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呀!不要嘛!人家要你先去洗澡。」女人嬌嗔道。

「好好好,我去洗,你要等我喔!」說完男人走進浴室。

這是在某家汽車旅館的房間裡,寧靜的午後。

男人洗完澡出來了,女人也換上了薄紗睡衣,沒穿內衣也沒穿內褲,胸前若隱若現,恥毛也依稀可見,男人於是迫不及待的脫下浴巾,一把抱起女人,將她壓在牆邊。

「嗯…嗯….你要做什麼嘛!好粗魯喔!」女人一邊嬌喘著一邊說。

「除了幹妳,我還能幹什麼呢?」男人的手一把扯破女人的薄紗睡衣,迫不及待地把嘴湊進她高挺白嫩的雙峰,發出「滋滋」吸吮的聲音,一隻手握著另一隻乳房,不停的搓揉著,另一隻手不安分的往下游移,探進女人神秘的洞穴。

「嗯..啊…好舒服..嗯…啊…」

女人開始輕輕地呻吟了起來。男人的手仍繼續在黑森林裡游移,小腹下那根肉棒也開始硬了起來,深深抵住女人的腹部。

「嗯…人家好想要。」女人媚眼迷濛地輕吟著。

「想要什麼?」男人更用力地撫弄著女人的陰核。

「快點嘛!人家…人家..喔…好爽!」

「快點什麼?說出來,說出來我的老二會讓你更爽。」

「人家想要你的老二插進人家的穴嘛!快搞我!快幹我!我好想被你幹,搞死我吧!」

女人說著便抓住男人的陰莖,對著陰穴插去。

「你這個淫婦,想要我的大老二是嗎?」男人說著抬起女人的腿,開始抽插了起來。

「喔..喔..嗯..真的好爽..」女人全身顫抖,跟著男人抽插的律動起伏著。

「我的老二厲不厲害?棒不棒?」男人加速抽動著,手也不忘蹂躪著女人的雙峰。

「嗯..好棒、好厲害,幹得小妹妹好爽。」

「想不想要更爽的?」

「要…要..要更爽的…嗯….」

於是男人要女人趴下,男人騎在女人身上,用力抽插著,女人腿也越張越開。

「有沒有更爽?」

「爽…更爽了…搞的小妹妹好爽,我快爽死了…」女人說完一陣顫抖,男人也在此時射出濁熱的精液。

躲在暗處裡的兩個人,也看得目瞪口呆。

「李大哥、李大哥…你怎麼了?」小彗碰了一下李健群的大腿。

「幹嘛!」李健群被小彗的舉動嚇了一跳。

「我看你都看呆了,還說要一個人來呢!」小彗指指手上的攝影機

「幸好我堅持要跟來,不然我看你都要忘記自己要錄些什麼了,搞砸了這個case,怎麼跟何太太交待,真是的你,還陶醉其中呢!」小彗嘟著一張嘴說。

一直到走出汽車旅館,小彗還在生著氣。

「對不起嘛!我又不是故意的,第一次接這種case,下次不會了。」

健群向小彗解釋著,他沒說的是,剛才小彗手接觸到他的大腿時,那一瞬間他的反應….

健群和小彗既不是兄妹,也不是情人,其實健群的父母和小彗的父母是很要好的朋友,在小彗8歲,也就是健群15歲那一年,小彗的父母有事要出國,不方便帶小彗一起去,就把小彗託給健群家幾天,沒想到飛機失事,小彗的父母全部罹難,於是小彗就一直住在健群家了,一直到現在,小彗已經是大三的學生了,全家人都很疼她,尤其是健群。

健群是資訊科系畢業,原先在電腦公司任職,前景頗被看好,但他厭倦了職場的你爭我奪,於是拿了一些積蓄,開了一家偵探社,離小彗的學校很近,所以就搬去和他一起住,有空的時候就幫幫他。

健群一直都對偵探推理很有興趣,抱著崇高的理想開了這家偵探社,沒想到上門的都是一些抓姦的案子,跟他心目中「偉大的案子」差太遠,原先他不願意接的,在小彗的勸告下,才勉強接了今天的case,因為這幾個月來,收支一直呈負成長。

「李大哥,我回來了。」小彗邊說邊把自己「丟」到健群懷裡。

「好了、好了,這麼大的人,跟個孩子似的。」健群的責備有著滿滿的甜蜜。

「何太太的case怎麼樣了?」小彗由健群懷中抬起頭問。

「今天已經把帶子交給她了,她很滿意的付了錢了。」

說著拿出一個看起來頗厚的信封袋,交給小彗「請妳幫我保管了。」偵探社的帳目一向由小彗管理,因為健群不太有金錢概念。

「李大哥,我們拿出一點錢,晚上去吃飯看電影好嗎?」小彗興奮地說。

「不行,今天慧雯說要過來,妳約同學去好了。」

「又是她,你說,我和她誰重要?」小彗賭氣地說。

「這不能比的嘛!」事實上,不用比健群也知道,小彗在他心目中勝過一切,只是縱使沒有血緣關係,父母已收養了小彗,畢竟他們還是兄妹啊!

