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第一次見到他是在姐姐的婚禮上,而她對他一見鍾情。

婚禮之夜,她為自己第一次的陷入愛戀,和第一次失戀心痛得無法自己,可她完全沒有想到的是,就在那一個晚上,本該和新娘子共度新婚之夜的新郎,卻跑到了她的床上,蠻橫的佔有了她,也逼得她許下了誓言,此生對他服從到底。

漆黑的室內,她默默哭泣著縮在床上,為著隔壁房裡的那對新人而妒忌不已。

因為雙方家族的闊氣,除了新婚夫妻,各家的年輕輩分皆為了狂歡而在新郎家族擁有的飯店裡訂有各自的房間。

此刻的她,反而希望自己可以回家,躲到自己的房間裡去舔傷口。

她愛她的姐姐,可她無法忍受與他有肌膚之親,甚至結婚的人是姐姐!噢,她好心疼,好難過,當想到他們在床上廝磨纏綿,她全身都嫉妒得顫抖。

眼淚不停的流,直到寬大屋內的燈火突然通明,她才驚訝無比的掀開淚眼,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低沉渾厚的嗓音性感得叫所有女人都會尖叫,「好可憐哪,哭得眼兒都紅了。」高大健美的身軀立在大床旁邊,低頭俯視著龜縮在床上嬌小的人兒。

她驚訝得忘了哭泣,「……姐夫?」那張邪魅俊美得過分的面容,是她一見鍾情的男人,可他不是應該在新房裡陪著姐姐麼?

「就連哭著都這麼可愛。」他探出大掌,撫摩她的小臉,「不開心我在這裡?」

他的掌心溫暖無比,舒適又有股微微的刺激,讓她舒服的忍不住靠近,對於他的問題,她更是下意識的連連搖頭,「不是,可……」

「開心就好。」他邪氣的雙眼閃過滿意,壓低了高健的身,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吻住了她。

她倒抽一口氣,為那狂野的吻而昏迷了神智,不知道他是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更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吻她,只知道他的吻讓她全身都燒起來了。他吻得小心卻纏綿,像是擔心弄疼她,抑或是嚇壞她,但吻得不夠細膩火熱,又憂心她會從他懷裡掙脫而去。

「不,你是我姐夫,我們不能這樣。」她被他吻得幾乎喘不過氣來。她的身體因原始肉慾的自然反應漸漸的癱軟下來。

她感覺體內湧出一股熱液,那是從自己的下體流淌出來的,淫水如流水般流瀉而出,她不懂……一個吻而已,怎會讓她產生如此亢奮的感覺呢?她無法自控,因為他吻得火熱,好像不吻酥她的骨頭不甘心、不罷休似的。

命運弄人,她不禁淚眼婆娑了,因她再也否認不了自己對他是有愛的感覺,而這個吻便足以幫她釐清自己的感情世界。

她發覺自己竟在不知不覺中愛上了這個第一次見面的男人,但他卻是她的姐夫,怎能叫她不感到痛心欲死而抗拒到底呢?

「不喜歡?」他望進她充滿迷醉的眼眸裡,語氣輕佻的道。

「不要,你是姐夫……」她乏力的持續抗拒著,但不斷的呻吟模樣卻透露出,她體內的頑強抗拒已明顯的產生了軟化。

雖然他強迫她直視他的雙眸,她卻一直閉避著,不願沉溺於這男人的臂彎之中,她不願為他而感情失控,即使她內心十分渴望得到他的恣憐,她也必須理智的停止自己這種愚昧的念頭。

「姐夫又如何?」貪婪的小舌滑過她的粉腮,他用唇摩掌她玉貝般的耳垂,小舌時而深入去舔劃耳殼。他從第一眼見到她,便深深地被她獨特的氣質所吸引,他想要她,無論她的身份是什麼,他都會得到她的。

「討厭——啊!嗯……不要……」

她在他的碰觸下,渾身起了一陣雞皮疙瘩,感到羞愧欲死,小臉徒勞無功的左右搖擺著,寧死不屈的拳打腳踢,死命抗拒他唇舌的攻擊。她欲掙脫出這男人的箝制,除非他愛她,同她一樣的愛著他。可是他不是,他是她的姐夫啊。

