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君是邦安的妹妹,今年二十歲,因為美國的學校放暑假了,所以回國輕松一下,當然她早安排好了歐洲和日本的旅游,不過因為王立明希望女儿先回台灣待一陣子,順便介紹些政商名人的儿子給女儿認識,因為自己女儿美麗動人,王立明很想攀一門好親事來提高自己作生意的本錢。只是王立明万万沒想到…

「什麼!?哥!你跑哪里去了,老爸快發瘋了,你最近怎麼每天都不上班啊,說是帶佳儀姊姊出國玩,可也澇跑太久了吧!….哦!什麼?

要我去佳儀姊那,拜托,我是台北路痴你不知道。…你朋友要來接我,什麼朋友啊,佳儀姊姊的朋友啊,開什麼車?…哦,紅衣服,直發,車號CV5133,好好,我在家門口等她。」辰君接到哥哥王邦安的電話,要她去佳儀的公寓,朋友在開Party ,辰君不疑有他,穿了件牛仔褲,畫了點淡妝,梳了梳頭發,自己往鏡子看看,亮麗的長發,明亮有神的眼睛,白皙可愛的鵝蛋臉,自豪的二十寸纖腰,辰君自己看了都高興,從小大家就稱贊她漂亮,她自己也這麼覺得。正自我陶醉的時候,她的電話響了起來,辰君接起電話,是一個磁性的女人聲音,「王辰君小姐嗎?

我是佳儀的朋友啦,我人在你們家路口,你可以下來了。」

海媚倚在車門上,隔著馬路望像王家的大門口,她來過這個地方許多次,但是從來沒有進門過,王立明從來沒帶她進過門,她曾經在這個門口和王立明做愛,但是這該死的男人竟然隨便就拋棄了她,找上另外一個女人,更討厭的是那個女人是她的姊妹淘阿茵。

這時候辰君出來了,海媚看著辰君青春的臉蛋,美麗的身材,微笑了起來,心想,真是便宜了阿信和阿雄這兩個家伙,這麼一個美女簡簡單單的送上門了。

「你好,我叫雪儿,是佳儀的朋友。」海媚說著,把手伸出來,辰君也笑著和海媚握手說:「你好,我叫辰君,星辰的辰,君子的君,謝謝你來接我。走吧!」辰君開了前車門,卻看見前座一大堆食物,雪儿忙道:「不好意思,剛去買東西,你先坐后座吧,不好意思。」辰君點點頭,說:「沒關系啦,我坐后面就好了。」海媚又說了聲對不起,便開了車子上路,辰君對這個陌生的美女很有好感,一路聊天,全沒注意到車子被開到了山區,這時候,辰君問了一個問題:「雪儿姊,你這台車好大哦,我看后座可以躺兩個人呢。」海媚這時把車子停在路邊,回頭說:「對呀,辰君妹子,你待會就知道大車的好處了。」辰君看著海媚堆滿笑意的臉孔,心底突然閃過一絲恐懼。這時候,后車廂的左右車門被打開了,兩個狀漢笑嘻嘻的坐了進來,車子內立刻充滿了一股濃厚的檳榔味。

「雪儿姊,他們是誰?」辰君一邊挪開位置,一邊問。海媚發動車子,笑著說:「嗯?這很難講,可以這麼說吧,是你的老公,不對,是你的主人,哈哈….」海媚大笑著把車子往前駛去。可憐的辰君這時候感覺到頭上一陣刺痛,原來是她引以自豪的美麗長發被人拉住了,她開始尖叫,而她的不幸才剛剛開始。

