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置淡雅的書房裡,金逍坐在大書桌後,雙手在鍵盤上不斷敲擊著,雙眼不離電腦屏幕,只見文本文檔之上,一行行文字躍然而出。

「長傳!香川真司迅速前插,在大禁區左側接到了球,漂亮!這麼精彩的停球過人在頂級球員中也是少有人能做出的,充分體現了他的技術實力,他過去了,伊萬諾維奇就像木樁一樣被他晃過,自從被蘇亞雷斯咬了之後,伊萬就像失了魂一樣,再也沒有以前那麼高水準發揮了。香川拿球,繼續慢慢向禁區裡逼近,旁邊特裡和卡希爾都補防過來了,和伊萬三人包夾,香川真司似乎危險了。」

金逍砸吧砸吧嘴,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寫到這裡,他就像身臨其境,化身文中的香川真司,獨鬥切爾西三大將一樣。

「試探性的做了一個向前突破的動作,特裡經驗豐富,依然不為所動,只是穩穩的卡住位置,封住了香川真司面向球門的角度。那邊卡希爾已經逼了上來,香川眼角瞄到中路插上的費萊尼,忽然腳腕一抖,一個挑傳把球跳給了費蓬蓬,自己迅速繞過特裡向禁區中路插去。費萊尼迎球而上,憑借自己出眾的身高和彈跳搶到了頭球,沒有停球而是直接點給了擺脫了的香川真司,香川真司剛剛擺脫了特裡卡希爾伊萬的包夾,正處於無人防守的狀態,舒舒服服的停球轉身,面對撲出的切赫,再次將球挑起,球高高飛起,切赫奮力向上伸手撈去,卻差那麼一點沒勾到球,眼神中微微流露出絕望的神情,那皮球」

「別寫了,喝杯水歇歇吧」

金逍正寫到緊要關頭,興高采烈之時,忽然被人打斷,難免有幾分不爽,不過一看來人,正是妻子石紫,便有再大的怨氣,也只得服服帖帖的接過杯子,笑瞇瞇的道一句「還是老婆體貼~」

「哼,我不體貼你,你自己可不知道體貼自己」

石紫不滿道,看著金逍的樣子,她就有些心疼,明明才35歲的人,白髮卻已攀上兩鬢額角,掩蓋不了的疲憊,顯示出了他再次連夜工作的事實。

再反觀自己,雖然已經32歲,由於保養得當,看上去就像年輕漂亮的小姑娘一樣,和他站在一起,看上去倒更像是父女而不是夫妻。

「唉,我何嘗不想休息,只是這《香川真司異界游》,乃是我創作生涯至關重要的一步,若是不能走好,怕是難再有大發展啊」

金逍也是歎息一聲,道出了自己的難處。

只是這些難處石紫又何嘗不知,相反如果不是知道這書對金逍重要,怎麼會任由他這般拚命,不愛惜身體。

「嗯,老公你注意就好,還是身體重要」

石紫不在多言,只是靜靜地在旁邊坐下伴著金逍,看著他一口一口啜飲著杯中茶水,方才坐了一會兒,卻像坐了好些時光。

「對了,我們隔壁搬來一個新鄰居,明天要不要去拜訪一下?」

石紫忽然想起,今天晚上去買菜時,碰到了一個少年,閒聊幾句得知,對方居然是要搬到自家隔壁的新鄰居。

「也好,記得把我櫥子裡的那兩盒茶葉拿上,嗯,不用拿最好的,上次老南拿來的那兩盒就差不多」

金逍點了點頭,還不忘囑咐石紫,拿上些禮物,不至於空手上門。

「好,現在都12點了,睡覺去吧」

石紫看了看表,時針已經指向最上方,也不免有了些倦意。

「12點?比賽應該開始了吧,今天是德國和葡萄牙的比賽,我可是多特球迷德國球迷,不能不看」

金逍聞言來了精神,對比賽期待起來,不知道這場比賽,多特的球員們能不能出場,勒夫是不是願意給杜爾姆機會。

「好吧,看完就要睡覺了啊」

石紫心中暗歎一聲,卻沒有反對金逍,她也知道世界盃對男人的吸引力,金逍平時除了寫作,也就看球這個愛好了,她也不忍拂了自家老公的意。

走過去打開電視機,把頻道調到了CCTV5,那邊金逍也保存好了文件,走過來坐在石紫身邊,將妻子攬在懷裡,笑道「有你這樣善解人意的好妻子,我也是該知足了」

石紫也跟著笑了笑,對她這樣一個事事以丈夫為主考慮的傳統賢妻良母型女性來說,能讓辛苦工作的丈夫滿意,就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隨著比賽的開始,金逍的注意力也完全轉移到了電視屏幕中,也怪足球魅力太大,使得這一個平時溫文儒雅的中年男人,看起球來就像十八歲的毛糙小伙子一樣,時而為一個球權的得失而激動不已。

