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在我裡面的跳蛋的振動從下面傳上來,我現在已經兩腿發軟的坐在公園的椅子上。而旁邊有個死小鬼還不知趣地陰魂不散。

「死小鬼,還不快離開!」我心裡直罵,想要從椅子上起立,卻覺得沒有力氣。而跳蛋一陣一陣的震動著,讓我不由得把兩腳夾緊彎起了腰。

「姊姊,怎麼了?不舒服嗎?要不要我打電話叫我媽開車來戴妳?」小鬼頭看我,拿起了他的手機。

「不……不要……你先回去就好,不要管我啦!」我緊張地說。「我沒…… 沒事啦!」

「可是我看妳這樣,好像很難過哩?」小鬼歪著頭。「真的沒事嗎?你額頭流汗了。」

「我說沒事就沒事!你是聽不懂喔!」我對著小鬼吼著,而這個死小鬼還是不離開,只是側著頭。

「咦?」小鬼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音。「你的手機在振動嗎?」

為什麼我會變成這樣的局面,這都是緹兒跟珊瑚害的啦!

事情就要說到我跟緹兒到珊瑚家慶祝生日,照例我與緹兒唱完生日快樂歌,然後送禮物。接著就開始在她家的客廳地毯上玩起了抽鬼牌。

剛開始,玩得大家覺得不夠起勁。緹兒就提議,「輸的人要接受懲罰,這樣好不好呀?」

最不會玩牌的我當然抗議啦!「不要!妳們都只會欺負我最不會玩,我一定會被你們欺負死的啦!」

「抗議無效!」珊瑚竟然跟緹兒聯合起來了,前幾分鐘我送她生日禮物時她還一直跟我說謝謝,這下子翻臉翻了真快。

「妳們喔!」我沒辦法,只好跟她們玩了。

「我想想呀!要做什麼懲罰才有趣呢?」緹兒歪著頭想了想。「這樣好了,輸的人脫一件。」

「喂……提兒,我們三個女生玩什麼脫衣的遊戲,真無聊。」我不以為然。

「你是怕你身材太差,不敢給我們看吧?」珊瑚笑著說。「說不定你現在穿的是裡面裝水球的那個……」

「你說什麼呀!我可是真材實料的!」我打了珊瑚一下。

「我今天是壽星耶!敢打我!」珊瑚笑著向後退。

「別吵,就這麼說定,我發牌喔!」緹兒拿起牌就開始洗了,於是我們開始聚精會神的玩起牌了。

結果,還好我沒抽到鬼牌,是緹兒抽到珊瑚的鬼牌。緹兒打了自己的腦袋一下,懊惱的「噢」了一聲。

「自做自受,誰叫妳提議的。」我跟珊瑚都笑了。

緹兒不發一言,起先就開始動作了。而我跟珊瑚也就在旁邊幫她哼起了脫衣舞的音樂。「答啦…答答啦…答答答啦…答啦…答啦…答啦…」

只見緹兒脫下了上衣,現出了她水藍色的魔術胸罩。

「這不就是靠過來一點的那個?」珊瑚看到眼睛一亮,「妳什麼時候買的都不跟我講。」

「當然,我是提議的人。當然是有備而來的啦!」緹兒笑著說。

「哼……愛現!」我回了一句。

「再來,再玩下一局!」珊瑚拍完手,連忙洗起了牌。

結果,不知道緹兒是怎麼了,老是抽到鬼牌。我們三人雖然也抽到兩三次,但也只是脫掉襪子,而緹兒下身只剩下裙子,上身就只剩下靠過來胸罩了。

「誰叫你穿靠過來,這下子鬼牌通通靠過來了!」上身穿著粉紅色胸罩的珊瑚笑著指著提兒手上拿著的鬼牌。「快把妳的裙子脫掉吧!哇哈哈哈……」

正當緹兒正苦著臉要把裙子拉下來的時候,突然一陣電鈴聲。

「叮咚叮咚……」「吳珊瑚掛號!」外面傳來了郵差先生的聲音。

我們三個女生互相看了看,也只有我衣服穿著較為整齊。便叫我出去收掛號信。

原來是個包裹,我拿著回到了房間,一邊搖著用牛皮紙袋包起來的盒子,一邊猜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是什麼呀?」我問珊瑚。「上面寫,震旦科技有限公司?你買了什麼高科技的東西?」