進來的兩個人正是海媚的得意助手,阿信和阿雄,兩個人一進車子就開始了對辰君的凌辱,阿信用力把辰君的頭發往后拉,辰君啊的一聲大叫,身体往后跌坐在座椅上,阿雄很快的雙手由后抱住辰君,辰君拼死命的反抗,這時候阿信拿出一把匕首,在辰君的面前比了比,淫笑著說:「王小姐,安分點,不然我就在你臉上畫上几道,這可是很痛的哦。」辰君看著那把閃亮的匕首,也害怕了起來,阿雄這時候也伸手拉起了辰君的上衣,辰君閃躲著,可是迫于兩個男人的力量,和尖刀畫臉的威脅,她也無法反抗男人的進逼。

「不要!饒了我,不要啊。救命,啊….」辰君哀求著,阿雄和阿信卻充耳不聞,阿雄那顆禿頭此時因為興奮而泛起油光,「媽的!死婊子,叫什麼叫,待會就有你爽的啦。」阿信一張臉因為欲望而奇怪的扭曲起來。他雙手緊緊的從后抱住辰君,一雙肥厚的大手隔著T恤揉弄著辰君成熟的乳房。

「啊….不要了,不要!」辰君哀叫著,可是阿信已經脫掉了她的牛仔褲,露出一雙渾圓結實的美腿,阿信和阿雄同時發出了一聲輕嘆。「媚姊,這個婊子的腿比佳儀要棒哦!」阿信笑著說,「佳儀的腿太細了,這樣的我比較合我的意啦。」「給你們兩個豬哥標賺到了,對人家小姐溫柔點,死豬哥。」海媚回答著。

「干!你快一點啦,羅唆。」阿雄催促著。

「急什麼急,誰叫你猜拳輸我。」阿信呵呵笑著。可憐的辰居無奈的看著這群人開著自己的玩笑。好像自己是到嘴的熟鴨子一樣。可是兩個大漢嘴巴開著玩笑,手上可沒閑著。辰君的白色內褲也已被阿信扯了下來。她修長美麗的雙腿被阿信分了開來。阿信的頭很快的埋了下去。

「不要!啊!….你干什麼!變態!哎呀,啊!不可以….啊..」辰君用力的搖著頭,一頭亮麗長發變成披頭散發。阿信拿中指沾了沾口水,由下往上的撫摸,將辰君柔軟卷曲的芳草分開,然后用手指扳開辰君的嫩肉,露出那誘人的粉紅色肉洞。阿信咂了咂舌頭,吞了口口水,伸出了舌頭朝辰君的陰戶舔了下去,他很有耐心的由下往上舔,先緩緩的在陰唇上攪動,然后向上挑動辰君的陰核,舌尖在陰核上轉了兩圈之后,又向下滑動,伸入辰君的密穴內,充分的攪動后,又向下直舔到會陰的位置,然后又滑了上去,很有耐心的舔著陰核。

阿信熟練的招术讓辰君無法抗拒,而阿雄也沒閑著,他很快的用手將辰君的胸罩脫掉,雙手揉弄著辰君豐滿的乳房,粗糙的掌心壓住辰君的乳房,轉圈圈的揉動,令辰君的呼吸沈重,乳首挺立。阿雄的嘴也貼上了辰君的脖子和耳朵。

「小婊子,你的奶子挺起來羅,爽不爽啊。」阿雄對著辰君的耳朵低聲說話,濃濁的熱氣吐得辰君心慌意亂。

「沒…沒有…你走開啦。」辰君掙扎著,雪白的手臂在空中亂舞,可是她自己也知道身体不太聽話了。她的下半身傳來搔養難耐的灼熱感,全身發熱,而且軟綿綿的失了力氣,小穴中也不聽話的流出了香濃的肉汁。阿信咂咂的用舌頭玩弄自己下半身的聲音讓她不知如何是好。當那粗大的舌頭伸進肉洞中的時候,她不自禁的扭動著豐滿的臀部,想加大那種刺激。而阿信也配合的上舔下砥,左攪右扮,弄得辰君的淫水狂流不止,屬于處女的桃紅色陰戶也張了開來。