「不要嗎?小騙子,扭得這麼厲害,還敢嘴硬的喊不要?」他表情邪魅的看著她與意志搏鬥的表情。挪動唇舌,他沿著她的肩胛骨一路狂吻至她飽滿而挺立的酥胸,嘴兒一張,狂佞的一口含住她那嬌弱而挺立的乳尖,薔薇色的蓓雷瞬間遭唇舌含吮。

他時而用唇吸吮,時而用舌輕搔,甚至用牙齒加以刺激,掠奪的過程中沒有半絲的憐香惜玉,有的只是急欲宣洩的激情。

「啊!嗯……姐夫……不要……住手……啊——啊——嗯哼……」她無力的抗衡著他邪惡又熱情的侵襲,痛苦的扭曲著小臉,發出一連串聽似求饒實則亢奮的悲鳴。

「叫得好動聽,再大聲點兒。」他繼續用語言輕薄的調侃著她,「我瞧瞧你那兒濕了沒有。」

「不——」她羞愧的挪動玉指掩住她濕潤的核心。

但他速度更快的粗暴的扳開她的兩腿,魔掌直接向女性的神秘地帶。「小騙子。」一接觸她濕潤的小浪穴,他喉間粗嘎的發出一聲輕笑。

「唔……」意識到他指頭在她濕潤處的活動,她連忙伸手欲撥開那入侵的指頭。

「不要緊張。」他抓起她的手,按向她的椒乳,順勢揉搓著她的玉乳。

她的下體不停的收縮著,神智變得恍惚起來,聽的不是很明白,」哼啊!嗚——不要啦……嗯啊——姐夫不要……嗚……啊——啊……」

亢奮感迅猛而且狂野的流竄過她的四肢百骸,她意志崩潰的啜泣起來。因為無論她如何拚命的抵抗,他還是不停淫聲浪語的挑逗著她。而她,她真是好討厭那種彷若會奪去她心魂的感覺

尤其當他用修長的指尖觸及她敏感的小穴,那酥酥麻麻的觸感,令人感覺三魄七魂好像在頃刻間出了竅般,整個人飄盈起來。

「這不是濕了嗎?乖女孩,哭什麼呢,好濕啊你……」他凝視著她臉上的表情,靈活的手指玩弄起她敏感的小核,那淫蕩的愛液弄濕了他的指頭。

「嗯——住手……啊,姐夫——討厭啦!嗯……」對於這種異樣的感覺,她真是又愛又恨。她力持自制,不想理會當他用邪魅的指頭碰觸自己那兒所產生的感受,可是他不停的在她那兒邪肆的搔弄,讓她忽略不了它的存在。

「你的浪穴真是濕的不像話,真該好好懲罰一下。」他暗啞著嗓子得意道。捻起小核,撥開私唇,中指猛然刺入她的小穴之中。

「啊——不……嗯——」她感覺到自己緊窒的甬道被一根粗長的東西穿刺而入,那感覺陌生又刺激,可擴開下體花瓣的細微疼痛讓她忍不住的呻吟出聲。

「是不是又疼又癢又舒服呢?」他的指頭抵著那濕滑的小穴,雖放肆卻也溫柔的一抽一送起來。

「嗚……」她被他的言行一挑逗,意志立即變得迷亂起來,慾念莫名的高漲起來。她閉上眼睛,不由自主地將小臉往上仰,忍不住吟哦出聲。溫暖的愛液不知羞恥的大量流淌出來,她感覺自己興奮的簡直快虛脫了——啊,真是好羞、好羞啊!她覺得自己好淫蕩,她不想如此,真的不想。

