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師:你後悔你所做的一切嗎?

金偉:不後悔,絕不後悔。

牧師:你還是懺悔吧,說不定會得到上帝的寬恕。

金偉:我永不懺悔。

牧師:唉。

金偉:在這個世界上充滿太多的不公平,為什麼上帝做不到永久的公平?

牧師:公平不公平並不是在人間說得算,而是你沒有經受住考驗。

故事還要從我進公司那天說起。

大學畢業後,急於在社會立足腳根,我四處投簡歷,可是得到的回音卻是寥寥無幾,要麼去面試,可是得到的回答便是等通知,而這個通知或許永遠也不會再有下文了。

看著周圍那些有後臺的同學很快就找到工作,我真的是相當的著急。那些憑藉關係進入好公司的同學,經常在聚會上吹自己的薪水有多高,工作又多少輕鬆,權力又多少大。而我呢,每天只能在家裡乾著急,等待著機遇的降臨。

好不容易有一家公司錄用了我。憑藉我英語方面的優勢,我被分配到公司的進出口部,主要負責出口業務事宜,換句話說就是跟單。

我們公司是S市某集團的子公司,但由於S市是內陸城市,所以海運出口都是在我們A市通關。

S市和我這邊相互配合的是一個叫陳怡的女孩,她主要負責談生意,而我在A市幫她做海關的一切事宜。

其實,所謂在S市談生意也只不過是一個幌子,據我所知,我們公司所生產的產品在國際市場非常搶手,根本用不著出去銷售,人家自已會找上門來。

而且更為誇張的是,客戶為了能夠買到我們的產品,有時甚至給我們小費,請我們吃飯,可以說在S市的那些業務員可是一個非常有油水的工作崗位,待遇又非常的高。

而在我們A市,就沒有這麼好的待遇了,工資又低,像我一個本科畢業的,月薪只有1500,而且又忙,那邊生意好,我們這邊就沒有停。

更為氣人的是,我們這邊加班老闆是從來不付加班費的。想去投訴他嘛,他就一句話,要做就做,不做就走,又不是招不到人。

其實諸位,不要小瞧我這個跟單的活。眾所周知,海關都是朝南坐的,對待我們這些報關員是非常凶的,碰到他們心情好,辦事還算順利,可是一旦碰到一個刁鑽,而且那天心情不好的關員時,那就有的苦了。

每逢過年,別的一些企業都會給這些關員送禮,送錢,所以海關的關員們會對這些送禮的企業代表非常友善,而我們公司老闆是一隻出了名的「鐵公雞」,所以我們公司是一點東西也不會送人的,結果就是辦事很不順利。

就這樣,經過了試用期的我開始了自己的職業生涯。但是矛盾也越來越多。

由於這邊通關不利,我經常被S市的業務員陳怡痛駡,她老是說我辦事效率低、又不勤快,而且嘴又特別的硬。

其實這真是對我的冤枉啊,我每天做好單證,都到海關去辦事,只是他們那些關員故意刁難我。

而我從來嘴沒有硬過,只是在工作業務方面和她爭辯了幾句,但她卻完全放在心中,一股得勢不饒人的樣子。

最讓人憎恨的是,她老是到我領導那邊去打小報告,還說什麼「聽到我的聲音就噁心」之類的侮辱人格的話語。

幸好,我的領導是一個比較友善的人,一方面她勸我大度一點,別和那種不講理的人多說話,只要把自己的本職工作做好。

另一方面,她告訴我關於陳怡的一些事。

陳怡並沒有讀過多少書,初中的時候還留過一級,技校畢業後,憑藉S市集團公司胡總的介紹,順理成章的進入這家公司,而且分配到這個非常有「油水」的崗位。

她別說在我們這種子公司,即使在S市的集團公司也是呼風喚雨級的人物。

人家不敢得罪她,因為她有強有力的後臺,即使她的錯,別人也要說成自己的錯,而我的前任也是因為受不了她的那種脾氣才離職的。

在S市的集團公司,最好最大的客戶都是她的,每天不用上班訂單都會在她桌子上堆滿,由她的助理幫她解決聯繫,而陳怡的月薪比我要高出整整10倍。

聽了這些介紹我真是非常的氣憤,憑什麼一個不讀書的技校生,可以拿那麼高的工資?憑什麼她不怎麼幹活卻能拿比我高10倍的月薪?憑什麼她能夠在我領導面前亂說我的壞話?難道就是她的那個後臺夠硬嗎?