「震蛋?」真不愧是緹兒,聯想力還真豐富。「你說的是跳蛋吧!」

緹兒一把就把我手中的盒子搶過去,而珊瑚也跑了過去,於是兩個女生就搶成一團。「那是我的東西,還我!」珊瑚緊張的說。

「幼婷!快把珊瑚抓住!」我一聽到緹兒叫著便撲過去把珊瑚給抓住。

只見緹兒快速地把盒子拆開,裡面果然如緹兒想的是跳蛋!而且有三個。

「見者有份,一人一個!」緹兒高興地拿著三個跳蛋。

「不行啦!那是我出錢買的哩!很難買到的雙胞蛋哩!」珊瑚抗議說。

「這樣好了,我們來玩紙牌,只拿你一個跳蛋當獎品,其它兩個就給妳收回去,反正你一口氣也沒辦法玩這麼多嘛!」緹兒笑著說

「妳想得美哩!這是我辛辛苦苦上網買的!」珊瑚掙脫了我的手,便向緹兒搶去。

「要不然就全部充公!」緹兒一邊笑著,一邊閃著珊瑚。緹兒真不愧是網球校隊,珊瑚已經追得喘噓噓了而她卻只是沒事的樣子。

「好吧!不過……我有個條件。」珊瑚一邊喘著氣。「抽到鬼牌的人可以得到一個跳蛋,但是,她得塞在裡面帶回去。」

「成交!」緹兒還給了珊瑚兩個跳蛋,便把一個跳蛋放回了盒子裡。

沒想到,竟然是我抽到鬼牌。

「喂……你們怎麼可以這樣!」我抗議。

「願賭服輸呀!」緹兒拿起了跳蛋,像搖動鐘擺一地搖了起來。「妳不放,我來幫你放!」

珊瑚也笑著說,「乖!幼婷!好好合作呦!」

「嗚嗚嗚……」我也只好苦笑著跟著她們瘋了。

「對,就這樣,一個放進陰道裡面,另一顆就放在妳的小荳荳上面。」珊瑚背對著我,一邊指示著跳蛋的用法。「那個方方的是電池盒,上面是不是有個帶子?就把它綁在大腿上。」

「接著就把內褲穿上來,蓋住在小荳荳上面的那顆。」緹兒也插話了。

原來雙跳蛋是這樣子呀!一個慢慢的塞進陰道裡面,一個就靠內褲的彈性把它壓在陰蒂上面,這下子我真的大開眼界了。這兩位姊姊想必使用得很多,怎麼以前都不跟我提過這類的?

我穿起了內褲,便拉下了裙子蓋住。好險我的短裙還夠長,可以蓋住電池盒不會被別人看見。

「接下來就是打開開關了!」緹兒一手就伸進我裙子裡面,啪地一聲,跳蛋就振動起來了。

此時一股異樣的感覺傳了過來。肚子裡面振動著,而小荳荳那邊更是麻呀!

