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驅車前往台南市某連鎖髮廊理髮,因停車位難找,順勢斜插入髮廊門口,才入店不久,忽一女子頤指氣使,竟要小弟將車移好,頗具個性,小弟雖心裡滴沽,卻不得不從。

移好車,上了坐,方才那名女子,驅近問小弟說:「你有指定設計師嗎?」,小弟初次造訪,並無熟悉設計師,又這名女子,雖對小弟不敬,卻也冷酷有型,小弟不假它想,隨即問道:「妳也是設計師嗎?」,對方點頭示意,小弟接著說,讓你剪吧。

理髮過程,與該名女子交談甚少,小弟雖內心邪惡,外表卻一副道貌岸然,雖口才便給,此等場合卻選擇沉默以對。

偶而偷瞄鏡中的她,僅是發乎情、止乎禮,不敢造次,她是怎樣的一個女生呢?身材嬌小,約莫一百五十八公分,盤起長髮,俐落有型,穿著隨性,白色低腰休閒褲,繫上一條細腰帶,搭配寬鬆短袖淡黃格子襯衫,手上帶滿裝飾用的手飾,膚色不算白,但纖細柔嫩,想必是少在外活動且注重保養之故,瓜子臉型,卻略顯消瘦,細細柳眉,往上揚起,明眸流盼,帶著幾分冷漠,讓人難以親近,整體而言,算是中上之姿。

理完頭、付了帳,準備離去,該名女子卻也無意遞名片予我,小弟心道:「看!會不會做生意啦,以後不想我來了厚,小弟以禮相待,應不至被討厭才對。」,還是小弟出聲索取該設計師名片,上面寫著JOANNE瓊(為保護當事人,以化名代替)。

時光荏苒,日復一日,小弟大約兩三個月就往『瓊』那裡報到(剪髮啦),也無不軌意圖,弱水三千,吾只取數瓢飲,只覺她剪的還不算差,習慣成自然,並未把心思放在瓊身上。

認識瓊也兩三年,這期間與瓊互動甚少,私下從未邀約過瓊,僅是理髮前會電話預約,確定有上班,如此而已,而十數次的理髮過程,小弟也探得一些端倪,瓊是台中人,因駐店之故來到台南,平常工作之餘,無啥娛樂,大多是看電視打發時間,瓊的實際年齡比外表小很多,或許是她自高職肄業後,隨即在外工作,因此格外世故,這個年紀,換作她人,大學還沒畢業,仍是荒誕不經,為賦新辭強說愁的年代,瓊已在外工作數年。

小弟很少跟瓊聊,每次理髮過程,小弟自顧看小電視,偶有交談,也是聊些不著邊際的話,有時上門找瓊理髮,途經星巴克,基於愛屋及烏,小弟也替瓊買杯咖啡及小蛋糕,瓊也樂意接受,以及我諸多貼心動作,時間一久,瓊與我聊天時,笑容明顯增多,也不是對瓊有何意圖,只是想和瓊多點互動,不然她老是一副冷酷眼神,著實尷尬。

我也了解到,瓊並不討厭我,我想應該可以輕易的與她為友,不過我們僅侷限於顧客與店家的關係,瓊並非小弟理想對象,對她也無特別情愫,遑論瓊天性防備心重,貿然攻擊,小弟毫無把握,fifty-fifty chance吧!

來到一天,小弟發了神經,決定試探瓊心意,小弟暗自認為,要追求瓊,或許很難,因為年齡及個性均有差距,小弟也無意如此,但是要和瓊搞浪漫,只要方法正確,口氣委婉,值得一試。

小弟拿起手機,打了一通無厘頭的簡訊,小弟打的簡訊內容是:「瓊,我有一個問題,不好意思問妳,請問妳抽什麼牌子的香煙?」

在理髮過程,小弟可聞到瓊手上淡淡菸味,確信瓊有抽菸習慣,於是發了這則看似不知所云的簡訊,目的是想知道,瓊會不會回簡訊,這點很重要,算是起義前的風向球。

結果……沒回,好樣的!暫且擱下。

過了一段日子,小弟頭髮長了,又去找瓊理髮,瓊對我提起,上次是不是有傳簡訊給她,我問瓊抽什麼牌子的香煙,瓊則回答說,她都有洗手,洗的很乾淨,我還聞得出來喔!總之一個問東,一個答西,言不及義,但我心底知道了一件事,瓊確實有把我說的話放在心上。

再來設計下一伏筆,我漫不經心的告訴瓊,最近公司人事異動,我有可能調到台北總公司去,瓊也沒特別神情,回了一聲喔,小弟心道:「看!這個沒感情的,冷房效果瞬間下降五度。」

回到住處後,小弟心想,髮廊到處都是,搞砸了,大不了換間髮廊,閒來發神經,決定梭哈!小弟寫了一則很直接的簡訊,單刀直入,小弟寫道:「瓊,認識妳也好多年了,一直覺得妳像小女人般,清新不脫魅力,我下個月要離開台南到北部工作,希望和妳留下一個美好回憶,我想約妳到綠驛汽車旅館談心,不管妳願不願意,都希望妳能給我回應,如果必須要付出代價,我很樂意,千萬別誤會,我知道妳不是隨便的人,而我跟你認識那麼久,妳也知道我不是壞人,我只是太喜歡妳了,又因為即將離開台南,情急之下,才會這麼直接。」