為什麼在這個世界,窮人的孩子永遠是窮人,而富人的孩子永遠是富人呢?

挖第一桶金難啊,但我沒有這個實力,我只能受到那些有勢力人的擺佈。

對陳怡人格的看扁是有這麼一件事,大家別嫌我煩,因為我只有將她的惡劣事蹟多說幾點,大家或許就不會對我之後強姦並殺害她的行為感到憤怒,至少我想也能為我搏得一些同情分吧。

有一次陳怡到A市來談生意,或許她的那位後臺想讓她也接觸一些社會吧。

到A市,自然而然,要到我們公司先報導一下,當她跨入我們辦公室的一剎那,我看到她那高貴的樣子,身上穿著都是名牌,還戴著一副墨鏡。

我們經理上去向她打招呼,可是她卻牛得很,只是點點頭,然後脫掉墨鏡,看了我一眼,冷笑一下。

我去幫她倒茶,快要回辦公室時,聽見陳怡對我們經理說:「我叫你招個帥哥,你看他這種人,到海關去當然要被閉門羹了,人們企業都是招美女、帥哥,所以辦事順利,你看金偉那副模樣,人家當然會拒絕他。」

「話也不能這樣說,人家企業都是給錢送禮的,我們公司卻沒有,再說金偉辦事很認真的,我作證!」

「反正我對他非常的不滿。」

聽完這段對話,我真的快要流淚了。有後臺就算了,為什麼我的外貌也要受到別人的歧視?難道這又是我的錯嗎?知識難道真的不是力量?

以後的半年,陳怡老是在工作中故意找我的茬,很多完全不可能辦到的事都要求我去辦,一旦辦不成功就去向領導反映,漸漸的,我在公司高層的心目中地位越來越低,被辭退也是在情理之中了。

終於有一天,我們經理無可奈何的對我說,公司因為目前困難,所以只能裁員,你不幸成為其中的一分子。

經理還安慰我,她知道我的能力很強,工作也非常的賣力,在外面肯定能夠找到更好的工作,不要為這1500元再拼命了,還有一個月的時間,你就放鬆一點吧,把手上的活都暫時移交給我吧。

可是,這些都是藉口,5天後,來了一個大帥哥,這種所謂裁員根本就是假的,一定是陳怡在那邊搗鬼,這肯定是集團公司的命令。

一股憤怒之情油然而生,我當時氣得渾身發抖,牙齒也咬得「咯咯」直響。

為什麼努力工作的人永遠也不能付出回報?

我突然感到這個社會不是我這種人呆的地方,我父母都是小小的普通職員,親戚家中也沒有什麼後臺,前些日子,父母為了讓我在談戀愛中有些優勢,還幫我買了房,每月還貸就要4000元,我一旦失業,這些錢怎麼去還啊?

天性衝動的我想到了報復這個惡毒女人,但我哪裡來的機會呢?她在S市,我在A市,我總不能到那邊去復仇吧,難道這種惡毒女人就可以這樣瀟灑的活在社會上?難道她就是這個公司的的皇帝,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嗎?這種天生的啃老族難道真的是不可戰勝的奇跡?不,想死大家一起死!

不知道是蒼天有眼,還是因為陳怡的所作所為惹怒了上帝,機會終於來了,而這次機會也是唯一的機會。

這是在最後一個月的中旬左右吧,接到我經理的通知,陳怡又要到A市來辦事了,而那段時間經理家中有事,請了年休假,所以她要求我在臨走時做好最後一件事,那就是好好地招待她,也算是給經理一個面子吧。