慧雯是健群的女友,說實在的,一直都是慧雯主動,健群是不太積極的。此時,慧雯正從外面走進來,「健群,恭喜你啊!完成這個case,我們怎們慶祝?」說完斜眼瞪了小彗一眼,當然沒讓健群看見,小彗轉身便走。健群要去追,卻被慧雯攔住。

「健群,我帶了錄影帶來,我們來看好不好。」說著便將帶子放進錄放影機中,拉著健群坐下來。

影片一開始便是一對男女在交媾,男的兩手握住女人的乳房,拼命在女人身上蠕動著,很用力的抽插,女的則不斷呻吟,慧雯和健群看了,忍不住春心大動,而慧雯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探到健群的拉鍊上,拉開健群的拉鍊,掏出那根已經發硬的肉棒,用手撫弄著,並且蹲下身去,開始舔弄著健群的大肉棒。

健群只覺得下腹脹的難受,拼命抓著慧雯的頭前後擺動,終於忍不住洩了,精液噴進慧雯嘴裡。

慧雯舔了舔嘴唇,說道:「你可舒服了,但是我還沒爽到呢!」

「沒關係,我讓你爽。」

「是嗎?那證明給我看,我胸口覺得好悶好脹呢!你來替我檢查一下。」說著便拉著健群的手往自己的胸口摸。

「妳這個臭婊子,竟然不穿內衣,想勾引誰啊?」健群用力揉捏著慧雯的乳房,沒穿內衣的慧雯,令他更加亢奮。

「還能勾引誰呢?不就是勾引你這個野男人嗎?嗯..嗯.」

慧雯邊說邊呻吟。健群也把手探到更神秘的地帶,他拉起慧雯的短裙。

天啊!她竟然連內褲也沒穿,直接露出肥美的陰部和一大叢恥毛,健群用手慢慢搓揉她的小陰核,流出一大堆淫水。

慧雯嬌哼著:「人家已經好濕好濕了,快把你的大肉棒插進來嘛!」

「好濕好濕了嗎?我來替你舔一舔。」說著健群便猛舔著慧雯的小陰核,淫液卻越流越多,發出「悉悉酥酥」的聲音。

「啊….啊…喔..喔…爽死了,我好想要…」

慧雯拼命把健群的頭壓向自己的小穴,叫聲也越來越浪。健群知道是時候了,於是把慧雯的雙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肉棒對準了小穴插進去。

「嗯..喔..再用力點,群….」慧雯浪叫著,「對,就是那樣,好爽…」

「臭婊子,看老子怎麼讓你爽..」

健群越來越興奮,動作也越來越用力,越來越快,終於到達顛峰,兩個人同時高潮,健群射出白色的精液…

慧雯走了之後,健群回到樓上自己房間,竟發現隔壁小彗房間的燈亮著,難道她已經回來了嗎?

