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奮起來的王雪被脫得一絲不掛,玉體橫陳在溫暖的大床上,一頭柔順的烏雲散落在雪白的枕上。

面色微紅,星目朦朧,一隻手臂優雅地枕在頭下,另一隻手則略帶幾分羞澀又有幾分挑逗的意味,輕輕地掩在臍下小丘的芳草地上,腰肢微微地向上弓起,使那一對玉白色的半球型、尖挺的乳房驕傲地聳立在清涼的空氣中,並將那曲線優美、極具誘惑力的骨盆微微扭向這個制造了自己,並擁有了自己的男人。

床頭台燈柔和的光芒散射在王雪的身上,王浩磁性的聲音在耳邊呢喃:「乖女兒,爸爸快想死你了,你的全身沒有一點地方不令爸爸迷醉,更有一種其他女人所沒有的風情與滋味。爸爸要好好的愛你!」

王浩的呢喃蕩起一股微風,輕輕地拂過王雪那對在酥胸上小憩的粉紅色敏感的花蕾,就像一顆小石子投入一平如鏡的湖面蕩起陣陣漣漪,使王雪熱烈期待的靈與肉不禁産生了一陣輕微的顫栗。

亂倫的快感刺激著王雪嬌小的肉體散發著誘人的氣息,靜靜的擺在王浩的面前,雙眼微睜,靜靜地等待著他的欣賞與品嘗。

而這時的王浩好似個藝術家一樣,慢慢欣賞著王雪美妙的身體,由頭至腳為止,連一些極小的地方都不肯放過。

最後王浩的視線停留在王雪那白膩如凝脂般的丘陵與春溪谷之間的那叢還比較稀疏的、散發著幽香的叢林上。

王浩貪婪的望著王雪那雪白柔嫩的嬌軀,肉棒已經硬得像根鐵棒了,王浩急忙而又不失溫柔地把一隻手放在她那隻掩著小穴的手上,王雪立即把手移到自己的乳房上,並默契地主動分開了雙腿!王浩見狀,隨即用另一隻手將自己那粗大硬熱的肉棒輕柔地導入王雪濕滑溫潤的花房中,開始溫柔而堅定地抽插起來。

王雪陰戶裏的愛液早已泛濫淋漓,在王浩抽送下,立刻發出了「咕唧!咕唧!」非常動聽、令人興奮的響聲。

王浩在肉棒輕送的同時,伏身熱吻著王雪的櫻唇,並用自己的舌頭輕舐王雪香舌背面的根部,一面用手揉摸王雪那對高聳美麗的豐乳。

這種三管齊下的戰法使「久旱逢春」的王雪感到非常舒暢,全身酥癢,一陣陣快感隨著肉棒在自己體內的搓揉蠕動,從下腹部一波接一波地湧了上來,使得王雪不禁本能地呻吟了出來:「啊…爸爸…哦!」隨著自己最親愛的人的那熱乎乎、硬梆梆的大雞巴進出自己身體的節奏,王雪嬌喘連連,發出一聲聲興奮幸福、抑揚頓挫又含混不清的呻吟。

口中的甜津香唾大量湧了出來,王雪及時地將它渡入王浩口中去鼓勵、滋潤他,而小穴裏愛液涔涔而下,把他們兩個人的小腹及鼠蹊部沾染得濕滑無比……

由于王雪父女兩個很長時間沒有做愛了,彼此在很短時間內就達到了快感的高潮,在同一時間洩了精,但是兩個人的肉體仍然還是壓在一起,雖然停止了抽插運動,但王浩的肉棒仍舊與王雪的玉體緊緊相連,擁抱在一起,沉睡過去。

在入眠前,他們從對方的視線中,都明確地讀出了還強烈需要再愛一次的信息。

沒多久,王雪就先醒了過來,緩緩地睜開秀目,當她看到了懷裏摟著的體格強壯的王浩時,想起他剛才奮力沖刺與自己同時登上情欲高峰的情景時,臉上露出了愜意滿足的微笑,輕輕在那王浩強壯的胸脯印上一個熱吻。

王浩一醒來就見到王雪那梨花帶雨的嬌羞的媚態,就溫柔地摟緊著王雪那蛇樣充滿活力的嬌軀,用自己的手輕輕撫摸在王雪的光滑的玉背上,顯出無限溫柔體貼的樣子,輕笑著道:「親愛的女兒,爸爸好愛你!」