點球!裁判判給了德國隊一個點球,金逍是德國球迷,見此自是興奮難抑,聚精會神的盯著場上球員的一舉一動,直到穆勒將球打進,方才激動的大喊「進了!進了!進了!進了!進了!」

「好了好了,別再喊了,不然隔壁怕是要罵你噪音擾民了」

石紫埋怨道,更多的是擔心還在熟睡中的女兒被丈夫的瘋魔舉動吵醒。

「誒,你這麼說倒是讓我發現了,咱們隔壁那新鄰居好像也是個球迷啊」

金逍聽著隔壁同樣傳來的大喊大叫聲,對石紫說道。

「好像真是,不過那孩子說剛搬過來,只有他一個人住,電視什麼的家電也還沒就位,是怎麼看的世界盃呢?」

石紫有些不解,同時也對男人對足球的激情感到佩服。

「難道是用手機看的?」

金逍也是有點納悶「這樣的話,也太浪費流量了」

一貫有一副好心腸的金逍,雖然素未蒙面,卻已然為隔壁的新鄰居擔心起來。

就是有再多的流量,世界盃賽事這麼多,他又能用流量看幾場?又得花上多少冤枉錢?「是啊」

石紫在一邊附和道,她也是想到了這些問題。

「不如……」

金逍抬眼看了看妻子「我們把他請到家裡,一起看球吧」

「正好我一個人看球也很無聊,你又不太懂球,來,我請他去,你給我們開兩瓶啤酒,待會邊喝邊看」

「好」

石紫也是心性純善,見丈夫有意,也點點頭應下,轉身離去準備酒水。

看著妻子離去的背影,舉止間風姿綽約,反觀自己雖處壯年,卻已有些英雄遲暮之感,床地之事亦未盡如人意,自是頗為感慨。

拋開腦子裡這些不相干的雜念,他知道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金逍一向注重儀表,特意在門口放置了一面大鏡子,每次出門前必要理鬢角,正衣冠,整頓得體方才出門,這次也不例外,在鏡子前收拾了一會兒,推開門走了出去。

隔壁家離自家頗近,兩三步路間已經到了門口,按下了門邊的門鈴,為金逍開門的是一個穿著睡衣的少年。

「請問,您是?」

少年疑惑道,雖然已是夏天,但夜間外面還是略冷,只著薄薄一層睡衣,自然有些寒意,便不自覺的微微顫抖起來。

「你好,我是你隔壁的住戶,今天聽我愛人說,隔壁搬來了一戶新鄰居,冒昧前來拜訪」

金逍熱情道「剛才聽見你看球的聲音,估計你也是個球迷吧,我家也在看球,不如來我家一起吧」

「呃,這……」

少年猶豫了一下,金逍從他眼中看出些意動,但是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所以難以抉擇。

「這麼晚了還去打擾實在不太好,還是算了吧,謝謝您的好意」

少年誠懇道。

「呵呵,俗話說遠親不如近鄰,日後我們便是鄰居了,自然要多多親近,有什麼打擾的?來吧」

金逍笑道,熱情的招呼著少年向家裡去。

「既然這樣,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少年也不再推拒,跟著金逍走去。

「我叫金逍,寫過些書,算是作者吧」

金逍邊走邊說著。

「啊,忘了和您說我的名字了,真是失禮」

少年懊惱道,隨後認真的說:「我叫程明,高中生,就在那邊大木中學就讀」

「呵呵,無妨,程明是個好名字嘛,我記得世界調製模式裡的主角就叫程明」

金逍隨口調侃道。

程明抿嘴笑了笑,因為這個名字,他也沒少被人調侃,早已習以為常。

「您是作者?」

程明忽然想起了什麼。

「是啊」

金逍淡然道,在他心目中這就是一個普通的工作,沒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唔,是這樣的」

