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退休以後回到鄉下去住了,鄉下的空氣好,鄉親們之間也熟悉,這也是老王回去那裡住的緣故。

一個週末的清晨,兒子帶著女友葉可怡一起回鄉下去看老王。那天可怡穿的挺成熟的樣子,一身上班族的打扮,西裝加套裙的那種,裡面一件米色的襯衫,很有淑女的感覺。兒子因為臨時有事就先走了,留下他女朋友和他在家中。

 

 

 

 

※※※※※※※※※※※※

中午的時候,可怡替爸燒了一些菜。老王特意還拿了一罈酒出來,說是要助助興,給葉可怡滿了杯。那種酒家中自己釀造的,這種酒喝上去甜甜的,也沒多大酒味,但是後勁卻特別足,很容易醉人。葉可怡不知道,多喝了幾杯。

老王看著葉可怡黑黑的頭髮上紮了一個漂亮的造型。露出修長白皙的脖子!

明亮的一雙大眼睛,性感小巧的鼻子,充滿誘惑的小嘴。米色的襯衫擋不住她傲人挺拔的乳房、翹圓的屁股、修長的大腿,一雙乳白的高根皮鞋把她的腳烘托的讓人垂涎三尺……老王平時對這個兒媳婦沒少想。看著看著有點悸動,忽然有個荒唐的想法閃現。

酒足飯飽後,老王叫葉可怡去別墅樓頂樓小房子去看VCD片子。葉可怡不想出去,但是難得來一次公公的家,也不好撫了他的意,就出去了。

熒屏上放著一部三級片VCD片子,沙發上兩個人坐在,正是老王和葉可怡。老王有一句沒一句跟葉可怡聊著天。不多時,片子裡就開始傳出男女主角的動情呻吟聲。

葉可怡可能覺得不該再看下去,站了起來想要離開,可是喝了那個酒這會真的有點迷糊了,走路不穩左右搖晃。這時候老王站了起來,像是關心的樣子過去扶葉可怡,還問著:「可怡,你怎麼了?走路都走不穩?」老王的一隻手已經伸過去扶著葉可怡的肩膀,但是眼睛卻順著領口往下看,米色的襯衫擋不住她傲人挺拔的乳房,若隱若現的乳鉤讓人浮想連篇;另一隻手也緊緊摟住了葉可怡的纖腰,感受著懷中柔弱嬌軀。

葉可怡迷迷糊糊間感覺自己的腰被公公緊緊地摟住,想掙開又掙不動。低聲說道:「爸我沒事,只是突然有點頭暈,不要緊的」。

「呵,那你坐下來,是不是酒喝的多了點?我去給你泡杯茶解解酒。」

老王藉著喝茶解酒的幌子留住了葉可怡,扶葉可怡坐了下來,然後去給葉可怡泡茶水。

葉可怡感覺有點醉,軟軟的靠在沙發上。老王拿來了茶水,葉可怡要伸手去拿,結果有點拿不穩。老王揭過茶水遞到葉可怡口邊,故意讓茶水有些傾倒了出來,讓葉可怡喝。茶水順著葉可怡那性感的小嘴嘴邊往下流。

「呀!……」老王拿起了茶几上的餐巾紙去替葉可怡擦抹,拿起紙巾直接就要往葉可怡胸口上抹。葉可怡雖然有點醉,可腦子還是有點清醒,她似乎是嚇到了,想要去推開老爸的手,嘴裡叫著:「爸,我……我自己……來好了。」

老王這時有點興奮了,他的手在兒媳婦的胸部亂動,慢慢的擦著。顯然是部位不對,葉可怡感到不妥,想要拉開老爸的手,兩個人的手在交錯著,老王的手很靈巧,順勢握住了葉可怡的肉甸甸肥碩碩的大奶子。

葉可怡推搡著公公,但是又不敢太過份,她低眉垂眼,俏臉羞紅,嘴裡也不敢太大聲的喊叫:「爸,放開我,不要啊……你流氓……」。

老王不為所動,愛憐地看著葉可怡嬌艷的臉龐上透著暈紅的色澤,一雙媚眼半睜著,細長的睫毛輕輕顫動,表露出芳心的羞恥和悸動。輕顫的嘴唇裡不時輕洩出反對的叫聲:「不要……,你下流……不要……不要這樣」。老王心湎著她的媚態,看著葉可怡那清純的俏臉心情不禁為之一蕩,他便要低頭便吻上葉可怡的櫻唇。葉可怡只得拚命的推開他。老王沒有放棄,反而更緊地摟住葉可怡溫暖細滑的香肩,將頭往她的臉上移動……終於,老王貪婪的嘴唇掂親上了葉可怡小巧的紅唇。

