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民國時期,有一個傻小子,人長得是身材魁梧,相貌堂堂,胸肌發達,虎背熊腰,能吃能睡能幹活,可就是不懂得男女之間的事情。他家裡條件還很好,在城裡有店舖,在鄉下還有很多地,所以家裡竟然給她娶到了一個非常漂亮的媳婦,可是結婚後,他就是不知道和媳婦同房,可把這個小媳婦給急壞了,她就去找這個傻小子的嫂子商量,這傻小子的嫂子也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年輕女人,但是他哥哥的形象就不行了,由於經常抽大煙,已經是骨瘦如柴了,像個麻桿一樣,但是他很精明,外邊很多重要的事情都是由他來做,比如為自己的店舖押運貨物,比如到下鄉收租子,由於家裡條件好,他還經常出去逛窯子,所以很少在家,這哥倆個同住在一個院子裡,哥哥出去做事,傻子在家裡幹活,妯娌兩個在一起自然可是無話不談,於是,弟媳婦就向嫂子訴苦,說傻子不跟她發生關係。

在封建性質的社會裡,女人又不能像男人一樣出去尋花問柳,自然是情慾難忍。她就求嫂子給她出個主意。

聰明伶俐的嫂子給她出了一個好主意,告訴她如何如何……於是小媳婦就按照嫂子的主意開始行動了。

傻子有個嗜好,天天晚上喜歡吃點心,小媳婦就按照嫂子的主意,把傻子最愛吃的點心都給鎖了起來,傻子向她要點心吃,她就說:別急,等會我給你拿,傻子又要,她又說等等,別急。

傻子饞的受不了了,就央求媳婦,讓她快點給他拿點心,媳婦說,你必須脫光了衣服到我的被窩裡來,我就給你吃,你不脫衣服,不到我的被窩裡來我就不給你吃,傻子只好照辦了,他脫光了衣服鑽到了媳婦的被窩裡,媳婦看到了傻子的身體歡喜的不得了,傻子的身子就像一個運動員,那到處都是健美的肌肉,那根大雞巴也是又粗又長,媳婦高興的給了他一些點心,趁著他吃點心,媳婦就把自己的內衣內褲全脫光了。

媳婦把自己光溜溜的身子不停的往傻子身上貼,把自己滿蹬蹬的乳房不停的往傻子的胸脯上蹭,可傻子還是沒有反應,只顧吃他的點心。媳婦也顧不得害羞了,就乾脆抓住傻子的雞巴,開始擺弄著。

沒有多久,那傻子的雞巴就漸漸的硬了。真像個擀面杖,小媳婦非常喜歡傻子的大雞巴,就反複的擺弄著,用手來回擼著,她已經心跳不止了,她已經渾身發熱了。她的下邊已經流水了。

這時候傻子的點心吃沒了,又向媳婦要,媳婦說,你必須爬到我身上來,我才能給你,傻子說:我趴在你身上吃不舒服,你看你身上那麼大兩個大肉包,多礙事呀,媳婦說:不礙事的,你摸摸,軟乎乎的,你就權當是枕頭了,傻子用手摸了摸媳婦的乳房說:還行,很軟乎,那我就趴上去了,說著就壓到了媳婦身上,他用自己那發達的胸肌往媳婦的乳房上壓了幾下說:哈,還挺舒服呢。

這個小媳婦從開始懂得男女之間的事情起,就一直盼望能有一個男人來干自己,多少回夢見有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壓在了自己的身上,她焦急的等待那個男人把雞巴插到自己的身體裡,可無論如何也插不進來。她醒了,自己的身子下邊濕漉漉的一片。

現在真的就有一個男人壓到了自己的身上,她早已經受不了了,洞穴裡邊早已經流水了。她劈開了兩腿,然後告訴傻子說,你把屁股抬起來一點,要不我就不給你東西吃了,傻子很聽話,就把屁股翹了起來。

小媳婦就把傻子那個硬硬的雞巴豎立起來對準了自己的小穴,她又對傻子說,你把屁股放下來吧,我就給你點心吃,傻子早已經厥累了,猛地把屁股放下來,著實的爬在媳婦的身上,小媳婦抱住他的屁股使勁兒一摟,就聽「哧溜」一聲,傻子就感覺自己身下的這個肉棍子一下子插到了媳婦的肚皮裡邊去了,而且插的非常深,好像是把媳婦的肚皮插了一個窟窿,那窟窿裡邊很熱,很濕,很緊,把自己的那個東西緊緊的給箍住了。