激情剛過的王雪回憶著當時的情景,感覺自己的臉在燒著,從胸腔裏發出一聲「爸爸,我也愛你」的嚶嚀,同時脈脈春濃地扭動著柔嫩的嬌軀,嬌羞無限地將頭鑽埋在王浩的胸脯間。

但在王浩的熱烈擁吻與撫摸之下,王雪的身體很快地又燃燒了起來,熱情地回吻他,並用自己那一雙柔荑把那肉棒捧起,輕柔地擺弄起來,間或還把它親密地貼在粉頰上,溫柔地蹭來蹭去,或以一種鼓勵和獎賞的目光瞥著它,並風趣地撅起香唇在那蘑菇頭上印一個吻。

還有什麼能夠比此能更充份、更明確地傳遞那妙不可言的信息呢?于是,他們懷著柔情蜜意,再一次攜手共進靈與肉淫亂奸淫的大餐。

如果說剛才的一次他們是饑不擇食慌不擇路直奔頂峰的話,這一次就是陽春三月信馬由韁不慌不忙的郊遊。

再也沒有焦急和緊迫,隻有相親相愛的鳥兒般的從容與平和。

持著這種態度,他們真正進入了人類作愛活動的至上境界──遊戲狀態。

在這種嬉戲中,他們更加注重對過程的體驗,都以極盡可能地愉悅對方,在嬉戲和挑逗中,使對方的心靈和肉體得到最大快樂與享受;同時在勤懇服務和探索中,讓自己也獲得莫大的欣慰和快樂。

王浩的肉棒在王雪溫柔的愛撫中漸漸地蘇醒過來,從那稠密烏亮的陰毛中,露出了一紅裏透紫的肉棒,那肉棒不但是長,而且是粗,可是從粗大之中,而又沒有透露出筋來,尤其是那個龜頭兒,似球兒一般的大得出奇,紅晶晶的色澤,邊緣有高高勃起,從剛裏又帶著些柔,襯著王浩壯碩的身子、棕紅色的皮膚,似是這樣一個誘惑異性的赤裸身體,瞧到春心蕩漾,滿腹豔思的王雪的眼裏,怎不使她心裏怦怦然的滿身發燥哩!

王雪那張引人情渴的臉蛋兒,又罩上了青春豔豔的紅霞,酥胸

前那一對幾乎堪容王浩大手一握、發育成熟的乳兒,在性的激發下,顯得越發飽滿膨脹,俏皮地高高聳起,晶瑩剔透、嫣紅的乳尖似含苞欲放的蓓蕾向上翹起,隨著身體的動作在輕輕地跳動,和豐滿的臀部一起,更襯托出那人見人愛小蠻腰的誘人曲線。

似這樣的一幅動人圖畫,又怎不教王浩心兒跳跳,欲火盈腔,魂消骨軟,意蕩神迷哩!

王浩坐起身來,將王雪輕擁入懷,低下頭去親她的那對可愛的乳房。

王雪馬上用手輕輕地抓住他的頭髮,欲迎還拒地「企圖」阻擋,她知道這樣隻會他使更加執著向前,可是不略施挑逗,那還叫什麼閨中遊戲呢!

王浩輕巧地一掙,便攻破了王雪那形同虛設不堪一擊的防線,把它們盡數掠獲。

隻見它比饅頭兒還幼膩滑潤,但不似饅頭兒綿軟,是緊緊騰騰的,不過從緊緊之中,又帶著了輕柔球兒一般的,剛好容納在巨掌心裏。

王浩遂用手輕輕的捏弄著那兩團大饅頭般大小的軟肉,弄得心懷舒暢的王雪吃吃地笑將起來,半推半就地擋著他手柔聲道:「幹什麼呀爸爸,把人家摸得酸癢癢的,難過得很呢!唔,人家還是回自己房間的好。」

說著,把柳腰輕輕地嬌扭,想掙開了王浩的摟抱,但這又何嘗是王雪的真意,王雪又怎能脫得了身呢?