葉可怡一開始還抗拒地緊閉著兩片香唇,在老王努力不懈的熱吻之下,終於使她嬌唇半開,老王的舌頭入侵到她的嘴裡。老王在葉可怡性感的嘴唇之中強攻掠地,葉可傳不時出低啞而急切的叫聲:「嗯不……唔不要呵……哼哼……嗯不不……嗯……」

葉可怡公公給它突如其來的一吻弄得手足無措,被公公吻得透芳心立時猶如鹿撞、頭昏氣喘感覺在一種新鮮感覺的男兒氣息侵襲而來。她的身子在反抗著,可無奈勢單力薄。

老王看著這個嬌哼不已的小女子,實在太美了,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柔軟飄散在肩上,嫣紅的面靨上,水汪汪半開似閉的媚眼、柳眉彎彎長弧、挺直的鼻梁、紅嘟嘟的櫻唇,不時輕洩出令人銷魂的模糊哼聲;毫無斑點而白嫩又有彈性的雪膚,還微微地散發出一股淡淡的玫瑰香味,身材高窕,卻又顯得豐滿玲攏;

胸乳肥滿,柳腰纖細讓人百摸不厭。老王一隻手摟著葉可怡的腰,另一隻手伸進西裝中肆意在葉可怡那豐滿有彈性的大奶子上抓捏著。漸漸地老王開始不滿足抓捏滿有彈性的大奶子,開始去解葉可怡的上衣扣子,一顆、兩顆,那深陷的奶子溝已露出來了。

葉可怡這時候真的開始害怕了,她開始拚命抗拒:「爸……啊……快……快放手……,求……求你放……放手……」。

老王顯然經驗豐富,猛地把手伸向了葉可怡的下身。今天葉可怡來的時候是穿的那種西裝裙子,短得都超過膝蓋啦,現在坐在沙發上更是只蓋住大腿。老王的手順著大腿一下右手撥開葉可怡的內褲伸進去,把手伸進葉可怡肉洞裡了,還在那裡摳弄著。

葉可怡發出「啊……嗯……啊」嬌哼,感到有點喘不過氣來。那是一種屬於嬌喘類型的呼叫聲,因為她的陰戶實在敏感了,根本經受不起任何人這樣的挑逗。葉可怡的聲音帶著哭腔,低聲哀求著:「啊……別……啊……不要呀………」

葉可怡嬌軟的身軀像蛇般的扭動著。葉可怡感到有點興奮了,漸漸的叫聲也小了,掙扎的力氣也漸漸小了下來。

老王的手在葉可怡的陰戶緩緩地抽動著……感受著懷中嬌軟的身軀的扭動感到好爽。葉可怡的身體還在掙扎,更多的感覺像是在舒服地配合。老王這麼近距離的看著她的臉,只覺懷中的絕色大美人兒吐氣如蘭,嬌靨若花,一股特有的體香沁入心脾。胸前緊貼著兩團急促起伏的怒聳乳峰,雖隔著一層薄薄的衣衫,仍能感到那柔軟豐滿的酥胸上兩點可愛的凸起……迷人的眸子裡已然是風情萬種,騷騷的。她的小臉好紅好紅,粉紅的小嘴乾干的微張著,露出雪白整齊的牙齒好迷人。

老王感到熱血上湧,一彎腰,不顧葉可怡的掙扎,把她抱了起來。老王抱著這個絕色的大美人兒走到床前,把嬌羞無奈的葉可怡壓在身下。

葉可怡羞憤難抑,哀求道:「爸……,你……你不能……這樣……,求……求……你,放開我……」。葉可怡被壓在床上,死命地掙扎,拚命地左右搖擺,並竭力向後仰起優美白皙的玉頸,不讓老王一親芳澤。可是這樣一來,那一對本就嬌挺怒聳的美麗乳峰也就更加向上翹挺。

