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大考就要來臨,我們學生會的幹部都不約而同地要到學生會辦公室溫書。我們的學生會是一棟兩層的蘇式小樓,這裡不用提前去占座位,又沒人打擾。

這天晚上,我和女友秦雪也像往常一樣到我的副主席辦公室去。各辦公室都坐了不少人。主席、副主席辦公室都在二樓,上了二樓,我就徑往前開門去了。

忽然,「哇!我從沒看過小靈這麼柔順的樣子。」秦雪伸頭偷看著樓道另一邊已經拉下窗簾的主席辦公室驚詫的說。我輕輕跑過去,呵呵,窗簾縫裡驚奇地看見主席和他懷裡的女友劉小靈,他們倆正在親密地擁吻著。劉小靈正好是秦雪的同班同學、好朋友。

我把手伸過來摀住秦雪的大眼。「雪兒,別偷看別人親熱,如果想看,我們回家對著鏡子做幾遍,讓你好好看個夠。」我順手夾住她往後走。

我成功地把她拖進我的副主席辦公室裡,並順手鎖上門、拉下窗簾。真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那,你不能吵我喔!我要專心看書。」秦雪到右側坐下,拿出書本準備讀書。我在她身邊坐下,拿出一疊書,蹺起二郎腿,像在看無關緊要的報紙似的閱讀起來,雖然模樣輕鬆,但眼神卻是專注的。

我安靜地閱讀,不干擾身邊埋頭苦幹的人兒。秦雪有我在旁,比較難以專心,不過在我無聲地陪伴中,她也漸漸融入了書本裡。雖然她不是天才型學生,可也是用功乖巧,成績一向名列前茅。

不知過了多久,我突然聽見隱隱約約的呻吟聲,好像是從主席辦公室那邊傳來的。操,也太不注意了。我放下書本,站起來伸個懶腰,再仔細聽聽,沒錯。

我看了看很投入的秦雪。她怎麼不快點讀完來陪我呢?唉!我還是安分一點,不要吵她好了。

才這麼想,她的聲音就響起,「你可不可以幫我看一下?這題好難喔!」她輕皺著眉,轉頭向我求救。

「沒問題,我正等著為你服務呢!」我開心自己又有事可做了,我站到她身後,一手撐在書桌上,俯低身子將臉靠在她肩膀,看了下題目就拿起她手中的筆,邊解釋邊在計算紙上寫下一堆公式及算式。

「你好厲害喔!」在我的指導下,很快就融會貫通的秦雪,欣喜地發出讚歎聲。「一個題目一個吻。雪兒,親一下吧!」不放過任何輕薄的機會,我賊賊地提出索求。

「好吧!」開心的秦雪,大方親了我的臉頰一下,「這樣可以了吧!」她還沒做完題目呢!「這個哪叫吻,我要的是法式舌吻。」我一副她不吻,就不罷休的樣子。

「人家還要讀書呢!」她很清楚,一吻了我。我一定不會停下來的。「不管,我要你吻我。」我將臉逼得緊緊的,讓她躲不開。

「好嘛!只能一個吻喔!」她無奈地答應。早知道就不問我了,真是色性不改!我得逞地笑開了嘴,坐到椅子上面向秦雪,膝蓋碰觸著她的大腿。

秦雪抱住我的頸項,仰頭含住我性感的嘴,之後又伸舌舔過,我就快速地伸手壓住她的後腦勺,吻上那開啟的紅唇,蠻橫地伸進甜蜜的小口,與她的舌頭熱烈糾纏,分享彼此的津液。

滑溜的舌頭等不及與丁香舌交纏,激烈地品嚐著她甜美的蜜津。我用力地將柔美身子壓進自己的胸膛,感受到她的豐滿摩擦著我的胸肌,這感覺是那麼美好。我的吻因而越來越狂野,舌頭也吻遍她芬芳小嘴的內部。