我的想法很簡單,賭看看罷了,不成功也無妨,反正我和瓊本來就無交集,也不緊張、也不特別期待,拋下釣竿,願不願意上鉤,其實不是那麼在乎,主要是看對象的期望值,有些人需要由淺而深,欲速則不達,對於瓊,小弟實在不想在她身上花時間,以我對她觀察,就賭個『可行性』與『或然率』。

約莫晚上十點多,生平第一次收到瓊的簡訊,她說我發什麼神經,不要胡思亂想,有了上次無厘頭簡訊未回的橋段,小弟覺得大有可為,照明彈都點燃了,炮火自然前仆後繼,小弟撥了電話給瓊,嘟…嘟……快接阿,結果轉語音沒人接,又過了十餘分,小弟再撥,這下可謝天謝地,瓊接起電話,我壓根不提簡訊一事,問瓊要不要去逛花園夜市,瓊很爽快的答應,我心想,瓊大概己想過一遍,如果不給我機會,恐怕連電話都不會接吧!

跟瓊敲好地點,接到了她,也來到夜市充飢果腹,這是我第一次和瓊出遊,逛了好一陣子,對簡訊內容隻字未提,離開夜市,走到路旁的人行道上,瓊從包包裡拿出煙,俟她吸了口後,我問她可以share她手中的菸嗎?對不起,小弟又搞無厘頭了,瓊叫我自己拿一根抽,幹嘛抽她抽過的菸,其實小弟基本上算是戒菸了,只是想抽她抽過的煙而已。

點了一根菸,唐突問瓊,有關簡訊一事,不知她的想法為何,瓊也不是扭捏的女生,既然答應出來,我想也有盤算,我們理性且成熟地約法三章,談好應盡之責任與義務,攜手走入夜市旁的驛站,這是我第一次牽瓊的手。

來到房間,貼心的幫瓊開門,拿拖鞋上樓,插好房卡,懶洋洋地躺在床上,瓊則是坐在椅子上,抽著菸,我也不急著揭竿起義,與瓊胡天漫地的聊,聊生活、聊心情、聊工作記事,瓊今晚出來,穿了一件粉彩T-shirt,同色系Puma運動長褲,臉上素顏、未施脂粉,手上的裝飾品也沒戴,戴著一個帥氣的造型表,腳上穿了一雙夾腳亮片拖鞋。

聊了一回,我拍拍床沿,示意瓊坐在身旁,我也起身坐起,和瓊並肩而坐,右手摟著瓊的腰,左手和瓊右手十指緊扣,吹氣如蘭,北極冰山,此刻慢慢融化,慫恿了瓊,兩人至浴室盥洗一番,回到床上,不免一番巫山雲雨。

小弟並無過人之處,重劍意不重劍招,我喜歡『瓊』的玉指素臂環繞我的頸部,坐在我身上滋意放縱,嬌豔吐息、柔媚誘人,且搖曳生姿,我則抱殘守缺,謹守九揚神功口訣: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他自狠來他自惡,我自一口真氣足,希望初次能給瓊一個好印象。

我也喜歡讓瓊躺臥左臂,右手則片刻不得閒,指滑輕彈、輕撫肌膚,挑動瓊最敏感的神經,瓊的渴望就在朱唇輕啟、吳儂軟語間,表露無遺。

一番論劍,香霧雲鬟溼、吹瓣飄香,小弟感到瓊來自外太空的呼喚,瓊雖嬌小,穠纖合度,美腿玲瓏有致,小弟此刻義無反顧,使出太極拳法中的野馬分鬃,口中念著摩西分紅海的咒語,雙手分開她一雙玉腿,世外桃源在眼前若隱若現,不讓孤城遙望玉門關,小弟本著岳飛遺志,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一腔忠憤,宣洩無遺。

經過一番短兵交接,兩軍稍事休息,感念天地蒼生皆有情,化干戈為玉帛,與敵軍立下城下之盟,說來奇怪,打了勝戰卻要掏錢賠款,也罷!蒼生之福。

以瓊的表現,算是非常不及格,但這世上有一種東西叫做感覺,感覺是很難量化、很難用金錢去衡量,半夜睡不著,開車到7-11買瓶啤酒,邊開邊喝的感覺,尤其在仲夏夜,涼徹心扉,這種感覺,和買一手啤酒回來冰箱放是不一樣的,瓊的職業是一位髮型設計師,我只是在對的時間,對的地方,鼓起勇氣,做了一件我自認為該做的事。

稍事休息,相看倆不厭,時間不允許下,步出驛站,我也沒再牽瓊的手,或許她也不願意讓我牽吧!把瓊送回到她的租屋處,瓊對我說,你不會亂說吧!我笑了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電影就這麼散場,後來我當然也沒去北部工作,瓊也不意外,我也是照舊頭髮長了,就找瓊報到,馬照跑、舞照跳,生命是一種長期而持續的累積過程,不會因為一時的際遇而終止,我們只是兩條不相干的平行線,後來我刻意轉了個彎,終於在某個時間點交叉,隨即揚長而去。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