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小唯,十八歲的女高中生,正在女子高中念高中三年級,我有個大我一歲的哥哥叫正一,他正讀大學一年級,哥哥總是在家裡相當隨興,光著上半身就在客廳看電視,在房間裡時甚至還不穿衣服,這樣的哥哥最討厭了這天晚上,我起床上完廁所後再到廚房喝完水,看見哥哥的房間門竟然是開著的,我偷偷看了一眼,哥哥果然又在裸睡了,而且又在踢被子,我本能的走進房間裡,想替他把被子蓋上,但我眼睛的餘光實在無法不去看那男性的「象徵」。是的!哥哥的巨大陽具正直挺挺的在那裡「翹起」,課本上說這叫做「勃起」是男生的正常生理反應,男生果然最好色了!!他的那裡直挺挺的一定很硬!

我看著他的生殖器看的入神了,簡直無法不多看一眼,雖然不是第一次看男生的生殖器了,但這次我卻無法多想,我的右手伸進了我的內褲裡,我的那裡也早已經濕了,我的左手慢慢的前進,往哥哥的「那裡」伸去,我的眼睛不忘多注意一下哥哥有沒有醒,我的左手碰到了哥哥的陽具,溫熱的陽具與我的手相接觸,哥哥還在繼續熟睡中,完全沒有醒來的感覺,這讓我的膽子也大了起來,我慢慢的摸著哥哥的陽具,我的臉也慢慢的接近,一股男性性的異味馬上傳了果來,有點臭臭的,但我竟然無法拒絕這樣的特殊感覺,真是太刺激了,我的舌頭伸了出來,輕輕的舔在他生殖器的頂部圓圓的地方,也就是課本上所說的「龜頭」部位,龜頭的頂部有小縫,那是尿尿的地方吧?和我們女生尿尿的地方完全一樣。

我慢慢的舔著哥哥的龜頭,他依然睡死的床上,毫無感覺,我膽子也更大了,我的嘴巴張開更接近了,輕輕的將他的龜頭含入了我的嘴巴裡,味道越來越重了,我卻越來越感覺到興奮,因為我從來不知道男生的陽具可以帶給我這樣的感覺,我含了幾下後,哥哥的龜頭好像流出了一些奇怪的液體,那就是精液嗎?原來這就是男生的精液,腥味好重,還有點鹹鹹的,我吞了下去,我的下面已經完全濕了,我的手繼續在小陰唇那裡來回搓柔著,真是太刺激了,我的嘴巴慢慢張開吐出了哥哥的陽具,然後拿起一把剪刀,剪下哥哥的一些「陰毛」,我現在感覺我就是個變態的女孩,我把剪下的陰毛放入我睡衣的口袋中。我拿起被子慢慢蓋住哥哥的身體,此時我才注意到哥哥的身體其實還買結實的,有著男人應該要有的身體曲線,壯碩的他讓我開始喜歡有這樣的哥哥呢!雖然平常他還是很令人討厭啦。

我靜靜的退出房門,回到我自己的房間,將門小心的關上,拿出了我口袋中的「戰利品」我放在手上用鼻子聞啊聞的,還是有點味道。這段經歷真是刺激呢!而哥哥完全不知道,他被他的親妹妹侵犯了。我的心裡偷笑著,當然我也拿出了我的「小老公」電動按摩棒,今晚又要晚睡了!

我們女生也是有「性」的虛求啊,我相信媽媽也會有,我也常常在媽媽的房門外,聽到媽媽在用他的二老公的聲音啊,女生的嬌喘聲很容易分辯啊,我曾經偷偷進媽媽的房間,因為媽媽的房間總是不會上鎖的,我們家的人都很重視個人的隱私,也不太會進別人的房間,但我是個頑皮的女孩啊,家裡都沒也人在,我一個人在家實在太無聊了。

媽媽的房間很乾境也很整齊,是成熟女人該有的樣子,但媽媽的「二老公」卻不只一隻呢!媽媽的秘密櫃子中放著起碼四隻的按摩棒,看來媽媽的需求很大,爸爸離開的太早了,留下孤單的媽媽,但身為獸醫的爸爸也跟我們有好幾年美好的時光,那時候真是太幸福了!

