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還是我在一個歌廳看場子的事了,我胡哥開了個歌廳見我復員回來一直沒什麼事,就叫我去他的歌廳裡玩,順便幫著看下場子,也就是有小流氓來搗亂了,我制止一下就行了,因為當兵前我在那一片經常打攪鬥毆也算是有點小名氣吧。

這一天,我像往常一樣下午來到歌廳裡的沙發坐下,這個時候胡哥過來悄悄的給我說,今天有個雞頭騙了兩個東北妞,好像是母女倆帶到歌廳裡坐台了,讓我看好她倆,就連上廁所也要跟著。

別跑了,順便開導開導她們。

我明白了,肯定是雞頭在火車站騙的。

我跟著胡哥到了一個包廂裡看見了這兩個東北女人,有一個年級看著有三四十歲,一個很明顯就是滿臉稚氣未脫的小姑娘,這個時候那個年紀大點的東北女人抬頭看了我一下,我擦,我驚了,這個女人五官精緻,剪發頭,上身穿了一件碎花襯衣,一條灰褲子,還有一雙磨得有點發白的的褐色皮鞋。

典型的山裡的金鳳凰,還不會打扮。

我從包廂把胡哥叫了出來跟他要了兩千塊錢,說要給她們母女倆買兩身衣服好坐台,穿著那種衣服也不適合坐台啊,哪個客人能點這種土不啦嘰的小姐啊。

順便今晚就讓她們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坐台。

胡哥答應了,就說讓我來看著辦吧。

我把兩個女人領到了我們員工的宿舍,都在一棟樓裡,也不怕她們跑,她們就知道一個大門,還有一個暗門是供JC查房的時候客人跑的,在樓台間下面的一個小旮旯裡,平時是鎖著的。

到了屋裡,那個年紀大點的女人忽然給我跪了下來,抱著我的腿說,大兄弟,你們該不是要把我們娘倆要賣了吧,我笑著說不是的,我是來教你們掙錢的。

我讓那個女人站了起來,讓她坐在床邊上,就問了問他們的情況。

年紀大的女人說,她叫胡靜,今年三十五,女兒叫文文,今年十八歲了。

家裡窮,小學上完就不上了,一隻幫家裡幹活。

她們是來找他丈夫的,她的丈夫已經兩年沒有回家了,也沒有寄回去一分錢,現在只知道她丈夫在這個城市裡打工,但是地址還有錢都在火車站丟了,找不到她丈夫了,這個時候有個中年女人很熱心的幫她們,領她們吃的飯,還幫她們找的這份工作,說很能掙錢,就是到歌舞廳裡當公關,不需要什麼技術。

她們就來了,可是一進歌廳大門進了包廂那個女的就不見了,她們很害怕。

呵呵,這個時候我說現在不用怕了,人以後慢慢找,你們先掙點錢再說吧,你們就好好休息休息,不要亂走了,這個城市很亂很不安全,明天我來帶你們轉街去。

這個時候我看了看那個小姑娘已經靠著床邊睡著了,我就站起來說有事先走了。

第二天清早九點多我到了員工宿舍,敲了敲門,胡靜給我開了門,我進去轉了一下,屋子也收拾的乾乾淨淨,娘倆也都洗漱乾淨了,專門就在等我了。

這個時候看我的眼神也沒有了當初見我時候的恐慌了,可能是睡了一覺休息好了的緣故吧。

領她們吃完早點後,到了商城按照我的眼光給她們母女倆各買了兩身齊B短裙,黑絲襪,白皮鞋,和蕾絲襯衣,蕾絲胸罩和內褲就回到了宿舍,這個時候那個胡靜臉紅紅的對我說,大兄弟這些該不會是讓她們穿的吧,那穿出去怎麼見人啊,我說在城裡都是這樣的,你們試一試吧。

胡靜很不好意思的把衣服拿起來看了看放下了,又拿了起來看了看,我說怎麼了?她說大兄弟你在這裡,我們娘倆怎麼換衣服呀,我連道,呵呵不好意思,我出去,說完就到了屋外,把門關了。

大約過了十來分鐘,門響了,我一看娘倆已經把衣服換好了,這個時候我的心裡只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震撼,母女倆就像是一對姐妹站在一起,年紀大的風韻猶存,黑色絲襪包裹在一雙健美的雙腿上,白色的包邊皮鞋套在金蓮上,奇逼小短裙緊緊的包在渾圓的臀部上,蕾絲襯衣隱約的透出裡面36D罩杯的乳房。

有種AV片裡中年熟女的感覺。

年紀小的青澀純情,臉蛋上粉嘟嘟的不知道是緊張還是羞澀的表情,小嘴唇有點撅撅的,兩手抓著自己的裙擺,生怕裙子不小心會把底褲露出來。

不知不覺我的小弟弟已經在褲子裡頂起了高高的帳篷。

這個時候胡靜看我呆呆的看著她們含蓄的咳嗽了一下把我從失神中喚醒了過來,我尷尬的笑了笑,呵呵,不好意思,沒想到真是人是衣裳馬是鞍,沒有想到衣服一換你們就跟換了個人一樣。

