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曹雪芹在他的名著《紅樓夢》裡,用詼諧的手筆描寫一位鄉下婆劉姥姥參觀美侖美奐的侯門深院“大觀園”,由於在生平僅見的富貴景像,以致惹出不少笑話。

如今,香港回歸,許多國內土乾部到港赴任,鯉躍龍門,身價十倍,變成有權有勢的經理級人馬。

俗話“飽暖思淫欲”,來到香港這個花花世界,自不免要到“銷金窩”依紅偎翠,享受一下溫柔鄉的滋味,殊不知卻惹出一段令人忍俊不禁的風流笑話……

有個姓劉的表叔,他過去在國內是個地方乾部,曾在某縣當過縣委書記,今年初不知吹甚麼風,他十分幸運,被那陣怪風一颳,便吹到香港來,在一間國營“蚊型”的公司當了經理。

他抵港時非常寒酸,衣食住行都很簡單,但是不久後,他的財運來了,穿的都是名牌貨。

人靠衣裝,一經包裝起來,看來他不但年輕了幾年,走起路來也變得精神奕奕,公司裡的“同志”們都竊竊私語,對他評頭品足,指他到任時是個“表叔”,但現在卻不同了。

有甚麼不同?原來這些“同志”們私下都叫他劉大富。

劉大富自從“充實”了生活的質素之後,他最開心並不是公司的業務,每天都忙於應酬,跟往來港商飲飲食食,卡拉OK夜總會、骨場,經常都會見到他的蹤影。

有一次,他在卡拉OK夜總會喝得半醉,有個港商問他:“老劉,你每晚都流連這種風月場所,難道你不怕上頭審核你的業績?”

他聽了頓時睜大眼睛說:“老子在公司是第一把手,誰管得了我?”

當時有人見到他這麼大口氣,隨即嘻嘻哈哈大笑。

這些笑聲是代表甚麼,他自然不知了,說真的,如果這班港商不是在某方面有求於他,他們也不會這麼傻,經常請他到這種地方花天酒地,對於這個現實杜會,可笑的他一點也不知。

又有一次,有個姓黃的港商托劉大富辦一件事,他立即開門見山地說:“可以,但你給我甚麼好處?”

這位老黃笑笑口說:“大家是好朋友,你心目中想要甚麼?不妨直說。”

劉大富隨即豎起五只手指說:“你給我五萬元怎麼樣?”

老黃見他已經開出盤口,馬上說:“好,不成問題,事成之後,我還會再送你一件禮物。”

劉大富見他如此爽快,便問:“你準備送我甚麼禮物?”

老黃知道他貪得無厭,於是說:“我我會送你一只純金勞力士,你滿意嗎?”

劉大富聽到對方說送他一只“金勞”,頓時樂極忘形,儀態盡失,竟然跟老黃稱兄道弟起來。

事後老黃對一些朋友說:“釣魚的方法很多,如果釣大陸魚,魚餌小小便夠了。”

他這句話真幽默。

不過,這班大陸來港的“土共”,他們並非個個都像劉大富這樣,好比伯樂養馬,他的馬,既有千裡駒,也有害群之馬。

好似劉大富之流,自然是一匹劣“馬”了。

有位姓吳的港商,他跟劉大富的私交很好。

有次他對朋友說:“老劉這個人真不錯,朋友有求於他,他永不會托手蹭的。”

不過,劉大富又有甚麼缺點呢?老吳也說:“他除了貪財,更加好色。”

當時有位朋友問道:“你跟他這麼熟,能否講多少出來讓大家聽聽?”

老吳這晚大概也飲多了兩杯,於是說:“各位就當風月故事聽好了,千萬不要爆出來呀,否則就大件事了……”

原來老吳跟劉大富私交很好,他們平日除了“生意”上有往來,閑時老吳也經常帶他這裡去、那裡去的耍樂。

一天晚上,老吳又如常帶他去卡拉OK夜總會玩。

不久,劉大富就看中一個女郎,老吳知道他的心意,便本著“為人為到底,送佛送到西”,隨即便跟媽媽生商量,替他“搞掂”。

這位小姐叫雲妮,二十多歲,當晚,劉大富由於人生路不熱,結果由雲妮帶了他去“九龍塘”(香港炮房所在)。

這時已經是凌晨三點,入了房,劉大富立即要求雲妮跟他洗鴛鴦浴。

雲妮說:“老表,我的時間好寶貴,做完就要走啦,還要趕下一台呀!”

