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ㄨ……」

屋內傳出一聲女性的呻吟,聽起來是滿虛弱的樣子。屋子的外觀看起來是一間木屋,頗為破舊的樣子。破舊的程度也許不嚴重,不過現在看起來,倒是有點快要倒塌的樣子,也許是因為有些許的搖動。在這樣荒涼的一個地方,有這樣的一間破舊的屋子,並不會很突兀。門口的附近的石頭上,坐了一個學生模樣,看上去約十幾歲的少年,凝望著天空,臉上的表情似乎在思考些什麼,不過很快就被打斷了。

「嗯……嗯……爽……」門嘎的一聲,一個一樣是學生的人推門走出來。「ㄟ……真澄!」

「……噢……」阪井真澄起身,走進那間陰暗的屋子。

一天下來,阪井心想,真不知道該怎麼說,這種事,怎麼會突然發生在身邊。雙眼習慣了屋內的黑暗,映入眼簾的是一幅有點殘忍的畫面。看來像是剛剛結束的樣子,上身穿著高中制服的男子,正伸手拉起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少女。看來大約十七、十八歲,大概是受到太久的摧殘吧,兩眼無神,像個魁儡一樣任意被擺布。這少女的身邊沒有看到被脫下的衣服,倒是有撕裂的內褲,以及尚有一些連在小腿上,沒有完全扯下來的絲襪。反綁在背後的雙手雖然是鬆掉了,但少女卻沒有要掙扎的動作。

『……已經意識模糊了啊……』阪井心想。

男子將少女上半身立起,準備壓到另一個正躺下來的男子身上,由制服看來像是同一高中的。那躺著的男子將剛沾過少女唾液的陰莖立起,準備讓她坐上去。原本應該皮膚白哲的少女,身上、胸部、臉上、連頭髮都還有已乾或未乾的精液。

「……噢!」

原本神智不清的少女,在陰道被男人的龜頭撐開時,像是清醒了一點,掙扎著不願坐下去。背後的男子邪惡的笑了笑,用力在她的肩頭搥了一拳。少女雙腿一鬆,整個人坐了下去,那一根堅挺的陰莖,整個插入了少女的體內。

「啊……!」喉嚨發出沙啞的聲音,嘴唇旁還有精液流下的痕跡。

躺著的男子扭動著已經沒入少女體內的陰莖,似乎想讓它整個被吸進去,從被插入的肉縫旁邊,可以看到有白濁的精液,正隨著陰莖的抽動,而緩緩沿著大腿流下。少女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請問一下……」

突然被探出車窗的頭嚇到,上野希代子差點沒有踩進水溝。不過想到身上還穿著制服,希代子隨即回復正常儀態,在學校附近,儀態還不能太隨便,免得被老師教訓。

「有什麼事嗎?」希代子開口,心想。『還得趕著去找祐美子耶。』

「噢,請問是上野小姐嗎?」聲音滿低沉,外表是她喜歡的那一型。

「我是。有什麼事嗎?」希代子心想。『讓祐美子等一下好了……』

「令尊說,想跟妳們姐妹吃個飯,托我來接妳們。」

『那麼忙?不能自己來接啊……』

雖然心裡很不高興,不過看在這位先生態度還滿不錯的份上,不好意思把脾氣發在他身上;況且,他開的是老爸的車,應該不是騙人的。想歸想,希代子還是拉開車門就坐到後座,順手把桌子拉出來,倒了一杯酒就喝了起來。

「我姊沒有在學校噢,她在廣場那邊等我。」

「謝謝。」從後照鏡看到他微微的笑了一下,真的滿好看。

一會兒,希代子開始望著窗外發呆。出生十六年來,沒有像現在這麼厭惡自己的爸爸,如果能夠選擇,她真希望能跟著媽媽。如果,三年前沒有發生過任何事,那麼現在可能還是個美滿的家庭吧。

「誰要跟那種人『美滿的家庭』啊……」不自覺喃喃的念了出來。

頭有點昏昏的……怎麼還沒到廣場呢……到哪兒了啊……好想睡噢……瞇一下沒關係吧……等下祐美子一定會叫我的……真的好想睡噢……還是不好……


背後的男子正伸手玩弄希代子的胸部,剛發育成熟的乳房,也許剛剛曾有人乳交,脖子上和雪白的雙乳中間,有些黏稠的精液,隨著身體的晃動而緩緩的流到肚臍。男子裸露著的陰莖,隨著手指美妙的觸感,也漸漸勃起了。

「怎麼吃都不會膩啊……」站著的男子說。

他握起陰莖,吐了點口水在上面,伸手將希代子壓倒在仰躺的男子身上,那男子開始玩弄她的乳頭,進而捏住整個柔軟的胸部。背後的男子將陰莖放在希代子的肛門附近,先輕輕的壓住,然後抓住她綁在背面的手之後,男子用力挺進到底。

「啊!啊!」

希代子痛苦的哀嚎,反而像是更刺激了侵犯者的慾望,加速了抽插的動作。她的陰唇和肛門附近,都有些血,看來肛交對她來說太激烈了。阪井就站在那兒,望著她的細腰和纖細美麗的雙腿。