突然,王雪感覺到自己左邊那顆粒飽滿小葡萄被王浩的指頭夾住,摸摸搓搓不停地撚來撚去,身子立時有如觸了電流一般,從那麻酥酥裏,又帶了酸酸癢癢的感覺,使王雪的身子變得更加軟軟無力,同時王雪那桃源春洞,似乎是打散蜂窩兒在裏邊一般,蟲行蟻走般的騷癢起來。

這接踵而來的幾樣感覺,使王雪的芳心蒙上了一片甜蜜蜜的糖衣,人兒也更加活潑靈動起來。

隻見王雪身子一轉,伏到王浩懷裏,那雙春情流露的俏眼注視著王浩,笑嘻嘻的說道:「唔……求……你……好爸爸,別捏啦!」說完,埋下頭去,櫻口一張,把王浩的亮晶晶蛙口怒張的龜頭整個含進紅唇之中,吞吐了起來,複用香舌在馬眼上靈巧地輕颳了幾下。

這一來把王浩攻了個措手不及,一股說不出的酸、麻、熱、癢由小腹經心窩直竄頂門,弄得王浩渾身戰栗,哈哈長笑,又在笑聲中沒口子討饒!

王雪見狀後,眼兒亮亮的、臉兒紅紅的、驕傲地向前挺著胸脯,撅著小嘴兒,調皮地做發狠狀道:「看你還敢不敢了!」王浩見了王雪這模樣兒,便知道她春心已動,而自己也正需要哩!同時見到王雪瞧著自己的俏媚眼睛,迷蒙成了一絲,嬌嫩的鵝蛋臉滿布紅暈,就是噴水的桃花也不及她這樣的美麗,禁不住又去親吻王雪胸脯前的一對似粉搓、又像是玉石雕成的、圓潤的白嫩淑乳。

還從軟中又帶著彈力,真個是又白膩、又滑嫩。

最要王浩命的,就是乳兒光光,滑不溜手,還微微的聳起了兩粒紅得發亮的雞頭肉,直把王浩的填胸欲火熱熱的在心裏頭煎熬著,不由得又用手揉搓起來。

如此一來,又把王雪陶醉得腰肢款擺,一對渾圓的膝蓋、纖足兒交並在一起膩膩地互相輕蹭。

王浩趁勢與王雪並排躺下,用口去含吮王雪左邊的細嫩的蓓蕾。

隻見王浩用舌尖子捲吮了片刻,王雪便覺得一股子說不出口的滋味兒,在心裏鑽來鑽去,連骨子裏也樂到了,兩條彎長的眉兒也樂到疏疏的,一雙嫵媚的眼睛也掩閉成了一縫,口中發出連連的喘息,一隻柔荑摸索著握住了杵著自己腰臀間的熱乎乎的玉棍。

聽著女兒的嬌喘,看著她的身體反應,王浩心裏的男性自豪感油然而生,王浩繼續撫摸、吸吮著王雪富有彈性的乳房,王雪的上身不由自主地隨著王浩每一輕吻産生了顫動,花蕾也不由自主地脹了起來。

王雪微微地睜開美目,看見自己的乳暈在王浩充滿男性力道的吸吮下在他唇邊進進出出,身體裏又湧現出一股潮熱,臉兒不禁紅透了。

王浩嫻熟溫柔的服侍疼愛,使王雪感到自己就像一個至高無上的女王,又似一本精美的圖書,任王浩盡情地瀏覽翻閱。

王浩的氣息漫遊到王雪發燒的雙頰和鼻尖,兩片火熱的嘴唇最後落在她幹渴的雙唇上。

王雪已經覺得自己慢慢地不能控制自己的意識了。

他的吻是那麼輕柔,似蜻蜓點水一般,若有若無地。

王浩的大手很溫柔地來回揉捏著王雪的雙乳,手指時不時地輕輕揪起乳頭,動作很溫柔。

王浩的手在王雪的乳房上玩摸了一會兒,又慢慢向下移動,在王雪的大腿內側撫摸。

王浩濕滑溫熱的舌尖靈活地在王雪的身上遊走,王雪覺得自己的胸口幾乎被夾雜著強烈肉欲的幸福感脹滿了,嬌喘的節奏和聲音都增加了幾分。

王浩的嘴唇緩緩向下移動,在王雪的陰阜上深深地一吻。

王雪以為就要進入了,然而王浩卻溜到床尾,把王雪兩條腿抱在懷裏,握住王雪一對纖足仔細地欣賞把玩,接著把她的左足舉到唇邊,吻了個遍,又向足心輕呵熱氣,並用舌頭將足心輕舔。