媽媽的房間有更衣室,我常常進去裡面探險,今天的我卻被媽媽的洗衣籃給吸引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昨天我做了瘋狂的事,吸引我目光的是媽媽的待洗衣服,我拿起了一件她穿過的蕾絲內褲,內褲裡有淡淡的液體痕跡,果然女人的下面容意易有些特殊的東西,我那起拿起來靠近我的鼻子聞了聞,有成熟女人的淡淡香水味,也有些汗味,我對我自己的行為嚇了一大跳,我怎麼會有跟變態男生一樣的奇怪行為呢?我是個女孩啊,不應該做出這樣的行為,但我一想起我昨晚對哥哥所做的事,我現在也不覺得奇怪了。

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想跟哥哥做變態的事,我是這種女孩嗎?這個問題一直在我大腦裡揮之不去,而我決定做些好玩的事來吸引哥哥的注意。這天晚上我故意穿了件短裙與粉紅色的蕾絲內褲,然後到哥哥房間請哥哥幫我修理電腦,哥哥當然一臉的不耐煩到我房間裡。他看了看電腦,就說沒壞啊,還說我是不是在耍他。

「哥~ 你看這裡啊~ 」

我故意在他的面前彎下腰露出了我的內褲,我回了頭看見他的眼睛果然不守規矩的叮著我的內褲看。

「哥,你在看那裡啊?這裡,電腦啦!」我故意再跟他說「哦,好……好好!」哥哥結結巴巴的樣子好可愛哦,我開始對他有些好感了!就算他是我的親哥哥。只見哥哥臉紅的跑回房間。我笑了笑,跟著進了他的房間。

「哥~ 你幹嘛跑回去啊!」我問著他「你電腦……沒壞啊!」哥哥說著「我知道啊,我是故意叫你來的啦!想讓你看別的東西啊」我故意說著「什……麼東西?」哥哥問著「這個啊~ 」說完我慢慢撩起我的短裙,露出了我的粉紅色內褲。

「這件是我新買的內褲,哥哥覺得好看嗎?」我故意說「妹~ 你很三八,我要跟媽媽講」哥哥有點生氣的說著「好啦好啦~ 我不跟你玩了啦!」我說完後便回到我的房間

晚上睡覺時,我卻偷看到門外似乎有人偷偷的靠在房門外,我馬上猜到應該就是哥哥才對,他被今天我的舉動所影響了,進而挑起了他內心邪惡的因子,我故意起身上個廁所,然後回來時並不關上我的房門,然後我脫了我的內衣,只穿了那件粉紅色的內褲,再蓋上被子。

不一會兒,果然看見一個人偷偷的進到我的房間來,他似乎只敢蹲在我的床前看我,我有時候會偷偷瞄一下,不讓哥哥發現我在看他,我繼續裝熟睡。忽然我感覺到胸前一陣風進來,原來我的被子被掀開了,他小心翼翼的掀開我的被子,然後一陣酥麻的感覺馬上傳來,他捏著我的乳頭,偷偷的摸了幾下,然後就感覺到我的胸部濕濕的與奇怪的感覺,哥哥用他的舌頭舔著我乳頭,他的手慢慢的撫摸著我的胸部乳房,這感覺舒服極了!我假裝翻個身,他的手卻繼續在摸著,忽然他停止動作了,他慢慢退出房間,我失望極了!我的慾望已經到達最高點,我有隨時跨越紅線的感覺了!我感到我越來越接近危險了,這是一種相當刺激的危險。

隔天晚上,換我來到哥哥的房間,哥哥早就睡死了,他那挺立的陽具依舊在那裡,習慣裸睡的哥哥就是這麼變態。這次的我膽子大到天上去了,我直街跪在他的床邊,用我的小手搓柔著他的陽具,然後慢慢的吞入我的嘴巴裡。我來回的替陽具口交,做著變態的事,就算哥哥醒來我也要做到底了!我再也受不了心裡這股慾望。