「好麻好麻呀!」我不禁叫了出來。

「要忍耐哦!妳可是要這樣子回家哩!」緹兒一副興災樂禍的樣子。

「能不能不要呀!這樣子我怎麼走回家?」跳蛋的振動,搞得我腿要軟了。

「不行,當初說好了就要願賭服輸。」緹兒跟珊瑚兩人異口同聲地說。

我只好忍住慢慢的站起來。而因為跳蛋重量的關系,從靠近陰蒂的地方往下滑到陰唇的地方,這下子振動才比較能忍受。

「我陪你去坐捷運好了。」緹兒一邊說著一路把我推出了珊瑚家門口。「這樣可以一路上監視你,免得你偷偷的把它拿掉。」

還好這個時候捷運沒什麼人,有坐位可以坐。而我就這樣一路被緹兒盯著,只好坐在捷運車廂。一方面害怕被人發現而緊張,另一方面跳蛋的振動讓我不由自主的去注意它,結果我感覺到我的內褲慢慢的變得濕了。就這樣一路忍著坐到了站。我心想,到時候等緹兒離開我去做公車時,一定要把跳蛋給拿下來,要不然這樣內褲濕濕的真的很難受。

等到從捷運站出來,緹兒卻發現不遠有個她認識的國中小男生。「阿志!」

國中小男生聽到緹兒的叫聲轉過頭來。現在的國中生因為解除髮禁的關系,已經不剃平頭了。他留著一頭中分的髮型,穿著咖啡色的運動外套,看起來就像是愛打籃球的那種小男生。

「緹兒姊?」他認出了緹兒。

「你從補習班下課嗎?已經很晚了哩!」

「嗯……緹兒姊,是呀,剛才下課。」

「這位阿志是我男朋友的弟弟喔!你應該聽我說過吧!」緹兒轉頭向我說。

「是呀是呀……請多多指教。」我一副苦著臉的樣子,心想。「死緹兒,妳要什麼時候走開呀!還在這邊聊天?快去坐你的公車啦!」

「對了,就讓阿志送妳回去好了,反正是住在附近嘛!」緹兒把我推向阿志這個小鬼。

「什麼?」我心裡已經把緹兒給罵了一百遍了。「等等……」

「這位是幼婷,她有點不舒服,可以麻煩阿志你送他回家嗎?」緹兒一臉就像惡魔一樣的奸笑著。

「我知道呀!幼婷姊就住在附近的榮星大樓嘛!妳以前跟我說過。」

我捏了緹兒一下,緹兒卻皮厚得跟什麼似的,只是笑笑而已。「可惡!」

緹兒連忙笑著轉身離開,走幾步路還回頭跟我們揮手。「再見囉!」而那個小鬼也就代替緹兒在我旁邊陰魂不散的跟著我。

而我只好穿過公園,往家裡前進。只是走到一半,腿已經軟了,只好在公園的椅子坐下休息。

就這樣,小鬼就坐在我的旁邊不走了。

「你的手機在振動嗎?」小鬼看著我問道。而我因為跳蛋的振動而感覺整個臉都紅通通的熱了起來,呼吸也急促了。

「咦?」小鬼歪著頭,似乎發現了聲音的來源,若有所悟地靠了過來盯著我的裙子看著。而我察覺到他的目光也只能盡可能的把兩腳夾緊,想讓聲音變小。沒想到一夾緊,那振動的刺激就更為強烈,讓我不由得全身都縮了起來。

「嗚……」我只能盡可能的忍住,不叫出來。

突然地,他把我的裙子掀起來。這時我那濕濕的內褲就被這個小鬼看到了。我也被他突然的舉動害得我手足無措。

「什麼……」我連忙想把裙子壓下來,卻已經沒什麼力氣了。「哇!」地一聲下身已經忍不住而放鬆,這也讓我感覺到內褲裡面又冒更多水出來,原本濕濕冷冷內褲變得熱了起來。

我無法再有任何的動作了,只得讓小鬼兩眼盯著我的內褲,興奮的叫道這是什麼呀?」

「你……你幹什麼呀!」這小鬼怎麼可以掀女生的裙子呢!

「這,這是跳蛋吧?」小鬼興奮的說。「對不對呀?」

「這……」這小孩竟然知道跳蛋?