他急忙嗖地一下把自己的東西拔了出來,跳下炕就往出跑,他光著身子就跑到了哥哥的屋子裡,前邊我們說過,哥哥經常外出不在家,只有嫂子一個人,獨守空房,她發現傻子赤條條的跑了進來,她吃驚的望著傻子那健美的身體,她驚呆了。

傻子驚惶的對嫂子說:「嫂子嫂子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嫂子上前拉著傻子的手,讓他坐在自己的身邊,她趁機撫摸著傻子的胸肌,輕輕的摟著他的身子輕聲的說:別急,傻子,有什麼事慢慢說,讓嫂子幫你處理,你哥哥不再家,還有我呢。

傻子哆哆嗦嗦的說:我媳婦讓我趴到她身上去吃點心,我一不注意,就把我媳婦的肚子給捅了一個大窟窿,都捅出血了。你看我這肉棍子上都沾滿了血。

傻子的聲音有些哭啼了:你說咋辦那嫂子,她這會兒是不是已經死了啊,我是不是把她插死了……「

嫂子摟著傻子那健美的身子微笑著說:你不要拍,沒有什麼事的,實話告訴你吧,我們女人身下都有一個窟窿,就是讓男人來捅的,而且我們女人都願意讓男人來捅,男人越捅,女人越樂,這種事情對於女人來說是很舒服的,是非常幸福的,我們都願意。

傻子說:我才不信呢,你有嗎,你肚子底下有窟窿嗎,你拿出來讓我看看。

嫂子臉紅了,心跳了。她不好意思了。

傻子說,你怎麼不讓我看呢,看來你是騙我,你肚子底下肯定沒有那個窟窿,要不你就脫下褲子讓我看看你肚皮底下有沒有那個窟窿。

嫂子遲疑了一會,一咬牙就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而且把衣服也脫了下來,她赤裸裸的呈現在了傻子的面前說,我都脫了,你看看和你媳婦一樣不一樣。

傻子從上到下打量著嫂子,還到乳房上摸了摸說:這裡還真的差不多,再讓我看看下邊,嫂子就把腿分開了,露出了身下那個地方讓傻子看,傻子仔細的看著那個地方說:這哪裡是什麼窟窿,不就是一堆黑毛嗎,嫂子說:這黑毛下邊就是窟窿了。

傻子說:這是什麼窟窿啊,紅呼呼的就像一隻瞎馬的眼睛。

嫂子說,是的,這裡面就是一個窟窿,不信你把手指頭插進來一個。試一試就知道了。

傻子就把一個手指頭伸了進去:啊,還真能插進手指頭呢。他感覺嫂子的窟窿裡黏糊糊濕漉漉的。

嫂子說:你再伸進來一個也沒有問題.

傻子就又伸進去一個,還來回動了一下,嫂子身子一陣哆嗦,她有些來情了,還呻吟了幾聲在那個年代的女人都是很少出門的,除了自己的丈夫,幾乎就不接觸別的男人。

再說她的丈夫是一個大煙鬼仔,面容枯瘦弱不禁風,而且經常不在家,經常是讓他獨守空房寂寞難耐,即使回來幾次,幹得也很來勁,但是壓到身上輕飄飄的,一點也不過癮,可總不如小叔子這樣魁梧英俊,人高馬大,她真想體味一下這個傻男人是一番什麼味道。

傻子問:我這個東西也能插到你這裡邊嗎?嫂子你看我這個肉棍子可比手指頭大多了。又粗又長啊,插進去你能受得了嗎?你不騰嗎?

嫂子說:能插進來的,不信你就插插試試看。多粗多長都能放進來。我不怕疼的,再說一點也不疼。

嫂子用個濕毛巾把傻子的雞巴給擦乾淨了。然後用手擺弄了一會兒,讓她這一弄,傻子的那個東西很快就又硬了起來。就像一根巨大的香蕉一樣向上翹翹著。他望著自己那根巨大的陰莖,又看看嫂子那兩腿間的窟窿,他真的有點感覺了,好像自己要幹點什麼事情,嫂子把屁股坐在了炕沿上,把兩隻腳分開也蹬在了炕沿上,整個大腿和陰部就成了「M」形狀,她的陰戶完全向著傻子敞開了。她挺起了乳房,把手向後支撐在炕上說:來吧傻子,你就把你那個東西插進來吧。

傻子說:我是趴在我媳婦身上插的,現在咱們兩個這麼插行嗎?