健群過去敲小彗房間的門:「小彗,回來了嗎?」

沒人應。

「小彗..」健群再叫,正準備把門打開時,門突然開了,果然是小彗。

「有事嗎?」小彗一臉沒好氣。

「妳沒去玩嗎?」

「我看到了喔!」小彗突然一臉神秘的說。

「什麼??」健群一臉狐疑。

「你和彗雯在一起..」

「……」健群無言以對。

「做那種事很有趣嗎?如果是的話,也讓我…」話沒說完,就被健群打斷:「小孩子不要管太多,早點睡。」

浴室裡傳來小彗洗澡的聲音,健群始終無法闔上眼睛,小彗剛才說的「 做那種事很有趣嗎?如果是的話,也讓我…」始終迴盪著,為什麼不讓她說完呢?不行,我不能再想了…

「啊!!!李大哥,你快來!」浴室裡突然傳出小彗的驚叫聲,健群想也沒想的,便衝進浴室,小彗身上裹著浴巾,撲進他的懷裡。

「怎麼了?」擁著懷裡的軟玉溫香,健群溫柔地問。

「剛剛…剛剛有一隻老鼠,好大一隻,我好怕。」

「別怕,沒事了。」

「哈啾!」小彗打了一個大噴嚏,健群正想叫她趕快穿上衣服時,沒想到小彗裹著的浴巾應聲而落。

現在的小彗,是全身赤裸地依在健群懷裡,健群連忙要撿起浴巾,卻被小彗阻止了。

「不要,李大哥,就一直這樣子好嗎?」

「可是..」

「好溫暖,在你的懷裡就夠溫暖了。」

「這樣不好,我們..」健群猶疑著。

「我一直都愛著李大哥,每次看到你和慧雯一起,我都好難過,我想成為你的女人,我想要..」說著便把唇湊近健群。

此時健群再也無法忍耐了,他抱著小彗狂吻了起來,懷裡擁著珠圓玉潤的小彗,感覺全身都熱了起來。

他吻著小彗的唇、小彗的臉頰、頸子、和小彗白皙高聳的乳房,而小彗也熱烈地回應著。

她急著解開健群的衣扣、拉鍊,露出健群強壯的身體,直到他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條內褲裹著蠢蠢欲動的陽具。

「健群哥,你用什麼東西熱熱的抵著我好痛喔!」

「是男人的寶貝,對不起,弄痛妳了。」

「是可以讓我變成女人的寶貝嗎?熱熱的、硬硬的,小彗好喜歡呢!」小彗邊說邊把手伸進健群的內褲裡,用手握住了那根早已發熱發硬的陽具,健群不由得呻吟了一下。

「健群哥,這樣子你不舒服嗎?」小彗怕自己弄痛了他。

「不,不會,就是太舒服了,所以,喔…」

健群呻吟的同時也把手伸進小彗的秘密花園裡,發現那裡的花蜜早已氾濫成災。

「小彗已經那麼濕了,喜歡哥哥的寶貝是嗎?哥哥也好喜歡小彗的蜜穴呢!」

「哥..喔..嗯..你摸得小彗好舒服。」小彗已經陶醉其中,說話都帶著媚態。

「哥也好舒服呢!哥想這樣搞妳想很久了,哥會讓你更舒服的。」

健群加重了手的力量,搓揉著小彗的蜜穴。

「嗯..嗯..嗯..哥,你好厲害,小彗的魂都飛了。」

「讓妳嘗嘗更厲害的。」

健群要小彗躺在浴室地板上,自己則反方向跪坐在小彗身上。小彗還搞不清楚他要做什麼的時候,健群已俯下身去,舔弄著小彗的蜜穴,吸吮著豐美的蜜汁。

「哥,你好壞喔!」

「鈴…鈴..」電話鈴突然響起,打斷滿室春意,也打醒了健群。

(不行,她畢竟算是我妹妹啊)健群心裡這樣想,他馬上起身穿上衣服。

「哥、哥,你怎麼了?」小彗一陣錯愕。

「小彗,對不起,縱使沒有血緣關係,我們是名義上的兄妹,這樣是不對的。」

「哥…」

健群整夜無法闔眼,他心裡不斷浮現小彗純潔美麗的臉孔、珠圓玉潤的身子,為什麼他要放棄,小彗那麼不顧一切地愛他,他也一心一意愛著小彗,為什麼要退縮,小彗最後叫的那聲「哥…」聽起來多麼惹人憐愛…..一直到天微露白,健群才勉強睡著。

是誰在哭?健群耳邊聽到隱隱的啜泣聲,睜開眼睛一看,小彗穿著睡衣,坐在他的床邊輕輕啜泣著。

「小彗,怎麼了?」健群看到小彗無語低泣,心中不由得一陣心疼。

「健群哥,我不想當你妹妹,我只想成為健群哥的女人,永遠跟你在一起。」

小彗說著鑽進健群被窩裡,身子貼著全身上下僅著內褲的健群。

「我明白了,別哭了。」

像是下了什麼決心似的,健群用力擁住小彗顫抖的身軀,吻著小彗的唇,手也不規矩地在小彗全身上下游移著,小彗則攬著健群的脖子,熱烈回應他的愛撫。

小彗穿了一件細肩帶的睡衣,健群拉下肩帶,睡衣便輕輕滑落,小彗僅餘內衣和內褲在身上,健群先是隔著內衣撫摸著小彗豐滿的胸部。

直到忍不住了,便一把扯下內衣,用嘴輪流吸吮著兩邊粉紅色的乳頭,兩顆粉紅色的乳頭在健群蹂躪之下,紛紛挺立起來。健群的手也悄悄伸進小彗的內褲裡,撫弄著粉紅色的花瓣,小彗忍不住呻吟出聲。