「啊…不要…不要…我好熱啊…啊…」辰君挺起腰,全身發熱,嬌喘不止,在阿信的舌頭活動之中,達到了高潮,這種情景只把前座的海媚看得心養難熬,她將車子駛靠在路邊,手伸到了短裙底下,運用五指將軍進攻自己的蜜穴。

后座那邊,阿信看辰君已經很□了,便將她的雙腳抬高,從她的膝蓋直舔到大腿,辰君早被撩撥的欲火焚心,更是大聲呻吟,阿信用手指試試小穴,又□又滑又熱的,心知時候已到,便掏出自己的大家伙來,頂了上去。后面的阿雄也興奮的直吞口水,叫著:「干!給你爽到,干!死婊子,這麼浪。真是媽天生的爛婊子。」辰君沒想到自己的處女竟要在此失去,阿信這粗人雖經過海媚努力調教,可是還是不懂得憐花惜玉,用力把腰一沈,大肉棒分開花瓣,直刺入辰君柔軟的蜜穴里。一股被撕裂的劇痛立刻將辰君的快感一掃而去,那股說不出來的疼痛,身体被貫穿的感覺,哪里是二十歲的女孩所能承受的了。

「啊!…..」辰君大聲叫著,雙手亂揮亂舞,抓到了阿雄的手臂,就好像抓到了救命的木頭一樣,死命的抓住,可把禿頭阿雄褐色的皮膚抓出一條條血痕來,可是阿雄正處于興奮狀態,也絲毫不覺得痛,他用力的捏弄著辰君的雙乳,貪婪的吻著辰君如玉般潔淨光滑的身体。

「好痛!好痛!啊!….求求你….不要…不要…不要…啊!救命啊,痛…不要…不要…」辰君一邊哭叫著,一邊雙手胡亂打著把大肉棒干進自己身体里的阿信。可是哪里有用,阿信這時也感到無比的滿足,他心想著:這個女人的處女被我干到了,干!有錢又怎樣,還不是被我干得哎哎叫,□!這麼漂亮的婊子,以前想都不敢想,比明星還漂亮,而且還是處女。想到爽快處,那根肉棒越發有精神,混合著辰君的處女鮮血,暴起青筋的大號肉棒毫不留情的抽插著。那被緊緊包圍的感覺,阿信也忍不住的低叫:「干!好爽哦。」

這只看得禿頭阿雄滿肚子火無處放,只想趕快找個人樂一下,他轉眼一瞄,看到前座的海媚已經撩起了短裙,解開了上衣紐扣,正手淫的十分痛快,便想到前面去和海媚打上一炮,便說:「這里交給你啦,我到前面去。」禿頭阿雄開車門進了前座,海媚便一屁股做上阿雄的巨炮,雪白的乳房緊緊壓著方向盤,阿雄扶住她有彈性的屁股,開始「噗滋,噗滋」的做了起來。在阿雄火熱肉棒的刺激下,海媚這蕩婦更是放聲浪叫,盡情享受魚水之樂。

可是后座的狀況就不同了,辰君第一次就碰上阿信這怪物,剛開始還有力氣□打阿信,可是在阿信的肉棍狠力抽刺之下,她很快的就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仰躺在轎車的后座,手緊緊的抓住車頂和車門的扶手,呼呼的喘著氣,她試著想讓自己的思考遠離下半身,可是自己的下身卻不停傳來可怕的感覺。可怕的疼痛讓她無法思考,只能無力的躺在后座,忍受阿信一下又一下的猛烈撞擊,不知道這種狀況何時會結束。

「他媽的,你還在裝木頭,干!我看你裝到什麼時候。」阿信抽刺了一會,看到辰君一臉絕望的表情,生氣了起來, 上半身也壓了上來,强壯的胸肌緊緊的壓住辰君堅挺的雙峰,這種肌膚緊緊相連的感覺,讓辰君深深喘了一口氣,尤其是阿信的胸肌和乳峰間,隨著阿信的動作展開了美妙的互動,辰君又嘆了一口氣。這時候阿信的舌頭也開始在辰君的耳垂和頸部間不停的游移來去,那種奇妙的搔養感,終于又讓辰君開始有了反應。