秦雪氣喘吁吁地任我索吻,我的吻讓她情不自禁地輕顫,甚至想得到更多,她敏感的乳尖已經疼痛地堅硬凸起,隨著我在背部使勁的愛撫揉壓,蓓蕾也履次隔著衣服摩擦著我的胸膛。

趁她迷離的時候,我拉出她的襯衫,手從下角伸進衣內,解開那前扣式的胸罩,用手罩住豐滿乳房,要擠出奶似的使力擠捏著。

「啊……」她忍不住嬌吟出聲。秦雪迷茫地攀住我的頸背,仰起頭張大口任我熱吻。她無法思考,連被我抱到腿上跨坐著也不知道。

她還想做最後的掙扎,引得我低頭用力吸住她的乳尖。我像是飢腸轆轆的嬰兒,對著她扮嫩的乳尖又啃又咬,惹得她全身無力,只能任我恣意玩弄。「嗯–啊」

我先是伸舌舔弄她的胸部,接著再輕刺稚嫩的乳尖,而我邪惡的大手則用力地揉捏著另一邊乳房,很快的,秦雪的乳頭被我刺激得凸起,像顆小紅莓一樣誘人採擷。

我看著她豐乳的美麗變化,覺得自己的下體也開始難耐地堅硬起來。我往上吻住還留有淡淡吻痕的頸項,用力吸吮著自己留下的,一個又一個的愛痕。秦雪覺得全身開始酥麻,面對我這樣的挑逗,就算是聖女也得投降了。

我察覺了她的反應,放開夾住她的手,引導她軟綿的柔荑環住我的頸項,然後用雙手捧起她沉重的豐乳,使力地擠弄揉捏。雙乳開始腫脹,乳尖硬得像小石子,她被我瘋狂的力道弄得疼痛又舒服,不斷發出曖昧呻吟聲。「啊……啊……」

秦雪仰起頭輕喘,弓起身子將乳尖更挺進我灼熱的口中,被慾火折磨的下身,也難耐地磨蹭著我的大腿。

我手指輕輕分開兩片花唇,沾取了滿指的愛液,利用濕滑的液體在她的私處畫圈,引得她雙腿發較快站不住。

我伸手扯破她的內褲,我故意把我的勃起下體,我的龜頭,在她的臀溝的下面,往上翹,堅硬的龜頭,在一下一下的往上挑動她的花心。

「你已經濕透了,我的小寶貝。」我滿足地在花瓣上探捏著。「放開……你不能這樣。」秦雪害怕我毫不控制的慾念,她覺得自己好像快被我吃下去了。

我不想讓腫大的堅挺忍耐,撥開濕潤的花唇,挺身將勃起的慾火插進緊窄的私處,抱著她的身子激情地律動起來。

「啊–」即使已歡愛過數次,稚嫩的她還是承受不了突然的刺入,何況我每次都像蠻牛似的猛力衝撞,止她細嫩的小穴,可憐地接受我巨大下體無情的衝撞。雪兒咬住下唇,感受那痛楚與快感。

她的嬌軀不停的顫抖著,抽慉著,一陣舒服的快感,傳遍全身,使她小腿亂伸,玉臀晃動,雙手像蛇一樣緊緊纏著我。

她整個人酥軟地靠在我身上,覺得自己下面隨著我的抽動,而不停分泌出她熟悉的液體,是那麼濕熱。

青春洋溢的女孩的驕傲的臀部,把我的下體夾在她的兩片嫩肉之間,龜頭在不停的衝刺,不停的衝擊她的細嫩的小穴,她的陰道已經非常濕潤,從她的不是很強烈的掙扎當中,我能讀到她的快感,在這樣緊密的結合的情況下,在我的下體緊緊的被她的小穴夾著,被她的兩片嫩肉裹的情況下。