老王那兩隻粗大有力的手掌在葉可怡白嫩嬌美的乳峰上,隔著一層又薄又軟的襯衫輕揉撫著,瓷意享受著身下聖潔的絕色大美人羞掙扎扭動「嗯……」葉可怡嬌羞的一聲嚶嚀,芳心一緊,羞紅了臉感到嬌軀一震,芳心一陣迷茫,柔美嬌挺的怒聳乳峰,給他這麼一揉,不由得玉體嬌酥麻軟,芳心嬌羞無限。「別……別……這樣……,放……放手……,你……不能這樣……」。

葉可怡的肉體開始漸漸地違抗她的意志,老王見葉可怡也沒有大的反抗了,就進一步的動作,隨手就去解西裝的扣子,扣子本來就不多,三兩下葉可怡的西裝就解開了老王替葉可怡把外套脫了下來。

葉可怡依然軟綿綿的無意識說著「不要,不行………」聽著更像是誘人的哼聲了。她大口喘著氣,身體不時的抖動著,修長的手指潛意識的抱在胸前,任老王替她寬衣。老王的手又迅速回到了葉可怡的胸口處,好一陣子,才將那件前開式的奶罩鉤子脫開。

霎時,一對晶瑩剔透、豐肥柔嫩的大乳房就攝人心神地裸露在我和老王的眼底,老王隨意的把乳罩扔向後面,分開葉可怡遮在胸口的手。沒了外在的護衛,看著葉可怡胸口的起伏,高聳的雪白大奶子隨著葉可怡的呼吸而此起彼落,老王的手在柔軟的奶子上肆意搓揉,感受著葉可怡胸口的灼熱。

葉可怡想起身用力去推老王的手,無奈的是被老王壓著十分力量用不出一分來。葉可怡哀求道::「爸,我求求你,不要這樣,已經夠了,再玩就不可以了。」老王則是一臉淫邪:「丫頭,我好喜歡你,我控制不住自己啦。」

「爸,不可以……,我求……求你,八龍要是……知道了,我們……以後怎麼相處啊?」「哦,放心吧!房門已經鎖了,這裡密封很好的。」老王色瞇瞇地哄著,看上去更加興奮,葉可怡害怕之外也感受到了風情特異。客間內迷亂都會淫糜的氣氛中,上身半裸的葉可怡柔若無骨的嬌軀此時斜斜的躺在床上掙扎著。

葉可怡哪是老王的對手,老王一張充滿邪欲的醜臉吻向葉可怡鮮紅粉嫩的柔美櫻唇。感受著兒媳婦胸前挺碩粉嫩的雪白大奶子的顫動,聽著葉可怡的聲音那帶著哭腔,低聲哀求著:「啊……別……啊……不要呀……」感到獸血沸騰。

老王不理會葉可怡的哀求,站了起來,把葉可怡的雙腿併攏曲了起來,伸手到葉可怡渾圓的翹撅的雪白大屁股上扒她的小內褲,「呀……呀,停住……啊,救命呵!不……不。」葉可怡驚恐地哭喊著。她開始野蠻的反抗,別看柔弱的一個女人,緊張起來力氣也不小,她竭力推搡著老王,強壯的老王不理會葉可怡的掙扎,一把將葉可怡抱了起來,葉可怡揮動看小拳頭使勁捶打著。老王則一掂一掂地抖動著葉可怡的身體,就這樣抱著葉可怡把她的內褲脫下來了。脫下後又將葉可怡放回床上。

葉可怡摀住自己陰戶,蜷曲著身體,渾身汗水淋漓。本來散亂的一頭秀髮此刻緊緊黏貼在葉可怡脖子兩側。內褲掛在一個腳腕上,短裙子被捲到到了腰上的位置,整條修長的大腿在老王面前一覽無遺,高高聳立的粉嫩奶子,伴著淡粉色的奶頭還在左右晃動。

「呀……呀,停住……呵,流氓啊!不……不。」

葉可怡正說話,在來不及閉上嘴巴的同時老王吻了上去。將舌頭又伸進了她的嘴裡,盡情的攪動,纏繞……老王摟著葉可怡的纖細腰肢,分開他遮擋在陰戶的手,右手在她小穴她的小穴裡翻肆意淫亂。隨著老王的手進一步加大幅度,葉可怡本來夾緊的雙腿變的逐漸分開,變成了八字形,短裙已撩至腰間。