 

 

 

 

 

哥哥果然醒了過來

「小唯,天啊!你知道你在幹嘛嗎?」哥哥看著我正在替他口交「哥~ 小唯喜歡這樣替哥哥解決煩惱,哥哥昨晚到我房間做的事我都知道,哥哥也喜歡小唯吧!?」我說完繼續將哥哥的陽具含入口中「啊……………」哥哥的精液射入了我的口中,也完成了今晚要做的事情,我拿起衛生紙體哥哥把龜頭擦乾淨,然後離開他的房間,回到我自己的房間。

手機響起聲音,是簡訊來了!寄來簡訊的是哥哥「這是我們兄妹倆的秘密嗎?」哥哥問「哥~ 這就是我們的共同秘密哦!」我寫好簡訊再寄給他「把你剛剛穿的內褲拿到我房門口吧!哥哥要……」

我脫下我剛剛穿的那件蕾絲內褲,放到的哥哥房門口,再過一會兒果然不見了,哥哥很厲害,馬上拿進房門了。

這天我又進了媽媽的房間探險,東看看西看看的,這次吸引我的還是媽媽穿過的髒內褲,一件鮮紫色的蕾絲內褲,內褲裡一樣有著分泌物的痕跡。我拿起了這件內褲看了看,甚至還拿到我眼前聞了聞……………

「小唯,你在做什麼?」媽媽的聲音嚇到了我。

「啊~ 我……………沒有啊」我趕緊說「沒有嗎?聞著媽媽穿過的髒內褲,還說沒有」媽媽嚴厲的說著「我………」這下子我百口莫辨了「還有昨晚的事情,你對正一的事情,我看到了!」媽媽說著「什麼?怎麼會?我……………」我嚇到眼淚都快出來了!我只好跪坐在地上「你是女孩子,怎麼可以做出這樣的事情,媽媽要懲罰你這個頑皮的女孩」媽媽說出口了,我卻一點反駁的辦法也沒有「是……」我沮喪的點頭答應媽媽的更衣室中有間衣櫥是不放東西的,也就是空的,掛衣桿還在,卻沒有掛上任何衣物,這我以前就知道,卻不知道原因是什麼,今天才知道,我沒注意到衣櫥下方左有兩邊各有鐵環鑲在衣櫥的木板上,我也不知道那是幹什麼的,媽媽拿出了手銬,天啊!媽媽竟然有這種東西,我坐進了衣櫥裡,雙手伸高,手銬銬住了右手,然後一邊繞過掛衣桿,手銬的另一邊右銬住了左手,這樣我的手就放不下來只能高高伸著了,接著媽媽有拿出了童軍繩,把我的大腿跟小腿綁住,右邊的腳就綁在右邊的鐵環上,左邊也是,媽媽告訴我這叫「M字開腳」是一種懲罰女孩的方式。我穿著短裙,雙腳打開,露出了我白色的內褲。

「白色內褲是純潔女孩的象徵,小唯你已經沒有資格再穿白色內褲了,知道嗎?你的內褲媽媽會全部都丟掉,新的內褲,我會放在你的房間裡,接著她拿起一台相機拍了我現在的樣子。

「媽媽要開始對你記錄起懲罰的紀錄,就跟你哥哥一樣」媽媽說著「哥哥?哥也有被這樣子懲罰?」我問著「你的哥哥完全是個頑皮的男孩,偷穿你的內褲,被我看到,這件事你還不知道吧!」

我搖搖頭,我說我當然不知道啊!事實上我全都知道,這是我與哥哥的秘密啊。

然後媽媽拿出相機讓我看照片,哥哥的姿勢與我現在一樣,只是他被媽媽命令穿上女生的可愛洋裝,還戴上可愛的蝴蝶結髮圈,這張照片真的滿好笑的。但照片裡哥哥的陽具卻是挺立的。