「再把腿張開一點。」他命令道,邪惡的手指在她濕潤的體內不停的抽送。

「天哪——啊……嗯——姐夫,求你饒了我吧……」她吐出了屈服的字眼來,她阻止不了他野獸般的威逼行為,他的抽送帶給她一種無比舒暢的亢備感。

「乖,聽話,讓我看看你的小浪穴。」他見她的表情既是心醉神怡又有點可憐兮兮的,心中不禁憐愛起來。

「啊——不……姐夫……」她的聲首因太過興奮而發抖,「啊——好淫……嗯……啊——啊!」

「口上喊著我姐夫,底下卻濕得不像話,你這淫蕩的小東西。」他揚起弧度優美的唇角,以揶揄的口吻道,然後他突地撤離手指,一把掀起她的身子,讓她跪俯在他褲檔前。

「姐夫……你要做什麼?」她畏懼的看著他褲子前巨大的攏起。

「我要把你調教成我的性奴隸。」他大方的脫下褲子,將碩大得完全超出常人尺寸的硬挺呈現在她面前。

她羞害的避開視線,「我不當你的性奴隸。」

「那可容不得你呢!」他強迫她直視自己勃起的硬挺,並且壓下她的小腦袋,「用你的舌頭侍侯它。」

「我才不——」小嘴一觸及他碩大的男莖頂端,她白哲的小臉立刻泛起一陣緋紅。

「不聽話,」他皺起了眉頭,「要我懲罰你麼?」他伸手擠壓、揉搓著她頗富彈性的乳房。也不讓她有半絲的猶豫,硬是扳開她的小嘴,強迫她含住他的硬梃。

「唔——」他太大了,她幾乎含不住,嘴巴撐得好痛。

「快舔。」他瞇起利眼。

「嗯……」她閉聲搖頭。

劍眉揚起,他翻身將她壓在身下,然後撐開她的大腿,再將她的膝蓋曲成弓形,緊接著重新挪動指頭強硬的撐開她又濕又熱的小穴,透明的愛液不斷地從她濕淋淋的小穴中流洩出來……

他哼了一聲,將頭埋入她的下體,讓靈活的小舌機靈的爬上濕漉漉的小穴。

「哼嗯——嗯……好癢啊……啊——」她心神已經完全迷亂了,像小貓般吐露出性感的氣息。

他細細的舔弄、吸吮著她的小核,小舌靈活的拍捲著,淫蕩的愛液流入他的口中,他將舌頭深探進去,卷圈的舌頭深入淺出的抽送起來,徹底的佔有她完美無瑕的身子。

「你的舌頭……嗯……我……啊——好舒服啊……啊……」她整個人忽地像發了狂似的,愉快的呻吟,享受著。再也不在乎他對她的任何舉動,她已完全被征服且還順從的、愉悅的全拋開所有的羞恥心。

她可以感受到他舌頭的功夫已到達了爐火純青的境界——她幾乎已可以完完全全的接受他的對待與侵襲……

他運用熟練的技巧,唇舌並用繼續深入的對待她的身子,她因亢奮而渾身顫慄不止……

「嗯……你……嗯……啊——」意識漸漸模糊的她,被突然狂升而起的強烈慾念搞得無意識的開始自言自語。在幾近瘋狂的亢奮之中,強烈的刺激感讓她因承受不住而產生了痙攣。

他忽地一個動作,掀起她的身子,重新讓她半跪在他面前,將她的腦袋住自己的腹下一壓。

「唔……」她再次被迫的含住他的硬挺。

「舔我!」他的中指邪惡的深入她緊窒的小穴之中,狂野的抽送起來。

「嗯……啊——」她依照他的指示,嘗試性的伸出小舌試著舔弄。

他的硬挺硬梆梆的,而且熱烘烘的,在她嘴裡好像燙手山芋,她雖想移開卻怎麼也移不開。那滾燙的男性象徵經她小舌一舔吮,不知何故的在她嘴裡似有生命般的跳動了幾下,變得更硬了。

「對,好極了,就是這樣,小妖精,吸我。」當她用嘴套含住他的硬梃,逮到機會後,粗碩的肉棍子立刻在她嘴裡狂野的頂送起來。

肉棒一起一落,毫不留情的侵入她的嘴裡,那股勁道令她覺得有點難受,卻也只能任由擺佈,小嘴上上下下的吞吐,並且開始慢慢的吸吮,蠕動起來。

「這麼淫蕩,你會是最棒的性奴隸。」他勾起滿意的微笑。

她的小穴經過愛液的潤滑之後,他再將食指擠入,併攏食指及中指狂狷的在她體內抽送。

她一邊發出既痛苦又亢奮的呻吟聲,一邊又不斷的吸吮著肉棒。霍地,肉棒抽離她的嘴——反身將她壓制在他的身下,以強硬的態勢撐開她兩條玉腿。

「寶貝,我要騎你了。」

「騎?啊——」她吃驚的發現自個兒的下體好像被一根可怕的巨大硬物給抵住,她駭怕的哭了起來,「太大了,姐夫,我怕……」

他不理會她的哀嚎,用食指及中指將粉紅色的秘穴大大的撐開,被他指頭深刺過的小穴其實已有一些紅腫,然而溢滿黏稠的透明愛液卻閃動著誘人的光亮,淫蕩的從穴內不停的溢流出來。

