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寫道:「小龍女飄來一個你何苦的目光,尹至平微微一笑,如獲原諒般的安詳顯露面容,又十多劍劈來,尹至平一臉歡愉不閃不避,就此成為肉醬。」
其實奸汙小龍女的不是尹志平,卻是誰也想不到的郭靖,此話從頭說起,自從黃蓉懷孕第二胎后,郭靖為保護胎兒已婚很長時間沒和黃蓉行房事,郭靖憋的欲火焚身無處發泄,就天天練功忘記情欲之事,一日,他想到終南山看看很久沒見的過兒,過兒也該長大,不知武功學得怎樣了,說去就去也沒和黃蓉打招呼,就走了。

黃蓉也習以為常靖哥哥經常有事不告而走,幾天功夫就回來。

郭靖一日貪于趕路,錯過客店,來到終南山古墓外,這一晚正是歐陽鋒和楊過相縫,歐陽鋒怕小龍女偷學他的武功,點了她的穴道,帶楊過學武去了,而這時李莫愁路過這里,她對小龍女會玉女心經很是忌妒,就起了害小龍女之心,使女人痛苦莫過于失去貞操,所以李莫愁特意引尹志平來壞小龍女的貞操.

在一輪圓圓的明月下,小龍女靜靜站在哪,突然感到眼睛被一塊白布蒙上,一個人從后面襲來,要非禮自己,哪人將小龍女放倒,小龍女雙眼被蒙什麽也看不見,也說不出話來,一動不動,哪個開始脫她衣服,螳臂捕蟬,黃雀在后,他的這一切恰巧被郭靖發覺,郭靖看見一名道士正欲非禮一白衣少女,俠義之心頓,一招一陽指,這一陽指是他從一燈大師哪偷學來的,連黃蓉也不知道,而且還青出于藍,勝于藍,被點到后不但身體不能動,連思想停滯了,如時間靜止般,郭靖上前將那道士推開一邊,想給差點要受辱的少女解穴,小龍女上半身絲衣被撕去,露出白淨透紅的雪嫩乳房,郭靖不禁看呆了。

李莫愁眼看奸計得逞,卻半路殺出個程咬金,攪了自己的好事,見一計不成又生一計,掏出新練制的冰魄淫針,向那人射去,郭靖此去意亂情迷,是防禦能力最低的時刻,被銀針身中后變成一個發情的公驢,李莫愁一看就讓你這個自诩俠義的人壞小龍女貞節最好不過了。

被歐陽峰點了穴道的小龍女在靜靜的野外不由得睡著了,連尹志平用布條給她幪上眼睛也不知道。

睡夢中的小龍女忽覺玉體一緊,一雙男人的手臂抱住了自己嬌軟盈盈的纖纖細腰。小龍女玉頰暈紅,嬌羞萬般,美眸羞合:「你……你干什麽……啊……」小龍女含羞輕嗔,她還以為是楊過在跟她鬧著玩。

那個男人一聲不答,一雙摟緊小龍女嬌軟纖腰的手漸漸放肆起來,在小龍女全身玉體上遊走……貌若天仙、美麗清純的絕色少女還是聖潔的處女之身,不由得嬌羞無限,就算有布條掩著,一雙美麗的大眼睛也一樣不敢睜開,只有任其在自己的玉體上淫戲輕薄。

郭靖壓在小龍女柔弱無骨的玉體上,只見小龍女嬌靥暈紅、麗色無倫,鼻中聞到一陣陣冰清玉潔的處子特有的體香,不由得欲焰高燃。

他一雙手在小龍女的玉體上遊走,先輕撫著小龍女的玉頰桃腮,只覺觸手的玉肌雪膚柔嫩滑膩……雙手漸漸下移,經過小龍女挺直白皙的優美玉頸、渾圓玉潤的細削香肩,隔著一層薄薄的白衫握住了小龍女那飽滿翹挺、嬌軟柔潤,剛好盈盈一握的處女椒乳。