「喂!別浪廢時間啊。」對著阪井說的。

阪井走了過去,習慣了這間破屋的黑暗,覺得比外邊的荒郊更令人害怕。一旁坐著的男子是叫什麼增澤的吧,是這個人找到這些同伴到這兒來。一早還一起翹課在巷口打小剛珠,沒想到晚上會在這裡,更沒想到的是,自己熟的不能再熟的人,居然會在這裡見到面。

『……已經不認得我了吧……』

阪井看著這原本應該很熟悉的胴體,但希代子渙散的目光突然掃到他。她的眼神讓阪井不由得呆住了……


「真澄!」

「啊,什麼事?」聽到希代子叫他,真澄抬頭看了一下。

剛上國中,十三歲的阪井已經發育了兩年,雖然對性是懵懵懂懂的,但是跟平常國中生一樣,非常好奇。平常就住在隔壁的上野家,是他們家的親戚,算輩份,阪井還是叔叔呢。不過因為從小就玩在一起,所以就好像兄弟姐妹一樣。

「來幫我推一下!我要玩鞦千。」希代子叫道。

阪井停下手邊的模型,過去那邊的院子。剛好看到希代子的姊姊祐美子放學回來,穿水手服的祐美子姊姊已經國三了。看起來每天都很用功,不過最近聽說她的家教沒有了,不知道為什麼。

「嗨!真澄,上國中適應的還好吧。」祐美子一面開門,一面問道。

「還好。」阪井應了一下,馬上就移開了目光,他怕想起那天的事。

那天晚上,阪井剛好肚子餓,想爬起來偷吃點東西。下樓梯剛好看到隔壁棟的燈還亮著,是祐美子姊姊的房間。

『……祐美子姊姊好用功噢……』心想,一面吃著泡麵,一面倒果汁。

拿著果汁走進房間,阪井不經意的望了一下祐美子姊姊的房間,差點沒有把果汁整個倒在身上!雖然只開著桌前的書桌燈,在阪井的這個角度仍然看的很清楚。祐美子正裸著身子坐在床上,雙腿張開成大字型,雙腿中間趴著的是……上野先生!!

『不會吧!』這下果汁真的灑在地上了。

上野先生平常給街彷鄰居的印象,都應該是個溫文儒雅的人,長得也頗英俊,又是公司總經理,收入也高,娶的老婆又是美女一個,怎麼想都不會是對自己的女兒做出這種事的人。

『……怎麼會呢……再看清楚一點……』

正在撫摸著祐美子的大腿、舔著她的陰戶的人,怎麼看都是上野先生。既使不是他,祐美子半夜和一個男人做這種事情,對阪井來說已經很震憾了,更別說是爸爸!以前跟同學偷偷租A片來看的情節,一下子好像真實的蹦到眼前來一樣。

『……可是祐美子姊姊跟她爸爸……』阪井晃晃自己的腦袋。

上野信之把頭從祐美子的雙腿間移開,脫下自己的內褲,露出他粗大的陰莖。看到他像是跟祐美子說了幾句話,只見祐美子有點不情願的往前坐一點,握著父親的陰莖,開始舔了起來。上野的陰莖受到刺激,開始迅速的勃起,塞滿了祐美子的嘴,祐美子擺動自己的頭,讓陰莖在嘴裡滑動。

『啊……一定很爽……』阪井看的有點入神。

到這時,阪井不禁也興奮起來,從褲子裡掏出陰莖,開始自慰了起來。而這時對面的上野,也拉起坐在床上的祐美子,讓她面對那片落地窗,彎下腰手撐在窗上,準備用背後的體位進入。

『……看的好清楚……』阪井看得更興奮了。

上野的陰莖,輕易的就全部進到祐美子的體內,祐美子忽然感到陰道被塞滿,全身肌肉不禁繃緊了起來。雖然不喜歡,可是沒有辦法抗拒。一會兒,上野開始做抽插的動作,阪井看到祐美子雖然剛發育卻已經滿大的胸部,隨著來回的動作,晃來晃去。

『……比看A片還更刺激……』阪井有種前所未有體驗的感覺。

不一會,看到上野突然抖了一兩下,看來結束了。阪井覺得有點失望,在A片裡有看過男的射在女的身上,每次他看到這種鏡頭,就會特別的興奮,也想多看看祐美子的裸體。

『……是不是男人啊……這麼快……』心裡咕噥著。

突然只見祐美子轉身,彎下腰開始用舌頭舔起上野的沾滿黏液的陰莖,祐美子濕潤的陰部,就正對著阪井,陰唇中間還有閃閃發亮的愛液,和一些白色的精液流下來。阪井只覺得下腹一熱,不知不覺的射了桌上一片。此時,對面祐美子房間燈熄了,什麼都看不到。

『……呼……』阪井閉上眼睛,回想剛剛看到的激情鏡頭。

光是回想祐美子的裸體,慾望就像火一般燒著阪井。陰莖仍然在抽搐著,桌上一灘灘的精液,在阪井的想像裡,卻覺得它們都進到了祐美子姊姊的體內。清理過桌子,阪井躺在床上,無法入眠,只能一次一次地重覆相同的動作…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飛機上的小妹妹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