程明理了理激動的心情「我一直想學習寫作,能請您指導我嗎?」

「好啊,這個沒問題,我現在也無事在身,平時宅在家裡寫作,你若有暇,可以來找我」

金逍爽朗一笑,沒有什麼猶豫便答應了。

「嗯,謝謝您,我明天會去的」

程明感激道。

說話間,兩人已經到了金逍家裡,石紫為他們準備了些酒食在桌上,供二人邊暢飲,邊看球。

「這是我愛人,石紫」

金逍為程明介紹了一下石紫,程明看到石紫的時候,明顯的眼神一滯,不過金逍卻沒在意,程明還是年輕人嘛,年少慕艾,自家妻子又是俏麗不俗,如此也是正常之事。

只是這一會兒功夫,忽然有種很奇怪的感覺,似乎……忘了些什麼東西,似乎……懂了些什麼東西。

金逍甩了甩頭,暗歎自己寫書寫壞了腦子,沒事發癔症。

果然,程明也只是一怔而已,隨後便很有禮貌的打了個招呼,也讓金逍頗為滿意,唯一讓他有些納悶的,也只有程明所使用的禮節了吧。

金逍皺了皺眉,要說程明這天朝上國大好男兒,居然會熱愛一個叫做催吧的偏僻小國,還堅持要用該國禮儀來進行問候才能表達敬意,不過個人有個人的習慣,程明又是誠心誠意,金逍也就由他去了,看著石紫按照程明說的,配合著他的動作,任由程明把她擁在懷裡,俯首含住那櫻唇長吻許久,方才放開結束了禮儀。

電視裡德國葡萄牙健兒們你來我往,電視外金逍和程明也言談甚歡,兩個同樣喜歡足球的男人,總有許多說不完的話題,石紫也在一邊靜靜陪著。

「這兩隻球隊,你支持哪一個?我覺得德國不錯」

金逍一口幹掉杯中余酒,問著程明,就差沒把我是德國球迷你最好也喜歡德國寫在臉上了。

「我是葡萄牙球迷」

程明靦腆一笑,確實沒讓金逍如願。

「葡萄牙有什麼好的」

金逍酒量一般,幾杯下肚,已經有點情緒上湧,嘴裡不滿的嘀咕著。

「葡萄牙有我喜愛的球星,踢著我喜歡的足球,自然就喜歡了吧」

程明也是學著金逍一飲而盡,不過他的酒量明顯不錯,絲毫沒有顯露醉意。

金逍見狀也不再說,心中默默的盼著德國給力,潑程明一頭冷水。

事實發展也確實如此,由於葡萄牙後衛佩佩的不冷靜舉動,使得他被紅牌罰下,葡萄牙陷入十打十一的被動局面,德國的第二個進球也接踵而至,葡萄牙二比零落後,比賽愈發艱難了。

金逍的神情也愈發得意起來,石紫看著程明緊鎖的額頭,雖然不懂足球,也是能夠猜到大約是他支持的球隊狀況不妙了,心情鬱結起來,便想著該如何安慰一下他。

「勝敗乃兵家常事,足球裡輸贏勝負也是常有,不必為此太過傷神嘛」

石紫拿不準說些什麼才能在不刺激到程明的情況下安慰他,只試探性的說了一句。

「嗯,阿姨,我明白,謝謝你」

程明嘴角擠出一個笑容,似乎在向石紫表示他很好。

「嗯,看開就好,什麼事說開了,不就是那麼回事麼」

看程明並不太在意的樣子,石紫也放下了心,起身想要為二人再添些酒,拿起那酒瓶時,卻出了些問題。

剛開始還無事,把酒瓶拿起後,卻不小心手一抖,瓶口直歪向自己,一股酒水湧出,盡倒在了自己身上,話說這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這還沒結束,緊接著腳踝也是一軟,整個人都向一邊倒了下去。