「唔……」小龍女一聲火熱的嬌羞輕啼,清純秀麗、溫婉可人的小龍女芳心嬌羞無限,情欲暗生。

郭靖的一雙手握住小龍女聖潔美麗的嬌挺椒乳一陣撫搓、揉捏……同時低下頭,吻住小龍女鮮紅柔嫩的櫻唇。

「唔……」小龍女玉頰羞紅如火,嬌羞地輕啟玉齒,郭靖火熱地捲住了小龍女柔嫩香甜的嬌滑玉舌狂吮浪吸。

「……嗯……嗯……嗯……」小龍女嬌俏的小瑤鼻火熱地嬌羞輕哼。

郭靖握著小龍女嬌軟椒乳的手遊向小龍女的下體……經過柳腰,插進了小龍女的玉腿根中。

「……唔……唔……唔……你……唔……」小龍女含羞嬌啼。

郭靖伸開四指,緊緊地按住小龍女的玉溝,隔著薄薄的白衫一陣撫搓、揉摩……小龍女被他挑逗得嬌啼婉轉、淫呻豔吟:「唔……唔……唔……唔……」郭靖再也按捺不住,他解開小龍女上身潔白的單衣、乳圍,只見小龍女玉嫩雪白、嬌滑柔軟的一雙飽滿椒乳脫圍而出,玉乳峰上兩點櫻紅如血、嬌嫩無比的蓓蕾乳頭嫣紅玉潤。

郭靖低頭含住小龍女一只柔軟飽滿、嬌挺滑嫩的椒乳,一只手握住另一只嬌軟綿綿的少女玉乳,開始舔吸著小龍女玉乳尖上那一粒稚嫩敏感的「肉蕾」乳頭;同時,另一只手也迅速地脫光自己的衣物,然后又脫掉小龍女的裙子。

小龍女被他在自己從末被男人觸及的「聖女峰」上這一陣挑逗、輕薄,不由得嬌喘連連:「……唔唔……唔……唔……嗯……嗯……唔……唔……」小龍女忽然感到下體一涼,「唔……」小龍女明白裙子已被他脫下了。

一想到自己貞潔的玉體被他脫得一絲不挂,光溜溜地胴體被他一覽無遺,不由得更是桃腮羞紅如火,芳心嬌羞萬般。

郭靖擡起頭一看,只見小龍女全身雪白無瑕,那白得令人目眩的玉肌雪膚滑膩如絲,玲珑浮凸、優美起伏的流暢線條使得全身胴體柔若無骨、嬌軟如綿,那女神般聖潔完美的玉體猶如一具粉雕玉琢的雪蓮花,是那樣的美豔、嬌嫩。
小龍女雪白的玉體一絲不挂,渾圓細削、玉滑嬌嫩的粉腿頂部一團柔柔的陰毛,淡黑微捲……郭靖看得口干舌燥,欲火如熾。

他又俯身壓住小龍女玉嫩嬌滑、柔若無骨的赤裸玉體,大嘴在小龍女的櫻桃小口、羞紅桃腮、嬌挺椒乳上狂吻淫吮,一雙手在小龍女一絲不挂的嬌美玉體上淫戲羞花。

小龍女芳心含羞,玉頰暈紅,嬌羞萬般地嬌啼聲聲:「唔……唔……唔……唔……」她又羞又怕地感到一根又大又硬的滾燙的「大東西」正一伸一縮地彈頂著自己柔軟的小腹。

當他的手沿著小龍女那玉滑細削、纖美雪嫩的玉腿輕撫著插進小龍女的玉胯「花溪」,手指分開緊閉的滑嫩陰唇,並在小龍女那聖潔神密的陰道口沿著處女嬌嫩而敏感萬分的「花瓣」陰唇上輕擦揉撫時,小龍女更是嬌啼不斷:「唔……啊……啊……啊……啊……唔……哎……」處女芳心嬌羞無限,一個末經人事、冰清玉潔的清純處女哪經得住他這樣挑逗淫戲?只見小龍女緊閉的玉溝中一滴、兩滴、三滴……亮晶晶、滑膩膩的乳白粘稠的處女愛液含羞乍現,越來越多的神密愛液漸漸滲出了小龍女緊閉的嬌嫩玉溝。

郭靖注意到小龍女火熱的下身漸漸溫潤、濕濡,小龍女飽滿柔軟、雪白滑嫩的玉乳上那兩粒嫣紅玉潤的「蓓蕾」乳頭也逐漸變硬、變大,翹挺起來,他明白這絕色佳人也情欲暗湧,所以他也開始行動。

他分開小龍女含羞緊閉的玉腿,露出小龍女的玉胯桃源,然后挺起肉棒刺向小龍女聖潔幽深的陰道。

小龍女只覺那條硬、大的「東西」插進了自己的下身,正向自己的下體深處頂入,「嗯……唔……」小龍女嬌喘連連,芳心又羞又怕,又驚又喜。

由于小龍女下身早已愛液遍流,郭靖的肉棒上粘滿了小龍女下身流出來的處女淫液,所以他順利而滑膩地頂開小龍女火熱嫩滑、溫潤羞合的陰唇,滾燙的龜頭套進了小龍女那嬌小嫣紅的可愛陰道口,他向小龍女火熱緊迫、幽深狹窄的處女「花徑」深處狠狠地頂進去。