看著佳人閉月羞花的小臉,粉嫩的小嘴也微啟地發出誘人嬌吟,我像是被慾火照射般紅光滿面。我加快速度抽插,刺得更深、更用力,想要讓她攀上更高的喜悅。

我們兩個就這樣保持著剛才的姿勢,我的下面不斷的摩擦她的小穴,渾身發熱,一種接近酥麻的感覺一直從我的身體的中部向四周擴散,一波一波不停,我還要不停的享受,她的小穴,給我的陰莖帶來的擠壓,帶來的嫩肉被我摩擦的快樂。

「嗯–啊–停,我不要了!」秦雪覺得自己快要融化了,敏感的花瓣因我每次有力的摩擦而充血疼痛著,她承受不了太多激情而皺起眉頭,就快要達到最高點了。

「啊!好美呀!」她大叫一聲,扭動著粉臀來迎合,前後左右的旋轉擺動,我的大龜頭每次都撞到她的花心,這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只撞得她猛喘大氣,全身顫抖,舒服得她連眼淚都流出來了,猛吞口水。

我一手勒住她的腰,讓她配合著快速的節奏,一手則伸到我們的交合處,靈活地按壓她的敏感點,讓那兒分泌出更多潤滑劑。快感一如以往,迅速取代了被貫穿的扯痛,她陶醉地上下律動身子,讓下身那美妙的盈滿帶給她節奏的快感。甜滋滋的呼喘氣息,充滿了小小的副主席辦公室。

我在柔美的嬌軀落到底時,又不滿足地用力往上頂去,讓花徑敏感地收縮戰慄。「啊–……饒了我吧!我不行了!」承受不了我狂猛的需求,她的下體已開始強烈收縮。

「再一會兒,你可以的……」在不斷收縮的花徑是加強速度進出,我用力地插入緊窒的甬道後,再在緊縮的花徑裡旋轉著,摩擦花壁上不同的敏感點,然後快速抽出。

我沒停止,緩緩地把下體往外抽出,再慢慢的插入,抽出,插入……每次都碰觸著她的花心深處,使她是又哼又哈的呻吟著,她本能的抬高粉臀,把花心往上挺!上挺!更上挺!我是愈抽愈快、愈插愈深,只感到她的花心是又暖又緊,蜜液不停的往外直流,花心在一張一合地猛夾著大龜頭,直夾得我舒暢無比,整個人像是一座火山似的要爆發了。她櫻唇微張,嬌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如絲,姣美的粉臉上,呈現出性滿足的快樂表情來,淫聲浪語的叫。

就這樣持續多次的插入、旋轉、抽離,讓秦雪的私處湧出大量蜜液,弄濕了我的大腿和及她的臀瓣,也將秦雪推上了高潮。

「啊!」她的私處開始強勁痙攣,她再也受不了地尖叫出聲,倒進我的懷抱。我做著最後衝刺,加大律動的弧度,每次挺進都直衝她的最深處。

我此時也快要達到高峰,下體已脹硬得發痛,非得一洩為快,於是拚命的一陣狠抽猛插,整個人像要爆炸似的。她的小花心,像嬰兒吃奶的小嘴似地,猛張猛合的舐吮著我的大龜頭!吮吸得我欲仙欲死,舒暢無比,我怎甘心示弱,用大龜頭在肉洞內猛搗猛攪。

「嗯–」巨大的堅硬,滿滿地塞住狹窄的信道,深深地抵住甬道的盡頭,又狠又快地摩擦充血的花唇,那無止境的衝刺讓她受不了,全身痙攣達到最高點,軟弱地趴在我肩上,任我繼續抓著她的腰律動。秦雪的甬道激烈收縮,雙手緊緊抱住我的脖子,全身開始痙攣,隨即她再也受不了,尖叫一聲。

我被累積的快感刺激得加快動作,繼續粗暴地進出那收縮的小穴,毫不留情地抽插著,盡興發洩著慾望。在幾次強勁的衝刺後,終於,血氣方剛的我,在頂上她的最深處,在花徑盡頭顫抖地噴射出激情的種子,噴灑出燙人的精液……癱軟的秦雪睜開如癡如醉的媚眼,用手指搓了搓我的胸肌。「天,你又忘了戴套了啦!」她知道我隨身帶了很多保險套以備不時之需,但我總是一興奮起來就忘了,特別是在越危險的場所,越容易忘記。