嫂子說,你就這樣站著也能插進來,來,過來,靠近我,站在我的對面,用手捏住了你的那個東西。對準了我這個窟窿,儘管用力往裡插就行了。

傻子就端著雞巴走了過去,他沒有猛然行動,而是先把龜頭放在了嫂子的陰道口上,然後看了嫂子一眼,嫂子微笑著向他點頭示意,然後他才一點一點慢慢的插了進去,看著已經全部插進去了。他又看看嫂子,嫂子在盯著他樂呢。他問嫂子說:你不痛嗎嫂子,嫂子說:一點也不痛,非常舒服,傻子感覺很舒服,可不知如何是好。

嫂子就說:你把屁股前後動一動,讓你的這個東西在我這裡來回游動,只要別掉出來就行,這樣我們兩個都會非常舒服的,傻子很聽話,就把屁股一前一後的動作起來,那根大雞巴就在嫂子的陰道裡一出一入的抽插起來了,他感覺自己的這個雞巴越來越粗越來越硬了,我一個人無聊的只能瀏覽黃色網站,這個成就了我以後的快樂生活,我想我說了大家也不會相信,當時連我自己也不相信,我瀏覽之後讓我無法自拔,裡面的太多經驗可以讓我學習,讓我在無聊的工作中有許多的快樂,現在把它介紹給大家,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他同時感覺到嫂子的窟窿在不停的收縮著,把他的肉棍子夾的非常緊,他感覺自己的肉棍子火辣辣的可非常舒服。

傻子感覺非常好受了,每插一次都是快樂無邊,每抽一次都讓他興奮不已。他就對嫂子說:我想使勁兒了行嗎,嫂子說:行,你有多大力氣就用多大力氣,嫂子不怕的,傻子索性抱住嫂子的腰部,把自己的雞巴抽出來又插進去,抽出來又插進去,他越干越來勁兒,越干越興奮,也不知道哪裡來的一股子力氣,他竟然摟著嫂子的屁股把嫂子給抱了起來,嫂子急忙摟著了他的脖子,把乳房緊緊貼在了他的胸部上。

傻子抱住嫂子的屁股,在地下轉了一圈,嫂子就坐在他的雞巴上把身子在他的懷裡上下竄動著,傻子非常配合嫂子的動作,他抱著嫂子的屁股,隨著嫂子的動作一上一下,一會把嫂子的屁股搬起了,一會又把嫂子的屁股放下去,就讓嫂子坐在他的雞巴上一上一下的竄動著。

他那根粗長的雞巴衝著斜上方,一次次的插到了嫂子的最深處,他感覺嫂子的窟窿盡頭有個圓溜溜硬邦邦的東西就頂在了他的肉棍在頭上。

嫂子的乳房在他的胸部上下蹭動著,他感覺嫂子的乳房光溜溜的涼哇哇的,軟乎乎的,真是舒服及了。他萬沒想到男人和女人還能做這種遊戲,他萬沒想到男人和女人皮兒挨著皮肉挨著肉的感覺會這麼舒服,他萬沒想到女人的乳房貼在他的胸前會讓他如此快活,他更沒想到女人的窟窿周邊的嫩肉箍裹著他的雞巴會讓他忘乎所以。

他要是早知道這麼舒服,他早就做了看著傻子如醉如癡的樣子,嫂子摟著傻子的脖子就和傻子親吻起嘴來,這一吻,傻子更癡迷了。他身子發麻了。他感覺腿軟了。他急忙把嫂子放到了炕上,嫂子緊緊摟著他的脖子也沒有鬆手,傻子順勢就趴到了嫂子的身上。

就在壓到嫂子身上那一瞬間,他找到了在自己媳婦身上的那種感覺,他回想當時就是這樣把雞巴插進媳婦的肚子裡的,於是他抱著嫂子的身子,把那個快要掉出來的東西狠狠地插了進去,身子也用力壓了上去。

嫂子啊了一聲,身子往上一挺,就把傻子的屁股抱緊了。傻子突然感覺很舒服,他說道:嫂子,我感覺不錯,挺舒服的,你方才「啊……」的那一聲我渾身都麻酥酥的了。往下還怎麼辦?

嫂子說:你就和站在地下一樣,你把屁股上下來回動,讓你這個東西在我這裡來回抽插,只要不拔出來就行。你就狠狠地插我,用力插。

傻子照樣辦了,他一邊抽插,一邊說:好,好,太好,太好了,很好玩的呢。

嫂子說:你的體力比你哥哥好,你就快點動。猛烈點.

