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媽媽的性事是非常美好的,但這事的起因完全是媽媽的誘惑,是媽媽對我這個做兒子的「投懷送抱」、是媽媽主動的給我「送貨上門」。我不是貶斥我的媽媽,相反,我這是讚賞媽媽對我的無私愛情。

在我和媽媽上床之前,我還是個處男,所以,我的第一次實際是「失身」給我的媽媽,但這句話也不準確,媽媽主動與我作愛不是無私地「獻身」於我嗎?所以,我還是要說,我和媽媽發生性關係實際上是兩人主動、心照不宣地勾搭成奸吧。這種快樂的母子相奸,也是老天的意思,是我和媽媽的前世姻緣。我要感謝我親愛的媽媽!

去年高考,我以相當高的高分被南昌一所重點高校錄取。這正合我家人的意思,因為我大姨一家就在南昌市工作。

媽媽說:「這下可好,你在南昌也有了個照顧,我到姐姐家去也方便多了。」

爸爸說:「當初填志願時不正是考慮這個的嗎?」

媽媽說:「現在是真的實現了,那時僅僅是志願,我們能不高興嗎?」

其實,我後來才知道媽媽的真實用意:因為,我到南昌上大學,她才有更多的機會與我相會和相奸,而爸爸當然是蒙在鼓裡。

在上高中以後,我心裡曾經有過多次對媽媽性方面的慾望,但心想,她畢竟是我的生身母親,只有把對她的這種暗戀埋在心底。

那天到學校報到時,爸爸和媽媽是一起把我送到學校的,之後我們又到大姨家去了一下,臨別時,媽媽說:「有什麼事你要經常給家裡寫信,想媽媽的話,媽媽也會來學校的。」

之後他們就離開了南昌。到了去年年底,爸爸和媽媽打電話給我,說是大姨媽家大兒子結婚,媽要到南昌大姨家參加結婚典禮,叫我先不要回家,順便和媽媽一起到大姨家。

再也沒想到,我對媽媽夢寐已久的事情就這麼自然發生了。我從沒想到,我的媽媽會是這樣一個很有辦法的人,她是一個很愛她兒子的母親,也是一個骨子裡很風騷的女人。我真的愛死她了。

2001年1月23日,我在大姨家見到了四個多月沒有見面的媽媽。我們很高興,媽媽說,過幾天我們一起回家。

大姨還打趣地說:「你真是個長不大的孩子,還要媽媽接?」

媽媽說:「在我眼裡,他永遠是個孩子,我是有些不放心他,這次接他,也是順便,以後不會這樣的。」

南昌到我們家沒有火車,只有汽車,單程有十四小時的路程。1月26日下午,我們乘坐下午五點的汽車登上了回家的路,這是我們母子二人難忘性生活的開始。已經是冬天,我們上了汽車後,就開始看錄像,我們乘坐的是一豪華中巴,因為我們母子坐在車的最後排,到了晚上九點多鐘時,在顛波中我迷迷糊糊開始在車上睡覺。媽媽也已發困,看完錄像後不久,也斜倒在我身上睡覺。

我們乘坐的後排共有四人,媽媽坐在最右側,即靠右窗的一側,我坐在媽媽的左邊,我左邊的兩個乘客,一個是三十多歲的女人,還有一個可能是她的兒子,大約有六七歲,這小孩緊緊挨在我的左邊,一開始跟他媽媽很鬧,後來就睡著了。

車上雖然開著空調,但那是冬天的夜晚,等我醒來時,我發現爸爸給我帶到學校的軍大衣已經一起蓋到了我和媽媽身上。我不知道媽媽是在什麼時候用大衣把我們一起蓋上的,但我想,肯定是媽媽給蓋的。

就這樣朦朦朧朧地睡著,也記不清是什麼時間,我忽然感覺我下身的褲襠處好像有隻手在上面游移,我感覺一定是媽媽的手,媽媽的手一會兒放在那裡不動,一會兒有些用力隔著衣服在捏我的陽物,我沒有聲張,以為這是媽媽在睡夢中的不知不覺。

其實,我對媽媽早就有一種性的遐想,但這時並不明白媽媽意思,一是從來沒有過與媽媽在性方面的交往和經驗,二是這是在車上,覺得人多,也不敢對自己的媽媽有什麼動作。所以,對媽媽的這種舉動,我並沒有深想,以為這是她無意放到我的下身處而已。

過了會兒,媽媽的手已經是在很有力地地摸索了,而且是有意識地明顯在撫摸和捏著我的陽物,我心裡一時緊張,也高興得不知所措,只有假裝睡著,其實,我又哪能睡著?