劉大富詫異地說:“女同志,你不是陪我一個晚上嗎?我聽朋友說,他已經給了你二千蚊……”

雲妮:“你以為二千蚊好多嗎?你一定不知道規矩了,我做這行是逐件計數的,做一個晚上,何止二千蚊!你真是開心了。”

劉大富至此才知道,行有行規,既然她這麼說,唯有立即脫衣上床開工。

當他解除障礙上床之後,便伸手過去摸雲妮的大奶奶,誰知雲妮把手一撥,說道:“上來啦!我個奶奶有甚麼好摸的。”

劉大富依然當她沒事,一只手又再伸過去,說:“你這對奶奶那麼引誘,不摸摸怎麼可以呀!”

雲妮見拗不過他,於是出蠱惑,隨即拿起床頭的煙灰盅,放在胸部上面,說道:

“表叔,唔該你上來啦。”接著她一煙在手,吞雲吐霧起來。

劉大富見到如此情景,不禁大笑起來,說:“我親愛的女同志,麻煩你拿開這個煙灰盅,等一會再吸煙啦!”

雲妮隨即“唔”了一聲,說:“你在下面開工,我上面又怎麼會阻礙你呢?”

劉大富說:“話不能這樣講,你這對奶奶那麼美麗動人,我……我想摸一下啦!”

雲妮說:“一件還一件,我收了你朋友二千蚊,只是答應給你打洞,並沒有答應把我這對奶奶讓你玩呀!好,你想玩都行,另外計算。”

劉大富此時如箭在弦,見她這樣講,自然滿口答應,說道:

“好呀,你要怎樣計算就怎樣啦!”說時立即伸手過去。

誰知雲妮的“玉女穿雲”手比他更快,只見她把手一揚,便撥開他的手,說道:

“我要現錢交易,先錢後貨,五百蚊,任你摸,任你玩!”

劉大富頓時張大個口,半晌才說:“甚麼,摸摸奶奶,你收五百元?”

雲妮說:“嫌貴可以不要,平時起碼一千哦!”

劉大富想了再想,結果仍然拿了個銀包出來,給了雲妮五百蚊,她收了錢,然後才拿走那個煙灰盅。

煙灰盅一拿走,劉大富立即便從左右兩邊殺到,搓呀搓呀,一分鐘後,他忽然肉緊起來,把頭一俯便吻下去。

雲妮也想不到有此一招,立即雙手一推,施展一招“雙龍出海”,推得劉大富把頭一昂,說道:“我講過,只準你摸摸奶奶,你為甚麼吻我?”

劉大富訝說:“怎麼,吻吻都‘唔得’!”

雲妮說:“唔得!除非你再加碼。”

大富問道:“加碼是甚麼意思?”

雲妮說:“即是再加錢,有錢就有商量。”

劉大富從來都未見過如此環境,剛才給了五百元予雲妮,他已經非常肉痛,現在又見她要錢,方能吻她的奶奶,於是說:“那我不吻了,我要摸個夠本。”

他一說完,一對手於是又再摸捏著雲妮兩個奶奶,左搓右搓,一時由圓搓到扁,一陣又由扁搓到圓。

雲妮沒有理他,只管在抽煙。

時間一分一秒過得真快,一會兒,雲妮一支煙已經抽完,她見到劉大富仍然捧住她一對奶奶搓個不停,便說:“表叔,你玩夠了嗎?上馬啦。”

劉大富頓時一呆,說:“此處又不是馬場,何來馬兒,上甚麼馬?”

雲妮忍不住笑了起來,說:“上馬的意思,即是叫你上來開工,你明白啦!”

劉大富至此才恍然大悟,於是便松開只手,急急忙忙便提“槍”上馬。

點知雲妮的手比他更快,她那招“玉女穿雲手”一推,把劉大富推開之後,隨即坐起身,說:“乾爭爭,想痛死人,也不憐香惜玉,怎學人出來滾呀!”

劉大富頓時愕然,由於他不明白,於是望著雲妮不知講甚麼好。

雲妮見到他這個傻樣,便伸手指著他個嘴,又指指她下面,說:

“這裡的兩千蚊包括吻的,快點吻呀。”

女人向男人打出這樣的手勢,除非是白癡,否則傻子都會明白。

劉大富盡管土頭土腦,大鄉裡出城,但此時見到雲妮如此向他打手勢示意,他立即明白過來,不過,他那個表情似乎有點哭笑難分。

雲妮見他有點遲疑,便說:“我收了你兩千五蚊,以鮮鮑魚奉客,分明益你嘛!”

