在學界的名人竟然是昨夜的男人。

心中雖然不安,但在放學後去教授的研究室時,她已興奮得連內褲也濕了。她對於自己的反應也感到羞恥

進到研究室內,只見教授在書堆中看書,走近一看,嚇了一跳,竟是那些SM雜誌,轉身一看,只見他手上已拿著六頭皮鞭。

她一直對這種事有所期待,只是憑空想像已是十分心甜了,何況現在是事實,終於能夠成為戴教授的奴隸了。每天都到研究室給他凌辱,陰道、後庭時常被無理要求,甚至三個口時常都要服侍教授那怒脹的東西。教授那淫亂的嗜好,一直在那研究室中延續著。

「主人,快要上堂了,請寬恕我吧。」這天,子紅又被縛在研究室。

「是嗎,那一起去課室吧。」那怎行,全裸的身體被繩子縛著,後庭及陰道內均插有一枝電動陽具,而且正震動著。

「不用了,我不去了,我是你的雌犬,我在這兒等你便成了。」剛才替子紅灌腸,跟著才前後塞了兩枝玩具,所以當他抽去兩隻塞時,她感到痛苦萬分,現在又替她穿上大衣,將她帶到課室去。

「但有一件事想請求你,若果在上課途中不能忍耐的話,能否讓我早退呢?」

「可以啊,但是若不得我的許可而早退的話,就不會寬恕你的。」

「當然,兩手被縛,這樣子也去不成廁所吧。」教授感到十分滿足,當到課的時候,還叫子紅把門關上,她怨恨萬分,唯有跳過去用膊頭將門拉上。

全體學生大約有十人圍坐在一張方形抬前。子紅細心注意不要讓大衣打開坐在他們之中。

「今天,就由各位同學輪流讀書,由葉子紅同學開始。」子紅感到十分愕然,她根本連課本也沒有帶。

「對不起,我忘記帶書。」憐座的男孩聽到後連忙將書給她,那男學生感到很奇怪,為何她不用手按著課本呢。因是英文書,全班靜下來聽她讀書。但是直腸的蠕動,使她不能很暢順地將課文讀出。若果小聲的話,那電動玩具的聲音又會給人聽見,故此她只好將聲音提高。

「你無事吧,身體那麼震動,是否病了?」將書借給牠的男學生見她那樣子便問道。

「教授,對不起,我想早退。」旁邊的男學生也看出來了,不能再忍下去了,而且那種便感也是隨時爆發了。

「早退?甚麼原因?」

「身體……不很舒服。」

「雖然外面很冷,這兒有暖氣,將外衣脫下便會好了。」

「教授,她一定是感冒了,這樣子冒汗,連身體也顫抖起來了。」

「是嗎,有發燒嗎?讓我看看。」他走到她面前看了看。

「是燒得很厲害呢。那用我的手帕來抹汗吧。」但是子紅兩手給縛著,本拿不到手帕。

「甚麼丁嫌我的手帕污穢不用嗎?」說完一手怕在她肩旁上,平時還能忍耐,但今天已是到極限,不能再忍了,身體像要暈過去做的。

旁邊的男孩子走過來抱著她,但一手按在她的腹部,她阻止也來不及,就在那時,一陣爆炸似的聲音連著排泄物一起噴出體外。那男孩嚇了一跳,連忙跳開。

子紅覺得頭暈目眩,倒下的時候外衣打開了,她的樣子全部學生都看見了,以後,她怎樣面對這些同學呢?那是她暈過去前所想到的問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的酒店領班
跟朋友交換了女友
我在KTV被同學群姦
愛穿絲襪的舅媽
合租房子的故事
別墅的秘密
妓女的不歸路
我和老公純潔的SM遊戲
精品色醫生
女學生的恥蜜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