真漂亮。

這時胡靜笑了笑,好看嗎,我怎麼覺得不好意思傳出去啊。

我說習慣就好,習慣就好。

然後我就交代了她怎麼對待客人。

怎樣能拿到更多的小費。

要和別的姐妹們搞好關係。

胡靜一一聽在心裡記了下來。

晚上我帶她們下到三樓的一個包廂裡坐了下來,包廂裡有十幾個小姐,有在打麻將的,也有玩撲克的,然後交代了一個小姐讓照顧照顧,教教她們、、、我讓照顧她們的那個小姐很上路,她是胡哥在歌廳裡的一個姘頭,很明白該怎麼做。

我知道接下來包廂裡肯定會放黃色影片。

晚上十點多客人陸陸續續的來了,我看到有兩個猥瑣男上來了,然後我就想到,我的機會來了,先讓這母女倆上去,這倆猥瑣男肯定會讓這母女倆上一堂生動的教育課。

然後我在做好人,呵呵,得來全不費工夫。

果然在包廂裡呆了三個小時後,母女倆衣冠不整的就出來了,滿臉的淚痕,找到我,說不做了,我說這怎麼行,客人已經把小費付了,要是不做下去,你賠客人的錢啊,然後我把兩個客人的小費共四百塊錢給了胡靜,胡靜有點不相信的看了看錢,四百塊錢啊,這麼多?三個小時掙到了她們在家兩個月的生活費了。

我笑了笑,有付出就有得到,晚上請客喝酒吧。

到了下班的時候,我照例送她們母女倆上樓,順帶了幾個果盤,一捆啤酒。

進了屋,坐在床邊就邊喝邊聊,不知不覺三個人一捆啤酒就喝完了,我又讓樓下的送來了一捆啤酒,大約喝了有五六瓶的時候文文已經醉的什麼都不知道了,躺在床上。

而胡靜還醉眼迷濛的和我說著不知所謂的胡話了,我看時機來了,我說你醉了,躺下睡吧,我把文文給推到了床的裡邊,把胡靜輕輕的推倒在床邊。

這個時候胡靜忽然伸出胳膊把我摟住,嘴裡喃喃的不知道說什麼,我順勢也就壓到了她的身上,感受到了她胸前乳房的擠壓,我知道她可能把我當成她老公了,這個時候她把舌頭伸進了我的嘴裡,和我的舌頭糾纏到了一起,我把手順著她的短裙,把她的到了小腹上面,露出了黑色絲襪包裹住的白色蕾絲內褲,我把她的高跟皮鞋脫掉,慢慢的從她的腳尖開始親起,一路上移到了絲襪的襠部,我用牙齒咬破了絲襪,看見她潔白的內褲上已經透露出了一片濕濕的痕漬。

我把她的內褲撥到了一邊,肥美的陰唇展現在了我的眼前,我伸出舌頭在她陰唇頂部的一個小肉蛋蛋上面輕輕的舔了一下,這時只聽見胡靜一聲嬌呼,雙手緊緊的抱著我的頭,讓我不能動彈。

說,老公那裡髒。

我哪裡管得了那麼多,我用嘴唇狠狠的吸住了她陰唇上面的小陰蒂,用舌頭不停的纏繞,不停地舔弄,順便解放了自己的雙手,把自己的衣服褲子全部脫掉,露出了我猙獰的大雞巴。

翻身69勢的把雞巴放到了她的臉上,這時她也把我的雞巴含到了嘴裡。

我感到一片溫熱包住了我的雞巴,我往前送了兩下,噎的胡靜直乾嘔,這時她的逼逼已經讓我玩弄的潮水橫流。

我掉過了身子把我的雞巴放到了她的陰門口,輕輕的研磨了起來,胡靜好像受不了了,挺著腰直用逼門尋找我的雞巴,像一逼吃進去,我怎麼能讓她這麼輕易的就舒服呢,我就用雞巴死死的頂在她的屁眼上,就是不進她的逼裡,弄得胡靜直叫老公我要,老公操我,老公要你的雞巴戳死我吧,我看這個時候差不多了,我把雞巴頂到了她的逼門上,胡靜感覺到了我的雞巴然後猛的腰往下一沉,咕嘰一聲,我的雞巴沒根進入了她濕滑的陰道裡,接著胡靜一聲喘息,很滿足的樣子,等著我的抽插,但是這個時候我感到有點痛,因為她的逼很緊,有再多的水也沒用,幾年沒用過的逼了,怎麼能讓我粗大的雞巴適應的了呢。