王雪被王浩舔得癢絲絲的,兩條大腿不由得輕微顫抖起來,舒服得雙腿都酥麻了。

王浩雖然是吻著王雪的腳,卻在她的陰道裏産生了難以形容的空虛,王雪有些恨不得王浩立刻把他那根粗壯的寶貝插入自己的體內充實它,但王浩隻是慢條斯理地握緊王雪顫動的雙腳,用舌頭沿著小腿一直舔向大腿,最後把嘴貼在她的蜜壺口上舔吻。

王浩邊吻邊用手伸向王雪的臍下,輕慢的摩擦著那一叢黑得發亮的陰毛,接著王浩就去撫摸王

雪飽漲的神秘的小丘。

王浩的唇舌有條不紊地把王雪那兩片微微腫脹、玫瑰色花瓣般小陰唇向兩邊輕輕地撥開,試探性地將舌頭柔柔地伸進那鮮花盛開的花徑裏去偵察;接著又把嘴唇與那兩瓣嫩肉平行,將它們抿在一起,用熱舌在肉縫中橫掃;還用唇舌在花瓣褶皺的上端將那極其嬌嫩敏感、已經充份的勃起小紐扣兒擒獲,並極輕柔地吮吸和撩撥王雪……

雖然王雪已不是初經此道,但這感覺實在是太奇妙了,這感覺讓她秀目緊閉、鼻翼微張,渾身像發冷似地顫抖著,粉頰和胸口泛起一片玫瑰色的小疙瘩,桃花源口頓時春溪泛濫,潔白渾圓的雙腿反射性地把王浩的頭緊緊夾住,小嘴兒裏不由自主地發出一陣「嗯……呀……爸……爸……不……唔……要……嘛……」含糊不清的燕語呢喃。

看到女兒在自己的調理下有如此反應,王浩自豪、興奮得無以複加,不禁抱住她曲線玲瓏的身體狂吻起來。

王雪被這突如其來的吻雨搏弄得春心蕩漾、神采飛揚,一翻身頭向著王浩腳,腳朝著王浩頭地騎跨在他的身上,一邊將白皙的豐臀妖嬈地湊在王浩嘴旁,一邊用一雙柔荑款款地把玩起王浩的權杖——這個制造了她又讓她欲仙欲死的寶貝。

王雪先雙手交替地將那青筋暴露的肉杖兒從頭兒往根上捋,再將紅彤彤的龜頭含進櫻口中用香舌在上面打圈兒,還用一隻小手輕輕地揉捏根部的那對可愛的小球球……

王浩被搏弄得遍體通泰,呼吸也不禁粗重起來。

為了答謝和把快感及時反饋給王雪,王浩便慢慢地,而且很溫柔地在王雪的下面撫摸著她的大陰唇、小陰唇,用舌頭在那精濕的肉縫裏輕柔地來回滑動著,時不時地輕摩著變成血紅色的陰蒂。

王雪被王浩撫摸得很是舒服,每當舌尖舔動鮮嫩的陰蒂頭時,王雪的身體就會不由自主地抖動幾下。

王浩的另一手按揉在王雪的會陰上,王雪覺得又是一陣快感從那兒傳遍全身。

隨著自己的肉棒一陣緊似一陣傳過來的快感,王浩還不時將手指溫柔地伸進王雪玉壺的蜜道去輕摩,花房內黏滑的愛液越來越多,王浩把嘴湊上前去,將那些溢出桃花源口的晶瑩的雨露一飲而盡。

王雪此時感覺全身有說不出的酥癢,花徑被爸爸的手指撫摩得熱癢難禁,嬌哼不止。

王雪風情萬種地躺下,將兩條玉腿高高地分舉起來,用嫵媚的秀目瞥看著體格魁梧健壯的王浩,示意他再進行第二次沖鋒。

王浩此時確也欲火中燒,隻覺得火熱的龜頭在王雪花蕊口上揉了幾揉,頂開陰唇,一直向那濕呼呼、粘沓沓的鸚鵡螺鑽進去。

在裏面靜止了一會,在那兒膨脹著、顫動著,王雪不由得伸手緊緊摟住爸爸健壯的身體。

王浩開始慢慢抽動了,但並沒有一下插到底,而是反複地抽送,每次進多一點兒,終于整條陰莖塞進了王雪的陰道。

王浩溫軟的蘑菇狀肉蕾在王雪溫潤、緊緊膩膩的陰道裏聳動起來,一種奇異的節奏在裏面泛濫起來,膨脹著,王雪覺得海浪越來越大,陰蒂部位滋生起一股暖流,漸漸地蔓延到全身,暖洋洋地。