「忍耐一下,我保證一會兒就不疼了。」他暗啞的安撫著。他開始徐徐地將自己巨大得可怕的硬挺插入她的秘唇裡。

「啊——」她感到下體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痛楚,「好疼啊——好大,好硬……恩——求求你,姐夫……啊……求求你……太深了……」

碩大的肉棍子不理會她的懇求聲,仍執意將可憐的兩片秘唇左右分開,宛如鋼鐵般的巨大硬挺亳不留情的整根沒入她的狹窄的縫隙內。

「啊——疼……嗚……啊——」漲滿緊窒核心的肉棍,開始狂野的蠕動起來

她狂扭著身子,痛得極力想逃,他用手掌制住了她的行動,氣息濃濁地將巨莖往她體內抽送。

「啊——嗯——」她只能發出痛苦的呻吟聲。但他的掌心緊貼著她的胸脯,在他用力的擠壓之下,讓她沒法盡情的吶喊出來。

「很舒服?」他情緒亢奮的嘶吼著,肉棒更是加快了抽穴的速度,奮力的插著密壺。

「姐夫——嗚……啊——嗚——啊……」她尖叫著,卻引發男人的獸性。

「再忍忍,我一定會把你調教成蕩婦,讓你求我要你。」他神情邪惡的說著。

初嘗雲雨的身體被兇猛欲獸大肆侵犯,她的腰臀及私密處都傳來從未有過的酸疼,然後……她的身體竟開始產生了變化,深處蕩漾著一絲絲說不出口的快感,一種無法滿足的快感漸漸的產生快意,抗拒的尖叫也化成一聲聲輕喘呻吟。