傻子開始加快了速度,而且越來越快。

嫂子開始呻吟了,身子也開始扭動,傻子感覺更舒服了。他望著嫂子那俊秀的面孔,感受著嫂子那肉體的溫馨,他像是上了天堂。

嫂子說:你就用力干吧,有多大力氣使多大力氣。

傻子說:不能把你給壓壞了嗎?

嫂子說:沒有事的,女人生來就是讓男人壓的,越沉越好,你哥哥就是太輕了,我感覺不舒服。你把雙手拄在炕上,把上身支起來,把力量集中在中間,狠狠地幹。這樣我們兩個就更舒服了。

傻子還非常聽話,就把上身支了起來,同時中間集中力量往裡插,傻子開始用上了全身的力氣,把嫂子給干的直吭哧,她不停的「呵……呵」的呻吟著,傻子每插一次,嫂子就把乳房上挺一次,傻子看到嫂子身子不停的哆嗦,兩腿繃直,連腳面子也哆嗦了也挺直了。把他的雞巴夾的更緊了傻子急忙問:嫂子你是不是痛了?

嫂子說:不痛,我是舒服呢,女人這時候是最舒服的了。所以就要發出點聲音來。

傻子聽嫂子這麼一說,他幹得更來勁兒了。他一邊干一邊說:嫂子,我也想喊叫,嫂子說,你就喊吧,聲音不要太大了。

傻子真就喊叫起來:啊……啊……嫂子……嫂子,我好舒服啊,我真高興啊。

傻子突然感覺到了一種從沒有過的刺激,他瘋狂起來,那種瘋狂,是正常男人所不具備的,那力氣是超人的,那速度是迅猛的,那情緒是高亢的,那感覺是激昂的,嫂子這回才算真正的享受到了猛男的刺激,她不停的蠕動,不停的喊叫。她幸福的抽搐的,她體味到了從沒有過的幸福。她感覺自己是死而無憾了。

傻子突然感覺身子一震麻木,那是一種他從沒有體味過的感覺,這感覺比吃什麼東西都香甜,都舒服,這舒服的感覺隨著他在嫂子身上的衝擊而越來越強烈了。他突然大聲喊了起來:啊啊,嫂子,我這是怎麼了,怎麼了,我要尿尿,我要尿尿!

嫂子說:那就往我這裡尿吧。

傻子說:我不行了,嫂子,嫂子我的嫂子啊,我要死了。我要上天了……啊……哇。

他身子一陣抽搐,大喊一聲,就緊緊地摟住嫂子不動了,他感覺自己的雞巴一陣陣的發酸,感覺有很多的東西從自己的雞巴裡發射出去,發射到了嫂子的身體裡,嫂子也緊緊的抱住了他的屁股。

嫂子臉紅了。嫂子出汗了。嫂子用嘴親吻著啥子的臉,輕輕的說,我好高興啊,你幹得我真舒服,你比你哥哥好多了。謝謝你傻弟弟。

就這樣,兩個人緊緊地摟抱著,靜靜的停了好一會,傻子才翻身倒在了一邊說到:尿尿那會兒真好受,太好受了,我的媽呀,好死了,比什麼都好,你們身下這個窟窿叫什麼名字?太招人喜歡了。

嫂子說:我們女人身下這個東西叫「逼」。

傻子說,好吃,好吃,比什麼東西都好吃。我喜歡吃你們女人這個逼。

嫂子說,這不是吃的,是操的,不能說是吃逼,應該說是操逼。

傻子看了看自己那個濕漉漉的東西,奇怪的問:嫂子,你這裡怎麼沒有出血啊?

嫂子說:女人第一回都要出血的,但不是很多,就一點點,往後就再也不會出了。

沒有多久,傻子的那個東西又硬了起來,就對嫂子說:我還要操你這個逼。

嫂子說:那就操吧,不過你可要記住,可千萬不能讓你哥哥知道,我這個逼是屬於他的,是不許別人操的,要是讓他知道我這個逼給別人操了,他會殺了我們兩個的,必須他不在家裡的時候,你才能偷偷的操我。知道嗎?

她說著又在沙子的嘴上親了一口。傻子心理美滋滋你的。

傻子說:我知道了。

他就又壓倒了嫂子的身上,很熟練的把自己那個東西插到了嫂子的逼裡.

