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和老婆同母異父的小姨子,因丈母娘的關係,我們不在一個城市,小姨子和老婆有很大的差別,老婆要比同母異父的妹妹高出十幾公分,由於婚姻問題,小姨子離婚了,單位的效益還可以,只是離婚後孩子的父親經常借口看孩子來騷擾她,丈母娘只好找了單位的領導,把小姨子調到了銷售部,派到我所在城市的銷售服務點,為的是能夠幫助照顧,同時利用我的關係能幫助小姨子完成銷售任務。

小姨子我結婚時見過,給我一個深刻印象是那種小家碧玉型的女孩,幾年不見變化不大,還是那麼漂亮和嬌美,唯一的變化是增加了一些成熟,一米五幾的個子像個少女,有點靦腆的用那雙亮亮的眼睛看著我,甜甜的叫道:「姐夫,」然後臉一紅便和我老婆,她的異姓姐姐說話去了。

家裡一般都是我下廚主勺,老婆炒的菜她自己都不喜歡吃,小姨子來了怎麼也要弄好點,我弄了幾個菜,孩子在我父母那裡上學,上海的教育相對西北要好很多。

自此小姨子每逢週末就會到家來,銷售點的伙食也比較差,老婆在一家企業上倒班,所以有時週末要上班,家裡就只有我和小姨子了。

以往的週末我都會出去和朋友小聚一下,自從小姨子來了之後我就出去的少了,也許是在潛意識中就有佔有小姨子的慾望,所以朋友叫也很少出去,有時看到小姨子剛洗完澡,那紅紅的臉頰和嬌嫩的肌膚都會令我想若非非,可是老婆在我只好忍住,晚上房事時拿老婆當小姨子。

為了能讓小姨子在此地站住,我帶著她去認識我的朋友或是朋友的朋友,一個星期時間幫她搞定了半年的任務,兩人白天在一起同行,一起吃飯,兩人的距離一下拉近了,加上完成了她半年的任務她非常高興,對我也不像剛來時那樣靦腆,有時開玩笑還會打我,我自然會藉機抓住她柔嫩的手,每當此時她都會羞紅了臉,這說明她有想法,我也會藉機試探她。

有一次談好了一筆不小的交易,她異常的興奮,吃過飯我建議到黃河邊走走,她欣然答應,兩人沿著河邊走,我有預謀的說:「翔翔(她的小名)今天高興嗎?」「嗯,當然高興了,不過謝謝你了,都是你的幫忙,不然我就是找到人家也不會把單子給我的,」她一邊說一邊用亮亮的、有點羨慕眼神看著我。

「那你怎麼謝我?」我用充滿了愛憐、情意綿綿的目光看著她,她和我對視了一下,感受到我目光中的內容後,一下變得侷促起來,白淨的臉頰一下變得紅潤潤的,低下頭說:「我不知道,你想我怎麼謝你?」我笑著沒有說話,用手指指我的臉,她知性的明白我的意思,忽然變得頑皮的說:「你想的美,你是我姐夫你就該幫我的,何況我姐知道了會打我的,」我裝作很失望又不願放棄的說:「那我親你也行。」

「不!」她看我要動手,緊張的叫了起來,一下跑開了,我便追了過去,我中學是練中長跑的,國家二級運動員,她那是我的對手,沒跑出三米就被我追上,看著她跑動時扭動的屁股,令我怦然心動,抓向後背的手一沉,落在了她軟軟的臀肉上,她一聲驚叫並沒有生氣,嘴裡不假思索的說:「流氓」。

這我更不能放過她了,一下將她抱住,一隻手不自然的按在了她的胸口,感覺柔軟中富有彈性,她一下子變得不知所措,身子發軟的靠在我身上,我順勢在她紅紅的臉上吻了一下,我知道點到為止的道理,目的達到放開了她,她走開了一步有點哀怨的看看我,兩眼中突然充滿了盈眶的淚水,說:「你壞,你也欺負我。」

她這樣一下反而把我弄蒙了,沒由來的哭了,我想是自己做過了,心中不由發酸,忍不住走過去,一下就將她攔在懷裡,嘴裡說:「對不起,我只是跟你鬧著玩呢,我怎麼會欺負你,我喜歡還來不及呢,要不我會整天陪著你,四處幫你拉單子?」