王雪覺得爸爸像是一團欲火,自己就要溶化在這火焰中了,她的一切都為他展開了。

王雪的雙腿已經酥麻,愛液不停地往外流出。

王雪用自己那雪白嫩軟的玉臂緊緊的摟著王浩的頸項,媚眼似絲地半睜半閉著,小嘴裏不斷吐出「哎喲!哎喲!」的呻吟聲。

王浩又從床旁衣櫃鏡裏看到自己與王雪的身體,隻見她那羊脂雪白、嬌嫩滑膩、浮凸玲瓏的香軀,使他越發的淫性大動。

王浩的肉棒插得越深,王雪的反應也就越劇烈,每當王浩的肉棒往王雪的陰道插入時,她都搖動著嬌軀,挺起自己的肥圓的粉臀迎湊上來,並用陰道內的壁肉將龜頭用力挾握,粉臀不斷地扭動,愛液也不斷地向外湧著,嘴裏也不停的「喔……愛爸爸……喔……好爸爸……」的淺吟輕喚著,隻把王浩聽得心花怒放!

這時,王浩隻覺得心裏甜甜的,底下便開使用力,漸漸的由頂至根,沒頭沒腦的抽插起來,即是弄得「唧唧」水響,床擊「格格」,看王雪那兩片花瓣一樣紅鮮鮮,又溫暖、又軟膩的陰唇緊緊地含著肉棒,不歇地一吞一吐,像極了熟透的大蜜桃,被棍子插破連汁兒也流了出來。

弄了一會兒,隻見王雪腰肢用力,密密地將豐臀往上顛,迎湊那插下的大肉棒,口裏連連嬌喚鶯啼:「好……爸爸,快……別……停呀!用力……點……喔……唉呦!真好……嗯……我快不行了……」

王浩知王雪這時候得著了甜頭,也就真的用力插進抽出,如此一來,雙方都得著了奇趣。

這一頓的狠幹猛弄,隻見床帳震動,格格滴滴,小聲吱吱,時時沙沙,王雪還把腰肢扭動,舞動臂兒,朝著上面掀掀兜兜,迎來湊去。

王浩突聞王雪又連連嬌吟:「嗯……嗯……啊……啊……好極了!癢……呀……連骨子裏……都酸到了……呀呀……快……快幹呀……呀……你那……我的小爸爸……真要命呀!那粒……粒肉兒……被你點的……哦……啊……來呀!」

王浩也給王雪的緊暖濺溶的肉穴,箍夾得肉棒密密的在她的陰戶裏進進出出,直弄得兩人舒暢受用,骨軟筋酥,癢酸得全身像是融化了一般,飄飄然的爽快盡緻,隻聽得一片的「滴滴搭搭」、「唧唧吱吱」,如那氣息喘喘,笑聲嗤嗤,又再的響了起來,王雪流出來的騷水,連雪白床褥也染濕了。

弄著

,弄著,又突然的聽見王雪叫了:「唉呦!我的好爸爸呀!人家不行了……唉唉……來了呀!」王雪隻感到自己的身體好像是放了開來的一般,欲火沖動得連花心也開了,抵受不來,覺得自己的身子微微的抖顫了一下,便有一團熱熱的水兒由肉棒的深處奔湧了出來,由不得手兒用力緊緊地抱著王浩,兩條大腿也纏繞在爸爸的腰臀上,口裏隻是「唉唉」連聲低叫。

這時王浩也感覺到自己的肉棒體驗到女兒的蜜壺深處來了一陣熱熱的吸力,知道她要噴了,便將肉棒使勁繃緊用力地揉頂,再將小腹緊貼住陰蒂。

登時王雪手足亂顫了一陣,不由得感到自己的身子似是泥遇著了水,全溶散了,媚目緊閉、口兒微合,喉裏吐出含糊的低叫,隻聽得是「唉呦!死了,樂死了呢!……」以下便含糊不清,隻是閉上了眼兒,回味著這種羽化登仙的滋味兒。