「啊……」小龍女一聲痛苦而羞澀地嬌啼:「哎……痛……啊……」粗大渾圓的滾燙龜頭已刺破女神般美貌聖潔的小龍女那冰清玉潔的處子之身的證明——處女膜,他已深深進入美貌如仙的絕色佳人小龍女那尚是處子之軀的仙體內。
小龍女的處女膜被刺破,一絲疼痛夾著一絲酥癢的充實感傳遍全身,小龍女麗靥羞紅,柳眉微皺,兩粒晶瑩的淚珠湧出含羞輕合的美眸,一個冰清玉潔、美貌絕色的聖潔處女已失去寶貴的處女童貞,小龍女雪白的玉股下落紅片片。

由于受到小龍女愛液淫津的浸泡,那插在小龍女陰道中的肉棍越來越粗大,越來越充實、脹滿著處女那初開的嬌小緊窄的「花徑」肉壁。

郭靖開始輕抽緩插,輕輕把肉棒撥出小龍女的陰道,又緩緩地頂入聖潔處女那火熱幽深、嬌小緊窄的嫩滑陰道。

「唔……唔……唔……唔……唔……」小龍女開始柔柔嬌喘,嬌滑玉嫩、一絲不挂、嬌軟雪白的美麗胴體也開始微微蠕動、起伏。

在小龍女那美妙雪白的赤裸玉體嬌羞而難捺的一起一伏之間,回應著郭靖陽具的抽出、頂入,郭靖逐漸加快了節奏,下身在小龍女的陰道中進進出出,越來越狠、重、快……小龍女被他刺得欲仙欲死,心魂皆酥,一雙玉滑嬌美、渾圓細削的優美玉腿不知所措地曲起、放下、擡高……最后又盤在郭靖的臀后,以幫助郭靖能更深地進入自己的陰道深處。

絕色清純的少女那芳美鮮紅的小嘴嬌啼婉轉:「唔……唔……唔……嗯……唔……哎……唔……唔……你……噢……唔……請……唔……你……唔……你輕……唔……輕……點……唔……唔……唔……輕……唔……唔……輕……點……唔……唔……唔……」小龍女花靥羞紅,粉臉含春,忍痛迎合,含羞承歡。
蓦地,小龍女覺得他的那個插進自己身體深處的「大傢夥」頂觸到了自己陰道深處那最神密、最嬌嫩、最敏感的「花芯陰蕊」——少女陰道最深處的陰核,小龍女的陰核被觸,更是嬌羞萬般,嬌啼婉轉:「唔……唔……唔……輕……唔……輕……點……唔……唔……唔……郭靖用滾燙梆硬的龜頭連連輕頂那嬌滑稚嫩、含羞帶怯的處女陰核,小龍女嬌羞的粉臉脹得通紅,被他這樣連連頂觸得欲仙欲死,嬌呻豔吟:「唔……唔……唔……輕……唔……輕……唔……點……唔……輕……輕點……唔……」突然,小龍女玉體一陣電擊般的酸麻,幽深火熱的濕滑陰道膣壁內,嬌嫩淫滑的粘膜嫩肉緊緊地箍夾住那火熱抽動的巨大陽具一陣不由自主地、難言而美妙的收縮、夾緊,「哎……」小龍女的子宮「花蕊」內射出了股寶貴的處女陰精,美貌如仙、清純可人的絕色少女玉靥羞紅,芳心嬌羞萬分。

郭靖在小龍女狹窄緊小的嫩滑陰道內抽插、沖刺了好幾百下,早已如箭在弦上,被小龍女的陰精一激,立即一陣迅猛地抽插、挺刺……然后粗大滾燙的陽具深深地插入小龍女狹小的陰道底部,緊緊地頂住小龍女的子宮頸。

「唔……唔……唔……輕……輕……點……唔……唔……輕點……唔……喔……什……什……麽啊……唔……好……好多……唔……好……好燙……喔……」射出寶貴的處女陰精后,小龍女花靥羞得緋紅,玉體嬌酥麻軟,滑嫩粉臉嬌羞含春,秀美玉頰生暈。

小龍女被郭靖最后瘋狂般的狠抽猛頂,再加上陽精往嬌嫩敏感的「花芯」上一淋,頓時攀上了男女交媾合體的極樂高潮,在男歡女愛、雲交雨合的銷魂快感中嬌啼婉轉、欲仙欲死秀麗絕色、清純可人的美貌處女嬌羞地挺送著雪白嫩滑的玉體,迎接那濕漉漉、火辣辣的,又濃又多的滾燙陽精,小龍女溫柔婉順地忍痛迎合,嬌羞承歡、含羞相就,國色天香、貌美如仙的絕色佳人小龍女就這樣被奸汙了。