經理還告訴我,陳怡現在懷孕4個月了吧,還要我好好地照顧她,開車時儘量開的穩一些,慢一些之類的。

既然機會已經到來,那我就絕對不能放過。我給自己暗暗下定決心,既然法律不能將這種女人「繩之以法」,那我就替天行道,送這個女人下地獄去吧。

那一天終於到來,我盼望了很久。

陳怡還是習慣的牛,習慣的冷漠,習慣性的對我發了一頓脾氣,呵,在她眼中,或許要抓緊這最後罵我的機會,教訓我一番吧,陳怡啊,你的氣量實在太小了,你盡情地罵吧,那也是你人生中最後罵我的機會了。

那一天晚上,陳怡談好業務已經是晚上9點了,或許是生意談得不太好吧,她在車上就開始發起脾氣,嘴裡說什麼「反正他們不買也無所謂,到時候進不了貨別來求我」之類的話,我還假惺地叫她別生氣,對肚裡的孩子不好。可是得到的卻是一句「不要你管,開好你的車」。

我從車裡的後視鏡看著她那張氣得變形的臉,我也冷冷地一笑,剎那間,我感覺自己的靈魂象換了一個人似的,以前那個我徹底在這個世界消失了,我仿佛變成了一個魔鬼,變成了一個惡魔。