媽媽拿起了小夾子,拉開了我的內衣,夾住了我的乳頭,一陣酥麻的感覺加上疼痛馬上傳來,我痛的哇哇叫,但也只能接受媽媽的懲罰。媽媽又拿起了她的「二老公」拉開了我的內褲,還塗上了潤滑液,慢慢的插入我的下體,並打開了電源,我馬上陷入了瘋狂的刺激中,接著媽媽關上了衣櫥的門,並告訴我,懲罰時間約六小,要一直到晚餐時間,這下子我慘了。衣櫥裡伸手不見五指,經歷過不知到幾次的高潮,淫水早已經流了滿地,才撐到六點,媽媽打了了衣櫥的門,解開我的手銬與繩子,並告訴我這樣的懲罰方式就叫做「SM」也就是性虐待,但只是輕度的而已。

「如果你再不乖乖的,媽媽就會讓你愛上SM,並後悔身為一個女孩」媽媽嚴厲的說著,我深深的相信媽媽所說的每一句話。

我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房間裡,我洗完澡,拿起媽媽拿給我的新內褲,每一件都妖艷到不行,根本是情趣內褲嘛!好幾件內褲下面都開了一個洞,簡直是變態女孩才會穿的。不過我好像也是變態女孩哦?跟自已的哥哥口交,所以我只好穿上這樣的內褲,媽媽丟掉了我所有的褲子,衣櫃裡只剩下短裙,我害羞的穿上短裙到樓下吃晚餐。而樓下的情況根本已經超出我的想像了。

很明顯,哥哥在樓下是正在被「懲罰」的狀況中,廚房裡,哥哥正在忙著端菜,他卻穿著女僕裝,腳踩高跟娃娃鞋,脖子上還戴著項圈,媽媽則坐在餐桌旁,看著哥哥忙著。

「媽媽,菜已經準備好了!可以吃了!」哥哥說著「若菜~ 這就是你在懲罰時的女孩名字~ 知道嗎?若菜」媽媽替哥哥取了一個女孩的名字,好懲罰他前幾晚被我偷偷口交竟然還不知道的罪過,但媽媽卻不知道後來我們之間發生的事情。

「是的!媽媽」若菜坐在下了!

「小唯,別以為你的懲罰已經結束了哦!現在若菜已經累了,你昨晚對哥哥所做的事情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現在你到桌子下去,繼續把昨晚你對哥哥所做的事情繼續做完,讓若菜射出來吧!男孩邪惡的東西都是那裡在搞怪,射出來就會恢復正常了」

媽媽對我下了奇怪的命令。但我不得不遵命,因為我害怕再被關入媽媽的衣櫥中,只好爬到桌子下去,若菜打開了雙腿,他的內褲和我的幾乎一樣,下面開了個洞,卻剛好讓他的陽具露了出來,哥哥的陽具早已經挺立著,我張開嘴巴大方的含了進去,開始舔著,桌上上傳來了男生舒服的聲音與接著哥哥被媽媽打了一巴掌的聲音。

「都是你們這些討厭的男生,才讓妹妹做出這樣的事情,竟然還不自我檢討」媽媽生氣的說著。

「媽,你別怪哥哥啦!我也有錯」我趕緊解釋「哦?你在求媽媽處罰你嗎?」媽媽問我「媽媽,我也有錯」我說著「好!」媽媽起身從客廳不知道那裡拿出來的鐵煉,上面有三個鐵銬,最大的銬上了我的脖子,脖子上的鐵煉分兩頭銬住了我的雙腳,腳與脖子被鐵練束縛住,現在的我只能在地上爬行或蹲走了,我開始後悔自已跟媽媽承認自己的錯誤。原本放在桌面上的飯菜,被媽媽拿到地上放著,我只能像狗一樣趴在地上吃飯,這樣真的羞辱感很重,原來這就是SM中的「調教」嗎?