她聽了之後抬頭仰視著我說:「我姐知道了會罵死我的,姐夫我知道你對我好,可我不能對不起我姐姐,」我用手抹去她臉上的淚水說:「不會的,你我不說她怎麼能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要緊,我愛著你姐姐,同樣也喜歡你,這有什麼,別哭了,你不喜歡我以後不碰你了,」說完鬆開了她,她的臉上馬上露出了些許的失落感。

我深得欲擒故縱的道理,這也是我泡良常用的手段。我扭頭就走,臉上顯露出極度失落的樣子,沒走出兩步就聽到她追上來的腳步聲,然後袖子一緊,她拉住我說:「你生氣了?我不是那個意思。」我轉過身對著她說:「我沒有生氣,只是有點失落」。

她用亮亮的眼睛告訴我她的委屈,說:「我明白你的心,可是我不能,你叫我怎麼面對我姐姐,要破壞你們的婚姻也不會到今天,」說著兩行淚水又湧了出來,到此時我才有點反應過來,她對我的稱呼已經不是姐夫而是你了,同時聽了她的話感覺她話沒有說完,不由追問:「你說什麼,破壞我和你姐姐的婚姻?」

她用充滿了傷感的目光看著我說:「我就告訴你吧,自從你和我姐第一次回家,在公園你救小孩的那次我就喜歡你了,不過我沒有說,也知道我不能做這種事,我就想你走了我就會忘了的,可是越想忘就越忘不掉,我結婚就是想忘掉你,可是……」

我聽了她的話我無語了,我一時不知該怎麼做,我開始害怕會傷害到她,兩人默默的走著,還是我打破了沉默說:「翔翔我真的不知道,都是我不好,可是我真的從內心喜歡你,以後我會尊重你的。」

她臉上開始露出微笑的說:「我知道,你這幾天一直陪著我,我心裡特別高興,以後怎麼樣是以後的事,總之我明白你對我的心也算是有了回報,我已經知足了,走吧!」說著抱住我的胳膊,我竟然有了不自然的感覺,內心也明白得到她不難,可是一旦失去理智就不好收拾,不由自主的自嘲般的笑了。

這天週五,老婆正好上小夜班,晚上八點上到夜裡兩點,為了安全一般都會在單位提供的宿舍睡,早上再回來。

吃過飯老婆收拾了一下便走了,我和小姨子坐著看電視,無聊的電視使得我們邊看邊聊,開場無非就是問她的工作怎麼樣,說著話題自然轉到了她的婚姻上。

「翔翔你不該那樣,就算要找也找個好的,你這麼漂亮還怕找不到?」我提起了上次河邊她說的話,她一下就明白我說的什麼,說:「都過去了,現在不是挺好嗎,那是我自己選擇的我又沒有怪你,」「可我這一陣一直在自責,總感到對不起你,」我從心裡說出來的話。

「好了,男人一點好不好,我都沒怎樣你反而像個女人,」說著透出心中甜甜的樣子。大約是感到有點彆扭或是不自在說:「我上網去了,」說著就到我的工作間去了。(其實是一個簡單的書房,我經常上網什麼的,以後會是兒子的學習的地方)

我望著她嬌小的背影,心想真不錯她能有這樣的心胸,可能許多男人也未必能如此看的開,可是話說回來,也是因為她和那個男的沒有什麼感情基礎,加上那男的貪杯又不知道珍惜她,在外面胡來,而現在能和自己心儀的人在一起,性情、心情、理智都會好很多。

我正在胡思亂想她在裡間叫我:「姐夫你來看看怎麼了?」我起身到了房裡,一看不知她上了什麼網一下跳出了許多的廣告頁面,她關都關不及,我忙打開屏蔽功能,將所有的網頁關了馬上殺毒,果然殺出兩條,她有點不好意思,我沒有責備她只是隨口問:「你上什麼網了?一定是色情的。」

「沒有,是一個聊天的,有一個購物的廣告,我想看看賣啥的,結果一點就這樣了,」她有點急切的說,此時我已經聽不到她說什麼,由於位置的關係,我只能站在她的身後,半俯著身子,因此離她非常的近,她身上散發出來女性特有的那種淡淡的體香和洗髮水的味道,鼻子裡的感覺令我的神經開始快速的興奮和衝動起來。