或許這是我心中怒火作祟吧,那來自地獄的怒火終於將我那善良的本質漸漸蒸發,就象拋在空氣中的骨灰,伴隨的風飄向未知。

我一腳油門踩到底,車子一震,向前沖了一下,然後我以80碼的速度向我之前打算好的目標前進。

「你神經病啊,開這麼快,肚子裡的小孩有事你擔當得起嗎?」

我沒有回答她,因為我知道此時無聲勝有聲,另一方面,現在還在市區,陳怡隨時都有求救的可能,目前還是先不要讓她知道我的目的為好。

「不好意思。陳小姐,我下次一定注意,讓你受驚了。」

可是陳怡還在後座上喋喋不休,當然說得都是些罵我的話,此時我也不用去計較,她的末日馬上就要到來了。

開了一段路,馬路上的車和行人越來越少,我知道還有大約20公里就要出城了。

「這條路不是去賓館的嘛,你難道方向都不認識了?」一樣的牛B,一樣的口氣,但她似乎還沒有警覺。

「是這條路呀,那條路晚上特別的堵,所以我選擇繞遠路,但時間上可以節約不少。」這個理由我早就想好了。

很快就出了城,我將速度提升到130碼,此時的陳怡明顯感到有點不對勁了,看到燈光越來越少,馬路上的車幾乎沒有了,陳怡似乎感覺到恐怖離她越來越近。

「你要幹什麼啊,這是什麼地方啊?我要下車。」

「晚了,等一會兒你就知道我們要去哪裡了。」

「你想幹什麼啊,我要報警了。」

這一步我沒有想到,陳怡手上還有手機,她可以報警。但是,好在她對A市的情況不是很熟悉,也說不清楚現在處在什麼地方,估計員警找到我們差不多我也完成自己的獸性了。

我繼續加大碼力,離我計畫的地方不遠了,還有30公里,我的車速越來越快,天似乎快要下雨了,雷電在空中一閃一閃,呵,陳怡,我就在下雨天送你升天吧。

我把地點選在一個小樹林中,那裡是一個終年沒有人的地方,手機信號也不是很強,所以應該對於我來說是非常的安全。

我將陳怡從車上拖了出來,沒有想到死到臨頭的她嘴巴裡還是非常的硬。

「你他媽的不是人,你這個禽獸,你一家不得好死。」說著,便使勁地擺脫我,嘴裡拼命的喊著「救命」。

「胡總此時也無能為力了吧,你這個女人平時太霸道了。」

我將這個女人扛在肩上,往樹木深處走去,路上這個女人大哭大叫,但嘴裡還是罵罵咧咧的講個不停。

我選好地點,將肩上的陳怡往地上一扔,陳怡慘叫一聲,手摸著肚子。

「你這個畜牲,不要臉的。」說著,陳怡一腳便向我的襠部踢來,我沒有防備好這個女人的陰招,但好在這一腳踢在我的小肚上,我還支撐得住。

我火氣也越來越大,本來失去理智的我就像一隻野獸,何況現在是受到攻擊的野獸。

我兩個響亮的耳光往陳怡的臉上打去,陳怡仍在大叫,這時我的手便停不住了,一下又一下,耳光越來越重,陳怡的哭聲也越來越大。

呵呵,今天我一定要好好玩玩這個女人,她的陰道可能不是普通的男人可以插的吧,一定是那種很有錢的啃老族才有這個「幸運」,但是我要將他們的這些「幸運」化為烏有。

我的頭伸向她的嘴唇,想吻她,可是她居然還不肯認命,往我的嘴上就咬了一口,頓時感覺嘴裡有股血腥味。

我將口水往旁邊一吐,舉起手掌,往她的嘴巴打去,打了幾下,我抓住她的下巴,將她的嘴固定住,然後我便去咬她的嘴唇,陳怡的兩條腿不停地掙扎著,我就用自己龐大的身軀壓住她。

親夠了她,我粗暴地將她的衣服撕碎,那兩隻乳房顯得比較的難看,還有些下垂,或許是懷孕的因素吧,那微微隆起的肚子就是快要當媽媽的象徵吧。

我哪裡管得了那麼多,先用兩隻手掌抓住她的一對乳房,很用力地捏著,那種力量就像要把某樣東西捏碎。

陳怡忍受不了痛苦,又叫了起來。

「畜牲,畜牲!你不得好死,你別活了,我叫人打死你。」

「你能活得走出去嗎?」我話不多,只是平淡地說了一句。

那兩隻嫩嫩的乳房捏在我的手心中,仿佛就像是陳怡的性命,我想將它捏死它就得死。

那兩隻黑黑的乳頭也成為我攻擊的對象,我用指甲拼命的摳著硬硬的乳頭,再用手再她的肚子上摸了摸,唉,可憐的孩子,你找到這個媽也算是你的倒楣。

是的,孩子是無辜的,每個孩子出生來都是一張白紙,但是父母的教育極為重要,像碰到陳怡這種母親,這種孩子與其讓他出生,還不如現在就死在娘胎。

等到這種孩子長大,受到陳怡的野蠻教育,將來再去還人家努力的人,這樣平等就離現實越來越遠。

陳怡的褲子顯得特別的寬鬆,所以脫起來也非常的方便,雖說陳怡用自己的雙手拼命拉住自己的褲子,想保住自己最後的防線,但是發了瘋的我哪裡肯放得了她。

我往陳怡的手上用力一咬,陳怡便鬆手了,我抓住這機會,將她的褲子拉到小腿處。

這時陳怡見長褲不保,想保住自己的那條內褲,呵,你想得太天真了,即使你今天穿上十條褲子,我也會一一將它們剝下。

我將內褲拼命地拉了下來,夜色比較晚,所以我也看不清楚她的小穴是粉紅色的還是黑色的,但是長了很多毛是不爭的事實。

我拿起一小簇陰毛,往陰毛生長的逆方向拉去,陳怡疼得兩腿直蹬,一簇陰毛被我抓下,在我的大拇指和食指之中,我拿在手上,然後用嘴一吹,那陰毛便向前飛去,就像孫悟空的七十二變。