他感覺這插入的一瞬間也是非常舒服的,感覺是嗖的一下,感覺嫂子的身子一動,感覺嫂子的屁股往上一挺。他感覺是把自己這一根肉棍子都插到了嫂子的身體裡,他知道這就是操逼了,操逼真好。

他瘋狂的操了起來,她更愛聽嫂子那呻吟的聲音。「啊……啊……啊喲……」就在他身子往下壓的那一瞬間,他的嘴和嫂子的嘴碰到了一起,他感覺到和嫂子嘴唇相碰的那一瞬間也很舒服,就把自己的嘴緊緊地貼了上去,嫂子摟住他的脖子,和他接吻了。

他現在才發現,男女兩個人操逼的時候是兩個焦點,一個是自己的肉棍子插在嫂子的逼裡,另一個是自己的嘴和嫂子的嘴緊緊地擠在一起,他瘋狂的吸吮著嫂子的嘴唇,嫂子還把舌頭伸進他的嘴裡,他更興奮了。他吸吮著嫂子的舌頭,甜滋滋的,麻酥酥的,涼哇哇的,滑溜溜的,他渾身都是舒服的,一直舒服到腳趾頭.

隨著一陣興奮,一陣快感,他又在嫂子的逼裡尿了一次,他感覺自己是欲生欲死,快樂如仙。

嫂子發現傻子有些困了,就說:趕快回你媳婦屋裡去吧。

傻子回到媳婦那裡很快就睡了。一夜安然無事。

話說第二天早上,傻子很快就醒了,發現自己是在媳婦的被窩裡,他仔細的摸索著媳婦身體的各個部位,感覺和嫂子的差不多,不過媳婦胸前那兩個饅頭要比嫂子的高,比嫂子的硬,媳婦的肚皮要比嫂子的光滑,也不像嫂子那樣軟。

這時候媳婦已經醒了,她靜靜等著傻子,看他下邊會如何動作。傻子把手指伸進了媳婦的逼裡,感覺比嫂子的緊多了,不像嫂子那樣鬆軟。

他現在才發現自己是有感覺了,開始想和媳婦操逼了,他操了嫂子的逼兩次,感覺很舒服,可媳婦的逼是什麼感覺呢,他全忘了,因為當時就是一陣驚慌。

他記得嫂子告訴她說,媳婦的逼就是屬於他的,他可以隨便操。

他大膽的爬到了媳婦的身上,他發現媳婦和嫂子動作一樣,很自然的就把兩腿分開了。傻子就把自己的那個硬硬的東西插了進去,媳婦啊了一聲,也像嫂子一樣,把屁股往上一挺。

他發現媳婦的逼很緊,第一次根本沒有插到底,他繼續用力往裡插,媳婦說,太痛了。你往外拔一點,別全拔出來,然後再往裡插。

他照辦了,往出拔了一點,又很快就插了進去,他發現爬在媳婦身上,比嫂子身上還舒服,嫂子身上是軟乎乎的,媳婦的身上有些硬度,可這硬度感覺更舒服,和吃東西相比,還是自己媳婦好吃。

但媳婦也有不如嫂子的地方,比如嫂子那扭動的身體,那不停的呻吟,那瘋狂的叫喊,比媳婦更有吸引力。總結一下,媳婦和嫂子都很漂亮,媳婦的身子比嫂子身體感覺好,可不如嫂子會動會叫。

他摟著媳婦那嬌嫩的身體,想著嫂子那放浪的呻吟,他終於在媳婦的逼裡也尿了一次,他發現自己往媳婦逼裡尿尿那一瞬間,媳婦也動了,也呻吟了,也喊叫了,甚至比嫂子還有味道。他開始喜歡自己的媳婦了。

傻子嘗到了甜頭,開始天天糾纏著媳婦要操逼,媳婦總是很順從的讓他操。再也不用拿點心來勾引他了。早上醒來要操,中午吃飯前也要操,晚上還要幹上好幾次,媳婦來例假了,她記得媽媽告訴她說來例假是不能讓男人幹的,他知道傻子是不能控制的,她只好回娘家了。

到了晚上,傻子一個人躺在炕上,翻過來掉過去,根本就睡不著,他發現自己現在要是離開那個逼就活不了,他的雞巴硬了,他用手摸著,擼著,怎麼也不能過癮,怎麼也不如插到媳婦或者嫂子的逼裡舒服,想到了嫂子,他爬起來就去找嫂子,他急急忙忙的推開嫂子的房門.