由于被強行奸淫交合,小龍女那雪白嫩滑的下身淫精穢物斑斑、雪臀下落紅片片,交媾合體中達到了高潮后的小龍女嬌喘細細,香汗淋漓,玉靥羞紅,桃腮含春,芳心嬌羞無限。

一絲不挂、玉體橫陳的小龍女猶如一朵帶雨梨花、出水芙蓉,嬌豔絕美、楚楚含羞地合上修長雪滑的優美玉腿。

絕色尤物初落紅,美貌佳人才破瓜。

「唔……」小龍女從交媾合體的高潮中漸漸清醒過來,由于交合高潮中的劇烈扭動,剛才奪去她冰清玉潔的處女童貞,刺破她嬌嫩聖潔的處女膜,深深地進入她體內,令她嬌啼婉轉、淫呻豔吟,頂得她死去活來,奸淫蹂躏得她嬌啼婉轉、欲仙欲死,讓她挺送迎合他的奸淫抽插,並使她領略到男女合體交歡、行雲佈雨的銷魂高潮的男人是楊過。

小龍女花靥羞紅,桃腮嬌暈,芳心含羞脈脈,嬌羞萬般,真的是又羞又氣。
郭靖的大肉棒本已萎縮、退出小龍女的陰道,此時一見小龍女嬌靥羞紅、含羞脈脈,雪白玉體裸裎,就如一朵嬌羞萬分、清純可人的深谷幽蘭,他胯下的陽具不由得又挺胸擡頭。

他又壓住小龍女,把這千嬌百媚的絕色尤物一絲不挂、嬌軟雪白的赤裸玉體緊緊壓在身下,雙手分開小龍女修長雪滑的優美玉腿,下身朝下一壓……他又深深地進入小龍女緊窄幽深的體內抽動起來。

他再一次把仙子般聖潔美貌、溫婉清純的絕色佳人小龍女奸淫蹂躏得死去活來,小龍女又一次被他強暴奸汙得嬌啼婉轉、欲仙欲死。

郭靖拼命聳動胯部突然噴發,他內力高深也很快清醒下來,我怎樣可以做出對不起蓉兒的事來,還強奸一位無辜的少女,還是處女。

怎麽辦,郭靖給少女好好穿上衣服,又去看旁邊的那位竟是尹志平道長,難道這位姑娘是他的相好,卻讓我給?郭靖施展九陰真經里的移魂大法,將自己和這位姑娘做愛的感受傳入尹志平腦中,將這段記憶從腦中清除,然后離開回手解開尹志平的封住的穴道,尹志平一晃腦袋,想起剛才郭靖傳入自己腦中的感覺,終于上了夢寐以求的小龍女,高興不已一看有影過來,顧不得多想緊忙跑了。
就這樣尹志平自以為奸汙了小龍女,其實是郭靖傳入的感覺,並沒有真正強奸小龍女,只是意淫,而卻換出生命的代價。

郭靖也無心看楊過了,溜回桃花島。全真五子的攻勢重新發動,勢力萬鈞,且原本軟倒的全真弟子們,紛紛仗劍而起,各自集結成天罡北斗陣與北斗七星劍陣,向蒙古高手殺來,蒙古眾人措手不及,金輪法王帶頭轟出十成功力的一掌,卻被一白發老人笑嘻嘻地接住,轟然一聲,兩人各退三步,心下互相佩服。
白發老人道:「咦?你這禿驢武功不錯嘛?干嘛欺負我徒孫們呢?」來人正是老頑童周伯通。

金輪法王知道今天討好不了,帶領蒙古軍急退。

丘處機歎道:「攻時勁,退時沈穩有宜、不亂不紛,看來,大宋難保!」金輪法王下山時,遇到斷臂美少年楊過,一把玄鐵劍,技壓群雄,眾高手紛受重傷,連金輪法王也因一時分心,敗了一招,霍都棄師叛逃,但楊過心系小龍女,放了蒙古眾高手。

和小龍女回到古墓正式成親,又為小龍女驅毒,但在關鍵時刻不分好歹的郭芙來了,胡亂射出銀針刺中了小龍女,使小龍女毒入內髒無法醫治,楊過氣真想上前操死她,還是小龍女以德報怨放過了郭芙。

兩人又碰到一燈師徒,茲恩與小龍女比試輕功,周伯通要幫小龍女就他背她走了,楊過知道小龍女不會出危險,這時他發現了李莫愁,他曾答應郭伯母殺李莫愁報仇,但看李莫愁也是個和郭伯母媲美絕色美女,起了色心他決定先奸后殺就跟蹤而去。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