「開始喜歡了?」他得意地笑著,熱杵在窄穴內的擺動突地加大、加重,他緊緊地壓著她的雙腿、讓自己的慾望更能深入其中。

「慢、慢一點……」下體傳來略微麻癢的疼痛,讓她不由得皺起眉頭,但他卻沒有放緩速度,她甚至可以聽見兩人交合處傳來的拍打聲。

啊……好丟人……可是……

「嗯嗯……不行……慢一點……」激烈的動作讓她無法再抱著他,雙手只好緊抓著被單,迎接他越來越猛烈的衝撞。

對他而言,這樣言不由衷的求饒聲反而令他更加興奮自豪,粗大的男根也更加不留情地搗人她紅腫的花穴中。

如此猛烈的抽送著實讓她吃不消,但是即便她嚶嚶啜泣,也不能阻止他宛如脫韁野馬的慾望。

「啊……停……求你……停……」猛烈的衝撞讓她幾乎說不出話來,也讓她發出既滿足又痛苦的嗚咽。

不過,此刻的他根本恍若未聞,只顧著奮力地抽出、挺進,每一下撞擊都深深地滿足兩人的渴望。

直到她的嬌喃變成無力的呻吟,那過於激烈的侵入力道不減反增,更加放縱身下的欲獸進行掠奪。

然後,就是最深最重的一記撞擊——

「唔……」緊緊攀著他寬闊的背脊,她感受到慾望抒發的顫抖。

堅挺的慾望終於稍稍撤出酸麻的窄穴,可是在她鬆一口氣的時候,他就又用力地挺進花心深處,惹得她嬌喘連連。

「啊……啊……」她伸出雙手緊緊抱著他,雙頰被情慾渲染出迷人嫣紅。

她的額際冒出層層薄汗,似乎是忍受不了他碩大的進出,可是那張小臉卻真實地反應著她的情緒,微蹙著眉頭不停地輕喘嬌吟,似痛苦又似快樂,這番模樣在他眼裡自是風情萬種。

「好美……」他著迷地看著格外性感的她,忍不住加快抽動的速度。

「啊……不……慢一點……」她皺著眉想要制止他勇猛的挺進,卻又忍不住隨著他擺動身軀。

慾望當頭的男人自然不理會她言不由衷的呼喊,逕自將熱燙的硬杵送進濕潤敏感的窄穴,每一次的挺進、抽出都是那麼的狂猛有力。

不只這樣,他的雙手也再次襲上她的胸前,摸索的力道不復之前溫柔,使勁揉捏著雪白的雙乳,甚至邪佞地拉扯硬挺的蓓蕾。

「啊……」她不禁喊疼,卻無法忽視這粗魯動作帶來的快感。

「嗯!」他再一次用力貫人她的體內。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早已為他的動作迷亂了好幾次,但是體內那火熱的慾望似乎沒有半分軟化,仍是奮力戳刺著柔軟的核心。

「嗯啊——」她感覺下一波的高潮已經來臨。

「啊……真棒!」他低啞地怒吼,分身抽撤得更加狂放大膽。

幾乎在同一時間,他們雙雙顫抖,始終硬挺的慾望終於獲得宣洩,在她的體內釋放出溫暖的精華。

「夠了……夠了吧……」夾在他腰際的雙腿虛軟地放下,她這才稍稍從激情中清醒過來。

「還沒有。」粗嗄的男聲宣告著下一波的激情。

不一會兒,虛軟的嬌軀被翻轉過來,厚實的雙掌撫上雪白的玉乳,結實的雙腿也在同時包圍住小巧的臀部,灼熱的慾望毫無預警地衝進花穴。

「不要——嗯啊——」突如其來的撞擊讓她失聲嬌喘,十指更是用力抓緊早已皺巴巴的床單。

才一會兒工夫,她又再次淪陷在他熟練的技巧之下,從不示人的清純身子染上媚惑的色彩,無意識地迎合他的侵略。

她的俏臀高高拱起,雪白的臀瓣間是不斷抽動的男根,伴隨著淫靡催情的聲響,渾然忘我地進行著原始的律動。

「不要了……好深……」初嘗禁果的身子根本經不起這樣的需索,沒多久,她就又已淚流滿面。

男人的大手扶上身前女子的纖腰,讓她更靠近自己一些,硬挺的欲獸在同時深深埋入兩股之間。

「嗚……」她受不了地哭叫,感覺他已經刺入體內深處。

「啊……好舒服!」他發出野獸般的低吼,原本放在她雙乳上的大掌轉而扶住纖腰的兩側,讓分身可以在她體內展開更狂野的抽送,這樣的舉動更是讓雙腿虛軟的她頻頻求饒。

「啊——慢點……」她不禁因陌生的快感而迸出眼淚。

她的求饒呻吟像是鼓勵般地,反而激起他更大的渴求,一心只想滿足慾望的他不但沒停下動作,甚至變本加厲增強抽動的力道。

這樣持續動作帶來的極致快感不禁讓他忘情呻吟,一陣激烈抽送之後,他終於再次將種子撒在溫暖的花徑內,而他身前的人兒早已昏迷過去……

夜半

恍惚間,她聽見床上有聲音,猜想可能有人正在翻身。於是她睜開惺忪的睡眼。

只見身旁躺臥了一個男人,而自己那赤裸的身子正緊緊的依偎在他那結實、寬敞的溫暖胸膛裡,她頓時一警,睡意全消。

之前那場激情歡愛的景象,再度記憶鮮明的襲上她的腦海。

下意識地,她想推開他,卻反而驚醒了他的美夢,睜開濃密的眼睫,他那惺忪的睡眼瞬間與她那充滿恐懼的美眸接觸上。

她一顆心狂亂不已的跳動著,她的心境是一踏糊塗且相互矛盾的。

坦白說,後悔的感覺並沒有佔領心頭,她反而情緒激動的急於將隱藏在內心深處的那份情意,掏心掏肺的向他剖白。然而她卻宣洩不了心中的愛意,尤其每當她憶起他是她姐夫時,那罪惡感就如湖水般在她心田翻騰不休。

而且,昨晚她……好淫蕩、好可恥啊!她討厭這樣的自己,她覺得自己已經無臉見人了。

「想什麼呢?」他邪魅的噙著笑意。

接著也不等她答應與否,大手便悄悄的摸進絨被裡,赤裸的美麗胴體被他霸道且粗暴的一把提起,她頓時反客為主的騎在他健壯的雄軀上。

「啊!你……」他……莫非又想要了?