他發現骨瘦如柴的哥哥正趴在嫂子的身上和嫂子操逼呢,哥哥不停的喘著氣,呼哧呼哧的,嫂子還是那樣的呻吟著,哥哥抬頭看了看傻子,他知道傻子在這方面沒有感覺,就沒有理會他,繼續在嫂子的身上抽插著,他把自己的弟弟當作是進來一隻狗。

嫂子發現了傻子,彷彿受了刺激,動作更瘋狂了,叫喊聲更大了。她緊閉著眼睛,幻想著傻子的模樣,她開始享受了。

哥哥大喊了一聲,爬在嫂子身上不動了,傻子知道哥哥是往嫂子的逼裡尿尿了,傻子實在受不了了,他突然跪在了哥哥面前說:哥哥,求你了,讓我也操一下嫂子吧,好哥哥,把嫂子給我操一下子吧,哥哥說:不行,你嫂子是我的,就只能讓我一個人操,這是規矩,趕緊回去吧。等你媳婦回來操你自己的媳婦吧,傻子哀求的說:不行啊,哥哥,我等不及了。她不知道幾天才能回來,我要難受死了,我求求了。你可是我哥哥啊,我有了苦難,你不幫助我誰幫助我呢。

哥哥還是不同意,他生氣的說:別的事情哥哥都能幫你,唯獨這件事不行,你快回去吧,傻子真有點灰心了。他轉身想走了,可他發現嫂子赤裸的身子在那裡勾引他呢,嫂子的身子在蠕動著,嫂子的乳房在晃動著,嫂子的手在自己的陰部不停的扣動著,嫂子的眼睛在盯著他,好像在說:別走啊,再求求你哥哥。

傻子又不想走了。他對哥哥說:你還是個哥哥呢,心眼就那麼小,你就讓我操一下嫂子又能怎麼的呢,也操不壞,等我媳婦回來,我也讓你操她一下子咱們不就扯平了。

哥哥萬沒想到傻子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他驚呆了,他語無倫次的問弟弟:你……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讓我聽聽?

沒等傻子開口,嫂子迫不及待地提醒哥哥說:你沒聽明白嗎,傻子說現在想要操我一下子,等他媳婦回來讓你隨便操他媳婦,你說他這不是說胡話嗎,你這個當哥哥的能答應嗎,反正現在我們父母不在身邊,這個家你說了算,你要是不答應他也沒有辦法,我可做不了你們的主。

其實哥哥早就垂涎自己的兄弟媳婦了,雖然嫂子也很漂亮,可必然不如弟媳婦嫩呀,那細細的腰肢,那挺起的乳房,那鼓溜溜的屁股,那粉白細嫩的小臉蛋,那紅嘟嘟的小嘴唇兒,那水汪汪的杏核眼睛早就讓他著迷了。

但自己作為哥哥必須要控制的,俗話說:甯在嫂子懷裡做,不從弟媳身邊過,這就是當時中國社會的風俗,現在弟弟自己找上門來,他當然求之不得,就急忙說到:弟弟你說話算數?

傻子說:算數,一定算數。

哥哥說,那你就上來吧。可不行反悔。

弟弟說:我不反悔,我說了就算。

嫂子吃驚的望著哥哥說:你讓我和你弟弟兩個當你的面干啊?

哥哥說,就當面來吧,人生就是這麼回事,今天活明天就不知道怎麼樣呢,我也想看洋戲,就看看別人是怎麼幹我媳婦的。沒事,你們就在這炕上干吧。

嫂子說:我有點不好意思,我怕弟弟的雞巴太大。

哥哥說:沒有什麼可怕的,你別以為我身子瘦弱,其實我的雞巴硬起來的時候也和他差不多,你就和他幹一下子吧,我們不說,外人也不知道,穿上衣服都是好人,這年頭那些骯髒的事情我知道的多了。老公公操兒媳婦的,哥哥操妹妹的,兒子和母親的,男女就是那麼回事,你就讓傻子幹一下子吧。

嫂子心理好想和傻子干,可表面上還是裝著扭扭捏捏的:行吧,那就來吧傻子。既然你哥哥答應了。我們做媳婦的也沒有什麼辦法,你就來吧。

傻子可不害羞,他那個東西早就硬了,他躥到炕上,脫光了衣服,就壓到了嫂子身上。瘋狂的把嫂子緊緊地摟著了。

嫂子很配合的分開了雙腿,他就對準嫂子的小穴插了進去,嫂子啊了一聲,下意識地摟住了他的屁股,他開著猛烈的抽插,那瘋狂,那迅猛,讓嫂子銷魂,讓哥哥吃驚.