「啊~」

石紫驚呼一聲,就在她以為自己要摔倒在身後的沙發上時,忽然程明恰好出現在了身後,接住了她,也使她坐進了程明的懷裡。

「怎麼了?」

那邊金逍聽到石紫驚呼,雖然不願意把注意力從世界盃上轉移,但還是轉臉問道。

「沒什麼,阿姨不小心弄濕了,我來幫她弄乾淨就好」

程明笑了笑,暗中使勁把欲要起身的石紫按了回去,石紫身上只著一件紫色紗質睡衣,叫酒水一浸,頓時濕漉漉的貼在身上,因為沒穿著內衣的緣故,優美的曲線暴露無意。

見到如此情景,程明的小兄弟也悄然立起,頂在石紫光潔的大腿上,不過令人不解的是,此時的石紫,竟似完全沒發覺程明的動作,任由他一柱擎天,頂在自己身上。

「謝謝你了,程明」

石紫臉色微紅,似乎為自己的不小心而感到不好意思,莫名其妙的,卻沒有發覺自己此時坐在程明懷裡有什麼不對,甚至在程明雙手攀上自己雙峰時,除了一聲輕吟,亦沒有什麼表示,只當這是正常的舉動罷。

「應該的,阿姨,你身上還有好多酒,不能浪費了啊」

程明作酒鬼狀,舔了舔舌頭,眼裡緊盯著的,卻分明是那雙峰之上,挺拔的兩粒凸起。

「啊,是不能浪費,那你把這些喝了吧」

石紫點了點頭,隨即又語重心長道「喝酒畢竟對身體有影響,你年紀輕輕,還是要小心才是」

「嗯」

程明點了點頭,一手攬住石紫纖腰,將她按倒在沙發上,合身壓了上去,隔著一層薄薄的紗衣含住那一點乳頭,吸吮著酒汁的同時也挑逗著石紫的敏感地帶,另一隻手也不閒著,在她身上遊走起來。

那邊金逍看著世界盃全神貫注,這邊程明和他夫人石紫淫戲正酣,石紫連聲嬌吟,卻沒能引得金逍注意,反而刺激得程明更加賣力,直把她身上的酒汁全變成了自己的口水,方才意猶未盡的挪開嘴。

「味道真不錯」

程明砸吧砸吧嘴,在石紫耳邊說道,似乎在讚著好酒,又似乎另有他意。

雖然已經吸盡了酒汁,不過程明依然壓在石紫身上,沒有離開的意思,寬闊的胸膛擠壓著石紫嬌嫩的玉乳,不安分的舌頭時而在她耳垂頸後含弄,輕吻著,也令石紫被挑起的輕欲一直沒有降溫,隨著程明的動作,呼吸粗重起來。

雖然石紫似乎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在她心裡,她還是那個熱愛著自己丈夫的好妻子,並沒覺得現在和另一個男人耳邊廝磨有何不妥之處。