「這都怪你太迷人了,害我迫不及待想進入,根本就忘了,下一次我會記得的。」「你每次都這樣說,結果還不是忘了。」她微微激起甜蜜的豐唇,懷疑我根本就是不喜歡戴套子,害她都要再做一些防範。

「那你下次不要在外面勾引我,讓我等不及回家就慾火焚身了。」在我眼裡,秦雪每個小動作都可愛動人,讓我的自制力完全瓦解,滿心只想就地佔有她。

「人家哪有勾引你?我很乖地在唸書!」 「還說沒有,你現在不就嘟嘴暗示我吻你嗎?」我盯著那性感的紅唇,開開合合地嘟噥著,覺得一股熱流又慢慢注入鼠蹊部了。這個誘人犯罪的小妖精!

「你亂講,這是代表不滿,才不是勾引呢!」她嬌斥我的歪理,小嘴不禁嘟得更高,但見我不響應她,只是一味盯著她看,她忍不住搓了搓我結實的胸肌,讓我轉移視線看向她的臉。

「雪兒,我們再做一次好不好?」我嗓音低沉誘拐著秦雪,她對我真的有致命吸引力。我愛極了她柔順善良愛撒嬌的個性,也愛她在歡愛時甜蜜的嬌喘呻吟聲,還有她精緻美麗的小臉和她雪白滑嫩的曼妙身子。

「不要啦!我們在這裡不可以這樣。」秦雪往後躲開我逼向她的臉,卻被我的手牢牢抓住腰,動彈不得,只能轉頭避開我的嘴。

就在我咬住秦雪的耳垂,廝磨挑逗著時,一陣的敲門聲轟然響起。秦雪做賊心虛,被嚇了好大一跳。是不是有人發現我們在亂來了?

「有人敲門,怎麼辦?」她慌張地看向我。「沒事的,你先穿好衣服吧!」我拉她一起站起來,幫她扣上胸罩並整齊衣服。

「我的小褲褲呢?」她覺得下身涼涼的,四處看了看。啊!可憐的內褲悲慘地躺在地板上,結束了它短暫生命。

「你又把人家的內褲撕破了。」秦雪羞怒地瞪了我一眼。我也整理好我的衣著了,看著小人兒為了內褲生著氣,我一個伸手攬住她,吻上滔滔不絕的小嘴。

「下次記得多放一條內褲在書包裡。」我盯著靠在我懷裡喘氣的人兒。「人家早就帶了,你看你有多壞。」自從跟我做了第一次之後,她小褲褲的存活率大幅降低,而添購量則大幅提高。

「雪兒你真是設想周到啊!那我以後也不用顧慮太多了。」「哼!」她臉紅,嬌哼了我一聲。叩門聲再次響起。

秦雪趕緊拿出內褲,遮遮掩掩地穿上。等她穿好後,我開了門,我們一眼就看到賊笑的劉小靈和滿臉斯文的主席。

「喂!你們在做什麼壞事啊?怎麼那麼久才來開門,是不是滿地找衣服啊?」劉小靈消遣著說。

秦雪難為情地羞紅臉,站在桌邊不好意思走到門口。靈機一動,我說:「我們剛剛聽到好像有人叫救命,正想出去看看呢。」「對呀對呀,我們正準備去救命哪。」

這招還真行,倒將了劉小靈一軍。輪到劉小靈不好意思說話了。因為有一次我們一起野營,就是劉小靈的經典叫床「救命」聲讓我們撞見了他們的野戰。

「管他誰要救命,我們夜宵去。」主席發話,大家呵呵一樂,心照不宣地擁著自己的愛人夜宵去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醉奸梁老師
舞廳艷遇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妻子穿著絲襪被別的男人搞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公司制服
和老婆的第一次性愛
超開放的雙胞胎姐妹
回憶大學的淫蕩生活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