劉大富見到她這樣講,不禁弄得啼笑皆非,他內心交戰了一會之後,結果還是俯個頭下去,品嘗“1”級的極品鮑魚。

雲妮倒算合作,只見她擘開兩條大腿,她這個姿勢,雖然不是一字馬,但也稱得上是“八”字馬。

劉大富此時也再不客氣,只見他把頭一俯,隨即伸出那條舌頭,便起勢舐呀啜呀。

大概他過去在大陸也玩過這種游戲,經常有舐過“鮑魚汁”,因此舐啜起來,居然有紋有路,顯得頭頭是道。

不久,雲妮開始有反應了,初時只見她不斷擺動腰肢,但擺動了一會,她大概覺得十分過癮,跟住便呻吟起來。

女人在這個時候呻吟大叫,很顆然,她已經樂死了,她叫了一會之後,突然雙手抱實劉大富個頭,大力一壓。

劉大富想不到她忽然出茅招,條氣一窒,可能愛液人了氣管,於是把頭抬起,咳嗽連聲起來。

雲妮此時正在肉緊之際,她以為劉大富故意怠工吊她癮,便把眼一睜,說:

“表叔,你到底搞甚麼鬼呀!”

劉大富馬上解釋說:“你的水汁剛才進入我的氣管,弄得我咳死了。”

雲妮見她不像作假,便說:“好了,你上來吧。”

劉大富見到她這麼說,彷佛如釋重負,立即一翻身,便騎了上去,單手提“槍”,說聲“我來也!”便直搗黃龍。

這次不同了,雲妮再沒有說“乾爭爭”了,因為他這一沖,撞力似乎太大,頓時聽到“吱……”一響,真是鏗鏘有聲。

他是過來人,自然知道這是雲妮動情的反應。

他想到這裡,於是便展開一輪猛攻,好似轟炸機投彈時俯沖之姿勢,一下又一下、一輪又一輪,揮軍直進。

誰知就在此時,突然有人在外面拍門,這種拍門聲很急,同時有男人大叫開門。

這一叫,不但劉大富大驚,連雲妮也連忙坐起,她對劉大富說:“快穿上褲,大概是差佬(警察)查房。”

劉大富見她這樣講,立即跳了下來,三扒兩撥便急急穿上褲子,他望望雲妮,巳見她比自己更快,不但褲已穿好,連胸圍也已扣上。

雲妮戴上胸圍後,便走過去開門。

房門一打開,立即便走了三男兩女進來,帶頭的差人說:“我們是查牌兼查房。”說完隨即四圍望望,接著還走入沖涼房。

雲妮說:“有甚麼事嗎?”

那個師姐(女警)指指劉大富問她道:“他是你甚麼人?”

雲妮說:“是我的人客。”

有個差佬立即走近劉大富面前,說:“請你拿張身份証出來。”

劉大富還沒有拿到身份証,只好遞了張公司的名片過去,解釋說:“我還未有身份証。”

差人望望他,說:“你是大陸過來公乾的嗎?”

劉大富點頭說:“公安真醒,一眼便看出我是乾部。”接著便將証件拿了出來,交給那個差佬。

差人望了望,將証件同名片交還給他,說:“沒有事了,我們走了。”

當一班差人離去後,雲妮對劉大富笑笑說:“嘩,原來你這樣威,是大陸乾部。”

劉大富苦笑說:“好險!如果今晚在深圳,那就大件事啦。”

雲妮懶得跟他講耶穌,立即說:“還沒‘撲’完哩!你是否要再繼續‘撲’我?”

劉大富搖頭說:“不要了,剛才一搞,掃了興,現在再搞已經沒有意思了,我們走啦。”

雲妮對他說:“是你自己要走的啦!我沒得退錢給你哦!”

劉大富苦笑說:“算啦!你這麼漂亮的女孩子,算我無福消受,下次有時間的話,我再來找你……”

當老吳講到此處,一班朋友都忍不住大笑起來,有個更問:“劉大富後來有沒有再找這個喪妹?”

老吳說:“他是否有找她,我不知,不過,如果當晚那條女不是詐他型,差人不來查房,他事後也不會講那麼多給我知了。

各人於是又一陣嘻哈大笑!

Tags: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家樂
嫂子偷情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舞廳艷遇
心中的艷遇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
無止盡的強姦嫂子明敏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