葉可怡感覺那熟悉的酸漲傳遍全身,使得她的鼻息咻咻,嬌喘噓噓地呻吟著……身體不自禁略略顫抖了起來。老王堅實的胸肌緊緊壓著她的乳房,濃密的胸毛紮在她已挺立敏感的乳頭上,更加刺激著她的性慾。讓她的全身都感受到他的刺激。漸漸地,她感覺到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逐漸地從體內燃起。她的臉這時紅暈卻不斷擴大,顯示漸漸高漲的性慾已漸漸侵蝕著她的理智了。

在老王不斷的愛撫下,葉可怡偶爾還會順著他的愛撫扭動腰部。看來她已經有了性慾,她只是在不斷的強忍之中,不知道何時,她的堤防會崩潰……老王發現了這點,於是就更挑逗著葉可怡的每一根神經,挑起她的情慾洪流。

葉可怡不斷的強忍著,漸漸地眼神開始渙散了。葉可怡只覺得陣陣酥癢難忍,把頭盡力向後仰,全身不停的顫抖著,嬌喘噓噓!葉可怡的動作漸漸停了下來,不再掙扎而從她身體的扭動可以看出,她的力氣正在一點一滴的失去。葉可怡彷佛陷入昏睡中,已不知道老王正在她身上做甚麼事,只是很興奮,朦朧之中覺得好像很「需要」,但又說不出是「需要」甚麼。

趁著這個機會,老王馬上脫得下身赤裸。老王把葉可怡的雙腿大張開,看著裡面的春光,老王興奮極了。老王跪在葉可怡圓如滿月的豐臀前,老王的眼睛離美麗的陰部只有五公分距離了,鼻子幾乎都可以碰到!看著自己的陰戶近距離的被爸看到,葉可怡感到好羞澀也好緊張。

老王觀賞著那黑色的三角叢林地帶,毛茸茸地形成誘人的草原,仔細一看,中間遮掩著一條微微彎曲而帶點暗褐紅色的小縫。緊閉著的門縫頂端,還突起一顆油光瀲灩的櫻紅色而小巧玲瓏的肉核,整個陰戶已經很濕潤了,看上去是那麼的誘人。面對這一要命的誘惑,更讓我老王欲焰如火,調侃道:「你都已濕成這樣了,是不是很想要呀?」

葉可怡這會羞愧地只想起身咬老王兩口,無奈心有餘力不足。她一下子陷入了情慾與道德的煎熬當中,心裡感到興奮和恥辱。

葉可怡的陰唇是可愛的淺粉紅色的,老王以兩根手指輕輕撥開陰唇,露出緊閉的陰道口。用舌尖貼著陰唇輕輕舔了起來,陰道內湧出好多的淫水。老王把嘴唇對著陰唇,輕輕吸啜,舌頭還輕輕逗弄她的陰核,一下一下觸電般的感覺傳遍葉可怡的身心,她在呻吟,不停的顫抖,舌尖又伸進的陰道來,漸漸地舌頭伸進陰道內部,感受陰道內好滑潤。

葉可怡全身繃緊,用殘存的理智抗拒著,「呀……呀,停住……呵,下流啊!不……不」。然而成熟的肉體已經被慾火燃燒起來,完全背叛了自己。乳頭堅硬的挺立起來,漂亮的臉蛋燒得通紅,呼吸開始加重,更多的淫液由陰道內湧出。

老王不給葉可怡喘息的機會,在她的耳邊吹氣,並用言語挑逗她。「舒服吧!你看你的腰扭成這樣,哇……都濕成這樣子了啊!」

「爸,你……你亂說……啊……」

「你忍不住了?叫吧!」葉可怡只是不斷痛苦的搖頭。「是嗎?你真是倔強,好,讓我來幫你吧!」就在葉可怡呼出一大口氣,正要吸氣的同時,老王看準了時機,用中指和食指,輕輕的夾住了陰蒂,輕柔的對它按摩,撫摸…………「啊……不要,唔…………嗯…………啊不啊……」

「啊……啊呀……不要呀……啊啊……,」葉可怡小聲地歡叫著。漸漸地葉可怡抬起屁股的動作也多了起來,動作也愈來愈明顯。最後,她的屁股整個離開床單在空中晃動著。葉可怡的眉頭緊皺,牙齒咬的更用力了,整個身軀已經泛起一種嬌艷的粉紅色,陰戶的黏液順著肉顫顫的雪白大屁股往下淌,還黏滿了老王的雙手。