唉……被發現了,我也只好不好意思的說。「這是跟緹兒姊玩牌,輸的人要塞這個回家啦!」

「呀……好有趣呀!」

有趣你個頭啦!你這個色小鬼趁人之危!趁我已經沒啥力氣的時候,就這樣視姦一個淑女最私祕的地方。

「有水流出來哩!」這句話說得我好像很淫蕩似的,這個死小鬼不會尊重一下女孩的自尊嗎?

小鬼好像看到了新奇的東西一樣的,一直盯著我內褲。「幹嘛一直看啦!」我到現在才恢復一點力氣,連忙把裙子給壓下來。

可惡,為什麼小鬼愈看我怎麼覺得愈興奮?我感覺害羞得快哭出來了,像我這樣的淑女被一個小男孩看到這種狀況,真是天大的羞恥呀!我整個人從頭到脖子感覺到又紅又熱。還好小鬼總算沒有再拉我的內褲了。

「有沒有比較少人的地方?」我這時只想找個地方把這跳蛋拿下來。

「姊姊……妳想到沒人的地方去吧?」小鬼抬起頭,詭異的笑著。「那邊再走幾步路,有一個地方可以躲。」

「呃……」我看著小鬼詭異的表情,不會有問題吧?

「等等,這個地方不會有人過來吧?」我環顧四周。

「不會有人來的,沒問題的啦!」小鬼笑著說。

「那……」我要拿下來了。我拉著跳蛋的電線,要把跳蛋給拉出來。

「等一下。」那小鬼竟然拉著我的手。

「姊姊,你現在應該很興奮吧?」小鬼抬起頭來,兩手抓著我的手看著我。

「我來幫你解決吧!」這個死小鬼,裝得一副小大人的樣子。不知道他到底在搞什麼鬼。

唉……不過我現在真的是很興奮啦!感覺到頭有點暈暈的,整個人都快站不住,下面也麻得要命。

眼看那小鬼應該也是興奮起來,我盯著他的胯下。的確,豎起一個高高的帳棚了。不如就……真是的,我在想什麼呀!

「你這小鬼,說什麼呀!」我仍然裝傻。

「別小看我喔!我已經是個男人了。」小鬼說著說著,竟然拉下了拉鍊在我面前把他那根掏了出來。「你看,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的確,我是不清楚小鬼頭那個年紀是不是已經發育好了。但是,這的確滿大根的,不會輸給我前男友。只是上面的包皮長了一點,包住了一半的龜頭,而龜頭則是淺淺的粉紅色。

它已經因為看到我的糗樣而十分的興奮,還隨著上下跳動著。看著看著我的臉不禁愈湊愈近,隱約地聞到了一股微微的小弟弟特有的味道。

我一定是瘋了,竟然有一股衝動。忍不住,竟張開口把它含進去。

「啊……」小鬼因為我的刺激,而叫了出來。而我也感受到口腔中的東西慢慢的堅硬了起來。血管的跳動在口腔動十分明顯,我不斷吸著,用舌頭纏繞它,在旁邊那個溝的地方舔著。

「姊姊……姊姊……好舒服呀!」小鬼頭因為我的吸吮而站不住了,慢慢的蹲在長石椅上,我也跟著跪下來。而我不放過它,不斷的舔著。

終於,它爆發了。小鬼頭的確是不耐久的。

「啊……姊姊……呀……啊……」它不斷的在抽動著,每抽動一下就有一股熱熱黏呼呼的直灌到我的口腔中。就這樣動了三四次,慢慢的就停止了。

小鬼頭全身癱軟地倒在長石椅上,兩眼無神的喘著氣,圓圓的臉頰泛著紅暈。其實看起來還滿可愛的嘛!