「嗯,喜歡就好,世界盃還,還有不少場次,還可以來家裡一起看球啊」

石紫由於被程明壓在身下的緣故,呼吸難免有些不太順暢,不過還是笑著說完了這句話。

「謝謝阿姨」

程明感謝道,隨後在石紫臉上輕吻一下以示謝意。

這邊剛說完,程明臉色忽然一變,似有難色的開口道「阿姨,我想去一下廁所,你們家廁所在哪裡?」

「我帶你去吧」

石紫連忙說道,做勢要起身帶他前去,卻因為姿勢原因沒能成功,最後還是程明自己不情不願的從石紫身上起身,同時把她拉了起來,在她的帶領下向廁所走去。

「就是這裡了」

石紫推開衛生間的門,正想讓開以便程明入內,卻不小心腳一滑,自己先溜了進去,幸好有程明在身後眼疾手快把她抱住,否則怕是要摔倒在地。

「真是不小心,讓你見笑了」

石紫有點不好意思,要出門時,卻被程明擋在門口,不得而出。

「沒什麼」

程明笑了笑,向前邁了一步,高昂的大棒子直頂到石紫小腹上,只是此時的石紫狀態詭異,並沒對程明這無比過分的行為有何表示。

「我平時有個壞毛病」

程明扭捏道,在說一個羞於啟齒的話題,但又不得不說「就是上廁所時,老是不能準確尿到馬桶裡,自己在家還好,在您這裡如果尿到外面實在太失禮了」

「哦,這樣啊」

石紫點了點頭表示理解,這確實是個很傷腦筋的問題。

正想說些什麼,忽然腦中一振,憑空冒出來似得想出了一個主意,石紫頓時高興不已,覺得自己想出來的這個主意簡直萬無一失。

「這樣吧,你把陰莖塞到我兩腿間,我幫你夾住固定,然後你再尿就沒有問題了吧」

「是啊,這樣就好了」

程明也恍然大悟道,石紫得意的笑了,卻沒有發覺,程明的嘴角也勾起一抹微笑。

「既然如此,那就請阿姨您轉過身去吧,嗯,對」

程明指使著石紫,讓她轉過身面對著馬桶,雙腿大腿緊緊併攏,小腿分開以便支撐身體,同時雙手抓住馬桶後面的架子,準備好了承接程明的攻勢。

「好了,準備好了,來吧」

石紫轉過臉對程明一笑,示意他可以開始了。

程明也回以一個笑容,肉棒頂到了石紫股溝內,猛然插入……她的雙腿間,在她已經濕潤滑膩的下體間抽刺,同時也不斷刺激著她的小穴口。

「啊~好,好奇怪的感覺」

石紫不解的說道「為什麼,嗯,為什麼會這樣……」

不過程明回答她的問題的方式,是挺起肉棒在她股溝間一下下重重衝刺,每次迅速擦過她敏感的陰蒂,又迅速擦回,都使石紫感受著那種觸電般的感覺,一下下遊走在欲仙欲死的邊緣。

抽動的同時,程明的雙手也從後方繞到了石紫雙乳上,扯爛那礙事的睡衣,大肆揉捏著軟嫩不失彈性的乳肉,這下雙管齊下,雙重刺激之下,石紫也漸漸按捺不住,連聲嬌吟起來,雙腿緊緊夾住,試圖在程明的每一次抽動中獲取更多的快感。

「啊~」

石紫驚呼一聲,一根烙鐵般的棒子頂在了自己小穴口,輕鬆破開陰道裡的層層障礙,迅速推進到最深之處,撞擊在花心之上。

那強烈的刺激點燃了石紫繼續已久的情慾,一股股陰精從陰道深處噴湧而出,不過卻迎面撞上從棒身裡噴射出的精流,交纏在一起,程明的肉棒也順勢在陰道裡抽動幾下,體會著射精後的餘韻。

許久,程明抽出了肉棒,被肉棒堵在石紫體內的混雜液體也緩緩滲出……那邊,世界盃比賽好像要結束了呢。

聽著金逍不斷的歡呼聲,看來是德國贏了。

看著癱軟在地,小穴口滲出著精液的石紫,程明蹲下去把石紫扶起,去臥室換了一件新衣服,不過有意無意的,程明並沒有注意到石紫泛著水光的下身,只是隨意拉出一條睡裙讓她換上,一路走來下身滴出的精液混合物,在地上劃出了一條直線。

「哈哈,程明,你去哪裡了,比賽都結束了!」

看到程明和石紫走了過來,金逍興奮的大聲說道。

「剛剛阿姨帶我去了趟廁所」

程明一臉平靜,似乎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石紫倒是微微有些臉紅,雖然知道剛才沒有什麼不對的,但是還是為那莫名其妙的快感,還有在快感之下達到的巔峰而感到有些羞澀。

「這樣啊,那倒是可惜了,你猜猜,這場比賽誰贏了?」

金逍一臉得意的說著,幾乎要把德國贏了寫在臉上。

「是德國吧」

程明神色微微一暗,他支持的球隊,正是被德國4:0擊敗的葡萄牙。

「猜對了!就是德國!」

金逍興高采烈道「我跟你說啊,我早就看好,呃,那個穆勒,他今天……」

「好了好了,都看完比賽了,還不睡覺去」

見金逍醉酒加興奮之下,一反常態的要滔滔不絕起來,石紫連忙出言打斷「你不睡覺,程明還要休息了呢」

「呃,好吧,好吧」

金逍訕訕一笑,忽而想起來什麼,對程明說「如果有空的話,明天,明天來我這裡吧,我們聊聊寫作的事情」

「好的,明天一定到」

程明認真的點了點頭。

「那麼,我先告辭了」

「唔,好,早點睡吧」

金逍酒量不佳,神情已經有些模糊,說完這句話,當即一頭歪倒在沙發上。

石紫向程明投過一個歉意的眼神,轉身為金逍收拾起來。

程明走到門口,回頭看了看正在忙碌的石紫,想著明天的事,勾起一抹微笑。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飛機上的小妹妹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