哥哥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一對男女在他的面前做這種事情,他發現弟弟比自己還猛,他知道老婆在弟弟身下,享受著弟弟那比自己大一號的雞巴,一定非常的幸福,他多少也有點不舒服。眼看著弟弟的大雞巴在自己老婆的逼裡出來進去,眼看著自己老婆浪叫聲音不停,他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

但是當他想到兄弟媳婦回來後自己也可以嘗嘗鮮的時候,他感覺也很舒服,也很痛快了。但現在眼前就一個女人,還壓在弟弟的身下,他們已經進入了瘋狂的狀態,弟弟喊叫著,老婆呻吟著,那是一種特殊的刺激,當老婆和弟弟雙雙進入高潮時,哥哥已經是實在受不了了,那雞巴硬的要爆炸了。

弟弟剛剛從老婆的身上下來,他就瘋狂的壓了上去,把自己的那個雞巴狠狠地插了進去,就像從來沒有幹過似的。

弟弟的精液還在嫂子的逼裡往外躺,哥哥感覺老婆的逼裡黏糊糊的,但是更滑了,他抽插了幾十下就一瀉如注了。他感覺此時老婆的逼裡又滑又鬆,恐怕是個笤帚把子也能插進去。

他也沒有想到,就這一陣子瘋狂的抽插,讓弟弟看在了眼裡,弟弟很快又硬了。哥哥剛剛下了,他又撲了上去。弟弟這次非常痛快,很順利地就插到底了。

嫂子的陰道似乎被哥兩個的精子給裝滿了,不停的往外流淌,炕上的褥子已經濕了一片了,嫂子似乎感覺到了屁股下面的潮濕,不停的動著屁股。

傻子看嫂子的屁股不停的動,他更來勁兒了,他不停的抽插,那黏糊糊的東西被他的雞巴抽插得不斷的從嫂子的陰道裡帶了出來,嫂子的陰道還有她自己的浪水,讓傻子這一干,發出來呱唧呱唧的響聲,傻子終於又在嫂子的逼裡尿了一回,最後倒在了一邊。

嫂子看看自己身邊躺著兩個男人,感覺自己很幸福。

哥哥在盤算著如何幹自己的兄弟媳婦……小媳婦的例假結束了,很快就回來了。

弟弟瘋狂的撲了上去把媳婦給扒了個精光,他本想自己先幹一次,再去找哥哥,誰知道弟媳婦一進大門,哥哥就盯著了。他就跟了過來。傻子剛把媳婦扒光,剛剛在乳房和陰部摸了幾下,還沒有來得及插上,哥哥就進來了。

小媳婦見哥哥進屋了,她就慌忙的躲到了炕的角落裡,把衣服擋在了兩腿中間,她發現哥哥正盯著她的乳房,她忙把衣服扯到了上邊蓋上乳房,可下邊的陰部和屁股又露了出來,小媳婦不知道如何是好,一下子就把頭蒙上了。

哥哥望著弟媳婦的裸體,望著她那毛哄哄的陰部,他慾火焚身,他盡情的欣賞著,享受著,他的眼睛都冒火了。他盯著傻子,又看了看弟媳婦,那意思是說:我的傻子你說話可要算是啊,傻子當然不會變卦的,當他明白了哥哥的眼神之後,傻子只好向自己的媳婦說明了一切。

傻子媳婦很無奈,哭著點了點頭,總算是答應了。

哥兩個把她遮羞的衣服扯了下來扔到了一邊,把她拉到了炕中間,都撲了上去摸她,她只好閉上了眼睛。

傻子摸乳房,哥哥摸陰部,弟弟來摸陰部,哥哥又來舔她的乳房,當她睜開眼睛時發現這哥兩個都已經脫光了,他們的雞巴都硬硬的挺挺的了。她不敢看了,又把眼睛閉上了。她心裡想。我就閉著眼睛你們誰愛幹就幹把。

到是是哥哥自己先脫光衣服的,他搶先一下子就把小媳婦抱在了懷裡,摸她的陰部,親她的嘴。竟然把弟弟擠到了一邊。

弟弟喊著說:哥哥,咱們兩個要單雙吧,誰贏了誰先操。

哥哥說:還是讓我先操吧,反正你已經幹過了,我還一次沒有干呢,你去我屋裡干你嫂子吧。啊。我讓她在我們屋子裡等你呢,你快去把。

哥哥說著就把弟媳按到了炕上瘋狂的把雞巴就插了進去,然後就開始不停的抽插,嘴裡還搗鼓著說:你看這啥感覺,你看著啥感覺,真好,真好,太好了。感覺就是不一樣,你比你嫂子緊多了。你的身子真彈性真好。啊。和你操逼真舒服,往後我們換班操。