這時,我感覺到自己也興奮起來,肚子一用力就把跳蛋給擠出來了。「叭答」一聲,掉到了草地上。

「呀……弄髒了。」我把跳蛋撿了起來。

「沾到泥土就不能塞回去了吧?」小鬼頭還真是想不到的知識豐富。

「沒錯呀!」我把跳蛋放進包包。然後就脫掉我濕濕的內褲,也放進包包裡面。心裡正想著拿個紙巾來擦一擦時。小鬼頭說話了。

「姊姊,妳還想要再塞什麼東西進去嗎?」小鬼頭雖然有點喘的樣子,卻怎麼著精力充沛,指著他又慢慢勃起的那個。

呀?不是才剛射精嗎?怎麼?這小鬼恢復力還真強。

既然剛剛已經豁出去了,不如就……

我擦了擦嘴邊,笑著跟小鬼頭說:「你呀!你知道這叫做什麼嗎?」

「嗯……做愛。」

「你這個色小鬼!」我走進一伸手把它握住,小鬼頭就「哇呀」的一聲叫了出來。他兩眼瞇了起來,臉上已經恍神了。

「把褲子脫掉吧!」小鬼頭眼神呆呆應了一聲,聽話地把他的長褲給脫了下去。兩條白白的腿中間,就看到一個懸空晃呀晃個物品。

把這個色小鬼給推到了長石椅上,我便跨到他身上,把它抓住對準我的小穴就坐下去。

「啊……」我與小鬼頭同時間哼了出來。而我因為已經濕透了,很順利的一路插到了最裡面。就這樣他的下半身緊密的結合在一起了。

我一邊上下動著,一股飽滿的感覺傳了過來,不由得讓我更為興奮。

就這樣,我就瘋狂地搖著、動著、哼叫著。由於剛剛應該是很興奮了,結果一下子就高潮了。

我感覺到肚子不斷的抽動著,一陣蘇麻的感覺從脊椎透散到全身,忍不住,實在太受不了,只好停下來不動。趴在小鬼身上慢慢的喘著氣,感到小鬼它在我裡面有血管的跳動著。

小鬼看我停止了動作,突然起身把我壓下,這下換我躺在石椅上了。

小鬼往我嘴巴親了過來,兩片濕熱的嘴唇整個蓋過來,讓我不知所措。接著他突然坐立起來,隨及不斷的刺入。

「等等……」我著急得想叫他慢一點,我才剛剛高潮,禁不起太大的刺激。 可是卻已經全身無力,只得任憑他在我身上進出著。而每一下,都帶著讓我受不了的麻。

「啊……不行呀!……停一下!」我愈叫愈沒力,愈來愈小聲。只聽到小鬼的喘氣聲,還有小鬼「啊……啊……」的叫聲。

「不……不要呀!」這感覺讓我快要瘋了,想要把他推開,卻怎麼也推不動。整個人全身都持續地讓我全身細胞抖動著,腦袋已經無法再有任何的思考,眼前一片空白。這時已經分不清楚天還是地,只知道我感覺快要死了。

不斷的撞擊著,而每一次都讓我感覺到快要暈了,身體也軟綿綿只得隨著他的撞擊而晃動著。「叭達叭達」的聲音愈來愈大聲,愈來愈快。

最後,小鬼用力一挺,深深的刺了進去。

「喔……啊……」小鬼叫了出來,隨及感覺到一股溫熱進來了。

而我也跟著全身抖了起來,緊緊的抱住小鬼頭。

最後,兩個人都癱軟在長石椅上。

深夜無聲的公園中,只剩下兩人的喘氣聲。

事後,我們才回過神來。起身整理衣服。

「姊姊有男朋友嗎?」

「沒有呀?」我一邊回答著,一邊把衣服整理整齊。

「姊姊,當我的女朋友吧!」小鬼頭指著自己。

「什麼?」這小鬼頭還真的以為自己是大人了。

「姊姊長得很漂亮啊!」小鬼頭摸著頭笑著說。「而且剛剛我們的身體也很合得來呀!」

「死小鬼!」我用力敲了一下他的頭。「白癡小鬼頭!」

「姊姊,怎麼打我呀?」小鬼抱著頭閃著我。「很痛哩!」

「你這個笨蛋小鬼!」我追著打過去。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