但媽媽就沒有秘密嗎?我知道極孤單的媽媽,早在幾星期前就與哥哥作出不貞的事情,媽媽也是變態的女人吧!與自己的兒子上床性交,又性虐待自己的女兒,莫非?是我在跟媽媽搶同一個男人嗎?媽媽畢竟也是女人,只會想把男人獨佔,更何況還是自己的兒子。

幾個星期之前的一個午後,媽媽在廚房煮東西,準備晚上的東西,哥哥正在餐廳幫著媽媽,我提早回家,正在二樓寫功課,後來不小心聽到怪聲,偷偷下樓一看,媽媽竟然在幫哥哥口交,沒多久,就看見媽媽赤裸著身體躺在桌上,雙腳打開任由哥哥的陽具侵犯。這也是媽媽與哥哥的秘密,我們兩個女人共同的秘密就是哥哥這個男人,後來看見我幫哥哥口交的媽媽當然怒火中燒,於是對我展開懲罰。

「想不想扭轉局勢?我需要你的幫忙」哥哥傳的簡訊這樣寫著「OK!怎麼幫?」我回訊「好~ 到時候會需要媽媽放在她房間的神秘箱子的道具,如此如此……」

「有趣的計畫!我同意」我回訊給哥哥「事成之後你想要什麼?」哥哥傳訊寫著「事成之後,我只要哥哥你~ 還要媽媽當我的性奴隸」我回訊「不行~ 媽媽只能當我們之間的家畜,當性奴隸的只能是你」哥哥的回訊讓我笑了出來「呵呵呵」協議達成,開始了我們的計畫。「

媽媽的更衣室裡仍然放著爸爸生前在獸醫中心的狗籠子,大小約一米高、一米寬、一米長,籠子上還掛上牌子,牌子上寫著「初音」初音是誰,我跟哥哥都不知道,大約是以前爸爸所養的狗吧!但獸醫診所的所有東西都在爸爸去世後丟掉了,唯有這個狗籠子媽媽仍放在,甚至放在自己的更衣室中,這一點我與哥哥都想不出原因,但在我們的計畫中,會用到這個籠子。

哥哥先在裡面丟了手銬與腳鐐,然後展開計畫。晚上七點,媽媽準時的回到家中,沒有人知道媽媽到底去了那裡,但一回來家中,知道我不在家,(事實上我躲在二樓的衣櫃中)便開始對哥哥做害羞的事,哥哥的肉棒挺的老高,媽媽受不了誘惑,開始對哥哥毛手毛腳的,哥哥與媽媽來到房間,哥哥拿出準備好的紅酒,紅酒中有我們從外面買來的春藥與些微的安眠藥,媽媽喝了一口,便昏睡去了,哥哥與我一起將媽媽關進籠子裡,替她銬上手銬與腳鐐,再將狗籠關上。

不一會兒,媽媽就醒來了!她看到我與哥哥微笑著站在狗籠外,而自己卻一絲不掛的被關在狗籠中。

「正一,你在幹什麼,還不快把籠子門打開?讓媽媽出去!」媽媽焦急的問著「媽媽,這是不可能的」正一回答「媽媽與哥哥所做的壞事,我都有照相哦,都在這台相機中,現在換我們來懲罰媽媽了,媽媽也是個壞女孩,而壞女孩只能關在狗籠裡」我也在旁邊說著「小唯,你在胡說些什麼,快放了媽媽,媽媽以後不會再懲罰你了!」媽媽哀求著「小唯,你做的很好,這是賞給你的」哥哥說完脫下了褲子,掏出了他的巨大肉棒,我一看見獎品,馬上用嘴巴含了進去,哥哥也脫下了我的內褲,用他的手指掏弄著我的私處。

媽媽看的發呆了,她的手也不由自主的伸到她的那裡,開始掏弄著。

「看,母狗也發情了!」哥哥的肉棒插入了我的私處,我爽到叫了出來,一邊被

哥哥幹著,一邊著媽媽自慰。我與哥哥終於交合了,肉體與心靈都結合在一起。但哥哥的怪癖仍然讓我覺得怪怪的,哥哥喜歡穿著與我一樣漂亮的洋裝,腳踩高跟鞋在家裡走來走去,這幾天,我們都在給媽媽的飯菜中加入了春藥,每晚都聽見媽媽的呻淫聲,被關了五天的媽媽,終於在哥哥的允許之下,被放了出來,被放出來的媽媽宛如一頭母狗,拼了命哀求哥哥給他肉棒。