老王想這美麗的禁臠,今天我干定啦,嘿嘿。激動的一刻終於來臨,老王雙手分抓著葉可怡的美胯,運腰力把硬脹的龜頭輕抵在她突起的陰部,龜頭已經找到濕的一塌糊塗的穴口。陰莖慢慢地刺進葉可怡的體內。

「啊……不要,唔…………嗯…………啊不啊……」

「爸……,你……你不能……這樣……,求……求……你,放開我……」

老王的身體猛地沉了下去,葉可怡的那個爸字後面拖了個長長的「啊……」,老王的肉棒已經進入了葉可怡的體內。

一瞬間,葉可怡皺著眉,身體挺直,那是比老公還要大的肉棒,讓自己痛的受不了,當龜頭穿過已經濕潤的黏膜陰道,進入肉體時,庝痛更擴展啦。葉可怡身體不由得擺動著,雖然有淫液的潤滋,但肉棒和肉洞都感覺到了緊窄。葉可怡的扭動被限制在一個極小的範圍裡。

「求求……你,痛……痛啊,你先拿……出來,啊……啊……痛死啦」葉可怡滿臉晦澀地輕聲乞求老王。

「叫什麼?叫誰拿出來?你怎麼叫我啊?」老王並沒有被葉可怡哀憐的乞求所打動,他的身子深深地沉著,我這裡看過去,老王的整個大肉棒都陷入了進去,沒有一點露在外面。

「叫……爸,爸……,我求求你,先拿……拿出來一下,痛,我痛。」

葉可怡淚水洶湧而出,汗珠也從身體裡滾出,黏住了一頭美麗的烏髮。聽到葉可怡的哀告,老王彷彿獲得了極大的滿足,緩緩的把大肉棒拔出來,粗大的肉棒慢慢自葉可怡的肉洞裡抽出來,上面黏滿了葉可怡私處的分泌物,肉棒在葉可怡的陰道口,稍微停了一下,又是一下狠狠地插入。「啊……」葉可怡不自禁的發出嬌聲。

葉可怡任憑公公堅硬肥高翹的粗大陽具進出自己的身體。當下體密接,老王只覺層層疊疊的嫩肉不斷的收縮蠕動,強力吸吮肉棒,下身一進一出的直接頂到了嬌嫩的子宮。無限的快感排山倒海而來,想不到兒媳婦的小穴竟是那麼的緊縮柔韌。

葉可怡整個人幾乎舒服的暈了過去,下體肉棒緊抵花心旋轉磨擦,胸部的顫動一陣陣酥麻的感覺直湧她的腦門,本能不由自主地扭動著光滑玉潔、一絲不掛的雪白胴體。美妙難言地收縮、蠕動著幽深的陰壁,一波波的娛悅浪潮,將她逐漸地推上快感的顛峰,快活得無以復加,愛液泉湧而出,她狂亂地嬌啼狂喘,一張鮮紅柔美的櫻桃小嘴急促地呼吸著。陰道一陣收縮,吸吮著他的肉棒。「……啊……」一下又一下的嬌喘聲連連。葉可怡身體內部的性慾望上升了。

葉可怡想罷了反正已經被干了,便不在壓抑著自己的慾望。本來溫柔的葉可怡現在開始左右擺動她的頭,任由長髮左右揮散,嘴裡發出動人的吟叫。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小壞蛋……你很壞……你……插……被你……插得好舒服!

「哦……太大……壞蛋……你哦噢……真的我……恨……啊……哦。」

「你……你你這個男人好壞,欺負人家……好美……用力插我……好爽……好爽……」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小壞蛋……你很壞……你……插……被你……插得好舒服!……哎……唔……啊……」

聽著葉可怡柔弱的呻吟,看著葉可怡此時之淫媚相,真是勾魂蕩魄,心搖神馳。加上大肉棒被緊小空包住,緊暖得不得不快,抬起葉可怡的大腿便又是大起大落,猛抽狠插,毫不留情。

「操……操我…哦…哦…爸…操我…哦…好喜…歡爸…狠…狠地操…可怡的小穴…哦…」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小壞蛋……你很壞……你……插……被你……插得好舒服!……哎……唔……啊……」