王雪感覺到自己好像躺在一葉小舟上,沐浴在初夏溫暖的陽光下,海浪輕柔地托著小舟一波一波向遠處蕩去,渾身軟軟地一點勁兒也使不上來,也不想使勁,就希望能這樣不停地漂下去。

王雪的兩膝還在顫抖,呼吸也好像停止了。

這是一種全新的感受,是王雪所從來沒有感受過的,王雪覺得內心深處有一種新奇的、驚心動魄的東西,在波動中醒轉來,好像輕柔的火焰的輕撲,輕柔得像毛羽樣,向著光輝的頂點直奔,把整個人都溶解了。

王浩停止下來,但並未抽出自己的大雞巴,隻是用手溫柔地愛撫王雪的額頭、眼簾、脖頸、酥胸和小腹,王浩的愛撫是這麼地溫柔,他的溫柔仿佛鑽到了她全身的每一個細胞當中。

就這樣過了幾十秒鍾,王雪才心滿意足、渾身放松,大聲地長歎了一聲。

記不清王浩這樣愛撫了多久,王雪覺得身體裏又有一股燥熱,雙腿再一次張開了。

王浩直起身,雙手捉住她的腳,把大腿分開,挺著雄糾糾的陽具繼續揮師前進。

王浩越插越猛,王雪隻希望爸爸用勁插,插快點、插深點,她的舒服感也在王浩那快而猛的揮抽之下逐漸加劇,呼吸越來越急促,酥胸上那對白鴿兒隨著節奏歡快地跳蕩,陰道內的水就像山洪爆發了一樣直瀉而出。

王雪的身體在顫抖,好像觸電一樣,真恨不得把他連根放在裏面,永遠不要拔出來。

王浩的喘氣聲也越來越急促,勁越來越大。

王雪再次燒紅在王浩男性的氣息中,從來沒有這樣快樂過,就好似喝醉了酒一樣,輕飄飄的,又好似在做夢一樣,模模糊糊的。

仿佛感到有個大海,滿是些幽暗的波濤,上升著,膨脹著,膨脹成一個巨浪,在王雪的下身裏面慢慢分開,左右蕩漾,悠悠地、一波一浪蕩到遠處去。

探海者在中間溫柔地深探著,愈探愈深,愈來愈觸著她的深處,波濤越蕩越洶湧地蕩到了岸邊,越蕩越遠地離開她。

王浩越插越起勁,插得王雪陰道裏的每一條肌肉都在痙攣顫動,王浩適時也一連打了好幾個寒噤,全身的汗毛都開始豎立起來。

他感覺自己快要洩精了,于是便根根至底地戮力耕耘起來。

隻見王浩目射精光、氣喘如牛,渾身散發出一股王雪此時強烈需要的、雄性原始生命深處令人震撼的野性光芒……

王雪忙抖擻精神,奉獻出全身最後的一點力量,扭腰擺臀,猛烈地收縮那多汁的河蚌,抵命包挾爸爸火熱的命根兒!一陣好像要將五髒六腑都帶出來的快感突然來臨,把他激蕩得意識全失,口中奔湧出一連串「啊……啊……」的輕喊,喊聲中竟夾帶著平時難以說出口的污言穢語!與此同時,一大股濃稠黏熱的精液「嘶……嘶……」地噴射出來。

王雪感覺一股熱燙的液體充滿勁道地噴在自己焦渴的花心上,一股最舒心的暖流從最深處傳遍全身,突然一陣痙攣,陰道內一陣收縮,也噴出了一股濃熱的陰精,接著四肢像癱瘓似的垂了下來,人就像飄了起來,一切都是那麼暢快。

被搏弄得千般旖旎萬種妖嬈的王雪四肢並用把王浩抱得緊緊的,並充滿柔情地輕輕地撫摩王浩的背部、脖頸和頭髮。

王浩恬靜地緊閉著雙眼,把頭深深地埋進王雪的酥胸中,肉蕾也慢慢地變得柔軟了,四肢百骸都靜靜地享受著女兒的溫柔。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