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王動,是一名大一新生,我從小就和媽媽一起,而我的媽媽李米娜是一名醫院護士,雖然已經40歲,不過身材卻沒有太大的走樣,一對36E的大奶子走路都是一晃一晃的,在路上也是吸引男人們目光的焦點,雖然身高只有1米60,不過一雙美腿配合上護士的白絲,就是一個美麗的白衣天使。

有這樣一個美麗的母親是幸運的也是不幸的,因為能看卻不能吃,只能一個人偷偷的在房間裡拿著她的衣物意淫,也因為這樣,我開始迷戀上的綠母文,想象著綠母文裡美麗的熟女媽媽們被各式各樣的男人們玩弄,我的雞巴就不禁會硬起來,然後用媽媽換下的內衣和絲襪狠狠地擼一管。

不過真正完全激發我綠母的慾望還是在那天深夜。

那天因為媽媽值夜班,所以半夜才能回家,而那時我正好讀高三,晚上晚自習下了之後正好和媽媽一起回家。

當我走到媽媽醫院小路旁的公共廁所時,突然聽到裡面傳來一陣淫笑:「黑子,今天終於能操這個大奶騷逼了。」

我聽到後,悄悄的跑到了公廁門口,往裡面看去,卻不由的睜大了眼睛:兩個高瘦的青年男人正一前一後的夾著一個穿著護士服的護士,而那個護士正是准備和我一起回家的媽媽。

我心中一陣惶恐和憤怒,卻有一些興奮,因為小說中的綠母場景似乎正不斷地浮現在我眼前,我不由自主的吸了口氣,停下了去叫人的打算,繼續往裡面看去:站在媽媽面前抓住媽媽兩個手腕的高瘦青年對著正用雙手搓揉媽媽一對大奶的青年說:「媽的,一個星期前住院的時候就想操她了,一對大奶子天天在我面前晃蕩,我忍不住摸一把還說要告我,媽的,你告啊,你現在告一個試試?」

而那搓著媽媽大奶的青年也嘿嘿淫笑著:「黑子,如果不是你給我說,我還真不信中年女人能有這麼好的身材,比那些小姑娘爽多了。」

那個黑子也笑著:「行了,二五仔,這個公廁就在醫院旁邊,快點搞了走。」

我看著兩個混混商量著,媽媽在他倆的懷裡無力的掙扎,正奇怪為什麼媽媽不叫的時候,才看清原因。

原來是媽媽的嘴裡被塞上了封口球,喉嚨裡發出「唔~~唔~~」

低沉的聲音,似乎是在哭泣,又似乎是在欣喜?回過神來,黑子和二五仔開始動手了。

只見二五仔從褲兜裡拿出一副手銬,一邊幫著黑子把媽媽的雙手反銬在背後,一邊說:「媽的真東西就是貴。不過為了搞她也不虧了。」

黑子揉了揉手腕,笑著說:「別看這騷逼個頭小,力氣可不小。」

我看著媽媽被二五仔銬起來,我知道我已經不能做什麼了,唯一可以的就是等待,等著他們發洩完獸慾,我才能救媽媽。

而裡面又發生了新的情況,因為媽媽雙手被反銬著,胸前的一對大奶子把護士服胸前的扣子給崩開了,露出了護士服裡穿著的內衣,沒想到平日裡保守的媽媽會穿著白色蕾絲鏤空內衣,薄薄的布片完全無法遮擋媽媽胸前的偉大風光,甚至隱隱約約能看到深色的乳暈。

站在媽媽後面的二五仔一把將媽媽推倒在地上,媽媽重重的砸在地上,看的站在前面的黑子一陣心疼:「媽的,二五仔,你別把她的奶子砸爆了,老子還想喝奶呢。」

二五仔坐在了媽媽的屁股後面,一隻手拍著媽媽的屁股,另一隻手摸著媽媽的絲襪美腿,對著黑子說:「你就喜歡奶子,不知道護士最好玩的是這雙腿嗎?

媽的,這雙腿我能玩一年。「

「你丫的就是重口味,不過別說,如果不是穿的人字拖,老子都想玩兩把了。」

說著,黑子將媽媽的臉抬起來,脫下自己的褲子,露出了裡面醜陋的黑棍子,用黑色的肉棒左右拍打媽媽的臉頰,這時我才看見媽媽的臉:雙眼裡透著絲絲晶瑩,含著淚水,也不知道是疼的還是怕的,塗著粉紅色的嘴唇被塞口球堵住,絲絲的唾液從嘴角流出來,滴答滴答的滴在了胸口,打濕了內衣,看的我的雞巴也凸了起來。

而站在媽媽面前的黑子也狠狠地吞了吞口水,說道:「媽的,哭著也這麼漂亮,真是天生的騷貨。」

說著,一把將媽媽胸前的護士服和胸罩扯開,而媽媽的乳房也隨著上下波動,看的我不禁的脫下了褲腰帶,開始搓著我的雞巴。

再看黑子把他的雞巴夾在了媽媽的奶子裡,藉著媽媽的口水,開始推送著他的雞巴,只見黑色的雞巴在媽媽的奶子裡不時的露出一個頭,又被深深的埋在裡面,而站在媽媽屁股後面的二五仔也不甘示弱,兩隻手捏住媽媽的兩隻腳踝用足弓夾住自己的雞巴,藉著旁邊的自來水潤滑著,不時發出一聲呻吟。