大約過了兩三分鐘,我感覺到我的雞巴已經適應了她陰道的緊度後,我開始了我瘋狂的抽插,弄的胡靜直喊老公慢點,逼逼受不了了,這時胡靜猛地把腰一抬脫離了我的雞巴,一股尿液就尿到了我的肚子上,然後胡靜就癱軟了下來,可是我還沒有爽啊,那種空蕩蕩的感覺實在難受,我直接大雞巴順著胡靜的逼門又插了進去。

啊、、、老公你、、、弄死、、、我了、、啊、、、胡靜嬌喘連連的叫到,我大約又抽插了三百來下,感覺到雞巴要射了,我急忙把雞巴從她的陰道裡抽了出來,一把握住雞巴對著胡靜的櫻嘴就插了進去,接著脊樑骨發涼,一股一股的精液就送進了胡靜的嘴裡,胡靜來不及吐出來,精液射得很有力度,全部都射進來胡靜的嗓子裡,胡靜沒辦法只能全喝了,這個時候胡靜因為過度的疲勞也沉沉的睡了。

我也累的躺在了胡靜和文文的中間的睡著了。

大約睡了一個來小時的時候,我轉了個身,正好面對著文文,文文的頭髮不斷的撩撥著我的臉,我睜開了眼睛看著文文沉睡中可愛的樣子,我的雞巴又不自覺的漲了起來,我心想一個也是吃,兩個也是吃,媽的,乾脆全都吃了。

這時我就用手輕輕的搭到了文文的大腿上,看文文沒有什麼反應,我膽子大了起來,我就輕輕的撫摸著文文的大腿,慢慢的移到了文文的大腿根,我慢慢的在文文的逼門處用中指輕輕的畫著圈圈,觀察著文文的反應,看見文文雙頰粉紅,鼻尖上隱隱的冒出了一小片汗珠。

我感覺到文文此刻也誘惑的差不多了,我把文文的絲襪還有可愛小內褲輕輕的褪到了她的屁股下面,然後直接用手摸了摸文文春潮氾濫的逼門,手上沾滿了文文的淫液,糊到我雞蛋般大小的龜頭上。

慢慢的對著文文的陰門擠了進去,這時文文好像發覺了,睜開眼睛看見我正趴在她的身上,下身有一個硬硬的東西頂著,慌亂的就要大喊,我立刻用手摀住了文文的嘴巴,輕聲的說,你不想你媽知道吧,你不怕丟人?這時文文閉上了眼睛,從緊閉著彎彎的睫毛中眼角慢慢的流出了一滴眼淚。

這個時候我知道我不能心軟,既然當了小姐了,以後遲早讓別人破身,還不如我破了,想完我就把雞巴緩緩的送入進了文文的陰道,看見文文這個時候疼的身子都弓了起來,那副表情好像在說,不要,不要。

慢慢的我感覺到了我的雞巴遇到了阻礙,不用想,一定是處女膜了,我直接挺身子,雞巴使勁的一送,頂破了那層薄薄的嫩模,文文的臉直接都皺到了一塊,死死的咬著牙。

我停了下來,告訴她女人都有這一步,過了一分多鐘,感覺到她的陰道似乎適應了我雞巴的粗細,我就開始慢慢的抽插了起來,大約抽插了三十多下,文文陰道裡也又開始流出淫液,我跪著把文文的雙腿放在我的腰上,看著我雞巴在她陰道裡不斷著進出,雞巴上掛著一些血液,還有她的淫水,我越來越亢奮,文文似乎也接受了這個事實,慢慢的配合起我來,我抽插的更努力了。

在文文緊緊的陰道中,我的龜頭摩擦著文文陰道內的息肉,每次都感覺一張小嘴緊緊的含住了我的雞巴,那種感覺不言而喻。

太舒服了,過了三五分鐘我的雞巴受不了了,我知道我要射了,這個時候我把頭低下一口咬住了文文的乳房上,精液一股一股的射進了文文陰道的深處,我慢慢的拔出了雞巴,看見文文的逼上緩緩的流出了白色裡摻雜著點暗紅色的液體。

用紙給她擦了擦,說,我以後會對你好的。

經過了這次,我讓她們母女倆搬到了我的住處,晚上坐台,半夜兩點後回家生活,過了沒多久胡靜也感覺到了我和文文的事情,並沒有說什麼,可能是思想已經改變了吧,畢竟沒事就看亂倫的片子,也就慢慢的習以為常了,在以後我們就三個人一張床,一張被的顛龍鸞鳳了,我的雞巴基本上三五分鐘換個逼插,或許前半夜我的雞巴在媽媽的逼裡,後半夜在女兒的逼裡。

我在干文文的時候讓文文叫我爸爸,在干胡靜的時候讓胡靜叫我叔叔,哥哥,或者弟弟,總之這種日子很銷魂。

過了可能一個來月,胡靜告訴我她的錢也掙得差不多了,也該回家看看了,把老家的事情全都交代了,估計一個月後再回來找我。

我說行。

送上火車看著胡靜文文母女倆漸漸遠去的身影,我不知道她們說的是不是真的。

【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