她像遭受到電殛般驚叫一聲,倉皇地想逃離那再次勃起的粗大肉棍。

「別逃!坐下去。」他命令道。

「不……」她可以感覺到體內又湧起一股羞人的熱流,她明白自己的身子根本抗拒不了他的魅惑。

「小蕩婦。」他伸手壓下她的小腦袋,豐滿而富彈性的酥胸貼上了他赤裸的胸膛,擠出了一陣狂亂的激流,他嘎聲呻吟著,他用大拇指撫摸著她細嫩的粉腮,無限愛憐的將唇湊到她耳窩,呢喃細語誘惑著:「你明明喜歡,還害什麼羞呢?」

「嗯……」她心頭泛起了一陣酥麻感,體內的那股慾火再度被點燃。

「不必害羞,瞧你又濕了。」他溫柔的吻住她的小嘴,用硬挺廝磨著她濕潤的小穴。

他那雙不安分的大手開始不規矩的在她不著寸樓的肌膚上滑行,溫柔卻強而有力的大掌愛撫著她光滑的背脊。

「嗯……」兩片酡紅飛上她的粉頰,使她看來分外的嬌艷欲滴,她忍不住開啟唇辦,伸出貪婪的小舌去尋覓他的,意亂情迷的回應著。

他的大手緩緩滑至她的俏臀,修長的手指從臀後探進她溫熱的糊濕中,手指撥開她的恥毛,一觸及濕潤的小核,手指開始快速的攻城掠她。

室內的溫度再度如岩漿爆發般沸騰起來。

為何當他一觸及到她的身子,她的意念便會不由自主的陷入熾愛情狂般的深淵中?就因為心底對他有愛嗎?

「姐夫……嗯……」她整個人酥軟的癱靠在他胸膛上,半掩的眼眸益發嬌媚的凝視著他。

他托高她的嬌軀,將臉頰埋進她柔軟的玉乳裡,貪婪的唇舌時而舔弄那只已然堅挺的乳房,時而狂佞的納入唇間吸吮,而那不安分的指頭,突地邪惡的擠入她腫脹的秘核上,玩弄著她的柔嫩。

「啊——」她暈眩了,迷醉的靈魂正因他而更加狂亂不已。

她閉上美眸,嘴裡無意識的呻吟著,緊縮的下體正強烈的渴求一份來自情人的溫柔愛取,「好想要你……姐夫……好想……」

「想要?乖淫娃兒,想要就求我弄你……」他揚起剛毅的嘴唇。

「我……嗯……啊——不……」她不想如此卑微的懇求他的憐愛,因這不正被他料中,她總有一天定會卑微的放下自尊而去渴求性愛的滿足,可是,她卻抑制自己,她真是好想要他、好愛他的……

「真不要?」那深入她體內的中指狂野的抽送起來。

艱難的嚥下一口唾液,她被他戲弄得整個人簡直快發瘋,不禁有點氣憤著她那不知羞恥的女性愛湖,天哪!她真的好想要他,「求求你弄我……嗯……求求你……」

「要我拿什麼弄你呢?」他故意壞心的明如故問,拱起她圓渾的小臀,讓他的硬挺挑逗般地抵著她濕穴摩擦,偏不進入去滿足。

「嗯——求你用那兒弄我啊……啊……」面對他兩腿間的粗壯,她亢奮的閉上眼,神魂顛倒的嬌嚶出聲。

「那兒是哪兒呢?」他粗喘著,邪魅的笑著。

「硬硬的那兒啊!」好羞恥啊……

她感到自己簡直不可思議極了,竟說出如此令人臉紅心跳的話語來,但是,她內心的狂野慾念簡直快逼瘋她了,還渴求的愛撫起自己的胸脯,欲朝他的硬挺坐下去,可是他卻壞心的阻止了她的行動。