「正一,快給媽媽你的大肉棒吧!」媽媽苦苦的哀求著「那你只能當我們的母狗,這樣可以嗎?」正一問著「好的!要我當什麼都可以,只要你給我你的大肉棒,快插入吧!」

「好~ 就賞你陽具吧!」哥哥的陽具插入了媽媽的私處,媽媽的淫水早已經流了滿地。

「哇~ 好爽啊~ 主子的陽具好硬,母狗我好爽啊!」

「哦~ 那以後願意繼續關在籠子裡嗎?」正一問著「願意~ 母狗願意,母狗就該關在狗籠子裡過一輩子」媽媽說著在哥哥幹著媽媽前,我已經被綁了起來,媽媽舔著我的私處,媽媽的背後是穿著洋裝與蕾絲內褲有著巨大陽具的哥哥。哥哥畫著濃妝,打扮妖艷,像極了外面酒店的小姐,但卻有著陽具。我與哥哥一起出門去買洋裝,有時候他穿有時候我穿,媽媽成了我們養的母狗,而媽媽的洋裝呢?當然是被哥哥接收了,媽媽的房間成了我與哥哥新房,是的,我嫁給了哥哥,成為他的妻子與性奴隸。

至於媽媽呢?上個月懷孕了,當然是哥哥的孩子,而我也懷孕了,也是哥哥的孩子。名份上,媽媽與我成了姐妹,共侍一夫,現實上,媽媽卻是我養的一隻母狗,一隻淫蕩的母狗。

這天,哥哥穿著白色的美麗洋裝,腳踩高跟鞋,媽媽跪在地上舔著哥哥穿著的高跟鞋,她全身赤裸裸的只有戴著鐵製的項圈,腳上被銬上腳鐐,被禁止站立,只能跪或在地上爬著。而我呢?我跪在哥哥的腳前,吸允著哥哥賞給我的陽具,哥哥射精之後,就成了我與媽媽晚餐的配料了。

在媽媽成為我們所養的家畜後,媽媽的秘密就再也都藏不住了,許多過往的影響紀錄一一被找了出來,上萬張的相片也被找出來,原來,擔任獸醫醫生的爸爸,是以家畜的身份養著媽媽,從很久很久以前,媽媽就被當成家畜飼養著,她天生就是家畜的性格,許多的紀錄被我們給找到,我與哥哥笑著被關在籠子裡的媽媽是如何的下賤,但最後一卷影片卻嚇到我們了,在父親過世前,原本要對媽媽進行人體改造,用手術的方式,切掉媽媽的雙手跟雙腳,讓媽媽真正的成為一只母狗,再進行更進一步的「犬化教育」,但就在手術前一年,父親卻離世了,計畫被擱置到現在。已經失去自由的媽媽,望著我們兄妹倆,似乎是希望我們完成父親的願望,真正的放棄人權,成為一隻母狗。我與哥哥思考著,但心中有所遲疑,因為我也還在思考,要不要跟著媽媽一起變成真正的母狗,這個問題就交給哥哥決定吧。

那是一個天氣相當晴朗的午後,我與媽媽跪坐在哥哥的面前,哥哥攤開他手上的一張紙,上面寫著他的決定,他緩慢的攤開那張紙,迅速的念完上面的所有字,念畢,哥哥笑著看著我們,我與媽媽也笑了,因為我們就要往下一階段前進下去了……成為母畜。

(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我和妹妹的錯愛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我的美母教師(珠簾篇)
迷姦雙胞妹妹
雪白的屁股
與舅嫂的回憶
豔韻的妹妹
淫蕩十五歲
兄妹情深
快樂家庭俱樂部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