讓他這一叨股,小媳婦也開始呻吟起來。

傻子受不了了,他真想把哥哥推下去,他感覺如果現在要是有個老母豬,自己也會把她插一下的。

哥哥一邊呼哧呼哧的插插弟媳婦,一邊對傻子說:你別在這裡等了,好不容易和你媳婦操一回,我還想多幹一會呢,你去我屋裡干你嫂子吧,她正在炕上等著你呢,估計她的逼已經癢癢了讓他這一說,傻子真就感覺此時能操嫂子一下子也是不錯的。他想起來嫂子的俊模樣,想起了嫂子那勻稱的身子,傻子瘋狂的跑到了嫂子的屋子裡,嫂子真的就在屋裡等他呢,嫂子見傻子來了,瘋狂的撲過去抱住了他,摟著他的脖子就親,還一邊說:傻弟弟,你可來了。想死我了。我好想你的大雞巴呀,你哥哥看你媳婦回來了就著忙要去操她,讓我在這個屋子裡等你過來,我等的你好苦啊,你總算來了。快讓我摸摸你的大雞巴,啊,你的雞巴真大啊,我要,我要,我要嘛。

傻子是看著哥哥已經把自己的媳婦幹上了才受不了過來找嫂子的,就在和嫂子擁抱在一起的時候,他的雞巴早就硬了。現在讓嫂子這麼一叨股,他很快就動情了。他伸手就去摸嫂子的乳房,那乳房感覺也是不錯,軟乎乎,光溜溜的,他很快又把手伸進了嫂子的褲子裡去摸她的陰部,那裡早已經水汪汪的了。

讓他這一摸,嫂子身子哆嗦了。她聲音顫抖的說:快來吧,我受不了了。

傻子急忙脫衣服脫褲子,嫂子也飛快地脫光了自己,兩個人光溜溜的急忙又擁抱在了一起,兩個身子拚命往一起貼,傻子的雞巴已經開始冒水了,嫂子轉身趴在炕沿上,把屁股翹了起來說:來吧傻子,從我後邊干。

傻子吃驚的問:這怎麼幹啊,嫂子說:你就從我的屁股後邊往裡插,就能把雞巴插到我的逼裡,你試試看很舒服的,嫂子回手自己把屁股連同陰部一起扒開了。傻子一眼就看到了嫂子那鮮紅的陰道口,他猛然想起了兩匹馬交配的情景,啊,對了,那馬交配不就是從後邊插的嗎,傻子端起自己大雞巴對準嫂子的後邊哧溜一下就插到底了。當他緊緊抱住嫂子的大屁股時,他感覺到了從沒有的舒服,嫂子說:來吧,和每次一樣,一插一抽,用力干吧。

傻子很快就明白了。他抱著嫂子的屁股用力抽插,瘋狂操著,他的肚皮把嫂子的屁股撞擊的「啪啪」直響,他第一這樣操逼,他每插一次,嫂子的屁股就抖動一次,那白白的大屁股抖動樣子也是非常迷人的啊,就在這時候,哥哥和弟媳婦發出了叫喊聲,嫂子說. 傻子別放,咱們到他們那裡和他們比試一下子。

於是兩個人拉著手來到哥哥和弟媳婦操逼的現場。骨瘦如柴的哥哥趴在弟媳婦身上已經干的大汗淋漓了嫂子快速的躺倒炕上,很快分開了雙腿,招呼傻子說:來,我們也在這裡干,傻子急忙上炕,趴到嫂子身上,傻子握緊雞巴,對準嫂子的小穴就插了進去。

他一邊猛烈的抽插,一邊扭頭對哥哥說:你干我媳婦,我干你媳婦,看誰能干,看誰幹得時間長. 今天咱倆就比試比試。哥兩個真的就比賽了,兩個媳婦似乎也在比賽,不停的呻吟,不停的叫喊,不停的蠕動,屋子裡充滿了淫蕩的聲音。

到是哥哥先洩了,弟弟還在呼哧呼哧的幹著。

傻子幹著幹著,發現自己的媳婦在望著自己,他知道哥哥的體力不行,自己的媳婦是沒有享受夠。想到這裡,他就把雞巴從嫂子的逼裡拔了出來,趴到自己媳婦身上猛地插了進去,小媳婦緊緊你的摟著他,拚命的吻著他,他感覺還是自己的媳婦幹著舒服,就瘋狂起來。

傻子在叫喊著,小媳婦在呻吟著,哥哥和嫂子很無奈的看著他們,都露出了羨慕的眼光。

弟弟終於射精了。哥哥迫不及待地壓了上去,把雞巴插到了弟媳的逼裡.

嫂子瘋狂的摟住了傻子,竟然用嘴含住了傻子的雞巴,傻子愣住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停電銷魂
喝醉的姐姐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