「我身上這麼多處硬硬的,我怎知你指的是哪兒?我的手指頭也硬硬的,說,究竟是哪兒呢?你不說,我怎會明白?」他忍住笑意,迷戀的眼眸捨不得從她狂亂的表情中移開。

「嗯……嗯——你那硬硬的肉棒嘛……啊!嗯哼——啊——啊……」

他突然奮力往上一頂,瞬間,他碩大的硬物強而有力的埋入她體內的最深處,讓柔嫩的領域和象徵男性的碩壯物結合為一,頃刻間便填滿了她的空虛。

「啊嗯,好大——你好棒!姐夫……嗯……」突來的充實感,叫她險些兒爆掉了心魂。

她再也逃避不了他感情的逼迫,意亂情迷的宣洩出強抑在心底對他的那份狂情熱潮,體內為他那雙強而有力的東西而亢奮,為他蠻橫的撞擊而愉悅。

他的狂野地控制著她柳腰旋轉、搖擺的律動,讓她的意識捲入伏惚裡,帶領著她走進欲仙欲死的人間天堂,讓她什麼都無法思考,慾望遠遠的凌駕了理智。

他突然將她的雙腿架到自己的肩膀上,健壯的胸膛不住往前壓擠,熱燙的慾望卻沒有離開半分,反而是重重地挺進又抽出,每一次的盡根埋人都刻意摩擦著她的敏感。

「啊啊……好深……夠了……」她搖著頭,想甩掉全身要命的熱意。

他撥開她額頭上微濕的頭髮,邪佞一笑後又是一陣激烈的抽送,看著嬌小的身軀在自己高大的體魄下擺盪,絕對是一種極致的視覺刺激。

重重搗弄了幾下,熟悉的顫抖又向兩人襲來,他腰身一挺,讓兩人私密的地方緊緊貼合,代表滿足的浪潮終於衝進她溫暖的體內。

「夠了……」雖然不像上次那麼痛了,可是她的腰好酸,好想睡覺……

「還不夠!」伴隨一聲低吼,他翻轉過兩人的姿勢,剛發洩過的慾望也在瞬間壯大。

「你?!啊啊……」急速的抽送堵住了她的拒絕,嬌小的身子隨著慾求不滿的男人劇烈地晃動起來。

許久,已經香汗淋漓的女體跨坐在男人的身上忘情地擺動,時而激情地撫摸彼此身軀,兩人交合的部位也發出陣陣激烈聲響,使得氣氛更加淫靡。

「嗯……」她格外沙啞的聲音帶著他專屬的熱情。

他沒忘記這妮子在他身下忘情吟叫的模樣有多麼誘人,就像現在——

隨著越來越狂野的擺動,嬌嫩的穴口迅速吞吐著下方的熱杵,每一次的動作都深人核心,兩人的慾望卻未鬆懈半分。

「唔!」大掌罩上晃動不已的雙乳使勁地揉捏,還不時逗弄嬌軀的敏感地帶,故意引發出更激烈煽情的反應。

「給我!再給我!」她忘情地哀求著,不安分的小手竟開始揉弄他的乳尖,催促著要他給予更多。

「嗯……」他悶哼一聲,顯然炙烈的慾望也正逼迫著他。

大手一推,他讓她趴臥在自己身前,然後抬起她挺翹的臀,再火速將滾燙的欲獸送進嫩穴之中。

「啊啊!好棒!」她迷亂地吟叫著,情不自禁擺動臀部迎合他的衝刺。

只見硬燙的巨根開始毫不留情地抽送,有時只是微微退出一部分,在她發出難耐的嚶嚀時,又狂烈地推進她體內深處。

硬挺的欲獸就這樣時快時慢地撞擊稚嫩的花穴,抓著床單的雙手用力得十指泛白,才能承受如此兇猛的掠奪。

「啊——」熱燙的精華終於再度灌入敏感的小穴。

只是隔不了多久,他又讓她坐在身前,繼續搖擺著硬挺的慾望……

這個夜晚,她拋開矜持,在激情之中忘情地呻吟,他也因為異常猛烈的渴望獲得滿足,體會到前所未有的快意。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