陳怡的叫聲真的讓我越來越煩,到了這個地步,一般的女人連叫的力氣都沒有了,可是她為何還要叫。

我野蠻的將自己的兩根手指往陳怡的陰道深處插去,真想直接插入她的子宮裡,讓她離死前也做一把神仙吧。

我像日本A片中的男主角,快速的用自己的手指在她的陰道裡「飛馳」著,陳怡畢竟是個女人,不知不覺,居然有了一點淫水。

我再用指甲在她的陰蒂上撫摸著,我真是仁慈啊,讓這個女人最後體驗一把性生活的美妙。

我脫去了自己的褲子,那根肉棒早已硬如鋼鐵,那紅色的龜頭猶如一顆導彈頭,向其計算好的方向發射,而這個目標便是陳怡的陰道。

我摸著自己的陽具,那是男人雄偉力量的象徵。

當陰莖剛要對準陳怡的陰道時,陳怡顯然有所察覺,她拼命的向我蹬來,而我則借此機會抓住她的兩條小腿,向左右兩邊分開,然後,身體向前靠近,盡可能的與她的屁股保持距離。

但是陳怡還是沒有放棄掙扎,我有點怒,伸出自己的一隻拳頭,往她的肚子上就是一拳,陳怡疼得在地上直打滾,同時也老實了很多。

我將陰莖瞄準好她的陰道,然後將自己龐大的身軀一下子壓了下去,失去最後一道防線的陳怡只好認命,陰莖一旦插入陰道,想要再分開是非常困難的了。

此時的我有一種很強大的佔有欲,我要佔領這個女人的一切,我要像馴服一匹馬一下的將這個女人馴服。

我將陳怡的兩隻手壓住,陳怡也不動了,我開始了自己人生中的最後一次享受,我一定也要抓住這個享受女人肉體的最後機會,下輩子能否再做人也是一個大問號。

陳怡的陰道似乎不是那樣的緊,想想也是,就讀了個技校,技校裡面哪裡還有什麼處女可言,關鍵是她被多少個男人搞過,憑她這麼松的陰道,估計性事沒有少玩,她的老公啊還真是可憐。

不過這樣也好,能夠延遲我的時間,我的陰莖不停地在她的陰道裡面打轉,時而加速,時而減速,陳怡此時也好像特別的享受這美妙的時光,也不掙扎了,只是輕輕的發出「嗯嗯」聲。

突然之間我感覺到時間非常的緊迫,是啊,她在車上曾經報過警,或許馬上員警便會來吧。

一想到這,我加快了速度,最後的衝刺我非常地用力,一下又一下,而且越來越重,越來越深,突然間,我感到渾身的骨頭一麻,那精液通過我的輸精管向陳怡的陰道深處流去。

高潮後的我也暫時放鬆了警惕,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惡女竟然絲毫沒有妥協的樣子,往我的睪丸就是一腳,我現時被悶得倒在地上,陳怡見此機會,拿起自己的衣服就想逃。

此時我感覺自己滑入了無底深淵,不,我告訴自己,我不能放過這個女人,這個害我很慘死的女人。

我忍受著疼痛,不知哪裡來的力量,我跑得越來越快,很快便追上了這個女人,我用一個鏟球的姿勢將陳怡放倒,陳怡一個踉蹌,連滾帶爬的倒在地上。

我被她的那一腳徹底變瘋,此時我是野獸附體,我是惡魔附體,我是死神附體,我像個瘋子似的往她的肚子一拳又拳的打去,陳怡則用指甲死死的摳進我的肉裡,我越是疼,力量越是大。

「你這個賤貨,媽的,有後臺就了不起,是不是?是不是?」

我瘋了。

「你這頭豬,我叫人打死你!打死你!」

「打呀,你死到臨頭了。哈哈哈哈!」

我突然用手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是的,我要將她帶入無盡的死亡,讓她去接受十八層地獄的折磨吧,雖然這個地方我也即將前往,但是我不後悔,我要和這個女人同歸於盡。

不知道過了多久,躺在地上的陳怡一動也不動了,她被我掐死了。

「轟隆隆——」一聲雷鳴,隨後下起了大雨,我舉起鮮紅的手,在雨夜中,就像是一個吸血鬼,我笑了,我仰天大笑。完了,什麼都完了。

一審被判死刑的我沒有選擇上訴,因為我知道自己應該付出這代價。只是感覺到為何老天老是對努力的人那麼的不公。

現在的就業為何有後臺的人工作又輕鬆、錢拿得又多、又不必付出努力呢?

而那些通過知識獲得成功的人雖然有,但非常的少,甚至說是少得可憐,難道富一代、富二代、富三代……永遠的就富下去了嗎?

是啊,牧師的那句話說得對,我沒有經受住上帝的考驗,或許這輩子的苦是命中註定的,只要我能夠堅持住,或許下輩子便可以得到幸福,也像那些富人一樣,想要啥就有啥。

最後,我只想說,無論怎麼樣,只要自己努力過,那總會有公平的一天。【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白毛女老婦版
我老婆的趣事
女白領遊戲日記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六年級女生浴室
校長吃肉,我喝湯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嫂子偷情
樓下小百貨店的極品少婦 (勁爆刺激)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