媽媽見我沒有反應,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知道我在裝睡,她的身體又緊緊地向**擾過來,一時間,我感到媽媽豐滿的身子特別是左邊的大腿特別地厚實和溫暖,她的左腿好像是故意重重地壓在我的右腿上,我聞到媽媽身上非常好聞的女人氣息,很特別地,也只有媽媽身上才能發出的那種味道。

這時,我仍然裝做沒有醒來。接著,媽媽開始不安份起來,她的手指動作很明顯,一會兒用力地擠壓我的下身,一會兒又輕輕撫摸我的陽物,像是愛撫,但都很有勁。接著,她用手悄悄拉開我下身的拉鏈,進一步朝我的褲頭內部深入下去,開始用手直接接觸我的肉棍,並用力地上下按動。

這時,我不知道說什麼好,因為這一切來得都太突然了,只覺得陽物在媽媽的小肉手中很溫暖,特別巨大,這時,我也已經沒有辦法控制自己,更無法預料下一步的發展,心裡也想讓媽媽這樣好好地撫摸,於是我把兩腿微微敞開,以便讓媽媽撫摸起來更為方便,但眼睛仍然緊閉著。

這時,我的耳邊聽到媽媽輕輕的歎息,暖暖的充滿母性和誘惑,感覺到她熱呼呼的臉龐很近地靠在我的一側。我知道媽媽這時肯定醒了,她也知道我的配合和暗示。其實,這時我心裡也好想去摸一摸媽媽的肉體,但我從來沒有這方面的經驗,所以不敢輕舉妄動。到底是四十多歲的媽媽,她的手用力地緊緊摸著我的下身,這時,已經全然沒有顧忌,像是在暗示我不要怕,給她摸。

這時,我不知道自己怎麼辦?只有被動地聽任媽媽的愛撫。我的媽媽是個會計,長得很白,臉盤很好看,燙著發,很時髦,外表也很端莊,身高在一米六左右,整個身材很豐滿,但是一點不顯得臃腫,是豐乳肥臀細腰的那一種,我特別喜歡她夏天身穿裙子的樣子,那時,她豐碩的屁股走起路來一扭一扭,豐腴的大腿在我這個兒子看來是特別地白嫩,特別地性感。

當然,這一點媽媽並也不知道我的心思。在複習高考時,媽媽曾對我說過多次「你只要考上大學,以後媽什麼都依你!」從這裡,可以看出她對我的愛。而我心裡的真實想法是:媽媽!要是你能和我作愛,該多好啊!哪怕只有一次,但是這怎麼能從我口中說出?因此,我只有在無數次的睡夢中,擁抱媽媽那豐滿的身子。

就這樣,媽媽縮頭縮腦的摸了我有半個多小時,我實在無法忍受下去,直覺得要射精,只好動了動身子,打了個哈氣,不再裝睡。

這時媽媽輕輕把手縮了回去,也睜開眼睛對我說:「你沒有睡啊?」

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說:「是啊,才醒的!睡的,睡的!」

媽媽見我說得吞吞吐吐,在一邊輕輕笑了起來,聲音很輕,有些曖昧,說:「再睡!這下媽媽陪你好好睡!」

說著,她的手在大衣下面又開始按著我的下身,笑盈盈地,容不得我的回話:「時間早著吶,好好地睡睡!」

並用手用力捏著我的手:「好嗎?」

我聽得出她的話外之音,她仍然沒有鬆手,小聲地笑道:「媽媽和你還有十個小時才能到家吶!不急。」

說著,用只有我聽得見的聲音輕聲對我說:「剛才好嗎??哼!」

媽媽的笑,我感到真是美死了!媽媽既已挑明,其實,我心裡已經很高興。但又不好表現出激動,我沒話找話地說:「是啊!好!好!是早著吶!還有十多個小時才能到家吶!媽媽你冷嗎?」

我內心慌亂,語無倫次。

媽媽輕輕而又迷人地對我說:「我們不是有大衣啊?什麼也不怕!再睡。」

暗暗的車箱裡,媽媽的微笑,很有性味。我的媽媽姓徐,這時的媽媽真像一個勾引人的半老「徐娘」。她正引誘她好色的兒子,我也開始了早已渴望的亂倫之夢。心想,媽媽真是我的福氣!