她見自己的話沒有回音,不由扭頭看我,臉一下就碰到了我的鼻子,我如同被人在面部打了一拳,一股酸脹帶有輕度暈眩的感覺使我悶哼一聲,頭如抽筋般的後仰,雙手摀住了鼻子,同時感到鼻腔發熱發癢,有什麼流了出來。

她也被碰的不輕,輕叫一聲摀住了耳朵上面的部位,還是關心的轉頭看我,猛地就跳了起來說:「快,哎呀都流血了,」說著拉我往衛生間去,我便順著她到了衛生間,她忙幫我洗,一邊洗一邊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告訴她沒關係。

洗好出來,她讓我躺在沙發上,然後用一條濕的涼毛巾折疊起來放在我的額頭上,用冷卻法幫我止血,由於她的個子不高,又是半彎腰的俯身,她的臉正對著我的臉,從她口中呼出的熱氣噴在我的臉上,同時由於低頭,家居寬鬆的衣服下垂,使得胸前一下空出許多的空間,這使我一覽無餘的看到她咖啡色的乳罩無法完全遮蓋住的乳房。

她的胸乳不算太大,只能說是中國女性中較豐滿的,此時乳罩上方露出的潔白粉嫩的肉團讓我產生了極大的衝動,一股熱流從肚臍下的丹田直衝大腦,一股將她抱住的慾望在腦子裡和另一個道德的我打著架,道德的我令我閉上了眼睛,而另一個我則在我的腦海中不斷的勾畫出她嬌媚赤裸的身姿。

她的起身是我獲得了暫時的解脫,但是隨著她將從新用冷水沖洗過的毛巾再次敷在我的額頭時,她盡然坐在了我身邊的沙發上,彈性很好的臀部透過薄薄的布料將她的體溫傳給了我。

我有點受不了了,只好說:「翔翔你去洗澡吧,我沒有事了」,她還是表現的很內疚的樣子,問我還疼不疼,我告訴她沒有事,她才去洗澡了。

我躺在沙發上,腦子裡不斷的想像著她嬌小赤裸的身子在浴室裡的樣子。男人有時是很矛盾的,特別是當他還有理智和道德時,我此時不知該怎麼做,內心裡我是挺喜歡這個小姨子的,可是感覺又有點對不起她們姐倆,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很吸引我。

正當我胡思亂想時,她從浴室裡出來了,手裡拿著換下來洗好的咖啡色小內褲對我說:「姐夫你好點了嗎,要不你先洗澡,你洗完我好收拾衛生間,」說完邊到陽台上涼東西。

我洗好澡出來她穿著老婆的純棉睡衣褲,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見我出來便起身到浴室去了。

我坐下看到她已經為我從新泡好了茶水,我穿著T 恤和方腿短褲,舒適的半靠在沙發上,不一會她就拿著洗好的我的內褲去陽台,我這才想起,我換下來的褲頭習慣的放在盆子裡。

她很快就回到了沙發上,坐在邊上那個小沙發上,我只好說:「謝謝你,」「什麼?」她不解的看著我。

「你幫我洗的襪子和短褲啊」,我的潛意識裡又開始試探,她好像沒有什麼的說:「順手的事,不然我姐回來還要洗的」。

我的眼睛沒法不落在她的身上,剛洗完澡的女人真的很耐看,大約是在自己家,我可以看到她胸前凸起的兩顆乳頭的痕跡,我知道她沒有帶乳罩,這給我不小的衝擊,我開始想像她睡褲下是否穿著內褲。

她大概感到了我的目光正在慢慢的剝去她的衣服,扭頭看我,確認我的目光不懷好意的在她身上游弋時,她有點緊張的將自己本能的收縮了一下,然後用平靜來掩蓋自己的心跳的說:「不看電視看我幹什麼?」

我笑笑說:「你漂亮唄,你洗完澡的樣子特別吸引我的目光,」「你討厭,看來鼻子不疼了,」她想轉個話題。

我用手輕輕的按按鼻子,看著她說:「你那一下撞的我真的夠厲害,不過現在沒事了,」我用充滿愛戀和情慾的目光看著她,她和我的目光一接觸就讀出了我的想法,那種眼神是女人都能看出來,她一下變的臉紅了。

我忍不住對她說:「翔翔坐到我身邊來好嗎?」她用充滿了期待而又羞澀的目光看著我說:「不,」同時顯出非常猶豫的樣子,不知道是該坐過來還是馬上離開。

我用力的憋住一口氣,試圖將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頭上,我想再次流出鼻血,她開始慌亂的心神使我獲得了時間,就在她站起來說:「姐夫,我先睡了,」准備離開時,內心又有點不甘心的回頭看我。