我在門口看著,手中的雞巴更加的粗大,我是戀足癖,媽媽的美足在我的心中一直是最美麗而神聖的,不過今天卻被一個混混褻玩了,心中憤怒的同時卻有著被綠的快感,平日裡美麗而神聖的媽媽被兩個混混夾在中間,任意的褻瀆,凌辱,憤怒而興奮,比看綠母小說還舒服了一萬倍。

而裡面的黑子似乎是被媽媽的美乳刺激的爽了,一聲低吼,將滾滾黃色而渾濁的精液射在了媽媽的奶子上,似乎是因為過於興奮,噴射的精液還噴到了媽媽的眼睛上,鼻子上,糊的媽媽不得不閉上了眼睛。

就像是商量好的一樣,二五仔也將他的精液噴灑在了媽媽的美足上,而二五仔將噴射在媽媽美腿上的精液也塗在了媽媽的玉足上,如同對待一件精美的藝術品。

一旁緩過氣來的黑子笑道:「媽的,二五仔你還真他媽的變態。」

「你懂個籃子!」

二五仔喘著粗氣「精液美容知道不?塗在上面以後或許還能玩呢。」

「我說,咱今天是因為以後都不回來了才做這事的,你別想著以後還能回來。」

「知道了。」

這時,黑子緩過勁來,對著二五仔說:「媽的,你塗完了沒,正餐還沒上你急什麼。」

二五仔站起身來,指著媽媽的內褲對著黑子說:「你看這娘們兒,就玩她的腳和奶子就濕成這樣,真操起來不知道咋爽呢。」

我定睛一看,可不是嗎,媽媽的淫水都把絲襪打濕了好大一塊,就像是尿了褲子一樣。

不過黑子卻沒有二五仔的閒心,走過去把媽媽的絲襪連著裡面的內褲撕開,露出了裡面白嫩的騷穴。

「操!居然還是個白虎!」

黑子叫到。

「聽說是白虎的女人特別的騷,你看這水,嘖嘖。」

黑子將他那根又粗又黑的雞巴頂在了媽媽的騷穴外面,左手拿著龜頭不斷地摩擦媽媽的陰唇,淡紫色的陰唇不斷地張開又閉合,似乎在迎接著、期待著雞巴的進入。

一旁的二五仔對著黑子說:「咱玩了不少時間了,快點結束吧。」

一邊說著,一邊將他的雞巴也頂在了媽媽的穴口,和黑子不一樣的是,他的雞巴比較短,但是更粗。

媽媽似乎意識到了什麼,開始蛢命的掙扎,黑子對著媽媽的屁股狠狠的扇了一巴掌「啪!」

聲音在半夜的廁所裡格外的清晰。

「媽的,我就說你小子口味重吧,還玩雙龍入洞的把戲。」

黑子一邊笑嗎著,一邊將雞巴狠狠的操進了媽媽的穴裡。

雖然是站在媽媽側身,看不太清楚,不過我能想像的出那一下有多大的力,媽媽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喉嚨裡發出「呵~~呵~~~的聲音」

而二五仔看著黑子操了進去,也不甘示弱,將他的雞巴硬擠了進去,媽媽痛的喉嚨裡發出低聲的嘶吼,如同野獸般瘋狂的掙扎,而這時,黑子和二五仔已經顧不上其他了,兩根雞巴插進媽媽的穴裡,媽媽又很久沒有性生活了,小逼又緊,這下子給了他們如同開苞處女一樣的感覺,兩個人喊著號子:「一、二、三!」

一數到三,就狠狠的插進去,再退出來,又狠狠的插進去,就像是兩根打樁機一樣,一插進去,媽媽的肥臀就蕩起一陣陣的波浪,媽媽的身體就是一陣的顫抖,看著他們操弄著媽媽的場景,我終於忍不住一哆嗦,精液噴了出去,甚至粘到了媽媽的臉上,不過媽媽這時候已經沒有心顧其他的了,兩根雞巴在她的穴裡翻江倒海,劇烈的疼痛混著大量的快感,將媽媽逼向了高潮,只聽到一聲低沉的尖叫,媽媽顫抖著,翻了翻白眼,暈倒在了廁所裡。

而操著媽媽的黑子和二五仔只感覺雞巴被緊緊裹住,狠狠的一吸,便不由自主的將精囊裡所有的精液全都灌進了媽媽的穴裡。

就這樣失神了三分鐘,他倆才緩過氣了,看著暈倒的媽媽,慌忙將雞巴抽出來,而隨著他倆抽出雞巴,媽媽的騷穴洞門大開,已經是合不上了,一絲絲的紅色混著黃色的精液從媽媽的穴裡不斷地湧出來,在媽媽身下的地板上,匯成了一攤小湖。

我看著慌忙整理褲子的黑子和二五仔,我知道他倆要出來了,咬了咬牙,將虛浮著的身體藏在了公廁旁的草叢裡,等了三分鐘,終於他倆慌忙的走了,看著他倆走了,我才悄悄的溜進去。

當我進去的時候,媽媽依然昏迷的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翹起,一股股的精液似乎永不停止似得從媽媽的穴口流出來,身上、衣服上都是黑子和二五仔的精液,我拿出手機,趕緊對著媽媽的騷穴拍了拍,又對著媽媽臉上和身上不停的拍,拍了大概十多張照片才發現,媽媽的人字拖、絲襪和內褲不見了,估計是被黑子和二五仔拿走當做紀念了吧。

心中想著媽媽的內褲和絲襪被別人拿著自慰,下身又蠢蠢欲動起來,突然,我意識到一個問題,那就是,現在我該怎麼辦呢?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處女膜的眼淚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我老婆的趣事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銀行美女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