接著,媽媽的手在我的大腿上重重地按了兩下:「是不是?有這個大衣蓋著怕什麼?」

這時,我已經一切都聽明白了。原來,在這之前,媽媽就是故意地摸我的下身,她是用這大衣把這一切都巧妙地掩蓋了。再說,夜色已深,車上的人都進入了夢鄉,我的旁邊又是個不懂事的小孩,媽媽和我在大衣下的亂倫動作,只有媽和我兩人知道。除了作愛,這厚重的軍大衣底下,我們母子二人幹什麼事,別人也不可能發現。

我不再裝糊塗,覺得很刺激,心裡直想:媽媽真好,一種從未有過要與媽媽性交的想法強烈地湧上心頭,但是,這是在車上,作愛是絕不可能的,我只有聽任媽媽的撫摸,覺得媽媽豐滿肉感的身子好溫暖、好厚實,真想用手深入她下身的洞穴裡去摸索,可是又有點不敢。

於是,我們繼續「睡覺」,媽媽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她在摸我下身的同時,開始引導我的手去摸她的下身。但是,我只有隔著衣服摸,開始還湊合,後來,我覺得很不過癮,用眼神和手指示意媽媽不太好摸!媽媽看出了我的意思,就在車座上將身體往後依了依,想力往前突出她的下身,讓我摸起來更為方便,接著在大衣下面鬆開她的褲腰帶,把我的手引向我朝思暮想的花芯深處。二十一年前,這裡是我出身的地方,而現在卻是我和媽媽都想在此進行肉搏和廝殺的地方。

天哪!長到二十一歲,我還從來沒有摸過任何女人,這是我第一次用手去摸女人的下身,而且,是親身母親的下身。這時,我感到媽媽的下身已經濕透了,暖暖的水汁一片淋漓。當我的手伸下去進一步摸著媽媽的下身的嫩肉時,我感到媽媽的雙腿把我的手指緊緊地夾著,我直覺得那裡毛茸茸的,那塊嫩肉緊緊的,濕濕的、熱呼呼的。我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媽媽可能看出了我的意思,輕輕張開她的大腿,在大衣下用她的手拿著我的手,在她豐滿的陰肉上面急促地撫摸著。

見我不敢用勁,她又輕聲在我耳邊說:「用勁,不要緊!」

車上沒有人在醒著,只有我和媽媽在大衣下面進行著徹骨的性愛交流。

我的手指下,是媽媽下身肥嫩的陰肉,媽媽的手中是我硬得不能再硬的陽物。行進的中巴車上,我和媽媽都沉浸在這種母子性愛的無邊快樂中。沒有人知道我們母子的秘密,只有我和親愛的媽媽。我覺得媽媽真是好貼心,兒子的心思她竟然全部知道。心裡卻想:「媽媽要是能跟我肉貼肉,該多好?」

這時,媽媽一邊接受我的撫摸,一邊也可能感到不很滿足,便用她的手不斷在我的陽物上用勁,也示意我對她的下身用勁摸,她有些哼哼嘰嘰,眼睛半瞇著,後來,我實在忍不住,終於噴射了出來,媽媽好像意識到我要射精,用她的手帕給我擦了又擦。

後來在我們母子倆作愛的過程中,媽媽曾說,那次在車上,她也有過兩次忍不住的性高潮,所以她的下身流出的水才那麼多,而且整個褲頭的前邊都濕透了,那時我很粗心,也一知道媽媽的性高潮,也沒有對媽媽好好地進行溫存。我聽了真的很感動。

射完精後,媽媽的手就在大衣下面與我的手緊緊相捏,我捏著她,她捏著我,兩人一直不鬆手。媽媽的手很綿軟,很小巧,我知道,這時我們母子之間手的交流,也就是性關係固定的標誌,是無聲的愛。捏著媽媽的這只一直緊緊摸我肉棍的纖手,我這個做兒子的,覺得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第二天上午七點多鐘,我們下了車。這時,我和媽媽都知道,通過這車上的一夜,從此,我們的關係已經不僅僅是母子,我們當然知道下一步我們該怎麼做。媽媽在前面拎著我的行李,迫不急待地往家走。

我跟在後面,望著媽媽那豐碩厚實的屁股,心想媽媽也才四十三歲,雖然身材比年輕姑娘富態一些,但心想,媽媽就是媽媽,與自己的親生媽媽作愛不是別有風味嗎?我知道,媽媽端莊的外表之下,她那火熱的愛子之心只不過是被冬天的衣服蓋住了。

回憶著這一夜在車上媽媽的主動,想像著和媽媽兩人幾個小時的車上經歷,我想,媽媽下身的濕潤和溫熱的嫩肉一定在焦急地等著我的到來,媽媽那雪白三腴的身子一定會屬於我的。媽媽!親愛的媽媽,一回家,我們就上床,好嗎?

我暗暗地想,今年這個寒假生活一定會豐富多采的。

果然,一到家,媽媽就開始和我瘋狂的作愛,那天上午爸爸正好不在家,我們母子二人在思念已久的交纏中,在第一次的母子作愛中,就連續做了三次。我的眼裡,媽媽氣喘吁吁的肉體,還有她那比蜜還甜的熱吻,比什麼都寶貴。

在近一個多小時的性交過程中『共三次,第一次時間太短,後來兩次較長』 ,媽媽快樂得似乎只會說這一句話:「兒啊,輕點,輕點,媽媽快被你弄死了吶!」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停電銷魂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