我成功的在這一瞬間使鼻血從鼻孔中流了出來,那種溫熱的感覺使我感到今晚我一定會得到她,果然她看到我掛在上嘴唇的血跡,一下變的非常緊張和果斷,她加快了離去的速度,同時說:「你又流鼻血了」。

當她俯身將冷水浸過的毛巾敷在我額頭時,我再也不願放棄任何機會的將她抱住,突然的行為使她猝不及防的趴在了我的身上,她驚叫起來說:「不要,你不要這樣。」我不想再用理智來控制我的情慾,我直接的吻住了她濕熱的嘴唇。

她極力的扭動著,試圖擺脫我的親吻,我抱著她嬌小的身子,翻過來將她壓在沙發上,這個動作對於經常湧動的我加上她輕巧的體重對我不是什麼難事。

我一手緊緊的摟住她,用力的將她胸腔裡的空氣吸走,她用力的捶打我的雙肩和後背,力量越來越輕,我將她無奈伸出的舌頭含在嘴裡不停的吸吮,她開始變的安靜,雙手不再是捶打,而是抱住了我,喉間發出了無奈的呻吟,因為我已經在她的睡衣下抓住了她柔軟無比的乳房。

我溫柔又不失有力的捏住她的奶子,手感是那麼的柔軟光滑,揉搓了幾下用手指念住已經開始變硬的桂圓核大小的乳頭,這一下她極度敏感的從喉嚨發出了大聲的哼叫,同時伸手在衣外抓住我的手,脫開我的親吻說:「不要,不要這樣,姐夫求你了,我不能對不起我姐。」

我沒有再讓她說下去,雙唇追著她躲避的小嘴,手上更加用力的搓捏著她的乳房和乳頭,一邊將寬鬆的衣服往上拉,當我看到粉色堅挺的乳頭和潔白圓潤的奶子時,毫不猶豫的一口叼住,舌頭快速的舔弄她敏感的奶頭。

她被刺激的叫了起來,「不要,不行的,求你了,啊,我受不了了,不要,」雙手緊緊的按住我的頭,使我的臉都貼在她鬆軟柔滑的乳房上,我一邊用牙輕咬她的乳頭,一邊舌頭快速的撥動她的乳尖,右手伸到下面抓住她彈性的臀肉,然後順著她的大腿不停的撫摸。

她已經開始急促的喘息,嘴裡失去理智只是本能的叫著:「姐夫,姐夫,不要,不要。」

我的手從寬鬆的褲腰伸進去,當手指突破她的小褲頭停留在她火熱已經開始濕潤的陰戶上時,她發出了無奈、絕望、期待、歡娛的叫聲,當我將手指慢慢的捅入她的體內時,她全身一緊,雙手一下抱住我的頭往上拉,雙唇一邊尋找我的雙唇一邊發出夢囈般的說:「給我,給我,我愛你,很早我就把心給你了。」

我一邊接受著她的熱吻,一邊摸弄摳挖著她越來越濕滑火熱的陰道,她扭動著胯部,雙手伸到我的T 恤裡,撫摸著我的後背,我輕輕的支起胸部,好讓另一只手能享受她極度柔軟的奶子。

我脫開她的熱吻,將她的上衣往上拉,她知性的抬起上身,配合我脫去她的上衣,立刻她雪白嬌嫩的上身赤裸著暴露在我的面前,我一邊繼續脫著她的下半身,一邊在她白嫩的身上落下急驟的吻雨。

當她一絲不掛的時候,她再也忍不住羞恥的心態,雙手掩住自己的臉,任憑我分開她的雙腿,溫順的接受我在她流出許多性水的陰部的肆虐。

我雙手一邊撫摸她光滑潔白的肉體,一邊輕柔的分開她的陰唇,將她非常稀少但卻異常隆起的陰阜,色澤紅潤不甚肥厚的陰唇,由於強烈的性慾使得不分自開的陰道一一展現在我面前,我再也忍不住她那誘人的性道,低頭一下就吻了上去。