「啊….」在辰君張開嘴吐出身体中騷動的欲望的時候,阿信那張嘴也湊了上來,「嗯…不要….嗯….哦…」阿信的舌頭伸進了辰君那紅艷的雙唇之中,阿信那充滿淫水味道的嘴也貼上了辰君的雙唇,那剛舔完陰戶的舌頭,也和辰君的舌頭緊緊的纏攪在一起。同時阿信也改變了抽插的方法,他緩緩的在陰道淺處攪動后,在狠力的突然刺進子宮深處,然后在深處攪動一下后,再緩緩的抽出。配合上阿信像怪物一樣的可怕精力,辰君就算想當木頭,這時也當不成了。

這改變當然阿信最清楚了,本來有點乾乾的肉洞,這時候又開始□滑了起來,辰君的呼吸又再次濁重而火熱,粉嫩的雪白雙頰,也出現如熟蘋果般的紅色,如大理石般光滑的身体更是熱得像火炭。

「啊….我怎麼了….啊….好可怕….啊…受不了。」辰君突然把頭撇開,兩人的嘴旁早就因為吻得太久,口水流得一片濕答答的。

「怎麼樣?婊子妹,被哥哥干得有感覺了吧!」阿信在辰君的耳邊低語著,「你那里好□哦,又滑又□又緊又熱,哥哥我好爽啊,你怎麼樣啊?」阿信用低沈而挑逗的口氣說著猥褻的話。同時配合著肉棒的突刺動作,讓辰君一時昏了頭腦,這美麗的富家千金竟然脫口而出:「好舒服哦,哎唷,啊…」辰君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說出這種話,話一出口,便覺得羞愧難當,可是身体被壓在阿信壯碩的身軀下,大肉棒在自己的身体里炙燒著自己的性欲,讓她無處躲藏。而自己敏感而成熟的肉体更是不要臉的把可怕的快感傳回腦中,淹沒了辰君的理智。

當阿信又開始在肉洞的淺處攪動時,辰君的身体不自主的扭動著,阿信這時候將辰君修長結實的右腿扛上了肩膀,辰君的高跟鞋便頂在車頂上,阿信雙手握住辰君的乳房,開始長距離的火炮轟擊。這次沒兩下辰君就完全無力抵抗了。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不要了…你不要再動了,救命啊…啊….我要死了….哦..受不了….」辰君狂亂的叫著,雙手抱著頭,眼睛用力的閉了起來,嬌美的臉因高潮的來臨而變形,下半身涌出的大量蜜汁,將處女的鮮血衝得一乾二淨。

可是阿信並沒有停止那狂暴的抽插,他這時也因為辰君的高潮也開始極度的興奮,他一邊用力將肉棒深深的刺入,一邊問著:「爽不爽?…呼…呼…媽的…爽了吧..我□你,爽不爽…嗯…說啊…說爽啊!死婊子。」被連續爆炸的高潮襲擊的辰君,這時早已忘了羞恥,她大聲的喘著氣,回答著:「呼…呼…哦…爽…爽…好爽…爽得受不了….爽得要昏了….哦….你停一停…啊!~~~~」辰君話一出口,便深覺羞恥,可是這時完全沒時間思考,高潮的火花一直她眼前爆裂,她完全無法控制自己。肉洞强烈的收縮,連被抬高的腿都發麻了,高跟鞋無力的掛在腳上搖晃。

終于阿信最后一次猛烈的把肉棒撞進辰君的深處,大量火熱的精液直噴進辰君的体內,辰君再也受不了,她緊緊的抱住阿信,「我死了!」辰君的腦子里出現這三個字,感到眼睛一黑,什麼都不知道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桌面版 | 切換到行動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