「啊……我的小穴好爽……我爽死了……啊……」

「哦…哦…哦…哦…撞到子宮了…哦…哦…插…插得好…好棒…爸…你真棒…」葉可怡呻吟著。

過了一會兒,葉可怡的嬌軀一陣陣地抽顫了起來,老王一看,便知道這妮子可能是要洩身了,趕忙再加重操穴的力道,大肉棒在下面的肉洞裡翻江倒海一樣地猛烈起來。又連續插弄了幾十下,葉可怡的翹撅的屁股在猛顫著,雙手緊緊抓住床單,全身一陣痙攣,沉沒在快感的波濤中。

等待已久的花心傳來一陣強列的快感,甜美的聲音終於洩出,「好……好…

…我……唔……唔……好………啊…………喔…………喔…………「葉可怡深深咬進老王肩頭的肌肉中,優美纖長、雪白赤裸的玉腿、粉臂緊緊纏繞在他身上,全身一陣痙攣般的抽搐…………下身陰道內的嫩滑肉壁更是緊緊纏夾住火熱滾燙的粗大肉棒,一陣難言的收縮、緊夾,她的雙手已緊緊攀住老王的後背,陰戶流出大片的愛液。原來她達到了一次高潮。

葉可怡媚眼如絲的向老王叫道:「啊……啊……真好……啊用力啊……」

老王則在此時終於發揮出他那精兵大頭領的實力,連續挺了幾百下依然生龍活虎的。

老王抱起沉溺在高潮中的葉可怡,讓她撐在書桌邊上,將她一隻修長雪白的優美玉腿高高抬起,看著她暴露無遺的陰道,忍不住挺起粗大的肉棒狠抽猛插…

……最後,他將葉可怡身體緊壓在地毯上,開始快速的抽插著,之前強忍的快感也釋放出來,他雙手握住她的腰部,一下強過一下,一次快過一次;葉可怡也像一頭野獸一般,搖晃著滿頭長髮,高高翹起屁股迎接老王的粗大的肉棒。老王將雙手移到葉可怡因性奮而鼓漲的雙峰,用力的揉捏著,兩個人都很激烈,盡情的享受的最原始的快感……前後的擺動著。

老王的每一次抽出都要完全地抽離葉可怡的身體,然後進入時再從新插入,如此這般,葉可怡被老王弄得心癢難耐,慾火越煽越高,但就是無法得到滿足。

「哦…哦…爸…不要這樣…哦…哦…不要停下來,」葉可怡哀求道,聲音已經興奮得發抖動!」

「操……操我…哦…哦…爸…操我…哦…好喜…歡爸…狠…狠地操…可怡的小穴…哦…」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小壞蛋……你很壞……你……插……被你……插得好舒服!……哎……唔……啊……」

「啊……我的小穴好爽……我爽死了……啊……」

「哦…哦…哦…哦…撞到子宮了…哦…哦…插…插得好…好棒…爸…你真棒…」葉可怡呻吟著。

老王耳聞典雅高貴的葉可怡如大師般的奏樂,更是使勁反反覆覆地在葉可怡體內深處頂動著,力度越來越大,巨大無比的肉棒如無人之境在葉可怡那緊窄萬分、漸漸開始潤滑的嬌小陰道中進進出出……一浪一浪的高潮襲來,葉可怡迷醉的一塌糊塗,忘情的呻吟,使力把那一對嬌小堅挺的可愛乳頭隨著他在她下身陰道中的抽動、頂入,不斷地摩挲觸頂著他赤裸的胸肌。

老王越操越猛,淫水聲「叭滋、叭滋」的響,次次著肉。

葉可怡被老王姦淫強暴得欲仙欲死,一顆芳心不斷輕飄飄地盤旋高昇,逐漸攀上男女交歡淫合的最高潮……

葉可怡忘情地嬌軀不停地顫抖,只知道本能地抬高臀,把臀部上翹,配合著老王的操插。葉可怡感覺非常的舒服,氣喘咻咻地浪叫道:

「噢……爸……要……要被你……干死……了……啊……喔……大肉棒……整死……了……你操……得……好……舒服……啊……爽……爽死了…」

「操……操我…哦…哦…爸…操我…哦…好喜…歡爸…狠…狠地操…可怡的小穴…哦…」

「啊……我的小穴好爽……我爽死了……啊……」

「哦…哦…哦…哦…撞到子宮了…哦…哦…插…插得好…好棒…爸…你真棒…」葉可怡呻吟著。

老王已抽插三百多下,只感覺龜頭一熱,一股熱液襲向龜頭。葉可怡嬌喘連連:「噢……又洩了……」說完放開雙手雙腳成「大」字形撲在床上,一動不動……

老王看著兩腳發軟葉可怡翻轉過來平放在床上,俯身下去輕輕在她臉蛋上親了一下,身體壓在葉可怡的身上,再次吻上葉可怡柔軟溫潤的雙唇,葉可怡張開嘴,熱情地回應老爸的接觸。

老王的另一隻手扶正雞巴,讓它抵在葉可怡已經潮濕的小穴口,輕輕用力往前一送,順利地擠進兩片肥厚的陰唇中。兩人擁抱在一起,兩個赤裸火熱的身軀漸漸地融合為一體,舌頭熱烈地交纏著。

葉可怡的手撫摸著老王的後背,順著脊椎骨慢慢往下滑到老王的屁股,自然地抬起大腿,纏在了老王的屁股上。

葉可怡忘情地嬌軀不停地顫抖,媚眼如絲的向老王叫道:「啊……啊……真好……啊用力啊……」只知道本能地抬高臀,把小穴上挺,再上挺,舒服的媚眼如絲,氣喘咻咻地浪叫道:

「噢…………要……要被你……干死……了……啊……喔……大肉棒……整死……了……你操……得……好……舒服……啊……爽……爽死了……」

「啊……哎……唔……啊……」

老王眼見葉可怡此時之淫媚相,耳聞典雅高貴的葉可怡如大師般的奏樂,真是勾魂蕩魄,心搖神馳。加上大肉棒被緊小陰戶包住,緊暖得不得不快,抬起葉可怡的大腿便又是大起大落,猛抽狠插,毫不留情。力度越來越大,巨大無比的肉棒如無人之境在葉可怡那緊窄萬分陰道中進進出出……

一浪一浪的浪水襲來,葉可怡迷醉的一塌糊塗,忘情的呻吟,使力把那一對嬌小堅挺的可愛乳頭隨著他在她下身陰道中的抽動、頂入,不斷地摩挲觸頂著他赤裸的胸肌。

「啊……好美……好舒服啊……啊……」

「啊……我的小穴好爽……我爽死了……啊……」

「哦…哦…哦…哦…撞到子宮了…哦…哦…插…插得好…好棒…爸…你真棒…」

葉可怡再也受不住,一個痙攣又高潮了,丟得雙腿無力,伏在床上呻吟說:

「不……不來了……好厲害……受不了……」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小壞蛋……你很壞……你……插……被你……插得好舒服!」

「不……不來了……好厲害……受不了……」

老王看著著葉可怡的淫媚相,耳聞典雅高貴的葉可怡如大師般的奏樂,感受著懷中嬌軀的顫動。更是加快了抽插,在狂風暴雨般抽插中突然感到一陣溫暖,一陣衝動,隨著葉可怡嬌吟中洩出。老王這樣抽送了幾下將精液射進葉可怡的小門內,連發數回方能洩盡。

大股炙熱的精液直接射進了葉可怡的花心裡,燙得葉可怡在半昏半醒的迷糊中,呢呢喃喃地淫哼著:「喔…人家…不喔…你…嗯…好累喔……」

享受著眼前到這個絕色美人,讓老王的淫心獲得極大的痛怏。射精後的他並沒有將肉棒抽出,他抱著葉可怡轉了個身,讓她躺在他身上,他喜歡在射精後抱著女人躺在他身上的感覺,葉可怡愉悅後全身酥麻地趴在公公的身上,身體還留著高潮餘韻的滋味。

老王抱著這個未來的兒媳婦,輕撫她的背。問道:「丫頭,舒服嗎?」「嗯!」得到可怡的肯定後,老王感到相當自豪。

【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全家樂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
女兒是我的小心肝
老爸把龜頭插進女友下體
阿爸的情人
傻小子和俊媳婦
愛穿絲襪的舅媽
一個姊姊全家享用—翊雯
快樂家庭俱樂部
我的夢想我的愛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桌面版 | 切換到行動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