她被突如其來的感覺,刺激的一下不由自主的叫了起來,「啊,你,不要,不乾淨的,不要,啊受不了了,姐夫我受不了了,給我給我吧,」我一邊快速的舔弄她的陰唇,用舌頭尋找她的陰蒂,左手伸上去抓住她的乳頭在之間捻動,右手中指深深的捅入她的性道,在頂端尋找那能另她去骨抽筋的快感源泉。

她已經無法忍受我帶給她的那種感覺,這種感覺是她從來沒有的,甚至連想都不敢想的,火熱的舌頭和嘴裡噴出的熱氣令她敏感的陰部獲得了說不出的快感。

她畢竟是結過婚的人,知道此時自己需要什麼,因此一切的羞恥和矜持都不存在了,一隻手本能的伸向我的胯間,熟練的用手握住堅硬如鐵的陽具,手指箍住後輕柔的套弄起來。

我此時感覺沙發上我的姿勢有點吃力,邊一下將她抱了起來,她正沉浸在對我陽具的期待的遐想中,猛地失重感令她驚叫一聲,本能的另一隻手摟住了我的脖子,同時睜眼看發生了什麼,當看到我被慾火燒紅的雙眼正頂著她時,她一下將頭埋入我的懷裡。

當我將她放在床上,手扶陽具在她的陰門上輕輕的摩擦,她扭動著胯部配合我的進入,我沒有進去,而是俯在她的身上在她耳邊輕輕的說:「睜開眼睛看著我,我要讓你真實的感受到我的進入,這樣才能報答你對我這麼多年暗藏在心裡的那份情。」

她羞恥的搖著頭說:「不要,不看我也能感受到,我真的好高興,」「不行,你不看我就一直這樣,」我說著加快了在她陰唇間的摩擦,她一下睜開眼睛,用充滿了情愛、堅定、無比期待的目光看著我,說:「來吧,我會把最好的翔翔給你」。

我放開了手,將她抱住說:「幫我放進去,我一定會讓你感到幸福的,」我一邊狂吻一邊雙手在她身下緊緊的抓住她充滿彈性的臀肉,用力的貫穿她身子的深深的插入。

一隻手攬住她的腰,一隻手近乎狂虐的揉搓著她鬆軟的乳房,堅硬的陽具快速的在她的性道內抽動,她立刻感受到從未有過的那種愛戀後,把一切都給自己喜歡的男人的那種充滿激情的性愛。

我在快速的幾分鐘內就將她送上了令她迷失的高潮,為了能延長這種令我心動的性愛,我忍住了沒有與她一起高潮,待她全身緊繃的感受那種去骨抽筋的消魂時,我減慢了一點速度,而是深深的插在她性道深處,感受那膩滑火熱,由於高潮而不斷蠕動的性道帶給我的感覺。

我放棄了曾經在腦海裡出現過的換幾個體位的想法,我願意給她最自然、最原生態的快樂,我將全身所有的體能都調集起來,將起伏的速度提升到極限,緊緊的將她嬌小的身軀抱住,她被這種快速的有點疼感的感覺再次帶上了酥麻的高峰,我也忍受不住輸精管那有力的抽搐而產生噴射感,我無力的趴在她身上,倆人都汗濕的喘息著。

約有幾分鐘我才從不斷的深呼吸中獲得了大腦的供氧後的清醒,我翻身躺在邊上,愛戀的將她依然火熱的嬌軀攬在懷裡,她溫柔的用手輕輕的撫摸著我的胸口,等待彼此的平息。

我待體能恢復後,將她抱入衛生間,她忸怩了一會還是順從的幫我用噴頭清洗著身子,不時做個鬼臉以示抗議我對她赤裸的身子的玩弄,當她自己清洗性道裡我的殘留物時,我不由擔心的問:「要不要吃藥?」她一邊羞態誘人的清洗一邊說:「這會想起來了,不用的,我已經做掉了,現在不做小孩不給領獨身子女證。」

出來後她躺在我的懷裡,不久她起身說:「我回房間睡,萬一我姐回來碰到了不好。」

「別擔心,她晚上是不回來的,」我還在試圖挽留她,她趴在我身上一邊問我一邊說:「我不想破壞你和我姐的婚姻,我們這樣已經對不起她了,我希望我們之間的事永遠只有我倆知道。」

看著她手拿睡衣消失在門口那嬌小動人的裸體,我的心理升起了一股幸福的感覺,我也明白自己不想失去這個多情的妻妹。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日月斬
意外的一天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六年級女生浴室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