「嗯..哥,把我的小褲脫下來搞吧,這樣不過癮。」

健群依言把小彗的內褲脫下,並用一根手指頭伸進小彗的陰道裡抽插著。

「喔..哥,好痛。」小彗還不能習慣這樣的抽插。

「別怕,彗,第一次都會痛的,哥先用手指插妳,等一下等哥用老二插妳時就會很爽了。」

健群開始用兩根手指插進小彗的陰道。

「喔..喔..哥..」

「彗,還痛嗎?我還是停好了。」健群說著便要把手指伸出。

「哥..別..小彗正舒服呢!哥快插彗的穴。」小彗怕健群不插她了,很自然地把臀部抬高,留住健群的手指。

「彗,這樣還不夠爽,哥讓你再爽一點。」健群又加了一根手指,開始用三根手指抽插小彗。

「哥..嗯.嗯..好爽,好舒服,原來做這種事這麼舒服,小彗以後每天都要做。」

「彗..以後哥每天幹妳,讓妳爽,喔,小彗的蜜汁好淫、好美。」健群把沾滿淫液的手指,放進嘴裡享用。

「哥..以後小彗每天都要給哥幹,喔..嗯..再用力一點。」

「彗,想不想嘗嘗哥的香腸?」

「香腸?」

「是啊,很大很長的大香腸喔!」

健群脫掉內褲,露出早已昂昂而立的老二,小彗立刻會意,溫順的用嘴含住。舌頭舔弄著健群粗長火熱的陽具,弄得健群呻吟連連,終於忍不住起身把小彗壓在下面。

「彗,哥要把老二插進去妳的小穴裡,怕不怕?」

「哥,人家等了好久了,哥快用你的老二讓彗爽吧!」

小彗說著把健群發熱發脹的陽具放進自己的陰道裡,健群便毫不猶豫地插入了。

「哥..痛..喔..好爽。」

過了那道薄膜之後,小彗開始嚐到性交的快感。

「哥也好爽,彗的嫩穴好緊,把哥的老二包的好緊,哥插得好爽。」

健群說完拿起枕頭,墊在小彗屁股下。

「哥,做什麼?」

「幹妳這個小淫婦,這樣可以讓妳更爽。」

健群更用力快速地抽插。

「真的,好爽,妹快不行了,妹快死掉了。」說完全身顫抖。

健群知道時候到了,於是把精液一股腦射進小慧的子宮裡,小彗只覺得全身灼熱,一股暖流通過下體,一種奇妙的感覺幾致虛脫…

一年後,他們很順利地結了婚,你以為故事就此結束嗎?

吃完晚飯,小彗在廚房洗碗,健群躡手躡腳地湊過去,在小彗身後一把抱住她。

「幹什麼!你這個人好壞。」

小彗嬌嗔地說。

「你知不知道動物發情的時候怎麼辦?」

健群把小彗抱坐在流理台上問她。

「我怎麼會知道,快放人家下來。」

小彗嘟著嘴的模樣真是可愛極了。

「動物發情的時候會發出氣味互相吸引,然後就會交配..」

「那又怎麼樣?」

「所以我也是被妳的氣味引來的..」健群笑著說。

「討厭,你說我發情,你才..」

還沒說完,嘴已被健群封住了。小彗坐在流理台上,一雙美腿慢慢張開。健群一手伸進小彗內衣裡,然後拉起小彗的裙子,扯下內褲,把手伸進小彗濕潤的小穴裡,把淫液均勻塗抹四周,也抹了一些在自己的老二上,便將大肉棒插進小彗的嫩穴,快速地動作著。

「群,你好厲害,把彗幹得好爽。」

小彗已是媚眼生波,淫聲浪語了。健群把小彗抱下來,要她趴在流理台上,自己從背後插入小彗的陰道。

「嗯….群哥..好棒..喔..」

小彗叫得更加淫蕩,也使得健群幹得更起勁,最後,兩人同時達到高潮。

你覺得故事就這麼結束了嗎?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我和妹妹的錯愛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我的美母教師(珠簾篇)
迷姦雙胞妹妹
雪白的屁股
與舅嫂的回憶
豔韻的妹妹
淫蕩十五歲
兄妹情深
快樂家庭俱樂部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桌面版 | 切換到行動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